第178章 扒皮揭老底

上一章:第177章 二人时光 下一章:第179章 冷静少年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姚志华在二楼临窗看着,姚高兴挎着那女孩,也进了这家餐厅,等了一下却没上来。

餐厅一楼二楼都有位置,这个时间大沪城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人还不算多,两口子图清净才上了二楼,姚高兴和那女孩应该是坐在一楼了。

“这孩子是彻底废了。”姚志华气道。

江满“也说不定人家是谈恋爱呢,长得好啊。”

“他拿什么跟人家谈恋爱,就拿他那张脸”姚志华道,“我看别是又走回老路了。”

“有人图财就有人图貌。”江满笑道,“就算是你说得那样,那人家男公关好歹也是一种职业。”

“屁”姚志华骂了一句。

“文明点儿,姚教授。”江满抿嘴看着他笑道,“说起来你是男人啊,很多男人的那种心理,当男公关多好啊,轻松钱多还免费玩女人,白嫖还倒给钱,便宜大大的,好多男性心目中最理想职业了,不仅不会瞧不起,还羡慕呢。羡慕人家有资本吃这碗饭。”

她顿了顿,坏坏地勾起一个笑,“哎,像你这样的,年轻点要是去当鸭,绝对头牌。”

“”旁边座位虽然空着,两人说话音量也很小,姚志华还是本能地向周围看了看,然后给了她一个大大的白眼。

这年代认真起来,还不流行“鸭”的说法,可姚志华不用猜也知道怎么个意思了。

“我说你”他指指她,没好气地,“你还是个女人家吧满嘴跑火车。”

江满“我是不是女人,你不知道”

“”姚志华乜她一眼,慢条斯理切他的牛排,口中道,“那江老板赶紧包养我,我就想给你当头牌,保证服务周到。”

江满被反调戏了一下,也不经意,叉子伸过去从他盘子里叉了一块他切好的牛排吃。

姚志华喝了一口白葡萄酒,问她“你不喝配着才好吃。”

“我得开车啊,不然谁拖你回去。”

“喝点儿就别回去了,我们今晚在这边住。”姚志华没好气地说,“我今天想想才发现,我们俩大半辈子就没有过二人世界,整天围着俩熊孩子转了,结果呢,你瞧瞧,翅膀硬了,爹妈其实也没多要紧。”

“那是。”江满笑道,“要不怎么说老来伴呢,翅膀硬了该飞就飞,现在年轻人哪有可能整天陪着父母。所以我现在就盼着睿睿考上大学,他们都滚蛋了,趁着我们还不是太老,我们也好好过几天自己的逍遥日子。”

“是这个道理。以后咱们也学学,没事咱俩也出来清静浪漫一下。”姚志华笑。

两人吃完饭,散步下楼离开,经过一楼的时候,姚志华留意看了一眼,姚高兴正跟那个女孩坐在那儿吃饭,没看到他。姚志华就揽着江满自顾自走出去。

都八点多钟了,干脆真不回去了,出了门江满给俩孩子打电话回去。结果畅畅说跟陆杨在外面玩呢,一会儿两人一起回去,睿睿说他正在玩电脑。

江满交代一声,说我和你爸今晚在这边住了,我喝了点酒不能开车,你们自己在家好好的。

熊孩子们居然也没什么反应,畅畅还说,妈妈那你跟爸爸也出去玩一下,别老在家看电视玩电脑。

一对说不清轻松还是有点失落的爹妈一路散步回去,顺路还逛了个街,江满拉着姚志华去做了个足疗按摩,经过超市又买了些水果零食,回别墅享受他们难得的二人世界。

以前畅畅小的时候,夫妻俩也都年轻,每当节假日,一家三口经常一起睡懒觉到日上三竿,所以畅畅就懒洋洋不爱运动。

等睿睿出生以后,姚志华觉得没给闺女养成良好的早睡早起和运动习惯,总结经验教训,开始以身作则,坚持早起带着儿子去运动晨炼。

结果呢,睿睿的运动习惯倒是培养好了,他自己也很久没有痛痛快快睡过懒觉了。长期养成了习惯,第二天,明明打定主意使劲儿睡个懒觉,七点没到就醒了。

醒了继续赖床,两人说话聊天一直赖到八点多钟,江满起来收拾一下,姚志华则洗脸刷牙,穿着随意地散步上街买早餐。

他沿着林荫路走过去,经过西侧连排别墅的时候,一眼便看见昨晚江满说的那辆跑车了,就停在其中一户门口。

姚志华脚步慢下来,打量了一下,慢条斯理走过那户别墅大门,院门半开没看见人。

等他买了早餐回来的时候,便故意慢悠悠绕到那户门前,可巧,姚高兴一身t恤牛仔裤的打扮,浑身名牌,从房子里走出来。

姚志华站住,沉着脸盯了他一眼。姚高兴一抬头,很是意外了一下,下意识往屋里看了一眼,快步走出院子。

姚志华拎着早餐袋子自顾自往前走,姚高兴很快追上他,讪讪叫了声“三叔。三叔你怎么在这儿呢。”

“你能在这儿,我怎么就不能在这儿”走出一段,拐过连排别墅那一排路口,姚志华停住脚步问他,“高兴,你这孩子怎么就不能踏踏实实做点事情,又在干吗呢”

“三叔瞧你说的。”姚高兴笑了下说,“我女朋友住这儿。”

“女朋友”姚志华口气冷淡问道,“真是女朋友不是我说你,人家图你什么”

“嗐,三叔瞧你说的,我,我知道你看不起我。”姚高兴道,“我们正经谈恋爱的好不好,人家欣赏我一表人才,有能力、有才华。”大拇指往那边指了指,小声道,“三叔我跟你说,独生女,家里有钱着呢,他们家还真挺欣赏我,想招我做个上门女婿呢,我还在考虑。”

“要真是你说的这样,我看你呀,烧了高香了,你可千万老老实实的。”姚志华听他那口气就来气。

他心说不要你有能力,人家要真有这意思,哪怕养着你当个种马摆设,都是你上辈子积德了。

“三叔你怎么在这边”姚高兴看看他手上的早餐问。

“我自家房子在这边,过来看看。”

姚高兴瞪大眼睛“三叔你家两个别墅啊”

“哪来的两个,学校那边是公房,公家的懂不懂”姚志华说,“这边房子你三婶几十年做生意挣钱买的,才算我们家房子。”他摆摆手,“你回去吧,要是还有点自知之明,你听你三叔一句,踏踏实实做人。”

他走出一段,回头见姚高兴已经回去了,自顾自回到家中。早餐买的生煎和小笼包,江满温了两杯牛奶,两人坐下来吃早餐,随意聊着吃完早餐干什么。

“我刚才遇上姚高兴了。”姚志华把刚才的事说给她听。

“原来那女孩也住这边”江满道,“连排别墅15号,那家好像姓乔,这两年才搬来的,别的我也不知道了。”顿了一下不由感慨,“还真有眼瞎的白富美啊,这种夸夸其谈的凤凰男她也敢要。家里爹妈也是,怎么就看不出来他几斤几两,就这脑子,真好奇他们家钱怎么来的。”

她对姚高兴完全是陌生路人的心态,而姚志华毕竟不太一样,好歹也是他血缘相关的侄子,他恨铁不成钢,可总还是希望姚高兴能回到正路的。

哪怕给人招女婿养废物,也比他当男公关好一百倍了。

刚开学,姚高兴忽然跑来找姚志华,衣冠楚楚,还开着一台白色轿车,跟姚志华讲他要学习充电,将来要继承执掌岳父家的公司,已经报名参加沪大的本科成人自考班了。姚志华随口问他车哪儿来的,他说准岳父给他买的。

实际上较真起来,成人自考班跟沪大没多少关系,其实就是一些盈利性质社会培训机构搞出来的。

成人自考属于依托高校、面向社会的学历教育,学生个人自学的国家教育考试,学校也不组织上课培训。但是各种培训机构无孔不入,加上有的跟学校也有某些联系,自考班的学生们有时就会跑来学校蹭课。

不过他只要能走正路就好,所以姚志华还是鼓励了姚高兴几句,叫他好好学,别的也就没多管他。

还以为他正经找了个女朋友,真的重新做人了呢。

然而仅仅半个月后,现实就给了姚志华一记响亮的耳光。他偶然被请去参加一个出版界的应酬,席间一个新结识的出版公司副总找他攀谈,临了笑着来了句“姚主任,您儿子和我夫人的外甥女在谈恋爱,您知道吗”

姚志华呛了一下,差点弄洒了手中的茶水,咳嗽了几下问道“你说什么,我儿子”

“对啊。”对方笑道,“原来你不知道这事啊。”

“不是”姚志华艰难地抬手打断他,“那个,刘总,您是不是搞错了,我儿子才十五岁,这个不大可能吧”

一边说一边心里惊疑起来,睿睿个子是不矮了,都到他耳朵了,可是明明还一脸稚气的小屁孩,跑去跟人家谈恋爱

他可真没准备这么早当公公啊。

“说是您儿子啊。”刘总也有些懵。

“多大了,叫什么”

“多大了我也没问,二十多岁吧,说大学刚毕业正在读研呢,叫姚伟。”刘总道,“我还跟我夫人说呢,姚主任是著名作家,受人敬仰的学术领袖,家风教育肯定是没错的。”

姚志华心里狠狠骂了一句娘,思来想去问道“你夫人的外甥女他们家,是不是姓乔”

“不姓乔,姓王啊。”那位刘总看他的反应,惊觉不太对劲,忙问道,“姚主任,真不是您儿子他还带我那外甥女去沪大玩过呢。”

“我膝下一儿一女,儿子叫姚睿,才刚刚满十五周岁,高一刚开学。”姚志华头疼地扶额,“我从来不认识一个叫姚伟的人,但是我老家有个侄子,大学刚毕业来沪城打工了,真名叫姚高兴。至于这个姚伟是不是我那个侄子姚高兴,我现在也无法肯定。”

姚志华自觉脸上无光,丢人都丢出圈了,赶紧跟人家解释了一下,说姚高兴来了沪城也不在他家,他平常都见不着。

“刘总不怕您笑话,我离开老家多年,父母早已经过世,也就很少回去,跟这个侄子就没怎么接触过。”

那位刘总一听,没能等到活动结束,赶紧跑出去给老婆打电话。

姚志华回去跟江满一讨论,基本上能肯定这个姚伟就是姚高兴了。刘总说的女孩姓王,他们上次见到的女孩姓乔合着还不止一个呢。

“看来是专挑有钱人家的独生女下手,这也太缺德了。”江满气道,“你放心吧,白富美家里有几个善茬的,人家知道实情,非弄死他不可。”

专吃这一行的,皮相好长得帅,把自己包装一下,坑蒙拐骗,专门追求有钱的年轻女性,尤其有钱人家的独生女,到后来甚至发展成一个专业名词叫ua,骗财骗色,恶毒至极。

比如姚高兴吧,当过男公关,跟过富婆,出入各种高档场所,也算对豪奢生活有那么点见识,把自己包装一下,摇身就变成了出身名门、家世良好的在读研究生姚伟。

再有一副好皮相,高大英俊,做过男公关又惯会小意温存,很会讨女孩子的喜欢。专门去各种高档场合结交有钱人家的年轻女孩子,打着谈恋爱的名义,骗色不说,还用各种借口让对方给他买礼物,给他花钱、借钱。

而许多时候,女孩即使知道被骗了,也因为觉得丢人,为了自己的名誉只能吃哑巴亏。甚至爆出来,也会被人视为恋爱纠纷。这个社会从来不乏恶意,真闹大了,反倒弄得女孩子一身臊。

姚志华这么一想,才发现姚高兴之所以突然“洗心革面”跑来沪大报名参加自考班,一方面方便冒充他的儿子,另一方面出入大学校园,也方便他把自己包装成在读研究生,还可以借着“忙于学业”的借口,周旋于不同的交往对象之间。

王姓女孩正是被他用“研究项目急需”的借口借走了一笔钱,还在他身上花了不少钱,好在她够幸运,姚志华毕竟算是名人,刘总见到他本尊,这么一提,谎言也就一戳就破了。

至于人家怎么弄死他,就不得而知了。刘总那边没再有进一步的消息,姚志华总不能跑去问,气的在家发狠说以后不认这个侄子。

一晃到了国庆假期,睿睿回来说,要利用假期和同学去做一个社会实践活动,调查考察关于社会公德的小课题。

“就你们几个毛孩子,能搞什么社会调查呀。”姚志华担心他找借口跑出去不干正事。睿睿叫屈,说明明是老师布置的。

江满对此倒是支持,学生多做社会实践是好事,一心只读圣贤书那不叫人才,仔细问了并亲自把他送到约定地点,看到他几个一起活动的小组成员之后,才放心让他们去了。

几个半大孩子其实就是去闹市区观察记录公共设施、访问居民游客之类的,玩得挺高兴,熊孩子果然是熊孩子,几个孩子玩心大了些,一直到天黑了才结束,又在街上吃了饭才回来。

江满没给睿睿带过手机,熊孩子天黑前在街头用付费电话打给她,说正在等公交车,晚一点回来。

晚上八点多钟,天已经黑透了,睿睿在沪大北门下了车,跟同学告别后,步行回来。校园地方大,他回家还要走好一段路呢,熊孩子人高马大,进了沪大校园就觉得到家了似的,背着个运动背包,晃晃悠悠边走边玩。

“姚睿。”

睿睿一看,居然是姚高兴,姚高兴确定是他忙跑过来。

“睿睿,你在外边玩呢,这么晚回来三婶不说你”

“我跟爸妈说过了。”睿睿道,打量了一下姚高兴,路灯下看起来衣冠整齐,就是左眼还留着明显的一圈淤青。

“堂哥,你这是怎么了”睿睿问了一句。

“没怎么,碰了一下。”姚高兴一把拉住姚睿,问他,“姚睿,堂哥正好有点事跟你说。”

他拉着姚睿,顺着校园的小路往西边走,边走边套睿睿的话,问这段时间三叔提起他没有。

姚高兴自己都不知道怎么突然就被人家扒了老底。他骗的王姓女孩,也就是刘总夫人的那个外甥女,家里算是个做生意的暴发户,有钱,家世上没什么底蕴,跟他这个“姚主任的儿子”交往,还自称是在读的研究生,简直攀上了高门户似的,一家子都拿他当个人物了。

所以不光借了一笔钱给他,家里车给他开,女孩为了表达爱意,还给他买了名表、手机之类的,平常两人来往,女方觉得自家跟“姚主任”的家世一比,也就还有点钱了,所以给他花起钱来也特别大方,吃喝花销都是女孩出。

结果财色双收好好地享受着呢,突然一下子,王家家长带着几个三大五粗的男人堵住他,扒了他的老底,一顿好打,差点没要了他的命。

这种事,王家大概也不想太张扬,逼他把骗去的财物吐出来,打个半死扔出去,也就作罢了。

姚高兴捡回一条狗命,躲了这阵子,寻思着还得继续谋生啊,打成这样他也不敢再去找另一个乔姓女孩,怕露馅,这段时间已经穷困潦倒了。

姚高兴拿不准姚志华是否知情,也不敢去找他。他大约认为姚睿年纪小,毛孩子一个,很容易套出话来。

而睿睿整天上学,对他那些破事虽然不知情,却也对这个堂哥很是厌恶,根本不待见他。

“姚睿,三叔到底提没提我呀”姚高兴拉着睿睿问。

“提了。”睿睿说,“我那天可听见我爸说了,说你不走正路,不干正事,往后不许到我们家来,他看见了要骂你的。”

“我什么时候不干正事了,我这不好好的学习进修吗,我也在沪大上学专升本呢。”

“那你好好学,别让我爸骂你,反正我爸生你气呢,你可别去我们家。”

“那他到底生我什么气呀”

“我不太清楚,我年纪小上课忙,我爸生气又不会跟我说。”睿睿说,“你拉我过来就是问这个”

“也不是。”姚高兴拉着睿睿说,“姚睿,你身上有钱吗,你先给我点儿,我明天就还你。”

睿睿说他没钱,他平常也不带钱,反问道,“你怎么又借钱,你不是说你一边自考一边还工作上班吗,你挣的钱呢”

“我今天出来忘了带钱。”姚高兴揽着睿睿的肩膀,很亲热的口气,“姚睿你看啊,咱们两个是堂兄弟,你们家就你一个儿子,势单力薄,赶明儿正好堂哥帮衬你呢,我要是混好了,将来还能提携你,你得多跟我亲相才对。”

姚睿“跟你亲相就得给你钱都说了我没钱,我妈管我那么严,我自己都没有几个零花钱。”

“三婶管你也太严了,男孩子哪能这么管的。”姚高兴说了半天,撺掇睿睿,“要不你回去帮我弄点钱,我手头实在有难处。你看咱们堂兄弟,我不找你我找谁呀。你可以跟你姐、你姐夫要,我听人家说你姐很有钱的。”

“我才不管你这些呢,我干吗拿我姐的钱给你。”姚睿推开他,“你能耐大,自己解决吧,我得回去了。”

他刚想走,姚高兴又把他拉住,拉他沿着人工湖边的步桥走过去,好声好气哄他“姚睿,你这样就不仗义了啊,好兄弟讲义气。你们家那么有钱,你们家光别墅就有两个呢,赶明儿这些都是你小子的,借我点儿怎么啦你知不知道要不是因为你,这些就都是我的。”

“你胡说什么呀。”睿睿道,“我们家也没多少钱,有钱也是我爸妈辛苦挣的,凭什么是你的呀。”

“你懂个屁,要不是你出生了,三叔没儿子,就得我给他养老送终,我给他当儿子,你们家别墅轿车都该是我的。”姚高兴拍了睿睿一下说,“你可别不知足了,分我一半你都应该的,借点钱你都不帮我,太不讲义气了。”

“胡说八道。”睿睿一听,混劲儿上来了,脖子一梗推开姚高兴,怒道,“没有我那还有我姐,用得着你给我爸妈养老吗,我爸妈早就说了,我们家有一根草,等他们将来老了,也是我跟我姐一人半截,你说这话算老几”

七十年代穿二代小说的作者是麻辣香橙,本站提供七十年代穿二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七十年代穿二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177章 二人时光 下一章:第179章 冷静少年
热门: 钓系弱美人 总裁不要弄疼我 全能福气包:带着显微镜穿越乱世 嘘,我其实知道他是谁 退下,让朕来 魔道祖师(陈情令) 老婆大人有点冷 霸道总裁求抱抱 镇魂 当剧情降临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