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冷静少年

上一章:第178章 扒皮揭老底 下一章:第180章 千万新娘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你傻呀,你们家的家产凭什么给你姐那只能给姓姚的男丁,她赶明儿嫁给姓陆的就是陆家的人了。三叔这么有钱,你小子命好,将来都是你的。”

姚高兴一边说着,一边伸个手指去戳睿睿的额头,被睿睿挥手拍开了。

“呦呵,小屁孩你还不服了。”姚高兴嘁了一声数落道,“儿子才是传后人,你看二叔家招来那个女婿,我总觉得他就是个外来的杂毛,生了孙子也不能算咱们老姚家的种。你小孩懂什么呀,按照中国人从古至今的规矩,女的出嫁了,她只该帮衬娘家,娘家一分钱都没有她的。”

睿睿“我不管你哪来的规矩,你回你们家讲去。在我们家讲这些我爸抽你。”

“我这是向着你,懂不懂”姚高兴哼哼两声,“怪不得奶奶都说三叔糊涂,把你姐那个丫头片子惯上头顶了。你知不知道,你抢了我多少好事儿小时候奶奶早就说过,三叔没儿子,将来把我过继给三叔当儿子承家产呢,结果三叔快四十了都,又把你给生出来了。现在叫你帮我一下你还不肯了,我都还没怨你呢。”

“你又不是我爸生的,凭什么给我爸当儿子”睿睿生气道,“你少来这套,我看都是穷疯了异想天开。”

“你说谁穷疯了”姚高兴指着他骂道,“小兔崽子,跟你们家人一样,忘本了,瞧不起人是吧

他伸手指着睿睿,睿睿抬手拍开他“你骂谁呢,骂人我跟你不客气。还有,说话就说话别伸手动脚的。”

“来来来,我他娘好歹是你堂哥,你跟我怎么不客气”姚高兴气呼呼推他,睿睿把他挥开,两人就打手推搡了几下。

睿睿虽然年纪小,可性子里天生就有点混不吝,在家是不敢不乖,两人干起来他也不肯示弱,姚高兴就骂骂咧咧道“我早就看你这小子不是个好东西,你命好,你怎么就那么命好,要没有你碍事儿,奶奶早就作主让我给三叔当儿子了,我哪还用这么吃苦受穷。”

他说着说着,突然扑上来掐着睿睿的脖子骂“你怎么还不死啊,你就不该被生出来。”

睿睿学过一段时间跆拳道,这两年又整天跟着陆杨混,陆杨也会有意识地教他一些简单的格斗、防身技能之类的,可是到底人小单薄,比不得姚高兴人高马大正当二十来岁,睿睿猛然被他掐住脖子,窘迫慌乱之中本能地抱住他的腰,膝盖猛地往上一抬,狠狠地给他胯部来了一下。

人的膝盖大概是人体最硬的部位了,睿睿狠命一下,姚高兴嗷了一声撒开手,两手捂着胯部蹲下了。

睿睿被他掐的,也蹲了下来,捂着脖子咳嗽了几下,扶着桥面想站起来。他还没站稳,姚高兴恶狠狠一头撞了过来。

两人此时正蹲在人工湖贴着水面的步桥上,边上是隔不远一个的小栏杆,睿睿反应不及,便扑通一声掉进了湖里。

已经过了国庆节了,夜晚的湖水凉意沁骨,反倒让睿睿一激灵,很快清醒反应过来,拍打着水面看去,姚高兴两手扶着膝盖哈腰站在桥边,紧紧盯着水里的他。

夜空一轮上玄月,加上远处校园路灯晦暗不明的光,睿睿拍打水面看着姚高兴,便忽然沉了下去。

姚高兴盯着水波粼粼的湖面,愣愣看了会儿,回过神来看看四周,慌慌张张赶紧就跑了。

十一假期,校园里学生回家的回家,出游的出游,人比平常少了许多,这个人工湖挺大,本来应该是建校最初取土用的,顺便就造景为湖了,夜幕下银波一片。步桥这一侧湖边靠近工程系的实验楼,放假了整栋楼都黑漆漆的,姚高兴四周看看没看到人,便慌慌张张从步桥跑过去,绕过实验楼跑掉了。

姚高兴从校园北门跑出去,一路逃回他的出租屋,惊魂不定一夜,第二天一大早悄悄溜到沪大东门打探消息。

东门靠家属院和小红楼最近,他特意戴个鸭舌帽,不敢走主路,沿着绿化带小路溜进去,在家属院和小红楼附近猫了会儿,没发现什么异常。他亲眼看着姚睿沉下去的,想想淹死人要是已经被发现了,肯定不能这么平静。

于是姚高兴胆子大了些,悄悄溜到人工湖附近,也没看到任何异常。他心里盘算着,既然还没被人发现,反正天黑地方偏,放假了学校人少,应该没人看见,有人看见也没法看清楚他。

人要是淹死了,这个季节也不知道会不会飘起了,不起水正好,起水也得等个几天吧,校园这样人来人往的地方,人是淹死的,泡个几天什么痕迹都没有了,公安局也没办法查出什么,恐怕只能当作他自己贪玩失足掉进去的。

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姚高兴心里给自己打打气,把心一横,也就不那么怕了,反而隐隐有些高兴起来。

一想到江满和姚志华那么有钱,那么多财产,别墅轿车小红楼姚高兴胆子就越发大了起来,盘算着姚睿死了,三叔还得有人养老送终,他就跑去多安慰孝顺一下,趁机表现一下,让三叔把他当儿子。就算三叔疼闺女,怎么着也得把财产多分给他一些吧。

“哎,姚高兴。”

姚高兴转身一看,居然是陆杨,他在姚志华家见过的。见陆杨脸色平和,姚高兴便点点头,客气地叫道“姐夫好。”

“姚高兴,你看见睿睿了吗。”陆杨走到他跟前站住。

姚高兴佯装道“没看见啊,睿睿怎么了”

“熊孩子昨天出去玩,回来晚了,可能怕叔和婶子揍他,也不知跑哪去不敢回来了。”陆杨再问,“你看没看见”

“没看见。”姚高兴道,“我这两天忙,他会不会到同学家去了”

“叔和婶子正担心呢。”陆杨说,“走吧,我们一起回去,你劝劝叔,叫他别生气,回头你帮我一起找找。”

“好。”姚高兴一听心里挺得意,赶紧跟在陆杨后边一起回小红楼。

进了客厅,姚志华和江满坐在沙发上,脸色都有些不好。

“叔,婶子,姚高兴来了。”陆杨自顾自关上大门,走进去坐下。

“高兴你来了。”姚志华也没让他坐,问道,“你昨晚看没看到睿睿”

姚高兴“没看到。”

姚志华“真没看到”

姚高兴“三叔我真没看到,你别着急,估计跑去哪儿玩了,我这就去帮你找找。”

“高兴,我问你个事。”姚志华说,“我听说,你奶奶以前说要把你过继给我当儿子,什么时候说的”

“三叔你知道这事啊”姚高兴觑着他,见他脸色平常,再想想姚睿一死,他是不是还得过继于是干脆说道,“是有这个事,我记得小时候奶奶说了好多次,说我们家儿子多,我又是老小,正好让我给三叔当儿子养老孝顺你,后来三婶生了睿睿,奶奶不就没再提了吗。”

“那我怎么没听她说过”

“三叔你都不在家啊。”

姚志华一经提醒,略略一想就都说通了,姚老头去世的时候是八四年春节过后,畅畅四岁半,姚高兴三岁半这样子,他们从沪城回老家,姚老头等于是被姚香香气死的,姚老太又偷偷把姚香香放走了,丧事办完又提出跟他来沪城生活,导致江满要给他离婚,并带着畅畅一走了之,差点没把他急死吓死。

从那之后,姚志华气恼之下,一气五六年都没回去过,一直到了睿睿出生后,睿睿都一周岁了,因为村里乡亲们几次三番催着,他们才回去了一次,给睿睿办了个周岁酒。

所以在这段时间,姚老太婆认为他们不会再生了,最有出息的儿子,家产不能便宜个她不喜欢的丫头片子,便打算着要让他过继姚高兴。

可是姚志华一直没回去过,老太婆也就一直没有机会跟他提。再到八八年秋天,睿睿出生,老太婆这个恶心人的想法也就只好自己吞进肚子里了。

睿睿出生时姚高兴九岁,这么点小孩,居然还念念不忘要给他当儿子继承家产。姚老太可真是在孙子心里种了一颗好种子。

姚志华面无表情盯着他,盯得姚高兴心里正在发毛,便听见姚志华喊道“睿睿,你出来吧,他说没看见你。”

姚高兴吓得针扎一样跳起来,瞪大眼睛,看着旁边餐厅的门打开,畅畅拥着睿睿走出来,后边还跟着两个陌生男人。

“你你你”姚高兴一屁股跌坐在地板上,脑子里嗡嗡响。

“你杀人未遂。”睿睿咧了下嘴,居高临下看着他说,“等着坐牢吧。”

姚高兴愣了半天,爬起来跪在地上喊,“三叔,三叔我不是故意的,我不小心把他撞进去的,睿睿他踢我,还骂我,打起来他自己掉进去的。”

“高兴,”姚志华坐在沙发上,脸色冷漠,语调沉沉地叫他,“你和睿睿吵也好,打也好,甚至把他推到湖里也好,其实原本不算什么大是大非,你说你不是故意的我也可以相信,相信你们只是争执打架。可是他掉进湖里,你为什么不救他,为什么不呼救不喊人救他,只要你试图去救他了,我都可以原谅你,都能相信你只是一时失手,也不会报警。”

“就算一时失手,你看他掉进湖里不救他,无非就是想让他死,这就是谋杀。”姚志华一字一句道,挥挥手,“警察同志,你们把他带走吧。”

姚高兴傻眼地看着畅畅身后两个人走过来,慌的哭喊道“不要,三叔,三叔我是你亲侄子,你不能这么绝情,他不是没死吗,他又没死。”

没人再理他,陆杨忍无可忍一脚踹了过去,仰面把他踹在地上,两名穿便衣的警察走过来,其中一个掏出手铐,二话不说给他拷上,另一个打电话通知警车过来。

“应该还涉及诈骗。”江满道,“警察同志,你们问他自己吧,他打着恋爱的名义诈骗骗钱,可能骗了不止一个女孩子。”

“我们肯定会仔细调查审问清楚。”其中年纪稍大点的警察走过来,拍拍睿睿的肩膀笑道,“小伙子,不错的嘛,脑袋瓜也够用,高一了是吧,有没有兴趣考警校”

“还没想过。”睿睿咧嘴笑了下说,“叔叔,等我高三的时候,会认真考虑的。”

几分钟后警车过来,又进来几个警察,一起把姚高兴带走了,嘱咐睿睿先别出远门,可能还需要他进一步配合调查。

“妈的,终于把这个坏蛋抓进去了。”警察一走,睿睿跑过来,撒娇似的往江满身边一坐,歪在她身上靠着,自己得瑟道,“哎,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就这么个小角色想对付我,拉倒吧。”

姚志华没搭理他,江满看着他笑笑,笑得意味深长。畅畅则心疼地坐在旁边嘟着嘴,睿睿干脆把脑袋靠着姐姐,放松地得意起来。

“呵呵,姐我跟你说,就那个破湖,绕湖游两圈完全没问题,大海野泳我都敢来几圈,以前我跟小汝姐姐好多次跑去那个湖里游泳,早就不在话下了。”

畅畅知道马秋汝是游泳高手,还有马秋吾也是,兄妹俩渔村海水里泡大的。而且马秋汝游泳还特别野路子,也不讲究什么姿势技术,就是海水里由她一堆表哥看着硬练出来的,怎么实用怎么来,一个猛子能扎老远,跟泳池里学的游泳技术完全不一个路数。

畅畅和睿睿,都是在畅畅高考结束后那个暑假,被江满送去学游泳,那时睿睿才九岁。实话说,畅畅的游泳技术,游泳池应该没问题,但是要去自然水体野泳的话,她还真不敢。江河湖海跟游泳池是完全两码事。

四年大学,她在首都,马秋汝双休回来没事干,就经常带着睿睿个小屁孩玩,睿睿刚学会游泳兴趣正浓,马秋汝又自恃艺高,两人就经常一起去。

泳池也游,湖里也游,不让游还敢偷偷游,黄浦江两人都想试试,大人不让随便出去,机会不好找罢了。

睿睿现在的一身野路子游泳技术,大概就是这么让马秋汝给虐出来的。

当时睿睿被姚高兴狠狠撞进湖中,看到姚高兴两手扶着膝盖,哈腰在步桥上盯着他看。

电光火石间,十五岁的少年觉得他这时候就算爬上去,姚高兴也很可能再攻击他,念头一闪便一个猛子扎下去,潜泳游到远一些的地方,昏暗夜色下扶着步桥等了会儿,看着姚高兴跑了,才从另一个地点游上岸。

他浑身的,也没声张,也没叫喊,自己悄悄跑回家,吓了家人一跳。

这熊孩子一边冻得打哆嗦脱掉湿衣服,一边冷静地跟江满说“妈妈打电话报警,姚高兴想杀我。”

半大少年居然还自己分析了一下,当时天黑人少,也没什么人看见,姚高兴又是他堂哥,的确两人也争执吵架甚至动手了,他平安无事回来了,姚高兴如果不承认,一口咬定不小心,或者他自己掉进去的,说知道他会游泳或者看到他爬上来了事情到最后会怎么定性还真的很难说。

所以等警察来了,睿睿就主动跟警察说,姚高兴有谋杀他的动机,认为弄死他,他自己就能过继给他爸,得到他们家的财产。有谋杀他的具体行动,故意把他拉到人工湖,还掐他脖子。姚高兴肯定以为他淹死了,淹死了就很难查清楚,甚至沉在湖里都不一定会被人发现,所以姚高兴应该不会急着逃离沪城,肯定会偷偷来打探消息。

所以,今天姚高兴刚到东门门口,就已经被守着的警察发现了,等着他自投罗网,亲口承认他是如何想要致人于死地的。

“谋杀未遂,加上可能还有诈骗罪。”睿睿拽拽地抬着下巴说,“够他小子喝一壶的了。”

江满和姚志华对视一眼,真不知道该作何评价。只能说他们家这个十五岁的熊孩子,平时在家里嬉皮笑脸的,关键时候冷静得有点让人难以置信。

以后还真不能再把他当小孩了。

“他一定会受到应有的惩罚。”江满恶狠狠咬牙切齿道,“现在不用管他了,我现在就想把那死老太婆挖出来,挫骨扬灰”

七十年代穿二代小说的作者是麻辣香橙,本站提供七十年代穿二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七十年代穿二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178章 扒皮揭老底 下一章:第180章 千万新娘
热门: 魔道祖师(陈情令) 玉无香 事业当先,男主靠边[快穿] 总裁的不伦情人 过电 不露声色 退下,让朕来 总裁的女人谁敢动 婚不可欺:总裁强宠替身妻 萌宝甜妻,冰山总裁宠上天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