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番外4.马秋吾的霸总爱情

上一章:第184章 番外3.马秋吾的霸总爱情 下一章:第186章 番外5.马秋吾的霸总爱情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被认为“冷美人”的小面瘫很快背着个黑色旅行包回来,站在校门口张望了一下,找到眼熟的车赶紧跑过来,拉开后座的门坐进去。

刚一进去,便闻到一股烟味,姚琳琳不动声色地把一侧车窗降下来,马秋吾掐掉手中的烟,把副驾的车窗也降下来了。

司机开出一段,空气对流,车里的烟味很快就散了,马秋吾重新把车窗升上,同时指了指姚琳琳,让她把车窗升上去,车里开了空调。

然后小面瘫全程安静,只有马秋吾和驾车的属下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些刚才工地和楼盘的事情。接近沪大所在的区,司机下车回家,换了马秋吾自己开车。

“马先生,学校南边那个水岸名城的新楼盘是你的呀?”姚琳琳问了一句。

“是我们公司的。”马秋吾说,想了想解释道,“我是主要投资人。”

“哦。”姚琳琳对谁投资的其实不关心,继续问道,“那你们什么时候开盘,大概多少钱一平方?”

“你要买啊?”马秋吾笑道,“刚动工呢,又赶上冬天,估计至少得过了年开春能开盘,高档小区配置,这个地段七千左右吧。”

“这么贵。”姚琳琳看着车窗外,感叹,“房子也太贵了,市中心的房子都一万多了。”

“这附近可能马上要大规模开发了,开盘价格很可能还要高。”马秋吾问道,“你是真要买房,还是随便问问,真要买的话记得跟我讲一声,我好歹是能给你个最低价的,户型位置也好给你选。”

姚琳琳:“七千一平,普通一个房子七八十万,你看把我卖了值不值这么多钱?”

马秋吾不由摇头笑了一下,真心劝道:“想买房子借钱首付也要买,我知道最近房子降价的呼声很高,可是实话说一句,沪城的房价现阶段只能升,不可能降,降也只会是短暂微调。”

“我知道啊,它一直在涨钱。”姚琳琳嘀咕。

“说起来你一个女孩子,自己操心什么买房子的事,结婚嫁人小家庭一起买,两人共同负担还好一些,而且男方应该主动买房,不然你一个年轻姑娘,房贷压力太大了。”

“背房贷也得有资格的。”姚琳琳依旧淡漠的表情慢悠悠道,“首先我得有个首付。”

“很多男青年也没有你这么想买房呢,从整个社会来说,男人成家立业,结婚买房,哪有让女方一个人买房的。”马秋吾道。

虽然不清楚她工资多少,可是按时下沪城平均工资两千三百块的水平,私立学校老师,就算比公办学校高一些吧,顶多三千块钱,还要吃要喝要生活,她自己买房子还贷真不太现实。

“不一样。”姚琳琳说,“你没有自己的房子,就觉得自己只是这个城市的过客,流浪者没有家的感觉。”

两人一路聊着房子的话题,车子缓缓拐入沪大北门,经过小红楼停下。姚琳琳下车,关门,道谢后挥手再见。马秋吾回到家属院家中,看过马长林,当晚就又离开回到自己的住处。

然而因为邻近的楼盘,马秋吾时不时会过去工地看一下,见到姚琳琳的次数也就多了起来。

两人留了电话,遇上周五下午他去工地,也会打个电话问一声,问她回不回去。毕竟从城市西北角到沪大还有几十里的路,要来回转地铁和两趟公交,既然是姚叔的侄女,他顺便照顾一下也应该。

只是姚琳琳也不经常去,隔两三周大概会去姚志华家看看,或许会住一宿,反正马秋吾忙,回来的时候就几乎不巧了,姚琳琳也不会再联系他,要回去了自己背上包就走,出北门坐公交。

寒假这姑娘回家了一趟,年前腊月二十六动身回去的,马秋吾回家属院过年,年初四一大早出门晨练,寒假的校园里一片安静,他沿着林荫道慢跑过去,迎面看见姚琳琳穿一件短款羽绒服,背着个大大的行李包,左手一个旅行袋,右手一个大号行李箱,大力女超人似的,顶着刚冒红的太阳,一脸淡定走过来了。

“你这是刚下火车?”马秋吾还真惊讶了一下。心说这姑娘别是家庭关系有问题还是怎么了,一年到头,好容易回家过个年,算算她才在家呆了几天呀。

舅舅不疼姥姥不爱,还是像他这样,家里有个操心烦心的爹,就不想在家久待?

马秋吾慢跑的姿态过去,伸手抓过她左手的旅行袋,另一只手去接她右手的大行李箱。

“不用,我拿得动。”姚琳琳说,调整了一下行李包的背带。

“给我吧,拿这么多行李,你下次该打个车让他送进来。”

“你是大老板。”姚琳琳嘴角弯了一下,“你知道火车站打车到这里多少钱吗,而且大过节的,打车都排队等老半天。”

马秋吾还真不知道火车站打车到这里多少钱。然而这么个瘦瘦弱弱的姑娘,拖着这么三大件行李,一路淡定挤地铁挤公交,也是服了她了。

马秋吾帮她一起把行李送到小红楼姚家,敲门,姚志华出来开的,看样子才刚起来准备出去晨练,看到姚琳琳也意外了一下。

“琳琳回来了?”姚志华忙打开门让他们进来,口中道,“怎么也不提前打个电话,我好去车站接你,看你还带这么多行李。”然后看看马秋吾,“马秋吾啊,快进来。”

“姚叔早。”马秋吾笑着问候,解释道,“我正好在东大门前边遇上她,看她手提肩扛的拿这么多东西,就帮着拿过来了。”

“火车五点多到,您要是去接我四点就得出门,还得三婶开车。”姚琳琳笑了下,在姚志华面前,笑容有点娇憨。

从永城到沪城,直达的火车就这么一班,最经济便捷的路线。

“这孩子,太懂事了也不好。”姚志华伸手接过马秋吾手中的旅行包,招呼他们进去,一边问道,“琳琳怎么今天就回来了?你妈能舍得呀。”

“舍不得,不高兴。”姚琳琳说,“可是我兼课的辅导班明天就开课了。”

“你这孩子也是够财迷的,跟你三婶有的拼了,好好的当个老师已经够累了,平时双休日和放假还去辅导班兼课,你说你们家现在经济也过得去了,哪用得着你这么辛苦。”姚志华有些心疼地数落道。

楼前两级台阶,他抬脚跨上去,招呼他们进来。

马秋吾把行李箱提上去,放在客厅门口的走廊下,便笑着说:“姚叔那你忙,我先走了。”

“马秋吾也进来坐坐吧,保姆阿姨正在煮花生粥,就在这喝一碗。”姚志华说。

“不了,我爸那边还等我给他做饭呢。”马秋吾说,便告辞了离开。

畅畅和陆杨回西北过年了,睿睿放了假就努力睡懒觉,江满平时起床就晚,听到动静才起来,一瞧,这姑娘果然又从老家村子带了好多东西,给他们的干菜土特产之类。

江满忍不住责怪她:“下次可别带这么多东西了,你看你这么瘦瘦小小的人,这一路可不容易。”

“三婶,我有劲儿,你别看我瘦。”姚琳琳傻乎乎地笑了下。

然后马秋吾才渐渐发现,姚琳琳这姑娘十足是个财迷,拼命赚钱攒钱那种,财迷这一点倒像是江满的女儿了。

其实畅畅和睿睿,从小在优渥的环境中养大,可以说什么也没缺过,大抵都是对钱有些漫不经心。而姚琳琳虽然家在农村,听姚志华的口气家境也不应该太差,而且她还是家中老小,两个姐姐都已经结婚了,按说真不用她这么拼。

努力赚钱也没看到她怎么花,起码在马秋吾看来,这姑娘穿着打扮都普通,也没怎么舍得往自己身上花钱。似乎她赚钱攒钱的目标只有一个,要在大沪城买她自己的房子。

尤其她一个未婚的姑娘。大部分人的思维,难道不应该是找对象结婚男方买房吗?

马秋吾这么一玩味,便觉得这个小面瘫跟他妹妹马秋汝肯定会投缘,一样要强一样倔。马秋汝那只小辣椒现在不光是独身主义,差不多就是个女权主义者了,口头禅:你们男人能干的事情,我马秋汝凭什么不能干,不光能干我还得干得更好。

然而现实就是这么不尽人意,姚琳琳心心念念的买房,仅仅几个月后,05年春,附近果然开始大规模拆迁开发。马秋吾开发的那个水岸名城开盘后,开盘价从原本预计的七千左右,直接涨到了七千八一平。

而且因为小区规模比较大,配置好,在如今房价的大背景下,这个价格恐怕还要涨。于是马秋吾在开盘前的一个周五,特意打电话问姚琳琳回不回去。

“这个星期不去了,我跟三婶说过了。”姚琳琳道。

“我打电话其实还有个事情。”马秋吾道,“水岸名城的房子你还要不要?要的话趁着刚开盘,可以八折给你。”

“你们那个楼盘还打折?”姚琳琳惊讶地问,“不是都抢不上吗。”

“内部给朋友的价格。”马秋吾含糊道,实则这个价格也只有极个别公司需要巴结仰仗的关系户才会给。

“这怎么好。”姚琳琳说,“你是老板,给我打折,不就等于你自己吃亏吗。”

“吃亏肯定不会,公司也不是我一个人的,也不是给你一个人打折。”马秋吾笑道。对他来说,顶多少赚一点罢了。

姚琳琳心里飞快地算了一遍,其实不用算,她能拿出多少钱来她了如指掌,工作两年半,工资三千多一点,加上寒暑假在辅导机构兼课,除去生活费,她手里也就攒下五六万块钱,首付要求百分之三十,按马秋吾给她的八折也得十几万,她的钱根本不够。

跟家里开口要钱的话总不是太好意思,大姐都已经结婚生孩子,有自己的家庭了,爸妈年纪大了。

畅畅堂姐倒是早就说过可以借钱给她,可是对于姚琳琳来说,如果一大半首付都靠借,并且她的工资三千多一点,还完房贷生活费都没着落,更别说哪天能还堂姐的钱了。

姚琳琳的想法,起码攒够首付的钱,然后就算工资只够还房贷,她还可以去辅导机构兼课,解决生活费还是没问题的。

“那,那我想想。”姚琳琳道,“马先生,不管我买不买,都应该谢谢你。”

思来想去,姚琳琳打电话给男友何磊,问他有没有买房子的打算。何磊说,房价马上就要崩盘了。

“你看日本楼市崩盘,房价短短几个月降了百分之六七十,百分之六七十啊,是个什么概念。”何磊劝她道,“琳琳,别听那些奸商的,房地产商的话也能信吗,他们当然说房价会涨。再说你在我心里从来就不是一个物质女孩,难道你也抱着没有房子不结婚的想法吗?”

姚琳琳说:“可是我想有自己的家,早晚要买,总不可能一辈子租房子,感觉像是在流浪。”

“那当然,我们将来肯定会买自己的房子,而且要买就买个大一些的,将来把我爸妈都接过来。”何磊说,“琳琳,你也知道,我们家也是农村的,父母都没什么钱,我不能不体谅他们的辛苦。”

“我觉得这个房价很难降了,沪城外来人口太多。再说这个小区真的挺好,我们错过这个机会,恐怕很难再有八折的房子了。”

“琳琳,你说的这个马老板,就算是你三叔的邻居吧,可非亲非故他给你八折,无利不起早,谁知道他安的什么心呀。我觉得你还是离这种人远点儿,他们跟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

停了停何磊问她:“琳琳,我今年打算报考公务员,你能不能找找你三叔,有没有什么门路帮我一把。你想啊,我要是考上公务员,工资福利就能提高一大截,身份前途肯定比当个小老师好,我们两个将来结婚生活也更好。”

“你今年好好考啊。”姚琳琳说,“我三叔是个大学教授,他又不在政府部门工作,就算在政府部门工作,也不一定就是找关系能起作用啊。”

“不找关系不行啊,去年我考公也笔试入围了,面试的时候被刷下来了,上去的人面试分那么高,肯定是有关系的。”何磊说,“你三叔人脉广着呢,他可不是小人物,除非他不想帮忙,再说了,你堂姐的公公不是省长吗,他那个级别,随便帮我们打个招呼,就都解决了。”

姚琳琳:“这又关我堂姐什么事,她公公在西北工作,又不在沪城。”

“说来说去就是不想帮我,这是你们家的亲戚,这要是我们家亲戚,肯定二话不说帮我,都不用我再开口。”电话里何磊无奈而郁闷的声音问,“琳琳,你到底爱不爱我啊,我对你不够好吗,为什么我觉得你都不在乎我。”

“你要这样说我也没办法,我也不觉得别人考公务员都是靠关系。”姚琳琳说完,直接挂断电话。

何磊是她在辅导班兼课认识的,也是个老师,在另一所公办中学工作。认识后何磊一见倾心,主动追求她。

两人去年暑假开学前开始交往,之后畅畅结婚,何磊慢慢了解到姚志华和陆安平的身份背景,当时要来给畅畅添妆,姚琳琳觉得两人关系还不到那一步,就拒绝了,也就是遇到马秋吾那次。

当老师忙,中学老师还有晚自习,平时双休日除了兼课,两人也就是隔三差五见面,逛街吃个饭之类的。何磊中等身材,长相要是跟姚琳琳比平凡了些,但是脾气挺好,小意殷勤,对姚琳琳也很好。

两人交往大半年,还没有开始谈婚论嫁,但毕竟都是以结婚为目的的,在姚琳琳看来,房子必须在考虑范围,她打电话给何磊,其实有考虑两人一起出钱买房。

可既然何磊这样说,那就算了吧,姚琳琳考虑再三,最终还是没买水岸名城的房子。

买不起。

当天晚上已经下了晚自习,何磊从学校跑来找她,还特意买了夜宵,道歉说不是有心跟她凶,只是太想改变现在的职业状况,很希望考上公务员而已。

水岸名城房子卖得很火,借着好势头,一期工程还没交房,二期紧接着上马了。五一假期,姚琳琳说有事没去江满家,赶上工地工人和工头出了些纠纷,虽然这是工头的锅,但是真闹起来对楼盘和公司影响总不好,马秋吾这几天便几乎每天过来。

5月3号傍晚,把问题解决清楚,安抚工人敲打工头,马秋吾才自己开车从工地离开。

路灯已经亮起,路上三三两两的行人,他驱车经过姚琳琳学校门口继续向东,老远便瞧见两个人从路对面向西走过来,边走边拉拉扯扯,近一些便认出是姚琳琳,这姑娘太好辨认,另一个应该是她男朋友了。

马秋吾察觉两人不对劲,便放慢速度,缓缓在路对面停下。两人似乎在吵架,路灯下情绪很激动的样子,何磊也不知说了什么,姚琳琳一巴掌就抽了过去。瘦瘦的姑娘家,力道十足,也不知哪来那么凶的气势。

何磊捂着脸,气急地伸手抓住姚琳琳的手腕拉她,姚琳琳立刻反推了一下,眼看着两人居然动起手来了。马秋吾下车大步走过去。

“怎么了琳琳?”马秋吾走过去问,瞥了何磊一眼。

“是你?”何磊一手还抓着姚琳琳的手腕,恨恨盯着姚琳琳说,“嗬,你们约好了的?怪不得要跟我分手,合着嫌我穷,傍上大款了啊。”

“你狗嘴放干净点。”姚琳琳口中说着,使劲挣了一下没挣开何磊的手,干脆一脚踢了过去。

何磊躲闪不及,腿上挨了一脚的同时,姚琳琳挣脱他的钳制往后退开几步。

这姑娘够凶的,尽管一张面瘫脸仍旧表情寡淡,眼睛里却要喷火了。马秋吾走过去,站在她身边。

“琳琳,怎么了?”马秋吾问,故意说道,“姚叔让我顺路来接你。”

“少在这儿装蒜!”何磊脸红脖子粗叫道,“你滚开,这是我跟她之间的事,琳琳,你过来,我们好好谈谈。”

“谈个屁!”姚琳琳冲口骂道,“何磊,你父母跑来就是想看我,你妈今天第一次见我,当面提订婚,你都没跟我商量一下,你妈不是都说了吗,你是公办学校正式的编制,有沪城户口的,嫌我不是正式在编,所以能嫁给你就高攀了,所以订婚也别要彩礼了,还问我们家能陪嫁多少,能不能支持你买房子。这是你妈说的吧,就冲你们家这个嘴脸,我已经当场说了分手,我不高攀你家,你还追着我唧唧歪歪纠缠什么?”

何磊:“我妈好歹是长辈,她农村人没见识,你别计较也就算了,又不是我说的,我说过问你要嫁妆了吗?”

姚琳琳:“你妈是你妈,那你呢,你坐在旁边屁都不放一个,你知道我那时候心里多难受。你这种人不要找女朋友,就跟你妈过一辈子就好。我已经说了分手,我不高攀,请你以后要点脸,不要再来找我了。”

何磊:“你说分手就分手,凭什么?我妈说你不是正式在编的也没错呀。”

马秋吾这会儿听了个七七八八,差不多都明白了,干脆插到两人中间:“琳琳,我们走,这种人你就别跟他废话了,以后他再敢纠缠你直接报警,或者你告诉我一声,我教教他怎么不能欺负女人。”

“你算老几,有钱了不起呀!”何磊骂道,“走开,我俩的事跟你没关系!”

“怪不得琳琳叫你嘴巴放干净点。”马秋吾笑了下说,“那我告诉你,有钱就是了不起,我白手起家拼命赚钱,就是为了在你这种人面前了不起。琳琳是姚叔的侄女,就等于是我妹妹,你敢再骚扰她……”

马秋吾顿了顿,语速越发慢下来,倾身盯着他微笑道,“我前边工地几百号工人,问问你想怎么死,老天保佑你这种垃圾可千万别出个意外什么的。或者你愿意让你单位的领导同事也知道知道,你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你,你威胁我?你威胁我人身安全。”

“对呀,”马秋吾点点头,“不然你试试去公安局告我?”

七十年代穿二代小说的作者是麻辣香橙,本站提供七十年代穿二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七十年代穿二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184章 番外3.马秋吾的霸总爱情 下一章:第186章 番外5.马秋吾的霸总爱情
热门: 霸总跪求和我领证 婚不可欺:总裁强宠替身妻 我随便演演的你们不会当真了吧 权贵的五指山 漂亮作精在年代文躺赢 全能福气包:带着显微镜穿越乱世 老婆今天又把我忘了 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 退婚后!玄学大佬靠算命轰动世界 雄蜂只会影响我尾针速度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