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006 那些都不是我想要的……

上一章:第5章 005 兄长也是个俗气的人嘛…… 下一章:返回列表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天上飘下细雪,一缕一缕,宛如柳絮趁风起。

应该快要入春了,周身泛起暖意。

很快,蓁蓁便意识到不是天气回暖,而是她可能有些发热。

去了往日里做活的药铺,想抓些药。

掌柜一看是她,面色有些古怪。

……想来是白家打了招呼吧。

可这铺子当初,明明是由兄长一手经办起来的,与白家人没有半点干系。

人都是趋利避害的。

蓁蓁苦笑了一下,好说歹说,到底借着往日的交情,买到了一些药材。

看来,这铺子以后,也是来不成了的。

叹口气,不知不觉又走到了金器店附近。

那枚嵌水晶金圈,依旧摆放在最显眼的位置。

精美得让人移不开眼。

金器店的掌柜正出门透气。

一看门口的少女,眼熟得紧,一下子就认出来了,是对面药铺的白小姐,每次路过,都会在他门前驻足一会儿。

旁的小娘子,要么看那金簪子金耳环的,可她不一样。

只盯着这嵌水晶金圈,兀自走神。

想到最近的生意不好做,这白小姐,还给自己看过病,他不禁搭话道:

“你想买这水晶金圈?”

蓁蓁一怔,有些赧然:

“原是想买的。可我没有攒够银钱。”

掌柜的犹豫了一下,看她身上背着个包袱,颇有些仓促的样子,“孩子,你这是要出远门吗?”

“我……”

他倒是个好心人,“世道不太平啊,你可不要乱走,我看你细皮嫩肉的,别叫人欺负了去。还是留在南星洲吧,到底还算安稳。其他地方有的打仗有的流寇横行,乱得很。”

“我不离开。”蓁蓁坚定道。

兄长在何处,她就在何处。

见她孤零零的实在可怜,掌柜心一横,叫住转身欲走的她:

“你等等。”

指了指那嵌水晶金圈,“你出得起多少钱。”

见她困惑,他解释道,“这东西放了许久,也卖不出去。南星洲有几个识大字的?都用不上。倒不如便宜点卖你了。”

“我是买给家兄的,”蓁蓁扬起小脸,笑容甜美,“兄长夜里著书的时候,识字多有不便。我想有了这个,会好一些。”

掌柜会心一笑,接过她递来的银子,将东西装了递给她。

水晶圈用小铜盒子装着,拿在手里沉甸甸的,她拿出来试戴了一下,透过薄薄的水晶片,看远方招牌的字,倒是清晰得很。

白雨渐在郊外有一座竹楼。

他们之前在那住过一段时间,自从他们离开便一直空置,想必落了许多尘灰了吧。

蓁蓁搭了一辆驴车,繁星满天时,总算抵达。

门前的桃花树早已枯萎,覆了一层雪。

她却还记得那年,桃花开满枝桠的模样。

手刚刚放在那半掩门扉上,一道清幽幽的琴声便撞入耳廓。

似真似幻、如泣如诉。

一下勾起人心中的无限愁情。

楼里……有人?

不知为何,脑海中浮现了一双手。

那双手十指素净,指尖如贝、指白如葱。那是曾在烟雨楼中抱着琵琶的手,此刻正在弹奏古琴。

如流水般泻出来的乐声惹人驻足,不敢出声,只怕惊扰了这绝色美人。

蓁蓁悄然凝望着她,只有一面之缘的女子。

她看上去落落大方,即便寄人篱下,也像是在自己家般,有种主人的豁达。

她见了门口的少女,停下了抚琴。

她的视线投来,隐含了很多的意思。

有淡淡的困惑、好奇,还有忧郁,但对她的兴趣显然不大。就好像是蓁蓁是一只不小心闯进来的小猫小狗。

“当心脚下。”

她忽然开口,声音也像流水一般动听。

蓁蓁连忙将脚缩回,只见地上有一个突起的石块,她记得原来明明没有的。

忽地恍然大悟,恐怕……是兄长做的机关。

你是何人?那女子的目光淡淡落在她身上,不用开口就很好地传达了这层意思。

“我……”蓁蓁舒了口气,有点羞涩地笑了笑,“我是白雨渐的妹妹。我叫白蓁蓁。”

女子一怔,檀口轻启,重复了“妹妹”二字,意味深长。

随即颔首。

“雨渐与我提到过你,是雨渐让你来的?”

又道,“方才,你若不慎踩到那石子,眼下只怕是身首异处了。”

这样厉害的机关?

蓁蓁吓了一跳,池仙姬却微微一笑:

“你先不要怕,我给你解开。”

她走到石桌边,不知摆弄了什么。

“好了,现在你可以动了。”

她这么温柔地跟自己说话,蓁蓁有些不适应。

记忆之中,从未有女子这样温柔对待过自己。

也许是有的吧,白二娘也曾亲切待她过一段时间,可随着进宫的难题摆在眼前,那些浮于表面的温柔客气,便再也维持不住了。

蓁蓁有些无所适从。

面前的人长得太美了,美到有点距离感,如雾里观花。与兄长给她的感觉,有点不太一样。

白雨渐自带威严,让人不敢在他面前放肆。

“雨渐的妹妹啊,”

池仙姬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有点怪怪的。

很快她就露出一个明净的笑容,“你大老远从白家赶来,肯定辛苦了。今夜便在此住下吧,正好,我一个人也觉得闷呢。你过来陪我说说话,我会好受很多。”

她甚至抬起袖子,想要给她擦脸,蓁蓁咬了咬唇,就像兄长不喜与人接触,她也有些不习惯与人这么亲密,遂垂着眼没说话,脊背却有些紧绷。

“你看,都成小花猫了。”

她调笑着,把蓁蓁脸上的灰尘擦干净后,露出一张白嫩的小脸:“是个美人坯子。”

唇角含着笑意,令人想到馥郁的白玉兰。

尽管置身山野,也没能消减她的光芒,反倒显得更加美丽。

“我姓池,叫做仙姬。你看起来比我小很多,我便叫你蓁蓁妹妹吧。”

“来,随我来。”

“蓁蓁妹妹,这边走,”

她擎着烛台,轻车熟路地引着少女到二楼。

蓁蓁想说这里我比较熟。

可话到嘴边又止住了。

“喏,那是我住的地方。”池仙姬笑吟吟地说。

蓁蓁忽然沉默了。

她指着的那间屋子,是从前白雨渐住的房间。

他竟然让出自己的屋舍,给旁人居住,还是一个女子,放在以前是绝不可能的。

“你就住我隔壁吧,方便有个照应。”

“对了。”

池仙姬沉吟着,转过身来,烛火中那张脸美得惊心动魄,却带点苍白病色。

“蓁蓁妹妹,你不要误会了。我虽然住在这里,可我是雨渐的病人。

或者说,我是雨渐的故人。”

跟兄长,一模一样的说辞。

她嘴角含着笑意,像一朵带露的玉兰花。

“早就听说,雨渐收养了一个女孩子,没想到是这样的。与我想象之中,有些不同。——不过,真是个小美人。长大了,一定是个大美人。”

被这样的女子夸奖美貌,怎么都有些不真实。

蓁蓁咬了咬唇,轻轻:“谢谢。”

池仙姬说,她是兄长的病人。

兄长之前也说是去出诊。

少女小脸微皱,“兄长很早便不再行医。”

“是吗?”池仙姬有些惊讶,“可是今日,他还去了印家。为印夫人看病呢。”

印家。

蓁蓁立刻就联想到了何管家拿来的那封拜帖。

“可兄长一贯不喜与权贵来往,怎么会……?”

看着少女微微瞪大的双眼,池仙姬“噗嗤”一声,掩口而笑:“难道雨渐没有与你说过么?”

“南星洲来了朝廷的人,每家每户,但凡有适龄的女子都要献上。白家也要送秀女进宫,是也不是?此事,由印员外接手。

雨渐亲自为印夫人诊治,想必是用这个作为交换的条件——将白家从名单上剔除。”

蓁蓁若有所思。

想必,白兰珠也是得到了消息。

见白家的危机解除,白雨渐又不在家中,便忙不迭将自己赶走了。

可是,池仙姬知道的这么清楚,都是兄长对她说的吗?

她说,只是兄长的病人。

蓁蓁却不大相信,若只是普通的医患关系,为何动用了连枝佩?

那可是连她都轻易碰不得的东西。

池仙姬就像是有读心术,拉住了少女的手,亲热道:“我见着妹妹,真是一见如故。妹妹若实在好奇,说给你听也无妨。”

“——我与你兄长的关系。”

她笑得神秘,一边抬高烛台照亮室内,一边含笑说道,“你可听说过,燕京四大家族?以雁南明家为首、依次是临清姜家、扶绥池家、颍川魏家。扶绥池家,就是我所在的本家。我父亲呢,曾经做过你兄长的老师。这样说你可明白?“

蓁蓁听得云里雾里,“可……兄长分明姓白。”

池仙姬的目光微闪,还要继续说下去。

“你怎么在这里。”

一道冰冷的声音猝然将二人打断。

白雨渐长身玉立,一脸冷峻地看着他们。身后跟着一个紫衣少年,目光在蓁蓁和池仙姬身上来来去去。

见是白雨渐,池仙姬抿起唇瓣,将没说完的话咽进了肚子里。

蓁蓁低唤,“兄长。”

“我不是故意不听你的话的。”

按理来说,她现在应该在白家关禁闭。

白雨渐走近,看到她的打扮,皱眉,“老夫人又为难你了?”

“岂止是为难,恐怕,是白家人将她赶出来了吧。”

池仙姬叹气,看了眼蓁蓁身上背着的小包袱。

白雨渐默了默,“如此,你先在此安顿一晚。明日一早我亲自送你回去。”

“不。”蓁蓁却抬头,“兄长,我不想回去了。”

她对上白雨渐的眼睛,要跟他对视需要莫大的勇气,她暗暗咬牙,勇敢地表达自己:

“蓁蓁觉得,那里没有留下的必要。兄长可以给蓁蓁找到遮风挡雨之处,寻一桩全天下最好的姻缘。可那些,都不是我真正想要的。”

“我想成为如兄长一般的医者,往后走遍天下,济世救人。”

白雨渐看着她,眼底流露出淡淡的疲惫。

他撇开眼,出声冷漠。

“如此,随你。”

池仙姬见二人气氛僵滞,上前打圆场道:

“你们兄妹。真是有趣。蓁蓁,可没见过像你这样的闺阁小姐。若你生在燕京,方才那些话,真是惊世骇俗了。”

“你可知一介女子要在这世间行走,有多不易?亏得你有一个开明的好兄长,才容你这般胡闹。”

说到这,池仙姬话锋一转,柔声道:“罢了,今日不说这个。蓁蓁,你留下来,陪我多说说话,我也与你说说燕京的人文风情,如何?”

“我听闻,你是在燕京出生的,我俩倒算是同乡了呢。我一见你呀,便心生亲近,喜欢得不得了呢。”

蓁蓁眨巴着眼,点点头,轻轻“嗯”了一声。

又走到冷着张脸的白衣男子面前,认错道,“是我太任性,我给兄长添麻烦了。”

白雨渐脸色却没有变好,反而更加冷若冰霜,拂袖便走了出去。

蓁蓁一怔,快步追上,软软道:

“兄长,不要再生蓁蓁的气了……”

池仙姬看着他们二人离去,而那个一直没有说话的紫衣少年,轻手轻脚地走到她身边,不满道:

“姑娘,您为何要将那少女留下,碍手碍脚的……”

池仙姬转头“嘘”了一声,微笑:“多好的棋子啊,不拿来用用真是可惜了。而且,你觉不觉得,她长得很像宫中那人……”

她柔柔一笑,眸光诡谲。

丞相今天呕血了吗小说的作者是杳杳云瑟,本站提供丞相今天呕血了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丞相今天呕血了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5章 005 兄长也是个俗气的人嘛……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火暴总裁娇柔妻 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 换嫁世子妃 七零年代漂亮亲妈 我全家都带金手指 他在云之南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 我被重生女配拒婚了[六零] 漂亮作精在年代文躺赢 花滑残疾运动员重开了[花滑]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