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设局

上一章:第16章 后续 下一章:返回列表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陈月月向来就不是一个擅长掩藏表情的人。

也许她自己觉得自己掩饰的很好,但她在表演这块儿确实没什么天赋。

她奇怪的反应,再加上温雅的处理方式,让唐璐忍不住多想了一点。

“月月,到底谁把你弄伤的?你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了吗?”

陈月月不敢去看唐璐的眼睛,含糊不清地回答说:“我不是说过了,我不认识那个人。”

唐璐深吸一口气,尽量控制着语气说:“这样啊,那既然你都说不追究了,这件事情也算是结束了吧?我还要去干活,回头再聊吧。”说完她也不去看陈月月的反应,转身就走了。

自己的工作原则一直都是和同事保持和气,不要得罪人就行,但是陈月月这种不高明的小心机着实让她有点烦躁。

她是来上班挣钱的,干嘛要陪同事猜谜语?唐璐自认做的也算是到位,尽到了该尽的义务了,但是陈月月事到如今还不愿意跟她说实话,甚至还想套路她的意思?

那真是不好意思了,她可不想把时间和情绪浪费在这样的事情上,她又不是傻子,既然陈月月在消费她的好心和正义感,那她自然也不会给对方好脸色看。

下午洗衣房通知她去取薄司晏的方巾,唐璐没想到洗衣房竟然这么严谨,原以为只要把东西交过去,洗衣房洗完会交给当天值班的女佣了,没想到最后这活儿还是落在了自己头上。

不过也没关系,薄司晏不是说过,把东西直接放到他房间去就好了,也不用当面交给他。

她拿着散发着栀子香气的方巾走上了三楼,说起来也是稀奇,薄司晏这样的人,竟然最喜欢的是栀子香,这和他情场浪子的形象完全搭不上。

房间被打扫的一尘不染,所有物品都摆放地整整齐齐的。她将方巾放到了床头柜上后就转身准备离开,无意间余光扫到了对面床头柜上的相框,这立刻点燃了困惑她许久的好奇心——薄司晏心中的白月光到底长什么样?

上次她就想看了,可惜一直没看清楚。

好奇心在作祟,唐璐看了看四周,想到这个点别墅里也就只有她一个人,这才放心地走过去。为了防止发生意外发生,毕竟小说里这种套路太多了,所以她甚至不敢去碰相框,直接俯下身子,弯着腰去看。

目测照片上的人年龄都不会超过十六岁,隋衍还是稚气十足,不过看上去比现在要开朗多了,眉毛也是舒展的,眼神没那么阴郁。站在中间的女生拥有一头乌黑柔顺的长发,容貌俏丽,穿着一件淡紫色连衣裙,矜持地冲着镜头微笑着。

她裙子的颜色曾在唐璐上大学时风靡全国,那时候大街小巷都是这种颜色的产品,衣服、鞋子、包包、不管是什么行业都想蹭一蹭这个流行。

但其实这个颜色并非人人都合适,另外呈现效果也和材料质地有关,一些比较廉价的布料染上这种颜色只会显得更廉价,所以当时虽然很流行,但唐璐一直都没有买过。

可这颜色穿在照片中女孩的身上则是恰恰好,衣服的质感也很好,少女也很有气质,一看就知道是个出生于良好家庭的富家千金。

女孩身边还站着一个帅气的男生,这个应该就是她现在的丈夫,唐璐对这个一点兴趣都没有,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专注地打量着女生。

她很确信自己跟女生不说长得一模一样,可以说是毫不相似。两个人从鼻子到嘴,甚至是发型都不一样,只是作者设定了自己背影跟她像,于是薄司晏就盯上她了,这简直就是无妄之灾。

这么想想小说角色真的挺惨的,从诞生的那一刻就注定成为舞台上的提线木偶,如果是主角还好说,有着作者的偏爱,不会过得太差,而像她、严小姐这样的工具人,就是用完就扔,说不定还会被踩两脚,再背负读者的谩骂从众人的视线中消失。

不过她可以不会坐以待毙,只能提前跟这个作者说一句对不起了,你的提线木偶免费(Free)啦!

满足完好奇心,她快速地离开薄司晏的房间回归岗位,在她下班之前薄司晏也没有回来,给薄景川送完牛奶她就下班了,今天又是平静而幸福的一天呢!

回到宿舍,她并没有急着去洗漱,而是打开了电脑,准备玩会儿游戏放松一下心情。

至于陈月月那事儿,早就被她抛之脑后了。

这也算是她为数不多的优点之一,情绪来得快,去的也快,按照她朋友苏研的话说,就是忘性极大,傻乎乎地不记仇。

当然唐璐是绝对不赞同傻乎乎这个评价的,她只是觉得人活一辈子不容易,专注自己就好了,干嘛要过多关注在意别人的行为评价,而和自己过不去呢?别人的看法,真的没那么重要,自己过得舒服,自己能对自己的未来负责,这才是最重要的。

正当她为了通过关卡在和怪物BOSS激情互殴的时候,房间里突兀地响起了一段陌生的电子音乐,这是她从来没有听过的声音,并且声音持续不断的响起,事发突然,唐璐吓得立刻暂停了游戏,赶紧回头看了一眼。

房间里并没有发生什么,昏暗的房间,只有电脑屏幕散发着冷莹莹的光,同时还有不知来历的奇怪声音……

这场面着实有点渗人,不过等她冷静下来,她发现声音的源头是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

这时她才意识到,这声音应该是她的手机铃声,只是因为从来没有人给她打过电话,孤单得连诈骗电话都接不到,所以她从来没有听过自己的手机铃声。

等等,有人给她打电话了?

她一个箭步冲到床头柜前,拿起手机一看,来电显示是一串号码。刚穿来时唐璐就调查过手机里的通讯录,里面就没存下几个电话号码,那打来电话会是谁呢?

是许久未见的朋友?还是亲戚?或者是来寻亲的有钱人?

她带着强烈的好奇心接通了电话:“你好?”

“喂,是我,姜真真。”

“……姜小姐?”好的,好奇心瞬间被打破。

不过很快她又意识到一个问题:“你是怎么知道我的电话号码的?”当初明明只有姜真真给她留了电话号码,自己可没有给啊?

“这很好找呀,你进薄家工作都没有换电话号码,一查就查出来了。”

姜真真说得十分轻描淡写,唐璐却无法理解,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不说这个啦,上次好不容易碰到你,结果被我哥给叫走了,所以我就请朋友查了你的号码。我听朋友说薄景川那人就是一个工作狂,除了工作不可能有黑料的,所以说我已经放弃了这个方法了,你就不用帮我打听了,我已经有了新方法了!”

“……”等一下,她什么时候答应帮她打听了啊?“那个姜小姐,情况是这样……”唐璐正想解释这一切都是个误会,她已经把所有事情都上报给薄景川了,却听到对方说有了新方法,她立刻将解释又咽了回去。

在不知道薄景川如何处理这件事情的情况下,自己是不是不应该将事情告诉姜真真?

从故事的一开始,她就已经站队了,也不存在什么中立方,自己铁定是要维护薄景川的利益的。

所以她决定暂时按兵不动,先听听姜真真又有什么“好主意”,然后再把事情汇报给薄景川?

“您有什么方法?”

姜真真听起来信心十足:“本来我朋友是建议我给薄景川制造黑料的,但是我觉得造谣不好,所以打算给自己制造黑料,让薄景川退婚,这主意不错吧!”

反正比收买她好多了,唐璐“欣慰”地点点头。“那具体您打算怎么做?上新闻头条?还是小道消息?”

“不行不行,不能闹得这么大,这事情要是被我家里人知道,那我就倒霉了。”

“那您想怎么办?”

“我想了想,觉得还是得请你帮忙!”

“我?”

“没错,我想让你给我提供一些消息,薄景川平常都会去哪些地方?”

这个问题非常好回答,唐璐张口便答:“公司。”

姜真真愣了半秒,不甘心的问:“我知道他热爱工作,那除了公司呢?”

“除了公司那就只有家里了,川少平常很少出门的。”

“怎……怎么会这么无趣的人。”姜真真小声嚷嚷了一句。

唐璐听了心里倒是有点不好受,她一直都很佩服薄景川,能够如此全心全意地把心思放在工作上,虽然她自己做不到,但这并不妨碍她欣赏那些拥有优良品格的人。

她并不赞同姜真真用无趣来评价一个痴心工作的人。

“那……他不可能一点商业活动都不参加的呀,毕竟他是薄氏的总裁,怎么可能一点活动都没有呢!”

“姜小姐,这就不是我一个帮佣可以触及到的范畴了,您要知道,我的工作场所仅限于薄家。”

“我也知道,可是薄氏那边员工的口风实在是太紧了,我实在是什么消息也打听不到……”姜真真有些沮丧,最开始她想收买的目标是薄景川身边的戴眼镜的男助理,但是那个男助理几乎天天跟在薄景川身边,完全就是第二个工作狂,她根本找不到机会接触,至于公司的其他员工也都警戒心十足,无法接触。

最后还是好友伊雪跟她出了主意,说要从帮佣下手。她说所有富人家中的帮佣都是看上去最不起眼,但却是知道的最多的人,就算再小心再谨慎的人,做事也难逃佣人的眼睛,所以她才请人调查,最后把目标放在了进薄家时间最短,忠心度最低的唐璐身上。

唐璐听了姜真真的话,越想越不对劲——她怎么觉得姜真真是在骂她呢?

“那我想想办法吧。”

姜真真转忧为喜,立刻又提起音调高高兴兴地说:“太好了,唐璐我后半辈子的兴趣就全靠你了!”

“不要对我抱太大希望。”

“没关系,只要尽力就好了!对了,上次走得太匆忙银行卡密码我都没有告诉你呢,你记一下啊,密码是9……”

“等等!”唐璐急忙打断她,“这个回头再说吧。”

也不知道姜真真是怎么理解这句话的,竟然用一副我被感动到了的口吻对她说:“唐璐,你真好!”

她已经大概能判断出姜真真的设定了,这就是妥妥的天真大小姐吧,鉴于她刚才还不知情地讽刺了自己一把,可能还带着点白切黑吧。

不过对方这么真诚地道谢,倒是让唐璐有一点心虚了,她正想着该怎么回答的时候,手机里传来一阵杂音,之后姜真真忽然转变了语气,对她说:“我知道了伊雪,那明天就在Ladies碰头吧,拜拜!”

说完迅速挂断了电话,手机里传来了一阵系统音,看这样子,估计是打电话又被家里人给发现了吧?

唐璐放下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十二点了,不过薄景川应该还没有睡觉。她走出房间,打算去找薄景川汇报情况。

按理说她应该先汇报给温雅的,但是之前薄景川是特地让温雅离开之后,才向自己询问姜真真的事情,所以她猜测薄景川的想法应该和自己差不多,并不想让这件事情声张出去。

既然如此,那还是尽量能少一个人知道就少一个吧。

走到楼下,大厅里已经没了人影。她鬼鬼祟祟地走到了别墅外,抬头看了一眼薄景川书房的位置,果然窗户还亮着灯。

有了上一次被紧急召唤的案例,她也开始学会在规章制度的边缘疯狂试探,没有换上制服就溜进了别墅里。

这个点当班的帮佣也不会在外面,而是在值班室里呆着,所以唐璐十分顺利地到了二楼的书房外。

不知道为什么,她之前都不怎么紧张的,可是一站在房间门口,想到又要见薄景川了,倏然间,紧张的感觉就涌上来了。

“笃笃。”她小心谨慎地敲了两下门。

“进来。”听到答复后,她才推门走了进去。

这回薄景川是抬着头看着她进来的,虽然他面无表情,也没有说话,可光是看着他的眼神,唐璐就已经用薄景川的语气脑补了一系列的话了。

“你为什么没有穿制服?”

“这么晚了你在这里干什么?”

“出去!”

薄景川的声音打断了她:“找我什么事?”

唐璐收起乱七八糟的脑洞,走到办公桌前在还有二十三公分的距离时停下,她看着薄景川的脸,尽量忽视心中的畏怯,将刚刚的事情重复了一遍。

说完之后,她又为自己的行为解释了几句:“因为不知道您是怎么打算的,所以我也不知道怎么跟姜小姐说明,所以只能打马虎眼了。”

薄景川点点头,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从他的表情来看,唐璐知道自己做对了,她松了口气,脸上也浮现出了雀跃。忽然有了一种押题押中了的成就感呢!

事情说完她也可以撤退了,她语气里都透着一股轻松。“那我就先回去了?”

“等一下。”

薄景川从桌上撕下一张便签纸,然后在上面写了点什么,递给了唐璐:“明天你找机会给姜真真打一个电话,就说我到时候会去这里。”

“明白了。”唐璐凑过去,双手接过纸条,余光瞥见桌上还摆着喝完了牛奶的杯子,下意识地就把杯子给拿起来了。

当她拿起来的那一刻她就意识到自己这是刻入DNA里的工作习惯了,要是薄景川没发现也好说,自己把杯子放回去就是了,可偏偏对方也正默默地看着她。

她尴尬地笑了笑,干巴巴地解释了一句:“顺手了。”

最后还是薄景川给了她递了一个台阶,“不早了,回去休息吧。”

“好的,川少晚安。”唐璐迅速开溜。

她下了楼梯,蹑手蹑脚地往后门走,就在她手即将触碰到门把手的那一刻,忽然伸手传来了开门的动静,她身后不远处就是值班室,唐璐来不及多想,连忙推开门,来了一个百米冲刺般地加速度跑了出去。

有没有被人发现她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原来人的潜力真的无限大,自己从来没有跑过这么快!

等回到房间,她才拿出薄景川的纸条,看看上面到底写的是什么。

薄景川用的还是钢笔,字迹刚劲有力,笔锋虽不遒劲,但布局大气,框架紧密。要不怎么说字如其人呢,一看这字就能看出薄景川的性格,严谨稳重,妥妥地事业型总裁,而且一点也不霸道!说句实话,他和姜真真这样冒冒失失的傻白甜其实还挺配的。

第二天起床后,唐璐要做的第一件事情不是吃饭,而是先去厨房把薄景川的牛奶杯给还了,昨天她跑得太快没来得及去厨房。

等今天去的时候,厨房的员工看到是她把杯子拿回来了,还很纳闷地问她:“你这是从哪儿找到?”

“啊?怎么了?”

员工用调侃的语气说道:“今早月月她过来说找了半天都没找到杯子,我们以为是她把玻璃杯给打碎了不敢说实话呢,搞了半天怎么在你这里?”

“这……”仿佛有一滴看不见的汗从唐璐的额头缓缓流下,这下可真是把自己给玩儿死了,她要是昨天不跑,可能事情还好说点,跑了之后自己好像亲手把自己的后路给堵死了。

她不禁开始思考,自己昨天为什么要跑?好像说不上什么原因,当时就是出于本能觉得自己不能被发现。自己好像被小说化了,行为做事都开始戏剧化起来了?

其实这事情真要查也能查到她身上去的,毕竟薄家四处都装着监控呢。还不如大大方方地坦白道:“昨天川少找我吩咐事情,我顺手给拿出来了。”

众人一听跟川少有关,自然也不会多想,薄景川的风评可比薄司晏好太多了,找人除了吩咐事情也不可能有别的问题。

此时介绍陈月月进薄家的表嫂笑着调侃唐璐说:“川少都开始亲口吩咐你做事了,小唐有前途啊。”

其余人听了也纷纷附和,“小唐虽然年纪看着小,但是做事还是挺沉稳的。”

“还别说,小唐的侧脸跟唐婶还挺像的?”

“好好干,以后温雅的位置就非你莫属了!”

大家说得十分热闹,只是这里面究竟有几句是真心祝福,还是在阴阳怪气,这就不清楚了。

不过说到职位这种敏感话题,唐璐是万万不敢搭话的。温雅眼看着就要转岗了,她这个位置留给谁到现在都不清楚,但肯定会在那几个老资历的同事里选。虽然大家面上没说,但是私底下的比较和竞争肯定是有的。

像唐璐和陈月月这样的新人后辈,想要竞争就得等到下一位继任者退休了,所以这一轮的竞争跟她一点儿关系都没有,现在扯上这个话题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事。

就在她正打算用沉默微笑装傻充愣的时候,温雅出现在了门口,之前的对话不知道她听到了多少,带着如沐春风的笑容走进来,“聊什么呢,这么热闹?”

一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员工道:“我们在说小唐出息啦,你后继有人,可以光荣退休了!”

唐璐差点一个眼刀飞过去,她牢牢记住了说话的员工,这种用看似起哄的行为说着挑拨的人,一定要绕道走,能不打交道就不打交道。

她赶紧说:“没有的事情,我还有很多要跟雅姐学习的地方!”虽然知道温雅不是这么小肚鸡肠容易误会的人,但是自己的态度得放端正嘛。

温雅笑了笑,拍拍唐璐的胳膊,收起笑容,交代起工作来:“晏少说最近想吃果脯了,你们跟供货商说一下,进一些桃子和杏子回来。”

黄师傅就是专门负责做甜品的,只是现在薄家两位主人都不爱吃甜,他就把心思放在其他菜式上了,现在一听说可以做回到他的老本行上,立刻精神一振:“这多少年都没听说晏少想吃果脯了,真是稀奇事。”

“这东西我记得黄师傅以前常做吧,那时候整个灶间都是水果味儿还挺好闻的。”

黄师傅感慨道:“以前二少爷和三少爷都挺爱吃这个的,我当时确实做的勤,这一晃都快十多年了……正好这次多做点也给大家尝尝。”

温雅笑着接话说:“那您千万别忘了给我们留点。”

“放心,绝对给你们留。”

打完招呼温雅便离开了,唐璐也趁机跟着她一起走了,两人走在路上,唐璐还不忘解释一下刚才的事情。

“好啦,我看上去有这么小心眼吗?本来以后薄家也是要靠你们的。其他人说话听听就算了,不要往心里去,至于别的事情你也不用特地跟我交代,记住自己的老板是谁就好了。”

看来温雅应该也听到自己说薄景川的事情了,这也相当于变相在和自己表态,她不需要知道所有的事情?

唐璐赶紧点头,表情乖巧极了。

两人正好也走到了分叉路口,温雅挥了挥手把唐璐打发走了,“回去吧。”

回去后唐璐收拾了一下宿舍,等中午吃过饭,立刻钻回房间给姜真真打电话。本来她是打算醒来就打的,但是担心姜真真觉得轻薄来得太轻松有问题,所以硬生生等到下午才打电话。

电话很快就拨通了,姜真真漫不经心地声音响起:“您好,请问找谁?”

“姜小姐,我是唐璐。”

“唐璐?!”姜真真的语气立刻认真,“怎么样?你是不是打听到什么了?”

“嗯。我打听到川少今晚九点钟回到群星俱乐部。”唐璐盯着纸条将上面的内容一字不落地念出来。

“群星俱乐部?”姜真真自言自语道:“我好像没有她家的会员诶。”

“这我就爱莫能助了,姜小姐。”她就是个女佣,又不是总裁身边的全能秘书。

“没关系,有消息总比没有消息强。”姜真真强打起精神,振作起来,“真的太感谢你了唐璐,对了,我把银行卡的密码告诉你,是9……”

唐璐没想到对方给钱的心态比她赚钱的心态还要强烈,赶紧打断:“这个回头再说,我要上班了,姜小姐。”

“那你快去上班吧,工作加油哦!”

“好的,拜拜。”

唐璐挂掉电话,想到姜真真还不知情地给自己道谢加油,实在是有那么一丁点儿的内疚,但是她很快又想到,薄景川也不是什么有坏心眼的人,说不定他命中注定的女主角就是姜真真,这些互动只是主角之间的小情趣而已呢。

该做的她都做了,剩下的事情和她也没什么关系了。

晚上薄景川回不来,薄司晏也不见踪影,唐璐估摸自己是等不到这兄弟俩回家了。

正当她在值班室守着时间下班时,门口响起了汽车行驶的动静。这人还真是会选时候呢,唐璐叹了口气,走出门准备迎接雇主回家。

出人意料的画面出现了,走入大厅的不是薄景川,也不是薄司晏,而是一个她从来没有见过的年轻男生。对方斯斯文文,戴着副眼镜,头发微微凌乱,脸上有些淤青,嘴角也破了,这样子就像是跟人打过架似的。

她还没来得及去疑惑这人到底是谁,自己的视线很快就又被男子怀中的女子夺取了全部注意力。

这不是姜真真吗?

此时姜真真双目紧闭,脸色绯红,不安分地在男子怀里动来动去的,嘴里时不时发出一阵呢喃。

男子满脸无奈,仍由姜真真挣扎着。

下一秒,唐璐与他双目相对,唐璐想了半天憋出一句:“您是……哪位?”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不是薄景川约姜真真去那个会所了吗?怎么来了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人?

男子十分礼貌地和她打招呼:“你好,我是薄总的私人助理,我叫方涵。”

唐璐恍然大悟,赶紧打招呼:“方助理你好。”

两人没来得及多说几句话,只见薄景川大步从外面走进来,嘱咐唐璐:“你带方涵去客卧,再拿点药给他擦擦。”

“好的。”唐璐立刻进入工作状态,“方助理请跟我来。”

她带着方涵去了二楼的客房,对方小心翼翼地将姜真真放到床上,唐璐帮姜真真脱掉鞋子和外套,帮她盖上了被子,期间她闻到从姜真真身上散发出来浓烈的酒味。

昨天姜真真说要给自己制造黑料好让薄景川主动退婚,她这说的黑料不会就是自己酗酒吧?如果是真的,那这主意可真是太馊了,醉成这样要是被不怀好意的人碰上那不就倒大霉了?

收拾完,唐璐看着站在一旁稍显拘谨的方涵,便好心的提议说:“我们去隔壁吧。”

“好的。”

她让方涵先去隔壁客房休息,自己拿来了急救箱,对于处理伤口其实她也没什么经验,就是按照常识,先用碘酒帮他把出血的伤口擦拭干净,再贴上干净的纱布就齐活了。

方涵是个很随和的人,看唐璐上手比较紧张,还主动和她聊天,“我记得你叫唐璐,是刚来的员工对吧。”

“是啊,我刚来几个月,不过你是怎么知道的?”唐璐问完立马想到对方是薄景川的助理,一定经常来薄家,知道自己是新人也正常。

“你的员工卡就是我交给温雅,我看过你的入职资料。”

“原来如此,那你应该在川少身边做了很久的助理了吧?”

方涵想了想后回答:“我毕业之后就进了薄氏工作,做了几年才被调到薄总身边的,算下来差不多三年时间吧。”

“好厉害!”

如果唐璐没有穿越的话,那么现在自己还在小公司当着人事,按照她的规划,未来两年内还会继续维持这份工作,而像方涵这样的精英白领则是她一辈子奋斗都不可能达成的目标。

方涵听出她夸赞确实是真心实意的,不禁莞尔问:“这有什么厉害的?”

“你看上去这么年轻,应该不会超过三十岁吧,不到三十岁就能当总裁助理了,这还不厉害吗?”

唐璐是这么想的,虽然不知道方涵十一年后还会不会在薄氏上班,但大概率会混得很好,跟他打好关系准没错的!

“要这么说的话,那薄总比我厉害多了。”

“不能这么比,咱们都是普通人家的孩子,怎么能跟薄总这样含着金钥匙出生的的比呢,你已经足够优秀了!”

在方涵面前,她感受到了久违的轻松,其实从某些方面来讲,她跟方涵还是有不少相同点的,两人年纪(心理年纪)相仿,都上过大学。虽然自己是不入流的本科,方涵上的肯定是名校,但好歹都是接受过先进教育和思想的人,聊起来还是比较对路的。

平常她都尽量在同事面前不发表意见,遇到一些争议性话题也是尽量装聋作哑,不要发表太特立独行的言论。

“我以前的上学的梦想啊,就是能在电视剧里那样的高档写字楼里上班呢,不过后来发现这个愿望也挺难实现的。”

不是所有公司都是开在高楼林立,窗明几净的写字楼里的,也会有公司藏在偏僻的,无人问津的小巷子里。

方涵看过唐璐的资料,自然知道对方的学历只有高中毕业,不过唐璐表现出的谈吐和气质让他不禁觉得有些可惜,这么小就要出来工作,要是能够上大学的话,这小妹妹也许可以拥有一段不一样的人生。

不过能在薄家上班,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这里的工资可要比普通的上班族高多了。

“在这里上班不好吗?”

“当然好了。”唐璐立马改口,开始吹捧起薄家来:“这里的工作条件和工作氛围比办公室好多了,也不用整天坐在办公室里,还可以散散步,领导也好说话,除了出趟门比较麻烦之外,别的就几乎没有缺点了!不对这也不是他的缺点,是我的问题,我马上就去买辆车!”

方涵被唐璐强烈的求生欲逗笑了,语气温柔地安慰她:“好了好了,别紧张,我们就是私下聊聊。”

唐璐却依旧嘴硬地说:“我没有紧张啊,我说的都是真心话呢。”然后“啪”地一声盖上了急救箱,生硬地转移话题:“方助理你现在是不是该去找川总了?”

“嗯,麻烦你带我去一趟。”

走在路上,唐璐心想着方涵果然是个讲究人,他不可能不知道书放在那里,却还要让自己带路,果然是能当总裁秘书的人,做事就是周到稳妥。

自己得多跟人学学!

把人带到书房,她还替方涵敲了一下门,听到薄景川喊进来之后,她打开门让方涵进去。

对方很有礼貌地道谢,唐璐微笑回应,正准备离开,却被薄景川给叫住了。

“唐璐也进来。”怎么这里面还有她的事儿呢?

她纳闷地走进去,跟方涵并排坐下,听着薄景川交代着方涵,一些是工作方面的事情她基本听不懂,但是后面说的内容她倒是听出点名堂来了。

“明天抽空去一趟群星,找经理把那边的监控处理一下,另外查一下那几个人的来历,处理一下。”

“好的。”

“今天不早了,你就在这儿睡一晚,唐璐你等下安排一下。”

唐璐立刻回应:“好的。”

看来今天在俱乐部确实是上演了一出好戏,就是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眼看着面前有一个瓜却吃不到,唐璐难免有点心痒痒的,不过理智告诉她,现在不是好奇的时候,方涵虽然看上去好说话,但这也不代表自己什么都能问。

接着薄景川吩咐道:“姜小姐那边你照顾一下,明天你让温雅安排人把她送回去。”说完薄景川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动静小一点。”

“好的。”

唐璐带着方涵从书房出来,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一楼客厅里的陈月月,今晚正是她当班,毕竟自己昨天才跟陈月月翻了脸,两人见面难免有些尴尬,不过为了工作,她还是尽量用平静的口吻对她说:“川少刚回来,还没有喝牛奶。”

相比之下,陈月月的心理素质就没有她这么好了,脸色不佳地:“哦”了一声,转身就走了。

这小姑娘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好歹有外人在呢,表面样子都不愿意装一下。唐璐无奈地摇摇头,扭头正对上方涵的视线。

对方显然也看出点什么名堂,不过他却装作不知情似的,和她闲聊说:“姜小姐今天喝了不少酒,明天可能会宿醉,你最好帮她准备点解酒汤。”

“我知道了,谢谢提醒!”

她领着方涵回到客房,为他提供了干净的替换衣物后,然后又去查看了一下姜真真的情况,好在对方的酒品还不错,喝醉只会乖乖睡觉,并不会大吵大闹。

睡着的姜真真就像洋娃娃一样,侧颜几乎无懈可击,唐璐惊叹于姜真真的美貌,这么好看的脸,就这么看一个小时也不会觉得腻。

对待美人,人总是会格外心软,也愿意予以优待。临走前,唐璐还去卫生间拧了一块湿毛巾,帮姜真真擦了一把脸,幸好姜真真天生丽质,没有化妆,不然她擦完脸可能就是另一个故事……

处理好后,唐璐打着哈欠准备回房休息。一出房间,就看到薄司晏扯着领带走进客厅。。

她大概是悟了,虽然说自己这个人物改变了自我追求,但是剧情确实是按照设定好的路线走的,像唐璐会跟薄司晏勾搭上,必然是经历了数次客观或非客观的偶遇的,你看今天曲曲折折发生这么多事情,竟然最后还是让她碰上了薄司晏!

对方看到她也颇感意外:“你值夜班了?”

“不是的,晏少晚上好。”唐璐赶在薄司晏上来之前,快速的下了楼,这楼梯也太容易触发剧情了,还是尽量跳过比较安全。

“对了晏少,方巾洗干净还给您了,就放在床头柜上,我先回去了,晏少晚安!”

话音刚落,她就看到薄司晏皱着眉,朝她走了两步。

唐璐下意识地身体后倾,往后退了一步,大脑立刻进行头脑风暴,思索着下面 ,就听见对方说。

“你喝酒了?”虽然薄司晏用的是疑问句,可语气却是陈述句。

作者有话说:

I am free 这个双关语我真的觉得好搞笑,可能我笑点比较奇怪吧。

V啦!

以后不出意外还是零点更新辣

大家都知道我开店嘛,所以周末会比较忙,加更会主要分布工作日!

然后也没啥可说了?感谢每一位支持正版的小可爱吧!

这本完结之后我打算去换一个新键盘了,老读者应该知道我键盘的左SHIFT键已经坏了半年了……

可是换一个键盘真的好贵,我现在手上这个键盘也四位数了,总觉得如果没有物尽其用我就有点亏。

另外我郑重声明一下,我不是这周生日!!!!只是我身份证上登记是这个月,实际上不是的,大家不要祝我生日快乐哭哭,等我真正生日在祝福我好不好!网站的这个祝福消息偏偏又是置顶的,我还不能回复,人都麻了。

我微信的头像是玉桂狗,导致我去年生日朋友们不知道我喜好就全部送玉桂狗周边,但是说实话,玉桂狗那个天蓝色,真的对黄皮人不是很友好……

感谢在2022-02-14 16:55:50~2022-02-15 02:32:0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pililuya、53113544 10瓶;漆酒 2瓶;四大皆空、守望的梧桐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在狗血豪门当帮佣是什么体验小说的作者是卖花儿姑娘,本站提供在狗血豪门当帮佣是什么体验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在狗血豪门当帮佣是什么体验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16章 后续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误把男配攻略了 [清穿]人生已经到达了巅峰 [清]成为皇上白月光后 绿茶被迫说真话后爆红了 媚者无疆 婚婚欲宠 从捡垃圾到星际首富 女寝大逃亡[无限] 萌宝甜妻,冰山总裁宠上天 总裁老公太粗鲁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