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辩驳

上一章:第19章 隋衍 下一章:返回列表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唐璐不是没有想过陈月月在撒谎,很多人在陈述事实的时候,都会习惯性地不利于自己的信息省略,再加上她们的确是弱势群体,唐璐想着遇到个别脾气古怪的人受委屈也不是不可能,没想到陈月月的胆子这么大。

在没有证据之前,她从来都不愿意把人想得太坏。现在她只庆幸自己还算理智,当时把情绪给控制住了。

自己要是真的按照当时的脾气替人出头,别说工作不保了,可能她在C市都待不下去了。

“看你的表情好像也不知情。”

唐璐自嘲地点点头说:“不光不知情,还差点做了冤大头呢。”

她渐渐反应过来,也许陈月月就是想借她的口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受害者的身份的。徐家那边作为宴会的举办方出了这种小插曲自然是想能隐瞒就隐瞒过去,也不会大张旗鼓的宣扬出去。

严小姐也不认识她,估计还以为她是徐家的员工。如此一来只要自己相信了陈月月的说辞,在薄家这么一宣传,那她不就是妥妥地受害者了吗,而且万一出什么事情,陈月月已经提前在温雅那边报备过了,回头锅又落在了自己头上了。

这么一想,不管怎么样陈月月都能找到合理的理由,而她就是妥妥的工具人。

想通之后,唐璐懊恼地直摇头,亏她还以为陈月月只是年纪小,还不懂事,没想到竟然已经开始套路人了,关键自己还差点中招了,亏她之前还在为自己多几年阅历而沾沾自喜,这简直就是个笑话!

“这件事情我没有告诉管家,不过我为我的话负责,如果回头需要求证的话,可以联系我。”

唐璐也在琢磨,这事儿到底该怎么跟温雅说,隋衍的态度很明确,不想掺和别人家的私事,如果他愿意出来作证这事情就好解决很多了。

她当即表示感激:“隋总,谢谢您。”

“不过我想应该用不上我作证。”

他的语气很笃定,本来已经有了大致思路的唐璐见此状又迷茫了,那她到底该不该跟温雅说呢?

“不管怎么说都是要谢谢您为我答疑解惑,不然我到现在还一头雾水呢。”

隋衍看着唐璐,眼神比之先前有些些许差别,“我想我应该记得你,你是那个给我拿打火机的人对吗?”

唐璐十分意外,同时也带着点小惊喜,“真的吗?我还以为您对我没印象了。”

隋衍很诚实的回答:“确实不记得你的长相,不过你说的语气很有特点,而且不是本地口音,这一点很特别。”

“原来是这样啊!”唐璐以前喜欢说语气词,所以她说话时的尾音总是习惯性的上扬,这样听感也会给人积极乐观的印象。而唐璐的嗓音就是细细柔柔的,说什么都没有气势,又因为她说话音调喜欢抑扬顿挫,所以孟娇总说她说话像唱歌。

至于口音问题,她学不来唐璐老家那边的方言,只能用普通话,这个作为一个当代大学生,她的普通话自然没问题,在帮佣里面就显得很突出了,但这也符合了她高中毕业的人设,所以也没什么问题。

当晚陈月月再没有回来过,隋衍坐了一会也就走了,唐璐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能硬着头替陈月月顶班,得亏她中午补了一觉,不然晚上铁定没有精神的。

零点之后薄景川才回来,唐璐听到汽车的动静就去厨房热牛奶了,厨房可不会留人值班,但是会提前准备好这些东西,她们过去自己加热一下就行了。

本以为今天都应酬这么晚了,薄景川应该是回房休息了,但在别墅外,唐璐看到书房还亮着灯。她不得不佩服薄景川,这人就像是铁打的一样,怎么会这么有精力呢?

自己明明更年轻,干的活儿也更轻松,怎么就是这么能睡呢?

她端着牛奶去敲书房门,还没等到薄景川的回应,门就开了,温雅出现在她面前,朝她伸出了手。

“给我吧。

唐璐立刻明白,这一定是汇报事情,赶紧把牛奶递过去,赶紧溜了。

其实夜班还是挺好值的,后半夜基本也没什么事,唐璐没事干就在值班室里复盘陈月月事件,一边复盘一边总结自己的表现,可以从哪方面吸取教训。

这事情如果从方方面面去思考的话,真的能琢磨出不少东西来,比如唐璐就非常佩服温雅,温雅就特意嘱咐过她,想必也是从中发现了什么不对劲。

她是越盘越精神,到了最后,竟然一点困意都没有了。

到了第二天早上同事来接班的时候,吴静看到她还很意外:“小唐?你什么时候开始开始值后半夜了?”

“也就是昨天临时的,晏少昨天喝了不少酒,估计今天早上没什么胃口,川少喝牛奶的杯子我没拿走,交给你啦!”

唐璐回去打卡下班,回去之后感觉还不是很困,便把昨天来不及看得电影给看完了,酝酿出了一些困意,便洗漱了一下休息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她被一阵噪声吵醒。其实她们宿舍楼的隔音效果还不错,平常楼下开电视只要音量不是太离谱,都不会影响到二楼。可现在声音都已经把她吵醒了,足以证明这动静有多大了。

唐璐又闭着眼睛缓了一会儿,等大脑重新运转之后才爬起来,坐在床上,仔细去辨别噪音的内容。

这时候她又开始为宿舍楼隔音效果过好而生气了,她只能听出来是人声在争论,至于内容根本听不清。

也不是说一定要吃瓜,只是瓜放在这里吊着人不给吃,这就很令人生气了。唐璐烦躁地抓了抓脑袋,决定换衣服下楼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她刚下楼梯就被眼前的场景震惊了,大厅里围了一圈人,她眼熟的同事几乎都在,领头的就是陈管家和温雅,陈月月站在最中心的位置,脸已经涨得通红,歇斯底里地大声嚷嚷着:“我不走,凭什么要我走,我什么都没有干!”

一旁的同事都在劝她冷静,不过从大家脸上的表情来看,她们也很意外。

不过这样根本平复不了陈月月的情绪,她一直在大声的强调着她不是自愿辞职的。

一向温和的温雅脸上露出了愠怒之色,但她还是压住情绪,好声好气地对陈月月说:“月月,这件事情昨天不是已经跟你说清楚了吗?”

陈月月振振有词道:“可我没有答应啊?!”

此时唐璐已经走到了孟娇身边,她轻轻拉了拉孟娇的袖子,小声问道:“这什么情况?”

“我也不知道,刚才吃饭吃的好好的呢,陈管家带着安保的那几个人过来,说要监督月月离开,我们才知道她被辞退了。”

“辞退了啊?”唐璐也很意外,那怪不得昨天隋总会说不出用不上他作证这种话了,看来他已经预料到陈月月回事这样的结果了。

“是啊,这也太意外了,我们都还没反应过来呢,月月就吵起来了,后来雅姐也来了,再后来这不大家都来了吗?”孟娇看了唐璐一眼,表情耐人寻味:“你不也来了吗?”

“别提了,我是被吵醒的。”

唐璐看着双方争执不下,帮佣们毕竟和陈月月是同事,脸上还带着些关心,至于其他人那纯粹就是在看热闹了。

温雅好言好语全了一会儿,看陈月月还是不开窍,情绪也有点失控了,冷着脸厉声说道:“不要在这里胡搅蛮缠了,要不是你品行不端,薄家又怎么可能开除你?”

陈月月稍顿片刻,便气势汹汹地反驳道:“说我品行不端你也要拿出证据来,不能因为你说我是,我就是吧?”说完她将视线转向人群,最后定格在了唐璐身上。

手指着唐璐,对着温雅冷笑道:“我知道,从唐璐来了之后你就一直不喜欢我,你就是喜欢唐璐呗。”

怎么躺着也能中枪?唐璐感觉大家的视线瞬间转移到了她这边,顿时压力大增。

孟娇一向就不喜陈月月的作风,也比较护着唐璐,看着陈月月想祸水东引,立马就不干了,大声嚷嚷道:“喜欢小唐又怎么了,人小唐干活勤快又听话,我也喜欢小唐,你怎么想想大家为什么不喜欢你呢?”

“这件事情你不用扯到别人的身上。”温雅的思路很清晰,并没有被陈月月带偏,“你不要想用转移话题的方式掩饰自己的问题,自己做错了事情就要接受代价,没有公开出来已经是很给你面子了月月,一旦真的闹开了,你在C市都很难呆下去了。”

“拿不出证据就想威胁我了是吧?那行啊,大不了我也豁出去了……”

“够了!”一直没有发话的陈管家爆喝一声,声势之大,就连陈月月也被镇住了。“吵吵闹闹的,像话吗?这里可是薄家!”

陈管家在薄家兢兢业业干了三十多年管家,在薄家中德高望重,别说是员工了,就连薄景川、薄司晏见了他也要尊称一声陈叔,他一发话,根本没人敢出声,局面立刻就控制住了。

“王欣呢?快让她过来,把人带走。”陈管家对身旁的人说道。

应话的人立刻往外走了没两步,就见一个女人急匆匆地从外面走进来,唐璐见过她,她就是陈月月的表嫂。

女人一进来立刻跟陈管家道歉:“陈管家对不起,厨房有点忙我来晚了,找我有什么事?”

陈管家沉着声,板着脸说:“王欣,你们家陈月月干活不踏实,你把人带回去吧。”他这一句干活不踏实,就已经彻底否定了陈月月留在薄家的可能了。

当初是王欣介绍陈月月进来的,也就相当于是个担保人,现在出了事自然是要把她叫来的。

唐璐也明白了为什么薄家要用这样的用人方式了,虽说看上去会有连带包庇的嫌疑,但是也从一方面起到了监督制约的作用。倘若陈月月现在不服气,想出去爆薄家的料,可她的表嫂还在薄家上班,家里人也会出面干预的。

王欣在薄家也呆了几年,自然明白陈管家说话的权威性,她没有任何的质疑,连声应道:“好的好的,是我疏忽了,我这就带她回去。”

自家表嫂的态度更是引起了陈月月的不满,她气愤对王欣嚷嚷说:“你连问都不问就同意了?你还是不是我表嫂了?”

“这有什么可问的,难道陈管家还会冤枉你了?”王欣快步走到陈月月面前,拽了她一下,低声道:“好了不要闹了,回家再说。”

此时王欣心里也是有些懊悔的,自从她进了薄家工作之后,家里人都盯她,希望她能给其他亲戚也找一门好工作,毕竟这薄家的待遇确实是好,活儿不累,工资又高,最关键的是背靠大树好乘凉。

正好去年薄家有一个女佣的空缺,她就趁机推荐了年纪合适的陈月月。来之前她也叮嘱过陈月月需要注意哪些事情,一开始陈月月还收敛点,但是时间一长本性就出来了,时常会耍点小脾气,和同事相处并不顺利,但是因为大家看她年纪小,包容一下也就算了。

可今年倒好,家里来一个和她年纪一样的唐璐,偏偏人家就是听话乖巧会来事,两者一对比,显得陈月月就更不懂事了,而且月月都来额一年多了。

她看了虽然嘴上不说的,但心里也着急,她就指望着陈月月能早日开窍,勤快一点,把性子改一改,但是陈月月丝毫没有察觉这个事情,反而经常在她面前抱怨说温雅偏袒唐璐,或者是唐璐不老实背地里有小动作什么的。

在她委婉地劝诫了好几次未果后,她算是明白了,这样下去迟早会出事,你不把眼睛放在自己身上,看看自己有哪些不足,而是盯着别人找问题,这哪能行啊?

所以今天陈管家让人来喊她的时候,她心里就有预感了,平常陈管家从不插手女佣的事情,能让他出面的,无非也就是辞退了。她心里一股说不出来的滋味,既有担心也有解脱,与其总是提心吊胆等着陈月月犯错,还不如直接辞掉算了,起码不会影响到她的工作。

她当即下定了主意,赶紧把陈月月带回家。

“我不!”陈月月气得直接甩开了王欣的手,冲到了唐璐的面前,话语就像是连珠炮弹一样砸出来:“把我挤走,你很得意是不是?就没有人知道你做的亏心事了是吧?我告诉你唐璐,不可能的,我走我也不会让你好过的!我要把你做的事情抖出来,让大家知道你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孟娇也火了,语气不善道:“你怎么就没完没了了?”

“孟姐,你让她说。”唐璐阻止了孟娇想替自己出头的架势,她都快被气笑了,自己手上还攥着陈月月的把柄了,结果对方还在给她扣帽子。

“我想听听你能说出点什么来。”这些天积攒下来的事情也让她有些火了,她看上去好脾气,是因为觉得大家同事一场,打工人都不容易,真要放在她大学的时候遇到这种委屈,早就直接硬刚上去好吗。

“不要装了,我告诉你就算你再怎么努力,晏少也不会看上你的,你就不要痴心妄想了!”

她就知道陈月月会拿这个做文章,她反问:“我可以发誓我从来没有对晏少有任何心思,你敢发誓吗陈月月?”

“我……”

还没等陈月月开口,唐璐先声夺人继续质问:“你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你从来没有在晏少面前献过殷勤,从来没有主动凑到他面前?我没把事情一件一件说出来是给你面子,但是你现在确定要我把你心里那点主意全部翻出来吗?”

因为她问心无愧,所以说话可以理直气壮,无所顾忌。孟娇早就说过陈月月的问题,她不信其他人没有发觉,没说出来只是觉得没必要,也只有陈月月一个人觉得没有人察觉到她的小心思吧。

陈月月不是不想反驳,但是看到众人的表情后,她迟疑了。一开始她也只是不服气,想为自己出一口气,总不能白受委屈吧,可是到现在她有些后悔了,事情好像已经朝着自己控制不了的方向发展了。

“这不可能。”她避重就轻道:“你怎么可能对晏少没想法,不我明明看到的……”她的话戛然而止,她对薄司晏的事情非常上心,后半夜的值班大家都不想上,可她抢着做,为的就是能和薄司晏对接触。

自己明明好几次都看到唐璐和薄司晏在一块说话,唐璐还在这里不承认,但是仔细一想每次好像都是薄司晏主动找唐璐的。

想到这里,陈月月面露颓色,她并不是被唐璐的话打击到了,而是不能接受薄司晏对唐璐感兴趣的这个事实。

唐璐此时开口道:“我从来没有主动靠近过晏少,还记得那次他让我送茶吗?我知道你想送,其实不管你找什么借口我都会让你去的,因为我压根一点兴趣都没有。”

孟娇也按捺不住了,本来她就嗓门大气息足,一出声整个对大厅都是她的回音:“我能作证,小唐就是个踏实孩子,你当人人都和你一样想着投机取巧?我们是来认真干活的!”

作者有话说:

晚上七点和朋友们一起测了一个本测到12点,好多都没盘出来,我是废物呜呜呜。真的盘了5个小时!!

上夹子了,欢迎新朋友(鼓掌)

然后说一下大家康康预收专栏吧,下一本选啥就看收藏高低了

本来原计划是要开玛丽苏的,但是这本收藏高一些就换了……

我还想开星际军官的,帮我圆梦吧谢谢!感谢在2022-02-17 12:51:41~2022-02-18 18:03:5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熊猫的V.VIP、不倒翁 10瓶;一花一叶 8瓶;晚风秋凉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在狗血豪门当帮佣是什么体验小说的作者是卖花儿姑娘,本站提供在狗血豪门当帮佣是什么体验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在狗血豪门当帮佣是什么体验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19章 隋衍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霸总跪求和我领证 六零大院小夫妻 总裁耍霸道 豪门隐婚:腹黑总裁专宠妻 在恋综深陷修罗场后我爆红了 七零年代漂亮亲妈 就算是GIN也给我进去吧 老婆大人有点冷 向死而生 靠崩人设驰骋霸总文学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