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上一章:第18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第二天,胤礽和胤禔的秉烛夜谈内容果然出现在了康熙的桌案上。

康熙看了一眼高高堆起的折子:“等朕批改完折子就看。”

他自言自语完之后,拿起了胤礽和胤禔秉烛夜谈内容的记录本。

刚来乾清宫伺候的小太监梁九功倒水的手一抖,茶水差点溢出来。

赵昌瞪了梁九功一眼,拿走了梁九功手中的茶壶,亲自伺候着康熙喝茶。

梁九功低着头退下,后背差点被冷汗浸湿。

“那个人是谁?”赵昌看似在责怪梁九功,实际上是在袒护他。康熙好奇地问了一句。

赵昌实话实说道:“他叫梁九功,是刚进宫的一个小太监,手脚挺麻利,脑袋也还算灵活,奴才看着挺喜欢。”

太监在宫中贵人面前多自称“奴婢”,但身上有了官职之后,太监也能和包衣们一样自称“奴才”。自称的改变,是大太监地位的象征。

康熙笑道:“你难得称赞一个人。你喜欢就好好培养,能把人培养出来,朕就给你换个位置。”

赵昌笑道:“奴才是想一辈子近身伺候万岁爷,不用换位置。”

“朕可不想浪费你的才华。”康熙和亲近的太监和臣子说话很随意,“别贫了,给朕把灯挑亮一些,朕要看看保成和保清说了什么会气死朕的话。”

这话赵昌就不敢回答了。

在这宫里,敢把“死”这个忌讳的字挂嘴边的,只有面前的万岁爷。

康熙打开小本子,刚看两行就笑得直不起腰。

“没想到朕在保清心中居然这么坏?”康熙看着胤禔满纸的抱怨,笑得直不起腰,“他就这么讨厌读书?”

赵昌赔笑道:“大阿哥很擅长骑射。”

“他就是个纯纯粹粹的武夫。”康熙笑道,“越不喜欢就越该学。他想带兵打仗,连兵书都没读几本哪能行?”

康熙又翻了几页,记录本上胤禔抱怨的神情跃然纸上,活灵活现,中间穿插着“太子殿下叹气”“太子殿下躺平”“太子殿下翻白眼”的插叙,康熙笑得差点呛着。

他可以想象出自家聪慧的傻儿子心中如何腹诽口无遮拦的大阿哥。

康熙现在对幸存的儿子的容忍心极强,大阿哥说了这么多人的坏话,在康熙眼中都是直率天真,并不生气。

他只是比较同情惠嫔。

“赵昌,等会儿把朕前阵子得到的西洋镜找出来,给惠嫔送过去。”康熙擦了擦笑出来的眼泪,“辛苦她了。”

赵昌道:“是。”

康熙继续翻小本子,刚止住的笑声又响了起来。

“保成肯定再也不想再给保清讲故事了。”康熙的肩膀微微颤抖道。

能把脾气跟面团似的胤礽气得直接上手捂嘴,自家大儿子真是厉害。

不过胤礽知道的海外的事比朕还多,肯定都是他玛法在胤礽梦里瞎叨叨的。康熙笑着笑着,又有点不舒坦了。

他真不知道是该嫉妒自己都没被顺治教导过,儿子却能被顺治亲自教导;还是该抱怨教儿子是他自己的事,汗阿玛你一边去。

“汗阿玛真是对海外广阔的土地念念不忘啊。”康熙感慨。

赵昌把头低得快埋在胸口上。

先帝在梦中教授太子的事,他听了也得当没听见。一旦有半点风声传出去,他的脑袋就不保了。

康熙看完记录本,伸了个懒腰,精神百倍地批改折子。

待一大摞折子批改完,康熙揉了揉疲惫的眉间道:“保成现在在哪?”

赵昌往后扫了一眼,一个小太监立刻上前跪地道:“太子在御花园散步。”

康熙时刻关注着胤礽,每隔半刻胤礽那边伺候的人就会传消息过来,等着康熙随时询问。

康熙让人把折子拿走后,站起来又伸了个懒腰:“去御花园看看。昨日他还病着,今日就乱跑。”

说什么散步,保成那小子仗着年纪小,比保清还不稳重。他那一步三蹦的走路方式能叫散步?

康熙想着胤礽在御花园疯跑的模样,疲惫散去了许多。剩下的疲惫,大约只要亲眼看见儿子在御花园疯跑的矫健身姿,就能完全痊愈了。

胤礽出乎康熙所料,居然没有在御花园折返跑健身。

他遇到了乌雅氏,正拦着乌雅氏说话。

胤礽还小,找低等嫔妃说话也没什么顾忌。不过他平时从不和嫔妃主动搭话。

今天胤礽破了这个惯例,是因为他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我那个将来会登基的四弟弟应该已经在乌雅氏肚子里了吧?我记得今年年底他就会出生啊,怎么没听到乌雅氏怀孕的消息?

胤礽在乾清宫和慈宁宫两边住,嫔妃怀孕的消息他第一时间就会知道。

奇怪了,不应该啊,宫里女人的月事都会上报,这怀孕是想瞒就瞒得住的吗?

于是胤礽在小亭子遇到晒太阳的乌雅氏之后没有离开,而是仰着小脑袋好奇地打量乌雅氏。

乌雅氏被胤礽打量得冷汗都出来了。

她实在是憋不住了,忐忑问道:“太子殿下有何指教?奴婢有何地方不对吗?”

胤礽背着手道:“你脸色苍白,步伐虚浮。”

乌雅氏:“???”这是干什么?乌雅氏汗毛都竖起来了。

胤礽道:“要不要请个御医看看?”

乌雅氏紧张的心情陡然一缓。

早就听说太子宅心仁厚过分善良,不像是宫里面的孩子。看来传言没有夸大。

乌雅氏忙道:“奴婢没事,不用麻烦太子。”

“宫里的妃嫔应该每月都有请平安脉。”胤礽道,“你请了吗?”

乌雅氏想说“请了”,但又不敢欺骗胤礽,只好低头不语。

胤礽挑眉:“那就是没请。顾太监,太医院有空闲的御医吗?给她看看。孤看她脸色白得跟纸似的,身体肯定不好。”

胤礽顿了顿,又道:“汗阿玛说过,乌雅氏祖父额参乃是有功悍将,虽缘事削爵,功臣之孙女也不该被慢待。”

顾问行立刻明白了胤礽的意思。

额参跟随太宗皇帝南征北战,屡立战功,深受太宗皇帝信任,将膳房总领这么重要的职位交给他。额参后来升任内大臣,统领宫中侍卫。宫中侍卫都为八旗勋贵子弟,他身为包衣却成为侍卫统领,可见其圣眷优渥。

顺治朝才在内大臣上设置领侍卫内大臣。在皇太极时期,内大臣是正一品,侍卫统领的一把手。宫廷内外防卫,全在内大臣手中。

可正因为额参是皇太极心腹,皇太极一死,他的位置就被多尔衮派人取而代之,连爵位都被削了,郁郁而终。

到了乌雅氏的父亲这一代,只是一个正五品的参领。

皇上说起他,肯定是念着太宗朝的旧人。太子就记住了。

“是,奴才马上叫人请御医来。”顾问行道。

乌雅氏听到太子居然记得她的祖父,双眼不由泛红。

乌雅氏辉煌过一段时日,皇太极让额参领内大臣的时候,他们离抬旗就只有一步之遥。

可皇太极驾崩,多尔衮掌权,乌雅氏身为皇太极最信任的家仆,差点被打入尘埃。

他们翘首盼着多尔衮倒台。多尔衮倒台了,先帝却没记起他们一家。

可即便这样,乌雅氏在家中也是被娇宠长大的小姐。

她虽以宫女之身入宫,很快就成为了皇帝的女人,享受的是庶妃待遇,本以为可以青云直上。

可一年又一年过去了,她无子也无宠,连生病了连御医都请不来。

这段时间御医都紧着坤宁宫,剩下的人要照看皇子、照看高位妃嫔、照看家里在宫中有门路的八旗贵女,乌雅氏第一次感受到宫中被冷落的人的煎熬。

“别哭。”胤礽见乌雅氏落泪,惊讶极了。

不至于吧?他只是随便找个借口,还能把未来的德妃感动哭了。

“皇上和太子殿下能记得奴婢的祖父,奴婢……”乌雅氏跪地不起。

“起来起来,这又什么好哭的。你不应该生气吗?”胤礽头皮发麻。糟糕,他把皇帝老爹的小老婆说哭了,皇帝老爹不会揍他吧?

“啊?为什么要生气?”这时候,茂密的矮小灌木丛中钻出个光亮的脑袋。

胤礽差点被吓出好歹来:“大哥!你怎么在灌木丛里?!你什么时候躲在灌木丛里的!”

胤禔从灌木丛钻出来,拍了拍身上的枝叶:“别嚷嚷,我刚从书房装肚子痛逃出来。爷就不耐烦读那些什么子曰。”

胤礽道:“……大哥,你会被汗阿玛揍的。”

胤禔道:“到时候装病就行。我病了,汗阿玛还非得让我读书吗?你还没回答我,为什么她要生气?”

胤礽先让乌雅氏平身,才回答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胤禔理直气壮:“好奇!”

胤礽老气横秋的揉了揉眉头,道:“我的意思不是她对我生气,而是对家里生气。她祖父这么厉害,怎么这一代乌雅氏的男人这么没用?现在三藩之乱正是建功立业的好时刻,他们有额参一半的本事,就该建功立业去。若男儿有本事,何至于家中女子连平安脉都请不来?”

胤禔点头,十分赞同道:“没错!我额娘的亲戚也是!天天找额娘打秋风,全靠额娘和我在宫中的地位为他们谋好处。同样是乌拉那拉氏,他们就不能学学费扬古那样自己建功立业吗?”

乌雅氏破涕为笑又不敢笑,憋得厉害。

她越发喜欢这个善良的太子了,连大阿哥这个宫里出了名的“坑娘”阿哥,她都生出了一些好感。

后宫的女子积极钻营,不就为了荫蔽家族?

可她们在宫中凄凄凉凉的时候也忍不住想,建功立业本是男子的事,他们不努力,为何要为难自己?

若我等为男子,定不会如此。

可这也只能梦一梦而已。

连孩子都懂得的事,为何家里的男儿们不明白?

“八旗武职各有其职责,乌雅魏武所属八旗包衣拱卫京师,没有机会上前线。”康熙的声音从胤礽身后传来。

胤礽和胤禔同时吓得像兔子一样蹦起来。

康熙一手拎住一只兔崽子,冷笑道:“不读书,来御花园逛什么逛?”

胤禔抖得像鹌鹑,不敢回答。

胤礽讨饶道:“我和大哥大病刚愈,理应出来多走走跳跳锻炼身体,不应该被关在屋里读书。”

胤禔就算浑身颤抖也要梗着脖子附和胤礽:“没错!”

康熙松开手,给胤禔和胤礽一人一个爆栗。

他对乌雅氏道:“既然保成都能看出你得病,太医院该整治一下了。”

乌雅氏在康熙来的时候就跪在地上不敢说话。

“起来。你给她看看是什么病。”康熙对身后人道。

胤禔跳出来的时候,康熙已经到了。

他带着一群人藏在墙角处,竖着耳朵听自家傻儿子高谈阔论,一边听一边点头。

看,别说保成,连傻保清都知道的事,那些人还不如傻保清!

惠嫔那群亲戚真的很糟心。辛苦惠嫔了。

康熙本不知道乌雅氏家里是干什么的。听胤礽说起来额参的事时,他赶紧询问身边的人。

赵昌作为乾清宫太监总管,将后宫中所有妃嫔的家世都背得一清二楚,立刻给康熙解惑。康熙这才知道乌雅氏还有一个厉害的祖父。

老御医是太子遣人找御医的时候一路小跑跑过来的,中途就被康熙拦住。康熙偷听完了才让御医和自己一起出去。

老御医替乌雅氏把脉,把了左手把右手,把胡子都捋断了两根。

乌雅氏吓得嘴唇都白了。

御医这么严肃,难道是绝症?

康熙在亭子中坐下,胤礽靠在了他怀里。胤禔离康熙隔了一尺的距离,不敢太靠近会揍他屁股罚他抄书的康熙。

康熙皱眉问道:“什么病?”难道保成还真的误打误撞遇到了一个快病死的嫔妃?

真晦气。

老御医抖了抖,颤颤悠悠的跪下磕头:“回皇上,不是病,是喜脉。”

乌雅氏眼睛陡然睁大。

康熙也愣住了:“喜脉?你确定?!”

老御医怕极了:“是喜脉。”

若只是病了,太医院没来得及给乌雅氏请平安脉,也就受个斥责。可现在乌雅氏不是病了,而是怀孕,这性质就完全不同了。

若是乌雅氏这胎因御医的怠慢不小心落了,太医院肯定会死人。老御医吓得半死。

康熙先一喜,然后脸色深沉如水,如暴风雨前夕。

胤禔仰头看了一眼康熙的脸,屁股又往旁边挪了挪。

汗阿玛生气了,好可怕,想逃跑。

“她脸色不好,这一胎能养好吗?”胤礽问道,打断了康熙酝酿的暴风雨,“肯定能养好,对不对?”

老御医立刻道:“能!虽然母体有些弱,但胎儿无事,喝几服安胎药就能稳住!”

康熙怒斥道:“那还不赶快去开药!”

“是!”老御医倒着爬出亭子,然后往太医院跑,完全不敢按照原本流程写下药方,让其他人抓药。

乌雅氏摸了摸肚子,神情怔怔,还没从自己有孩子的惊吓中醒过来。

康熙看着乌雅氏的模样,有些心疼。

乌雅氏毕竟是他的女人,现在还怀了孩子,受了委屈康熙当然会心疼。

何况胤礽点出乌雅氏的祖父是皇太极的心腹,因多尔衮才遭了灾祸。康熙念旧情,对乌雅氏多了几分看重。

“永和宫还没有主位,你今日便搬到永和宫去。”康熙缓了缓,道,“好好养胎,你的阿玛兄弟若真有本事,朕许他去三藩之乱战场立功。”

乌雅氏立刻跪下激动磕头:“谢陛下!”

康熙道:“不用谢朕,是太子救了你。”

乌雅氏立刻再次磕头:“谢太子,谢大阿哥,谢陛下!”

胤礽摆了摆手:“别激动,好好养着孤的弟弟妹妹。你若真感谢孤,就承诺孤一件事,无论你以后有了多喜爱的孩子,请也对这一个孩子好一些。”

乌雅氏立刻道:“奴婢当然会对孩子好……”

“不一定。人皆喜欢小儿子,早出生的孩子总是会被忽视。如果那个孩子性格不好,就更容易被人比来比去。”胤礽想起四阿哥胤禛之后的遭遇,不由唏嘘,“不是所有额娘都爱孩子。”

胤禔使劲点头:“没错。皇后就不爱孩子。我额娘也老拿我比来比去,说如果她还有孩子,绝对不管我。你看看,她还没其他孩子就在嫌弃我了!”

胤礽:“……”

康熙:“……”

乌雅氏把头低得快埋进自己波涛汹涌的胸上。

三人此刻心声一致:惠嫔,辛苦了!

“好了,保清,你闭嘴!”康熙训斥,“不准胡说。”

“我……”胤禔刚想说自己没胡说,胤礽跳到他怀里,捂住他的嘴。

胤禔抱着自己的奶团子弟弟,手足无措。

康熙被逗乐了:“保成下来,别摔着了。乌雅氏,对你肚子里的孩子好些,你的孩子是太子救下的,记住这一点。”

乌雅氏立刻磕头:“是!”

她捂着自己的肚子,心中对太子感激涕零。

太子记得她的祖父,为她兄弟争取到了立功的机会,还救了她的孩子。

若不是太子善良,她不知道自己怀孕,很可能不小心落了这一胎。

一想到自己第一个孩子会稀里糊涂死去,她进宫已经五年,在宫中煎熬了足足五年,终于盼来了的孩子,差点稀里糊涂的死去!乌雅氏就怕得浑身发抖。

御医带着药来了,康熙遣人将乌雅氏直接送往永和宫,并重新给她配备了几个宫女太监。

乌雅氏的待遇一跃从庶妃升为了嫔。

康熙先把胤禔赶回去继续读书,然后抱着胤礽去慈宁宫,告诉太皇太后这个好消息。

胤礽离开前还在扯着嗓子喊:“你一定要对这个孩子好哦,你是一个好额娘对不对!”

康熙尴尬得不断拍胤礽的屁股。

乌雅氏哭着笑着使劲点头,手紧紧抓着胸口的衣服,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无论这个孩子是男是女,她都会好好爱他们。

这个孩子是太子救回来的,是她命运发生改变的起点,是乌雅氏一族的福星。

希望哥哥能抓住这个机会,重建祖父的荣光。

“愿长生天保佑太子,太子一生无忧无病。”乌雅氏双手合十,喃喃自语。

……

康熙把胤礽抱去慈宁宫的一路上都在训斥自己这个不懂规矩的儿子。

胤礽仰着头十分嚣张。规矩是什么?有弟弟妹妹们重要?

康熙“气”得又拍了胤礽几下屁股。

于是胤礽一到慈宁宫,就大嚎着:“乌库妈妈快救救您可怜的孙儿,您可怜的孙儿屁股快被阿玛揍成八瓣了!”

康熙继续拍:“你哪听来的粗鄙之语!找揍!”

太皇太后正在教佟贵妃宫务,听闻胤礽的叫声,立刻站起来往外走:“皇上!住手!保成病刚好!”

佟贵妃愣了一下,忙跟着出去。

她心里酸极了。

康熙其他宠妃只是让她小酸一下,太子这个存在简直让她泡进了醋缸子里。

佟贵妃是宫里极少的对康熙有真正男女之情的妃嫔,所以她会为赫舍里氏在康熙心中的特殊地位而吃醋。

赫舍里皇后生前,康熙对他敬大于爱;赫舍里皇后一死,就成了康熙心中的白月光胸口的朱砂痣,是永恒定格在美好的完美结发妻子。

佟贵妃发现,除非自己也死了,否则在皇帝心中永远比不过一个死人。

而且这个死人还有得宠的儿子,自己活着却无一子半女,更显凄凉。

她走上前,见太皇太后、康熙、胤礽笑闹成一团,仿佛寻常人家的祖孙三代,心里更加难过,立刻找了个借口匆匆离开。

她离开前本以为康熙会挽留,没想到康熙大大咧咧挥手让她走了,似乎半点没注意到佟贵妃的情绪。

佟贵妃回宫后就不由哭了一场。

但康熙让佟贵妃离开,并不是因为不照顾佟贵妃的心情。

正好相反。没份位的庶妃们请不到平安脉的事虽是因为皇后病了宫中混乱,佟贵妃也才刚接懿旨管理后宫。但既然她现在是管理后宫的人,就要担这个责任。

康熙让佟贵妃走后才提这件事,就是不想让佟贵妃无辜受罚。

康熙将乌雅氏怀孕的事告诉太皇太后,顺带告诉太皇太后,胤礽扯着嗓子在御花园对着乌雅氏喊“你一定要当一个好额娘”这件没规矩的事。

太皇太后却捏着帕子擦眼泪:“这怎么能是保成没规矩?保成被钮钴禄氏吓坏了,只想保护自己的弟弟妹妹。保成做得好!”

胤礽扑到太皇太后怀里,回过头对康熙吐舌头。

略略略,告状不成功的坏阿玛。

康熙冷笑着捏拳头。

若不是看你今日有功,朕现在就揍得你满头包!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小说的作者是木兰竹,本站提供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18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他在云之南 花滑残疾运动员重开了[花滑] 穿成通房后我跑路了 天生反骨[快穿] 高管的古代小厮生活 作精在赘婿文爆红了 囧妻上位,总裁猛如虎 婚后甜吻 嘘,我其实知道他是谁 哄好了吗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