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上一章:第19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乌雅氏有孕的消息很快传遍了后宫。

佟贵妃奉太皇太后懿旨,命太医院给所有嫔妃挨个把脉。虽然没有发现其他怀孕的妃嫔,但发现了几个重病的妃嫔。

当这些妃嫔得知为何自己得救时,都在小佛堂念太子的好。

佟贵妃心中再酸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太子真是太善良了,善良得都不像宫里的人。

她的陪嫁嬷嬷再次劝说,让佟贵妃和太子亲近亲近。

佟贵妃的态度终于松动:“再说吧。要做什么,也要等皇后病愈之后。”

或者等皇后病死后。

钮钴禄皇后小产之后虽然一直病病殃殃,但似乎还不到快病死的时候。

康熙听闻钮钴禄皇后的病有起色之后,沉着脸思索了一会儿,到慈宁宫对太皇太后道:“为了给皇后冲喜,宫里该破格提拔一些妃嫔,放出一些年纪大的宫女。皇后的妹妹侍奉皇后有功,可册封为嫔。”

太皇太后心道,皇帝是真的深恨钮钴禄皇后,恨不得这个皇后早点死。

好巧,她心里也是这么想的。

太皇太后慈祥的笑容如庙子里的菩萨:“皇帝仁慈,是该这样做。”

于是康熙十七年五月初,康熙再次大封后宫。

钮钴禄皇后之妹册封为温嫔,居长春宫;乌雅氏册封为德嫔,居永和宫;博尔济吉特氏册封为宣嫔,居咸福宫。剩下的低位妃嫔不需册封只需诏封,不一一赘述。

胤礽得知此消息后,长吁短叹许久。

乌雅氏在老四出生前就封嫔,孩子出生后肯定就自己养了,老四这辈子不会再那么凄惨。

想起老四的童年,胤礽忍不住为其掬一把同情泪。

后世都说佟佳氏是老四养母,仿佛佟佳氏在世的时候老四过得仿若半个嫡子,只是佟佳氏过世后才成了宫里小透明,其实不是这么回事。

佟佳氏身为无子的贵妃和皇贵妃,低等嫔妃的孩子和高等嫔妃坐月子时的孩子,基本都被她带过。

如八阿哥胤禩和五阿哥胤祺都曾交由佟佳氏抚养,然后才去的惠妃宫中和皇太后宫中。

佟佳氏因为皇女早逝身体不好时便想让胤禛回已经晋升为德妃的生母身边,德妃因照看多病的六阿哥,委婉拒绝了;

佟佳氏去世后,十一岁的胤禛因德妃要照看年幼的胤禵,再次被委婉拒绝,便被康熙带在身边养了一段时间。

康熙除了太子之外,就只带过胤禛几年,大约也是同情这个儿子。

这一辈子,胤禛都没感受过真正的母爱。

他的亲生母亲为了带好六阿哥和十四阿哥放弃了他;

孝懿仁皇后抚育众子、悉均慈爱,他得到的爱不是独一份;

他作为情感依托的佟佳氏家族,几乎都选择了八阿哥胤禩;

胤禛这一辈子都处于被放弃的一方。

后世研究,雍正一些过于癫狂的事迹,很明显有严重的心理疾病。

他嗑着丹药为政务殚精竭虑最后猝死,何尝不是想证明自己的能耐?

证明他会是一个好皇帝,放弃他的人都是眼瞎。

胤礽收起对老四的同情。

算了,心理疾病什么的,谁不是呢?前前世的自己、前前世的老大、前前世许多兄弟,哪个没点心理疾病?谁也没资格同情谁。

总而言之,都是渣爹的错。

“嗯?你在发什么呆?”正给胤礽读史书的康熙发现儿子眼神有些发直。

胤礽条件反射道:“阿玛是坏阿玛。”

康熙:“???”

他放下书,把胤礽提到了自己膝盖上按住。

清醒过来的胤礽:“……”

他立刻警觉,像犯了错的小猫咪一样双手合十使劲作揖:“阿玛是世界上最好的阿玛!阿玛是世界上最亲切和蔼的阿玛!阿玛是世界上最英明神武的阿玛……”

“晚了。”康熙冷笑一声,“啪”的一下揍胤礽的小屁股上。

隔着裤子拍打屁股的声音非常响亮。胤礽的干嚎声挺大,就是只打雷不下雨,嚎了半天嗓子哑了,一滴眼泪都没见着,康熙还得伺候儿子喝水。

胤礽捧着个水杯吨吨吨,康熙揉了揉胤礽的脑门道:“给你念书还说朕是坏阿玛?嗯?”

胤礽喝完水后用康熙的袖子擦了擦嘴,被康熙嫌弃地推开:“我想起大哥的话,不小心重复了大哥的话。”

对不起大哥,请你背锅。反正这话你的确说过。

康熙哭笑不得:“他就这么不爱读书?”

胤礽老气横秋道:“是教书师傅教得太差。我们又不考科举,只需要知道经史子集中故事代表的含义即可,背那些书有什么意义?再说了,那些经史子集里的注解都是后人撰写的,怎么能保证它们的正确性?还不如我自己思考,别人编得我也编得。”

康熙屈指敲了一下胤礽的脑门:“多了解些先贤的思想,只会有好处。要说理解,你们这种年龄能理解些什么?只能先背诵。”

胤礽撇嘴。清宫中的皇子六岁出阁读书,他不会也惨遭大阿哥那种读一百遍抄一百遍背一百遍的痛苦吧?

不行,自己一定得在出阁读书前想出自救的办法。

胤礽眼珠子溜溜转,一看就在打什么坏主意。康熙很期待胤礽又会在什么地方使坏。

坤宁宫的那位老是不死,拖得康熙脾气都上来了。只有玩儿子的时候,能让他心情稍稍好一些。

坤宁宫中。

钮钴禄皇后在得知自己病重时康熙居然大封后宫,又惊又惧差点就不行了,被已经被封为温嫔的妹妹劝了回来。

钮钴禄皇后是被家族重点培养的女儿,一门心思为了家族,性子也是掐尖要强,颇为凌厉。

温嫔作为次女,处于兄弟姐妹年龄的夹缝中,在钮钴禄皇后没出事之前,她是家里的隐形人,性子被养得很是温婉大度,和钮钴禄皇后是两个极端。

温嫔劝说道:“姐姐,只要你活着,你就是皇后。未来谁当了皇帝都得尊你为太后。现在的委屈算什么?只要扛下去了,皇帝气消了,我们再在宫里低调一些,日子总能熬过去。”

钮钴禄皇后垂泪:“熬过去又如何?我得罪了皇帝和太子,家里怕是也盼着我去死,给你腾位子。”

温嫔听着这诛心的话,也眉头都没抬一下。

她知道自己姐姐是个什么性子,早就习惯了。再说了,钮钴禄家族的确盼着姐姐去死,这是实话。

“姐姐,你现在当的皇后,是我们钮钴禄家族最后也是唯一一次可以沾染后位的机会。你若去了,后宫不可能再出钮钴禄的皇后。”温嫔淡然道,“这和我将来是否能受宠无关。皇帝英明,断不可能让一个后宫出现两个姓氏相同的皇后。若你想指望钮钴禄家的女人生下一个取代太子的皇子,来夺得那太后之位……”

温嫔顿了顿,面带讥讽道:“宫中女人众多,皇帝这么年轻就已经有了三个健康的皇子,恕妹妹没信心也没能耐在这前虎后狼夺得魁首。”

钮钴禄皇后哭声一顿。

半晌,她才声音沙哑道:“真没办法了吗?”

温嫔平静道:“嗯。没办法。”

钮钴禄皇后叹气:“那我得撑着,必须撑着。”

温嫔起身:“那我去看着他们熬药。姐姐先休息会儿。”

温嫔埋怨过自己已经相好了人家,却还是被家人送进宫的事。但埋怨了之后,日子还得过下去。

无论是舍不得姐姐被逼死,还是为了让自己在后宫中好过些,她都得想方设法把姐姐救回来。

只要姐姐想开了,病要养回来应该不难。

应该。

温嫔看着冒泡的药汁,眼底古井无波。

伺候完皇后喝药睡下后,温嫔拒绝了小轿子,带着一位宫女一位太监独自走回长春宫。

她每日只能在这个时候能透透气。

走出坤宁宫时,温嫔抬头看了一眼天空。

宫墙很高,天空都被框成四四方方,好像是被割裂了一样。

温嫔看着云朵飞进了四方天,就像是纸上的画。

但云朵能随风飞出画纸,她却已经是画上的人儿了。

“温嫔主子,小心脚下。”大宫女道。

温嫔收回视线,眼神恢复古井无波,一步一步规规矩矩朝着自己的宫殿走去。

“大哥小心!前面有人!”

“啊,哎哟!”

“是温嫔!对不起啊温嫔娘娘,大哥不懂事,我,啊呸,孤孤孤,孤替大哥向您道歉了。”

“哈哈哈,弟弟你孤孤孤乱叫像一只鸽子。”

“大!哥!”

胤礽气得要跳起来了。

“啊,咳,温嫔娘娘对不起,我太莽撞了。没撞疼吧?”胤禔干咳一声,不好意思道。

温嫔忙道:“妾身没事,大阿哥和太子不用道歉。”

她心里突突突直跳,完全没想到自己居然会撞上大阿哥和太子。

大阿哥和太子的活动范围是慈宁宫、乾清殿和东六宫,怎么跑到西六宫来了?

“唉?!大阿哥,太子,别跑啊!我穿的是花盆底,跑不动!”宣嫔上气不接下气地喊道。

她看到温嫔在这,立刻愣住。

“咳咳咳,温嫔,你也在啊。”宣嫔理了理衣服,从疯丫头恢复成端庄淑女,笑不露齿地向温嫔行礼。

温嫔忙向宣嫔回礼。

宣嫔虽在宫中不得宠,但她是后宫唯一的蒙古高位妃嫔,地位不一般,温嫔可不敢拿乔。

“你刚从坤宁宫出来?皇后……皇额娘还好吗?”胤禔被胤礽掐了一下,忙改口道。

温嫔知道皇后在宫中口碑很差,乱吃药堕胎之事传开之后把两个皇子都吓病了,大阿哥现在表现出对皇后不尊重,温嫔只能在心里微叹一声。

“皇后娘娘快大好了。”温嫔道。

胤禔的脸立刻垮了,看得胤礽又掐了他一下。

“皇额娘病快好了?那太好了。孤和大哥一直想去探望皇额娘,但我们年纪小,乌库妈妈说我们只会添乱。”胤礽打圆场道,“待皇额娘身体好起来,孤和大哥再去请安。”

温嫔看着乖巧的太子,心中再次叹气。

宫里传闻太子善良到愚蠢。她今日见着,太子明明很聪明。

几句话说完之后,四人面面相觑,气氛逐渐尴尬。

温嫔忙找借口告辞,宣嫔松了口气。

她敲了一下胤禔的脑袋:“大阿哥啊,你吓坏我了!我听太皇太后说过,钮钴禄氏的人惹不起,你要撞倒了他,肯定会挨板子!”

胤礽按着额头道:“宣嫔娘娘,请谨言慎行。”

宣嫔吐了吐舌头,不好意思道:“哈哈哈,抱歉,还没习惯。”

她说完,抬头挺胸捻着兰花指道:“其实我不说话还是蛮能唬人的。”

胤禔点头:“对!超级能唬人!”

一大一小同时露齿一笑,仿佛哥俩好。

胤礽:“……”蒙古的妹子真是厉害。不能让大哥和宣嫔再接触下去了。

“你们不是去校场吗?”胤礽有气无力道,“赶紧去,再不去阿玛就要来逮你们了。”

宣嫔立刻提起裙子:“赶紧赶紧!我好不容易向太皇太后求来的恩典,我想要射箭的手已经很痒了!”

胤禔豪气十足地拍胸脯:“走!我们俩比一比!爷一定会赢!”

“哼,你才多小,我一定会赢!”宣嫔仰起头。

胤礽:“……”你们俩够了。上辈子宣嫔和大哥有交流有比武吗?肯定没有。这难道也是我带来的蝴蝶效应。

不,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啊!我是无辜的!

当宣嫔和胤禔比武的时候,胤礽坐在阴凉处双手托腮,一脸怀疑人生的表情。

康熙来逮儿子,就看到胤礽独自缩成一小团,看上去可怜兮兮,好像是被人抛弃的小奶猫。

“怎么一个人待在这?”康熙把小奶猫拎起来拍了拍,“不和他们一起去射箭玩?”

胤礽有气无力道:“我要预防他们比出真火来,随时去劝架。”

“不至于。宣嫔虽是孩子心性,倒不至于真和小孩子计较。”康熙一眼就看出来宣嫔收了力,故意让着胤禔。

蒙古嫔妃皮肤状况普遍较差,满文又不好,说话带口音,性子大大咧咧,不懂得伺候人。即使不考虑其他问题,康熙也不喜欢。

不过今日他看到活力四射、笑容明媚的宣嫔,居然心跳多跳了一拍。

宣嫔经过一年的调养,皮肤状态好了不少,和宫中其他女人一样娇俏。而她在射箭时自信飞扬的神情,是康熙在宫里其他女人那里从未见过的。

被康熙抱着的胤礽看到康熙的表情,心里吐槽“老色痞”。

哦不,阿玛现在还不老,改叫……年轻色痞?

“你直愣愣看着朕干什么?”康熙觉察到胤礽的视线,笑着捏了捏胤礽的脸。

胤礽不满:“阿玛,你怎么老喜欢捏我的脸?我的脸就是被你捏肿的。”

康熙笑道:“你这不是肿,就是胖。小胖子!”

“哼,我还小,胖是福气。”胤礽指着校场中还未发现康熙已经来了的宣嫔和胤禔,“阿玛要去比一比吗?”

康熙道:“好。给你看看你阿玛有多厉害。”

胤礽道:“阿玛,如果你输给了宣嫔娘娘,会不会哭鼻子?”

康熙:“……”

他低下头看着怀中仰着头的坏儿子,然后狠狠敲了一下坏儿子的脑袋。

朕必不可能输给她!

康熙迈着豪迈的步伐走进校场,换下了气喘吁吁的胤禔。

宣嫔知道自己在宫中的特殊地位。

宫里可能只会有一位蒙古高位嫔妃。

宫中必定会有一位蒙古高位嫔妃。

她不得宠,但只要不作死,也绝对会活得很滋润,所以她并不惧怕康熙。

康熙说要比射箭,宣嫔仰起头,就像是在大草原上时与其他男子比箭一样,眼中战意熊熊。

但康熙的骑射功夫是能上马打仗的人。宣嫔虽然使出了全力,仍旧差康熙许多。

草原的女儿崇拜大英雄,平时从不会讨好康熙的宣嫔扬起小脸,眼中全是崇拜的小星星:“皇上真是太厉害了!皇上是我见过的射箭最厉害的男人!”

康熙内心逐渐膨胀。

他不喜欢强势的女人,当这个强势的女人被自己折服,露出了崇拜的小女儿之态,那就不一样了。

胤礽拉了拉胤禔,踮起脚凑胤禔耳边小声道:“我们赶紧走,不能再看下去了。”

胤禔弯下腰凑胤礽耳边大声道:“明白!汗阿玛要和宣嫔娘娘亲亲了!”

胤礽满脸震惊。

大阿哥你从哪学来的话?!你是想被阿玛打死吗!

康熙:“……胤禔!”

胤礽忙把胤禔往身后拉,试图用自己小小的身躯挡住对他而言算得上“伟岸”的六岁胤禔。

夭寿哦!阿玛已经气得不叫大哥“保清”,叫大哥“胤禔”了!

“阿玛,我和大哥要去看望乌库妈妈了。再见!”胤礽口不择言道,“啊,再见就是后会有期的意思。大哥,快跑!”

“哦哦哦。”胤禔拉着胤礽就跑。

只要有胤礽在,他胆子就是这么大。康熙没说话,他都敢跑。

康熙没有阻止他们。

他笑骂了一句:“两个混小子。”

宣嫔满脸通红的低下头,双手绞着衣角。

康熙看到宣嫔娇羞的模样,更加心痒难耐。

于是当晚,康熙就宿在了宣嫔宫中。

之后康熙又多次去宣嫔宫中,并给了宣嫔许多赏赐,连宫中最得宠的佟贵妃和宜嫔都暂时被宣嫔比了下去。

太皇太后虽然知道大清不可能再出现蒙古的太子,但若是有蒙古妃嫔生出了皇子甚至公主也不错。

当她知道宣嫔突然得宠的原因是胤礽撺掇康熙和宣嫔比射箭,不顾规矩的抱着胤礽亲了两口,开库房送了胤礽一匣子的宝石当弹珠玩。

胤礽眼睛都直了。

不过他感慨之后,想起宝石不能卖,自己出不了宫也没处花钱,顿时意兴阑珊。

他便让宫里人把宝石做成链子,又送回给太皇太后,并分送给皇太后和康熙。

康熙疑惑:“你送朕这么干什么?”

胤礽老气横秋地开玩笑道:“阿玛可以赏给宫里的娘娘啊。阿玛老说内库空虚,赏赐都挑不出好的了。别怕,儿子养你。”

康熙:“……”他不知道是该生气还是该感动。这小子怎么就这么招人疼呢?

康熙还真把宝石链子赏了下去,并在口谕中点明这是太子给诸位主宫娘娘的孝心礼物。

连养病的钮钴禄皇后也没落下。

钮钴禄皇后看着宝石手链发呆,想起太子的友善,想起自己掉了的孩子,又是后悔又是难过,又病重了。

康熙得知此事之后,心中越发厌恶钮钴禄皇后。太子送给你礼物,你却病重?你这是在做什么?!用生命碰瓷太子吗?

康熙内心彻底厌了钮钴禄皇后之后,便找了个借口让温嫔闭门抄经,不准她再去伺候钮钴禄皇后。

温嫔抱着佛经,无声哽咽。

半月后,钮钴禄皇后薨逝。

康熙以三藩之乱未平为由,葬礼简办,比仁孝皇后旧丧礼稍逊一等。

太皇太后欲哭陵,被康熙以太皇太后年事太高劝回,丧礼由皇太后主持。

时宣嫔有孕,与有孕的德嫔一起被恩准只需哭陵一日便可回宫休养。

三位皇子也因为年纪太小,身体脆弱,也只守灵一日后便回到宫中。

但康熙自己扎扎实实走完了丧礼全流程,所以宫外大臣并不认为康熙怠慢了钮钴禄皇后,只道康熙重视子嗣。

之后,康熙册谥为“孝安皇后”。

和平顺处曰安。钮钴禄家族内心松了一口气。这谥号算是全了孝安皇后死后殊荣,皇帝并没有责怪孝安皇后小产之事。

宫中知道钮钴禄皇后小产真相的人也纷纷感叹,万岁爷真是能大度容人。

只有胤礽面色古怪,腹诽康熙小心眼。

孝昭皇后变成了孝安皇后,还不小心眼?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小说的作者是木兰竹,本站提供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19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就算是GIN也给我进去吧 媵宠 男主他斯德哥尔摩了 那个不为人知的故事 七零红火小日子 我,全星际,最A的Omega 总裁有个心头宝 他在云之南 [清穿]人生已经到达了巅峰 江南恨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