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上一章:第20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宫中无康熙,胤褆当大王。胤礽十分好脾气的被胤褆拉着到处跑。

太皇太后和皇太后?

太皇太后和皇太后忙着照顾孕期反应极其厉害的宣嫔,没空管两个混小子。

不过太皇太后也没有冷落胤礽。

她知道这个孩子无论如何也越不过胤礽,更不可能取代胤礽的太子之位。

但胤礽自己很是乖巧,让太皇太后少操心,多看顾宣嫔。

太皇太后特意准许胤褆、胤礽、胤祉同居一宫,并免了胤褆的功课。

胤褆虽然不喜欢三弟弟,但免于功课还能和太子弟弟一起住,听太子弟弟讲故事,他还是高兴极了。

胤礽就有些蔫蔫的。

宣嫔怀孕了,怀的是历史中不存在的弟弟或者妹妹。

这一胎能安好吗?历史的惯性会被打破吗?

如果这次历史的惯性能打破,我就、我就……

胤礽抱着双臂沉思。我就要为了国计民生作个大死!

比如想方设法把种牛痘之法编个法子告诉阿玛!

等等,说到牛痘,我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胤褆正在御花园打鸟,胤祉正在宫殿里睡觉。胤礽独自一人像游魂一样在御花园钻来钻去。

他正绞尽脑汁思考自己忘记了什么的时候,看到了挺着大肚子的德嫔正在逛御花园。

胤礽见德嫔面前有石子未清扫干净,忙上前拦住德嫔,令太监清扫完小路,又叮嘱德嫔身边的宫女扶好德嫔之后,才继续捏着自己的小下巴,一边沉思一边继续在御花园遛弯。

德嫔摸了摸肚子,没好意思打扰胤礽,正准备回宫的时候,看到身边宫女躲闪的眼神。

她低头看了一眼清扫干净的小路,敏锐意识到了有不对劲的地方。

德嫔横了那宫女一眼,宫女立刻腿软跪在了地上。

“起来,回宫!”德嫔一口银牙差点咬碎,又怕又气,太阳穴青筋直跳,突突突的疼。

但太子在这,她怕吓到太子,便忍下一切,等回宫再查。

德嫔捏紧肚子上的衣服,鼻头微酸。

太子救她和孩子第二次了。

德嫔和孩子的“救命恩人”太子殿下并未意识到这一点。

他疑惑过为何胤禛应该快出生了,德嫔怎么没动静。但他毕竟记不住胤禛具体的出生年月日,说不定记错了。

而且就胤禛那所有兄弟中唯一格格不入的小力气,明显是早产儿。德妃提前成了德嫔,生活状况大为好转,胤禛这辈子估摸着不会早产,或许不会按照上上辈子的时间出生了。

胤礽替还未出生的胤禛祈祷。四弟弟,这辈子祝愿你有一个健康的体魄,能拉得开四力半以上的弓。

咱阿玛能拉十一力,你这四力半比宣嫔娘娘还不如。

胤礽抹了一把脸,把同情的嘲笑抹了下去,继续冥思苦想自己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

他想啊想啊,从御花园想到慈宁宫,从胤祉醒来想到胤祉又睡了,最后连胤褆都忍不住睡了,他也没想出来。

胤礽忧思过重失眠了,第二天挂着两黑眼圈精神萎靡。

太皇太后吓了一跳,忙招来御医。

胤礽只能干笑着说自己想阿玛。

他刚说完自己想阿玛,康熙的信就来了,满纸都是保成朕想你,赶紧给阿玛写信。看得胤礽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康熙也给胤褆写了信,信中全是催促胤褆好好读书。胤褆看完就丢一边,当自己没见过这封信。

“汗阿玛给你写的信怎么这么肉麻?”胤褆道,“语气跟汗阿玛和我额娘说话似的。”

胤礽拧了胤褆胳膊一下:“不会说话就闭嘴装高冷好不好?你迟早会被汗阿玛打死!”

胤褆虚心请教:“高冷是什么?”

胤礽解释后,胤褆立刻背着手仰着头道:“好,爷以后就是高冷范了!”

吐得奄奄一息的宣嫔从软塌上支棱出乱糟糟的脑袋:“高冷好,我也喜欢,我也要……呕。”

太皇太后一挥手,几个粗壮嬷嬷把宣嫔按回了榻上。

“闭嘴。”太皇太后捻佛珠的手都收紧了,差点把佛珠扯断。

还好皇帝不在宫中,否则他看到这样的宣嫔,怕是一辈子都不会再去宣嫔宫中了。太皇太后悲哀地想。

胤礽以写信为借口,拉着胤褆躲开随时处于被宣嫔气到暴怒边缘的太皇太后,打着哈欠和胤褆一起给康熙写回信。

胤褆虽然不喜欢写字,但每天都要抄书,字其实很不错。

胤礽手腕较软,再加上要藏拙,便懒得写字,改成画简易画。

他们俩一个写字一个配图,还拉来胤祉按了几个小手印小脚印。

胤祉的奶嬷嬷笑着任由大阿哥和太子折腾,待折腾完了才给胤祉洗手洗脚。

荣嫔离宫哭丧前和奶嬷嬷强调过,凡事以太子为主,太子很聪慧,绝对不会害胤祉。

奶嬷嬷原本不信才三岁的太子能多聪慧,现在她信了。

看,太子殿下对三阿哥多好,和万岁爷回信都记得把三阿哥带上。她在宫外见过的同胞兄弟,也罕见有这么贴心,更何况宫中的异母兄弟。

太子爷的善良和仁爱,的确是刻进了骨子里的。

太监快马加鞭把信送了出去,康熙一展开信纸就开始笑。

看到这一纸的手掌印脚掌印,还有胤礽标志性的丑画,康熙就已经能想象出三个孩子写信时的模样。

他闭上眼,对胤礽的思念越发浓厚。

吴三桂已死,三藩结局已定,只剩下台湾。

待收取台湾,或许朕可以在台湾练兵,圆汗阿玛称霸世界的梦。

康熙做了许多计划,许多会和整个满蒙贵族打起来的计划。他也害怕,害怕位置不稳,害怕动了老祖宗的根基。所以他需要更多的利益,让满蒙贵族支持他的改革。

康熙每当担忧害怕的时候,就去看一眼儿子。

他儿子还陷在龙脉诅咒中呢,当阿玛的怎么能因惧怕止步不前?已经死掉的祖宗和其他满蒙贵族,哪有与自己连心的儿子重要?

“这小子的画太丑了,回去得给他找几个绘画的师傅。”康熙笑着又给胤礽定下几个师傅人选。

胤礽狂打喷嚏。

胤褆抬起下巴高冷道:“肯定是汗阿玛在说你坏话。”

胤礽揉了揉鼻子:“为什么是汗阿玛说我坏话?”

胤褆道:“除了汗阿玛,还会有谁敢说你坏话?”

胤礽想了想,道:“私底下会说我坏话的人多得是。比如赫舍里家。”

胤褆疑惑:“为什么赫舍里家要说你坏话?”

胤礽道:“你外祖家为什么说你坏话,赫舍里家就为什么说我坏话。”

胤褆冷哼:“哼,一群不要脸的穷亲戚!”

胤礽道:“他们倒是不穷,只是贪心不足,还非拉上什么满洲勋贵的大招牌。也不想一想,咱们爱新觉罗家族已经入主中原,整个中原老百姓都是咱们的臣子,他们不比谁高一等。”

胤礽这么说,是希望能从小给胤褆留下一个“满洲贵族不可靠”的印象,免得胤褆被满洲贵族当枪使。

还没影子的八弟弟胤禩也是,看着聪明实际上蠢得没边了。皇帝还在位的时候,满朝文武大臣一致推举他为太子,拒绝了一次还来第二次第三次,连其他皇子都为了他身揣毒药去赌咒。

这群人眼中还有皇帝吗?这和逼宫没区别了吧?

也是皇帝老爹心软不杀子,否则八弟弟早被赐死了。

八弟被圈了之后放出来也没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满朝文武还在说他有多好多贤良。

他送给皇帝老爹的两只死鹰被阴谋论扣在其他皇子身上。这些乱扣锅的人也不想一想,就皇帝老爹那聪明的脑子,能想不到胤禩绝对不可能给他送死鹰?其他皇子做这种事是老寿星上吊,活得不耐烦。

很明显,皇帝老爹就是找个由头继续罚胤禩而已。

到了雍正朝,满朝文武还在说胤禩有多好多能干,还集体上折子让雍正给胤禩母妃抬旗……他们是真的恨胤禩啊。

虽然胤禩很惨,但胤礽想到这些事,真的控制不住笑意。

什么九龙夺嫡,一个比一个神经病,真是精神病人欢乐多。

好巧,我是其中最大的一个精神病,哈哈哈哈。

“你傻笑什么?我叫你几声都不应?”胤褆不满地拉了胤礽一把。

胤礽揉了揉笑僵的腮帮子:“我在想怎么整一整赫舍里氏。特别是那个索额图,老在我面前摆长辈的架子。”

对不住了索额图,我越整你,你活得才越长。

胤褆翻白眼:“他配吗?我们爱新觉罗的长辈只有爱新觉罗,顶多加上额娘、玛嬷和乌库妈妈。”

胤礽:“……你其实不用说‘顶多加上’这四个字。”

胤褆没理睬胤礽的话,继续道:“你还好,那索额图好歹和你有点关系。明珠你知道吧?他们叶赫那拉和我娘的乌喇那拉关系隔着老远,他居然也在我面前摆长辈的谱,说什么我受了委屈就去找他?笑话!爷是皇子!爷受了委屈不来找你找汗阿玛,找他何用?”

胤礽:“……”我居然排在阿玛前面了,我何德何能。不过明珠这么早就来找大阿哥刷脸了吗?还真是老谋深算。

“一起整。”胤礽一挥小手,定下了这件事,“不给他们点颜色瞧瞧,真当我们是小孩子好欺负了!”

胤褆捏紧拳头:“没错!我记得明珠的儿子就在乾清宫当差,我们去揍他一顿!”

啊,那个著名的纳兰容若吗?我有点舍不得,那是个连秃脑门的颜值都很能打的帅哥。

胤礽出馊主意:“明珠连我们都讨厌,在家里肯定也不招儿子喜欢。哥,为什么我们不策反他儿子,让他儿子给我们当内应,一起整明珠?”

胤褆立刻明了:“对!如果我有机会整汗阿玛,一定很高兴!”

胤礽吓得汗毛都竖起来了:“闭嘴吧你,被人传出去了,你想被关小黑屋抄书吗?”

胤褆赶紧捂住嘴,像偷吃的大仓鼠一样四处张望了一下,发现没人看他后,松了口气:“别吓唬我。”

“没吓唬你。宫里的事,别想瞒住汗阿玛。”胤礽严肃道,“别说汗阿玛坏话了。”

胤褆遗憾道:“好。”他现在答应,下次肯定还敢。

胤褆又问道:“如果汗阿玛知道我们在商量什么,会不会阻止我们去整索额图和明珠?”

胤礽道:“肯定不会。他们俩跑我们面前装长辈,甚至辈分比汗阿玛还长了一辈,岂不是自诩汗阿玛的长辈了?汗阿玛肯定也想揍他们。只是当皇帝嘛,不能这么没气度。我们这么做也是帮汗阿玛出气。汗阿玛表面上生气,实际上肯定会护着我们。”

以他对康熙两辈子的了解,绝对是这样!

胤褆对狗头军师太子弟弟深信不疑:“那好!你想想怎么做,我来执行!”

两只小阿哥大声密谋,周围太监嬷嬷把头低得脖子都快断了。

被康熙留在胤礽身边的顾问行深深叹了口气。

万岁爷,您快回来吧,奴才招架不住了。

您再不回来,两位阿哥就要去欺负你的心腹重臣了。

虽然顾问行也觉得太子爷和大阿哥说得不错,但也不能让两位阿哥传出小小年纪就飞扬跋扈侮辱朝中重臣的传闻啊。

头疼。

顾问行心道今夜又要挑灯写信了。

胤礽现在是小孩子心性,思维转得太快,想一出是一出。

他和胤褆大声密谋之后,把自己之前烦恼的事都给忘记了。

直到夜深人静即将入睡时,胤礽才突然睁大眼睛。

对了,我之前在烦恼什么!我是不是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事?!

算了,睡醒再想吧。胤礽安详地闭上了眼睛。

第二日,胤礽和胤褆捧着奶粥肉包子大快朵颐,然后去逗吃饱喝足正在折腾自己小脚脚的胤祉。

胤祉看见胤礽就笑,转头一看见胤褆就变脸,横眉冷对就差上前扑咬。

胤褆冷笑一声,拿起软垫子和胤祉大战,就跟逗狗似的。

胤礽护着胤祉,防止胤祉扑过头从榻上摔下来。

胤祉的奶嬷嬷垂手站在一旁,任由太子抢过了自己的工作。

她心底已经积攒了好多要和自家主子说的话。太子真是她见过的最懂事最善良的好孩子,三阿哥和太子亲近,准没错!主子娘娘果然有眼光!

胤祉和胤褆的精力都很充沛,于是两人战了个同归于尽。

两人气喘吁吁趴在榻上,看着对方的眼神多了一丝惺惺相惜。

也不知道一岁的胤祉眼中哪来的惺惺相惜,估计是被胤褆给同化了。

胤礽指挥着太监和嬷嬷给胤褆胤礽换湿了的小衣服,又端来温热的牛奶给两人润喉咙解渴。

小孩子要多喝牛奶,才能长高高。

太皇太后来偏殿看望玄孙儿们,正好看到胤礽像个小大人一样指挥着嬷嬷太监照顾胤褆和胤礽,疲惫的脸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回去吧,不打扰他们。”太皇太后笑道。

苏麻喇姑笑道:“奴婢算是知道万岁爷只要工作太累、心情不好,就会满皇宫找太子殿下的原因了。只要看着太子殿下,再累再不好的心情都能变得开心。”

太皇太后笑着点头。

笑过之后,她想起了宣嫔肚子里不知是男是女的孩子。

宣嫔一怀孕,原本歇了心思的蒙古贵族的心思又活络起来,连皇太后都在她面前支支吾吾说些有的没有的事。

太皇太后脸色阴沉,心中讽笑。

福临还在的时候,自己还年轻,蒙古实力还很强,皇帝还未完全掌控朝廷。就这样,即使她把后宫塞满了蒙古的女人,有用吗?

连那时候都没用,换了这个小小年纪就能诛权臣平三藩的孙子,还奢望什么?

何况她已经老了,没几年可活了。

她一死,那一个个敢让皇帝不舒坦的蒙古贵族蒙古嫔妃都会被清算。

钮钴禄皇后怎么死的,别人不知道,太皇太后不会不清楚。

太皇太后在顺治朝的时候已经看明白了。蒙古贵族也好,满洲贵族也好,谁都没可能凌驾于皇帝之上。可惜她看明白的时候福临却出天花早早去了,母子俩连缓和关系的机会都没有。

太皇太后闭上眼,收敛住眼中的锋芒。

“太后身边的人多清理清理,她是个傻的。”太皇太后道,“也和宣嫔说明白了,别让她起不该有的心思,把玄烨好不容易对她生出的一点喜爱给作没了。”

苏麻喇姑道:“皇太后已经知错了,正反思着,太皇太后请安心。宣嫔……”

苏麻喇姑顿了顿,苦笑道:“宣嫔就更不用担心了。”

太皇太后脸一黑:“她又怎么了?”

苏麻喇姑叹气:“她不知道从哪听说了,太妃们能出宫和儿子住。这不,已经开始畅想未来了。”

太皇太后手一使劲,佛珠断了。

你都在畅想死丈夫了?!你是嫌自己命长,想现在就死吗?!

太皇太后面无表情地转身:“哀家还是多和保成待一会儿吧。”

苏麻喇姑苦笑:“是。”她也想多和太子待一会儿。

太皇太后转回偏殿的时候,胤褆在屋里挥舞着小木剑唰唰唰练武,胤礽不知从哪找来了一把琴嘭嘭嘭弹着不成调的曲子,胤祉则“啊啊啊”配乐。

太皇太后板着的脸立刻冰雪消融,眼神温柔慈祥得一塌糊涂。

“乌库妈妈!”胤礽停止虐待琴,对着太皇太后张开双臂。

太皇太后立刻上前几步把胤礽揉怀里:“哎哟,乖保成哟,你还会弹琴?”

胤礽理直气壮道:“不会!随便弹!”

太皇太后道:“随便弹弹都好听!保清剑也舞得好,有你汗阿玛的气势。”

就只是拿着小木剑胡乱挥舞的胤褆仰起头:“那是!”

胤祉偏头鼓掌:“啊啊,妈妈……”

胤礽纠正:“乌库、妈妈。”

胤祉又鼓了两下小巴掌:“库库、妈妈。”

胤礽再次纠正:“乌、库、妈妈。”

胤祉停下鼓掌,努力道:“乌!库!妈妈!”

“弟弟好乖好聪明!”胤礽仰头,“乌库妈妈,听!弟弟会说话了!”

太皇太后忙把胤祉也揽怀里:“对,对!小三太聪明了。”

小三……噗,咳,糟糕,我被前世的网络荼毒得思想不纯洁了。胤礽忍住笑。

胤褆往后挪动了几步。

他可不想被老太太揽怀里,怪不舒服。

太皇太后哄着三个小的玩了一会儿便精力不济,被苏麻喇姑扶回去休息。

胤礽又坐在琴前拨弄离自己最近的一根弦嘭嘭嘭,胤褆丢掉小木剑改成挥舞小鞭子,胤祉继续啊啊啊。三个小孩接着奏乐接着舞。

顾问行期待的眼神变得死寂。

太皇太后啊,您都没看出来,这把琴是万岁爷最爱的唐代古琴吗?万岁爷自己都舍不得弹。

算了。既然琴能到太子爷手中,估计万岁爷是默认的吧。

顾问行放下对唐代古琴的心疼,放松心情看三只宝宝表演。

这可是连万岁爷都没见过的表演。写信给万岁爷知道,万岁爷肯定会打翻醋坛子。

顾问行促狭地想。

“呼。”接着奏乐接着舞了一会儿,胤礽累了。

他泡了个热水澡,把自己塞进了暖烘烘的被窝。

然后胤礽意识到,今天他仍旧忘记了思考自己之前烦恼的事。

呃……

胤礽翻了个身。算了,想不起来,大概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吧?

胤礽这样“早上忘记”“晚上想起来”,连续过了几日,到了康熙来信说已经返程。

妃嫔们早就已经回来,大阿哥和三阿哥回到了各自额娘身边。只康熙要装足样子,小住了几日才回来。

京城的天气逐渐进入隆冬,虽还没有飘雪,御花园也已经遍地凋零,一片萧瑟,看得逛园子的妃嫔们脸上也多了一丝哀愁。

一些文化素质较高的妃嫔手捻着枯叶,嘴里吟诵着悲秋伤冬的诗词,看得胤礽都想吟诗一首。

可他想来想去,只想到一首《沁园春·雪》。

咳,还是算了。他不配。

哥哥弟弟回到了额娘身边,自有额娘去疼。只剩胤礽在御花园的小角落里踢着小脚丫看着枯枝落叶发呆。

顾问行心想,若万岁爷看到这一幕,不知道有多心疼。

胤礽眼神放空,却不是因为寂寞。

身边没了哥哥弟弟吵闹,胤礽终于能静下心来回想一些事。

“十一月了吧?”胤礽问道。

顾问行以为太子在思念康熙,忙回答道:“是,太子爷,万岁爷马上就回来。”

胤礽深呼吸了一下。

十一月。

他终于想起来了。

今年十一月,该是他出痘的时候了。

他现在挺过了牛痘,就算再遇上天花也不惧怕。但大哥和三弟可还没种痘呢。

天花病毒是传染病,不会凭空出现,通过接触、飞沫传播。他会得天花,便是从宫中接触到了天花病毒。

即使他已经提前得过天花,在他得天花的时间点,肯定宫中也会有天花感染事件。

胤礽心头一凛,对顾问行伸出双手:“赶紧抱我去见乌库妈妈,我有很重要的事!”

顾问行虽疑惑,但立刻听令。

他抱着胤礽不顾宫中礼仪,一路疾跑跑进了慈宁宫。

太皇太后疑惑:“何事如此急躁?有人欺负太子?”

胤礽对太皇太后勾勾小手:“乌库妈妈,低头低头,我有话只能跟乌库妈妈说!”

太皇太后让人把胤礽抱到她怀里,让胤礽趴在她耳边说悄悄话。

“乌库妈妈,诅咒加强了,玛法说,宫中恐有疫病横行。”胤礽搬出万能的背锅侠顺治。

太皇太后抱紧胤礽:“此话可当真?”

胤礽道:“不知道。玛法是这么说的。”

我不保真,要不,您去玛法牌位前问问?

太皇太后抱着胤礽皱眉沉思了一会儿,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正好宫中刚死了一个皇后,又临近年底,可以借清扫晦气的理由,对宫中上下做个大扫除。

“明日你阿玛就回来了,和你阿玛商议商议再说。”太皇太后冷静道。

胤礽点头。

的确,不急这一时。

可人算不如天算。康熙回程时遇到冬日难得的降雨山崩阻断了道路,太皇太后也因为康熙离开后连日操劳病倒。

诅咒的事不能告诉嫔妃们,即使嫔妃们已经猜到。这宫中防疫病的事居然无人主持。

胤礽心急如火,日日往哥哥弟弟那里跑,看谁都像带着天花病毒,急得嘴唇都起了泡。

太皇太后强撑着精神,下懿旨让惠嫔和荣嫔把孩子送到慈宁宫偏殿。

“你来做!哀家知道你会!”太皇太后咳嗽着道,“你玛法肯定也会教你!”

太皇太后现在已经完全相信顺治在梦中教导胤礽了。

她经过观察,怀疑胤礽不在梦中也能和顺治说话。

防疫病的事,正好证实她的猜测。

胤礽犹豫了一会儿。他担心暴露得过多。

若暴露得过多,他幼年时,康熙肯定会对他生出更多的期待,给予他更多展现自我的机会;

而等他年纪大了,康熙对他的忌惮会更加深厚,他们父子之情更加岌岌可危。

那装傻糊弄过去?

胤礽想起现在天天弟弟长弟弟短的大哥,想起牙牙学语的三弟,攥紧的小拳头松开。

“好。”胤礽抬起头,露出和他年龄不相符合的成熟。

太皇太后恍然看到了康熙的影子。

不,这应该是、难道是……

太皇太后心中有猜测,却不敢说出来。害怕一说出来,她的幻想就会消失。

在太皇太后的安排下,胤礽开始以她的名义发号施令。

胤礽先让用生石灰水和有杀菌效果的中药熏蒸对慈宁宫偏殿进行消杀,然后一间屋住他和大阿哥、三弟弟,另一间房让两位孕妇住一起。

“德嫔、宣嫔,抱歉,委屈你们一阵子。”胤礽亲自道歉道,“原因孤无法说明,请暂时忍过这段时间。”

“妾相信太子。”德嫔挺着大肚子,神情坚毅道,“妾会照顾好宣嫔妹妹,太子不用担心。”

宣嫔现在精神好多了,几乎不再孕吐。她笑着道:“我知道你厉害,我听你的。放心,我现在力气回来了,不会给你添乱。德嫔姐姐,我月份比你短,该我照顾你。”

胤礽松了一口气。两个怀孕的嫔妃不闹,事情就解决了大半。

胤礽让两位阿哥和两位怀孕嫔妃搬完家之后,立刻梳理他们伺候的人。

把脉、测体温、观察面部是否有起痘、询问接触了什么人……任何稍稍有疑点的人都暂时调离慈宁宫。

梳理完之后,又派御医在慈宁宫外小房子候着。慈宁宫封闭,任何人不能随意出入。

几位高位嫔妃想要去慈宁宫打探消息,都被太皇太后派人拦在了宫外。

胤礽如此做派,让后宫人心惶惶,前朝都有人听到了风声。

但太皇太后积威甚重,她强压之下,没人敢抱怨。

佟贵妃没孩子,见这些事都围绕着皇子和怀孕的妃嫔,便洒脱放手不再理这件事,闭门不出过自己的小日子,等康熙回来。

惠嫔心急如焚,去找荣嫔商议。

荣嫔却跟榆木菩萨似的不急不躁,好像被带走的不是她儿子。

“这究竟什么事啊!太皇太后究竟要做什么!”惠嫔急得失去了理智。

荣嫔放下手中佛珠,道:“你急也没用,不如待在宫里等皇帝回来。”

惠嫔急躁道:“我知道,我当然知道,可是……”

“相信太子。”荣嫔见惠嫔急得上火,念着自己离宫的这段时间,大阿哥对三阿哥不错,提点了一句,“太皇太后病着,皇太后没有这个魄力。”

惠嫔愣住了:“太子才几岁?”

荣嫔道:“太子是皇帝亲自教出来的人。”

惠嫔不语。

“回去等消息吧。”荣嫔道,“太子和大阿哥、三阿哥关系极好,不用担心。”

惠嫔叹气:“我知道。”

知道还是急啊!她怀疑有人对儿子不利,却不知道任何消息,只能被动地等待结果,实在太心焦。

为何太子不把实情说出来?其他妃嫔不提,她和荣嫔肯定会为了保护儿子帮助太子啊。

太子何苦一言不发,弄得人心惶惶?

胤礽处理好慈宁宫的事之后,开始了下一步动作。

首先,他封闭内宫各个宫殿,让健康的太监进行每日配送食物运送垃圾和马桶,不准宫人私自串门;

然后,他借太皇太后懿旨,让各宫主事嫔妃对身边伺候的人进行健康普查,并对宫殿消杀熏蒸;

最后,他安排御医对健康可能有问题的宫人进行诊断,所有用药费用都从他亲爹的内库里扒拉。

太皇太后本想开自己的库房,胤礽道:“对宫中施恩的事,以阿玛的名义正好为阿玛积福。”

太皇太后才作罢。

胤礽命令所有宫人喝药前,都面向乾清宫磕头,感谢康熙的恩赐。

于是宫中有传言,宫里的健康大普查都是康熙感伤皇后的去世,给宫里人的恩赐。

传来传去,消息传到了宫外。老百姓们都称赞康熙是仁慈的君王,康熙的仁名甚至被行商走卒带去了外地。

因为胤礽年纪还小,所有事都假借太皇太后和康熙的名义,除了德嫔、宣嫔两个当事人,就只有惠嫔、荣嫔因为儿子经常和太子相处,对太子较为了解,猜到了一些事。所以,所有仁名都被太皇太后和康熙收了去。

胤礽隐藏在幕后,深藏功与名。

“弟弟,你究竟在干什么?是不是诅咒的事?”

哦,除了德嫔、宣嫔、惠嫔和荣嫔,大阿哥也已经懂得一些事了。

胤礽强撑着精神每日保持着成年人的理智,脑袋隐隐作疼,精力体力几乎处于耗尽的边缘,全靠补药和狂吃续命。

“哥哥别担心。”胤礽敷衍道,“很快就过去了。”

“你知道你现在脸色有多差吗!”胤褆怒道,“你出门在脸上擦粉抹胭脂,不让乌库妈妈知晓。你也知道乌库妈妈会担心!什么事比你身体还重要!”

“我没事,只是累。累过这段时间就好。”胤礽安抚道,“快了,快了,马上就好。”

“好什么!告诉爷,什么事!”胤褆一掀衣摆,坐在了胤礽面前,不准胤礽离开,“不告诉爷,爷不准你出门!”

胤礽好声好气劝道:“真没什么事,信我,大哥。”

胤褆冷冰冰道:“不信!”

胤礽:“……”糟糕,大哥的倔脾气起来了。

“大约和你想的差不多了。有些事只有我能做到。”胤礽只好敷衍道,“很快就过去了。我听说路已经疏通,汗阿玛马上就回来了。”

胤褆眼圈红了,不知道是不是被胤礽气的:“宫里有那么多人,有太皇太后,有皇太后,有贵妃,有额娘,有很多嫔妃,有内务府,有太医院……你逞什么能?”

“哎呀,真的没事。等事情结束了,睡一觉就好……”胤礽话音未落,顾问行跌跌撞撞跑来。

顾问行很少有惊慌失措的时候,胤礽脸色一沉,从胤褆身边垮了过去。

胤褆忙站起来,拍了拍屁股跟着胤礽出门。

“太子、太子爷,天……”顾问行看见胤褆也跟着胤礽出来,话立刻收了回去。

胤褆急道:“说!有什么是爷不能听的!”

胤礽看了胤褆一眼,叹气道:“说吧。”

顾问行喘了口气,声音颤抖道:“是天花。宫里发现了天花。”

胤褆愣了一下,猛地转头看向胤礽。

胤礽一手背在身后,一手在身前握紧,下巴微收,单薄的嘴唇抿出冷笑:“查!”

“折腾了这么久才发现有人得了天花,绝对有人刻意隐瞒!”

胤礽孩童的声音故意压低后显得不伦不类,可他的动作、他的神情、他的语气,像极了康熙怒极的模样,看得顾问行和胤褆背上居然都生出了冷汗。

而得知天花消息,不顾病体强撑着赶来的太皇太后看到这一幕,脑海里想起的却不是康熙。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小说的作者是木兰竹,本站提供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20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在狗血豪门当帮佣是什么体验 七十年代穿二代 被赶出豪门后我去种地了 穿成娇软废物在游戏封神 虐文使我超强 郡主和离之后 他们四个高考坐我旁边 真千金靠写灵异文暴富 我随便演演的你们不会当真了吧 美色撩人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