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上一章:第22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康熙十四岁便能在所有人不看好他的情况下除掉鳌拜,可见其心机深沉,性极能忍。

即使在得知三藩叛乱时,康熙也只是沉着脸,没有显露出太大的怒气。

皇宫中人已经很久没有看到康熙如此生气过。

他面目狰狞扭曲,额头青筋暴绽,将手边一切能砸的东西全砸在了地上,还抽起墙上挂着的宝刀将桌案砍成了两半。

当康熙发泄完怒气之后,他席地坐在冰冷的宫殿地板上,按着突突直跳的太阳穴,眼神阴鹜地瞪着乾清宫门外的天空。

康熙现在很想杀人。

想杀很多人。

宫中那些患了天花的人,那些让胤礽劳累至此的人,甚至连太皇太后病倒后、明明该她们处理宫务却毫无用处的皇太后与嫔妃们,都被康熙恨上了。

虽然那不理智的恨意很快就消失了,但康熙心中的怒气怎么也消失不了。

最后,他泡了很久的热水澡,把自己泡得头昏脑涨后,才勉强恢复了冷静。

康熙将胤礽接回了乾清宫与自己同住,其他皇子仍旧留在慈宁宫。

胤礽高烧退了一日又烧了起来,醒了一会儿又很快睡去。御医们都说没有生命危险,但康熙怎么也放心不下。

吴三桂已死,政务都不是很要紧。康熙便继续罢朝,一直看护着胤礽。

胤礽见康熙回来之后,心神彻底松懈,什么事都撒手不管了。

他一醒来就哼哼唧唧往康熙怀里钻,吃饱喝足之后玩一会儿康熙腰间的玉佩又继续睡。

胤礽和其他孩子不同,病得再厉害也不哭不闹,也不排斥苦药,十分好伺候。

稍稍有一点精神,胤礽就滚来滚去爬来爬去并试图骚扰批改折子的康熙。

康熙被胤礽弄得哭笑不得,忍不住捏了捏他的小鼻子:“好好养病,别乱动。”

胤礽哼哼唧唧道:“多动动身体才容易好。阿玛陪我玩。”

康熙把折子丢到桌案上:“玩什么?”

胤礽想了想,道:“我们下象棋。”

康熙问道:“为什么是象棋不是围棋?”

胤礽道:“围棋要计算,考脑子,不想动脑子。”

康熙点了一下胤礽的额头:“象棋也要考脑子。算了,来吧,朕让着你。”

胤礽裹着小被子趴在棋盘上,下巴垫了一个软软的枕头,像只毛毛虫一样和康熙下象棋。

康熙虽然让着胤礽,胤礽也赢少输多。但无论输赢他都乐呵呵的,兴趣半点不减。

胤礽以前没这么爱下棋。康熙很快就觉察出,胤礽是发现自己的怒气和担忧,故意用下棋来安慰自己。

又下完一局棋,胤礽打着哈欠收拾棋子,被康熙一把抱到怀里。

胤礽埋在康熙硬邦邦的胸口,鼻子撞得有一点点疼,说话带了一丝鼻音:“阿玛,怎么了?”

“你养好自己的病,不用做多余的事安慰阿玛。阿玛不需要你安慰。”康熙收紧怀抱道。

胤礽抓紧康熙胸口的衣服,闷声道:“阿玛是因为我才难过,我当然要让阿玛开心。阿玛放心,我只要多吃几碗肉多喝几碗奶,很快就会好。”

“小馋猫。”康熙用下巴蹭了蹭胤礽头顶的小辫子,勉强挤出微笑,“吃吧吃吧,只要不撑着,想吃多少吃多少。”

康熙松开胤礽之后,胤礽嚣张的在康熙怀里盘了窝,舒舒服服地靠着。

他仰头道:“阿玛,你还没夸我呢。”

康熙虎着脸道:“夸你什么?夸你生病?”

胤礽不满道:“哼!我这么厉害!你怎么不夸我!”

康熙沉默了一会儿,道:“太皇太后说,你玛法上了你的身?”

胤礽睁大眼睛:“什么?”

康熙道:“这些事是不是玛法上你的身做的。”

胤礽生气了:“污蔑!这是我自己做的!我就是这么厉害!”

我就装了一小会儿而已!大部分时间我都是本色演出,哪里和玛法一样了!太皇太后你不能因为偏爱玛法就把我的功劳都分给玛法啊!

如果阿玛认为这些事都是玛法做的,那我的功劳呢?我可以换免死符和温泉庄子的功劳呢?都被玛法吞了吗!

胤礽气得啪嗒啪嗒拍打康熙的手臂:“是我的做的!功劳是我的!是我做的!什么玛法!没有玛法!”

康熙见小奶团子气得都快蹦起来了,笑着把胤礽安抚住:“好,好,是你做的。太皇太后说的是怎么回事?她不会认错你玛法。”

胤礽歪头。这他要怎么说?

康熙只当胤礽记不太清,便一步一步的引导。

胤礽能说清的地方就说清楚,说不清楚的地方就抱头冒充可达鸭表情包,让康熙这个脑洞极大的人自己脑补。

康熙根据胤礽的话,脑补出以下结果。

顺治可能真的上了一会儿胤礽的身,但大部分时候都是胤礽自己在做,顺治出谋划策,直到太皇太后叫出顺治的名字,才小小的出现了一会儿。

在那个时候,胤礽的记忆有一小段模糊。其他时候胤礽记忆都很清晰。

即使顺治是康熙的汗阿玛,康熙也不能接受顺治能上胤礽的身的事。特别是胤礽这次病得这么重,很可能和顺治上身有关。

一个不怎么疼爱他的已经死掉的阿玛,和自己一手带大的宝贝儿子,选谁还用想吗?

康熙得出初步猜测之后,立刻召见张道长和德海大师。

张道长和德海大师自从被胤礽装神弄鬼连累之后,一直住在京城。

作为唯二能看出胤礽问题的宗教人士,在康熙眼中挂上了号。康熙虽不会封他们为国师,但也给予其钱粮供养,等有需要就召见他们。

张道长和德海大师进宫的时候对视一眼,表情都很苦。

看,有需要的时候来了。

康熙见到两人后,没有直接说明胤礽的情况,而是绕弯子套话。

帝王疑心都重,问出来的话不信,套出来的话才信。

康熙就像是单纯好奇似的,询问二人是否有通灵之术。

两人是宗教人士,不是江湖骗子。

斟酌之后,张道长率先答道:“贫道未曾见过,但听闻有人曾经鬼上身。根据贫道整理消息观察,鬼只会上阳气微弱的人的身体,若非病弱,即便是有肮脏的东西上身,也会被人体内的阳气冲刷掉。”

肮脏的东西……康熙脑海中闪过顺治的画像。

咳。不知者不为罪,不责怪张道长。

德海大师沉思许久,道:“民间即便有这种事,陛下龙气加身,紫气披肩,一接触到魂灵,立刻会把魂灵冲得粉碎,不太可能见到此事。”

康熙心道,怪不得汗阿玛要等朕离开宫里才出来。

康熙又问道:“太子是潜龙,也有龙气和紫气护身吗?”

张道长和德海大师异口同声道:“理应如此。但太子年纪小,体内阳气不足,还是应该小心些。”

康熙沉默许久,挑明道:“如果太子长期被诅咒侵扰,是否会增加鬼魂上身的可能?”

大冬天的,张道长和德海大师的背瞬间汗湿。

这是我们能回答的问题吗!皇帝陛下请您不要为难我们!

看着张道长和德海大师冷汗直冒的状态,康熙叹了口气,然后神色凌厉道:“回答朕!”

张道长和德海大师腿一软,“扑通”跪下道:“太子殿下有皇帝陛下庇佑,此种可能性并不大!”

康熙视线垂下,手指指节在椅背轻轻敲打。

半晌,等张道长和德海大师腿跪疼了之后,他才道:“若不是恶灵,而是祖先魂灵呢?若是太子自己原因呢?对太子的危害有多大?”

张道长和德海大师对视一眼,两人同时想岔。

难道皇帝是惦记上了太子的神异之处,想要拿太子当祭品召唤祖先魂灵?

都说天家无父子,这也太残忍了!

不愧是蛮夷。

德海大师心中叹气,梗着脖子道:“人的阳气就那么多,阴气多一分,阳气就少一分,两者总会此消彼长,只是多少而已。此举不仅会损害太子殿下身体,也会损害祖先魂灵,断不可为!”

德海大师说完之后,对着康熙狠狠磕了几个头。

他豁出去了。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他甘愿赴死!

张道长本在犹豫,但一看到德海大师慷慨的神情,眼睛一闭一睁,也下定了决心。

若连本心都无法坚持,还修什么道?

今日我助皇帝牺牲了太子,来日,我手上必会染上更多无辜鲜血。

“贫道也认为如此。”张道长伏地道,“人鬼殊途,人有人间界,鬼有鬼门关,祖先英灵可升天界。三界殊途,不和混淆,对人对灵魂都有害。民间却有祖先附体帮助后人的事迹,但顶多只是入梦。若祖先真附在后人身上,无论是祖先魂灵还是后人身体都会损耗。”

康熙任由两人跪趴在地上,许久后才冷声道:“你们真敢说。”

德海大师和张道长道:“贫僧/贫道不敢欺君。”

康熙闭上眼,声音颤抖:“好一个不敢欺君。”

他将手边茶杯狠狠砸地上。

德海大师和张道长身体猛地一颤抖,但仍旧咬牙坚持。

又是半晌,康熙恢复了冷静。

“你们起身吧。”康熙重新赐座,宫殿里唯一伺候着的赵昌将地面收拾干净,给康熙换了一杯温度刚好的热茶。

德海大师和张道长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皇帝这是良心发现了吗?

康熙道:“朕将在香山重修寺庙道观,交由二位主持。”

这是彻底被软禁了?德海大师和张道长立刻跪下谢恩,心里凄苦极了。

康熙再次让二人起身,又问道:“若此事已经发生,要如何护住太子和祖先魂灵?”

德海大师和张道长:“……”

两人呆住了。

已经发生?不是吧不是吧?还能有这种事?这么离奇的吗?

不过他们想起那个神奇的小太子,心中不确定了。

小孩子不会说谎,除非大人诱导。

先皇后已经崩逝,太子从小养在皇帝身边,不可能被其他人误导,那么太子绝不可能说谎。

太子还真被先帝附身过?

两人发现,要圆一个谎,就要撒更多的谎,顿时慌了。

德海大师年纪大些,经验丰富些,率先圆谎:“阳气损耗也是疾病,不需要什么偏方,让御医有病治病即可。但此事不停止,身体便会反复生病。”

张道长也想到了糊弄过去的方法:“祖灵有香火祭祀,只要回归本位,休养一段时日便可恢复。但若频繁下界,再多的香火愿力也难以维系。陛下英明神武,大清蒸蒸日上,不需祖先显灵指引。陛下可让祖先放心归去。”

康熙叹了一口气。

朕倒是想啊,但是那个汗阿玛的倔强性子,连太皇太后的话都不听,还能听朕这个儿子的话?

康熙算是明白了。顺治就是在雄心壮志刚可以施展的时候患天花去了,心有不甘,非得做点什么。

顺治倒也不是故意折腾胤礽。但那种情况下他若不出面引导胤礽,天花一起宫中一乱,即便是胤礽出过痘,也可能遭遇其他事情。

何况在顺治眼中,可能胤礽不是最重要的。

康熙所有儿子都是顺治的孙子,宫中还有太皇太后这个顺治的亲额娘,加在一起分量比胤礽重多了。

康熙越想越气,越想越悲哀,越想越怜爱胤礽。

胤礽没了额娘,就只有他这个阿玛。宫中上下所有人都有更重要的人,为了自己更重要的人都可以将胤礽牺牲掉,只有自己能保护胤礽。

保成只有朕了。康熙心中唏嘘,眼眶微红。

康熙摆摆手,让这两个虽然有本事但没什么用处的人滚了。

康熙独自坐了一会儿,道:“朕是不是该找更多的人问问?这两人根本没用。”

赵昌垂首不语。

半晌康熙自问自答道:“正因为他们二人能看出问题,又没有解决办法,朕才信他们。若他们拍着胸脯说能解决此事,那才是骗子。”

说罢,康熙感慨道:“怪不得历朝历代都是骗子入宫为祸。只有骗子,才会声称自己能通天彻地。哼,如果他们有通天彻地之能,怎么不自己当这皇帝,还要匍匐在朕脚下?”

赵昌哪敢说话,继续装哑巴。

康熙发泄完之后,心情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他回到暖阁,见胤礽大字摊在床榻上呼呼大睡时,严肃的表情才松动了一些。

康熙戳了戳胤礽的软肚肚:“保成,你真让朕头疼。”

胤礽:“呼……呼……呼……嗝,好吃!”

康熙无语。

这小胖子,做梦都在吃。看来身体会很快好转了。

康熙伸手去戳胤礽微张的嘴。

胤礽“啊昂”,一口咬在康熙手指上。

康熙:“……嗷!”

胤礽松嘴瞪眼:“嗷!”

赵昌头快低到胸口。

不能笑,不能笑,笑了会掉脑袋。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小说的作者是木兰竹,本站提供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22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总裁盛宠读心甜妻 穿回现代给古人直播 缠绵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垂耳兔总裁怀了我的崽[女a男o] 枕边姝色(重生) 召唤的邪神是前男友 漂亮作精在年代文躺赢 我随便演演的你们不会当真了吧 九十年代家属院 满好感度的男朋友突然要分手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