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上一章:第23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康熙去见太皇太后的时候,手指头上绑着绷带。

太皇太后先吓了一跳,后来她听到康熙手指头的伤是被胤礽咬的时候,表情很是一言难尽。

康熙叹气:“朕该好好管教保成了。”

太皇太后面无表情道:“你是又趁着他睡觉,把手指伸他嘴里了?你怎么就这么不长记性!”

康熙视线飘逸。咳,没混过去。

太皇太后叹气:“玄烨啊,你多大的人了,怎么比保成还调皮?”

康熙心道,朕怎么比那个皮孩子还调皮了?

“皇玛嬷,天花之事有结果了吗?”康熙赶紧说正事,避开太皇太后的唠叨。

太皇太后皱紧眉头:“你自己看吧。”

苏麻喇姑把证词交给康熙,有些证词上面还带着血痕。

康熙翻开证词,越看脸色越阴沉。

在得知有人隐瞒宫中天花疫情时,康熙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前明势力?多尔衮余孽?白莲教?三藩?

康熙甚至都做好了血洗整个后宫的准备。

当他看到证词,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更加愤怒了。

天花疫情被隐瞒,居然只是因为内务府的一桩陈年贪污案。

当年顺治崩于天花,所用东西理应全部被烧毁,阻止天花传播。但内务府在处理大批顺治使用过的珍贵物品时,将其偷偷贪污掉,没有完全销毁。

这些人明明知道天花有多可怕,但是财帛动人心。

他们想着,只要洗一洗就没问题,只要用布包起来卖给其他人就没问题。

那时康熙年幼,太皇太后忙着与辅政大臣们周旋,内务府管理混乱,大批量沾染着天花的物品被投运了出去。

他们当时不敢用,过了几年十几年之后,风声过去了,便拿出来用了。

其实天花脱离了宿主,不会存活这么久。但这十几年期间一直都有人得天花,互相包庇着瞒了过去,康熙并不知道。

宫中下人互相包庇的原因,自然是怕暴露偷拿宫中物品的事,怕清理疫情的时候连累自己。

出痘变成了风寒,病死可能成了意外死亡……这天花疫情就一波一波的接力了下来。

他们运气很好,天花没有大规模爆发,没有让宫中贵人们染上,所以一直没被人发现。

那些出痘后活着或者死了的人的东西,也被其他人继承了下来。

还是那句话财帛动人心。

胤礽出痘的时候,这群人恐慌了一阵子。但胤礽很快便好了,又没有其他人出痘,康熙便没有彻查宫里下人,他们再次糊弄了过去。

直到胤礽察觉诅咒即将爆发,把整个后宫全隔绝成一个个封闭的小方块,这才把那些人揪了出来。

“有孩子被感染了天花。”太皇太后叹气道,“张氏的女儿恐不行了。”

康熙现在活着的女儿有有三个——荣嫔所出的皇三女,庶妃张氏所出的皇四女,布常在兆佳氏所出的皇五女。

康熙对张氏有着几分喜欢,张氏为康熙生了两个女儿,第一个女儿三岁的时候夭折,这个女儿眼见着又活不到四岁。康熙不由有些悲伤。

太皇太后却冷哼了一声,道:“你心疼什么?她自己的额娘都不心疼!”

康熙皱眉:“怎么了?证词里没有提这件事。”

太皇太后道:“哀家让人删掉了。这些要留档的,哪能把皇家阴私写上去?保成命所有人都待在宫殿里不能外出,那张氏为了给她不成器的弟弟送钱,贿赂了管事让心腹出宫,那心腹正好是四公主的奶嬷嬷。”

康熙眉头紧皱。

太皇太后接着道:“后来保成发现了这件事,封锁了这个漏洞。但她运气就是那么差,奶嬷嬷碰巧遇到了宫里患上了天花的人。张氏那里所有人都无事,就四公主体弱感染了,唉。”

康熙闭上眼,沉默了许久才道:“若四公主熬不过去,就把她遣送回家吧。”

大清后宫礼仪规定并不严格,无宠无子的嫔妃可被遣送回家,有子太妃也能和儿子同住。

张氏罪不至死,但康熙不想再见到她。

太皇太后轻轻点头:“皇上仁慈。”

她在心中讽笑,张氏家中有个烂赌的弟弟。她这一被遣出宫,遭遇可能不比死好到哪去。

说完张氏的事之后,太皇太后又说起对其他人的处置。

宫中下人手脚不干净很正常,康熙和太皇太后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分了才敲打一下。

要挨个管,他们没这精力。

没想到这一出上下勾连的贪腐,居然差点让天花在宫中蔓延,就变成了抄家灭祖才能解决的事。

“德嫔那查出几个对孩子不利的下人,和这件事有关系吗?”康熙问道。

太皇太后叹气:“没关系。她怀了龙嗣被封赏,惹了一些人眼红而已。”

德嫔在宫中被冷落四年。宫里人惯爱捧高踩低,她入宫前又是娇小姐脾气受不得气,这四年被磋磨的很惨。

如今德嫔一朝得势,曾经欺辱过她的人便惶惶不安,担心德嫔会报复他们。

人一慌张,就容易做出不理智的事。宫里几个不高不低的下人们联合起来,也能让妃嫔吃亏。

康熙淡漠道:“哪些人做的,该杀的杀了,该抄的抄了,该流放的流放。罚严重些,杀鸡儆猴。”

太皇太后点头,是这个理。

宫里许多大事的发生,背后原因可能并不是什么轰轰烈烈的阴谋,不过是一件又一件小事的累积。

比如贪墨偷窃后互相包庇,比如踩高捧低后狗急跳墙……所谓宫斗,便是一件件看似无聊的事的组合,然后造成巨大的后果。

在康熙和太皇太后平静的对话中,一条条性命、一个个家族的命运被确定。内务府三位总管大臣中的海拉逊、噶禄被罚俸,吐巴左迁,飞扬武补上吐巴的位置。

一场声势浩大的内务府整顿就此展开,宫中人人自危,连嫔妃们都噤若寒蝉,不敢出门晃悠。

两人一言一语,一直说到夕阳西斜,太皇太后才踌躇道:“福临他……”

康熙心中叹气。太皇太后果然比起保成,更在乎汗阿玛。明明保成还病着,太皇太后一开口问的只是汗阿玛。

康熙道:“朕请来了张道长和德海大师。”

他将张道长和德海大师的话告诉太皇太后,没有疏漏一点细节。

太皇太后听完之后,从这些细节判断出这一僧一道说的话是真的。

康熙皱紧眉头道:“皇玛嬷,您能劝劝汗阿玛吗?”

太皇太后叹气:“哀家什么时候劝住过他?”

康熙道:“保成病了有御医,若汗阿玛出了事,我可不知道如何是好。”

康熙改变了自称,以孙儿的身份推心置腹道。

太皇太后更关心汗阿玛,那么以汗阿玛的角度出发,更能拉拢太皇太后成为自己盟友。

太皇太后继续叹气:“你要不问问保成,他玛法有什么心事未竟?若是董鄂氏的事,就随了他的意吧。”

得知顺治并非为了董鄂氏才和她对着干之后,太皇太后对董鄂氏的怨气消去不少。

康熙道:“我想汗阿玛在乎的不是董鄂氏。保成那小子夜夜梦中都喊着玛法千古一帝。他恐怕是想看大清在我手中变得繁荣昌盛。”

太皇太后拍了拍桌子:“他就不回去了是吧?!”

那得看多少年!

康熙无奈道:“玛嬷真的没法子吗?”

太皇太后皱眉:“哀家想想、想想……唉……”

两人对坐着愁眉不展时,突然从偏殿传来孩童的叽叽喳喳笑声。

两人眉头同时一松。

康熙揉了揉眉头,无奈道:“怎么会是保成的声音?他不是在乾清宫吗!”

太皇太后站起来道:“去看看。”

两人走到慈宁宫住着大阿哥和三阿哥的偏殿,果然是胤礽来了。

胤礽这次醒来之后发现康熙不在,摸了摸自己额头感觉烧退了,立刻跑慈宁宫找大阿哥和三阿哥玩。

他已经无聊得快疯了。

每天的娱乐只有下象棋,这是小孩子该过的生活吗!

胤礽一跑进慈宁宫偏殿,大阿哥就冲过来把胤礽抱住。

胤礽哄了好久把大阿哥哄好后,三阿哥又爬过来把胤礽抱住。

慈宁宫偏殿铺了厚厚的地毯。最后三人你叠我我叠你,在地摊上玩起了游戏。

三个孩童的笑声之响亮,太皇太后和康熙都听到了。

“保成,你怎么跑这来了!”康熙抬脚进屋就开始训孩子。

“烧退了,找哥哥弟弟玩。”胤礽对康熙挥手,“我本来想来给乌库妈妈和汗阿玛请安,但乌库妈妈和汗阿玛正在谈正事,我就先来找哥哥弟弟啦。”

“谈正事你也可以进来。”康熙让人把三阿哥抱回榻上,自己将胤礽提起来。

胤禔拍拍屁股,自己站了起来:“请乌库妈妈安,请汗阿玛安。”

“来,朕来考考你的功课。”康熙抱着胤礽坐到榻上,对着胤禔点点头,“看朕离开的这几日,你功课退步没有。”

胤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段时间没上课,你故意在弟弟面前欺负人是吧?

康熙怎么会故意欺负大儿子呢?他是那么好的阿玛。好阿玛当然会关心儿子的功课。

胤礽给了胤禔一个同情的眼神。

大哥,干脆果断的认错吧。当儿子的,阻止不了老父亲欺负儿子的肮脏心思的。赶紧投降还能少受些折磨。

胤禔虽然惧怕康熙,但惧怕的同时他也很头铁。

康熙要问他功课,他就直白道:“汗阿玛知道我这几日没读书,考什么功课?”

康熙:“……”这混小子,想挨揍吧?

胤礽赶紧打圆场:“汗阿玛,三弟刚站起来走路了哦,我们教三弟走路好不好?”

康熙横了儿子一眼。

胤礽在外人面前总是叫康熙汗阿玛,让康熙有些不舒服。

自己的太子,何须在意其他人的眼神?

“汗阿玛,汗、阿玛!”胤礽拉着康熙的袖子,有节奏的呼唤康熙。

“噗。”胤禔捂住嘴,“汗阿玛,我没笑,我也没想起汗血宝马。”

康熙:“……”他就不应该让大儿子和二儿子凑一起!一个傻一个坏,专门搞坏朕的心态!

“保成!”康熙严肃道。

胤礽扬起小脸:“汗阿玛您请说,儿子竖着耳朵听着!”

“你耳朵怎么竖?你又不是兔子!”康熙捏了捏胤礽的耳朵,对面因为逃课而被罚站的胤禔露出了不赞同的眼神,看得康熙更气了,“保成!你是太子!和兄弟如此玩闹不符合规矩!即使他们是兄弟,也必须尊敬你。”

胤礽眼神死。

哦豁,噩梦的开端来了。

保成!~你是太子!~你和兄弟们走太近是没有太子威严的表现!~他们不能对你不敬!~

呵呵。胤礽在心里不爽地冷笑。

一旁的胤禔听到康熙的话之后也在心底冷笑,并露出鄙视的眼神。

呵呵,你因为弟弟更爱我吃醋就直说,汗阿玛你是不是输不起。

胤礽拍了拍康熙的手臂,语重心长道:“好好好,他们主动来找我玩,是不顾我崇高的太子地位,有损我的尊严,那我主动去找他们玩吧。我堂堂太子去找哥哥弟弟玩,哥哥弟弟不理睬我就是看不起我这个太子。汗阿玛你看如何?”

康熙:“……”朕看不如何。

“玄烨啊,你够了,别逗孩子了。”一旁看戏的太皇太后笑出了声。

她对着罚站的胤禔招了招手,把胤禔抱怀里护着:“兄弟和睦是好事,你们尽管一起玩,乌库妈妈为你们做主,别听你们汗阿玛的。”

康熙:“……”皇玛嬷,你能不能别添乱?朕不是在开玩笑,朕真的很严肃!

“汗……阿玛?”小胤祉爬过来,仰着头看着康熙。

胤礽立刻道:“小三会叫汗阿玛了!小三知道汗阿玛是汗阿玛!小三和汗阿玛父子连心!汗阿玛你感动吗!”

康熙握拳捶在胤礽头上:“不感动,一边去。”

他嫌弃地把胤礽丢给了太皇太后。

胤禔赶紧把胤礽拉到身边护着,看着胤礽的脑袋很是心疼。

汗阿玛究竟什么毛病啊!弟弟刚病愈,他居然揍弟弟!

康熙白了大儿子二儿子一眼,小心翼翼把三儿子抱起来。

“胤祉都长这么大了。”康熙笑道。

小胤祉点点头,臭味散发。

康熙:“……”

太皇太后别过脸。

胤礽和胤禔捂住鼻子。

奶嬷嬷立刻冲上来把小胤祉从康熙手中接过来。

胤礽捂着鼻子道:“小三拉臭臭了。”

胤禔捂着鼻子道:“汗阿玛一抱起来就拉了,真是父子连心。”

胤礽用身体撞了胤禔一下:“大哥求你闭嘴!别给小三惹祸!”

胤禔不在乎道:“汗阿玛是英明神武的帝王,心胸开阔无比,怎么会和还不会走路的儿子计较?就算小三把臭臭拉到汗阿玛身上,汗阿玛也不会计较。”

胤礽:“……”还是会计较的。

太皇太后:“……”大曾孙子究竟是聪明还是不聪明?算了,不管聪明还是不聪明,哀家都救不了他了。

康熙表情狰狞。

他发现了,大阿哥废话这么多,就是功课太少闲出来的!

康熙勉强保持着绷着脸的表情,把胤礽拎走了。

离开之前,他狠狠瞪了胤禔一眼。

胤禔挠挠头,疑惑地问太皇太后:“乌库妈妈,又不是我拉臭臭,为什么汗阿玛瞪我?”

太皇太后微笑道:“大约是因为大阿哥你是哥哥,皇上认为你应该管好三阿哥吧。”

胤禔瞪圆眼睛,满脸不敢置信:“我还能管得住三阿哥拉臭臭了?!汗阿玛无理取闹!”

太皇太后忍不住了,哈哈哈笑得老腰都差点闪了。

……

康熙说到做到。

宫里的人该杀的杀了该烧的烧了,疫情过去,康熙又祭拜了一次太庙,后宫全面解禁,大阿哥也回到了惠嫔身边。

他刚回去,康熙的口谕就来了,给他加了几个师傅,加个很多功课,把大阿哥最喜欢的骑射课和布库课全删了。

惠嫔捏着帕子颤抖道:“大阿哥,你又干什么了?”

为什么大阿哥刚回来,皇帝口谕就来了?!

胤禔挠了挠头:“大概是因为这段时间的课我全翘了?”

大概是因为这个。

汗阿玛总不会因为三弟弟拉臭臭的事给我增加功课吧?汗阿玛脑子又没病,不可能不知道我读再多讨厌的书,也不可能阻止三弟弟拉臭臭。

胤禔老气横秋地想。

“这样啊。”惠嫔松了一口气,“大阿哥在慈宁宫过得可好?让额娘看看,唉,瘦……”

惠嫔看着圆润了一圈的胤禔,最终没能违心的把“瘦了”两个字说完。

惠嫔尴尬道:“大阿哥肯定在慈宁宫过得很好,都胖了。”

胤禔捏了捏自己手臂上的肉肉,得意道:“那是。和太子弟弟一起住的时候,每日吃什么太子弟弟都亲自带我去选。他总是知道什么好吃什么不好吃。太子弟弟病后,我有些吃不下东西,还瘦了一些。”

惠嫔松了一口气:“那就好,那就好。大阿哥在慈宁宫可遇到什么麻烦事?”

胤禔道:“还真有。”

惠嫔心里咯噔一下,差点不小心把丝绸帕子撕开。

我只是客套一下!你怎么还真有?!

惠嫔本着对大阿哥的了解,先把下人都遣走之后才问道:“什么事?和太子有关?”

胤禔点头:“太子吸引诅咒的事,额娘也知道吧。”

惠嫔心口怦怦跳。她就知道肯定是这件事!

惠嫔勉强笑道:“天花的事,难道还和诅咒有关?”

胤禔根据自己聪明才智汇集信息之后,斩钉截铁道:“有!疫情一结束,太子弟弟就病了!病得很严重!”

惠嫔干笑道:“也不是很严重,别胡说,太子殿下这不是已经好全……”

惠嫔话未说完,胤禔就打断道:“我还没说完,额娘先听我说完,你别打断我啊,这样很不懂礼貌。”

打断别人的话很不懂礼貌,这是太子给他讲故事的时候说的。胤禔就记下了。

惠嫔脑袋上飞出一连串问号。

你说我不懂礼貌?你还记得我是你额娘吗?你这样礼貌吗!

胤禔见惠嫔(被他噎得)闭嘴,满意地点点头,继续道:“弟弟安排宫务的时候,就像被谁附身了似的。我想把弟弟唤醒,太皇太后却阻止我,还拉着弟弟哭,好像附身弟弟的人她认识……哎哟……唔?唔唔唔?”

惠嫔捂着胤禔的嘴,吓得浑身发抖:“别说了!不准再提这件事!把这件事烂在肚子里,听到了吗!”

惠嫔又气又急又怕,眼泪都涌了出来。

胤禔见惠嫔哭了,疑惑地安静了下来。

惠嫔松开了手,把胤禔抱进怀里哽咽道:“别提这件事了好不好?太子的事皇上会关心,太皇太后会关心,我们娘俩不能掺和,会死的!”

惠嫔把“死”字咬得特别重,听得胤禔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胤禔小小的心灵被震住了:“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惠嫔抱着胤禔道,“你说的事,既然太皇太后知道,那么皇上肯定也知道。他们什么都没做,那就默许了这件事。你不要揭穿,不准揭穿知道吗?你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你只是个孩子,忘记这些事很正常,你一定要忘记!”

胤禔喃喃道:“默许吗……可弟弟病了啊……很多人都说太子是汗阿玛最重要的孩子,他不是最重要的吗?”

惠嫔心中一凛。

谁说的?大阿哥身边居心叵测的人还没有清理干净?

“保清……”惠嫔松开怀抱,揉了揉大阿哥光溜溜的小脑袋。

胤禔抬起头。惠嫔很少称呼胤禔的小名,每当惠嫔这样称呼的时候,胤禔就知道惠嫔接下来说的话很重要,他必须听。

“太子对皇上、对太皇太后很重要。但皇上所有的孩子、所有的女人全部加一起,肯定比太子重要。”惠嫔残忍道,“明白了吗?重要是相对的。”

胤禔仔细思索了惠嫔的话,身体一颤,寒意从脊梁骨蔓延开来。

他明白了。

惠嫔再次道:“不要再提这件事了。当做不知道,好不好?”

胤禔神情恍惚道:“嗯,好……”

弟弟……太子弟弟……他的生病他的痛苦,全都是汗阿玛和太皇太后默许的?

这件事,弟弟自己知道吗?

胤禔想起胤礽曾经说过的话。

“我没有额娘,只有汗阿玛和乌库妈妈。好羡慕哥哥啊,哥哥有额娘疼。”

“哥哥要对惠嫔娘娘好。惠嫔只是哥哥一个人的亲额娘,你是她唯一最重要的人。”

亲额娘。

唯一最重要的人。

弟弟那么聪明,或许什么都知道?

胤禔嘴一瘪,嚎啕大哭。

弟弟好可怜!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小说的作者是木兰竹,本站提供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23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穿成男主糟糠妻后我跑路了 惹火小娇妻,总裁该投降了 穿成娇软废物在游戏封神 真千金靠写灵异文暴富 总裁的女人谁敢动 霸总跪求和我领证 美色撩人 在豪门当猫的日子 撒旦总裁追逃妻 被赶出豪门后我去种地了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