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上一章:第24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胤礽疯狂打喷嚏。

康熙吓得叫了一排御医给胤礽看病,每个御医都说胤礽没事,最后只给胤礽开了些补药。

胤礽撇头,坚决不喝。

没病喝什么药,我宁可多吃点肉。

太医院院使道:“药食同源,太子殿下若不想吃补药,吃药膳也是可以的。”

胤礽扬起小脑袋,表情超级乖巧:“对吧对吧?可以不用喝药。阿玛,我不要喝药。”

康熙使劲挼了一下胤礽的小脑袋,叹了口气同意了。

“朕真是太娇纵你了。就再娇纵你几年,等你出阁读书时,看朕怎么收拾你。”康熙笑骂道。

胤礽被康熙挼得晃了晃小脑袋,心道,到时候我一定能想出不被你折腾的方法。

胤礽还未等到出阁读书这件麻烦事,先等到了另一件让他很不舒服的事。

天花疫情过去后不久,康熙十七年也过去了。

康熙一边过新年,一边一拍脑门。

哎!我家太子还没有东宫呢!所有朝代的太子都有东宫,我家太子不能没有。

于是,他让人修缮奉慈殿,改名为毓庆宫,作为太子东宫。

文武百官都说这是康熙的恩宠,是天大的喜事。

胤礽听闻这个消息后,眼泪都要委屈出来了。

这喜事给你们,你们要不?

毓庆宫在哪?在神霄殿和奉先殿中间的夹缝中。

那四四方方的小院子,墙挨着墙,还不如京城寻常富贵人家的四合院大。

宫殿之中就更惨了。本来毓庆宫就很狭小,还被真真假假的小门隔断成很多小房间。

胤礽上辈子就在京城上学,跟着老师混进故宫没有开放的地方帮过忙,也踏足过毓庆宫。

他去的毓庆宫还是经乾隆、嘉庆两朝增建过的,都感觉很窒息。

康熙时期,这里甚至只有一间宫殿。

现代时人们都戏称毓庆宫为小迷宫,胤礽还只觉得好玩。待现在恢复前前世记忆,胤礽差点把枕头哭湿。

额娘啊!这是人住的地方吗!

想想明朝时期的太子东宫是如今的撷芳殿加端敬殿、端本宫那么大一块,里面配备齐全,甚至还有东宫官吏上班的地方。

而我呢?我这算哪门子的太子东宫!

胤礽想起兄弟家的亭台楼阁,再想想自己的破烂房子小迷宫,气得直蹬腿。

康熙只以为胤礽不愿意离开他,便严肃地教育胤礽:“你小时候和朕一起住,长大了还和朕一起住吗?你是太子,当有自己的东宫。”

胤礽含着一泡眼泪:“阿玛,我去过奉慈殿。”

康熙:“嗯?”

胤礽QAQ:“那里非常非常非常小。”

康熙:“呃……”

胤礽o(╥_╥)o:“伯伯和我说过。裕亲王府可大可漂亮,好多花花草草假山小溪。”

康熙:“裕亲王府的确……”

胤礽(╥╯^╰╥):“呜哇!!!我不要当太子,我要当亲王!我要宽敞的大房子!我要漂亮的花花草草!我要可以爬的假山和可以踩水的小溪!太子好惨啊!”

康熙认为胤礽说得很有道理。

于是,康熙抬起巴掌把胤礽揍了一顿。

再有道理,胤礽也不该嚎不当太子。

这次康熙揍得有点狠,把胤礽的小屁屁揍肿了。

揍完之后,康熙嘴上说着“太子要简朴”“太子当以身作则”“能住就行别挑剔”“那里至少离朕近”之类的屁话,然后落荒而逃。

再不逃,他都快被小奶团子给嚎服了。

胤礽趴在榻上哼哼唧唧养屁股。

在他的强烈抗议下,他的瓷的玉的镶嵌宝石的枕头变成了舒舒服服的棉花枕头。否则他这么趴着,下巴肯定得膈出很深的印子。

时值新年,刚功课加码不久的胤禔也放了假。

他来找胤礽来玩时,便看到胤礽趴在软绵绵的棉花枕头上垂泪。

棉花枕头很大。胤礽趴在棉花枕头上的时候,一张小脸全陷了进去,把棉花枕头变成了一个“凹”形,就像是胤禔早上吃的带馅儿的糕点。

胤禔坐到胤礽身旁,摸了摸胤礽头上的小揪揪:“怎么了?”

胤礽吸着鼻子道:“被汗阿玛揍了。”

胤禔皱眉问道:“揍屁股了?屁股肿了?”

胤礽瞥了胤禔一眼。大哥,你可以不说这么大声,好丢脸啊。

胤禔戳了一下胤礽的屁股,胤礽“嗷”的一声,差点蹦起来。

胤禔眉头皱得更紧了:“打得好狠。”

胤礽有气无力道:“嗯。”

两个小孩沉默了一会儿,胤禔蹬掉鞋子爬到榻上和胤礽并排趴着。

胤礽往旁边挪动,分给胤禔半个大枕头。

“怎么惹汗阿玛生气了?”胤禔小声问道。

“还不是毓庆宫的事。”胤礽闷闷道。他把和康熙的“争论”告诉了胤禔。

胤禔无语:“很明显,汗阿玛恼羞成怒。”

胤礽使劲捶打枕头:“就是!”可恶的阿玛!连小孩子都知道你是恼羞成怒!

胤禔伸手揉了揉胤礽的小脑袋:“毓庆宫……有那么狭小吗?”

胤礽瘪嘴:“哥哥可以去看看,就是神霄殿和奉先殿中间的奉慈殿。离乾清宫很近很近。”

胤禔知道那里,但还没过去玩过。

那里是供奉祖先的地方,平时没有庆典的时候香火也不断,胤禔很不喜欢那里的味道。

胤禔又问道:“亲王府……亲王府很好吗?”

“嗯。”胤礽把自己前前世和前世见过的亲王府模样告诉了胤禔。

亲王府占地非常广,大多糅杂了皇家园林和江南园林的风格,辉煌大气,亭台楼阁,假山河流,几步一景。

亲王除了有亲王府,还会在城郊有许多庄子。

他们可以打猎,可以下田地自己掰菜,可以到水中钓鱼游泳。

亲王还能随便在京城中玩。

古玩、酒楼、戏楼……大街小巷,他们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胤礽的语言功底很强,将亲王府和宫外的繁华说得绘声绘色,胤禔眼中不由生出向往。

“爷将来也能有亲王府!”胤禔斩钉截铁道。

胤礽道:“哥哥当然有。哥哥十六七岁就会出宫建府。你是我哥哥,最低也是个郡王。郡王府和亲王府也就差一些装饰规格。哥哥还能自己督造王府,想选什么样的房子和园子就选什么样的房子和园子,呜。”

胤礽说完后,更加委屈了。

我怎么这么苦!

兄弟们都有大院子住,都可以天天在京城里逛街,就我只能被关在这狭小的宫墙内看四方天。这太子谁爱当谁当去!我不想干啦!

胤禔又揉了揉胤礽。除了这样,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胤礽是好了。

“每朝每代的太子东宫都那么小吗?”胤禔好奇道。

胤礽把脸埋在棉花枕头里使劲摇了摇头:“前明的东宫在前庭附近。就是撷芳殿和端敬殿、端本宫那一片,很大,靠近宫墙,可以随时出去。”

胤禔疑惑:“那为什么汗阿玛不把那一片给你?”

胤礽沉默了一会儿,苦笑道:“因为这里近吧。大哥,别问了。这不好回答。你小声点,他们听到我俩说的话,立刻就会告诉汗阿玛。”

胤禔也沉默了一会儿,才小声道:“我在额娘宫里可以随便说话,你在这里不可以吗?”

胤礽:“嗯。”

胤禔问道:“你什么时候可以随便说话?也是十六七岁长大后吗?”

胤礽把脸死死埋在枕头上:“我可是太子,一辈子都会在宫里。”

一辈子在宫里,和你不能随便说话有关系吗?

胤禔心中生出小小的疑惑。

但他现在已经在惠嫔的哭泣下学会了不立刻把疑惑说出来。

他没有再提东宫的事。

胤礽继续给胤禔讲宫外的故事。从京城内讲到京城外,从华夏内讲到华夏外。

胤禔还是不断插嘴打断胤礽的故事,胤礽让他“懂礼貌”,他一点都不“懂”。

爷是哥哥,不需要对弟弟懂礼貌。

胤礽说得口干舌燥,喝了一点水润喉后便困了。

胤禔拍了拍胤礽的后脑勺,让胤礽好好休息。

胤禔走出乾清宫暖阁时,抬头看了一眼飘洒的雪花,板着脸对伺候的小太监道:“先不回宫,去奉慈殿。”

雪天路滑,胤禔被小太监抱着走到未来毓庆宫会出现的位置。

康熙虽然早早定下了将奉慈殿改成毓庆宫的事,但现在还未出正月,匠人们还未开始施工。

正月需要祭祖,奉慈殿两旁的神霄殿和奉先殿都飘出了浓厚的香火味道。

胤禔捂了一下鼻子,抬脚走进了稍显破败的奉慈殿中。

奉慈殿的确很小。

它处在两个大宫殿的之间,和惠嫔所住的延禧宫仅隔着两面墙一个夹道,宽度越是延禧宫的一半,长度倒是差不多。

也就是说,这里的面积只有延禧宫的一半吧?

胤禔使劲迈着步子,用他的小短腿衡量奉慈殿的面积。

胤禔懂事以后,在宫外住了一段时日。

大臣的府邸面积很广,里面还有小花园。

他回到延禧宫之后,还嫌弃延禧宫面积小,光秃秃,还不如大臣家,一度认为自家额娘很不受宠。

现在他已经知道了,后宫的一宫之主,已经是顶顶厉害的妃嫔了。

太子弟弟呢?他一直听到周围人说太子弟弟是这全大清第二尊贵的人,哪怕太皇太后、皇太后、皇后都不如太子。

太子是国之储君,是未来的皇帝。

可胤禔亲眼见到的呢?

就这?就这?就这还不到延禧宫一半面积的狭小东宫?就这每到祭祀的时候连呼吸都不能顺畅的太子东宫?

胤禔站在雪地里。

他穿得很厚,怀里还揣着暖炉,但他却感到很冷。

很冷很冷。

“回延禧宫。”胤禔板着的脸,和在天花之役中发号施令的胤礽有些像。

和他的汗阿玛康熙也有些像。

兄弟、父子,大约都是相似的。

胤禔离开奉慈殿的时候,趴在小太监的肩膀上回望了一眼。

从祥旭门中望过去,能将奉慈殿的全景一览无遗。

纵观之后,这一片地方显得更为狭小阴暗。

天空中的雪花大片大片的飘落,将破败的奉慈殿牢牢盖住。

胤禔眼一花,好似看到了自家小小的奶团子弟弟站在了这小小的、被雪覆盖的破旧四方天中,就好像被笼子罩住了一眼。

胤禔立刻趴在小太监肩膀上,不敢再看。

回到延禧宫后,惠嫔见胤禔神情恹恹,疑惑道:“你不是去找太子玩了吗?”

太子脾气那么好,不太可能和自家儿子吵架啊。

胤禔点头,环视了一圈周围。

惠嫔欣慰地屏退了周围人:“太子遇到什么委屈了吗?”

自家孩子每日傻乐傻乐,也只有看到太子遇到委屈时,自己才会露出委屈的神色。

胤禔再次点头:“弟弟被汗阿玛揍了,揍得很惨,都爬不起来了。”

惠嫔惊讶地睁圆眼睛:“怎么会?!”

以万岁爷对太子的溺爱,还能把太子揍得起不了床?!太子才多大一点,万岁爷不怕把孩子揍出问题吗!

惠嫔心中叹气。若是她看到万岁爷揍自家儿子揍狠了,肯定会跪着求情阻止。以万岁爷的性格,气头过去冷静下来,便不会和孩子计较。

太子没有额娘,估计被揍的时候连个阻止的人都没有,才会这么惨吧。

太子还不到五岁啊!

胤禔又道:“弟弟因为不想要毓庆宫被揍了。我去毓庆宫看了看,很小,很窄,还不到咱们这一半。这里只有我、额娘和一些低位嫔妃,以后我还会搬出去,低位嫔妃也不占地方。弟弟……弟弟以后要在那里成家吧?那得多挤啊。”

惠嫔干笑道:“这你不用担心,皇上总不至于亏待太子。太子可是国之储君。”

胤禔道:“前明太子东宫在后宫外,撷芳殿和端敬殿、端本宫那很大一片地。弟弟却只有那么小一片地。弟弟真的是大清的储君吗?”

惠嫔沉默。

听胤禔这么一说,她也觉得毓庆宫这地方是不是太寒碜了一点。

奉慈殿就在延禧宫前面,长什么样她还不知道吗?

她之前想,奉慈殿肯定会被拆了重建,皇帝再怎么也不会亏待他亲手带大的太子。

可现在她又想,就奉慈殿那么点大地方,就算翻新,能翻出花来?

见惠嫔沉默,胤禔换了一个话题:“额娘,我听弟弟说了亲王府和宫墙外的事。以后额娘可以和我一起住对不对?亲王府可比延禧宫好多了。”

胤禔已经知道,太子的事只要他汗阿玛不想解决,没有人能救得了太子。他不再为难惠嫔,只是稍稍吐露心声。

孩子总会长大的。宫中的孩子尤其如此。

惠嫔无奈道:“那得等我成了太嫔才行。”

胤禔道:“那额娘一定要好好吃饭,不要生病,儿子等着把你接出宫。”

胤禔靠着惠嫔,将从胤礽那里听到的宫外的事结结巴巴不太连贯地告诉惠嫔。

满人并不太注重男女大防,惠嫔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偶尔会被父兄带出门玩。

已经褪色的记忆在胤禔提到熟悉的事物时重新上了鲜活的颜色,惠嫔时不时补充一些自己曾经见过的、玩过的事。

胤禔仰头看着惠嫔。他端庄优雅的额娘此刻露出了仿佛小女儿般的活泼表情,连平静无波的眼神都泛起了光亮,就像是蕴含着许多小星星。

额娘这样真漂亮。

额娘也是想出宫住大房子大花园的。

“额娘,我一定努力!我一定会当上亲王,买许多大庄子大花园给额娘住。”胤禔拍着胸脯道,“额娘努力活,我一定能把你接出宫!”

“在外面可别提这件事,犯忌讳。”惠嫔笑着把儿子揽怀里,压低声音道,“好,额娘一定努力活。”

惠嫔不想让儿子当太子、当皇帝了。

连康熙亲手带大的太子都那么凄惨,她那疑心病慎重的万岁爷,能对自家儿子好?

还是出宫好啊。出宫到亲王府里当个儿孙环绕的老封君,养养花草逛逛街,也不比被拘在宫里殚精竭虑的老太后差。

……

康熙揍完儿子之后便后悔了。

他去找自己的知心表妹佟贵妃抱怨,胤礽真是太不乖了。自己给胤礽专门建造东宫,这多大的荣誉啊,胤礽居然不领情,还嚷着不当太子。

这时候,有太监回报,大阿哥去见了太子之后就去了奉慈殿,然后捂着鼻子被香火熏走了。

康熙:“……”

佟贵妃捏着帕子捂着嘴笑道:“表哥,要不换个地方?那地方确实……”

康熙:“……”他怎么没想到儿子会被香火熏这一点?

康熙揉了揉额头:“没有比那里更近的还空着的地方了。”

佟贵妃无奈道:“太子东宫……其实可以不用离乾清宫太近。”

康熙沉默不语。

佟贵妃笑着道:“表哥担心太子太小无法照顾自己,可以先建好东宫,等太子成婚之后再搬过去住。我想太子在成婚前,也更愿意和表哥一起住。”

康熙终于露出笑容:“那倒是。”

他叹了口气:“罢了,朕再想想。”

“表哥要不回去看看太子吧?太子还那么小,刚病愈又被揍……”佟贵妃担忧道。

康熙尴尬道:“朕没揍他,朕只拍了他屁股几下。”

佟贵妃不赞同道:“太子还小。表哥你的力气多大,你自己不知道吗?”

康熙知道。康熙怎么不知道。他可是能拉十一力弓的人!

康熙摸了摸鼻子,灰溜溜地走了。

康熙离开之后,佟贵妃深深叹了一口气。

男人带孩子,就是养得糙,可怜小太子了。

自从宫中天花之事后,佟贵妃对太子的嫉妒和醋意淡了,对赫舍里皇后的嫉妒和醋意更深了。

这么好的孩子啊,怎么就不是我儿子呢?要是我儿子,我一定将他宠上天去,哪会被皇帝揍?

“可娘娘,如果仁孝皇后上天有灵,看着太子这样……”老嬷嬷道。

佟贵妃再次深深叹了一口气。

看来宫里的女人不仅要孩子,还得自己也活着才行,才不会让自己的孩子被欺负了去。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小说的作者是木兰竹,本站提供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24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作精洗白手册(快穿) 我在生存游戏里搞基建 天价宠妻:总裁夫人休想逃 过电 与木之本君的恋爱日常 花滑残疾运动员重开了[花滑] 婚后甜吻 失忆后和刺杀对象好了 总裁不要弄疼我 总裁的专宠床奴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