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上一章:第26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常宁小康熙三岁,现在还只是个二十二岁的愣头青,表情控制很不到位。

他见到康熙还算恭敬,看向太子的时候就有些眉毛不是眉毛,眼睛不是眼睛,把阴阳怪气发挥到了极致。

胤礽仗着自己年纪小,做出一副担忧的表情,心直口快道:“叔父是生病了吗?叔父要注意身体呀,生病了要喝苦苦的药,可难受。”

福全本来想在康熙训斥常宁之前训斥常宁,好替常宁挡一挡。胤礽这童言稚语一出,他皱着眉闭上嘴。

这么可爱这么善良的小侄子,你阴阳怪气个屁!活该你倒霉!

康熙本就生气,听胤礽情真意切关心常宁,就更气了。

他要保护胤礽纯真善良无邪的小心灵,不会告诉胤礽常宁讨厌他,自然阴阳怪气了回去:“恭亲王大概是被冷风吹久了,脸抽了,找御医在脸上扎几针就好了。”

胤礽乖巧道:“这就是御医说的中风吗?”

福全忍笑,常宁表情更扭曲了。

康熙气定神闲道:“差不多吧。再吹一会儿风就真中风了。”

胤礽皱起眉头,上前几步拉着常宁袖口道:“叔父赶紧请御医……哎哟!”

常宁抬起被胤礽拉着袖子的手,从胤礽手中把袖子扯回来,本想对康熙行礼服个软。

他试探出康熙对太子的态度,也试探出太子如传闻那样是个善良的小傻子,连别人对其好歹都分不出来。目的既然已经达到,常宁自然见好就收,不继续撩拨康熙的怒气。

常宁抬起手时,手肘和袖子轻轻拂过胤礽的身体。

胤礽皱着眉头大呼一声,往后一倒,身体摇晃了一下后很快重新站直。

他揉着常宁袖子接触到的地方,小脸皱成一团,好像痛到了的样子。

不过三个大人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胤礽眉头就松了开来,哒哒哒跑回了康熙身边。

康熙牵着胤礽的手,皱眉头道:“他打你?”

胤礽睁大他水汪汪的眼睛:“没有啊,只是不小心碰到啦。”

不小心?

康熙看向也皱起眉头的常宁,不悦道:“保成,疼吗?”

胤礽笑道:“不疼了。阿玛,赶紧给叔父找御医呀。叔父去看御医,我们去逛街!”

康熙一把将胤礽提起来,伸手揉了揉胤礽的肚肚。

胤礽不安地扭动了一下:“不痛了真的不痛了,保成穿得可厚。去逛街去逛街。”

“嗯。”康熙看着自家单纯过头的傻儿子,怒气不由上涌。

康熙当然知道常宁不至于蠢到当着他的面揍他的宝贝儿子。

常宁只是在胤礽拉着他的袖口关心他的身体的时候,很不耐烦的把袖子抽出来,动作太大打到了胤礽。

胤礽每当对待家人时便心胸极其开阔,脑袋也会变得善良到蠢。他知道常宁不是故意的,便不会哭闹委屈。

自家蠢儿子是个喝苦药扎针灸都不会哭的乖宝宝,除了被自己气哭揍哭委屈哭,其他时候很少看到他哭泣。

康熙想到这,不由有些心虚。

“常宁,你干什么?”福全生气了。

他知道常宁对康熙立太子很不满,但把不满发泄在小孩子身上也太下作了。

再说了,康熙还在这呢!当着康熙欺负他的儿子,你是在京城待腻了想去给汗阿玛守陵吗?!

“我什么干什么?”常宁看胤礽那一番动作疑惑了一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不小心打到了胤礽。

他回忆自己手上的触感,确定自己只是轻轻擦了一下,绝对没有打到胤礽。

胤礽东倒西歪,肯定是自己没站稳。

“他自己没站稳,怪我干什么?难道你怀疑我故意打他?”常宁用怀疑的目光看向胤礽,“他没站稳就算了,为什么揉肚子?搞得好像我打到他似的。”

“常宁!你什么意思?!太子故意构陷你不成!”康熙被常宁怀疑的目光激怒了。

胤礽只要面无表情并睁大表情,就是一个最标准不过的傻宝宝疑惑表情:“阿玛,什么构陷?你们在说什么?”

“皇上,太子难得出一次宫,别为常宁置气。他的混劲,您还不知道?”福全见胤礽茫然的表情,心里的怒气也迅速增加。

但先帝只剩下四位皇子,福全是个老好人,不忍心看弟弟被康熙罚,便打圆场道:“你不是不舒服吗?快不快滚去看御医!”

常宁还想再辩解几句,但他了解康熙,看出康熙现在怒气在爆发边缘,忙打了个千,利索地溜了。

他是康熙亲弟弟,还有太皇太后护着。只要康熙怒气没当场发作,他就会无事。

这种事他做过许多次了,非常熟练。

见常宁惹了胤礽后熟练地溜走,康熙的气没处发,只能踢了一脚铺路的鹅卵石。

胤礽继续努力把眼睛睁大,并在眼睛睁大的同时使劲皱起他可爱的小眉毛:“阿玛?你生气了?怎么了?”

“没什么。”康熙把怒气压下,“准备马车,我们换衣服上街。”

胤礽皱着眉头点点头。

康熙一手抱娃,一手揉了揉娃皱紧的眉头:“眉头松开,别皱,像个小老头。”

胤礽双手捂住眉头:“保成不是小老头。阿玛才经常皱眉,阿玛是大老……哎哟。”

胤礽瘪嘴:“阿玛你能不能别老敲我的脑袋,敲笨了怎么办?”

“你已经够笨了。”连常宁在欺负你你都笨到感觉不到!康熙被胤礽蠢乐了。

福全看着傻乎乎的胤礽,板着的脸也不由露出无奈和纵容的笑容。

虽然太子太单纯很不好,但有这么一个可爱善良的傻晚辈,谁会忍住不去宠?

太子还小,现在傻一点也没关系。

福全慈祥道:“马车已经准备好了,换完衣服咱们立刻出发。皇上,咱们先去哪?”

康熙道:“看庙会。”

他专门选这个日子,就是带太子来看都城隍庙会。

都城隍庙庙会正月最热闹的庙会。都城隍庙庙会开市之日汇集了世界各地的奇珍异宝,不止琳琅满目的珠宝,甚至各个朝代的古董都应有尽有。

康熙正好给太子炫耀一下自己鉴宝的眼力,收获儿子满满的崇拜。

换好衣服后,康熙抱着胤礽和福全上了同一架马车,三人气氛都有些沉默。

常宁的事给这愉快的出宫之旅蒙上一层阴影,康熙余怒未消,福全也在心中叹气。

胤礽的眉头又皱紧了。

他拉了拉康熙的袖子,小声道:“阿玛,我是不是惹叔父不高兴了?”

康熙板着脸道:“没有。你为何要这么说?”

胤礽道:“叔父见到我时脸色不好看,我以为叔父生病。但叔父离开的时候脸色又好看了。病哪能好得这么快?叔父不是生病,是不喜欢保成吗?”

康熙狠狠揉了一下胤礽的小脑袋。

儿子不蠢,只是一时没有想到从未在私下场合见到的叔父会讨厌他。

胤礽声音越来越低,快被马车晃动的声音淹没:“叔父之前说的话,是说我构陷他吗?我只是没站稳,不是构陷……”

“别说了。”康熙把胤礽揽怀里,“他脑子有病。”

福全也板着脸道:“没错,是他脑子有病。以后别理睬他。如果单独遇到他,就赶紧立刻离开,去找皇上或者来找我,在宫里就去找太皇太后,不用给他打招呼。”

胤礽就像是霜打的小白菜一样蔫哒哒。

他瘪着嘴想要说什么,嘴唇动了动,又安静的闭上嘴什么都没说,看得两位长辈心疼极了。

福全这个老好人的怒气都快突破警戒值了。

之前的事全是常宁一个人在无理取闹,先是给太子甩脸色,太子拉着他袖子关心他的时候,他嫌弃地抽出袖子差点把太子推倒。

太子自己晃了晃便站直了,皱着眉头揉了揉肚子连疼都没喊,还继续关心他。

太子做错了什么?错在没意识到常宁讨厌他吗?

太子聪慧。之前没意识到,现在想明白了,看把孩子委屈的!

于公说,太子是国之储君,除了太皇太后和皇上,就连皇太后都不能给太子委屈,说严重了就是不忠;

于私说,太子是常宁亲侄子,常宁欺负兄长唯一的嫡子,这是不慈。

即便不提这些大道理,太子还未满四岁,常宁欺负一个未满四岁的小孩子,还污蔑太子构陷他,简直不是人干的事!

“对不起。”胤礽低下头,嘴瘪的能挂上小葫芦,“阿玛,我哪里做错了,叔父才那么讨厌我?叔父是除了太皇太后和阿玛之外,我最亲的亲人。他那么讨厌我,肯定是我哪里做错了吧?”

康熙捏住太子瘪起的嘴唇:“你没错。朕都说了,是他脑子有病!朕九五之尊,金口玉言,说他有病就是有病,明白了吗?别遇到点事就从自己身上找原因。你是太子!给朕霸道点!”

胤礽挥舞着小短手像只螃蟹一样“呜呜呜”了许久,康熙才松开手。

胤礽捂着嘴,埋怨道:“痛!阿玛坏,坏阿玛。什么叫遇到点事?我就只有三个叔叔伯伯!这很重要!”

福全听到胤礽这句话心里暖洋洋的同时,也更气了。

太子是个好孩子,这么小的年纪就一直念着亲伯伯亲叔叔,说他们是除了太皇太后和皇帝之外与他最亲近的人。

这样的太子继承大统后,至少能保他们两代后代富贵无忧。常宁还有什么不满?难道常宁还奢望恢复八王议政,甚至像多尔衮那样当摄政王,和皇帝分持大权吗?

常宁就是欠守陵了吧?!

小孩子忘性大。胤礽被康熙逗弄了一会儿,又听福全绘声绘色讲述了庙会盛景之后,便把疑似犯病的常宁抛到了脑后。

出门在外时胤礽试图保持成熟稳重的好孩子样,但被康熙逗着逗着就固态萌发,要阿玛抱要和阿玛闹。

福全在康熙的默许下,也加入了和胤礽玩闹的行列。

胤礽左手一个阿玛,右手一个伯伯,小腿一缩,吊在他们中荡秋千。

康熙被御医提醒过,忙把胤礽放下来,叮嘱他不准荡秋千。

“这样你的小胳膊会脱臼!”康熙点着胤礽的脑壳道。

胤礽:“嗷!”

他刚刚答应,一会儿又荡了起来。

康熙继续点他的光脑壳。

福全笑得合不拢嘴。

他从未见过自幼登基的弟弟如此生活化的一面,比他当初刚当阿玛还要焦头烂额。

他的孩子有女人带,自己不过是逗弄一下。看弟弟和保成相处,显然弟弟说自己亲自带孩子,居然不是说着玩。

福全脑海中浮现出大逆不道的比较——弟弟带孩子,和他后院的女人带孩子时的表现差不多了,那叫一个熟练。

福全不由也起了玩乐的性子。

“保成,要不要骑脖子?”福全笑呵呵道,“庙会人多,骑伯伯脖子上好不好?”

胤礽转头看向康熙。

康熙笑骂道:“你还想骑我脖子上不成?!”

胤礽居然大无畏地点头。

福全的笑容僵住了。

他万万没想到,太子居然……算了,太子还小,太子什么都不懂。

福全刚想伸出手把太子抱起来,阻止太子大逆不道的行为。康熙居然率先把胤礽抱起来。

“只能在宫外这样,不能告诉其他人,包括你乌库妈妈,知道吗?”康熙把儿子扛肩膀上。

胤礽两只小短腿吊在康熙胸口,小短手稳稳抱住康熙的脑袋,整个脑子“轰”的一响,懵了。

他只是开个玩笑,万万没想到阿玛居然真的同意了?

这还是我那个死要面子的阿玛吗?阿玛你还记得你是封建帝王吗?我上上辈子的时候你没有那么宠孩子啊!胤礽在心底咆哮。

不过我上上辈子的时候,阿玛好像没这么帅。胤礽陷入沉思。

这辈子阿玛许多表现都和上辈子截然不同,少了帝王的威严和持重,多了许多亲切随和。

胤礽抱住康熙的脑袋,在康熙的帽子上蹭了蹭自己软乎乎的小脸。

他刚因为“陷害”常宁而生出的源自于前前世的黑暗情绪,被这个骑脖子打散。

“阿玛好高呀。”胤礽两只暖呼呼的小手捂住康熙被寒风吹得冰凉的脸,“保成给阿玛挡风。”

感到脸上软绵绵的暖意,康熙笑得异常开心:“走!和阿玛一起逛庙会!看到什么喜欢的就说,阿玛全买给你!”

康熙顶着儿子大步跨进人群,福全忙提腿跟上。

一溜的侍卫太监有的隐藏在人群中,有的装作奴仆跟在三人身后,他们脸上的表情都有些绷不住了。

皇上把太子顶肩膀上?

太子骑皇上的脖子上?

他们眼花了吗?

天家父子居然做出了和普通父子一样的行为?

庙会太过热闹,总有人贩子浑水摸鱼,还要预防拥挤和踩踏。许多健壮的父亲为了保护幼子,都将幼子顶在了肩膀上。

康熙并不是这人山人海中唯一一个这样做的父亲。他融入了许多普普通通的父亲中,和儿子好奇地逛来逛去。

胤礽一会儿收回手暖暖,然后继续给康熙遮风暖脸。他趴在康熙脑袋上轻言细语和康熙说话,身体放松,一动不动,尽可能给康熙减轻负担,比其他在父亲脖子上乱动的孩子乖巧多了。

福全看着这年轻的父子俩在人群中穿梭,不由有些眼热。

天家的孩子,谁没有指望过一份普通家庭的父爱?

但他们懂事之后便知道,这份奢望永远不可能实现。

福全分府另住之后,想过和孩子亲近。但他院中也和康熙后宫一样子嗣稀少,后院女人把唯一活着的孩子看得很紧,就跟母老虎护崽子似的,根本不准他抱出去随便玩。

福全琢磨着,要不要和后院的女人再商量商量。培养父子亲情也很重要啊。

“三爷,你也累了,让我抱抱保成。”自己的孩子抱不着,福全盯上了大侄子。

康熙回头:“想要啊?”

福全使劲点头。

康熙板着脸道:“不给。”

说完,他顶着胤礽迈开大长腿,和福全拉开了距离。

福全:“???”

等等,这还是他那喜怒不显于色的皇帝弟弟吗?我弟弟有这么幼稚吗?

不过弟弟好像也才二十多岁?活泼点似乎也正常?

福全摸了摸自己的秃脑门,感觉头有点疼。

他是不是冷风吹多了,吹出幻觉了。

为了确定自己是不是被冷风吹出幻觉,福全再次问道:“给我抱一会儿,就一会儿。”

康熙继续加快脚步:“不给不给,一边去。”

“就一会儿,我们换着来。”

“一边去,没听到吗?”

“我也想让侄子给我捂脸。”

“你想屁。”……

两兄弟你一言我一语,仿佛寻常娇纵弟弟和宽厚老大哥斗嘴。

胤礽趴在康熙脑袋上,嘴都快咧到极限了。

阿玛和伯伯斗嘴好好玩啊,没想到阿玛和伯伯感情居然这么好?

上辈子是这样吗?胤礽想起上辈子裕亲王和康熙相处时公事公办的君臣模样。

这是时间改变了人心,还是这两辈子根本不是同一世界?

胤礽闭上眼,又蹭了蹭康熙的脑袋。

不管了,享受这一刻才重要。

康熙感到脑袋上胤礽蹭来蹭去的触感,很遗憾今天戴了帽子。

等以后不戴帽子的季节,朕再带保成来逛庙会吧。康熙决定,趁着孩子还小,可以顶脖子上,多享受一下这寻常人家的父子亲情。

胤礽这是第一次出宫。

上上辈子留下的记忆多是黑暗的,这种逛街的小细节不会占用宝贵的灵魂容量。

上辈子胤礽倒是经常逛街逛庙会,每次都觉得很无聊,只想回家躺着。

逛街哪有打游戏看视频好玩?

这辈子没了丰富多彩的娱乐生活,连庙会都变得新奇有趣起来了。

胤礽骑在康熙脖子上,能看得很远很远。

他指挥着康熙去看人耍大刀喷火球砸石板,买了许多小玩具准备回宫送人,又馋了一串冰糖葫芦。

吃冰糖葫芦的时候,康熙终于把胤礽放到了地上,免得胤礽把糖蹭到了他头上。

胤礽吃完冰糖葫芦之后,康熙终于耐不住福全的请求,让福全享受了被胤礽骑脖子的待遇。

福全扛起了胤礽之后,才知道康熙有多开心。

孩童甜甜暖暖的气息包裹着他,除了重了点,比什么围脖都好使。

对经常骑马射箭的福全来说,胤礽这点重量不算什么。他可以扛着侄子走完整个庙会!

“三爷,经常带保成来我家玩啊。”福全把胤礽放下时,念念不舍道。

“嗯嗯嗯,好好好。”康熙把胤礽护怀里。

儿子太可爱也有坏处,总有人想和朕抢保成!

逛累之后,康熙几人去了庙会街上一家大酒楼。

这类高档酒楼都给达官贵人们随时备着雅间。福全的侍从亮出了裕亲王府的身份,他们立刻被掌柜的亲自引往楼上最好的房间。

在上楼的时候,胤礽伸长脖子观望了一眼楼下正在弹曲说书的大厅,眼尖地看到了一个因为长得太好看、神情太忧郁,而在楼下众人中显得格格不入卓尔不群鹤立鸡群的大帅哥。

胤礽眼睛一亮,脚步一顿,使劲拉扯康熙的袖子:“阿玛阿玛!我看到一个比我们俩还帅的人!我们俩大清第一美男的地位不保!”

福全:“???”什么大清第一美男?皇帝弟弟私下给太子侄子说了什么奇怪的话?弟弟还有多少惊喜是我这个哥哥不知道的?

康熙五分好奇五分不满地顺着胤礽的粗短手指看向大厅,也一眼看到了大厅中那个硬生生把周围众人衬托成布景板的家伙。

康熙已经到了嘴边的“绝不可能有谁比你阿玛还要帅”的话,被他无奈地咽了下去。

他回头道:“赵昌,把那家伙给我叫上来!”

扮做侍卫贴着八字胡的赵昌笑道:“是,三爷。”

他没有问叫谁上来。

都大清第一帅哥了,还能是谁?

福全瞥了一眼,不由失笑。

这真是赶了巧了,居然能在这里遇上,还被小太子一眼瞧中了。

胤礽虽然已经猜到那人是谁,还是装作好奇地问道:“阿玛阿玛,那个人你认识吗?”

康熙点头:“那就是明珠的儿子,今天刚成为你侍卫的人。”

胤礽夸张道:“哇哦!是大清第四美男明珠大人的儿子!”

福全疑惑:“大清……第四美男?”

胤礽摇头晃脑道:“我和阿玛并列第一,哥哥第三。不过现在我和阿玛要并列第二了。”

福全失笑。

这大侄子真的太逗了。小孩子都这么好玩吗?

福全决定,今天回去就算拼着和福晋侧福晋庶福晋们吵架,也要把儿子偷出来玩!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小说的作者是木兰竹,本站提供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26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总裁的女人谁敢动 媚者无疆 [清穿]人生已经到达了巅峰 萌宝甜妻,冰山总裁宠上天 我的幼驯染不可能是首领宰 楚后 狂欲总裁 江南恨 七零年代漂亮亲妈 爱你是最好的时光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