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上一章:第28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康熙歇息了一会儿后,继续逛庙会。

康熙和纳兰性德、顾贞观聊得很尽兴。

不一会儿,胤礽的眼神就开始飘。

他听得懂那些诗词歌赋的话题,但不想听。于是他装出一副“大人的话题小孩子并不想参与”的表情,甩掉他阿玛的手,和福全走一起。

福全立刻把胤礽抱怀里,把他皇帝弟弟抛一边,胆子大极了。

康熙看着一大一小疯玩的人,无奈地笑着摇摇头,任他们去了。

康熙听了胤礽所说的“南北党争”的事,非常好奇。

他再好奇也不好意思揪着胤礽打听。

我这个当阿玛的不要面子吗?

所以康熙只能自己琢磨这件事。

纳兰性德虽然也不知道什么南北党争的事,但他门客中文人众多,南边的北边的都有。这些文人日常相处的时候总会带出一些地域偏见出来。纳兰性德感情细腻,对那些人的感情冲突记得很明白。

康熙询问的时候,他便这些事一一细说给康熙听,和康熙一起琢磨这些表面冲突背后是否有更深刻的含义。

顾贞观作为东林党人的后代,从小耳濡目染,对文人那些弯弯道道了解得很清楚。每当康熙拿不准主意的时候,就问顾贞观。

顾贞观不断擦汗。

如果可以的话,他并不想回答。

君子之争怎么变成了朋党之争?

学问争论怎么变成了利益争夺?

那些光风霁月的道德模范,背地里又有怎样的阴暗勾当?

地方豪强世家与朝中大员勾结,他们立在前面的标杆人物,是怎么从小开始养望?

顾贞观身为文人,即使自己是真的道德模范,也不愿意揭开文人那层光鲜的外皮。

若这事传出去,他就无法立足了。

可面前是皇帝啊。皇帝询问,他能不回答吗?

他倒是可以以死明志,但好不容易才有了救回友人的希望,他不能连累友人。

康熙:你挚友在我手中.jpg。

还好有胤礽这个神仙宝宝,解救顾贞观于水火之中。

胤礽头戴刚买的虎耳帽,脖子上挂着几串鲜艳的绒布花,左手拿着小小的木风车,右手拎着一个兔子灯笼,跑到康熙面前阻止康熙继续折腾顾贞观。

他跑到康熙面前后,先看看左手的木风车,然后看看右手的兔子灯笼,发现没手去拉康熙的衣角,脑子不知怎么的一抽,用木风车戳了戳康熙。

当胤礽跑过来的时候,康熙便停止聊天,微笑着低头看向胤礽。

胤礽用木风车戳。

康熙岿然不动。

胤礽迷惑地眨了眨眼,又用兔子灯笼戳了戳康熙。

康熙微笑不语。

胤礽用木风车和兔子灯笼轮流戳康熙,被康熙一把提起来大眼瞪小眼。

康熙哭笑不得:“保成,你干什么?”

胤礽:“我有话要和阿玛说。”

康熙:“然后?”

胤礽迷糊皱眉:“我要说什么来着?”戳着戳着就忘了。

康熙:“……蠢儿子,嫌弃你。”

福全立刻伸手:“嫌弃的话给我给我,三爷,乖侄子给我抱抱。”

康熙瞥了福全一眼:“你已经抱得够久了。”

他让纳兰性德把胤礽手中的小东西拿好,让胤礽双手抱着他的脖子,在他怀中坐好。

“想起来了吗?”康熙笑着问道。

胤礽眼睛一亮:“想起来了!”

康熙道:“说。”

胤礽幽幽叹了一口气后才道:“阿玛,别欺负顾贞观了。你再问下去,他就会变成文人的叛徒,被口诛笔伐,说不定全家都会被逼死。”

顾贞观:“……”太子殿下,您不用说得这么直白!

康熙皱眉:“有这么严重?”

胤礽点头:“小人不容易被逼死。君子会。”

康熙叹气:“有道理。罢了,我多找几个人问问。你说于成龙如何?我之前认为他是个难得的清官……”

康熙讽刺地笑了笑:“大清的俸禄可不低,倒也不至于抛妻别子,身无别物。”

顾贞观:“!!!”皇帝陛下,您真的是想逼死我!

胤礽拽了拽康熙的毛绒绒领口:“阿玛,人无完人,论迹不论心,论心无好人。被阿玛和玛法一直挂在嘴边的于成龙大人政绩斐然,生活简朴,这是事实。”

“你说得对。”康熙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

他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

汉官仕途本就艰难,若没有一些特立独行的“养望”之举,如何被他人所知?

从顺治朝到今朝,两代皇帝都在整顿吏治,整顿吏治的举动都十分艰难。

康熙需要树立一个清官典型,于成龙能吃得下当清官典型这个苦,他们便可以一拍即合。

“你这时候怎么变聪明了?”康熙揉了揉胤礽刚买的虎耳朵帽子。

胤礽给了康熙一个鄙视的小眼神:“儿子说的话,不是阿玛经常说的吗?阿玛是在自夸?”

康熙“哈哈”大笑,丢开纳兰性德和顾贞观,继续和儿子玩了。

福全跟在后面,表情十分落寞。

他才和太子侄儿没玩一会儿,皇帝弟弟怎么就又把太子侄儿抢走了呢?

纳兰性德和顾贞观交换了一个眼神,眼神中是对太子此举的惊艳。

从古至今神童不少,许多文人三岁能作诗,五岁写出锦绣文章。

更别说当朝皇帝也是个“神童”,八岁登基时便已经初具明君之相。

太子已经近五岁,聪慧过人并不令人惊诧。太子令人惊诧的地方是他童言稚语中对人心的把握。

这种人情世故需要经验积累,也需要天赋,有些人学一辈子都学不会。

国有如此太子,只要太子不夭折,定可以保证国两代安康。

顾贞观是汉人。汉人本就认可太子,顾贞观自然只会欣喜。

纳兰性德心中就纠结焦虑了。

他认可太子,可家里站在太子对立面上。思绪两相拉扯,让纳兰性德不由头疼得厉害。

胤礽和康熙笑闹的时候,眼神瞟到正在皱着眉头揉太阳穴的纳兰性德,拍了拍康熙的脸,指向纳兰性德。

康熙会错意:“怎么?被容若病美人之态迷了眼?”

病美人纳兰性德:“……”皇上您够了!

胤礽震惊:“阿玛,你难道不是该关心纳兰侍卫的身体吗!”

康熙:“……”

康熙把胤礽的小脑袋按进怀里,神色如常道:“怎么?风吹多了头疼?你是侍卫,身体这么弱怎么行?”

头埋在康熙怀里的胤礽闷声道:“阿玛,阿玛,是关心爱护,不是唠叨斥责。”

康熙把胤礽的脑袋按得更严实了一点,胤礽没声音了。

纳兰性德失笑:“三爷,下官只是喝酒后吹了风,不碍事。”

胤礽把小脑袋从康熙怀里拔、出来,头顶两虎耳朵因为他动作幅度太大使劲晃了晃。

“少喝酒,喝酒伤身。”胤礽老气横秋地晃脑袋,虎耳朵跟着他的晃脑袋的动作继续晃啊晃,“身体健康是实现一切理想的本钱,没有身体健康就没有一切。”

这绝对是胤礽他玛法的抱怨。康熙失笑。

顺治不就是壮志未酬身先死吗?

纳兰性德愣了愣,然后笑道:“小少爷说得对。”

胤礽对纳兰性德招了招手,纳兰性德在康熙的眼神示意下,把脑袋凑了过来。

胤礽努力探出身体,伸出两只温暖的小肉手,捂住纳兰性德的太阳穴。

“揉揉,呼呼,痛痛飞走。”沾沾纳兰性德文气,然后回去蹭给天天为读书头疼的大阿哥。胤礽美滋滋地想。

纳兰性德感受到脸上的柔软和温暖,表情微愣。

“咳。”康熙嫉妒了。

儿子太过温柔怎么办?虽然很骄傲,但并不想儿子对其他人这么温柔。

纳兰性德回过神,忙向胤礽道谢。

胤礽笑了笑,又给吃醋的康熙揉了揉。

康熙高兴了。福全对胤礽伸出手,伯伯也要,伯伯也想!

康熙:“不,你不想。”

他迈动大长腿,抱着儿子快步离开。

福全跟在康熙身后一路小跑:“就一下。”

康熙:“不给。”

落后几步的纳兰性德摸了摸自己的太阳穴。

顾贞观感慨:“太子殿下真是……”

顾贞观想了许久,不知道该如何评价这位大清太子。

只能说,谁看到这位大清太子,都会萌生“这是我家儿子多好啊”的感受吧。

福全:是的,没错,想抱回家.jpg。

……

在宫门落钥前,康熙带着满载而归的胤礽回宫。

康熙白日玩了一天,晚上就只能秉烛处理宫务。

胤礽便让内侍们拎着大包小包,找胤禔困觉。

胤禔知道胤礽今日会出宫,心里有点酸。

他也想出宫。

但这点酸意在胤礽包袱款款来找他抵足而眠的时候就消失了。

我弟弟果然爱我!

胤禔和胤礽坐在宽大的软塌上分东西。

“这个绒花给额娘。这个给太皇太后。”

“哥哥,皇太后呢?”

“啊,我忘了还有皇太后了。”

“哪个给弟弟?”

“这个。”

“哥哥,就只给弟弟一个泥人不太好。”

“他那么小,给他他也玩不了。算了,再给他一个布老虎。”

胤禔和胤礽你一言我一语,把一大包东西分成几小堆,宫里的高位嫔妃都有份。

胤礽会以他和大阿哥的名义,把这些东西送给宫中众人。

胤礽说,虽然这些东西是我逛街买的,但是大哥分的,所以算我和大哥两人送的。

胤禔认为很有道理。

“明天我们一起戴这个!”胤禔拿起虎头帽子。

这个帽子比胤礽逛街时戴的虎耳帽子更夸张,完全是一个虎头玩偶。

戴上帽子之后,他们的脸从大张的虎口处露出,就像是老虎口中吐出了一个胖娃娃。

“好。”胤礽道,“不知道汗阿玛有没有虎皮袄子,我俩一人一件,就可以扮大老虎。”

胤禔道:“明天去问问汗阿玛。”

他们分完东西之后,缩进同一个被窝里继续聊天。

胤礽先把索额图和明珠的事告诉胤禔。

胤禔感慨:“你家穷亲戚怎么比我还麻烦?至少我家穷亲戚地位不高,不会给我添太大的麻烦。”

胤礽又把常宁“面瘫”的事向胤禔告状。

胤禔冷笑:“仗着自己是长辈为老不尊的家伙,明天我们一起和太皇太后告状!”

当胤礽说起纳兰性德和顾贞观时。

胤禔对纳兰性德不感兴趣。他对顾贞观这个为了友人奔波二十年的人很感兴趣。

“那些什么诗词我听不懂,但讲义气的人,不错。”胤禔还想和胤礽说些什么,胤礽不知不觉呼呼呼睡着了。

胤礽在宫外累了一天,刚才和胤禔聊天的时候就强撑着。

胤禔把奶团子弟弟往怀里拢了拢,下巴垫着奶团子弟弟的头顶发了会儿呆。

胤禔从胤礽或开心或抱怨的分享中,发现了一些让他很困惑的事。

连太子弟弟都知道索额图在败坏自己的名声,汗阿玛为何不阻止索额图?任由索额图败坏太子弟弟的名声?

太子弟弟从未得罪过恭亲王,为何恭亲王对太子弟弟如此厌恶?为何一个亲王对太子如此不敬,汗阿玛却连斥责都没有?

胤禔再次想起身边那些说太子弟弟是大清最尊贵的皇子、是国之储君、是未来皇帝的人。

那些人已经消失了。

额娘说那些人是故意嘴碎,挑拨他对太子弟弟的嫉妒。

嫉妒?

胤禔又把呼呼大睡的奶团子拥紧了一点。

他一点都不嫉妒太子弟弟,只是不理解太子弟弟现在的处境,又因为不理解太子弟弟现在的处境而感到害怕。

或许是大人会考虑许多小孩子不会考虑的事。

如果是他遇到有人欺负太子弟弟,他会直接上拳头。

汗阿玛却会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胤礽:“呼……呼……”

胤禔蹭了蹭怀里比暖炉还温暖的团子弟弟。

额娘说,这些事没那么简单,等自己长大之后就知道了。

长大还有多久?胤禔想着想着,也不由睡着了。

第二日,胤禔先吩咐人把胤礽带回来的东西分送出去,然后指挥小太监们给还在打瞌睡的胤礽洗漱。

胤禔每日天刚亮就要起床读书,已经养成了良好的作息习惯。

但胤礽不行。胤礽只想睡觉。

胤禔一边给胤礽套虎头帽子,一边道:“说好的去给太皇太后请安,顺便告状,你难道想等午膳时再去?”

胤礽打着哈欠抱怨:“可以等午膳后才去啊。”

胤禔道:“不行!我再过几日又得上课,难得的玩耍时间怎么能浪费在睡觉上!”

胤礽小脑袋一点一点,很想说你上课但我不上课。

胤禔一边抱怨一边给胤礽喂饭,胤礽打着瞌睡还能顺利地把饭吃完,并且胸前的小围裙上一滴食物残渣都没有。

胤禔揉了揉胤礽的虎脑袋,夸奖胤礽真乖,然后指挥太监把胤礽抱起来,一起去慈宁宫告状。

惠嫔笑着看胤禔折腾半睡半醒的太子。待两小出门后,惠嫔感慨道:“大阿哥越来越有哥哥的模样了。”

嬷嬷笑道:“大阿哥在太子殿下面前特别成熟。”

惠嫔感慨道:“希望他们俩一直这样。”

惠嫔已经没了让大阿哥争位的心。那么大阿哥和太子关系亲密,就最好不过。

当然,和自家儿子关系亲密的太子能登基,就更好了。

“收拾收拾,今日去宜嫔那逛逛。”惠嫔也换了一身衣服,不乘坐小轿子,娉娉婷婷走着去串门。

她答应大阿哥了,一定要好好养身体,争取活过康熙。

每日串门,便是她散步锻炼身体的时候。

……

胤禔带着胤礽去慈宁宫告状的时候,常宁已经在慈宁宫了。

他知道自己得罪了康熙,忙来慈宁宫搬救兵。

他在太皇太后这里哭一下闹一下,只要不是什么特别大的事,太皇太后都会宠着他。

顺治子嗣稀少,现在还活着的只有福全、康熙、常宁、隆禧。隆禧又是从小到大就病恹恹的,眼见着活不长,常宁便是太皇太后最小的孙子。

太皇太后老了,对孙子特别在意,自然总护着常宁。

不过涉及太子之事,太皇太后可不会偏帮常宁,定是要问个清楚的。

常宁正用春秋笔法告诉太皇太后自己昨日得罪康熙只是误会,胤禔就拉着胤礽气势汹汹地冲了进来。

“你还敢来!你是想恶人先告状?!”胤禔把还在打哈欠的胤礽护在身后,指着常宁道,“不要以为你是叔叔,我就会怕你!”

胤礽被胤禔突然怒气爆发吓得哈欠都断了。

他睁开半眯半醒的眼睛,眼中水雾弥漫。

常宁正想生气,太皇太后却焦急地跑过来,左手揽住胤禔,右手护住胤礽。

“怎么了?大阿哥,慢慢说,乌库妈妈为你们做主。”太皇太后见胤礽居然哭了,立刻怒气攻心。

自家两个曾孙何时如此委屈如此生气过,定是发生了很大的事!

常宁茫然。

等等,他们还什么都没说,怎么就给我定罪了?!

太皇太后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胤礽和胤禔你一言我一语的开始告状。

胤礽:“汗阿玛说叔叔面瘫中风。”

胤禔:“他就是故意甩脸子!我弟弟怎么惹着他了!汗阿玛给他台阶他还不肯下!”

胤礽:“我自己没站稳,没摔。”

胤禔:“什么长辈啊!连小孩子都推!他要脸吗!要是摔伤了他怎么赔!”

胤礽:“就不小心碰了一下,不痛。”

胤禔:“我弟弟这么小这么脆弱,就算他只是不小心打到了也应该道歉!他居然说我弟弟构陷他!他配我弟弟构陷他?!”

常宁怒了:“大阿哥你说什么?!”

胤禔梗着脖子道:“我说什么?我说实话!你自己做了什么还不敢认?”

常宁脸色阴沉:“你别忘了,我是你叔叔!”

“我知道你是我叔叔,所以我才更生气!你作为叔叔不爱护侄子,欺负侄子还告侄子的状!你怎么当叔叔的!”如果不是太皇太后拦着,胤禔都要气得扑上去咬常宁了。

弟弟在外面受了欺负,汗阿玛不给弟弟做主,胤禔找太皇太后做主。

可常宁居然想恶人先告状?这还得了?

“常宁,够了!”太皇太后怒道。

常宁委屈了:“皇玛嬷,我什么性子皇玛嬷还不知道吗?我怎么会故意欺负小孩子?”

太皇太后道:“你什么浑性子我还不知道?!”

常宁:“……”您说得好有道理,但这次我真的是无辜的。

太皇太后冷声道:“你回去反省反省,这几日别出门了。否则皇上生气,哀家必不护着你!”

常宁:“……是。”

太皇太后这样说,已经是护着常宁了。

毕竟她也不能因为常宁对太子甩脸色而惩罚常宁。若这事传出去,常宁本就是个混不吝的性子,众人不会说他什么,但太子的威望会大打折扣。

连皇帝的亲兄弟都不尊重太子,这个太子的地位如何稳固?

太皇太后知道,康熙强忍着不发作,绝对也是因为这个考虑。

但康熙虽然能忍,忍了一时不代表会忍一辈子。康熙定会找其他借口惩罚常宁。

常宁这时候居然还敢进宫和大阿哥吵架,真是欠守陵吗?!

“好了好了,别伤心了,乌库妈妈让他滚。”太皇太后护着两个孩子,让人拿来好吃的好玩的哄孩子。

胤礽揉了揉眼睛,强撑着困意道:“不伤心。谢谢乌库妈妈,谢谢哥哥。”

胤禔抿着嘴,一言不发。

让常宁滚?这不是护着常宁吗?太皇太后你甚至连骂常宁一句都不肯!

可恶!究竟为什么!宫里人还有没有和我一样想护着弟弟的人了!

“太皇太后!德嫔发作了!”

太皇太后正哄孩子的时候,外面有人来报。

太皇太后立刻欣喜道:“德嫔要生了?快,快备轿子。”

胤礽立刻道:“我也去。”

哇哦,那个有名的四弟弟终于要出生了吗?

迟了两三个月出生,四弟弟不再是早产儿,希望他能拉得动四力半以上的弓,噗嗤。

看着胤礽欣喜的表情,胤禔突然福至心灵。

大人们靠不住,那我多拉拢几个弟弟,大家合心合力,不知能不能护得住傻乎乎的太子弟弟?

“我也去!”胤禔立刻道。

三弟那么亲近太子弟弟,其他弟弟一定也一样。

不会有人不喜欢太子弟弟,除了肮脏的大人!

“好,好,一起去。”太皇太后笑道。

她最担心的就是宫中众位皇子们兄弟阋墙。虽然皇子们还小,但这么小就能表现出对兄弟姐妹的期盼,以后感情一定也会很好。

这都是太子这榜样当得好。太皇太后心中叹息,更气常宁了。

那个混蛋孙子再这么作死下去,迟早会被皇帝送去守陵!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小说的作者是木兰竹,本站提供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28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萌宝甜妻,冰山总裁宠上天 媚者无疆 钓系弱美人 美色撩人 我随便演演的你们不会当真了吧 在狗血豪门当帮佣是什么体验 囧妻上位,总裁猛如虎 天生反骨[快穿] 掉马后,我成了顶流 事业当先,男主靠边[快穿]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