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上一章:第29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对大部分女性而言,头胎都有些艰难。

德嫔这一胎虽然安稳,也得折腾一段时间。

太皇太后在偏殿里等着,胤礽靠着胤禔打瞌睡,胤禔就有些无聊了。

他现在的年龄正好是坐不住的时候。

胤禔的屁股在凳子上磨啊磨,就跟被强迫按凳子上的猴子似的。

太皇太后看着有趣,也不主动问他胤禔无聊不无聊,就等着胤禔自己说。

胤禔快忍不住的时候,胤礽揉了揉眼睛,给胤禔解围。

“哥哥,我困,陪我去旁边睡一会儿好不好?”胤礽带着鼻音的困顿声音软绵绵黏糊糊。

胤禔立刻从凳子上跳下来,牵着胤礽问道:“有可供我们休息的地方吗?”

太皇太后使了一个眼色,苏麻喇姑立刻从准备赏给德嫔的绫罗绸缎中拿了几匹出来,给胤礽在偏殿小暖阁铺床。

那小暖阁本是给德嫔还未出生的小皇子小公主准备的地方,还未有人睡过,太子先去休息也没关系。

胤禔和胤礽来到小暖阁之后,胤礽让小太监拿出一叠扑克牌,打着哈欠道:“哥哥,我们打牌吧。”

胤禔点了一下胤礽的脑门:“你困就去睡,不用强撑着陪我。”

胤礽又让小太监拿出一本书:“那我给你讲故事吧?这次讲《孙子三十六计》,哥哥你最喜欢的兵法。”

“这个好!”胤禔眼睛一亮,然后握拳放嘴边干咳一声,“都说了不用了,快睡。”

“我这个时候也该起了。”胤礽揉了揉眼睛,又用胤禔的袖子擦了擦脸。

胤禔嫌弃地把胤礽护怀里,指挥小太监打了一盆水给胤礽洗脸醒瞌睡。

胤礽皮肤薄,洗脸之后还要擦一些护肤的油脂。

小太监立刻又拿出一盒羊脂膏。

胤禔一边帮胤礽擦脸,一边好奇道:“这个小太监是谁?看着眼生,做事倒挺周全。”

胤礽看了那小太监一眼,道:“他叫梁九功,是汗阿玛身边的人。”

“伺候你的人都是汗阿玛身边的人。”胤禔淡淡道,“他做事这么周全,我帮你问汗阿玛把他要过来。你身边的人老换也不是个事,根本不体贴。”

只有一直在身边伺候的老人才能和主子爷们养成默契,主子爷一个眼神就知道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就胤礽身边那些一月一换的侍从,胤礽不开口他们绝对不会动弹。

凡事都要主子爷先开口才做事的侍从,能伺候好人?胤禔不满很久了。

“没关系,汗阿玛有自己的考量。”胤礽忙拉了拉胤禔的衣角,示意他别说这个。

胤禔眼神一暗,嘴角勾起笑容道:“也是。汗阿玛肯定还没给你选到好的,选到好的就不会给你换了。”

“嗯。”胤礽摸了摸脸,又摸了摸胤禔的脸,“哥哥,你的脸也干了,我给你擦。”

胤禔低下头,让胤礽给他擦脸。

两孩子的童言稚语没有引起太监们的注意。

他们虽然会把孩子们的话传递给康熙,也不是什么话都会传,只会传一些比较重要的话。

只有梁九功嘴唇抿了抿,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胤禔的眼刀子很快就扫了过来,梁九功立刻垂下头,不敢深想。

他现在只是一个刚入宫一两年的小太监,装糊涂才能活下去。太子的事,自有位置更高的太监报上去。

胤礽将一切看在眼里,心里叹气。

梁九功能成为赵昌的继承人,爬到乾清宫太监总管的位置,果然有两把刷子。

上上辈子梁九功没跟过胤礽。

这辈子胤礽在和康熙胡闹的时候,听见旁边一个十几岁的小太监名字叫梁九功,本能的因为好奇多看了几眼。

梁九功当乾清宫太监总管的时候,正好是九龙夺嫡时。他在清朝文学作品中出场率极高。

上上辈子,梁九功和赵昌一样,只忠于康熙。

梁九功于康熙五十一年卷入九龙夺嫡中,康熙将其拘禁起来后,还多次下旨为他请御医,试图救其一命。

可惜,这样只忠于先帝的心腹太监,是注定会给康熙“殉葬”的。

赵昌被杀,梁九功自缢。只有站队的魏珠免于一死,比雍正命长,被乾隆从拘禁中放出来,给乾隆当了太监总管。

说起魏珠,他这时候还没出生呢。

胤礽感慨之后,就在人群中多看了梁九功几眼。

就这么多看的几眼,康熙便把梁九功送给胤礽用了。

胤礽心里那个囧啊,颇觉得有点对不起梁九功。

上上辈子康熙指着梁九功骂自己身边的人,说选人要选得和梁九功一样好用。

现在梁九功直接跟着自己了?

梁九功确实聪明伶俐,让人挑不出错。所以别人一月一换,他都在自己身边待了好几个月了。

不会吧不会吧,梁九功的乾清宫太监总管位置不会被自己蝴蝶了吧?

伺候太子的内侍之后都会被康熙砍了,还会砍好几轮。梁九功不会提前凉了吧?

我只是在人群中多看了他几眼而已!

老天保佑梁九功,让他早日回到阿玛身边,别被我带累死了。胤礽在心里叹气。

但有一说一,梁九功真的太好用了。

除了越来越忙,现在只偶尔来照顾自己的顾太监,梁九功是唯一一个不需要胤礽说话,便把事情打理得井井有条的人。

也可能梁九功干一行爱一行,不像其他内侍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

“你们不用陪在这里,退暖阁外面去。”胤礽吩咐道,“梁九功,你留下伺候。”

他身边只留梁九功一人伺候,康熙问起他的事时,梁九功就有机会面圣。

对胤礽好的人,胤礽都会下意识的帮一帮。

“是。”胤礽身边伺候的人虽然不伶俐,但很听话。

胤禔也遣走伺候的人,只留下一个最得用的太监。

胤礽翻开书本,开始给胤禔讲故事。

书本中是文言文,胤礽讲出来的是大白话。

胤禔就爱听胤礽讲的大白话故事。他又不去考科举,听那些文文绉绉的话干什么?

胤礽的大白话故事绘声绘色,一小段文字他能编出很大一串,还能举出许多类似的故事来佐证。

别说胤禔听得津津有味,梁九功和胤禔身边的太监也不由听得入了迷。

胤礽这讲故事的功力,去当说书人一定是头牌。

太皇太后操心胤礽和胤禔,过来看了一眼。

在门口听到胤礽讲故事之后,太皇太后不由驻足,竖着耳朵听了许久。

然后她笑着摇摇头,回到了偏殿中,不去打扰太子给大阿哥讲故事。

有长辈在,两个孩子恐怕不会自在。

德嫔这一胎,折腾了大半日都没生出来。

不过德嫔早就厚着脸皮向惠嫔、荣嫔这两位生过孩子的妃嫔请教过,一直咬牙不哭不闹,就等着把力气留到孩子快出生的时候。所以她这一胎出生的时候很顺利。

在把孩子憋出来之前,德嫔还挣扎着爬起来喝了一碗肉粥。

太皇太后得知这件事之后,都忍不住笑了。

胤礽、胤禔和太皇太后一起在偏殿用了一顿午膳,又小眯了一会儿,德嫔终于把孩子生了出来。

德嫔生了一个十分健康的小阿哥,一出生就哭声震天,据说比大阿哥出生时还虎。

胤禔歪头。

虎?

老虎挺威猛的,这一定是个好词。

“我看他和我也挺像。”胤禔背着手看着红红胖胖的四弟,违心道,“我喜欢他,以后我教他骑马射箭。”

弟弟要从小培养,才能联合起来一起对抗汗阿玛。

胤礽笑道:“哥哥教他骑马射箭,我教他读书写字。”

德嫔大概是生孩子之前吃得太好,生完孩子也没晕。她清醒着听着嬷嬷回报的大阿哥和太子说的话,疲惫的脸上露出了笑容,终于放心沉沉睡去。

太皇太后很开心,大赏德嫔身边的人。

胤礽当即打开他阿玛的库房,替他阿玛赏赐德嫔。

而孩子他爹康熙呢?

康熙正在补觉。

他熬夜批改折子,早晨又强撑着和大臣们商议事情。德嫔生孩子的时候,他正睡得舒坦,谁也不敢打扰他。

康熙的孩子们出生的时候他基本没去看过,就事后给个赏赐。能让康熙守着出生的孩子,除了皇后生的,便是康熙当时正好闲着。

所以康熙没来,宫中嫔妃也不在意,没人认为德嫔这一胎不受康熙重视。

何况无论皇子重视不重视,只要能活下来,都是妃嫔们的希望。

……

康熙睡到晚上才起来,起来之后问了一句太子在哪,把太子拎来陪他吃了晚上加餐后,才问德嫔所生的孩子的事。

康熙听闻德嫔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很高兴:“赏!”

胤礽无奈:“大半夜的,就别去打扰德嫔和弟弟了。我白日用阿玛的名义赏了些东西,阿玛看看还要添些什么,明日添。”

康熙尴尬地摸了摸鼻子。

哦,对啊,现在已经是晚上了。

康熙看了一眼胤礽帮他赏赐的清单,不多不少都是常例。

“你太小心了,多给点也没关系。”康熙笑着加了一批东西。

胤礽给了他阿玛一个白眼:“我加什么啊?太子给生孩子的嫔妃加赏赐?阿玛你不觉得不对劲吗?”

康熙:“……好像是有一点。”

旁边伺候的太监听得心惊胆战。

太子真是……什么话都敢说。皇帝不生气,他们听着也觉得汗毛倒竖啊。

康熙为了调整作息,晚上不困也抱着儿子睡了。

听着儿子均匀的呼吸声,康熙很快就再次进入梦乡。

第二日,他处理完政务之后,拎着儿子去看望了德嫔。

德嫔要坐月子,康熙只在门口问候了几句,就带着儿子去玩小儿子。

才第二天,四阿哥的皮肤就展开了不少,看着有一点点可爱了。

康熙赞叹:“这小子真的比保清还虎头虎脑!”

胤礽表情复杂的点点头。

他有点担心这辈子的四弟未来的画风了。

众所周知,未来的雍正皇帝本性并不是个闷葫芦,而是一个性格极端且超级话痨的人。

很多人说,雍正这极端和话痨,是在九龙夺嫡的时候憋坏了。

胤禛自孝懿仁皇后去世之后,就没有个真心对待他的人。

文学作品中说胤禛小时候因为九阿哥胤禟剃了他养的狗的狗毛,剪了胤禟的小辫子,才得到“戒急用忍”四个字,当然没这回事。

因为那时候孝懿仁皇后已经去世,不受德妃待见的胤禛,不可能去招惹宠妃之子。

胤禛为了自保,一直强忍着自己的脾气,几乎不和兄弟们起冲突。实在憋不住了,才吼几句。

一直隐忍的人突然暴躁,不会让人反思自己的行为是不是过分,而是会让人生出“之前你都没生气,现在生什么气?你是不是有病?”的想法。

连康熙也认为这孩子喜怒不定,给了胤禛“戒急用忍”四个字。

胤礽想想就觉得好笑,笑着笑着又觉得好悲哀。

胤禛从此以后就变成了闷葫芦,成了隐形人,在他继位之前,所有皇子都没把他放在眼中。

所以胤禛继位之后,所有人仍旧没把他当一回事,德妃都不信他有本事当皇帝,支持胤禩的人也才会继续蹦跶。

胤礽戳了戳还未取名的四阿哥胖乎乎的小脸。

四阿哥攥紧了小拳头,翘着脚丫呼呼大睡,好像随时都会出拳似的。

这辈子的胤禛不再先天体弱。拥有了亲额娘的爱,还有大哥和我的照顾,他会变成什么样子?

胤礽想起前前世的小霸王十四。

嗯,以胤禛本性里的小暴脾气,恐怕比十四还霸道。

胤礽脑海里浮现出胤禛攥紧拳头要扑上去揍人,他左腿挂着十三,右腿挂着十四,两个弟弟都含着眼泪劝,四哥算了算了,不至于不至于。

嗯,胤礽等不及看到这一幕了。

“怎么高兴成这样?朕叫你你都不应?”康熙酸溜溜道。胤礽每次都有了哥哥弟弟便不顾阿玛了。

“大哥说四弟弟像他。”胤礽笑眯眯道,“阿玛,等四弟弟长大之后,一定很有意思。”

康熙表情一僵。

别说了别说了,脑袋已经开始疼了。

一个大儿子已经让朕天天怀疑人生,再来一个大儿子翻版,朕怕不是会被他们气死!

康熙脑海里浮现出两张大阿哥背着手仰着头写满怀疑二字的脸。

“真的吗?我不信。”

“汗阿玛你就是嫉妒我。”

“汗阿玛放心忙,弟弟是我的。”

“就这就这?汗阿玛你还不如我。”

独唱变成了二重奏,在康熙脑海中三百六十度轮番播放。

康熙捂住胸口。

呼吸已经困难了!

“不至于,你好好看着四阿哥,别让他和保清学!”康熙严肃道。

他不阻止儿子亲近四阿哥了!四阿哥一定要变成保成第二,不能变成保清第二!

“汗阿玛,为什么不让弟弟和我学?”康熙身后响起一个洪亮的声音,“我这么优秀。”

康熙抹了一把脸,回头看着先呛了他一句后,才行礼的胤禔。

“你怎么来了?”康熙板着脸道。

胤禔举着手中的小弓箭小木刀:“我来给小四送东西。太子弟弟说,爱好要从小培养。”

康熙:“……”他这时候应该夸奖胤禔爱护弟弟,但他就是夸不出口。

这时候,四阿哥正好睁开了眼睛。

他的视线还不清楚,本能地转悠着眼珠子四处瞅瞅。

胤禔立刻把没开刃的小木刀塞进了四阿哥怀里。

四阿哥条件反射抱住小木刀。

“看,弟弟很喜欢!”胤禔得意道,“他果然和我很像!”

康熙:“……”别说了别说了,已经在想办法把你和小儿子隔开了。

胤礽忍笑:“弟弟还小,需要充足睡眠。大哥,咱们还是去找三弟弟玩吧?”

“好。”胤禔把带来的武器小玩具交给四阿哥的奶嬷嬷,牵着胤礽的手告辞,“汗阿玛再见。哦,再见是后会有期的意思。”

康熙虎着脸道:“朕让你们走了吗?!”

胤禔疑惑:“汗阿玛,催您去前庭的太监已经等很久了,您要翘班?翘班是不去做该做的事的意思。”

康熙:“……你哪来那么多奇奇怪怪的词?”

胤礽举起没被胤禔牵着的那只手:“汗阿玛,我教的。”

康熙:“……”你玛法究竟教了你什么奇怪的东西?!我两个儿子都被教坏了!

“去吧去吧。”康熙无奈摆手。

他能怎么办?是不去工作还是不让儿子们一起玩?

康熙离开前,深深看了四儿子一眼。

你一定不能像保清!

又过了一天,康熙给皇四子取名为“胤禛”。

禛,以至诚感动神灵而得福佑也。

孩子容易夭折,所以出生后若非特别受重视,不会立刻取名。

皇四子才出生几天就有了名字,宫中人看着永和宫的方向,心中酸极了。

只有胤禔提出了异议:“禛?这个字怎么读?慎?”

“不是,是同真音。”胤礽道。

胤禔道:“我还以为汗阿玛非常不满小四像我,所以给他取名为慎,希望他以后小心谨慎,变成和我完全不同的人。”

胤礽无语:“大哥,你也知道你一点都不小心谨慎……汗阿玛不至于这样,你想多了。”

胤禔皱眉:“真的?我怎么觉得我想的才是真相。”

胤礽使劲摇头:“不至于不至于。”

胤禔抬脚:“我去问问!”

胤礽赶紧抱住胤禔的腰:“别去别去,是不是你都会挨揍。”

已经会走路的胤祉看了看两个哥哥,也学着胤礽扑上去,抱住胤禔一条腿:“别去,挨揍!”

胤禔身上挂着两弟弟,还坚持一步一步往前挪动:“不行,不问清楚,我心里不舒坦!”

于是胤礽和胤祉阻拦无效。胤禔明明那么惧怕康熙,却抖着腿也要头铁地问出这个找死的问题。

康熙那个表情,让胤礽回味了许久。

因为康熙表情太复杂,胤礽都有点怀疑,大哥不会误打误撞说对了吧?

应该不至于。阿玛没有那么孩子气。

而且大哥人这么好,胤禛像大哥怎么了?挺好啊。

“滚!”康熙咬牙切齿的砸过去一个茶杯。

他砸的时候故意偏了一下,就只砸在自己面前,不会伤到孩子。

胤禔这才感到害怕,连滚带爬地溜了。

康熙手指头按着突突突直跳的太阳穴,想罚胤禔又找不到借口。

最终,他只能以赏赐的名义欺负胤禔,给胤禔送了许多名家字帖。

胤禔的字好棒棒,赶紧多写点给汗阿玛看,汗阿玛最喜欢看胤禔写的字了。——口谕是这么说的。

胤禔欲哭无泪:“额娘,汗阿玛这绝对是在罚我。”

惠嫔差点又被胤禔气哭了:“你既然知道,为何要去气、皇上?”

胤禔挺起胸脯:“我就是想到了问题,没答案心里难受。”

惠嫔:“……”我该拿我儿子怎么办?!回炉重造还来得及吗?!

“你以后……少去看四阿哥。”惠嫔虚弱道。

胤禔笑道:“不,我应该更频繁的去看四阿哥。”

惠嫔愣了一下,然后她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说得是。大阿哥,你真的长大了啊。”

胤禔点头:“要快点长大。”才能保护弟弟。

他想起太子弟弟私底下悄悄对他说,“梁九功很好,所以不能让他留在我身边”的话,阻止他向汗阿玛帮太子弟弟索要梁九功。

他以前头疼太子弟弟太傻,现在心疼太子弟弟太聪明。

“额娘,我过得真是太好了。”胤禔拱进惠嫔怀里,喃喃道。

惠嫔温柔地拍了拍胤禔的背:“怎么突然说这个?”

胤禔道:“太子弟弟身边没有一个他熟悉的人。他若不说话,连个看他口渴了主动倒水给他喝的人都没有。”

惠嫔抿了抿嘴,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皇上自有他的考量。你长大了就知道了。”

“嗯。”胤禔蹭了蹭他的额娘。

他难过了迷惑了,可以依靠额娘。

太子弟弟呢?

……

“阿玛,我有个问题。”胤礽趴在康熙怀里,坏笑着扬起头。

“不准问。”康熙把胤礽的脑袋按下去。

胤礽在康熙怀里滚来滚去:“就要问,就要问。大哥不会猜对了吧?哈哈哈哈,阿玛你好幼稚啊……哎哟!”

康熙恼羞成怒:“闭嘴!”

“哈哈哈,我要把这件事告诉乌库妈妈。”

“不准说!”

“哈哈哈《起居录》会记载吗?”

“他们敢!”

康熙把胆敢嘲笑自己的小团子抱起来使劲揉搓:“你怎么也会和保清越来越像了?就不该让你和保清走得太近!”

胤礽做鬼脸:“略略略,为什么不是大哥越来越像我?”

康熙:“……”

他突然发现,居然无法反驳。

儿子在外人面前可乖可甜,在自己面前上蹿下跳比保清皮多了。

该不会真的是儿子把保清带得更坏了?康熙开始怀疑自己的教育。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小说的作者是木兰竹,本站提供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29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哄好了吗 我是被抱错的那个崽(快穿) 那个不为人知的故事 总裁轻点我怕疼 新婚燕尔 在豪门当猫的日子 花滑残疾运动员重开了[花滑] 玉无香 穿回现代给古人直播 最开始我只想赚钱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