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上一章:第30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胤禔很快就被康熙丢去继续读书。

每日天刚亮胤禔便得起床。胤礽为此感到十分同情和担忧。

胤礽掰着手指头算了算,还有两年,他的老师们就要上任了。到时候,康熙每日起床的时候,就会把他拎起来读书。

痛苦!

孩子不好好睡觉会长不高!

虽然胤礽心里这么想,但现在他是没有夜生活的小孩子,日出起床,日落睡觉,睡眠时间还真的很够。

胤礽想着自己读书的事,很愁。

上上辈子他读书读得可好了,样样做到完美。

现在他肯定不能完美。完美后可能就只能被圈禁在小院子里,没有大庄子和温泉了。

可耍赖不好好读书也不行。

以胤礽对康熙的了解,自己犯任何错误,都是别人的错。如果胤礽敢说自己不读书,或者读书太过偷懒,伺候自己的人首先肯定被宰,然后老师们也会被责骂惩罚。

甚至康熙可能会认为,这都是其他兄弟们教坏了他,禁止他和兄弟们接触。

胤礽想起上上辈子自己“犯错”后被活活打死的毓庆宫人,被幽禁至死的索额图,被砍头被虐杀的太子党众人……

九龙夺嫡,大哥的人、八弟的人、其他兄弟的人即使被康熙厌恶,也很少丢掉性命。

只有自己身边的人全部死光了。

都说康熙晚年太过仁慈念旧。这份仁慈念旧和太子身边的人无关。

胤礽闭上眼,上上辈子的黑暗记忆翻涌,视线中血色弥漫,好似那血液的味道萦绕在鼻端,过了两辈子都久久不散。

“弟弟?”胤禔的声音把胤礽从粘稠的血液包裹中唤醒,“做噩梦?”

胤禔早上读书后,白日还有沉重的功课要做。

康熙每日也很忙,胤礽便去陪胤禔做功课。胤禔写字抄书,他看书。

“我睡着了?”胤礽揉了揉脸。

胤禔读书的模样,让他幻视了前世幼年时为了不让康熙失望而埋头苦读的自己。

前前世的黑暗,对他的心灵冲击影响越发大了。

随着身体逐渐成长,脑容量逐渐增加,这种影响恐怕会越来越严重。

胤礽又揉了揉自己的脸,把脸都揉红了。

“你好像额娘养的那只小猫。”胤禔放下比,学着胤礽的模样揉脸,“它就像这样,特别喜欢用爪子洗脸,把眼皮都洗秃了。”

胤礽尴尬地放下手:“我才不会把眼皮洗秃……啊不,我眼皮上本来就没毛!”

“有啊,眼睫毛。”胤禔认真道,“小心揉搓太用力,眼睫毛全部掉光光。我功课做完了,走,去找三弟弟玩。”

胤礽扫了一眼胤禔的桌案:“大哥,你还有一半没做……”

胤禔得意道:“这你就不懂了。如果我把功课全部做完,他们就会不断给我增加功课。我只做一半,告诉他们我尽力了,下次功课就会减少,懂吗?”

胤礽震惊:“还、还能这样?”

胤禔抱着手臂,得意地笑着点头。

胤礽问道:“但这样大哥会被罚吧?”

胤禔道:“被罚就被罚呗,教皇子的师父顶多唠叨几句,又不敢责打我。”

胤礽道:“汗阿玛会。”

胤禔道:“放心。我皮厚。我只要一边挨打一边嚎哭,‘做不完就是做不完,汗阿玛我尽力了’,汗阿玛也拿我没办法。弟弟你以后可以向我学习。”

胤禔一边压低声音,一边往书房门外张望。

为了不打扰胤禔做功课,伺候胤礽的人都在书房门口守着。他们能压低声音说一些“大逆不道”的话。

胤礽若有所思:“的确……不过我怕我表现得太笨,汗阿玛会迁怒我身边的人。”

胤禔疑惑:“你自己装笨,汗阿玛还能迁怒别人?”

胤礽叹着气点头:“在汗阿玛看来,哪怕我笨,那也是别人的错。伺候我的人、教导我的老师、甚至和我一起玩的哥哥弟弟,都可能被汗阿玛打。”

胤禔皱眉:“如果汗阿玛这么做,谁还敢亲近你?”

胤礽点头:“嗯,都不敢亲近我。”

胤禔沉默。

半晌,胤禔道:“弟弟,你这太子当得有什么意思?”

胤礽黯然了一瞬,然后笑容如常:“待遇好啊,你看我,吃的用的都很好。”

胤禔嗤之以鼻:“好?你都是蹭汗阿玛的东西,吃的用的汗阿玛全都知道,连攒个私房钱都攒不了。”

胤礽挠挠脸:“大哥,你都知道攒私房钱了啊。”

胤禔道:“当然。额娘说了,以后出宫建府用钱的地方可多了。”

胤礽举起小手手:“我攒不了私房钱,就让汗阿玛养我。”

胤禔叹气:“弟弟啊,汗阿玛养你的话,如果你的爱好和汗阿玛不一样怎么办?花钱不自由,等于没钱花。”

胤礽傻笑。

胤禔揉了揉胤礽的脑袋:“算了。我现在说的你肯定明白,你就是装傻。不过,我如果是你,除了装傻也做不了其他事。以后你想买什么汗阿玛不许,就问我要。”

胤礽两只小手垂下,拽着自己的衣角扯了扯,然后猛地扑进胤禔怀里。

这时候,胤礽好像已经忘记了什么上上辈子上辈子,只是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孩子,在向同样是小孩子的哥哥撒娇。

“不问哥哥要。哥哥会受罚。”胤礽闷声道。

索额图就是这样受罚的。

胤禔抱着小奶团子揉了揉:“那就罚呗。汗阿玛再狠心,肯定也不会对亲儿子太过分。好了,去不去看三弟弟?不去就在大哥这睡一会儿?”

胤礽收起心中翻滚的情绪,扬起笑脸道:“去找三弟弟玩!然后去看四弟弟!”

“嗯。”胤禔叫来伺候的人,替自己和胤礽整理好衣服,然后出门找两个弟弟。

胤禔和胤礽都精力充沛,出门不爱坐轿子,也不爱被人抱着。

胤禔牵着胤礽,两个小孩子努力迈动着自己的小短腿,在宫中一路小跑。

沿途有妃嫔看见,都抱以慈祥的笑意。

胤禔跑一会儿,就停下来慢走一会儿,怕累着胤礽。

胤礽现在已经恢复了以前乖巧的笑容,好像刚才的失态不存在似的。

胤禔以前很喜欢胤礽的笑容。

胤礽的笑容看上去无忧无虑,幸福得就像是没有任何烦恼。胤禔看着就高兴。

现在胤禔逐渐了解胤礽的处境,再看到胤礽傻乎乎的笑容,有点高兴不起来。

自己难过了会哭,生气了会闹,惹急了还会揍人。

但胤礽刚刚明明很难过了,脸上还是带着笑容。

胤礽老说,自己难过了痛苦了周围人就会受罚。

胤禔难以想象这种生活。

可小小的他又能为弟弟做到些什么?

多陪陪弟弟,可以让弟弟开心一些吗?

“大哥大哥!三弟跑过来迎接我们了!”胤礽拉着胤禔的手,激动地大叫,“三弟跑得多稳!”

胤禔看出来,胤礽这次笑容是发自内心的开心雀跃。

他也露出真心的笑容:“那个只会在地上爬来爬去的小乌龟终于会跑了。胤祉!过来……哎哟,我让你过来,没让你往我肚子上撞!”

胤祉给了胤禔肚子一个头槌,看胤禔吃痛后咯咯咯直笑。

“坏弟弟,小心我揍你。”胤禔揉着肚子道。

胤祉低下头,又给了胤禔一个头槌。

胤礽忙抱住胤祉:“够了够了,你是小蛮牛吗?唉,你力气真大!”

胤礽突然想起来,胤祉虽然是个喜欢读书的文人,但他的力气算是兄弟中最大的一个,连大哥都不如。

胤祉力气这么大,却不爱骑射爱诗文,让康熙很是不解。

嗯,武德充沛的文人。

“小子,你是不是太嚣张了!看招!”胤禔做了一个布库(即摔跤)起手姿势。

胤祉人小胆子大,也跟着胤禔学。

胤礽赶紧把哥哥弟弟拉开:“要玩去殿里玩,宫殿里铺着毯子,摔了也不疼。”

“哼,暂时放过你。”胤禔甩了甩袖子,给了胤祉一个白眼。

胤祉绕着胤礽转了一圈,然后又用脑袋撞胤禔。不过这次没用劲,胤禔一只手就把胤祉的脑袋挡了下来。

“荣嫔娘娘呢?”胤礽问道,“你怎么一个人在这玩?”

胤祉虽然已经会走路,让这么小的孩子在院子里玩耍,还是有些危险了。

胤祉一字一蹦道:“额娘,带姐姐。姐姐,病。我,自己玩。”

“姐姐?”胤礽想了想,记起好像荣嫔膝下还有一个公主。

宫中皇子和公主不养在一处,除非同为一个额娘,否则几乎没机会相互接触。胤礽对宫里的姐妹们并不熟。

胤禔对什么姐姐妹妹不感兴趣,他问道:“你自己玩?那我们一起去找四弟弟?”

胤祉刚能自由跑跳没多久,正是闲不住的时候,立刻跳着脚道:“走,找弟弟!”

他不顾奶嬷嬷的阻拦,一手拉着胤礽,一手拉着胤禔,就要往钟粹宫外冲。

胤礽连忙拽住胤祉,先让人给荣嫔说了一声,得到荣嫔的答复之后,才带着胤祉离开。

兄弟三人来到德嫔宫中的时候,刚出了月子没多久的德嫔正拿着布老虎逗弄胤禛。

胤禛对布老虎并不感兴趣。

他越是不感兴趣,德嫔就逗弄得越高兴。

欺负儿子,果然是所有慈祥的亲生父母共同的爱好。

见三位皇子都来找自己儿子玩,德嫔忙吩咐人张罗玩具和吃食。

“德嫔娘娘不用这么客气。娘娘注意休息。”胤礽客气了一番。

德嫔生出胤禛这个大胖儿子伤了一点身体,出了月子脸色也很苍白。

胤礽估摸着,自己的六弟弟估计难从德嫔肚子里出生了。就算出生,也会和七弟弟换个位置。

德嫔抿嘴笑道:“妾身不碍事。你们玩,妾身不打扰你们兄弟玩乐了。”

德嫔把布老虎放在胤禛摇篮中。

胤禛一脚把布老虎踹开。

德嫔眉头微蹙,颇有些忧郁美人之感:“四阿哥怎么就是不喜欢布老虎呢?”

儿子这么可爱,虎头虎脑的,和布老虎多配啊。

胤礽想起胤禛前世的爱好,道:“他不喜欢布老虎,换成布狼或者布狗狗如何?可能他只是不喜欢猫猫,喜欢狗狗。”

德嫔睁大眼睛,露出仿佛小女儿般的神态:“真的?”

胤礽点头:“有人是猫猫党,有人是狗狗党,小四可能就是狗狗党。”

胤禛绝对是狗党!

“党什么党?”胤禔没听懂。

胤礽道:“就是结党营私那种党。”

胤禔点头:“哦,明珠和索额图那种党。他们俩谁是猫谁是狗?”

胤礽被胤禔的话把脑回路带偏了:“可能明珠是猫,索额图是狗?”

胤禔问道:“为什么?”

胤礽道:“索额图更蠢?”

胤禔好奇:“猫更聪明吗?”

胤祉虽然没听懂,但也要插入兄弟之间的谈话:“不懂!问汗、阿玛!”

德嫔捂着耳朵“逃”走。

皇子们能说明珠和索额图的事,她可不敢听。

“拿些棉花和绸缎来,本宫要给四阿哥做一只布狗。”德嫔吩咐道。

明珠和索额图的事她不敢听,布狗狗还是要做的。

如果儿子真的喜欢狗不喜欢猫,等儿子再长大一点,就给儿子养一只乖巧小狗玩。

德嫔想着儿子头上已经出现的和其他阿哥们与众不同的小卷毛,美滋滋地决定,就给儿子养一只卷毛狗好了。

卷毛的儿子和卷毛狗,绝配!

胤禛的眼睛已经能看清一些东西。

或许是胤禔和胤礽多次来看他的缘故,胤禛对胤禔和胤礽很友好,看见他们就会开心笑。

胤禔戳了戳胤禛,对胤祉道:“你看四弟弟多乖,哪像你!你小时候一见到我就咬我。”

胤祉扬起脑袋,凶巴巴道:“现在、也咬你。”

胤禔使劲扯着胤祉软乎乎的脸颊:“对你的大哥放尊重点。”

“嗷!”胤祉张大嘴,露出自己的小米牙,超凶。

胤禔和胤祉又闹开了。

奶嬷嬷把胤禛从摇篮里抱起来放榻上。胤礽蹬掉鞋子,爬榻上抱着胤禛看胤禔和胤祉“打架”。

胤禛靠在胤礽怀里,手里捏着胤禔送给他的小木弓挥了挥,嘴里嘀嘀咕咕嘀嘀咕咕。

胤禛的声带还没有发育好,就已经显示出他话痨的本性。

喝奶的时候咕咕嗷嗷,玩耍的时候咕咕嗷嗷……只要醒过来,他的嘴就没停过。

胤礽不怀好意地想,要不要开发一下胤禛这方面的天赋,比如教给胤禛现代社会的辩论大法,让胤禛成为辩论达人?

现在也有这种教材,比如什么纵横术?

“弟弟,哥哥给你讲故事。”胤礽想到了就开始使坏,“我给你一个叫苏秦的人的故事。”

“哎?你要讲故事了?不打了不打了。”胤禔一把将张牙舞爪的胤祉拦腰抱起,抱着胤祉一起爬到了榻上。

胤祉一挨着胤礽就很乖:“听、故事!”

胤礽清了清嗓子:“这是纵横家的故事。”

纵横家据说起源于鬼谷子。纵横术就是外交战略的一种。

胤禔听得两眼放光。

这个纵横有意思。

若把汗阿玛比作秦,我和兄弟们是六国,这纵横术有很多他可以借鉴的地方。

……

康熙忙完之后,发现儿子天天和其他兄弟们玩耍,连吃饭睡觉时嘴里也念叨着哥哥弟弟,不念他这个阿玛了。

康熙略一沉思,决定再次带儿子出宫。

“保成,我们去狩猎。”康熙把儿子拎起来,“之前你不是说要骑大马吗?”

胤礽兴奋:“真哒?大哥一起去吗?”

“他不去。”康熙脸一黑。虽然保清在他很忙的时候帮他带保成,他很欣慰。但儿子老念着保清,这可不行。

胤礽疑惑:“为什么?大哥骑射可厉害。”

“他得读书。”康熙找了个借口,“保清功课进度太慢,要补课。”

胤礽想起胤禔那永远只做一半的功课,无法反驳。

可怜的大哥,偷懒就得付出代价啊。

单纯的胤礽并不知道,康熙不让胤禔一同去狩猎的原因可不是因为什么功课。

“去哪?木兰围场?”胤礽问道。

康熙道:“景山。”

胤礽想起来了。

今年他好像的确要去景山猎场展现他的骑射技术。

他长大后听其他人说,自己五岁时就能射中鹿和兔子。就是现在吗?

胤礽的生辰就是仁孝皇后的忌日,所以胤礽从来不庆祝生辰,只在生辰那日去给仁孝皇后上香。

胤礽低下头,看着自己稚嫩且肉乎乎的双手。

呃,我还没系统性的学过骑射呢。就算上上辈子系统性的学过骑射,我这五岁的小身板,真的能拉动能射死小鹿的弓吗?

等到了景山围猎的时候,胤礽就知道自己怎么射中的猎物了。

待准备好围猎事项后,康熙带着宝贝儿子前往了景山,许多重臣侍卫随行。

围猎开始,康熙率先一箭射出。

太监高喊,万岁爷射中了一头雄鹿。

然后他们搬来了一头个头强壮、头角十分漂亮的雄鹿。

胤礽看到那只受伤处连血都已经凝固的雄鹿,可爱的小脑袋上冒出了一个小小的问号。

“轮到你了。”

胤礽茫然的拉开他的小弓,唰唰唰射出了三只箭。

胤礽良好的视力清楚地看见,自己射出的三支箭就那么软趴趴地掉进了草丛里。

太监们却兴奋高喊:“太子殿下射中鹿了!小鹿!”

胤礽:“……?”

太监们继续高喊:“太子殿下还射中了兔子!四只兔子!”

胤礽:“……??”

太监们搬着猎物兴奋地跑过来:“一鹿四兔!太子殿下百发百中!”

大臣们激动不已高喊“太子殿下英武”。

还有大臣老泪纵横,哽咽“国之幸也”。

康熙骑在高头大马上哈哈大笑,把骑在小马上的胤礽一把提溜到自己马背上,抱着胤礽撸脑袋:“不愧是朕的太子!”

胤礽小声道:“阿玛,我是怎么射出三只箭,射中五只猎物的?”

康熙小声道:“闭嘴。给朕装出骄傲的样子!”

然后他继续洪亮地大笑,接受重臣的恭喜。

胤礽嘀咕:“您要演戏,提前和我说一声啊,我要演不出来怎么办?”

胤礽挺直背,肉肉的下巴微微收起,露出骄傲又矜持的笑容。

我,五岁小孩,射出了三只箭,射中了一鹿四兔!

哎哟我的额娘呀,阿玛您就算编,也编得合理一点好不好?

好歹您让我射出五支箭行不行?

周围大臣们也是人才。那眼泪居然是真的?

胤礽本以为自己演技已经有了长足进步。现在看来,他是演技最差的一个。

人群中,许多宗室脸色略黑。

谁看不出来,皇帝这是在给太子造势?

太子才五岁,皇帝就要把太子推向人前,向世人展示太子正统继承人的地位了吗?

皇帝是真的想用太子立储取代宗室推举立储,违背祖制削减宗王们的权力?

常宁的脸色尤其的难看。

他因为不小心推了太子一下,最近被康熙整得灰头土脸,罚俸罚禁足,做什么都被罚。

“太子真是优秀。”福全感慨。

他陪太子逛了一次庙会,回家后就偷偷把儿子抱出来玩。

福全拼着脸上挨了后院女人在他脸上背上抓了几条杠子才玩到儿子。但是儿子只知道哭,一点都不好玩。

福全感到亏大了。

要是我儿子也和太子一样聪慧健康就好了。福全酸溜溜地想。

“哼。这是他射的吗?装得过了。”常宁冷哼。

福全白了常宁一眼:“你闭嘴吧。其他宗室就罢了,你是皇上亲弟弟都不站在皇上这一边,小心皇上寒了心。”

他说完,策马向前。

作为亲伯父,他陪着太子一起游猎,很正常对不对?

常宁见福全去讨好康熙,虽然心里不忿,也郁闷地策马向前。

正如福全所说,他就算心里再不满康熙擅自立太子,也不能在明面上给康熙难堪。

常宁充满恶意地想,那个被自己挥一下袖子就会被带倒的奶娃娃,就算有皇帝事先叮嘱,见到太过血腥的事,也会被吓得哭鼻子吧?

说不定还会被吓得尿裤子呢!

如果堂堂太子真的在围猎时被吓得尿裤子,皇帝还怎么保下这个太子!

常宁眼珠子转了转,堆着自以为和善的笑容凑近了抱着胤礽的康熙。

胤礽拉了拉康熙的衣服,示意康熙低头。

康熙垂下头,胤礽在康熙耳边小声道:“阿玛,叔叔笑得像狼外婆。”

狼……外婆是什么?

康熙疑惑地看向常宁。

他明白了。

这个弟弟笑得也太假了,连小孩子都发觉常宁不怀好意。

我这弟弟是不是过于蠢了?康熙开始思考,是不是应该早点派常宁去守陵。

对这么蠢的弟弟,派他去守陵是保护他。

康熙不怀好意地打量常宁。

胤礽捏了捏自己的肉下巴。嗯,阿玛的笑容也像狼外婆。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小说的作者是木兰竹,本站提供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30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在鬼怪文里当县令的日子 镇魂 过电 云鬓楚腰 最开始我只想赚钱 我劝魔尊雨露均沾 换嫁世子妃 事业当先,男主靠边[快穿] 男主渣化之路 冷情总裁爱上我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