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上一章:第32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时间倒退到康熙策马离开那一刻。

此刻的八旗还是拉不了十力以上弓便是半残废的猛男军团。别看康熙长得像个后世可以吃软饭的小白脸,武力值在八旗一众猛男中也能排上名号。

前朝寻常皇帝狩猎猛兽的时候,需要把猛兽的牙齿和爪子都拔了,让猛兽用生命配合皇帝演戏。

康熙不需要。

什么熊狼豹子老虎,只要它们敢出现,康熙就能一马当先带领着满蒙汉八旗猛男把它们的骨灰扬了。

康熙以前很喜欢这种血腥刺激的狩猎猛兽行动。

今日他射掉了几只狐狸小鹿后,狩猎情绪越来越淡薄。

儿子在干什么?

有没有遇到危险?

遇到危险会不会害怕?

害怕会不会喊阿玛救我?

颠簸就颠簸,膈着就膈着。儿子将来必须娴熟骑射,现在就该锻炼一下。

但是儿子看到太血腥的画面会不会害怕得做噩梦?

做噩梦的时候抱着朕哭唧唧也蛮不错。

康熙脑海中天人交战。

福全问道:“皇上是否在担忧太子?”

康熙震惊地看向福全。

哥!你什么时候这么观察入微了!

福全笑呵呵道:“臣也在担忧太子。”

康熙震惊的表情变成了无语。

他听懂了自家老哥的意思。福全的意思是,臣想带太子一起玩,所以找了一个借口问问,哪知道误打误撞了。

康熙沉声道:“太子现在在哪?”

一个小太监骑马上前,把太子所在的位置和现在正在做的事告诉康熙。

康熙失笑,对明珠道:“你儿子还会编花环和草蝈蝈?不愧是我们大清的第一才子。”

明珠:“……谢陛下?”

他这时候该谢谢吗?这句话是好话吗?老狐狸明珠都搞不懂了。

“你们继续,朕去看看太子。”康熙把周围人驱散掉,不准他们去打扰太子。自己仅带着福全、明珠、索额图和三俩心腹,去找儿子。

常宁也被驱赶了。

其他宗室勋贵看着常宁的眼神很耐人寻味,看得常宁心里十分冒火。

等快到地方的时候,康熙下马,蹑手蹑脚靠着树走。

其他人虽然不明白康熙在干什么,也有样学样,跟在林中狩猎的老猎人似的。

康熙走到一处茂密的灌木树丛处后,伸出手。

赵昌立刻把一个华丽的直筒望远镜放康熙手中。

康熙拿起望远镜。嘿嘿,让朕来瞧瞧儿子在干什么!

其他人:“???”

只有福全明白了康熙的动作,他小声道:“还有望远镜吗?”

赵昌在康熙点头之后,又递给福全一个望远镜:“奴才只有这一个了。”

其他人:“……”遗憾。皇帝和裕亲王在看什么?

福全调整了一下望远镜的焦距,乐呵呵道:“曹寅那小子会来事,都把兔子烤上了。”

康熙点头:“他虽然偶尔咋咋乎乎,但做事还算周全。”

福全又道:“没想到容若这么会带孩子。明珠,你怎么不让容若多给你生几个孙子?”

明珠:“……”这浑话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是我不让容若生孙子吗?

还有,我家容若生不出孙子!

康熙突然想起一件事:“对了,朕曾经说让容若给保成当侍卫,过年忙忘了。保成也是,都不提醒朕。”

明珠:“!!!”万岁爷您别记起来啊!我以为这事已经揭过,只是你开的一个玩笑!

索额图神色恍惚,仿佛受了人生不可承受的打击。

没太多人跟着,福全对康熙说话的语气比较随意:“这就是皇上您的不对了。太子乖巧懂事,怎么会主动向您要东西?你主动给的东西他收着,您忘记了他肯定以为您有什么难言之隐,为了皇上您的面子肯定不会问。”

康熙:“……朕还能有什么难言之隐?不过保成的确懂事太过。”

福全叹气:“是吧?这种懂事的孩子,最容易被忽视。他不主动哭闹,其他人哪能知道他想要什么?要是我有这么好的孩子,恨不得把王府所有最好的东西都堆他面前任他挑选。唉,当然皇上您肯定不能这样。太子是储君,得以身作则节俭。”

康熙:“……是的,得以身作则。”

康熙默默地看着福全。

福全回给他一个问号脸。

康熙心塞地收回视线。

那一瞬间,他仿佛看到一个大号的保清在哔哔哔。

或者说,他仿佛看到长大后的保清模样。

以前他怎么没发现,大哥戳人心窝子很有一套?

福全完全不知道康熙把他和宫里正思念弟弟的大阿哥联系在了一起,他还在那里一边唠叨一边叹气:“皇上啊,太子这么懂事,年纪又小,估摸着不太会使唤下人。还好您一直把得用的人借给太子使唤,否则太子受了委屈,他自己都不知道,只会认为是自己没来得及出声喊人的错。”

索额图终于找到可以插上嘴的话题:“裕亲王不用担心。皇宫的人都伶俐,只要伺候久了,察言观色就知道太子需要什么,不需要太子出声提醒。”

康熙:“……是、是啊。”

说起来,梁九功伺候太子久了之后,曾委婉回报说过,伺候太子众人因太子不爱麻烦人,不常出声,便手脚不够麻利。

只有顾问行前来带太子时,有了人指挥,那些人做事才有了一些条理。

康熙当时的反应是把人又换了一遍。

康熙开始心虚并迁怒。你个梁九功,本以为是个伶俐人,结果回报情况不清不楚,让太子受委屈了!

不过梁九功伺候太子有功,暂时不惩罚。

朕是不是该给保成培养些长期伺候的人手?否则以保成那离了朕就变成锯了嘴的闷葫芦性格,下人们还真可能伺候不好。

康熙又想起胤礽年幼时候,偶尔会因懒得叫人伺候饿着肚子。

只是后来胤礽说话流利了,这事便没再发生过。

康熙内心动摇得厉害,终于开始自我反省。

“太子太过懂事,确实容易让人忽视他。”康熙眉头紧皱,心疼极了。

他政务繁忙,不如女人带孩子那样细致。胤礽不说,他有些事想不到那去。

可胤礽年纪小,性子极体贴懂事。看着自己忙,便甚少向自己提要求。康熙想不到的事,就这么一直忽视下去了。

“上次出去逛街的时候,我给太子买了个虎头帽子,太子就咧嘴笑了一路。”福全越说越觉得是这么回事,“皇上啊,再节省也不该从孩子那里节省。”

康熙沉重道:“没错。”

其他人听着康熙和福全兄弟俩说话,都露出了“你们俩在说什么(消音)话”的震惊表情。

京城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康熙对太子溺爱得厉害。

每当有什么贡品入宫,康熙都敞开库房让太子随便挑。

宫中也有传出过消息。康熙不在宫中的时候,太子还会开康熙的私库以康熙的名义赏赐东西。

更别提每日吃穿用度,太子自己的份例就从来没有动用过。无论康熙是否在宫中,都按照康熙在宫中那样,将康熙的份例直接送给太子用。

太皇太后和皇太后也经常从自个儿的私库补贴太子东西,什么好吃的好用的好玩的都先紧着太子。

当然,太子的确乖巧懂事且节俭。

宫中三大巨头的私库对着太子敞开,太子却不好那些奢侈的东西。

每当受到赏赐,太子总会将赏赐换个模样,再当孝心送出去。

但无论怎么说,太子也不像康熙和裕亲王口中那样,跟受了虐待似的。

康熙和福全你一言我一语,把胤礽说成了仿佛宫中的小透明——没错,就是家中有很多孩子,那种年龄不上不下又特别懂事的透明孩子。

周围人只能睁大着自己的眼睛,用眼神表示“我听懂了,但我也大受震撼”的内心呐喊。

康熙和福全一边絮絮叨叨,一边朝着胤礽所在地方悄悄靠拢。

在近到可以听到胤礽和纳兰性德、曹寅说话声音之后,两人停下了叨叨,聚精会神竖起耳朵偷听。

赵昌则悄悄指挥人去通知侍卫,让他们看到人也别出声打扰康熙偷听。

其他康熙的心腹大臣也学着康熙猫着腰蹲下,好奇地偷听小太子说话。

胤礽给两位侍卫簪花的时候,大臣们偷偷瞟了康熙一眼。

康熙的风评再次受害。

胤礽询问直隶之事的时候,大臣们露出会心一笑。

太子果然还是个小孩子,喜欢新奇的事。

胤礽把话题转移到外国人身上,打探外面的政权皇室军队,问得曹寅冷汗直冒的时候,大臣们也冷汗直冒。

太子真的是个小孩子吗?!他们都从未想过这些事!皇帝究竟是怎么养的孩子!

后来胤礽一手指天,小小的身躯展现出无边的霸气,“我汗阿玛要做千古一帝”。

大臣们悟了。

德高三皇功盖五帝!原来皇上的野心如此之大!太子才会小小年纪……

他们还没感慨完,康熙随手从腰间摸出一个路上解渴的大枣子,准确无误地投掷到了胤礽的小脑壳上。

大臣们:“……”

他们用谴责的眼神看着大清的皇帝。

小孩子的脑袋不能随便砸!

听太子的抱怨,您还不是第一次砸了!

康熙把胤礽按怀里捂嘴,福全又开始唠叨:“皇上啊,您怎么能砸太子的脑袋?小孩子的脑袋非常脆弱!要是砸坏了,您不心疼吗!”

胤礽使劲从康熙怀里挣扎着抬起头:“对!脑子砸坏了怎么办!”

“好,下次不砸脑袋,下次揍你的小屁股。”康熙反省之后,拍了一下胤礽的屁股,威胁道,“别乱说,怎么什么话都往外说!”

胤礽辩解:“曹侍卫和纳兰侍卫又不是外人!”

他顿了顿,道:“也不算内人?”

众人再次用谴责的眼神看着大清的皇帝。

小孩子说的浑话都是大人教的!孩子懂什么!

康熙的风评……

算了,放弃思考吧。

康熙把胤礽的脸蛋捏来捏去,脑袋揉来揉去。

康熙的心腹重臣们看着可怜的小太子被康熙当面团揉搓来揉搓去也不哭不闹,顿时对福全的屁话有一点点相信了。

小太子好像的确乖巧过头了?他是不是真的会被刁奴欺负啊?

“汗阿玛不是在狩猎吗?”被康熙揉搓完之后,胤礽捧着自己红彤彤的脸蛋,瞪向康熙道。

胤礽捧脸的姿势太过可爱,康熙忍不住又揉了揉:“朕专门来看你小子是不是在干坏事。”

胤礽指着已经快烤好的兔子:“汗阿玛是不是知道我们在烤兔子,故意过来吃我们的兔子?哼,馋嘴汗阿玛。”

康熙又想敲胤礽的脑袋了。

不过他被这么多人说了,有点担心真把胤礽脑袋敲出问题,便改成捏了捏胤礽的小鼻子:“朕还缺你这只兔子?!”

胤礽道:“那……不吃?”

烤兔子的香味传来,年富力强又刚剧烈运动过的康熙肚子咕噜噜。

康熙:“……你肚子叫得真响。”

胤礽鄙视:“汗阿玛,强行狡辩只会让你更……呜呜呜。”

康熙像捏鸭子嘴一样,捏住了胤礽上下翻动的两张小嘴皮:“给朕把烤兔拿过来!”

侍卫和内侍们立刻张罗更多的烧烤。

一群国之重臣们席地而坐,拿出心爱的小匕首,等着吃肉。

这一幅场景在汉臣们看来很粗俗,胤礽却挺喜欢。

“来,朕喂你。”康熙承担起投喂小太子的重任。

胤礽仰起头,满足康熙投喂的爱好。

就是康熙不小心弄脏他的脸的时候,胤礽会狠狠瞪康熙。

康熙被儿子瞪了就会哈哈大笑,把更多的油擦胤礽脸上。

一只兔子没吃完,胤礽就变成了大油脸。

福全看不过去了,把太子护过来,让内侍们给胤礽擦脸。

康熙继续哈哈大笑。

胤礽一边擦脸一边继续瞪康熙。现在的康熙就像是一个只会哈哈笑的笨蛋。

其他心腹重臣也忍不住浮现笑意。

如果抛弃那些政治上的考量,这个小太子哪怕年岁尚小,也已经初具国之储君的光彩。

不愧是皇帝亲自带大的太子。

还有,小太子真的太可爱了!我家孩子/孙子怎么没有这么可爱?

连心里纠结万分的明珠都忍不住露出了慈祥的笑容。

“容若。”康熙吃完了三只兔子才勉强饱腹,啃着果子道,“过来。”

纳兰性德立刻上前。

“你暂时跟着太子。”康熙丢了一块令牌给纳兰性德,准许纳兰性德在紫禁城行走。

大清初期后宫规矩不严格。有皇帝的命令时,侍卫连后宫都可以出入。

纳兰性德本就是乾清宫侍卫。有了这道令牌,只要有太子陪同,纳兰性德除了东西六宫和慈宁宫,都可以畅通无阻。

康熙想了想,又补充道:“若太子想要出宫,你也可以直接带他出去。”

胤礽跳了起来:“真的吗!汗阿玛为什么你突然这么好!”

康熙道:“你老和保清混着玩。保清要上课,哪有那么多时间陪你?你喜欢出宫就出吧,也当体恤民情了。”

身为太子,有必要了解民众的真实生活。康熙在未亲政前,便常去宫外玩耍。现在即使政务繁忙,他每隔一段时间也会白龙微服在京城中游历。

康熙听胤礽今日问曹寅的话十分有条理,虽然他埋怨顺治抢了一半教导胤礽的活,也不得不感叹顺治不愧是拥有“千古一帝”志向的人,准备工作做得很充分。

可惜就是准备工作刚做完,人就去了。

叹息啊。

康熙接受顺治教导胤礽一事后,立刻就思考最大限度压榨顺治。

除了自己之外,还有比顺治更适合教导胤礽的人吗?

顺治绝对比什么帝师都好使。

据说孩童六岁之后便会失去通天彻地之能,康熙猜测顺治能显灵的时间也不多了。

他自然要趁着顺治还在的时候,让顺治多教教胤礽。

涉及国计民生之事,其他臣子即使心知肚明,也不会对太子肆无忌惮的说得太明白。还是让顺治教导更好。

胤礽经常出宫,顺治定会为其讲解宫外的事。

康熙想了想,有些不放心纳兰性德。

纳兰性德虽然功夫不错,但近些年身体病病殃殃,现在虽然看着还好,康熙还是担忧。

他又丢给曹寅一块牌子:“你做事周全,护好太子。”

曹寅立刻跪地接旨。

康熙又召来梁九功,正式任命梁九功成为胤礽的贴身太监。太子出宫的时候,梁九功随侍太子左右。

“要不要能让梁九功跟着顾太监学几手功夫?”胤礽已经放弃拯救梁九功了。

自从他在人群中多看了梁九功一眼,梁九功的未来便如脱缰的野马一样,离既定的命运越跑越远。

他只能尽力对梁九功好一些,多教梁九功一些本事。

如果将来他有机会出海,太监也能建功立业。

“是该学一些。”康熙身边的大太监都会骑射布库,胤礽身边的大太监自然也必须学些本事。

梁九功激动不已,连连叩首谢恩。

伺候太子虽然危险,但富贵险中求。他从一个底层的小太监变成了太子身边得用的人,这跨度不知道羡煞多少宫中人。

康熙吩咐完之后,又指着自己身边的重臣道:“你可以随意去他们家玩耍,但宫中落钥前得回来,明白吗?不许贪玩。”

胤礽扑进康熙怀里,使劲蹭蹭:“知道啦!我可乖啦!汗阿玛是世上最好的阿玛!保成爱你!”

“说什么胡话,羞不羞?”康熙笑得八颗牙齿都露了出来,“在外人面前,注意一些礼仪。”

周围人见康熙一边让胤礽注意礼仪,一边抱起胤礽用脸颊蹭蹭,都很想扶额。

皇上的口是心非已经是绝症,治不了了。

“要多来伯伯这里来玩。”福全堆着慈祥的笑容道,“伯伯不在家也来玩,福晋可想见你。”

胤礽窝在康熙怀里道:“好,我一定来打扰伯伯。”

康熙看着充满期盼却不敢开口的索额图,心里软了一下:“你也该去赫舍里府上看看。”

索额图鼻头一酸,眼泪差点没忍住。

他使劲点头:“太子、太子殿下,也来老臣家看看,好不好?”呜呜呜。

索额图的老对头明珠都忍不住移开视线,对被太子嫌弃的索额图心生同情。

胤礽严肃道:“索大人家风改好了吗?你的弟弟们还有在玩忽职守吗?会不会败坏我额娘家的门庭?外戚的风评影响我额娘的名声,若你不改好,孤绝不认你这门亲戚!”

康熙:“……”他感受到许多刺人的视线。

这锅……朕背?

索额图立刻跪地磕头,哽咽道:“老臣改,老臣在改,老臣绝对不侮辱仁孝皇后的名声。”

这话太过严重,把索额图吓到了。

他们一家仗着皇后外戚的身份、仗着扳倒鳌拜的从龙之功一直作威作福,现在太子说出这种话,肯定是康熙借太子之口敲打。

若他再不改,赫舍里仍旧是皇后娘家,但他索额图便不再是皇后娘家人。

没有比这个更严重的事。

胤礽扫了一眼其他重臣:“你们也一样。孤出宫若看到你们行不端之事,会立刻向汗阿玛回报。如今大清多事之秋,汗阿玛信任你们,你们却让汗阿玛为难,孤定不轻饶你们。”

胤礽挺起胸膛:“孤要保护汗阿玛!”

大臣们立刻跪地叩首。

康熙笑得得意极了:“没错,你遇到什么不平之事,就来告诉朕。朕封你当小御史。”

大臣们:“……”陛下!使不得!您不能这么纵容太子!

福全捋着胡须道:“合该如此。”

大臣们:“……”合该如此个头啊!裕亲王你能不能闭嘴!

纳兰容若和曹寅对视一眼,瞳孔都在微微颤抖。

太子虽小,但看上去似乎很会搞事?!!

这绝对不是一件好差事啊!!!

……

景山狩猎结束,人小鬼大的胤礽和一时兴起的康熙扰得京中局势暗潮涌动,鸡犬不宁。

京中纨绔子弟被家中敲打,哀鸿遍野。

明珠因大儿子成为太子身边侍卫的事焦头烂额,宗室和勋贵都在阴阳怪气骂他暗中投靠太子。

索额图比明珠更加焦头烂额。他叮嘱家里人低调做人,却发现家里人被他带得嚣张跋扈,现在很难立刻改正时,这才发现积重难返。

只有福全乐呵呵回府,告诉福晋太子肯定很快就会来访的好消息。

康熙又忙碌起来,离开紫禁城到处转悠,为彻底平定三藩余乱做准备。

胤礽扑到了胤禔背上,大声道:“哥哥!我拿到出宫的令牌啦!汗阿玛不在,你陪我出宫好不好!”

胤禔立刻笔一扔:“那还不赶紧的!”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小说的作者是木兰竹,本站提供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32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丞相今天呕血了吗 剑寻千山 是兄弟就来砍我 男主他斯德哥尔摩了 豪门炮灰后妈她只想享福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天灾种田记 就算是GIN也给我进去吧 天价宠妻:总裁夫人休想逃 暴君的笼中雀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