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上一章:第37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常泰每日很早就会起床练武。

康熙每日很早起床批改奏折。

两人几乎同时醒过来。

常泰揉着眼睛道:“皇上,您应该没把太子踢下床过吧?还有您的呼噜声……哎哟!”

康熙恼羞成怒踹了常泰一脚,嘴里说些“你胡说什么”“你自己掉下去还赖朕”“朕睡相极好”之类不清不楚的话,然后罚常泰不准吃早膳。

常泰很老实地问道:“糕点不算早膳吧?”

康熙又踹了他一脚,才去洗漱用膳。

常泰摸了摸鼻子。太子说得果然没错,偶尔“不规矩、不拘小节”,容易获得皇上好感。

康熙起床时,赵昌已经从宫里拿来了换洗的衣服。

昨日康熙虽喝醉了没洗澡,只让太监帮忙擦拭了身体,也换了一套衣服。

丝绸衣服不好洗,皇帝穿的衣服基本换了就扔,只有少数几件非丝绸的里衣会留着——若皇帝外衣反复穿,那是可以记入史书的节俭。

康熙的节俭还没到能计入史书的时候,他将昨日的白龙鱼服废物利用,赐给了常泰。

常泰高高兴兴将康熙穿过的便服和家里接到过的圣旨一起供了起来,并记载上康熙什么时候送的。

太子说,御赐物每一样时间地点事迹都要记录好。否则哪日惹到皇帝查抄的时候,查抄的官员可能脑袋一抽,给一个“拦截供奉”“偷用御物”的罪名。

常泰虽不认为还有这等离谱的事,还是乖乖照做。

他想做有本事的外戚,所有事都必须慎之又慎。

以前赫舍里家的御赐物品就有专门的记录,现在只是专门腾个屋子出来,修些柜子收拾摆放。

康熙离开前,饶有兴趣地参观了一番。

他指着展览的屋子笑道:“这有点像西洋传教士说的博物馆,你怎么想起弄这个?”

常泰老实道:“太子殿下说想看,大皇子殿下说库房太暗。臣也琢磨着,这样摆着可以让臣以后的孩子多看看赫舍里家以前的辉煌,激励他们上进。”

康熙笑道:“御赐之物是赫舍里以前积累的荣誉,的确可以激励后人。”

康熙原谅了常泰说他睡相不好还打呼噜,非常大度地准许常泰早膳可以喝一碗粥。

只能喝一碗,不准配菜,在午膳前也不准吃其他东西,只能喝水。

吩咐完之后,康熙背着手得意离开。

康熙的年纪比常泰大不了太多。一个奔三的二十多岁,一个刚二十多岁而已。

两人相处起来,仿佛同龄朋友。

康熙自幼没有朋友,连福全都对他恭恭敬敬。偶尔遇到些不太“尊敬”他的人,就是如鄂伦岱这种混不吝的痞子流氓。

常泰这种进退有度,恭敬有礼,但言行间透着无伤大雅的不拘小节的人,康熙还是第一次见到。

康熙问赵昌:“同龄亲戚之间是不是就是如此相处?”

赵昌脑袋冒汗。这他哪知道?他只是一个太监。

但康熙问这话,就说明康熙对常泰很满意。

赵昌答道:“奴才没有同龄的亲戚,但偶尔见上朝的大人们会彼此开一些小玩笑,抱怨对方一些很微小的事。”

康熙笑道:“容若和子清也会如此。他俩啊,朕一背过去就眉来眼去。”

赵昌心道,眉来眼去不是这么用的。但万岁爷说眉来眼去,这俩侍卫就只能是眉来眼去了。

康熙回到宫中,胤礽还在睡。

“小懒虫。”康熙蹑手蹑脚来到胤礽床头,无奈笑。

胤礽把康熙的画像摆在了床的对面,一睁眼就能看到。

胤礽不爱睡瓷枕玉枕。现在他睡的枕头是特制的麦子壳枕头,几日一换。

梁九功亲自盯着人一粒一粒晒麦子壳给胤礽做枕头,确保胤礽的枕头里没有其他有害的东西。

现在胤礽的枕头上套着康熙的一件旧衣服,怀里也抱着康熙的旧衣服——这些衣服自然都是洗过的。

胤礽枕着康熙的旧衣服,抱着康熙的旧衣服,睡得正酣。

“听说保清嫌弃他,把他赶出来自己睡?”康熙小声问道。

梁九功从阴影中走出来,恭顺道:“大阿哥有点害怕睡觉时对着画像。”

康熙忍不住笑出声。

他看了一眼自己黑黝黝的画面,画面前还摆着一根彻夜长亮的蜡烛。晚上睡醒时乍一看到,的确很吓人。

他自己都被吓到了。

“撤掉。”康熙扶额。

顾问行给他送画的时候,他就觉得怪怪的,似乎有些不吉利。

现在一看,当然不吉利。

素描是黑白的啊!

黑白的画像前点着蜡烛,如果再加一盘贡品……咳。

可康熙能责怪谁呢?画像是他送过来的,画框是他让装裱上的,点蜡烛的事也是他同意的。

要怪,只能怪这个小胖墩太脆弱,看到重病的外祖父就吓到了。

康熙想起慈宁宫中衰老的太皇太后,又想起自己那个病就未好过的异母弟弟。

他用指腹点了点胤礽的脸。

会吓到……是理所当然吧。

保成和自己太像了。唯一的区别,便是自己不会抛下保成而去。

“唔。”胤礽小脸一皱,吸吸鼻子,睁开眼睛。

康熙笑着又点了点胤礽的脸。

“阿玛?”胤礽带着鼻音道。

“嗯。朕回来了。”康熙轻声道。

“哦,回来了。”胤礽推开怀里的旧衣服,哼哧哼哧蠕动到坐在床边的康熙怀里,还把被子艰难地拖了上来。

胤礽满足地团在康熙怀里,盖着被子继续睡:“呼。”

康熙哭笑不得:“给朕起床!太阳都晒屁股了!”

胤礽把脑袋埋起来:“盖着被子,太阳、太阳晒不到保成的屁股。”

康熙想把胤礽的被子扯开,但看在孩子眼下的淡淡青色阴影,轻轻叹了一口气。

“过去些,朕陪你睡一会儿。”康熙想着今日无大事,便脱掉鞋袜,和胤礽一起钻进被子里。

睡回笼觉之前,康熙突然想起常泰的话:“保成,朕的睡相好不好?有没有踢过你?有没有打过呼噜?”

胤礽拱在康熙怀里,哼哼唧唧道:“没有啊,阿玛睡相可好、可安静了。阿玛不是说保成睡相差吗?”

康熙把孩子抱紧,轻哼一声。

听!朕的睡相极好!常泰自己睡相差滚到了地上,还赖朕!谁给他的胆子!

康熙满足地睡了。

站在床头伺候的赵昌嘴角微抽。

万岁爷醉酒后的睡相怎么可能好?太子殿下不知道,那是因为万岁爷您从不在喝酒后和太子殿下一起睡啊。

万岁爷知道自己酒后睡相很……一般,但被人直白的点出来还是有些……不满?

赵昌即使在心里,也不敢用“不好”“害羞”这两个词。

又睡了半个时辰,胤礽终于醒了。

他醒来之后就上手去捏康熙的脸。

康熙把胤礽作怪的脸拿开:“这么顽皮?阿玛的脸都敢捏?”

胤礽抱着康熙的脸蹭了蹭:“是阿玛,真的阿玛。”是这辈子的年轻英俊脾气好超级宠我的阿玛!

康熙无奈道:“阿玛还能假?起床吧,小懒虫。”

康熙把胤礽拎起来轻轻拍了拍屁股,作为捏他脸的惩罚。

陪着胤礽又洗漱了一次后,康熙牵着胤礽去慈宁宫请安。

太皇太后早就等着了。哪知道康熙一回乾清宫就陪胤礽睡回笼觉。

太皇太后无奈地笑了笑,也回去小睡了一会儿。

“乌库妈妈!”胤礽那标志性的奶声奶气咆哮从宫门口传来,“汗阿玛回来啦!”

“用不着你抢通报的太监的活。”康熙俯下身刮了刮胤礽的鼻头,把胤礽一把抱起,“皇玛嬷,朕回来啦!”

太皇太后迎接的步伐一个踉跄。

她扭头对苏麻喇姑道:“你说皇帝是不是越来越顽皮了?保成大喊大叫就罢了,他也跟着学。”

苏麻喇姑开玩笑道:“太皇太后,或许是太子和皇上学的?”

太皇太后板着脸严肃道:“有道理!”总不可能是保成跟着频繁入梦的福临学的。

孙子抱着重孙步伐轻快的走过来:“皇玛嬷在宫里等着便是,哪需要来迎朕?”

太皇太后道:“听你喊那么大声,我还以为你有什么事呢。”

康熙干笑。他刚才是有那么一点没规矩了。

“好了,把保成给我放下。啊,保成,乌库妈妈抱抱。”太皇太后揉揉胤礽的小脸,“今天精神好多了。皇上啊,保成太依赖你了。”

康熙得意笑:“是啊,真拿他没办法。”

太皇太后见康熙这副模样,就知道暂时和康熙说不听。

罢了,孩子还小,等孩子长大了,自然就不再依赖长辈了。

太皇太后现在对胤礽宠得厉害。胤礽睡不着觉的时候,若不是她的病时好时坏,怕给胤礽过了病气,她就抱着胤礽一起睡了。

祖孙三人好好地拉了拉家常,胤禔牵着胤祉也跑了过来给康熙和太皇太后请安。

不过看着这俩孩子一进慈宁宫就往胤礽身边凑,康熙和太皇太后都认为这俩小孩“居心不良”。

孩子们感情好是好事。康熙和太皇太后没有小气吧唧的责怪胤禔和胤祉。他们让三个皇子在慈宁宫玩耍,自己开始说正事。

太皇太后:“你离宫之后,宫里可热闹了,好几个妃嫔怀孕。宣嫔也生了一个健康的小公主。”

康熙脸色一僵。

妃嫔怀孕是好事,但加个前缀“你离宫之后”,就感觉怪怪的。

太皇太后看康熙脸色,也意识到自己的话有歧义。

她忍着笑继续给康熙说宫里的事。

宜嫔和庶妃郭络罗氏都怀了,庶妃郭络罗氏的月份大些,已经快生了;贵人那拉氏的肚子也已经很大了,可能和庶妃郭络罗氏前后脚生孩子。

若孩子都能活下来,明年宫里就会很热闹了。

太皇太后说这话的时候,看了一眼在慈宁宫中和哥哥弟弟玩跳格子的太子胤礽。

自从胤礽说把诅咒都吸引走之后,宫中的孩子接连活了下来,妃嫔也一个又一个的怀孕。

之前他们心中有的一丝怀疑,也不得不在一桩又一桩事实中承认,胤礽真的做出了什么牺牲。

康熙抿着嘴,心中因为有新的孩子出生的喜悦淡去。

胤礽像老母鸡一样咯咯咯的笑声响起,把康熙心中愁绪冲淡。

康熙又有点想揍儿子屁股了。

朕在为保成担忧,保成自己跟小傻子似的疯玩疯笑,完全不理解他的心情。

可这么小的孩子,你又能让他理解什么?

都是保成他玛法没教导好保成的错。康熙悄悄在心底迁怒自家汗阿玛。

“保成这些日子身体不错,有福临保佑,保成肯定无事,别担心。”太皇太后拍了拍康熙的手背,“宣嫔的女儿,我想给皇上讨个固伦。”

妃嫔女儿都会在出嫁时封和硕公主,固伦公主原则上是皇后女儿的封号。不过若公主得宠,也可以被破格封为固伦公主。

太皇太后向康熙讨要恩典,其实是委婉向康熙承诺,若是以后宣嫔生了孩子,她绝对不会支持宣嫔的孩子和太子争夺皇位。

恩典只有一次,给了公主就不会给皇子。

“若宣嫔有儿子,朕会将其过继。”太皇太后如此坦然,康熙也很坦然。

太皇太后笑道:“给他选个世袭罔替的铁帽子亲王。”

康熙道:“朕的儿子,自不会亏待。”

太皇太后轻轻点头。

既然大清不想让蒙古妃嫔再出一个皇帝,那么过继给铁帽子亲王是好事,免得蒙古八旗起心思,恼了皇帝。

得了一个世袭罔替的铁帽子亲王,那孩子的未来不会比没过继的那些孩子差。

至于有没有铁帽子亲王的位置给这个孩子继承,太皇太后可一点都不担心。

现在的那些铁帽子亲王大多是顺治朝的罪王后裔。康熙继位之后,他们又恢复蹦跶。找个借口夺爵,正好治治他们。

太皇太后可看不惯那些在顺治朝欺负她和福临母子俩的铁帽子王们。

康熙和太皇太后商议宫中子嗣之事时,胤礽一边陪着哥哥弟弟玩耍,一边竖着耳朵偷听。

他记忆虽不清晰,但也察觉到这孩子出生的次序肯定和前世有些许差别了。

这或许和孝安皇后崩逝时间和前世不同有关,可能和天花在宫中闹出挺大动静有关,可能和宣嫔突然得宠有关……哦,和胤禛变成了足月出生的大胖小子,让德嫔生他废了好大的劲的关系也挺大的。

德嫔本应该现在又怀了一个很快夭折的公主,现在她懒懒散散窝在宫中养身体,连绿头牌都还没恢复。

德嫔提前成了一宫之主,有了健康的大胖小子;父亲魏武在战场上立了功劳,才十几岁的弟弟博启表现居然也不错。现在她心满意足,没有拼了命也要往上爬的动力,自然不会身体未好就急着侍寝。

有了儿子、有了份位、家人也给力,德嫔聪明着,知道养好自己的身体,护住宝贝大胖儿子,才是在宫中立足之道。

胤礽不负责任的猜想,德嫔修养好身体再怀六皇子,估计六皇子也不会先天体弱了吧。

不知道十四弟有了两个健康活泼精力旺盛的哥哥,会不会还那么嚣张。

咳,有可能更嚣张,也可能被坏心眼的哥哥们欺负成早熟的小老头。

宫中荣嫔、惠嫔、宜嫔、德嫔、宣嫔、温嫔六位主宫嫔妃,除去温嫔一如既往的低调,仿佛宫中的透明人,只有宜嫔还未生孩子,宜嫔心里焦急无比。

现在她和姐姐先后怀上孩子,终于松了一口气。

宜嫔对这胎小心得紧,四处打探如何安胎。

打探着打探着,她也打探出太子曾经展现出的神异来。

不过她打探的方向不太对,以为太子是个小福气包,对谁好谁就能生出健康的孩子。谁若是欺负太子,孝安皇后就是前车之鉴。

宜嫔绞尽脑汁想自己有没有得罪过太子。

太子是康熙的心肝宝贝,她当然没得罪过。但她一个未生育的嫔妃,又不像宣嫔那样不知礼节,未曾和太子有过过多的接触。哪怕突然送太子东西,都显得突兀和不坏好心。

宜嫔思来想去,终于想出一个和太子多接触的好主意。

她带着姐姐,频繁去向太皇太后和皇太后请安,就能遇上太子了。

“妾身怀上孩子之后想多动动,太皇太后、皇太后可别嫌弃妾身来打扰。”宜嫔每日定时来看望太皇太后和皇太后,撞得上太子就撞上夸几句,撞不上就作罢,并不刻意。

太皇太后虽猜到了些宜嫔的心思,但宜嫔做得不过分,她就当没看到。

太子喜欢弟弟妹妹,又为弟弟妹妹付出了这么多,让这些怀孕的嫔妃记得太子的好,对太子也有好处。

宜嫔非常会来事,书也读得多,胤礽喜欢听她聊天。

相比宜嫔,庶妃郭络罗氏就显得很不起眼了。

姐妹花入宫就是这样。若是这对姐妹花的长相差异不大,那真的是跟撞衫似的,比德嫔当年和宜嫔撞性格特色,更是谁丑谁尴尬。(划掉)此刻太皇太后有很多话要说。(划掉)

不过庶妃郭络罗氏肚子里这个公主非常争气。雍正那么讨厌宜妃,给宜妃姐姐的这个公主也晋了固伦公主。

大清的公主啊。胤礽捏了捏自己肉乎乎的小下巴,有点想搞事。

大清公主下嫁和以前朝代和亲不一样,不是送女求荣,而是双方联姻。因此大清公主是能在蒙古掌权的。

庶妃郭络罗氏的女儿固伦恪靖公主,就真正做到了大清对蒙古的监视和揽权。

之后大清礼仪越来越汉化,公主们被教导得柔弱不堪,甚至被陪嫁嬷嬷和额驸一家欺负。

封建朝代的女子地位很难提高,但公主有皇室撑腰,联姻又带着政治目的,让公主和皇子一样强势,阿玛肯定会同意。

胤礽知道自己很没用,改变不了大时代的环境。他只能尽力让自己的亲人们好过一些。这样他才有没有白回来一趟吃苦受罪的挫败感。

否则自己见义勇为还被丢回康熙朝当倒霉太子,老天爷也太没有人性了。

我是见义勇为!我是英雄!呜呜呜……

胤礽说干就干,首先拉拢的当然就是自家亲爱的大哥。

胤禔显然第一次听说大清的公主还有这等责任。

“大清的公主能在蒙古掌权?”胤禔惊讶道,“那不比我们当皇子的还厉害?要不我去联姻?”

胤礽嘴张得下巴都快掉地上了。

他身后的梁九功身体微微颤抖,小口小口深呼吸。

大阿哥这句话,奴才要怎么学给万岁爷听啊!万岁爷会不会一生气把奴才当大阿哥揍一顿?!

胤禔兴奋道:“要是我娶了蒙古女人,能去蒙古当蒙古王吗?”

胤礽手动把下巴合上。

咳,是他心思不纯洁了。

“不可能。蒙古和大清一样重男轻女。大清公主生的孩子跟蒙古人姓,所以作为主母掌权,他们也认为是蒙古人自己掌权。换了男人去,他们就不干了。”胤礽道,“不过大哥你别担心,蒙古那地方你当不了王,但是这个世界大着呢。汗阿玛是要当千古一帝,剑指全球的人。他会为你打下一大片土地。”

胤禔眼睛锃亮:“多大?我听教书的师傅说,现在皇子不能列土封疆啊。”

胤礽腹诽,大哥啊,你都向教书师傅问的什么问题?教书师傅快吓死了吧?

“列土封疆是减小大清的土地,肯定不行。但大清之外的土地离咱们太远,汗阿玛不好管,不分给咱们,谁来管?”胤礽拉着胤禔去书房,“我给你画世界地图,你就知道这世界上有多少无主的土地仍由我们挑选了。”

西方已经攥在手心的殖民地算有主的土地吗?当然不算。

“大哥啊,我跟你说,汗阿玛可馋这些土地了。有了这些土地的供养,我们大清哪怕以后不收土地税,都能变成全世界第一富裕的国家,鸡蛋吃一个扔一个……呃,浪费粮食不好,这还是算了。”

胤礽拿着毛笔,给胤禔画了一副扭曲的世界地图,开始地图开疆。

“这一块好大,我要这里!”

“这个地方小,给三弟。”

“四弟还不会说话就那么啰嗦,这地方四面有水,不会吵到人,给四弟。”……

当康熙得到这次太子和大阿哥“密谋”汇报时,双手托着下巴,严肃地沉思了许久。

好好教导公主,让公主去分蒙古的权力这个想法很有趣,他决定试试。

但大儿子说要自己跑去联姻……撕拉!

宝贝儿子又嚷嚷什么千古一帝开疆扩土……撕拉!

“汗阿玛,什么时候您才会返回长生天?”康熙连撕了几份狗屁不通的奏折发泄心里的郁闷之后,阴恻恻道。

朕的儿子已经被你教坏了!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小说的作者是木兰竹,本站提供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37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掉马后,我成了顶流 霸道总裁求抱抱 男主们都苦尽甘来(快穿) 惹火小娇妻,总裁该投降了 性别为女去装B[ABO] 萌宝甜妻,冰山总裁宠上天 丞相今天呕血了吗 警校垫底的我攻略了警校组第一 炮灰真千金她不干了 召唤的邪神是前男友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