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上一章:第38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康熙微笑道:“保成。”

胤礽乖巧道:“阿玛,什么事?”

康熙微笑道:“阿玛不想剑指全球,成为千古一帝。”

胤礽乖巧道:“可是玛法说阿玛想。玛法还说,大清以孝治国。他想你就想。”

康熙微笑崩裂。

他挥挥手让儿子滚蛋。

总不能因为顺治的事揍儿子吧?他又不是迁怒儿子的坏阿玛。

康熙憋了一肚子气,不知道该如何发泄。

正好佟家又闹了起来,被御史弹劾。

不迁怒儿子只好迁怒别人的康熙大手一挥,把隆科多和鄂伦岱的职位都革了,勒令他们回家反省,并罚了佟国纲和佟国维的俸禄,责骂他们治家不严。

罚俸禄是小事,丢脸是大事。

佟国维还能忍,早就看鄂伦岱不顺眼的佟国纲不能忍。

他回家就把儿子揍了一顿。

鄂伦岱哪是乖乖束手被揍的人?他当即上下左右王八拳和老父亲斗殴,旁边的人拉都拉不住。

听到这事后,本就因为宫里有多个女人怀上表哥的孩子,但其中并没有她这一件事而痛苦万分的佟贵妃,当即病倒。

佟贵妃一病,康熙自然更生气。

以前康熙生气,对着儿子单方面唠叨唠叨,然后自己就忍了。

现在他有一个很符合眼缘的、赋闲在家的大舅子,于是康熙白龙鱼服抱着儿子去找大舅子唠嗑。

常泰年纪轻轻撑起硕大的一个国公府,从小便善于和人交流。

他静静听康熙吐完槽之后,先用赫舍里家也是一摊子破事来与康熙建立共情;又道佟家虽然有两个混蛋,其他人还不错。谁家没几个不肖子弟,这事佟家自己人去头疼,皇上不去用他们便成。

说完这一切后,常泰转移话题,用一些趣事逗康熙开心。

赫舍里家自索尼起,便对国外的武器很感兴趣。

常泰很喜欢国外的火、枪,与一些传教士私下有交流。在太子的指导下,常泰开始和传教士学习英语和俄语。

英语便于与大部分传教士交流;沙俄是与大清接壤的邻国中唯一会对大清造成威胁的存在,他们迟早有一战。

常泰在研究火、枪和火、枪阵法时,已经对外语有所接触。

古时候的人读书狠起来,头悬梁针刺股是常事。常泰又无其他事可做,全身心的投入外语学习上。这还不到月余的时间,常泰居然已经能磕磕绊绊读些传教士带来的书籍了。他和康熙说的,就是从传教士口中、书籍中打探到的海外皇室和国家分布的消息。

康熙听得津津有味之余,很好奇常泰为什么会熟悉这些。

常泰仍旧实话实说:“太子殿下说皇上剑指全球,要当比所有汉人都厉害的千古一帝,所以臣就想多学一些,将来能多帮皇上一些。”

康熙:“……”

他瞥了一眼正在放风筝的儿子,神情淡然,心在滴血。

康熙痛苦地想,自家儿子究竟已经和多少人说过他要剑指全球,成为比所有汉人皇帝都厉害的千古一帝这句话?

会不会有一天,满朝文武百官都以为自己要剑指全球,并且做好了准备,只有他自己还被蒙在鼓里?

康熙不是没有野心。他只是很现实。不认为自己现在的能力能做到剑指全球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

大清地盘已经够大了,统治好大清就不错了,何苦好大喜功?

“皇上真是厉害。当刚听到皇上的志向时,臣其实有些疑惑。咱们大清的地盘已经够大了,还要其他地方干什么?等了解了他们的在海外所做之事之后,才知道皇上的深谋远虑。”常泰叹息道。

康熙面不改色:“哦?你说说看,朕有什么深谋远虑。”

常泰将自己打探到的海外诸国海外扩张所给本国带来的繁荣描述了一遍。

他们的海外扩张并非开疆扩土,甚至那些国家都明白这些远离国土的土地根本不可能长期归于麾下。他们只是掠夺那块土地上可以搬走的所有资源,以反哺本国国土。

科技、基建、文化……方方面面都需要钱、需要粮。这就和当年大清在关外掠夺中原一样,只要抢到手就行。

至于那块地烂成什么样子,和海外诸国有何关系?

常泰甚至怀疑,这是不是“内圣外王”真正的展开方式。

民众苦于税收。国家也苦于税收。他自己的就是勋贵豪门,知道自己隐匿了多少税。

若大清能拥有足够多的海外市场,与全球强国经商互惠,光是商税就能养活整个国家。

更重要的是,因为历代重农轻商,所以商税是任何人都不会免的!即使是皇商,做买卖的时候也要交税!

康熙听得藏在袖子中的手指头微微颤抖。

是、是这样吗?原来还能这样?这西方诸国颇无耻了些!

“这样或许不符合天、朝上国的印象。”康熙沉声道,“历朝历代都重农抑商啊。”

常泰笑道:“这就是臣更佩服皇上的地方了。”

“哦?”康熙眼眸微闪。

常泰道:“我们是大清,是汉人眼中的野蛮人。他们汉人的文化道德约束算个屁!”

康熙击掌:“好!”回宫就揍儿子!

康熙一把捞起小胖儿子,在大舅子常泰崇敬的眼神中落荒而逃。

常泰拂了拂袖子,进屋伺候噶布喇喝药,并倾听噶布喇的讲课。

噶布喇所教的内容,是胤礽借着陪外祖父玩,趴在他耳边小声告诉他的。

太子生而知之?能预知未来?是神人下凡?这些都无所谓。他们只要知道太子很厉害,跟着太子一条路走到黑就足够了。

赫舍里家已经和太子绑定,一荣俱荣;赫舍里家出事,太子却不一定出事。

太子愿意帮扶赫舍里一把,他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

回宫的路上。

康熙把儿子按在膝盖上打屁股,但没敢用力。

他上次不小心揍疼了胤礽,后悔了许久。

“你和常泰说了什么?”康熙有节奏的揍着胤礽的屁股。

胤礽打个哈欠,缩了缩短小的四肢,趴在康熙膝盖上打瞌睡,就像是一只被撸毛的小奶猫:“说了很多呀。”

康熙:“……”

他停下了根本揍不疼儿子的手,把胤礽扶正:“你能不能别和外人说朕要当什么千古一帝!”

胤礽抱住脑袋歪头:“嗯?我说过?”

康熙:“……”要指望一个孩子管住嘴是不可能的事吧?保成说了什么,他自己都记不得。

康熙又气又急,都想跑顺治牌位前大吼大叫。

康熙算是明白了。顺治哪是养孙子?顺治是遗憾没教过他,隔着孙子教儿子呢!

若是康熙几岁十几岁的时候,肯定很感动。现在康熙已经是一个成熟的帝王了,他并不想被自己汗阿玛耳提面命,“你一定要成为千古一帝呀”。

呀你个大头鬼!

“常泰有些本事。”气过之后,康熙怀抱儿子,一边捏儿子的脸,一边沉思。

他居然差点被常泰说服了。

康熙正是年轻气盛的时候。年轻帝王谁没有一个千古一帝的梦想?

只是大清国境内还未平定,贸然出击,不是理智之举。

康熙回到宫中之后,拿出传教士进贡的地球仪看了许久。

他让人把地球仪收起来时,地球仪上的台湾岛被朱笔画了一个圈。

……

没过多久,宫里又添了新孩子。庶妃郭络罗氏和贵人那拉氏都生了一个健康的女孩。

因宫中已经有了四个健康的皇子,康熙和太皇太后对皇子的需求不是很迫切。女儿又能联姻蒙古,他们并不遗憾,赏赐也给的很大方。郭络罗氏也从庶妃升成了常在。

郭常在和那拉贵人虽然遗憾没能生出皇子,但公主若能养大,也是一个依靠。她们收起过多的心思,专心养孩子。

宫中至此有了五位公主——荣嫔所生的皇三女、布常在所生的皇五女、宣嫔所生的皇六女、郭常在所生的皇七女、那拉贵人所生的皇八女。

康熙重新给公主确定齿序。皇三女称大公主,封和硕荣宪公主;皇五女称二公主,封和硕端静公主;皇六女称三公主,封固伦慧靖公主。

郭常在和那拉贵人所生的女儿尚未长成,暂不列入齿序。

大清公主大多会在出嫁时受封,只有极少数的公主因为得宠提前获得封号。

康熙答应太皇太后给宣嫔所出的皇六女固伦公主封号,便顺带把前面两个女儿也封了。

郭常在和那拉贵人心里酸苦极了。

宣嫔的女儿也是今年出生。说她们俩的女儿未长成,宣嫔的女儿不也一样吗?

那拉贵人抱着女儿的手微微颤抖。

她曾经有一个没养活的皇子。原本她曾幻想,若皇子养活了,或许她在宫中的待遇会变得更好。

可宜嫔和德嫔的出现打碎了她的美梦。

宣嫔代表蒙古联姻,这个她比不了。德嫔刚怀孕便封嫔,宜嫔更是刚进宫不久就受封为一宫之主。

而宜嫔的姐姐即使生了一个女儿,也不过是常在而已。

帝王的宠爱就是这么不讲道理。

那拉贵人擦干眼泪之后,哄着被惊醒的女儿睡觉。

她亲了亲女儿的额头。

罢了罢了,她难道还奢求什么帝王虚无缥缈的宠爱吗?

以前宫中人少的时候她都没求到,现在宫中年年新人人比花娇,她还求什么。

女儿快快长大,嫁个好人家,额娘在宫中也算有了念想。

比起那些无子无宠无份位的嫔妃,她作为一个有女儿的贵人,日子还是好过许多。

宫中女人的痛苦煎熬不提。康熙有了这么多女儿,开始思考胤礽和胤禔的“荒谬之语”。

为人父母,只要是正常人,总会期望孩子能过得好。

公主若能在蒙古掌权,也的确比单纯嫁个联姻工具被磋磨死对大清更有利。

经历了唐朝公主揽权的事件,后世汉家王朝对公主和对后宫嫔妃一样,都防得紧。

但常泰一语点醒康熙。咱们又不是汉家王朝,为什么要遵循他们的规矩?

大清的公主都在蒙古,要揽权那也是揽蒙古的权力。

这不是好事吗?

正好毓庆宫已经修缮了一半。宝贝儿子不想住,就改成皇子和公主读书处吧。

大清的公主既然要参与蒙古的政治,那就不该有多少男女大防,读书让男子教导也没关系。骑射课再让女子教导。

宣嫔快蹦起来了:“皇上!皇上!妾可以教导公主们!”

康熙按着活泼的宣嫔的肩膀:“好好好,朕会考虑,会考虑,别蹦,你身体还没好。”

宣嫔道:“妾身体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可太皇太后和皇太后非不准妾出门。皇上,行行好,能不能帮妾劝劝太皇太后和皇太后?”

康熙想起生了孩子后现在还在养身体的德嫔,又看着这个试图出门跑两圈展示自己强壮的宣嫔,他嘴角微抽地败退。

一时新鲜后,康熙还是更喜欢柔弱的女子。

等他对柔弱女子腻了之后,再去找宣嫔吧。渣男康熙顺了顺被宣嫔吓到的胸口,去依次看了自己的小老婆们。

佟贵妃还病着,他就不去看了。

康熙最后一站去了德嫔那。碰巧,胤礽和放学的胤禔正在逗弄学说话的胤禛。

德嫔给胤禛缝了小狗玩偶之后,胤禛果然爱不释手。

胤禔拿走了胤禛的小狗玩偶,胤禛不叫哥哥就不还给他。

还未到一岁的胤禛哪会说话?他嘴里吐出“啊啊啊啊”的奶娃咆哮。胤禔哈哈大笑,仿若恶魔。

胤禛气得一翻身,居然颤颤巍巍坐了起来。

他指着胤禔,小脚脚使劲蹬:“啊啊啊啊啊啊啊!”

胤禔继续哈哈大笑:“弟弟!小四在骂我!”

胤礽也笑得前俯后仰。

无论是气得爬起来骂人的四弟,还是被骂了还很高兴的大哥,都太好笑了。

胤禛见自己的恶娃咆哮对可恶的坏蛋没用,气得双手使劲砸了两下软塌,居然双手着地,一步一晃爬了起来。

胤禔嘴里张得快能塞进一整只鸡蛋:“弟弟,你看!小四居然这么小就能爬了!”

胤禔话音未落,胤禛那孱弱的四肢就无法支撑他圆墩墩的身体,“啪”的一声,肚子砸到了床。

胤禔看着四肢胡乱划拉,怎么也爬不起来的胤禛,笑得牙床都露出来了:“哈哈哈哈,弟弟像一只小乌龟!”

胤礽双手捂嘴,让自己别笑得太大声:“不像小乌龟,像趴趴熊。”

胤禔问道:“什么是趴趴熊?”

胤礽道:“大哥知道蜀地进贡的竹熊吗?竹熊小时候就和四弟弟一样爬不起来,只能用肚子蠕动。”

胤禛愤怒地蠕动:“啊啊啊!”

胤礽道:“就是这样。”

胤禔眼睛一亮:“好玩!我去问汗阿玛要一只!”

门外,康熙压低声音问道:“德嫔,你在干什么?”

扒着门缝咬着手帕的德嫔泪眼汪汪:“皇上,四阿哥会爬了,还会骂人了!”

康熙:“……”会爬很好,但会骂人似乎并不是值得你感动得热泪盈眶的好事?

他推开门,大步上前,把狗狗玩偶从大儿子手中抢回来,塞给了已经骂累了的胤禛手中,并把胤禛扶起来坐好。

胤禛眼睛亮晶晶:“啊、啊!”

康熙板着脸伸出一根手指,抵住胤禛的额头,轻轻一戳。

胤禛往后一仰,倒在了软榻上。

他眼中的亮晶晶失去了光彩,并溢出了泪水。

康熙得意道:“要这么玩。”

胤禔:“……”震惊!

胤礽:“……”痛苦!

胤禛:“呜啊啊啊啊!”嚎啕大哭!

德嫔小口小口的深呼吸,不断在心中默念佛经。

这是皇帝,这是皇帝,他想玩你儿子你就只能给他玩,你不能抄起你手中的团扇,劈头劈脸给他砸过去!

“哭了之后就要这样。”康熙还在示范,把胤禛扶起来。

胤禛的哭声变成了哽咽。

康熙又把胤禛推倒。

胤禛的哽咽又变成了大哭。

胤禔立刻挤上前:“汗阿玛,让我来,我也要玩,好有趣。”

胤礽捂着胸口后退一步。

他记起来了。小时候康熙就这么玩他。

都说小婴孩在变成猫嫌狗厌之前,就是特别好玩的智能玩具。

他就是这么被康熙玩过来的!

“皇上,四阿哥要哭脱水了。”德嫔终于忍不住了,她勇敢地上前抱起了胤禛。

康熙道:“你看看他,只干嚎没流泪,和保成以前一样,不会哭脱水。”

胤礽幽怨道:“汗阿玛,你来这里干什么的?玩四弟弟,并告诉别人你以前怎么玩的我?”

“咳。”康熙干咳一声,理智回笼。

他能说他是来亲近小老婆的吗?但看到大儿子和宝贝儿子玩小儿子,就一时没忍住。

“朕能来干什么?当然是来找保清。”康熙板着脸道。

正玩弟弟玩得开心的胤禔:“嗯?”

康熙背着手教训道:“你是不是功课又只做了一半!”

胤禔道:“儿子不是一直都只做一半吗?”

康熙:“……”

胤礽拉着胤禔就开跑:“哥哥快逃!汗阿玛要喷火了!”

胤禔:“嗷嗷嗷,快跑!”

德嫔抱紧儿子:“皇上?”

康熙对德嫔摆了摆手,迈开大长腿去追两个熊孩子。

德嫔见康熙离开,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还不快给四阿哥拿蜂蜜水润嗓子!哎哟额娘的孩子啊,好可怜。”德嫔听着胤禛哭哑了的嗓子,心疼极了。

太子能健康地活到现在,为人还这么善良体贴,真是仁孝皇后给的底子好!

听不到小老婆腹诽他的康熙,居然没追上大儿子。

胤礽绞着手指嘻嘻笑。

他的小短腿跑不快,就让老大丢下他自己“逃命”。

在现代社会已经可以读小学的胤禔疯跑起来,成年人也很难拦住。

康熙把胤礽抱起来晃了晃:“你就护着你大哥!你大哥不做功课你也护着!”

胤礽趴在康熙肩膀上道:“做功课的目的是为了学会书本知识。大哥既然已经学会了,为何还要做那些无用的功课?”

康熙很自然地让胤礽坐在他的手臂上:“哦?那你说该怎么做?”

胤礽道:“舅舅说西洋学校会考试。考会了就学下一本书。”

康熙道:“朕小时候就是和保清一样读的书。”

胤礽道:“阿玛读吐血了。我和大哥都不想吐血。”

康熙颠了颠胤礽的小屁股:“让朕想想。”

如果要了解西方的事,皇子们的功课会繁重许多,的确没空读一百遍背一百遍抄一百遍那样学。

“不气大哥,好不好。”胤礽抱着康熙的脸蹭蹭。

康熙被胤礽蹭了左脸蹭右脸,才道:“去延禧宫。以后的功课可以减少,但今天必须惩罚。”

胤礽竖起一根手指:“别罚太狠,就、就一篇大字。”

康熙的脸板不住了:“一篇大字算什么惩罚?”

胤礽竖起两根指头:“那、那两篇?”

康熙摇头不同意。

父子俩去延禧宫的路上,不断讨价还价。

当他们达成十篇的一致意见时,太皇太后派人拦住了他们。

“纯亲王重病,快不行了。”

康熙抱着胤礽的手臂收紧,眼中哀思渐浓。

他虽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但真的到了这一天,康熙发现自己并不如自己预料中的那样淡然。

纯亲王隆禧,是康熙年仅十九岁的异母弟弟。

康熙未到而立之年,又要失去一个至亲了。

胤礽听到纯亲王重病时,脑袋也嗡的一响。

纯亲王病逝时他还小,对此记忆并不清楚。

但之后的一件事,即使他年岁尚小,也记忆深刻——纯亲王病逝后不久,京师大地震,死伤无数。

胤礽抓着康熙衣服的小手攥紧。

地震的惨事,不会因为他的重生而转移。胤礽要利用这幢惨事,达成自己的目的。

比如让顺治退场。

不过……

胤礽把脸贴在康熙肩膀上。

按照他原定计划,在地震之后谎称是龙脉争夺导致地龙翻身,是诅咒的体现。然后顺治为庇佑皇宫退场,自己也可以从此以后装成病秧子,将太子之位抛给别人。

如果他提前预警地震,事情就没有这么容易了。

提前预警也来不及救多少人,甚至根本没人相信他。

这样做是没意义的善良。

“汗阿玛。”胤礽小声道。

“怎么了?被吓到了?没事没事。”康熙回过神,拍了拍儿子的背,“不害怕。你先回乾清宫,阿玛出宫看看你叔叔。”

胤礽摇了摇头,道:“阿玛,玛法说,诅咒要反扑了。”

康熙呼吸一滞:“什么?!”

胤礽道:“京师龙脉受损,地龙翻身,就在这个月内。”

胤礽顿了顿,又道:“叔叔的重病,是警示。”

说完,他呼吸越来越轻微,晕了过去。

只要强迫自己恢复成年人的理智,强迫自己回忆前世、前前世的事,他很快就会晕倒。

装晕这件事,胤礽已经很熟练。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小说的作者是木兰竹,本站提供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38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霸道总裁求抱抱 锦绣深宫 天灾种田记 失忆后和刺杀对象好了 半妖农女有空间 东北小老板的南方媳妇 拯救美强惨前夫(快穿GB) 绝情总裁请放手 丞相今天呕血了吗 雄蜂只会影响我尾针速度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