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上一章:第39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人有亲疏远近。

胤礽一晕倒,康熙就无心去看望隆禧。

他立刻召来御医,又喊来西洋名医,双方分开诊治。

宫中御医道太子气血不足,劳心伤神;西洋名医说太子用脑过度,导致身体出现了应激反应。

两者诊治一致。

康熙又将张道长和德海大师请进宫中。

张道长大惊失色:“太子精神气过强,身体恐无法承担如此庞大的力量。”

德海大师也眉头深锁:“太子的魂魄不稳。”

康熙瘫在椅子上,闭上双眼,沉默了半晌。

“皇上,太皇太后询问太子情况。”赵昌道。

康熙睁开眼:“太子中暑晕倒,让太皇太后不用担心。”

赵昌犹豫:“御医诊断和大师入宫之事,太皇太后肯定会知道。”

康熙道:“朕说太子中暑晕倒,太皇太后知道朕是何意思。”

赵昌立刻躬身,去慈宁宫禀报。

太皇太后听到赵昌禀报之后,捏着佛珠的手指微微颤抖,然后使劲一用力,将佛珠扯断:“皇上这是在防着哀家吗!”

苏麻喇姑立刻劝道:“皇上哪是防着太皇太后,皇上是委婉告诉太皇太后,帮他遮掩太子神异,不要被旁人利用了去。”

太皇太后扔掉了手中捏着的佛珠,皱眉道:“太子之前几次显露神异都被旁人察觉,现在妃嫔们一怀孕就有意接触太子,皇上还是恼了我啊。罢了,恼就恼吧,是我精力不济,没有在他离宫之后护好太子。哎。”

太皇太后心里虽然气恼,还是理智地叫来轿子,去了乾清宫。

当看到乾清宫候着的中外名医,还有正对着太子念佛经道经的僧道两人,太皇太后心中残存的气恼变成了慌张。

“皇上、皇上,保成他怎么了?”太皇太后焦急地握住康熙的手,“你给哀家说实话!”

康熙疲惫道:“沾染了暑气,劳心劳神,体力不支,养养就好了。”

中暑和劳心劳神可没关系,太皇太后立刻就想到当日天花之事,太子被福临教导着将宫务处理得井井有条,之后时昏时醒,持续好几日的事。

“皇上,太子殿下醒了!”近身伺候太子的梁九功尖声道。

康熙立刻像豹子一样从椅子上跳起来,不顾形象的冲过去:“保成!”

“阿玛,好吵。”胤礽翻了个身,握住耳朵,“别念了别念了,孩子耳朵嗡嗡嗡响。”

见胤礽还是如此活泼,康熙松了一口气。

他将胤礽抱进怀里:“你吓到阿玛了。”

胤礽打了个哈欠:“阿玛去看叔叔。保成睡一会儿就好。只是有点累,不碍事。不喝药!”

康熙又气又伤心,忍不住敲了一下胤礽的脑门。

自从胤礽严厉抗议敲脑袋后,康熙很久没敲过胤礽的脑袋了。

“说好的不敲脑袋,阿玛坏。”胤礽在康熙怀里一拱一拱,用脑袋轻轻撞康熙。

“保成啊……”太皇太后也凑过来,抚摸胤礽的脸,“还好吗?身体还舒服吗?”

“乌库妈妈,保成没事,就是有点困,多睡一会儿就好了。”胤礽嬉皮笑脸地蹭了蹭太皇太后的手,“保成身体可好了,乌库妈妈别担心。”

太皇太后不知道说什么好。

“阿玛,乌库妈妈,保成困了,想再睡一会儿。”胤礽花了好大的毅力才醒来,再不醒来就要被吵死了,“别念经了,也别给保成喂药。阿玛和乌库妈妈去看叔叔吧,你们回来的时候,保成就醒了……”

胤礽一边说话,小脑袋一点一点,眼睛跟被糊了浆糊似的,努力睁也睁不开。

“睡吧,睡吧,安心睡。”康熙将胤礽紧紧护在怀里,就像胤礽还不会走路时一样,轻轻拍着胤礽的背,哄着胤礽睡觉。

胤礽从小就很少哭闹,只在和康熙玩闹和被康熙揍的时候干嚎。

他很依赖康熙,总是拽着康熙的衣角不放。

康熙那时候失去了发妻,又正值三藩之乱最严峻的时候,精神处于最紧绷的状态。

但当他抱住小小的胤礽的时候,精神就能有片刻放松,精神也会更集中。

于是康熙便从那时候起习惯抱着胤礽。

康熙盘在塌上处理政务,胤礽团在他怀里睡觉或者玩玩具。

他心烦或者心惊的时候,就低头看一眼儿子,陪儿子玩一会儿,听儿子咿咿呀呀说些听不懂但比音乐更令人心情舒畅的婴儿语。

胤礽和以前一样,窝在康熙怀里很快睡着。

康熙的脸在胤礽头顶蹭了蹭,再抬起头时,他又是那个喜怒不形于色,哀愁和痛苦也不形于色的年轻帝王。

除了眼尾殷红,他再无任何破绽。

康熙道:“劳烦太皇太后在乾清宫守着保成一会儿,不要让任何人来看望他。朕先出宫探望隆禧。”

康熙仍旧没有告诉太皇太后胤礽昏迷的真正原因。

他心乱如麻,要先在心中理出头绪之后,才能将此事告诉他人。

而且太皇太后的确没猜错。如果胤礽所言是真,此事重大,处理不好恐怕会对胤礽造成巨大伤害,康熙不相信任何人。

能预言地龙翻身的孩童,按照萨满和喇嘛教的秉性,要么是把这个孩童“献给”神灵,要么是让这个孩童出家修行。

即使他是皇帝,也不一定能保得住儿子。

康熙信各种宗教,但又不信各种宗教。

如果神灵要害大清、害他、害他的儿子,康熙不介意效仿各代帝王,破山伐庙。

太皇太后或许在其他事上会站在他这边,但关系神灵就不一定了。

处理太子预言之事肯定会被太皇太后觉察出端倪,康熙准备推到顺治身上。

“刚汗阿玛现身,太子年幼,承受不住汗阿玛龙气晕倒。”康熙凑太皇太后耳边,压低声音道,“此事断不能被其他人所知,因此孙儿才道保成中暑。”

太皇太后眼神了然。

怪不得皇上会突然防备,原来皇上亲眼看到了福临降临在保成身上。

对于一个合格的帝王而言,即使是自己的汗阿玛显灵,他也会如被其他猛兽入侵领地的猛虎一样暴躁。

而且这件事如果传出去,朝中也会人心惶惶。

鬼神之事,信可以,但不能出现在明面上,否则必定生出事端。

太皇太后在天花之事上将福临显灵压了下来,也是清楚这一点。

“哀家知晓了。皇上做得对。让人传话时不可传这句话。”太皇太后严肃道,“哀家坐镇这里,皇上放心。”

康熙必须出宫探视隆禧,否则也会被人发现不对劲。

康熙叹气道:“孙儿知道皇玛嬷定会亲自过来。这些事孙儿只能悄悄对皇玛嬷说。”

太皇太后松了一口气。

看来康熙并不是真的防备她,她或许想多了。

“你想的没错。即便是我身边的人,也不一定可信。”太皇太后拍了拍康熙的手背,“快去吧。”

康熙点头,带走了部分御医和西洋名医,又从内库拨了一批珍贵药材,一同送去纯亲王府。

胤礽从晕倒到名医会诊,花费的时间近一个时辰。

康熙出宫时,裕亲王福全和恭亲王常宁已经到了。

隆禧病得神志不清,福全无声地抹着眼泪。

常宁见康熙来了,眼泪“哗”的一下流出来,哭得直打嗝,看上去悲伤极了。

康熙扫了常宁一眼,常宁哭得更为卖力。

“隆禧还没死。”康熙沉声道。

常宁抹着眼泪道:“弟、弟弟看着隆禧这样,心里难受啊。先帝只剩下我们几个皇子,只剩下我们几个了!”

康熙在袖子里的手攥紧了拳头。

若他刚得到隆禧的消息就出宫,在满心悲伤的时候听到常宁这句话,一定会心生感慨和怜惜。

可现在康熙心中只剩下厌烦。

他看出常宁不是真的悲伤,而是想接隆禧的死来给自己捞资本。

福全无声哭泣,眼睛红肿得不像样。

你常宁哭得这么用劲,眼泪流得这么多,眼睛还完好无损,你骗谁?!

隆禧正病着,一些宗室也来探望,康熙不能在此时此地发怒。

他对福全道:“裕亲王,你看着点恭亲王,让他不要嚎啕大哭,不吉利。”

福全立刻道:“是,臣遵旨。”

康熙走进里屋,福全立刻踹了常宁一眼:“够了。你当皇上看不出来你假哭吗?”

常宁不满了。他指着自己的眼泪道:“我是假哭?!”

福全捉住常宁的袖子,常宁袖子里有刺激气味的帕子掉了出来。

常宁眼泪还在流,神情有点尴尬。

福全红肿着双眼平静道:“我们都是经历过多次哭丧的人,你这点小伎俩谁看不出来?其他人你演演就罢了,正如你所说,我们只剩下四弟兄,隆禧更是你唯一的弟弟……”

福全又忍不住哽咽。

他是顺治活着的皇子最大的一个,这些弟弟都是他亲眼看着长大。所以他偏袒常宁,经常在康熙面前护着常宁。

可隆禧是最小的弟弟、是自幼经历病痛的弟弟,福全对隆禧更加心疼,更加难以忍受常宁现在的做派。

他之前不好拆穿,拆穿了常宁估计会面临康熙的雷霆震怒。

但康熙自己都发现了,他也不再装了。

常宁见老实人二哥居然真的在发怒,有点怂了。

他擦干眼泪,低声道:“哥,我当然也很难过。”

福全没说话。

他松开了常宁的袖子,继续守在门口,拦住那些想要往里窜的宗亲。

常宁也搬了个凳子,坐在福全身旁安静地等康熙出来。

康熙走进屋,看着弟弟枯槁的神色,脑袋有些眩晕。

女真人对大清龙脉的诅咒,不只是诅咒自己这一代。

顺治子嗣稀少,活下来的更少,肯定也是被诅咒。

“皇上?”隆禧在御医施针之后,终于恢复了片刻清醒。”

康熙走上前,轻轻拍着隆禧的被子:“别担心,你一定会好起来。”

隆禧苦笑。

他的身体他自己很清楚。这次他应该真的扛不住了。

但他还是谢恩道:“是,皇上。”

隆禧只说了几句话便没了力气。

御医和西洋名医用不同的语言,和各自的同伴低声商议。所有人脸色都不太好,都在轻轻摇头。

病入膏肓,神仙难救。

康熙坐在隆禧床头,没有询问御医,只是静静地看着形容枯槁的隆禧。

人病了之后,大多会变得非常难看。

隆禧缠绵病榻,模样更是难看至极。

蜡黄深陷的脸,高高耸起的颧骨,苍白干裂的嘴唇,枯黄杂乱的头发,还有时刻散发出的腐朽死亡的味道,这些让活着的健康的人看着都会心生恐惧。

康熙此刻想到的却不是自己,而是胤礽。

一个稚嫩脆弱的孩童承担那庞大的诅咒,现在无事,将来也会无事吗?

胤礽被自己养得白白胖胖活泼可爱,即使病着的时候也是可爱的软绵绵的一团,会笑着说自己无事,会在自己膝上滚来滚去,半点看不出病痛对他有什么折磨。

看不出折磨,就真的没有折磨了吗?

他从小捧在手心的孩子,怎么能从小就经受这么多苦难。

如果有一天,胤礽承受不住诅咒的折磨,就像是面前的隆禧一样。

如果有一天,胤礽雪白中透着粉红的小脸变成了蜡黄中透着青黑,圆滚滚软绵绵的脸变得粗糙塌陷,经常叭叭叭说个不停的红润嘴唇变得干裂苍白……

康熙将拳头又攥紧了一些,心中仿佛生出了魔。

为什么是我的孩子。

为什么是保成。

就算必须得牺牲一个孩子,那些低等嫔妃的孩子不可以牺牲吗?为什么一定要是我养的孩子?

康熙恍惚间想起了那个让他深深嫉妒的弟弟。

那位刚出生数月便夭折的荣亲王。

他曾黑暗地想,汗阿玛说四弟是第一个孩子,四弟却承受不住这样的福分。

现在康熙突然对顺治感同身受了。

人皆有偏爱,手心手背都是肉,人也都先护着手心。

为什么老天爷要那么残忍,非得收走我最爱的孩子?

其他孩子死了,康熙或许会流一滴眼泪,或许连泪都不会流,仅仅叹一句“知道了”。

可若保成有事,那就是挖康熙心上的肉,痛得康熙几欲吐血。

康熙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听御医的诊断,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接见的那些蜂拥而至的、平时从未来过纯亲王府的宗亲们,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的乾清宫。

“皇上……”一直守到康熙回宫的太皇太后担忧道,“你先休息吧。你若累到了,保成醒来,定会自责难过。”

康熙回过神,道:“是。皇玛嬷也回去休息吧。”

太皇太后问道:“隆禧他……”

康熙摇头:“就在这几日了。”

太皇太后扶着苏麻喇姑的手踉跄了一下,痛苦地呜咽了一声。

康熙目送太皇太后离去,然后去看儿子。

床上小被子鼓鼓,还一耸一耸。

心情很不好的康熙:“……”

他轻手轻脚走到被子处,居高临下地看着在缩进被子里不知道在干什么的胤礽。

康熙双手拎住被子两角,提起一抖。

胤礽咕噜咕噜从被子里滚了出来,嘴里还叼着一根肉干。

康熙:“???”

胤礽像仓鼠一样,咔呲咔呲把肉干塞进了腮帮子里,扬起腮帮子鼓鼓的小脑袋,一脸无辜地看着康熙。

康熙扶着额头坐到床边:“你干什么?”

胤礽:“唔啊哦……”

康熙道:“吃完再说。”

胤礽赶紧咀嚼咀嚼,把肉干吞了下去。

胤礽伸手,摊开:“阿玛,水!噎着了!”

康熙挥舞着他的大巴掌,“啪”地一声打胤礽手心。

胤礽“哎呦”一声收回手,怒视突然打他手心的康熙。

康熙从赵昌手中接过温水:“喝。”

胤礽爬到康熙怀里,仰着头咕噜咕噜。

康熙叹气:“怎么躲在被子里吃肉干?肉干哪来的?”

胤礽傻笑不说话。

康熙按住胤礽,在胤礽的衣服里摸了许久,又摸出几块用手绢和油纸包好的肉干、奶酪干,还有一块沙琪玛。

康熙震惊无比。

他儿子是怎么在衣服里藏这么多吃的?

我是亏待了他吗?他居然还在衣服里藏吃的!

“我正在长身体!饿!”被搜出食物的胤礽叉腰挺肚肚,理直气壮。

康熙戳了戳胤礽肉乎乎的小肚肚:“饿就找御膳房,你在衣服里藏什么零食?”

胤礽被康熙戳了肚肚之后,摸了摸自己的小肚肚,继续叉腰挺:“找御膳房麻烦,不如吃肉干垫肚肚。”

康熙见胤礽这理直气壮到嚣张的表情,又气又好笑:“那你也不该躲在被子里吃。”

胤礽往康熙怀里一倒,左翻右翻,就像是一只要把自己煎成两面黄的咸鱼。

“乌库妈妈烦。”胤礽十分不孝顺地道,“她说我病了,就只给我喝汤喝粥。”

胤礽举起双臂,振臂不满道:“病人就该多吃肉!多喝奶!多吃蛋!肉蛋奶才有营养!粥没有,汤没有!”

“是是是,肉蛋奶,别忘了搭配蔬菜。”康熙和胤礽进行了十分现代化的对话,“你和太皇太后好好说说,只要你吃得下,她肯定会让吃。”

胤礽道:“好懒哦。有说的功夫,我已经吃掉两块肉干了。”

康熙捏住胤礽的脸往外扯:“不困了?”

胤礽啪嗒啪嗒打康熙扯住他脸的手:“放、放开。困,吃饱了就睡。”

“小猪崽。”康熙松开手,“吃饱了睡,睡饱了再吃,你不是小猪崽是什么?”

胤礽打着哈欠道:“对对对,是是是,我是阿玛养的小猪崽。阿玛是世界上最厉害的养猪人……哎哟。”

康熙拍了一巴掌胤礽的小屁股,拎着儿子去洗漱。

吃了东西就得漱口,否则换牙之后也是一口烂牙。

“对了阿玛,地龙翻身……”

“你安心养身体,阿玛知道怎么做。”

“叔叔他……”

“有御医看着,你只管你自己。”

“想和大哥玩!”

“好……”

“还有三弟四弟!”

“三阿哥可以,四阿哥太小。”

“小才好玩。”

康熙沉思了一会儿,同意了。

于是第二日,康熙继续出宫视疾,大阿哥开开心心的停课,带着两弟弟去找胤礽玩。

胤礽还有些困。

他抱着胤禛靠在软榻上一边教胤禛说话,一边看大阿哥和三阿哥拿着小木剑嗷嗷呀呀对砍。

胤礽:“三弟真厉害。”

胤禛:“啊啊啊。”

胤礽:“大哥真的是让着三弟吗?”

胤禛:“啊啊。”

胤礽:“大哥不会真的打不过三弟吧?”

胤禛挥舞着手中的狗狗玩偶:“啊!”

胤禔把小木剑一丢,把胤祉抱起来往咯吱窝一夹。

胤祉使劲挣扎。

胤禔挑眉:“二弟,你说谁打不过谁?”

胤礽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嘴,一只手捂住胤禛还在“啊啊啊”的嘴。

胤禛眨了眨眼睛,乖乖安静下来。

“你怎么又病了?”胤禔把胤祉放下来,走到榻边坐下,“我前脚刚逃跑,你后脚就病了,吓得我还以为汗阿玛把你揍伤了。我想来看你,被额娘锁在门里不准出来。”

胤禔气极了。

他试图从窗户翻出来,惠嫔居然在每个窗户都安排了太监宫女守着!

“没事,就是中暑了。”胤礽道。

胤禔摸了摸胤礽的额头:“现在还好吗?”

他生病的时候,御医和奶娘都老是摸他额头。胤禔不懂这是什么意思,但不妨碍他依葫芦画瓢。

胤礽道:“好了,就是有点提不起劲,不能下地和大哥、三弟一起玩。”

“那就不下地玩。”胤禔道,“有什么好玩的吗?那个扑克牌?”

胤礽因为无聊,做了许多小玩具。反正都能推到顺治身上。

扑克牌其他花色都和现代扑克牌一样,JQK三个花色被康熙变成了圆滚滚小太子、雍容华贵仁孝皇后和英明圣武康熙帝,两张鬼牌变成了龙牌。

这几个花色还是康熙亲自画的。

实话说,康熙帝和仁孝皇后都画得不错,唯独胤礽圆圆滚滚,和普通年画娃娃没区别,让胤礽分外不满意。

可惜康熙爷独断专行,驳回了胤礽的不满意。

“今天不玩扑克。等三弟再长大一点才好玩。现在咱们只能玩抽龙牌,无聊。”胤礽让梁九功端来一匣子绘图卡片。

这些卡片都是胤礽让宫廷画师画的故事卡片,和连环画差不多。

“大哥,我俩给三弟和四弟讲故事,顺便教他们识字。”胤礽道,“大哥已经知道了许多典故。我讲故事,大哥补充。”

胤禔一听胤礽要讲故事,立刻来了精神:“好好好,赶紧的!”

胤礽肚子里的故事太多,他一辈子都听不腻!

宫中孩子们在嬉笑玩耍的时候,宫外的隆禧终于挨不住病痛,永远的合上了双眼。

康熙背着手仰头看着天空。

龙脉诅咒马上要彻底爆发了吗?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小说的作者是木兰竹,本站提供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39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全能福气包:带着显微镜穿越乱世 穿成美强惨男主的后妈 总裁爹地宠翻天 六零大院小夫妻 重生之贵妇 媚者无疆 向死而生 独占病美人师尊【重生】 天灾种田记 你是我的小确幸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