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2w营养液加更)

上一章:第42章 (霸王票加更) 下一章:返回列表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胤礽醒来时说了两句话。

第一句话是“玛法变成光飞走啦”。

第二句话是“我看不到黑黝黝了,但感觉黑黝黝还在,好可怕”。

说完之后,他又晕了。

这次胤礽彻底蔫了,比苏醒前世记忆的时候更蔫。

他没咳嗽,没发烧,没有生任何病,就是单纯的蔫哒哒的每天都想睡觉,连翻个身都要喘好几口气,比大病初愈的人还要虚弱。

御医和西洋名医对胤礽的诊断结果仍旧是心神和体力消耗过度,简称累狠了。

喝药?喝药反而会让胤礽更虚弱。

胤礽还是个小孩子,是药三分毒,连补药都会虚不受补。

胤礽要把身体养回来,只有饮食调养加多多休息,待休息好之后,再辅助一些锻炼。

御医和西洋名医不知道胤礽为什么会这么累,他们都快委婉不下去了。

皇上啊!太子殿下还是个孩子!您不能揠苗助长啊!您是不是让太子殿下每天读书习武不准休息!

康熙:“……”他想,他对太子太过苛刻,导致还是个幼童的太子多次病倒的事,估计要被记入史书中了。

就算史书不记载,民间肯定已经有传闻了。

可怜的胤礽现在病弱成这样,连吃饭的力气都没了。

如果在现代社会,他一定已经打上了营养针,输液吊命。

在古代,他就只能被灌超级难喝的汤汤水水。

当胤礽被灌了几次难喝的肉汤之后,他艰难地睁开眼睛,蠕动蠕动:“我、要、吃、肉!”

没有肉蛋奶,我的身体养得回来个屁!

哪怕赈灾忙得脚不沾地,还要亲自给胤礽喂肉汤的康熙嘴角抽搐。

太医院院使很高兴:“太子殿下有食欲,是好事。”

康熙叹了一口气,让御膳房将各种肉碾成肉糜调味后切成长条,与蔬菜泥和面粉调和后做成面条形状,在高汤中烫熟后给胤礽吸着吃。

胤礽虚弱过度,其实没什么胃口。

但他知道,如果不好好吃饭,这身体就真的完了。

胤礽压抑着反胃,使出浑身的劲儿吃御膳房特供病人餐。

他每吃一口,因为反胃眯一会儿眼睛,吞咽一会儿唾沫,然后再吃一口。

当胤礽把一碗病人餐吃光时,病人餐都被热了两三次了。

太医院院使看惯生死,都忍不住偷偷抹了好几次眼泪。

小小的孩童虚弱的连坐都坐不起来,说句话都要大喘气,成年人这时候都会心情低落、脾气暴躁,小太子却只要醒着就一定带着笑容,从未哭闹过。

他对御医的诊断十分配合,会反过来安慰御医,说自己没事;他每一口食物吞咽都会难受反胃流眼泪,但他只会自己揉揉眼睛,休息一下继续吃东西,不需要其他人照顾喂食。

小太子强烈的求生意志和过于乖巧懂事的性格,看得人心痛无比,还不敢当着小太子的面难过。

小太子都为了让你们放心而这么懂事了,你们怎么能难过?

康熙每日笑着陪着儿子说了一会儿话之后——他单方面说话,胤礽在他怀里蠕动蠕动,用脑袋拱拱康熙的手心当回应,就会去校场发泄。

康熙弯弓射箭,不知道射烂了几个靶子,拉坏了多少把弓,才能每日不带着负面情绪去看孩子。

胤禔和胤祉也是如此。

胤禔对胤祉耳提面命,见到胤礽绝对不能哭,要笑。

可胤祉见了胤礽一次,就嘴一瘪没控制住。

胤礽忙在床上左翻右翻做滑稽动作逗胤祉开心。

胤祉破涕为笑,胤禔忍不住了。

胤禔冲出胤礽居住的帐篷,围着帐篷跑了两圈后,才从运菜的宫人手中扯了一把不知道什么品种的菜开的花,回到胤礽病床前。

“给你。早点好,哥带你玩。”胤禔装作自己出门采花去了。

胤礽开心地把花放在枕头旁:“谢谢、哥哥。”

“累就别说话,我给你讲故事。”以前是胤礽给其他阿哥讲故事,现在胤禔承担起这个重责。

古人启蒙便是用各种富含哲理的小故事,胤禔把自己知道的故事添油加醋说出来,有时候还会人物错乱。

当他想不起做这件事的人是谁时,就把事迹按到康熙头上。

于是康熙今天砸了缸,康熙明天卧了冰,康熙后天又跑去钻狗洞学鸡叫……胤祉处于哥哥们说什么他就信什么的年龄,好奇地去问康熙这些故事的细节。

康熙满头问号,显然听不懂胤祉在胡说什么。

胤祉比划解释了许久,康熙更迷糊了。

当康熙从伺候胤礽的太监们口中问出胤祉询问的原因后,他无力地扶着额头叹了一会儿气,把太监记录下来的胤禔说错的故事都圈出来,让胤禔各抄十遍。

惠嫔苦笑:“大阿哥,你又怎么得罪皇上了?”

胤禔道:“我给弟弟讲故事,一时没想起那些故事是讲谁的,就说是汗阿玛干的。”

惠嫔瞪圆了她漂亮的丹凤眼。

厉害了我的儿,还能这样?

惠嫔轻轻拍了拍胸口,松了一口气。

大阿哥做这种事,皇帝只是让胤禔多抄几遍书,看来皇帝还是很喜欢我儿子的。

惠嫔已经习惯苦中作乐,自我安慰了。

德嫔得知太子生病,在经得康熙同意后,也抱着胤禛去看太子。

小胤禛被德嫔抱在怀里,也不松开他的小狗玩偶。

当他看到病恹恹的太子哥哥时,小小的脑袋并不明白生病和虚弱的概念,但本能地把手中的玩偶递给胤礽。

胤礽满脸惊喜地接过沾满了小胤禛口水的小狗玩偶:“真的要送给哥哥?”

小胤禛:“啊啊!”

胤礽感动得快哭了。

哎哟我的四弟弟哦,这么小就懂得分享东西安慰哥哥了,哥哥没白疼你!

德嫔也很惊讶。

她没有教小胤禛做这件事——小胤禛还未满周岁,德嫔想教也教不了。

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婴儿,居然能察觉到胤礽不舒服,还把心爱的玩偶送给太子?这就是兄弟间的心有灵犀吗?

不过,这玩偶上面沾满了四阿哥的口水啊!德嫔表情僵硬。

“太子殿下,这玩偶有些脏……”德嫔犹豫道。

胤礽笑道:“小四天天抱着的玩偶,怎么会脏?谢谢四弟弟,等哥哥身体好起来就来找你玩。”

胤礽强迫自己每日吃东西恢复体力,终于能把话说利索了。

小胤禛挥舞着小爪子“啊啊”,好像能听懂似的。

德嫔不敢打扰太子养病。小胤禛送了玩偶后,她立刻就离开了。

康熙结束一日疲惫的工作回来后,看着胤礽抱着脏兮兮的小狗玩偶傻笑,嫌弃道:“哪来的玩偶,怎么脏?”

胤礽道:“是小四送的!”

康熙不满道:“德嫔就送你这个?”

胤礽强调:“不是德嫔送的,是小四送的。小四看我不舒服,就把玩偶塞给我。四弟弟真可爱!”

康熙道:“他那么小,懂什么?你不要被后宫的女人骗了,肯定是德嫔教的。”

胤礽无奈:“阿玛,你都说四弟弟这么小,什么都不懂了,德嫔娘娘也教不了他啊。而且你也知道他多宝贝这个玩偶。”

康熙冷哼一声:“不要太轻信他人。”

“弟弟又不是他人。”胤礽打着哈欠,蠕动到坐在床沿上的康熙腿上躺着。

康熙揉了揉自家心爱的儿子,对儿子的善良心大轻信人十分头疼。

胤礽说看不到黑气,但能感受到黑气的时候,康熙能感受到胤礽的慌乱。

还没等到康熙想出安慰胤礽的话,胤礽自己就克制住了慌乱情绪,不愿让他担心。

康熙心里叹息。保成总是这样,看似顽皮,但在真正难受的时候,总是比起自己的感受,优先考虑别人的心情。

康熙捏着胤礽瘦下来的脸颊往外扯。

他很想对着胤礽咆哮,你是太子啊!你是大清除了我之外最尊贵的太子啊!你任性、跋扈、自负都是理所当然,怎么偏偏有个这么温柔的性子?!你一个太子,未来的帝王,你温柔给谁看啊!!

康熙怀疑,自家儿子不适合当太子。

可这时候后悔也晚了。胤礽已经是太子,若他不当太子,未来只会被圈禁到死。

康熙想起顺治离开之前对他说的话。

诅咒会持续存在,只是强弱问题。胤礽生活在宫外,可能会更长寿一些。若胤礽不当太子,给胤礽一个带温泉和田地的野外庄子当圈禁地,不要亏待胤礽——胤礽昏迷前,居然没忘记借着顺治的名义为自己“牟利”。

康熙心中慌乱极了。

圈禁胤礽是不可能的。但胤礽待在宫里身体会变差?这可如何是好?

不过他转念一想,好像问题不是很大。

他夏季避暑冬季避寒,也不常待在宫中。也就是这两年三藩之乱,才待得稍稍长了一些。

胤礽继承皇位之后,和他一样勤去避暑避寒,每年就在宫中待三两月就够了。

“别扯了,孩子的脸都扯肿了。阿玛你不能因为我瘦了,就试图把我的脸扯肿。”胤礽有气无力道。

康熙摸摸胤礽的脸:“你怎么老爱自称孩子?听上去怪怪的。”

胤礽道:“我喜欢!”这是你这个古人不懂的网络梗!

啊,说起网络,好想念啊呜呜呜。生病太无聊,要是有网络有手机就好了,哪怕有个带着单机游戏的电脑也成,我再也不嫌弃《文明》太浪费时间了。

“好无聊啊。”胤礽蠕动蠕动。

他现在唯一打发无聊的玩耍方式,就只剩下蠕动了。

没玩具,玩自己。

康熙把胤礽头上凌乱的小鬏鬏解开,编好;又解开,编成两股辫……

胤礽仰起头:“阿玛,我是你的玩具吗?”

康熙拍拍胤礽的后脑勺:“别乱动。”

他又把胤礽的头发解开,想编成更多的鞭子。但胤礽头发太少,不好编。

康熙沉思,自言自语:“头发多留一点也不错。”

胤礽:“???”

虽然他知道康熙听完“顺治”的话之后,准备改革祖制。改革祖制的第一步,就是先折中改个发型。

但阿玛你改发型的原因不要掺杂一个“可以更愉快地玩儿子的头发”这个私货啊!

胤礽抱头。不给康熙玩。

他自己这么无聊,没有可玩的,凭什么还要让阿玛玩他。

见儿子抱着头缩成一个球,康熙把球举起又放下,玩得更尽兴了。

“咳咳。”太皇太后倚着门框。

康熙转身。

太皇太后正在看着你.jpg。

太皇太后不赞同的眼神.jpg。

“皇玛嬷,您身体安康了?”康熙淡定地把胤礽塞进被子里,还埋了埋。

胤礽从被子窝里“嘭”地冒头。

他怀疑阿玛想把他活埋,继承他的哥哥弟弟。

“保成还病着,能不能别顽皮?”太皇太后拄着拐杖走进门,“皇上不是正忙着?赶紧去忙。我来照看保成。”

康熙:“……”

自从顺治附了一整天的胤礽的身,走之前说只能让胤礽给太皇太后尽孝。太皇太后先是忧郁成疾,听到胤礽坚强求活后也振作起来,现在致力于和康熙抢胤礽。

太皇太后:皇上您要忙于政事,养孩子的事交给我。

康熙觉得这话很耳熟。

正好一只胤禔大团子路过,拍着小小男子汉的胸膛道:“汗阿玛您努力忙于政事,陪弟弟的事交给我!”

康熙总算知道这话哪里耳熟了。

他就纳闷了,就算胤礽人见人爱,你们也不能老抢朕与胤礽相处的时间吧?

正因为朕忙于政事,和胤礽的相处时间才十分宝贵啊!

“皇上,还不快去忙?”太皇太后催促道。

康熙:“……好。”他一瞬间,梦回小时候被太皇太后催着去读书的时光。

胤礽被太皇太后揽到怀里,光明正大给康熙做了一个鬼脸。

康熙对小坏蛋扬了扬拳头,才离开胤礽所住的帐篷。

地震之后,康熙携带部分宫人搬到了天坛上搭着帐篷暂住,有子嗣、正怀孕的嫔妃和太皇太后、皇太后随行,胤礽自然也被康熙别在裤腰带上带走了。

佟贵妃作为高位嫔妃中唯二留守在宫里的人,心里凄苦极了。

即使她知道,她留在宫中是太皇太后、皇上信任她,让她管理震后乱成一团糟的后宫众人,佟贵妃心里也极苦。

她进宫并非想给康熙当管家婆,而是与康熙长相厮守。

而康熙信任她,却是给她权力,让她干活。她要替妃嫔们看顾孩子、要照顾康熙后宫所有小老婆的琐事、要打理宫务计算开支……

在康熙离开之后,她还要留守宫中,解决康熙的后顾之忧。

佟贵妃摸摸自己不争气的肚子,擦了擦眼角的泪珠,继续咬牙替康熙排忧解难。

她这时候分外想念赫舍里皇后,甚至连那个似乎得罪了康熙的钮钴禄皇后也有些想了。

当两位皇后还在的时候,她也是嗑着瓜子跟着皇帝四处转悠,除了皇帝的宠爱和惦记着什么时候生孩子之外,什么都不用愁的人中的一员。

“去看看温嫔吧。”佟贵妃冷静下来之后,去探望和她同命相连的温嫔。

温嫔比她更可怜些。因为钮钴禄皇后的事,康熙似乎迁怒了她,她一直有份位无宠。

不过温嫔性淡如菊,对在皇帝这里受到的冷待并不在意。

佟贵妃了解康熙。她心中叹息又庆幸。若不是温嫔被康熙迁怒,她这种性子在宫中很奇特,恐怕会受到康熙的喜爱,自己的情敌又多一位。

佟贵妃想着满宫嫔妃,有些泄气。

罢了,多一位又如何?也不嫌多了。

宫中留着的妃嫔们在坤宁宫前面广场的帐篷中集中安置,佟贵妃和温嫔的帐篷正挨着。

佟贵妃去见温嫔的时候,温嫔正绣着一幅祈福图。

佟贵妃一眼看去,就知道温嫔这图是绣给太子的。

她心里咯噔一下。温嫔终于也要争宠了?

“温嫔妹妹居然会刺绣?”佟贵妃用帕子掩嘴笑道,“我还以为钮钴禄家不会教导女儿们这些。”

“出嫁之前,也得自己绣一点嫁妆。”温嫔淡然放下手中的绣品,“妾想为太子祈福。贵妃娘娘可否在妾绣好之后,帮妾送给皇上?”

温嫔如此直白,佟贵妃只能说好。

被温嫔这么一提醒,佟贵妃才想起来自己最近忙忘了,好似没有给又病了的太子准备礼物。

不过她没怎么在意这件事。

宫里小孩幼年时经常生病,她只要补上就好。

佟贵妃看了看温嫔的祈福图,惊讶道:“全是妹妹亲手绣的?这也太隆重了。太子并非重病,或许这不合适。”

温嫔听佟贵妃此言,就知道佟贵妃并未听到太子为何病倒的风声。

佟贵妃虽然主理后宫诸事,但因为佟家因为隆科多和鄂伦岱吃了皇上的敲打,在前朝侍卫中并未有眼线。

太子病倒之事出现在乾清宫前,钮钴禄氏作为老牌满洲勋贵,在侍卫中有许多自家子弟,自然察觉了一些风声。

这些事都送到了温嫔这。

温嫔无意在宫中争斗,家里却推着她,让她就算不拼了命的争,也不能什么事都不做。

钮钴禄氏猜测太子重病或许和地震预言一事有关——钮钴禄皇后曾悄悄将太子恐怕有神异之相传给家中人。

若此事为真,温嫔这幅祈福图并不显得太过隆重。

就算猜错了也不碍事。钮钴禄氏猜测,地震期间皇上缺钱,恐怕会问满洲老贵族们要钱要人支持。温嫔这幅真心诚意的祈福图,算是给皇上台阶下。

前朝后宫相互呼应。皇帝给了老满洲贵族的女儿温嫔宠,老满洲贵族就会知晓皇帝的意思,为皇帝出钱出力。

温嫔不争,不代表不懂。

反倒是被康熙宠着的佟贵妃,对这些前朝后宫纠缠在一起的正经宫斗不是很了解。

温嫔点着蜡烛熬红了眼睛把小小一张祈福图绣好,佟贵妃也绣了几个装满了金豆子的精致荷包给太子。

佟贵妃听胤礽嘀咕过私房钱。虽胤礽有皇帝表哥养着,但这么小的孩子恐怕不好意思伸手问皇上要钱。

皇上再看重太子,也不会比额娘贴心知冷暖,恐怕不会注意这些细节。所以佟贵妃每每送太子东西的时候,都会装上金豆子银裸子。太子出宫的时候,她还会送一盒子一盒子的铜钱。

礼物送到之后,胤礽先看着祈福图惊叹:“好厉害!温嫔娘娘一定费了很多心思!”

然后,他就倒出金豆子数着钱傻笑。

知我者,莫若佟贵妃娘娘是也!

康熙本也对温嫔的刺绣十分感动,心想温嫔和孝安不同,是个懂事的女人。

他的感动刚出现,儿子已经变成了小财迷捧着金豆子合不拢嘴。

康熙不由扶额。

他表妹虽然表面上对太子总是酸溜溜的,除了自己和太子闹别扭时,很少提起太子的好。但对太子的溺爱,表妹与自己、太皇太后、皇太后并无区别。

也只有表妹,才会把金银铜钱直接当礼物大把大把地送给太子。

康熙细数佟贵妃给太子的礼物。

精美的手工编织玩具——里面装满了可以拿来当钱花的金银碎块;

四季的刺绣福字荷包——里面装满了可以拿来当钱花的金银豆子;

雕工华美的檀木匣子——这次里面是装铜钱了。因为太子嘟囔出宫玩耍时大多使用铜钱,他没铜钱,一些小玩意儿不好买。

好,很好。也不知道该称赞表妹在送礼的时候知道遮掩一下,还是叹息表妹给太子送礼时把“买椟还珠”的典故完完全全搞明白了。

“朕缺你钱花吗!”康熙恨铁不成钢道,“朕送你的金银少了吗?”

胤礽嘟囔:“那些金银器皿又不能当钱花。”

康熙:“……”好有道理。

“好了。”胤礽趴在床上扭动着小屁股,“阿玛,举办一个宫中旧物慈善拍卖会吧。卖得的钱用来赈灾。儿子用佟贵妃娘娘送来的钱给你当托。”

康熙问道:“慈善拍卖会是什么?”

胤礽一拍脑袋。

他让常泰告诉康熙,常泰忙忘记了?

常泰的确忙忘记了。

康熙重视一个人,就会把这个人往死里使唤,就像是佟贵妃的遭遇一样。

常泰现在被康熙派去地震各地巡视和安排赈灾事宜,有密折直奏和对非勋贵宗室的先斩后奏之权。

常泰把胤礽告诉他的赈灾的事写进了折子里禀报康熙,慈善拍卖会这等小事忘记写了。

慈善拍卖会的确是小事,对整个地震赈灾而言杯水车薪,只是短期内筹备资金和给康熙刷好感的小伎俩。

胤礽知道康熙在地震之后会执行改革。改革需要一个安稳的民间环境,不能今天这里起、义明天那里暴、乱,还有内部利益受损的人士拖后腿,想要改革几乎不可能。

康熙预言地震,已经给他带来了极大的声望。如果再举行一次慈善拍卖会,使用这个时代还没有的虚伪套路,定能让着声望以极快的速度传播开来。

华夏古时的老百姓都活得很卑微。只要有一口饭吃、有一点希望,他们就不会揭竿而起。

康熙听了儿子的想法之后,先嘲笑儿子异想天开。但随着胤礽讲解这样的好处,他有些被说服了。

“贩卖宫中旧物有些丢脸。”康熙道。

胤礽道:“放心,他们不会说咱们丢脸,因为他们已经被我们杀怕了。”

康熙失笑:“你从哪学来的这些小狡猾?你玛法告诉你的?”

胤礽道:“史书啊。前明的教训在那里。洪武帝永乐帝厉害的时候,没有任何关于他们不好的记载。当土木堡之变一发生,前明皇帝对朝堂掌控力大不如前,什么小道黑幕消息都来了。阿玛,咱大清还强盛的时候,什么关于你的坏话都不会有。等咱们大清衰败了,你也管不了了。”

康熙立刻捏胤礽的鼻子,让胤礽发出“哼哼哼”的小猪叫声:“你说什么胡话?大清怎么会衰败?”

胤礽瓮声瓮气道:“这世上哪有长青不败的朝代?阿玛你管得了三代,还能管十代二十代吗?”

康熙讪讪放下手。

他哪会不知道?这世上最长久的统一王朝也不过几百年。但理智上知道归知道,感情上还是自欺欺人。

这混蛋小胖子,口无遮拦。

康熙把儿子翻过来,挼了挼胤礽养病养到现在有点瘪下去的小肚肚。

唉,手感没有以前好了。

胤礽像一只被强迫摸肚皮的小奶猫,露出生无可恋的三角眼。

康熙把儿子翻来覆去的挼了好几遍,挼得本来就没精神的胤礽打起了小呼噜,居然睡着了,他才收回手,下定决心。

慈善拍卖的主意听上去的确不错,先让其他人试试。

谁先试试?康熙思来想去,准备让太皇太后牵头,让后宫妃嫔们绣些东西出来卖。

历史上曾经有皇太后和皇后带领后宫嫔妃织布刺绣换钱减轻国库压力,被传为千古美谈的事。

有先例,舆论压力就会小很多。

胤礽一觉睡醒,发现康熙自己还是不好意思自己出面,让后宫嫔妃们顶了出来,心中不由嘲笑康熙。

他和胤禔商量了一下,胤禔找康熙闹了一番,也加入了这个拍卖行列。

四位皇子都卖自己玩腻了的小玩具,公主们则和嫔妃们一同卖些绣活。

当然,公主们现在大多不会刺绣,这些绣活都是宫女准备的。

包括妃嫔们在内,要卖的东西肯定不是真的自己绣的。宫中绣娘们准备、或者自己拿出些旧物,再象征性地缝上那么一针,甚至敷衍都懒得敷衍交上去就完事。

只要有皇上的圣旨,不会有人在乎她们是否真的动手。

京中垮塌大半,康熙采取常泰(从胤礽那学来的)以工代赈新赈灾方式。

勋贵富户们有样学样,让他们白给灾民们东西他们满心不愿意,让灾民们给他们干活,他们再给些粮食布匹当酬劳,他们心里也舒坦些。

以工代赈之后,灾民们每天忙碌起来,没有时间陷入悲伤和恐慌;愿意伸出援手的权贵们也变多,不担心名声太好反而被皇帝忌惮,也不会太心疼。京中灾后重建秩序井井有条。

这时候,太皇太后和太子怜惜灾民,特意领着宫中嫔妃和皇子公主拍卖旧物,所得钱财全部用来赈灾,让民心更为振奋。

顾贞观遇到康熙后,只过了一个月,吴兆骞就从塞外归来。

康熙送给顾贞观一座宅子。吴兆骞一家暂住顾贞观家中养身体。

又听到太子的消息,顾贞观和吴兆骞一合计,立刻召集友人们为康熙、太皇太后、太子写了许多歌功颂德的诗词歌赋,引导士林舆论,为康熙积攒民心。

还有些文人编写了些朗朗上口的童谣,让孩童们传唱。

康熙预言地震本就已经让许多愚昧老百姓们把他视作神灵下凡,再加上文人们这么一歌颂,好像地震受灾都变成康熙的恩赐,要对康熙感恩戴德了。

十分荒唐。

这荒唐的一幕被传到康熙耳中,康熙再翻看了一次当日众人共同记录下的顺治所说的教导,感慨良多。

“汗阿玛真是把什么都想明白了,可惜就是没来得及实施。”康熙心有些刺痛。

原本顺治在他那里只是一个求而不得的父爱符号。现在康熙心目中的顺治形象经过一日的教导,终于丰满起来。

顺治的才华顺治的抱负顺治的不甘,还有顺治交付给他的理想,都在康熙心中沉淀下来,共同塑造了康熙之后的帝王生涯。

胤礽在病床上用翻滚锻炼身体的时候,也在想顾贞观等人弄出来的事。

舆论的确很重要,顾贞观等人不愧是东林党的后人,真的很会玩。

那么让这群人再帮帮阿玛的忙,借着地震刷的这一波声望让改革更加顺利一些,也不是不可能。

可惜常泰没回来,他没有提线木偶可以用。

哎呀,要怎么办呢?

胤礽继续翻滚。

一翻滚,舒筋活血;

二翻滚,吃嘛嘛香;

三翻滚,身强体壮……

“弟弟,你翻得我眼睛都花了。”胤禔放下书本,用一根手指头制止住胤礽地翻滚健身。

胤礽没好气道:“哥,你眼花难道不是因为看话本看多了吗?”

胤禔斩钉截铁:“当然不是!你有什么烦恼?脸都皱得和我额娘愁我的时候一样了。”

胤礽无语。你也知道惠嫔很愁你啊?

“哥,你附耳过来。”胤礽决定拉胤禔下水。

以后他有许多想做而自己不能做的事。

一些交给工具人舅舅;一些从现在开始,交给现在已经和他十分亲近的哥哥弟弟好了。

胤禔兴奋地凑上来:“什么事?什么好玩的!”

胤礽对着胤禔嘀咕嘀咕,胤禔听着听着脸上的兴奋就消失了。

他已经是大孩子,明白了一些事。

他小声问道:“弟弟,为什么你不直接告诉汗阿玛?这是很大的功劳。”

胤礽道:“我不能说。太子的存在感太强不好。”

胤禔想问,太子存在感太强怎么不好?汗阿玛看上去很宠你。

但他突然想起了差点成为太子东宫的毓庆宫,想起太子身边那些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学舌给康熙听得下人,想起太子被康熙拿来当福临附身的工具导致现在卧床不起……

胤禔似乎明白了,又似乎更迷茫了。

但他想不明白,不妨碍他坚定不移地站在胤礽这边。

“我们为何不去找明珠?”胤禔想起那个被福晋削过之后变得比较老实的纳兰明珠,“他儿子是大文人,他肯定也不会差。他提出这些和文人相关的建议很正常。咱们告诉容若,让容若告诉他阿玛。”

胤礽问道:“容若肯定会帮我们。但明珠恐怕不会掺和我的事。”

胤禔胸有成竹道:“那就把索额图也叫上,他说不定看不过索额图独占功劳,也会跟着上。”

胤礽道:“对于冥顽不灵的满洲老贵族而言,咱们提出的事虽然对大清好,但他们可能会愚蠢地认为是对祖制的背叛。他们两个老狐狸也恐怕不会如我们所愿。”

胤禔道:“是你提出的,功劳在你,别把功劳推给我。让我想想,那么不直接坑明珠和索额图,坑明珠和索额图的儿子们?年轻人都叛逆,会听咱来的话。等事情做到一半,明珠和索额图不想收拾烂摊子都不可能,除非他们想眼睁睁地看着儿子们引起众怒。”

胤礽目瞪口呆:“大哥,你真是太厉害了!什么功劳在我,你才是最大的功劳!”

胤禔得意:“真的?那好吧,功劳我勉强分一半走。我去找容若,让容若给我介绍些可以坑的人。算了,哥帮你背锅,哥去找汗阿玛。咱们还只是孩子,想不出详细的计划,让汗阿玛头疼去。”

胤礽扑到胤禔怀里:“大哥!没有谁比你更加聪明了!弟弟甘拜下风!”

胤禔大笑三声,接住了瘦了一圈的奶团子弟弟。

当他感受到弟弟轻了许多的体重时,笑不出来了。

诅咒、皇玛法附身、通灵体质毁坏……我弟弟是太子啊,他身为尊贵的太子,为什么要遭遇这么多连平常人家的孩子都不会遭遇的痛苦?

为什么太子弟弟都这么痛苦了,还要为保护不了太子弟弟、甚至纵容这一切发生的汗阿玛思考这么多事?

因为弟弟没有额娘,只有汗阿玛,所以必须竭尽全力讨好汗阿玛,汗阿玛就是主导他生命的一切吗?

胤禔抱紧怀里柔弱的团子弟弟,心里憋着不敢发出来的怒气。

他能怎么办?他也只是一个仰仗汗阿玛鼻息的小孩子皇子。除了陪着弟弟玩,帮弟弟做弟弟想做而做不了的事,他什么都做不到。

既不能帮弟弟打汗阿玛一顿,也不能把弟弟从汗阿玛身边抢走。

康熙进门例行吸儿子的时候,就看到大儿子抱着宝贝儿子兄弟情深。

大儿子还瞪了自己一眼,似乎在埋怨自己打扰了兄弟相处时间。

康熙:“???”拳头硬了。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小说的作者是木兰竹,本站提供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42章 (霸王票加更)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重生之贵妇 上瘾 作精在赘婿文爆红了 总裁老公太粗鲁 在狗血豪门当帮佣是什么体验 七十年代穿二代 魔道祖师(陈情令) 在豪门当猫的日子 满好感度的男朋友突然要分手 他在云之南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