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霸王票加更)

上一章:第43章 (2w营养液加更) 下一章:返回列表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康熙正想让胤禔赶紧滚回去读书,就算现在暂时不能上课也要好好自习,不要每天来打扰胤礽休息。胤禔居然说起了正事,让康熙震惊不已。

康熙听胤禔条理清晰地说完正事,表面夸奖胤禔,心里十分疑惑。

他不相信这个点子是胤禔能想出来的。即使胤禔也听了顺治的教导,还记了笔记,但胤禔的小脑袋瓜子有几根弦几根筋,他还不明白吗?

康熙瞟了胤礽一眼。

胤礽⊙_⊙:无辜。

康熙正准备收回探寻的视线,胤禔跟受惊的刺猬似的立刻挡在胤礽面前,把浑身的刺都竖起来对抗康熙。

康熙:“……”呵。

胤礽(︶︹︺)。

唉,大哥猪队友!阿玛明明已经被我糊弄过去了!

康熙似笑非笑,没有立刻揭穿胤禔和胤礽:“你去想个章程,写成折子给我。”

胤禔震惊:“汗阿玛,儿子才几岁?你让儿子写折子?”你脑子没问题吗!

胤禔长大了。他最后一句话没说出来,只用表情表现了出来。

康熙看出了胤禔最后一句没说完的话,居然有点欣慰。

至少大儿子没有直接说出来,他已经很努力了。老父亲心酸地想。

“你可以找纳兰性德和曹寅帮你。”康熙道,“三个人一起想出个办法。”

“哦。”胤禔松了一口气。

康熙和胤禔大眼瞪小眼。

胤禔疑惑:“汗阿玛,您瞪我干什么?”

康熙没好气道:“朕不是让你去找纳兰性德和曹寅帮你写折子吗?你还愣在这里干什么?”

胤禔道:“儿子想等会儿去。”

康熙道:“不,你不想。”

胤禔被康熙赶走。

在帐篷外,气鼓鼓的胤禔使劲跳了几下,到底不敢骂出来,只能讪讪离开。

侍卫们眼观鼻鼻观心,已经习以为常。

来天坛住帐篷后,守在一旁的自然是带着刀的侍卫。

侍卫们以往常在乾清宫执勤,但不会进乾清宫里面,很少见到太子和大阿哥。

这几日一接触,他们才知道不但皇帝对太子是真的宠,太子和其他阿哥的关系也是真的好。

特别是大阿哥和太子,好得连皇帝都吃醋。

虽然他们总觉得这关系怪怪的,但也唏嘘皇宫中居然也有真挚的亲情。

听说太子善良懂事得不像话,后宫几乎人人夸赞,除了体弱几乎完美无缺。或许是太子太优秀,他们才会都这么喜欢太子吧。

“容若,听说你和太子很亲近,太子是怎样的人?”有侍卫问正当值的纳兰性德道。

纳兰性德道:“身为臣子,不敢轻言储君。”

侍卫道:“只是问问性格。听说他特别善良?”

纳兰性德脸上露出一抹仿佛对自身孩子般的慈祥微笑:“太子确实非常善良聪慧,天下罕见。”

侍卫:“……”你刚还说不敢轻言储君,现在就夸上了?

你夸太子,你阿玛知道吗?

明珠知道吗?明珠知道得可多了。

明珠的福晋觉罗氏劝说明珠,从古至今,未见哪个世家大族将鸡蛋放入一个篮子中。既然皇上让容若接触太子,那么就让容若跟着太子好了。这样明珠作死,他们家也不会败落。

明珠:“???”为什么是我作死不是纳兰性德那个不孝子作死?!

明珠很不满,但也不得不承认觉罗氏说得对。

如果他们这样上蹿下跳太子仍旧登基了怎么办?还是分个人支持太子吧。于是他便不再约束纳兰性德。

纳兰性德心情大好。心情好了之后,纳兰性德还因为需要时刻陪着太子和大阿哥,已经很久未曾醉过酒。并且他还要每日勤加锻炼,生怕没保护好两位皇子。所以现在他身体越发健康,已经强壮到可以一只手抱一个皇子健走如飞。

明珠欣慰极了,开始张罗着给纳兰性德娶继室,然后又和大儿子大吵一架,这是后话。

其他侍卫看着纳兰性德容光焕发,心中十分羡慕。

后宫之人就算再规矩,也有嘴碎八卦的时候。侍卫常听到他们自以为小声的闲言碎语。

许多宫人都言太子是有福之人,他喜欢谁谁就会身体健康走大运。再加上太子很小的时候就轻松度过天花之疫,许多人都相信太子是天上降下的福星小仙童。

正好康熙有祖先托梦,能预言京城大地震,肯定也是神仙。

神仙皇帝的太子也是神仙童子,很合理。

侍卫们听多了这些话,对太子越发好奇。

他们本以为这是皇帝给太子塑造的形象。纳兰性德也这么说,难道太子真的有什么福娃之类的作用?

除了如曹寅这种被皇帝看重的包衣之外,侍卫基本都是满蒙勋贵,他们的家族的立场大多……不,不是大多,是几乎全部和“太子”相悖。

所以他们在家中基本没听到过太子的好话。若太子传出来的名声好一分,他们家的长辈的叹息声和发怒声就会多一分。

年轻人原本跟着家中长辈的教导走,对太子并无好印象。

可太子名声越来越好,侍卫中也出现了“小叛徒”纳兰性德,他们便好奇起来了。

或许年轻人总是有叛逆期的。封建大家族这种几乎不分家的情况,老头子一辈子都压在头上,让他们的叛逆期更加长,越是有才华的人,叛逆期便越发的厉害。

他们开始独立思考,开始试图走向和长辈不同的道路。

“太子”这个符号是导火、索。

“太子的确聪慧。”一个在景山狩猎时短暂保护过太子的侍卫道,“皇上将太子教导得极好。”

他绘声绘色将太子当日说康熙要当“千古一帝”的事描述出来,被纳兰性德瞪了一眼。

“别乱学,谨言慎行。”纳兰性德提醒。

那侍卫摸了摸鼻子,不以为意:“又不是什么机密的事。当时在场的人那么多,该传的早就传出去了。”

宫中从勋贵出身的侍卫们许多处事大大咧咧,并没有多少“政治思维”。很多人还是来“刷资历”的纨绔子弟。所以后面鄂伦岱在出游时能干出带领乾清宫侍卫玩射箭的事。

鄂伦岱是个无法无天的混账,那些乾清宫侍卫能跟着鄂伦岱一起玩,就可以看出乾清宫某些勋贵侍卫们有多不正经了。

提起景山围猎的事,不正经的侍卫们纷纷凑过来打探八卦,严肃正经的侍卫被挤到一旁。

严肃正经的侍卫们面面相觑,叹一口气,主动承担起不正经侍卫的巡防重任。

这种事他们已经习惯了。在宫里都这样,还指望这群人出宫后改?所以乾清宫侍卫每次巡逻的人总是超标的,一群正经侍卫领着一群纨绔子弟“冒充”的刷资历不正经侍卫,不正经侍卫们还经常翘班。

纳兰性德也想离开,但因为他也是勋贵子弟,被自诩为他狐朋狗友的人拉着不准走。

纳兰性德:“……”谢谢,就算狐朋狗友也是要挑志同道合的狐狸和狗,我并不想要你们几个狐朋狗友。

大阿哥神兵天降,拯救了他。

“容若,跟我走。子清呢?”胤禔背着手皱眉,“你们在说什么?爷怎么听到太子二字?你们说太子坏话?”

不正经侍卫们忙使劲摇头:“没有没有,我们夸太子呢!”

胤禔展眉笑道:“爷的弟弟禁得住夸,你们夸得好!”

不正经侍卫们:“……”好了,看出来大阿哥是真的很喜欢太子了。

家里人说什么大阿哥和太子争夺皇位,争夺个屁?他们敢不敢当着大阿哥的面说这些话?

怪不得长辈们已经放弃大阿哥,盯着走路摇摇晃晃的三阿哥和连话都还不会说的四阿哥了。

“大阿哥,臣正在当值,请问有何事?”纳兰性德问道。

胤禔道:“汗阿玛让你和曹子清帮我写折子,想想怎么联合勋贵中讨厌那群不干正事、就知道对我和弟弟挑拨离间的老不死的年轻人们,一同做点正事。老不死占着职位不干好事,整天就盯着别人的家事,比长舌妇还不如,活只能年轻人干了。”

胤禔初次在外人面前展现出他心直口快(贬义)令人脑梗的一面。

纳兰性德已经习惯,神色如常道:“臣立刻去寻曹寅,大阿哥请稍等。”

其他不正经侍卫们露出风中凌乱之相。

大阿哥您您您……

“大阿哥,骂人不好。”有侍卫弱弱道。

胤禔挑眉:“爷哪里骂人了?”

侍卫道:“老不死……”

胤禔道:“说他们虽然年纪大但是身体健康,这叫骂人?这不是夸奖吗?”

老不死是这么意思吗?我们悟了!

呸!怎么可能!大阿哥您的老师是这么教您的吗?!

侍卫又道:“您还说他们尸位素餐……”

胤禔道:“爷没说,是你说的。”

侍卫立刻道:“您的话就是这个意思啊!”

胤禔幽幽地看了那侍卫一眼:“你说是这个意思就是这个意思?你凭什么说是这个意思?你是不是对你家长辈很不满,心里就憋着骂他们的话,才误解爷的意思故意骂人?”

侍卫:“……”虽然他的确对长辈很不满,但他没有!

侍卫们震惊无比。

大阿哥还是总角之年,嘴皮子居然这么利索?这一套诡辩,大阿哥是从哪学的?

大阿哥的老师是谁?!我们不敢得罪大阿哥,但我们可以去堵教大阿哥这套诡辩的老师的门!(胤礽:阿嚏!)

胤禔挥了挥袖子,大度道:“算了,爷大人大度不和你们计较。但你们以后说话也注意些,别胡乱理解,会得罪人。对了,我说的事,你们有兴趣参加吗?”

不正经侍卫们虽都是不务正业的纨绔子弟,但为家里招祸的事可不敢做,这点常识还是有的。

他们犹豫道:“臣等没有……”

胤禔道:“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找一些人编些书,说些故事,再传播出去。你们可以先来旁听,然后决定做不做。当然,是否透露给你们长辈,你们自己决定。”

胤禔笑道:“谁家长辈知道了,爷就把XX家乖宝宝窝囊废的名声传出去。”

不正经侍卫们:“……现在大阿哥您是在骂人了吧!”

胤禔疑惑:“爷骂谁了?你们谁已经做了这种事了吗?”

不正经侍卫们使劲摇头。

胤禔道:“既然你们没有人做这种事,为什么说爷骂人?”

不正经侍卫们:“……”这话还能这么解释吗!

不正经侍卫们开始痛苦。

为什么他们有一种被总角小孩智商碾压的感觉!虽然他们经常被家里人指着脑袋说蠢,但大阿哥才多少岁啊!皇家子弟都这么妖孽吗!

这就是传说中的智多近妖吗!

大阿哥都这样,那太子殿下岂不是更加可怕!(胤礽:阿嚏。)

纳兰性德很快就将曹寅找来。

在这“很快”的短暂时间内,胤禔已经“收服”一群好奇心大过猫的不正经侍卫,大家一起奉旨翘班开会。

纳兰性德和曹寅:“……”大阿哥究竟做了什么!

当康熙玩完儿子,神清气爽出帐篷准备继续干活时,发现围绕帐篷的侍卫少了一小半。

康熙怒气酝酿。

这群纨绔子弟又集体翘班?!平时就罢了,现在京城大地震,四处混乱无比,他们居然还敢!

侍卫领队奏报道:“大阿哥说有口谕,带着他们走了。”

侍卫领队将大阿哥来后的话学舌给康熙听——大概官员中有本事的人,记忆力都非常不错,他几乎将大阿哥的话记得一字不漏。

康熙脸部表情疯狂变化,就跟现在天空中被狂风吹拂的云彩一样。

赵昌看着康熙急剧变化的脸色,已经做好了小碎步跑去叫御医的准备。

但康熙是谁?他是能忍下鳌拜、忍下三藩、忍下很多事的忍之帝王。

几个深呼吸后,他的神情就恢复了正常,只是血压还忽高忽低,有点头晕。

“是朕的口谕。”康熙咬牙替大阿哥背下了这口锅。

不然怎么办?说大阿哥乱传口谕调走了朕的侍卫?这传出去,怕不是会变成七八岁的大阿哥要逼宫谋逆了呢!

康熙头也不回地走了。

他走的时候愤愤想,要是胤禔做不好这件事,他就罚……罚纳兰性德和曹寅!(纳兰性德和曹寅:阿嚏!)

帐篷中,胤礽回想康熙离开前的话。

康熙猜出胤禔生出的念头是胤礽教的,问胤礽为什么不自己给他说。

胤礽找了一个“懒”的借口,但没把康熙糊弄过去。

康熙问:“是不是玛法对你说了什么?”

胤礽道:“不是玛法的错。”

康熙道:“好吧,是玛法对你说了什么。”

胤礽:“……”对不起皇玛法,这真的不是我的错,是阿玛自行脑补。

康熙没有和胤礽深入讨论这个问题。他只是把胤礽抱进怀里,向胤礽强调,别的太子有的好处胤礽都会有,别的太子不好的遭遇胤礽都不会有。

他们父子二人和历史中所有皇家父子都不一样,他们更亲近。

胤礽点头说对,但我就是懒,不想承担责任,也不想干活。

康熙无语:“你还小,现在不想动很正常。但是你的功劳就要你自己拿着,不要给其他人。现在胤禔他们还小,你们感情好。但人会长大,长大后人心会变,明白吗?这虽然很残忍,但你是太子,你必须懂得防备。”

胤礽想起康熙的话,深深叹了一口气,翻滚了两下,居然坐了起来。

胤礽伸了个懒腰,得意地扶了扶自己已经少了许多肉的腰。

不愧是你,胤礽!通过翻滚健身,居然只经历了这么短的时间,就能从病床上爬起来了!

胤礽一乐,把自己心中因康熙的话翻腾而起的黑暗情绪都给忘了。

“梁九功,扶我起床!”胤礽对梁九功挥舞着自己的小手手。

胤礽坐起来的时候,梁九功已经赶紧走过来。

“太子爷,还是得躺着多休息。”梁九功扶着胤礽劝道。

胤礽摇头:“要多动动,劳逸结合,身体才会好。一直躺着,身体会越来越虚弱。你牵着我出门走走,多带几件衣服。”

人虚弱的时候会疯狂流汗。他估计走几步路,内衬衣服就会被虚汗打湿透。

梁九功犹豫了一下,咬牙同意了:“好。太子爷可千万别逞能。”

他陪着胤礽这么久,已经对这个年纪虽小,但异常聪慧的太子敬佩不已,真心诚意愿意听从胤礽的话。

他也亲眼看到了胤礽为了快些好起来,强忍着不适吃东西,如果不小心吐了,立刻漱口后,缓缓继续吃饭的努力。

万岁爷也知道。万岁爷经常偷偷抹眼泪。梁九功也看到了。

出去走动走动,的确对身体会更好。但别说对孩子,就是成年人在极度虚弱的时候还要出外运动,都痛苦得让人难以忍受。

太子说他能忍受,梁九功也只能忍着眼泪陪太子出去。

梁九功心中生出大逆不道的想法。

太子这么好的孩子,为什么老天爷要让他遭遇这些?

什么诅咒、什么附身,为什么要让一个这么小的孩子来承担?他难道是……

是……祭品吗?

梁九功把心中生出的那两个字埋在心底,不敢再想。

“饭后走一走,疾病都赶走。”胤礽乐呵呵地穿上小布鞋,哎哟,第一步就腿软了。

再来!

胤礽就和刚学走路时一样,小企鹅摇摇晃晃,一步一步艰难往前迈。

梁九功和其他太监、嬷嬷跟在他身旁,小心翼翼护着他。

胤礽只走了两三步,就开始大喘气。

他一屁股坐到地面的毯子上:“哎呀,高估我的体力了。看来今天走不出帐篷了。”

胤礽挥舞了两下胳膊,又蹬了两下小短腿,喘够了气之后,又扶着梁九功的手站起来,继续努力。

“太子哥哥……”帐篷门裂开一条缝,从中探出胤祉要哭不哭的小脑袋。

“三弟弟?怎么了?谁欺负你了?”胤礽对胤祉伸出手。

胤祉立刻扑过来,还好有梁九功在胤礽身后护着,胤礽才没被胤祉扑地上。

“哎哟,我的弟弟啊,哥哥现在身体弱,可接不住你。”胤礽笑着揉了揉胤祉的光脑门。

胤祉哽咽道:“对不、对不起。”

“没关系。”胤礽抱着胤祉蹭蹭,“弟弟和哥哥抱抱是弟弟喜欢哥哥的表现,不需要道歉。哥哥身体不好接不住弟弟,应该哥哥向弟弟道歉。弟弟对不起,等哥哥身体好了,一定带你出门好好玩耍。”

胤祉收紧短手臂:“嗯。呜呜呜,太子哥哥,我听到有人说你病得要死了呜哇哇哇。”

梁九功表情闪过一丝狰狞。

我家太子爷这么好的人!怎么还会有人在背后嚼舌根诅咒!

“我这几天身体有点虚弱,没有出门,可能是他们担心我吧。”胤礽心里叹了一口气。

哪来的傻子,嚼舌根居然让小三都能偷听去,肯定会被阿玛活活打死。

“死就是再也看不到了。胤祉再也不能和哥哥玩了,呜呜呜,哥哥不死。”胤祉开始嚎啕大哭。

胤祉哭的时候,嬷嬷才冲过来:“哎哟,三阿哥啊!您怎么跑得这么快,奴婢……”

“拦下,押走。”胤礽一秒变脸,冷漠道。

胤祉才几岁?还不到三岁!他能怎么乱跑?怎么跑得成年人都追不到?

皇子跟着康熙来天坛搭帐篷暂住时,因为能搭帐篷的地就那么多,没有分成前朝后宫,侍卫和太监混杂。

宫女们几乎都留在了后宫中,只有年长的老嬷嬷跟了出来,宫里也留了一些太监。每个妃嫔的人手都有些不足。

荣嫔膝下的公主因为地震受惊病倒,荣嫔衣不解带地照顾女儿,一时难以分出太多注意力给胤祉。

不过荣嫔也没有忽略胤祉。她自己照顾女儿,把能使唤的人都堆在胤祉身边,自己连喝茶倒水都自己做,只留了一个太监烧水煎药。

荣嫔还托其他一同前来的妃嫔多看护胤祉,在自己没空看护胤祉的时候,把胤祉送到其他妃嫔那里去。

荣嫔做足了准备,胤祉居然还能甩掉伺候的人乱跑?

胤礽抱紧了弟弟,瞬间前前世太子本尊气势上身,恨不得直接亲自用鞭子把那个老嬷嬷抽死。

他闭上眼,压抑住自己暴虐的情绪。

真是的。透支精神力冒充顺治之后,他受前前世影响越来越深。

受点影响或许也是好事。在这个时代,他要当一个合群的封建统治阶级,肯定难免会遇到很多后世看上去很残忍的事。早点习惯,以后才不会因为怜惜而做出错误的举动。

不过胤礽也强迫自己约束自身的情感。

他要用二十年的经历约束五十年的经历,让那个大学生胤礽成为真正的自己。

否则,他可能会迷失自己。

“把人送回给荣嫔,让荣嫔处理。”胤礽忍下了自己用私刑的冲动,作出了理智的命令,“派人去看看阿玛是否有空,若有空就将此事告诉阿玛。若无空就候着,等阿玛有空再说。”

梁九功领命,派出人去做胤礽吩咐的事,自己仍旧守在胤礽身旁。

胤礽和康熙同住,他们帐篷里伺候的人非常多,能做事的人也非常多。

以前胤礽说去通知康熙时,梁九功总是亲自去。

现在梁九功除非非常重要、不能假于人手的事会亲自禀报康熙,平常只陪在胤礽身旁,轻易不离开。

胤祉茫然地看着嬷嬷被捂着嘴拖走,在胤礽衣服上蹭了蹭眼泪和鼻涕:“是不是胤祉做错什么?”

“弟弟没做错,是她做错了。等会儿哥哥慢慢告诉你,哥哥先换身衣服。”胤礽低头看着自己被胤祉用眼泪和鼻涕糟蹋的衣服,嘴角抽搐。

脏娃娃啊。这一幕一定要记下来,以后嘲笑成年后的老三。

胤礽换好衣服时,太监和嬷嬷也已经帮胤祉把脸洗干净。

胤礽一边询问胤祉是怎么听到有人说自己坏话,又是怎么甩掉伺候的人自己独自冲进帐篷,一边邀请胤祉帮他复健。

胤祉现在的年龄是后世刚上幼儿园小班或者小小班的年龄,能跑能跳,说话也挺清晰,能理解别人话中的含义。

胤礽向胤祉提出邀请后,胤祉立刻拍着自己的小胸膛道:“我帮哥哥!我可厉害!”

“当然,我的弟弟厉害极了。”胤礽牵着胤祉的手,胤祉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往前挪动,他也一步一步跟着胤祉往前摇摇晃晃。

小企鹅领着一只大企鹅,在大大的帐篷里来回绕圈子,表情都严肃极了。

梁九功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

我家太子爷就是这么厉害又可爱!

荣嫔得到消息之后,本就疲惫过度的身体眼前一黑,直接晕了过去。

御医赶紧过来掐人中,把荣嫔救醒。

荣嫔想去找胤祉,康熙派来的人已经到了。

“荣嫔请安心养身体,三阿哥被太子殿下带着正玩得开心,不用担心。”太监道。

荣嫔立刻爬起来跪在床上,对着太子和康熙住的帐篷磕头:“谢谢太子,谢谢太子殿下。”

荣嫔虽然有一子一女,也身处高位,但已经不得宠。

宫里人惯爱踩低捧高。在后宫时还好,她自己一宫主位,也能管得住钟粹宫的人。

离开了钟粹宫,这里的妃嫔,连低份位的都比荣嫔得宠,荣嫔便被慢待了。

荣嫔知道出宫后的日子会难过,便把身边能用的人全部派去照顾胤祉,自己带着一个太监照顾病倒的女儿。

可这样胤祉居然还能独自甩开嬷嬷太监跑开?

若不是胤祉记得跑去找太子,她的儿子……

天坛护卫里三层外三层,胤祉肯定跑不丢,很快就会被人发现并带回。

但磕着碰着摔着,她也心疼啊。

“这并非荣嫔娘娘的错,皇上让荣嫔娘娘安心。”太监又道。

他心里叹息,若不是宜嫔还怀着孩子,恐怕宜嫔要吃瓜落了。

荣嫔将三阿哥轮流送往其他妃嫔处求照顾,此事告诉过太皇太后,太皇太后亲自安排的。

三阿哥跑丢的时候,正好在宜嫔那里。

不过宜嫔其实也冤枉。

她的肚子已经很大了,本就精神不济,还地震受惊,最近寝食也不适应,更没有照看孩子的经验。

所以宜嫔也只是多派些人陪着胤祉,让胤祉自己在她帐篷附近玩。

嫔妃的帐篷挨着帐篷,胤祉偶尔乱窜,她也没怎么在意,反正还有其他妃嫔帮着看着。

哪知道这么多人盯着胤祉,胤祉还能一路跑到太子的帐篷去,后面的人还没跟上?

说白了,还是大家都在天坛扎堆住帐篷,管理太混乱的问题。

太皇太后太老了,皇太后又管不了事,康熙自己忙于政务,这跟着来的妃嫔和宫人,可不就没人管了吗?

康熙现在才察觉这个问题。

他重新安排了一下妃嫔和子嗣们的住处,不再让妃嫔们各管各的孩子,而是把孩子们集中起来管理,统一安排人手,共同照顾。

胤礽叹气:“阿玛,哥哥弟弟们和我一起住,我们互相照顾。他们经常来找我玩,不像姐姐妹妹们足不出户好管理。我和大哥能使唤得动人,能看护好弟弟们。”

康熙道:“你还在养病!”

胤礽笑道:“一起养呗。大哥和三弟也能照顾我和四弟弟。”

“他们还那么小,怎么照顾你。”康熙犹豫,“罢了,一起住吧,朕照顾你们。”

论养孩子的经验,康熙自信超过宫里所有嫔妃,可能只有太皇太后比他强那么一丁点。

“好。”胤礽就是这个意思。

让哥哥弟弟们和阿玛多亲近亲近,以后也免得阿玛老想着把儿子当磨刀石。

刀痛苦,磨刀石难道就不痛苦了吗?

人不是刀,也不是石头。人心是肉长的,会流血、会痛、会死。

胤礽想起胤禔当年说出请杀太子的癫狂。

胤禔是真的蠢吗?

大家都接受同样的皇子教育。他就算再蠢,三四十岁了,还不知道什么话会让自己彻底失去康熙的欢心?

胤禔是知道自己是磨刀石了吧。

前前世的大阿哥自负无比,目中无人,根本看不起自己这个太子。胤禔认为他身为长子,有资格和自己一争。

汗阿玛给了他那么多权力,让那么多朝臣投靠他和太子打擂台,不也是认可他的能力,在犹豫储位的选择吗?

直到一废太子让胤禔看清了,原来他一直都不是储君的人选,而是磨砺储君的那块石头。

谁都可能当上太子,唯独他这块磨刀石当不了。

因为太子这把刀被磨废的时候,那块磨刀石肯定也废掉了啊。

而如果太子这把刀没有磨废,顺利登基,那块磨刀石肯定也会被砸碎。

胤禔的未来已经注定。

他们一群皇子都是懦弱的人。他们只能恨着彼此,更加疯狂的针对彼此。

胤禔作为磨刀石,也只能恨着和他互相折磨的刀。

不然呢?

胤礽又想起了老十三。

雍正朝重新被启用的老十三,是不是也热血已冷?还是说老十三的早逝,也有看着康熙朝兄弟悲剧延续抑郁成疾的原因?

“弟弟,你抱这么紧干什么?”重新能和胤礽一起睡的胤禔很高兴,“就这么想哥哥?”

他们仨成功把康熙挤到了隔壁帐篷去睡,胤禔有尾巴的话,尾巴已经翘得老高了。

胤礽开玩笑道:“对啊。你看,三弟弟差点不小心跑丢,我要是跑丢了怎么办?我要抱紧大哥,大哥保护我!”

胤祉也抱紧胤禔:“大哥保护我!”

胤禔嗤笑:“小三,你以前还老和大哥我打架。现在又要找大哥保护了?”

胤祉:“……那,不让你保护了。”

胤祉松手,翻身背对着胤禔。

胤禔哈哈大笑,把胤祉翻过来抱着。

一手一个弟弟,胤禔,人生赢家!

“啊昂!”三位皇子面前的摇篮中,发出了胤禛高亢的不悦叫声。

小婴儿胤禛:吵死啦!还让不让人睡觉啦!

“小声点小声点,别把小四吵哭了。”胤礽赶紧压低声音道。

胤禔:“嗷嗷嗷,好好好。”

小婴儿真可怕!

康熙担心孩子,半夜探头进来看孩子们睡觉。

帐篷里点了一根蜡烛彻夜不灭,以免宫人们给皇子们整理被子的时候踩踏。

康熙看到了乖巧蜷缩在胤禔身体两旁的胤礽和胤祉,又看到呈现大字状睡得极其嚣张的胤禔。

他倒吸一口气。

康熙想把大阿哥拎起来,自己躺过去。

难道不该是孩子们围绕着自己依赖着自己睡觉吗!胤禔你是不是太嚣张了!那里本来是我的位置!

康熙蹑手蹑脚偷偷进来,从被窝里掏出睡得死沉死沉的胤礽就跑。

第二天一早,胤礽被起床的康熙吵醒,看着康熙的脸发呆。

“阿玛?”胤礽茫然极了。

不对啊,我昨天不是和大哥、三弟一起睡吗?

康熙淡定道:“昨天你梦游过来找朕。”

胤礽:“噶?”

阿玛,我不是真小孩,你骗不了我!

康熙叫人把胤礽抱了回去,塞回还在呼呼大睡的胤禔怀里。

胤禔条件反射抱住胤礽,继续呼呼大睡。

胤礽仍旧满头问号。

旁观了此事的梁九功和赵昌交换了一个“我们会不会被灭口啊”的心惊胆战眼神。

半夜起来偷儿子?!这是皇帝能干出来的事?!

不是皇帝也干不出来吧?!

梁九功和赵昌昨夜被惊吓后,现在都没缓过神。

还好康熙自己也认为这件事很丢脸,就偷了胤礽一次,然后就以“胤禔睡相太差,胤礽养病睡不好,还是和朕睡”为理由,把胤礽抱走了,白天才送回来。

梁九功和赵昌再次交换了一个胆战心惊的眼神。

万岁爷啊!您难道不认为这样更丢脸吗!

胤礽叹息。

有一个太过粘人的阿玛怎么办?

希望快点搬回宫里,这样没有人挤人,阿玛不怕人听墙角,也好继续去后宫睡妃嫔,免得老是把他当抱枕。

就康熙那个压着他的沉甸甸手臂,胤礽还是更喜欢和哥哥弟弟挨挨蹭蹭一起睡。

-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小说的作者是木兰竹,本站提供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43章 (2w营养液加更)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锦绣深宫 总裁老公太粗鲁 我在生存游戏里搞基建 那个不为人知的故事 总裁大人轻一点 向死而生 真千金靠写灵异文暴富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 江南恨 总裁盛宠读心甜妻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