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霸王票加更)

上一章:第45章 (3w营养液加更) 下一章:返回列表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有康熙参与,胤礽就完全变吉祥物了。

胤礽精力不济,本就没打算亲力亲为。

小孩子把事干完了,成年人干什么?

胤禔很努力地听康熙带着一帮侍卫开会,听着听着眼神开始涣散,一会儿把胤祉抱起来捏捏,一会儿把胤禛拎起来揉揉,跟猴子似的坐不住了。

胤礽虽然也在打瞌睡,康熙所说的话他却都记在心里。

康熙如他引导的一样,准备在京城实验新式学校,教导自然科学等现在汉族文人们不屑于学习的东西。

统一神话传说只是起点,新学校才是康熙要借着重定炎黄华夏族名掀起的风波,暗地里真正想做的事。

重定炎黄华夏族名虽然也很重要,但其实紧迫性对康熙而言,没有新学校来得迫切。

这群满蒙老贵族们看不上的纨绔子弟,就是康熙选定的第一批学员。

既然满洲老贵族们不屑于和汉人等同,那么满人就学一点其他东西吧,另外开辟一套晋升途径。

八旗还未回到康熙手中,贸然取消不可能,那些八旗老旗主们现在就会反给康熙看。

康熙通过建立学校,自己当校长,培养一批新人出来,再塞进八旗军队中。当八旗军队中基层官员都变成康熙的“学生”之后,八旗怎么改革都是康熙说了算了。

康熙所做的事,和汉武帝所建立的羽林军的行为差不多。

胤礽本来希望康熙开放新式学校,让其他民族的有识之士也能上学。

但他思考之后,放弃了这个决定。

胤礽明白,他在这个世界是孤独的,除非有第二个志同道合的穿越者过来。

他敢扪心自问做所有事都是为了华夏;但清朝的皇室做所有事都是为了大清的统治。

他们的出发点和目的地都不一样。

康熙在胤礽假借顺治的名义下认识到了外国自然科学的可怕,决心将力量掌握在自己手中。他创立的学校,只会让八旗子弟和包衣入读。

这不是因为什么满汉区别这点宽泛的概念,而是因为八旗军队和八旗子弟是皇帝的私军,类似于前朝的御林军和中央军。

皇帝要把最先进最精锐的力量握在自己手中、握在大清皇室的手中。

什么开民智,康熙没有这个魄力。

不过凡事开头难。只要康熙引进了西方的自然科学,上行下效,想要往上爬的人即使不进学校,也会努力研究皇帝和上层统治阶层们喜欢的知识。

这就和科举考什么文人们就读什么一样。

康熙还很稚嫩,还未看到这一点。胤礽偷偷误导康熙,尽可能让康熙迟地察觉这一点。

当康熙尝到了新式学校的甜头,培养出一群新式人才去和全世界干仗的时候,即使康熙发现了问题,也舍不得关上门。

没有人能拒绝“日不落帝国”的诱惑。

胤礽闭上眼,揉了揉脑袋。

和年轻的阿玛博弈,很耗费了他些精力。如果他身体健康时还好说,现在他身体还未恢复,实在是有些吃不消了。

他得好好睡……睡……呼呼……

胤礽终于支撑不住,在康熙怀里睡了过去。

康熙低头,赵昌递来一个小毯子,康熙把小毯子盖在胤礽身上,抱着儿子继续开会。

参会的侍卫们看到这一幕,心里震惊康熙对太子的宠溺,对太子的地位有了更深的认识。

如果太子能平安长大,他的位置或许和洪武皇帝时的太子朱标一样坚如磐石。

可朱标病弱,太子爷也病弱,皇帝会重复洪武皇帝的悲剧吗?

看着康熙怀中那小小的一团稚童,侍卫的心不由朝着太子偏移,连混蛋如鄂伦岱都不例外。

鄂伦岱知道,自家人很希望佟贵妃能生个儿子给他们支持。

再加上家里一心想要加入满洲老贵族那一帮中,他这一代都全取的满洲名。满洲老勋贵和宗室都不喜欢太子,佟家自然也要在暗地里站在太子的对立面。

因此,佟家人对太子的恶意非常深。

鄂伦岱懒得管家里的远大目的,偏要和他爹对着干;他和叔父佟国维一家也不对付,见不得佟国维一家自诩皇帝的舅家压过他家一头。

他看到康熙和太子关系好,心里可高兴了。

而且太子年纪虽然小,倒也挺符合他喜好。他当这个太子党当定了!

鄂伦岱现在就是个混沌乐子人,找乐子是他人生唯一的乐趣。

除非他爹突然死了,全家重担都压在他头上,他可能才会浪子回头。

为了唯一的弟弟夸岱(法海是谁他不熟),没什么大才干的他估计只能成为家族野心的排头兵,成为佟家冲锋陷阵的那把枪,隐藏佟家真正的后手。

他是个没用的混蛋,除了这条命和一股子混账脾气,什么都没有。

但现在鄂伦岱还被他讨厌的父亲佟国纲护着,所以他还是个悠哉的乐子人。

康熙一布置工作,鄂伦岱比谁跳得都高,去争夺最惹眼的工作。

“顺治”回长生天前,把朝中大臣和派系挨个给康熙理了一遍。康熙一直护着的母族也不例外。

其他人说佟家坏话,康熙心里不满。顺治提点他,他只能捏着鼻子认真听着认真记着,并附和“汗阿玛说得对”。

鄂伦岱这些行为,康熙也发现了更深的意义,发现鄂伦岱对佟贵妃父亲佟国维一家隐藏的厌恶。

鄂伦岱一跳出来,康熙就知道鄂伦岱又想给佟家找麻烦。他把鄂伦岱按下去,把最艰难的工作交给了曹寅。

除了包衣就是给皇帝干脏活累活之外,康熙也是不相信鄂伦岱能做好这些事。

鄂伦岱有几斤几两,他这个经常给鄂伦岱收拾善后的人还不知道吗?!

表妹那么好的人,怎么亲戚都这么糟心。康熙在心里叹着气,轻轻捏了捏儿子的睡脸,排解心中的郁闷。

胤礽努力酣睡和努力复健的时候,京城中悄悄暗潮涌动。

在震后重建的混乱大背景下,这些暗潮涌动居然没有引起朝中大臣们的注意。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康熙重新回到了主要宫殿已经整修完毕的皇宫。胤礽也可怜兮兮地挥别了哥哥弟弟,被康熙拎回了乾清宫。

康熙收集着京中的消息,接近而立之年的成熟面容上,出现当初制定智擒鳌拜计划时的顽皮中略带疯狂的笑容。

在一旁爬来爬去仿佛重新退化回婴儿时代的胤礽,在心底给康熙配音,“真刺激,朕喜欢”。

“顾贞观等人不愧是东林党后人。”康熙笑着感慨,“他们若掌握在朕手中,作用不亚于军队。”

胤礽继续爬来爬去,不理睬康熙。

康熙把胤礽抱起来捏了捏:“说话!”

胤礽无奈:“是是是。让他们学好外语,去当外交官吧,这样他们的语言武器就不会用来内斗。”

康熙满意地点点头,把胤礽放下,让胤礽继续爬。

一会儿,康熙又有了新想法,把胤礽抱起来又是一捏。

胤礽继续满脸生无可恋表情地陪康熙思考聊天,仿若康熙的智囊。

康熙深深敬佩想当千古一帝但中道崩殂的顺治汗阿玛,把接受了汗阿玛好几年教导的儿子当做“师门同道”来看待。

其他人给不了康熙建议,康熙也不会将帝王真正的心思吐露给别人。

但儿子不一样!

儿子接受了顺治多年教导,能和他讨论政务;儿子以后是皇帝,本就该学会这些帝王心计;儿子跟着自己学习,也能巩固顺治的教导。

但儿子很懒,不捏不说话。

胤礽再次被捏的时候,气得对康熙拳打脚踢:“阿玛!你把儿子当尖叫鸡吗!不准捏!你还捏!捏什么捏!揍你!”

胤礽软绵绵的拳脚攻击对康熙而言,连当做按摩力道都不够。

康熙享受着胤礽爱的拳打脚踢,帝王和阿玛的面子都赏给旁边已经很淡然(麻木)的赵昌吃掉了:“尖叫鸡是什么?”

胤礽继续拳打脚踢:“捏一下就会叫的小鸡仔!”

康熙笑道:“那不就是你吗?”

胤礽气得脸都涨红了:“儿子在养病!儿子不想说话!儿子要睡觉!”

“你明明醒着。”康熙又捏了捏胤礽,胤礽咬紧牙关不说话,就是不理睬康熙,他才讪讪地把胤礽放下,“睡吧睡吧,小猪崽。”

“啊呜!”胤礽一口咬在康熙戳他脸的手指上。

小猪崽也是有脾气哒!

“还咬我。”康熙用胤礽的衣服擦了擦口水,委屈地自称都变了。

赵昌:“……”

忍,我忍……不行,我要忍不住了!老赵啊,你一定要忍下来!你是乾清宫太监总管,你是专业的!绝对不能笑话万岁爷!那是会掉脑袋的事!

噗……咳。

康熙白了浑身微微颤抖的赵昌一眼,气得把胤礽抱怀里戳了个够。

胤礽张开他一嘴小米牙,嗷呜嗷呜追着康熙的手指咬。

赵昌:“……”

万岁爷,求您饶了奴才吧,别逗弄太子殿下了,奴才真的快忍不住笑了,奴才不想掉脑袋QAQ。

梁九功悄悄退后一步,仗着自己少年人的身段缩到了狭窄的阴影中,然后无声咧嘴大笑。

乾清宫今天也充满了欢快的气氛。

第二天,康熙回来找不到儿子了。

梁九功被胤礽丢在这给康熙传话:“太子殿下被大阿哥带去慈宁宫告状了,说这几日住慈宁宫,不回来了。”

康熙满头问号。

保成保清,你俩很勇敢哦!

康熙立刻转身:“去慈宁宫!”

康熙来到了慈宁宫。

康熙被太皇太后骂了一顿。

康熙被太皇太后赶出了慈宁宫。

康熙没有接回儿子,还被团在太皇太后怀里的坏儿子做鬼脸嘲笑。

康熙的傻大儿居然在他背过身后高声哔哔,“汗阿玛什么毛病!”,坏儿子还附和“就是就是”。

康熙很生气。康熙把刚结束灾后重建官员纪律检查的小舅子连夜召进宫,要和小舅子抵足而眠瞎叨叨。

累得黑了瘦了的常泰受宠若惊,但并不想去乾清宫和康熙抵足而眠。

可皇帝有话,这不是常泰想不想就能决定的事。还好他回家已经洗完澡换完衣服,立刻匆匆进宫。

常泰一进宫,康熙就拉着常泰的手大吐苦水,说些诛心甚至可能诛全家的话。

什么我汗阿玛给太子乱说话,告诉太子和皇帝的相处之道,让太子现在不揽权不谈论政务,和我疏远了,我心里难受。我和保成那是寻常皇家父子吗!

常泰:“……”就算皇上您不用“朕”用“我”自称,您和太子殿下也是寻常皇家父子啊。

常泰欣慰,太子这么小就有自我保护意识。

“皇上,您是不是忽略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常泰虽然心中欣慰,表面还是耿直地劝说道。

康熙道:“什么事?难道有人欺负保成!”

“不是。”常泰无奈道,“皇上啊,太子殿下才五周岁。他以后或许回想什么太子与皇上君臣有别的事,但现在肯定想不到这里。”

康熙疑惑:“哦?那他为何老是偷懒不肯多说。”

常泰道:“皇上,因为太子殿下才五岁啊。”

康熙的脑子仍旧没转过弯。

常泰叹息:“皇上,平常人家的孩子五岁时连启蒙都尚未开始,只在院子里和其他小孩玩耍。太子殿下即使早慧,也只是个小孩子。比起思考政事,他更想玩。”

康熙皱眉:“朕的保成才不是这等顽童!”

常泰收在袖子里的拳头捏紧。

他这姐夫要不是皇帝,他拳头已经揍上去了。

皇上您听听您说的话像样吗?不是顽童您就要在太子五岁的时候把大人的重担压到他稚嫩的双肩吗?就算太子早慧,他的心智也只是幼童啊!

常泰想着地震前经常来给他授课的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在教导他时眼中的沧桑,看上去仿佛是垂暮的老人,让常泰看得分外心疼。

太子殿下究竟在宫里经历了什么,才会有这样的眼神?

现在常泰认为自己算是窥见了真相的一星半点。这都是皇上揠苗助长的错!

“太子殿下不想当顽童,他的身体也是孩童。”常泰道,“早慧伤身,陛下。”

康熙本想说“朕也早慧,现在身体好得不行”,但他话到了嘴边,想起胤礽经历的诅咒和顺治附身的一切,想起胤礽还在养病中,不由有些心虚。

康熙讪讪道:“爱卿,你是在说朕揠苗助长吧?”

常泰本想说“臣不敢”,话到嘴边,他摊手:“是的,臣就是。”

康熙怒目。

常泰保持着摊着手的姿势看向康熙,勇得不行。

康熙气消了,摆手:“好了好了,朕明白了。朕也关心保成的身体,但只是说说话……”

常泰收起摊着的手,表情重新变得恭敬,嘴上的话却不饶人:“太子殿下病倒中有一条原因是劳心。”

康熙语塞。

常泰苦笑:“有皇上看护,何不让太子殿下拥有一个较为轻松的童年?太子聪慧,即使不逼着他,他也能很快成长。”

康熙叹气。事实的确如此。可他焦躁啊。

胤礽那么小那么脆弱的一团,又体弱多病,他不赶紧让胤礽长大,自己意外去世怎么办?

康熙这种焦虑是有家族原因的。

皇太极驾崩顺治登基的时候,顺治只有六岁;顺治驾崩自己登基的时候,自己只有八岁。

康熙和顺治都是幼年登基,经过十分艰难地政治斗争才得以亲政,其中艰难困苦康熙体会甚深。

康熙不由想,后宫子嗣被诅咒,那么皇帝是不是也被诅咒了?

他现在虽然身体健康,也熬过了天花,看上去不会有太多危险,应该能保护胤礽到成年。

可万一呢?

祸兮旦福,命运无常。如果他也英年早逝,胤礽还未长成,就现在宗室和勋贵虎狼环伺的环境,谁能保护他的宝贝儿子?

康熙谁也信不过,连常泰也信不过。

胤礽必须尽快成长起来,必须变得不像现在这样天真和善良,才能在自己离开之后保护自己。

康熙内心这种焦躁,他不敢和任何人说。

但他看了一眼小舅子,把真心话说出来了。

康熙心中带着一丝期盼和探究,想看小舅子听到这种话的反应。

是磕头惶恐,还是立刻表达忠心?康熙观察着常泰的动作和神态,心中冷静到冷酷。

常泰果然立刻跪下磕头让康熙收回这句不吉利的话,然后沉思了一会儿,开始给康熙想两全的办法。

康熙:“……”你就惶恐这么一会儿?朕怀疑你是演的!

康熙气鼓鼓地把常泰从地上拉起来:“你的反应就这?”

常泰疑惑:“什么反应就这?”

康熙道:“朕以为你会更惶恐更慌乱一些。”

常泰皱眉:“臣心里真的很惶恐很慌乱。正因为惶恐和慌乱,所以臣要立刻帮皇上想出解决的方法。”

康熙:“……你说得很有道理。”

他家小舅子真是奇葩(褒义词)得靠谱极了。

康熙问道:“那你想出来了吗?”

常泰苦笑:“一时半会儿怎么想得出来?只能理一理现状。逼太子尽快成长肯定是不行的,皇上,若太子身体垮了,脑子再聪明也没用。”

康熙双手揣衣袖里,就像是一只沮丧的大老虎——这动作是他无意间和胤礽学的:“是啊。”

常泰又道:“教导不一定是用让太子劳心劳力的方式教导。太子殿下如今并未出阁读书,便被皇上教得如此聪慧,皇上像以前那样做,应该问题不大。”

康熙对常泰又吐露了一些秘密:“太子聪慧,有祖先梦中授课的原因。”

常泰失笑:“以臣对太子短暂的了解,若非是玩耍和听故事的方法,即便是祖先,恐怕也教不好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只在皇上面前较为听话。”

康熙想了想胤礽提及过的顺治的事。

皇玛法很烦,一个字都不想听;

皇玛法唠叨,保成睡着了;

皇玛法的故事很好听;

皇玛法说的阿玛的故事很好听;

皇玛法给保成说了很多事,让保成告诉阿玛,但是保成忘记啦!

嗯,他的乖儿子,忘记了好几年。若不是他和太皇太后无意间提起顺治,这小子还会继续忘下去。

康熙扶额。

他开始头痛了:“你说得没错。汗阿玛……祖先大约就是给保成讲了很多故事。能不能听进去,都是看保成自己感不感兴趣。”

保成对什么感兴趣?

海外、神话、亲情,还有康熙他自己小时候的丑事。

常泰道:“让小孩子像大人一样,他们就算学也学不像。皇上小时候肯定也有小孩子心性。”

康熙很想说没有。但……有。

否则他就不会脑袋一拍想出用摔角游戏来擒拿鳌拜的主意。

当时他觉得这主意很棒,执行也很顺利,现在回想起来,这计划真是错漏百出且危险极了。若不是鳌拜足够自负,这件事不可能成功。

常泰道:“太子像皇上。”

康熙道:“朕养大的太子当然像朕。但爱卿,朕总觉得你这话不像好话。”

常泰正色:“是的。”

康熙:“……”

他是不是该把小舅子揍一顿?你很勇敢啊!

唉,算了。揍了小舅子,以后谁还会这么勇敢。

康熙和常泰商量了半宿,也没商量出办法,只确定了“以后不能让太子累着,太子的身体健康才是首位”的处事原则,然后准备睡觉。

常泰非常自觉地抱着被子在地上睡。

康熙先满头问号,听常泰说“反正都会被皇上踢下床”后,气得抄起墙上的弓,追了常泰好几圈。

背上被弓揍了几条红愣子的常泰还是非常悲惨地被康熙拖上了床。

写《起居录》的人手微微颤抖。这件事他该记吗?他能记吗?他如实记录不会掉脑袋吗?

赵昌已经闭上眼,站着睡着了。

是的,奴才已经睡着了,奴才什么都没看到。

听奴才的呼吸多么均匀平缓啊,呼……呼……

今天的乾清宫仍旧十分安静祥和,只有捏着笔写《起居录》的某人抓耳挠腮,恨不得绕着宫殿跑几圈。

最后,史书上落下这样几笔,“夜深,帝与常泰切磋武艺,后抵足而眠”。

后世人看着这一段简略的叙述,有的人感慨常泰和康熙帝的友谊真是感人肺腑,有的人露出猥琐的笑容。

常泰在后世风评再次受害。此事,卫青和历代宠臣有很多话要说。

地府之下天界之上,我有满腹牢骚,你有酒吗?

还好常泰的付出和牺牲卓有成效,康熙反思之后,认认真真和胤礽、太皇太后道歉,不会再逼着儿子上进,儿子的健康才最重要,终于把小团子接回了乾清宫。

康熙摸摸儿子还瘦削着的小脸,很是后悔。

他庆幸发掘出常泰这个好朋友,否则他会一直在自以为是对太子好,却伤害太子的路上走下去。

“等保成病好了,就出宫去看外祖父和舅舅,和舅舅道谢。”胤礽靠在康熙的腹肌上揣着手手坐着。

“好。”康熙抱着儿子躺在太师椅上,揣着手手晒太阳养神。

康熙最近忙得仅剩不多的头发又掉了好几根,今日难得有空晒太阳偷懒。

人忙得太狠,闲暇之时连后宫都不想去,只想抱着儿子晒太阳发呆。

康熙看着秋高气爽的蓝天白云,叹了一口气:“往年这时候该登高赏菊。”

今年地震重建,连御花园的赏菊宴会都取消了。

康熙心里叹气。

其实康熙没这么节省。外面灾后重建,和他在宫里赏菊有什么关系?

但他这几日扮做小舅子的跟班,在京城中转悠了好几次,到处都有人真心诚意的对他歌功颂德。

康熙摸了摸鼻子,就不好意思大办赏菊宴会了。

被人夸奖期待之后,就忍不住做得更好,人之常情。

“伯伯家有菊花,去伯伯家玩。”胤礽教康熙甩锅。

皇帝需要节省,但宗室亲王用自己的钱,只要不过分就没人盯着。

康熙点头:“对,好久没去见福全了。”

胤礽道:“带哥哥弟弟一起去!”

康熙失笑:“你真是去哪都想着你的哥哥弟弟。”

胤礽骄傲地挺起小胸膛:“当然!”

康熙差人去后宫问了问,胤禔当即扔掉笔要和汗阿玛、太子弟弟一起出宫,胤祉也摇摇晃晃现在就要往外冲,只有胤禛可怜兮兮有点咳嗽不被德嫔允许出门。

儿子受皇上喜爱是好事,但儿子的健康和安全更是重中之重。德嫔看得很明白,皇上对其他皇子们不是很上心,对皇子们上心的是太子。

只要她对太子好,儿子以后有的是机会在皇上面前露面,她不急。

德嫔不急,宫中有嫔妃快急死了。

宜嫔在宫中原本就十分得宠,肚子里又怀着一个,可谓风头无两,连佟贵妃都要暂避其锋芒。

在天坛搭帐篷居住的时候,她弄丢了三皇子胤祉,被皇上和太皇太后轮番责骂后,强忍着也没能忍住肚子不舒服,落了一点红。

这一点红让她免于了之后的处罚,但却让康熙对她的宠爱减轻了不少。

以往她虽然怀着孕撤了绿头牌,康熙有空就会去她那坐坐,和她拉拉小手聊聊天。

现在康熙回到皇宫之后,便未曾来过翊坤宫。

她肚子里有孩子,不能想出法子争宠,就只能待在翊坤宫干熬着,心里别提多难受。

郭常在一边照顾女儿,一边还要劝慰照顾妹妹。

她心里更苦。

两姐妹一同入宫,一个立刻升嫔,一个生了女儿也只是个常在。原本在家中相差无几的地位,现在变成天壤之别。

在郭常在看来,宜嫔心中的苦全是矫情。

宜嫔身为一宫之主,肚子里还有孩子。只要孩子生出来,无论是男是女,皇上肯定都会消气。

当妃嫔的,诞下皇家子嗣才是正经事,其他都是虚的,哪需要东想西想?

但宜嫔自进宫后就顺风顺水,从未受到过委屈。

孕妇本就情绪纤细敏感,现在宜嫔抹着眼泪,一副活不下去的作态,让郭常在头疼极了。

“你信不信你这要死要活的话传到皇上耳中,你和你肚子里的孩子都真的别想活了!”郭常在忍不下去了,进宫之后第一次拿出家中长姐的架势训斥道。

宜嫔抖了抖,终于安静下来。

她拧着帕子哽咽道:“皇上爱我,才不会……”

郭常在沉着脸道:“皇上爱你什么?皇上那是宠你。”

宜嫔道:“宠我不就是爱我?”

郭常在看着还跟个小女孩儿似的宜嫔,深呼吸了几下,才让翻腾的情绪冷静下来。

她自己这么苦,根本不想管宜嫔这些无病呻吟。但郭常在理智上很清楚,她不是皇上好的那一口,在宫中的待遇全依仗宜嫔,为了她的女儿,宜嫔也不能出差错。

“爱和宠不是一回事。爱是阿玛对额娘,宠是你对你现在脚边躺着的小猫。”郭常在看向宜嫔脚边的长毛狮子猫。

宜嫔也看向自己脚边乖巧的小猫:“姐姐,你说什么,我怎么会是猫……”

“得宠的嫔妃就是皇上喜欢的小猫小狗。这句话,在你入宫前额娘没和你说过?”郭常在冷酷道。

宜嫔瘪嘴。她记起来了,的确说过。

可皇上……皇上……

皇上对她是不一样的吧?

哪个入宫的女人,即使在入宫前被家里耳提面命,面对一个英俊神武又体贴入微的皇帝时,哪可能不会把握不住春心萌动,诞生不该有的男女之情?

宜嫔正是天真烂漫的年龄。她的男人是大清最尊贵的皇帝,而且还是风华正茂时的皇帝。她能不动心,能不犯傻?

宜嫔理智上难道不知道只要有了孩子,宠爱即使比不上以前,她至少也能稳坐一宫之主?

她知道。她惶恐的是康熙的冷落,她悲戚的是一颗受伤的女儿心。

宜嫔无理取闹的是,我虽然不小心弄丢你和其他女人生的儿子,但我不是主观错误,也已经认了错,连荣嫔都原谅了我,我肚子里还有你的孩子,你怎么能这么绝情?

郭常在叹了一口气,起身将妹妹揽在怀里:“哭吧,哭完就坚强些。为母则强,你得振作起来。”

宜嫔摸着肚子,仍旧没能从悲戚的情绪中缓过神。

直到孩子出生时的一件意外,才让宜嫔脱胎换骨。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又一年年关将近。

因康熙赈灾及时,五个月的时间,足以让京城恢复生机。

胤礽的身体也养得差不多,再次和胤禔一同在校场、御花园疯玩。

他们俩在得知毓庆宫被改成皇子、公主读书处后,毛遂自荐要去给弟弟妹妹们装饰房间,被年底两边祭祀宫殿的烟雾被熏了出来。

康熙拍着胸口。

还好还好,他没有把毓庆宫作为太子东宫。不然他儿子那小身板,就算长大了再搬进去,逢年过节就被熏,那也太惨了。

康熙还是舍不得胤礽离开身边。选来选去,现在都还没定下太子东宫的位置。

今年遇到地震,也没有大臣拿太子东宫的事烦他。

康熙决定就这么拖着,等太子定亲的时候再选一处东宫给太子安放家人。

太子婚礼隆重,从定亲到成亲需要两三年。这两三年的时间足够拾掇出一处东宫了。

胤礽拉着胤禔到处跑并非只是因为生病被关狠了憋得慌。他记起年底还有一件相比地震算是小事,但在这个节骨眼可能会演变成大事的事件——太和殿着火。

胤礽只记得太和殿着火就是地震当年年底。

地震加宫殿着火,两件事在封建王朝都是得下罪己诏的大事,今年赶一块儿了,让本来踌躇满志的康熙所有激进的计划都停了下来,不得不思考自己是不是做错了。

康熙之后趋于保守的执政理念,便有今年这祸不单行的两次“天灾”影响。

但地震是天灾,着火怎么会是天灾?那是妥妥的人祸。太和殿着火,是隔壁御膳房出了差错。之后御膳房便搬迁了。

胤礽借着嘴馋,每日拉着胤禔必定去御膳房逛一逛,一边偷嘴一边提醒他们小心火烛。

太和殿俗称金銮殿,是大清举行大型庆典的地方。每年万寿节(皇帝生辰)、冬至、元旦,皇帝都要在太和殿接受文武百官的朝贺,向文武百官们赐难吃得要死的宴席。

大清的元旦即农历正月初一。临近元旦,马上要用上太和殿,一把大火把太和殿烧了,这还不能算老天故意警示?

刚经历了地震、三藩之乱也还没结束的心力交瘁的康熙不想相信,其他宗室和勋贵也会让康熙承认这件事。

如今康熙在不存在的顺治灵魂教导下比以前更为激进。若是太和殿着火,把康熙的激进改革措施给烧了回去,胤礽哭都没地方哭。

他只能拉着胤禔,对御膳房一遍又一遍叮嘱,年底了,大家都想有个好兆头,你们要是出错,全家老少就等着完蛋吧。

胤礽这紧张兮兮的模样,被康熙看出了端倪。

康熙询问,胤礽只能道:“儿子看不到黑气了,只能偶尔感受到哪里有不舒服的气息。那里就不舒服。”

胤礽说完就往康熙怀里钻:“保成害怕!要是保成能看到就好了!”

康熙表情严肃地抱着儿子往御膳房和太和殿周围转悠了一圈。不知道是不是胤礽唠叨多了引起的心理反应,康熙也感觉到了不舒服。

碰巧,胤禔逞能穿得太少,吹了几日冷风病倒了;胤礽身体刚好吹了冷风,和胤禔得了同一种风寒;康熙天天亲儿子,也被儿子传染了风寒病毒。

父子三人得了同一种病,这必定不是流感,而是诅咒→_→。

康熙一边咳嗽,一边下旨让御膳房临时换个地方,免得元旦太和殿赐宴出问题。

可这时候宜嫔快生了,翊坤宫的人正向御膳房要补汤。

圣旨到来的时候,御膳房想着先给宜嫔熬完这锅汤再收拾搬迁。哪知道就这一锅汤,居然把御膳房烧了。

若非胤礽命令人时刻盯着,第一时间扑灭了火苗,这风乘火势,太和殿肯定遭殃。

混乱结束之后宜嫔才听到这消息。她一听到御膳房失火的消息,眼前一黑,浑身一抖,大清的五皇子就这么咕噜一声从娘胎中滚了出来。

御膳房大火十二月初三,五皇子的生辰十二月初四。

康熙脸黑如铁,当即把五皇子送到了佟贵妃处养,只给了宜嫔例行赏赐,其他一概没有。

宜嫔生了一个皇子本来是大喜事,现在不但没得到夸赞,连自己生的儿子都养不了了。

佟贵妃:“……”好吧,她又要替表哥养其他女人生的孩子了。她已经习惯了。

可怜的宜嫔,可怜的皇五子。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小说的作者是木兰竹,本站提供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45章 (3w营养液加更)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口是心非 重生后嫁给三叔 妖女乱国 与木之本君的恋爱日常 邪性总裁宠上天 豪门假千金她跑路啦 穿成反派的童年阴影 高管的古代小厮生活 剑寻千山 囧妻上位,总裁猛如虎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