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上一章:第47章 (霸王票加更) 下一章:返回列表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纳兰明珠和觉罗氏是当今时代的奇葩。纳兰性德对爱情的向往,几乎都来自于父母。

“一生一代一双人”,纳兰性德写进了诗词中,感动后世无数女子。但他也就是在诗词里随便写写,自己并没有做到。

纳兰性德在妻子进门的时候,侍妾颜氏已经为他生了庶长子;卢氏去世到纳兰性德逝世的八年间,他不仅有沈宛为他生下的遗腹子,还有自家妻妾生的四个女儿。

当然,古代男人的灵与肉可能是分开的。纳兰性德他怀念亡妻,也不耽误他风流倜傥。

所以如纳兰明珠这样做到灵肉的人,在这个时代就让人匪夷所思了。

因为太匪夷所思,后世有被免官的宗室子弟无聊写了一本八卦书《啸亭杂录》,狠狠地黑了觉罗氏一把。明珠惧内、觉罗氏残暴的小道消息就是从这本书中传出来的。

胤礽前世对清朝相关的故事看过不少,这本书也读过。

觉罗氏挖小妾眼睛,小妾亲爹晚上摸到她床头把她砍死,导致明珠被康熙免官这个野史,看得他幼小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震撼。

对了,《啸亭杂录》这本书写的还不是“觉罗氏”,而是杜撰明珠之妻为“赫舍里氏”。胤礽有理由相信这家伙是来黑赫舍里氏,顺带黑他的。

纳兰明珠顺治八年与觉罗氏成婚。觉罗氏的阿玛和硕英亲王阿济格于顺治七年谋乱失败,顺治八年十月处死。纳兰明珠赶在阿济格处死前一刻将觉罗氏迎娶回家,护住了觉罗氏。

觉罗氏这样的凄惨的家世,不可能嚣张跋扈。

这次为爱冲动,给纳兰明珠仕途造成了沉重打击。

他十六岁便成为御前二等侍卫,可谓年少得志。迎娶觉罗氏后,纳兰明珠在二等侍卫的位置上蹉跎了整整十三年,整个顺治朝都没有晋升,直到康熙三年才被提拔为内务府总管。

那时,他已经二十九岁。

纳兰明珠作为一个古代的男人,甘心为救挚爱耽误仕途,这期间不怨不悔,与觉罗氏琴瑟和鸣,无一妾室。

觉罗氏先纳兰明珠十几年去世。亡妻去世这十几年,纳兰明珠也没有纳妾生子。

这是何等的情深似海!那些写下了怀念亡妻感人诗文的古代男人哪个能比?!

纳兰性德痴情种?假的。

纳兰明珠痴情种?真的不能再真!

被打扮成白色熊熊的胤礽对胤禔和胤祉八卦后,胤禔和胤祉听不太懂,车上跟着三位皇子一同去纳兰府上的嬷嬷太监宫女哭得眼睛都肿了。

没想到明相居然是这样一个人!

我们一定要把明相和明相夫人的美好爱情传出去!

胤禔当即拍手:“这个好玩!我去请个戏班子演。你们先别说出去,我要给明相一个惊喜!”

胤礽过足了讲故事的嘴瘾后开始挽尊:“别这样,明相不喜欢别人传他的私事。”

胤禔道:“他喜不喜欢,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喜欢。”

胤礽道:“我们要去他家住呢。他给我们饭菜里吐口水怎么办?”

胤禔瞪圆眼睛:“还能这样?!”

胤礽道:“那谁知道?他吐了口水我们也看不出来。”

胤禔道:“那就不写他的名字,编成前朝的人。”

遇事不决前朝旧事。

胤礽疑惑:“为什么大哥你突然想起编戏文了?”

胤禔不好意思地揉了揉鼻子:“汗阿玛答应我,今年额娘寿辰时,我可以给她请个小戏班子搭台唱戏。额娘闲暇时候就喜欢看这些情情爱爱的话本,明珠家的故事她一定会喜欢。”

胤礽道:“你不早说!弟弟支持你!”

对不起了明珠大人,还是哥哥重要。

胤禔更不好意思了:“我额娘的事,怎么好麻烦你。”

“怎么能叫麻烦?”胤礽可怜兮兮道,“大哥,我没额娘,没办法给额娘过生辰。你就加我一个好不好?”

胤禔立刻道:“好!”他不和胤礽说,就是担心胤礽想起仁孝皇后伤心。

毛茸茸小白熊胤礽抱着胤禔的手臂:“谢谢哥哥。”

胤禔把小白熊弟弟往怀里一揽,美得直冒泡泡。

“我也要!我也要参加!”胤祉没听懂,但太子哥哥参加了,胤祉也一定要参加!

胤祉使劲拱啊拱,拱进了毛茸茸小白熊的肚肚上趴着。

胤礽用熊掌拍了拍胤祉的小脑袋:“好,我们一起去给大哥帮忙。三弟弟,你回去问问荣嫔的寿辰,我们也给荣嫔准备礼物。”

胤礽还小,除了佟贵妃这一个高位妃嫔,其他女人份位最高的都只是“嫔”,没资格让胤礽送礼。

不过如果皇子互相关系好,那么给彼此额娘送生辰礼很正常,不需要看地位。

胤祉点头:“好。太子哥哥什么时候过生日?弟弟给你准备礼物。”

“太子哥哥不过生日。”胤礽微笑道。

胤祉疑惑:“为什么?”

胤禔干咳一声打断胤祉的追问:“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好了,要到了。你们要给我保守秘密,绝对不能说出去!还有你们帮我打探一下明珠和堂姑婆婆的相处细节,我好写进戏文里。”

车上的人立刻答应。

明珠和明珠福晋感人肺腑的爱情,一定要流芳百世啊!

全车的人站在了统一战线上,明珠对此一无所知。

他只发现宫里的人对他异常热情,特别是女性,看着他的眼神都在冒星星眼。

明珠立刻警觉。

你们干什么!你们可是皇上宫里的人!难道有人想要陷害我!

明珠立刻躲到觉罗氏身后。

夫人保护我!

“后院之事我不太懂,就交给夫人了。”明珠疯狂暗示觉罗氏这群人中有坏人。

觉罗氏扫视了一遍宫中的人,微笑道:“交给我吧,端范你放心。”

胤禔疑惑:“端饭?端什么饭?要吃饭了吗?吃饭还需要夫人端?”

觉罗氏有一品夫人的诰命,其他人也可尊称她为夫人。

虽然胤礽、胤禔私下称觉罗氏为堂姑婆婆,见面后还是需要称呼得正式一些。

觉罗氏失笑:“端范,意为行为端正的典范,是他的字。”

明珠脸都黑了。

胤禔已经来过他家几次,每次来都会把他脸气黑一次。

现在他已经完全放弃支持胤禔与太子争夺皇位。宗室勋贵也一样。

现在太子还小,皇子还不多,他们不急。等太子成年,皇帝开始忌惮太子时,其他皇子也已经长大,到时候再慢慢挑。

大阿哥被他们迅速剔除出候选名单。

这直愣子大阿哥不配被他们推举为皇位继承人!

明珠将视线落到三阿哥胤祉身上。

大阿哥不行,三阿哥不知道行不……

“端饭!端饭!胤祉饿了!端饭!”胤祉晃悠着胤礽的小熊爪子。

这三个孩子,胤禔穿得很贴身,一点都不怕冷;胤祉穿得红彤彤,被打扮成一个年画福娃宝宝;只有身体不好的胤礽走毛茸茸路线,变成了一只小白熊。

胤祉可喜欢小白熊太子哥哥了,连玩偶都不抱,就要抱太子哥哥。

“小三,不可以这么没礼貌。端范是明珠大人的字,也就是小名。和太子哥哥的保成、大哥的保清一样。”小白熊胤礽板着脸训斥道,“被人嘲笑名字会很难过,小三要向明珠大人道歉。”

“哦。”胤祉蔫哒哒道,“明珠大人,道歉。”

胤礽用熊爪爪拍了拍胤祉的头:“不是明珠大人道歉,是明珠大人,抱歉。”

胤祉再次学舌道:“明珠大人,抱歉。”

“没事没事,三阿哥还只是个孩子,他懂什么。”觉罗氏率先替明珠原谅了胤祉。

她看着小白熊胤礽,满脸慈祥:“太子殿下这身衣裳是谁做的?真好看。”

明珠吹胡子。

哪里好看?一点太子的体统都没有!

胤礽笑道:“是太皇太后和皇太后做的。不过主意是大哥和汗阿玛出的。他们说反正我得穿得毛茸茸的,不如把自己打扮成毛绒动物。”

明珠不敢吹胡子了。

康熙的主意,太皇太后和皇太后亲自动手,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吹胡子。

明珠皱着眉看着小白熊太子。

小白熊对着明珠微笑着招招手。

明珠:“……”

他的脸板不下去了,找了个借口落荒而逃。

觉罗氏小心翼翼将小白熊胤礽抱起来颠了颠,对比了她和胤礽同龄的二儿子的重量,深深叹了一口气。

太子殿下瘦了好多。

她对胤礽道:“端范其实很喜欢你,他只是害羞。”

胤礽笑道:“我知道,不会有人不喜欢我。”前提是抛开太子的身份后。

胤禔叉腰:“没错!谁不喜欢你,我就揍谁!”

胤祉扬起小拳头:“揍!”

“好了好了,在别人家中暂住,老实点。我们一起去收拾屋子。”胤礽问道。

胤禔赶紧道:“我们俩一起睡。”

胤祉抱住胤礽的腰:“我和太子哥哥睡!”

“都一起都一起。”哥哥弟弟太黏人,真是甜蜜的烦恼。胤礽美滋滋地想。

皇子来大臣家里居住,想怎么收拾屋子,自然能自己说了算。

觉罗氏本来给三个孩子准备了三个院子。听孩子们要住一起,便重新拾掇了一下,从自己嫁妆中找出了一张黄花梨木大床,可以供三个孩子并排在床上滚来滚去。

胤礽指挥了一会儿就累了,被嬷嬷抱到一旁先休息。

胤禔和胤祉活力充沛,继续指挥下人把屋里挂满他们喜欢的玩具,弄得花里胡哨,难看至极。

觉罗氏微笑着任由他们胡乱指手画脚。等他们胡闹完后,再出手稍稍调整,便把一屋子杂乱收拾得井井有条。

胤禔和胤祉星星眼看着觉罗氏:“堂姑婆婆好厉害!”

觉罗氏被这称呼弄愣了一下,然后蹲下身体,将两孩子揽怀里轻笑。

一个五六岁的孩童在门口探头探脑看到这一幕,眼珠子一转,往旁边厢房跑去。

下人们把这一幕看在眼里,凑觉罗氏耳边,悄悄告诉觉罗氏。

觉罗氏无奈:“容德这孩子……唉,走,去看看。”

“容德是谁?”胤禔问道。

觉罗氏回答道:“我的二儿子,纳兰揆叙,字容德,和太子殿下同岁。”

纳兰揆叙因年纪小,身体也不是太好,一直被觉罗氏拘在后院不见客,胤禔和胤礽都没见过他。

胤禔道:“和太子弟弟同岁?那好啊,我们一起玩。”

觉罗氏笑道:“孩子顽劣,怕冲撞了太子。”

这本是一句客套话,胤禔却立刻道:“什么?他要冲撞我弟弟!我弟弟那么柔弱,哪经得起他撞一下!这小子找揍!”

说完,胤禔拔腿就往胤礽小睡的地方跑,胤祉使劲迈动着小短腿晃晃悠悠跟在胤禔身后:“我也去!我保护哥哥!”

觉罗氏的笑容僵硬。

她想说,她说的冲撞,不是字面意义上去撞太子殿下。

觉罗氏揉了揉眉角,轻轻叹了一口气。罢了,大阿哥就这脾气,她和大阿哥计较什么。

当胤禔和胤祉跑到隔壁时,胤礽已经醒了。

他正一脸茫然地被一个瘦孩子抱在怀里蹭。

“你是什么?是大狗狗吗?”瘦孩子问道。

胤礽道:“不,我是熊。”

瘦孩子问道:“熊是什么?”

胤礽道:“熊就是一种特别可怕的生物,会吃人,嗷呜!”

瘦孩子被胤礽吓到了,但还是抱着胤礽不放:“可你一点都不可怕。”

胤礽道:“那是因为我还小。等我长大了,就会吃人了,嗷呜!”

瘦孩子被胤礽吓得眼泪汪汪,可抱着胤礽的手臂一动不动。

胤禔像个小炮仗一样冲进来:“弟弟!哥来保护你啦!不准撞我弟弟……啊,你旁边的瘦子是谁?”

瘦孩子吓得一头扎进胤礽身上的毛毛里:“狗狗保护我!”

胤礽道:“我都说我不是狗狗,是熊熊了。啊,大哥,别激动别激动,纳兰府上和我们同龄的孩子还能有谁?肯定是容若的弟弟。”

那个被雍正在墓碑上涂鸦的铁杆八爷党纳兰揆叙,“不忠不孝阴险柔佞揆叙之墓”,噗,老四真好玩。

意识到这瘦孩子就是纳兰揆叙时,胤礽心底黑暗翻滚了一瞬,

纳兰揆叙和阿灵阿在他上上一世一废之后,散播流言蜚语,给他编造了许多匪夷所思的罪状,在民间抹黑他的名声,以杜绝他复立。

后世影视作品中他那些可怖可怜可笑的丑角形象,大多源自于这两人的手笔。

纳兰揆叙不愧是纳兰家的孩子,文学素养极好,写的故事活灵活现,搁现代社会,一定是一个畅销作家。

胤礽蕴含着黑暗的眼神注视着纳兰揆叙时,瘦小的纳兰揆叙觉察到胤礽的敌意,吓得立刻抱紧了胤礽。

胤礽:“……”

黑暗散去,光明的性格回来。胤礽任由纳兰揆叙抱着,深深叹了一口气。

胤礽,你是一个生在红旗下长在新中国的好青年,不可以因为这辈子没发生的事欺负小孩子。

真正五六岁的小孩子,就和猫猫狗狗一样有着过人的直觉。

胤礽对纳兰揆叙的敌意刚散去,小孩子就开始蹭着怀里的毛绒绒,俨然把胤礽当大玩具了。

“去去去,不准抱着我弟弟。”胤禔想把纳兰揆叙推开。

纳兰揆叙在府中因为是最小的孩子,性格也较为霸道:“不放不放,狗狗是我的!”

“我都说了是熊熊了,会吃人的那种。”胤礽慢吞吞道。

“哥哥!”胤祉也冲了上来,死死地抱着胤礽不放,“他是谁!”

胤礽道:“是纳兰容若的弟弟……嗷,别扯了别扯了,我不是布娃娃!”

三个小孩全趴在胤礽身上,试图独占胤礽。

觉罗氏走进门时看到这一幕,惊慌道:“容德!过来!”

纳兰揆叙抖了一下,泪水开始在眼睛中聚集。

胤礽养惯了弟弟,看不惯小孩子哭。

他立刻用熊掌揉了揉纳兰揆叙的脸:“乖孩子,别哭别哭,熊爪爪给你玩。”

纳兰揆叙吸了吸鼻子,抓住熊掌捏了捏,破涕为笑。

胤礽笑着用另一只熊掌又揉了揉纳兰揆叙:“好了,大哥,三弟,别玩了。”

“哦。”胤禔松开胤礽,大大咧咧揽着胤礽道,“容若的弟弟怎么这么小?”

胤祉趴到胤礽的肚肚上哼哼。他还是不想让其他不认识的人分享毛绒绒哥哥。

胤礽道:“以后你会有比容若与揆叙的年龄差更大的弟弟。”

胤禔震惊:“汗阿玛这么能生吗?那我会有多少个弟弟!”

胤礽道:“二三十个?”

胤禔脸都黑了:“我拒绝这么多弟弟。”

一个三弟弟就和他抢太子弟弟抢破了头,二三十个弟弟,他一想就头大。

胤礽道:“加上妹妹,汗阿玛肯定能生这么多。”

胤禔做出嫌弃和惊恐的表情:“呃,猪都没有……唔。”

胤礽一熊掌糊胤禔脸上:“闭嘴吧你,大哥!说话前过过脑子,你被汗阿玛罚了,弟弟可救不了你。”

胤祉仰头:“不救!”

胤禔一巴掌糊在胤祉脑袋上:“闭嘴!”

胤祉:“哎哟。”他伸长手臂,把胤礽抱得更紧了一点。

纳兰揆叙有样学样,也收紧了手臂。

觉罗氏傻傻地站在一旁,看着胤礽很快就和谐了兄弟与新加入的纳兰揆叙之间的关系。三个孩子和乐融融地抱着胤礽团在一起嘀嘀咕咕,说些成年人听不懂的话。

自家娇生惯养的小霸王什么时候如此听人的话了?

纳兰揆叙蹭蹭。大狗狗,啊不,大熊熊,我喜欢。

觉罗氏试图带走纳兰揆叙,纳兰揆叙又要掉眼泪。

胤礽道:“让他留在这里,我们一起玩吧,反正是同龄人。”

纳兰揆叙小脑袋点点,没错没错,我要留在这。

觉罗氏当年生了纳兰性德之后,因为年岁不大,再加上家里蒙难,心情影响健康,身体大伤,一直未再生育。

调养了十几年,她才又有了二儿子。

府中没有纳兰揆叙的同龄人,他身体又较为羸弱,无法出门和孩子玩。

现在纳兰揆叙见到很亲切和可爱的同龄人,就眼巴巴不想走了。

觉罗氏很是头疼。即使太子说没关系,她也不能把纳兰揆叙放在这里不管啊。

觉罗氏又劝了几句,纳兰揆叙把脑袋死死埋在小白熊胤礽的毛毛里,一句话都不肯接。

觉罗氏只得先去张罗其他东西,待晚上再好好劝劝纳兰揆叙。

觉罗氏走后,胤禔敏锐道:“她不想让她儿子亲近咱们。”

胤礽笑道:“咱们是皇子,就算我们仨都是好孩子,其他人还是会担心我们仗势欺人吧。”

“哼。”胤禔不满,“爷就是要她儿子陪咱们玩,她还能拒绝?”

胤礽道:“当然拒绝不了。”

他又揉揉纳兰揆叙的脑袋:“别装了,看你嘀咕嘀咕转悠的眼睛,我就知道你是个早慧的孩子。五六岁在纳兰家都已经开始启蒙了吧?你打什么主意?”

胤禔立刻警觉地看向纳兰揆叙。

纳兰揆叙愣了一下,没想到自己会被揭穿。

他在家里从来没被人揭穿过,连阿玛都被他蒙在鼓里。

“你……”纳兰揆叙讪讪道,“我没装,熊熊真的很可爱。”

他本来只是想来看看引起阿玛和大哥争执的太子长什么样,看到熊熊就松不开手了。

“谢谢。”胤礽道,“想和我们一起玩吗?想和我们一起玩,我就和明珠说一声。不想的话,我们也不拦着你。”

纳兰揆叙立刻道:“想!家里没有人和我一起玩。”

“可怜,和我太子弟弟以前一样。”胤禔有点心软了。

胤礽道:“大哥,有人和我一起玩。”

胤禔白了胤礽一眼:“谁?”

胤礽道:“汗阿玛……”

胤禔无语:“是汗阿玛陪你玩,还是汗阿玛玩你?他怎么对小四,我可记得一清二楚!”

胤礽望天。

嗯,没错,他玩我也叫一起玩耍,这就和我用脸皮痛殴对方拳头也叫互殴一样。

纳兰揆叙装可怜道:“太子殿下,我可以和你一起玩吗?我可乖了。”

他一定要近距离观察让大哥和阿玛吵架的太子!

“好。”胤礽无所谓道。

他们兄弟三人来纳兰明珠家住,本就不可能和纳兰揆叙隔离开。

听闻二儿子偷偷跑去见太子,然后抱着太子不放,还和大阿哥与三阿哥抢太子的时候,明珠捂着胸口,差点眼前一黑栽倒。

大儿子被太子勾走了就罢了,二儿子才这么小,怎么也扒着太子不放啊!

纳兰性德背着手歪头,年纪不轻了还卖萌:“这只能说明太子殿下很好,不然还能说阿玛您教育有问题吗?”

纳兰明珠气得要用手头的书砸纳兰性德。

觉罗氏叹气道:“老爷,若你不喜欢,我隔开太子和容德便是,别生气。”

纳兰明珠委屈:“这不是我喜欢不喜欢……”

纳兰性德道:“阿玛只是不理解。但阿玛,您真的不理解吗?您见到太子这么多次,真的不喜欢他吗?”

纳兰明珠沉默。

觉罗氏拍着纳兰明珠的肩膀道:“从本心来说,我也喜欢太子。容德只是个孩子,他不会考虑太多事,只会遵从本能,所以他喜欢太子很正常。等他长大时,你慢慢教导他不能喜欢太子,他就会为了家里不喜欢太子了。”

觉罗氏不认为纳兰明珠的折腾正确。

但纳兰明珠在顺治朝一直蹉跎了十几年,对权力渴望极深。

纳兰明珠针对太子不是真的讨厌太子,背叛康熙。而是他深刻地知道宗室和勋贵力量有多强,他不跟着这群人走,就会被抛下放弃。

朝堂中已经有了一个支持太子的索额图,他如果不反对太子,纳兰家就不能成为朝堂上另一波势力的领导者。

他不想成为谁的附庸。

可现在索额图退了,康熙似乎也不再故意培养朝堂上对立势力来平衡朝堂权力。连大儿子都旗帜鲜明的倒戈年幼的太子。明珠进退两难。

明珠刚得到了新的消息,宗室推出的反对太子的领头人常宁也已经退缩,并直言和太子关系不错,太子很好,不准其他人说太子坏话。

之前有人在常宁面前说太子病恹恹活不长,还被常宁用鞭子抽了。

宫里担任侍卫的勋贵子弟们也都对太子赞不绝口,连佟国纲那个混账儿子鄂伦岱都嚷嚷对太子服气。

若太子已经成年,明珠已经开始搅风搅雨,说太子声望太重,有不臣之心。

可太子还这么小,明珠居然完全找不到反制太子的方式。

他总不能跑去对康熙说,五六岁的太子声望太重,恐威胁帝位?

如果索额图现在继续跳着,他还能把这一切推到索额图身上,诬告赫舍里家给太子造势。

索额图现在除了完成康熙给的工作之外,就沉迷回家揍儿子揍弟弟,闭门谢客不出。赫舍里家新的宠臣常泰完全就是个孤臣闷葫芦。除非康熙叫他说话,他能在朝堂当木桩子从头当到尾。

明珠尝试找人弹劾他。

职责没完成?臣请自查,有问题就辞官;

贪污了公款?臣请自查,有问题就辞官;

行事太跋扈?臣请自查,有问题就辞官;

经常进出宫廷,于礼仪不符合?好的,臣也这么认为!

康熙:辞官个屁,你认为个屁!别想逃,给朕认真干活!

常泰拱手,当着满朝文武大臣的脸露出一个丧丧的表情。

满朝文武百官都明白了,常泰现在急着回家伺候病重的亲爹,但朝中事多,皇上不准。

再闹,皇上可就要恼了。

明珠气得翻白眼。

常泰这家伙是什么人啊!他就没见过这样的人!你说谨慎,他当众和康熙对着干;你说不谨慎,他忙完工作立刻就回家给老父亲侍疾,不接受任何宴请,还把别人送的礼物直接丢门口,让人自己捡回去。

明珠心里积累了许多郁闷的事,今天在听到二儿子也喜欢太子之后,终于爆发了。

他第一次有一种自己是戏台子上丑角的错觉。

皇帝和太子父子情深,太子为人除了体弱之外都很完美,他非要试图换一个人当太子,越蹦跶越招人厌恶,连家里人都开始不理解自己。

他劳心劳力究竟是为了什么?

“太子还小。阿玛不必这么早开始做抉择。至少待太子及冠之后,阿玛再考虑也不迟。”纳兰性德道,“说不准真如阿玛所说,待太子长大之后,因为太子太过完美,皇上就容不下他了。”

觉罗氏叹气:“那太子多可怜啊。”

纳兰性德也黯然。

明珠看着多愁善感的妻子和儿子,立刻干咳一声:“别这么悲观。太子那么聪慧,肯定能找到与皇上正确的相处之道。皇上也不是铁石心肠,他亲手带大的孩子,不会那么容易……容若!你这什么表情!”

纳兰性德转身就跑:“儿子去看看太子、大阿哥和三阿哥!”

“你给我回来!”明珠气得把手头的书丢了出去。

他刚把书丢出去,立刻提着衣摆大步跑着把书捡起来,心疼地拍拍。

这书他还没看完呢!

觉罗氏失笑。

纳兰性德找到太子等人的时候,太子又睡了,胤禔带着胤祉和纳兰揆叙安安静静玩积木。

积木是胤礽让人做的。

他提供图纸,做了缩小版的劳动工具和新式武器,提前培养兄弟们的兴趣。

纳兰性德进门时,胤禔赶紧做噤声的手势。

纳兰性德担忧地看了团成一个毛绒大团子睡得正香的小太子。

“弟弟已经不怎么咳了,就是容易乏。”胤禔压低声音道,“他的睡眠时间比我们长,睡饱了精神就很好,御医说不用太担心。”

纳兰性德松了一口气。

他揉了揉弟弟的小脑袋:“开心吗?”

纳兰揆叙眼睛亮晶晶。

这些玩具都很好玩。他第一次和同龄人一起玩这么好玩的玩具!

纳兰性德看着地上的积木,也产生了些兴趣:“我可以陪你们一起玩吗?”

胤禔大方道:“来,一起。今天我一定要把拼个大房子给弟弟!”

胤礽睡醒时,地上不仅坐着纳兰性德,明珠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加入了拼积木的行列。

胤礽无语。

明珠大人,就算积木再好玩,你明相的脸面不要了吗?容若现在这副过于洒脱的性子像谁,你是不是该反省一下?

明珠看到胤礽的无语表情,尴尬道:“太子殿下醒了?可饿了?臣厨房里随时备着吃食。”

胤礽点头:“饿了。不过我得先给汗阿玛写信。”

胤禔没好气道:“找个人传句话就够了,还写信?这么麻烦?”

胤礽道:“阿玛就想看我们写的信。”

胤禔翻白眼:“他就是想折磨我们!”

明珠:“……”放弃支持大阿哥的做法真是太正确了!

明珠叫人准备食物的时候,胤礽便拉着哥哥弟弟给康熙写信。

他说话,胤禔代笔。

胤禔现在几乎常用字都会写了,字很好看。但写着写着,一手隽秀的字体就越来越大,跟泄愤画圈圈似的。

宫中的康熙拆开信,胤禔一句话都没说,他都能从胤禔的字中看出胤禔的不耐烦。

我们又没出远门!

一天一封信你烦不烦!

汗阿玛你是不是故意折磨我们!

啊啊啊啊啊啊不想写了!掀桌!

康熙嘴角抽搐。

一天一封信而已,差不多就是让你练字了。你至于吗!

康熙把放大镜放下。

晚上在烛光下看书,康熙习惯用放大镜放大字体,保护眼睛。

现在胤禔这一手大字,他连放大镜都用不着了。

胤礽把要和胤禔一起把明珠和觉罗氏爱情故事搬上戏台的事告诉了康熙。

胤礽找了一个很好的借口。

因大清入关时的残暴,汉人平民将所有满洲人妖魔化,直到现在生活稳定后才稍好一些。

纳兰性德以一己才气,家家传唱《侧帽词》《饮水词》,改变了汉人对满人粗俗无才的印象。

纳兰明珠和觉罗氏忠贞不渝的爱情,也很符合大众对爱情和家庭的向往,编成戏文不会比元明的那些出名的戏文差。

当然,明面上咱们还是会说这是前朝旧事。但懂的都懂,很快真相就会传遍大街小巷。

纳兰一家作为康熙的满洲形象推广大使,很合适。

康熙捏着下巴轻笑。

虽然他知道胤礽在为大儿子的胡闹打掩护,但这件事说不准还真的挺有用。

康熙又翻了一页,轮到胤禔说话了。

胤禔受了胤礽的提点,也知道做事先要扯大旗。他说自己先试试看戏文传播的新方式。要是有用,就把新编写的那些神话故事写成新戏,让戏班子去大清各地演出。这不就很容易把咱们祖先的神话故事传出去了吗?

康熙微笑着的表情凝固。

他不敢置信地揉了揉眼睛,从头翻看了一遍胤禔的信,又叫来送信的太监:“这主意真是胤禔出的?”

太监道:“是大阿哥出的。”

他把大阿哥想出这个主意的过程说出来。

胤禔其实只是在吹牛时嘴瓢了,连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说了些什么。

胤礽赶紧喊停,仔细询问了胤禔的想法,然后拉上纳兰性德询问了一些戏班子的情况,完善了这件事。

所以这主意确实是大阿哥一人提出来的,太子只不过完善了它。

康熙捏了捏鼻梁,眼尾晶莹。

出息了,我的大儿子。

“拿一柄玉如意给惠嫔。”康熙欣慰道。

虽然他知道大阿哥变聪明是宝贝儿子的功劳,但总不能因为大阿哥赏太子,还是赏生了大阿哥的惠嫔吧。

惠嫔因为大阿哥,也辛苦许久了。

惠嫔得到玉如意的时候,疑惑自己怎么不声不响就得了赏。

当她知道这是因为大阿哥时,惠嫔抱着玉如意泣不成声,比自己升嫔哭得还厉害。

厉害了我的儿!你居然给额娘赚赏赐了!

不对啊,我那么了解我的儿,他不像是能给我赚赏赐的人啊!

惠嫔哭够了之后,打听究竟是怎么回事。

她听到三位阿哥一起写的信中有让康熙高兴的事,才让康熙赏赐自己时,立刻拍着胸口道:“是太子啊。”

她就说嘛。自家傻儿子哪会讨好皇上,定又是太子拉着傻儿子做了好事。

胤禔帮太子做事时不告诉其他人,只告诉惠嫔。

所以惠嫔知道胤禔被太子分了很多功劳,现在居然已经开始接触政务,接触勋贵侍卫。

惠嫔每日在佛堂悄悄给太子念十遍长生经文,对太子感激涕零。

她摩挲着玉如意,爱不释手。

这可是儿子第一次为额娘赚来的赏赐啊。

惠嫔得到赏赐后,满宫嫔妃都酸极了。

荣嫔想了想自家儿子也在太子身边,笑了笑不酸了;

德嫔看着自家话都不会说,就整日骂骂咧咧的大胖小子,思及太子对四阿哥的喜爱,也不酸;

宜嫔想起还养在佟贵妃身边的五阿哥,卯足了劲养身体,准备争宠,并祈祷太子能多照看一下自家儿子;

其他有公主的妃嫔念着太子的好,希望太子对公主们更好;没子嗣的妃嫔如佟贵妃,则多进了一碗不加蜂糖的酸奶。

嗯,无糖酸奶真好吃。

……

来到纳兰府上后,胤礽心情轻松不少,身体也利落起来。

就算身边的人仍旧会把他的事告诉康熙,但不像宫里半个时辰一次。

传话的人不可能把他每日所做的事、所说的话都告诉康熙。一天一次的禀报就代表他一日大部分时间做的事,康熙都不会知道。

这让胤礽感到连呼吸都畅快起来。

御医每日来纳兰府上给胤礽诊脉,脸上笑容越来越多。

皇上想的没错,换个环境,太子的身体果然好了起来。

康熙得到胤礽每日诊脉结果后,想的却是另一回事。

“果然如汗阿玛所说,保成不能长时间待在宫中。”康熙十分痛苦。

他甚至怀疑,他曾经深深嫉妒过的四弟荣亲王,是不是也吸引了诅咒,他才能熬过天花,常宁才能活下来,隆禧也能病病殃殃活到去年。

只有皇帝深爱的孩子,真心想让他继承皇位的孩子,才能吸引诅咒。

这样的祭品,才算珍贵。

康熙走出乾清宫,背着手仰头看天。

正月的天空仍旧灰蒙蒙,可能又有大雪降下。

天命难违吗?但诅咒而已,怎可妄称为天!

“召各地戏班入京,为明年太皇太后祝寿准备。”康熙召集官员,向全国张贴告示,“地震灾后需要一场大庆振奋人心,三藩之乱也已经初步平定。明年太皇太后寿辰大办。”

官员:“是!”

圣旨写好,大学士们传抄多份,被快马加鞭送往大清各行省,各行省长官又将旨意传达给当地有名的戏班子。

于是乾隆五十五年才会出现的四大徽班进京,提前在康熙朝出现。

这次入京的戏班更多,戏种更广。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小说的作者是木兰竹,本站提供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47章 (霸王票加更)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 撒旦总裁追逃妻 天生反骨[快穿] 虐文使我超强 总裁爹地不好惹 东北小老板的南方媳妇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 总裁的替身前妻 邪性总裁宠上天 警校垫底的我攻略了警校组第一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