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霸王票加更)

上一章:第54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胤禔被罚抄《孝经》。

在如何惩罚胤礽的问题上,康熙愁眉不解。

打?他肯定舍不得。

骂?已经骂过了(众人:根本没有!)。

罚抄?胤礽才刚晕倒过呢!

康熙把胤礽端端正正摆在桌子上,和自己脸对脸道:“你说,朕怎么罚你?”

地上跪了一排为太子求情的重臣,脸色都非常好看。

他们发现,自己白跪了。

皇帝哪舍得罚太子!他脸上还带着笑呢!还在亲昵地揉揉太子的脑袋捏捏太子的脸搓搓太子的下巴,看上去得意极了自豪极了呢!

胤礽歪了歪脑袋:“汗阿玛,我陪哥哥写大字好不好?哥哥要抄的《孝经》好多呀。我要和哥哥一起受罚。”

大臣们:感动!太子殿下太懂事了!

康熙却不被自家宝贝儿子迷惑。他自己养出来的孩子,他太懂了!

“你想把两份惩罚变成一份是不是?”康熙冷哼,“阿玛才不会上你的当!”

大臣们:皇上怎么能这么恶意地揣度太子殿下!太子殿下才多少岁?怎么会这么想?

虽然他们不知道康熙为什么生气——康熙偷听的时候,身边大臣不多,而且都被他遣得远远的,听不到太子和大阿哥在密谋什么。

但是!太子和大阿哥还是孩子,他们能密谋什么?顶多是一些吃的玩的事,而且肯定是鄂伦岱怂恿的!

皇上啊,您好好罚鄂伦岱就行了,太子和大阿哥是无辜的!

大臣们又开始此起彼伏地给太子、大阿哥求情,听得康熙冷笑不断。

他弹了一下宝贝儿子的额头,胤礽捂着额头泪眼汪汪。

“别人不知道,朕还不知道?这是保准是你牵的头!”康熙凑儿子耳边小声道,“又打什么坏主意!”

胤礽也凑康熙耳边小声道:“阿玛,等没人的时候告诉你。”

康熙刚板起来的脸差点没控制住微笑。他其实已经拿到小册子了,但还是想逗逗儿子。儿子不出他所料,被逗弄了之后还是这么可爱。

他努力继续板着脸道:“别想糊弄过去。这个惩罚不行,再想一个!”

胤礽一双小手在放在腿上翻了翻,局促道:“那,那我也抄和大哥一样多的《孝经》?”

康熙想了想,道:“太多了。重新想一个。”

大臣们:“……”他们又不想跪了。皇上这就是在逗儿子吧!你逗儿子,先让我们走好不好?

胤礽道:“那、那儿子抄一半?”

康熙想了想,还是摇头:“太多了。算了,罚你一个月不准吃最喜欢的绿豆糕和桂花糕。”

胤礽眨眨眼睛,眼眶立刻红了。

他吸了吸鼻子:“阿玛,保成只有这两样喜欢的糕点。”

清朝的点心大多甜腻过头,只有这两样清香扑鼻细腻爽口,很好吃。

胤礽掰着手指头抽噎道:“保成一直认认真真吃饭,几乎不怎么吃点心,糖果也不吃。就只有偶尔一天一块糕糕。”

胤礽竖起小胖指头:“保成一天顶多只吃了一块糕糕。”

大臣们倒吸一口气。

小孩子大多爱吃糖果点心等零食,不爱吃饭。太子贵为一国储君,居然如此自律节省!最爱的点心也不过一天吃一小块!

绿豆糕和桂花糕这么便宜的点心,太子殿下一天居然也只最多吃一块!

虽然太子简朴自律是国之幸事,但皇上这样做,是否太苛待太子?太子还是个小孩子啊!

康熙板着脸道:“朕就是知道你喜欢,才不准你吃!你不同意,就不准你帮保清抄书!”

胤礽吸了吸鼻子,用肉乎乎的手背擦了擦眼角,瘪嘴道:“保成、儿子遵旨。儿子不吃。”

康熙满意地点点头,放过了胤礽。

胤礽去找被罚抄的大阿哥,康熙继续和大臣们开会。

他认为胤礽提的那个八旗子弟官学建议很好,拿走了儿子的小册子,和心腹重臣们在巩华城行宫开会,等开完会再慢悠悠回宫。

“大哥,我来帮你抄书了!”胤礽揉了揉眼睛和嘴角,唉,我的演技见涨!

虽然很馋绿豆糕和桂花糕,但胤礽才不会因为几块糕点就哭唧唧呢!

胤礽来的时候,胤禔正嘟着嘴,把毛笔夹在嘴唇和鼻子中间发呆。听到胤礽的声音,胤禔吓了一跳,毛笔落下来溅了一身一纸的墨汁。

还好纸上只有一行字,不心疼。

“你来干什么?我抄就行了,你又累得晕倒怎么办?”胤禔拿着干净的宣纸随便擦了一下身上的墨汁,没好气道,“汗阿玛怎么罚你?”

胤礽道:“一个月不吃糕点,还有和你一起罚抄《孝经》,罚抄总数不变。”

胤禔脸色大变:“一个月?!一个月不吃糕点,他想饿死你!”

周围伺候的太监和嬷嬷:“……”

算了算了,大阿哥口不择言,他们已经习惯了。

胤礽笑道:“只是不吃糕点,多吃点饭就好啦。而且我肉肉多,饿不死。”

胤礽说完,还捏了捏自己已经又长出肉的小肚肚。

抽条前的小孩子,还是肉一点更健康更好看。

太监把更换的衣服拿了过来。面前是弟弟,胤禔没什么顾忌,直接把衣服脱了,拿湿帕子擦沾染了墨水的身体。

胤禔虽然才八岁,身体已经很结实,甚至有了肌肉的轮廓。他长相虎头虎脑,晒成小麦色的身体也结实得跟小虎崽似的。

胤礽看得羡慕极了。

他掀起自己的下衣摆,看着自己奶油色的奶油肚子,差点没忍住“嘤”的一声哭出来。

就差两岁而已,他和大哥的身体怎么差那么多。

胤禔把帕子丢水盆里,顾不上穿上衣服,赶紧把胤礽撩起来的下衣摆放下去:“你身体弱,肚子着凉怎么办?别学我,哥身体好,和你不一样。”

胤礽表情更委屈了:“哥,我要和你一起练习骑射。”

作死需要一个好身体。顺治附体的日子已经过去了,他要锻炼好身体,以后如果有机会,好往海外跑。至于装病的事,交给“可以随时随地闭眼秒熟睡”的金手指好了。

胤礽现在发现,除了可以耗费精力调动三辈子的记忆,就像是搜索读取电脑资料方便一样这个金手指之外,他还有想睡就立刻可以“掉线”这个神奇的金手指。

他猜测,第二个“金手指”是第一个“金手指”附带的保护措施,就和游戏中的打坐恢复技能一样。

“好。你确实该多练练。”胤禔把衣服穿好,“抄书就不必了。汗阿玛没克扣我的糕点,哥的桂花糕和绿豆糕给你吃。”

胤礽摇头:“答应了汗阿玛不吃糕点,我就不能吃,不可以偷奸耍滑。”

胤禔恨铁不成钢道:“这叫什么偷奸耍滑!你就是太实诚!汗阿玛没堵死我这条路,就是让我给你带吃的!”

胤礽失笑:“汗阿玛不是这种人。在决定惩罚后,汗阿玛很严厉很认真,大哥不要乱理解。好啦,我都不介意,你介意什么?来,我们一起抄书吧。”

胤禔狠狠挼了挼弟弟的脑袋:“等你介意后我再介意就晚了!我就没见过你介意过什么事!你的性子比小四最爱的布狗子还软!”

胤礽捂着脑袋道:“我脾气哪软了?还有,四弟弟最爱的是小狼崽布偶,不是布狗子。”

“耳朵都垂下来了,还说不是狗。”胤禔见劝不了胤礽,便不再多言。

等他回宫之后,立刻和太皇太后告状,求太皇太后做主,指望弟弟主动抗争是不可能的。

太监拿来纸笔,打开窗户,让屋内更亮堂些。

胤礽看了一眼窗外的天光,心想,要是有玻璃板就好了。

可惜他不是学理工的,只知道玻璃需要高温烧制沙子,但不知道该怎么烧才能烧出平板玻璃。

听说意大利那边为了保守玻璃的秘密,将最好的玻璃匠人关在一处与世隔绝的小岛上。如果大清海军强大,把匠人全抢回来,就不用自己冥思苦想怎么烧制玻璃了。

唉,作为穿越者,还是自带记忆挂的穿越者,居然连玻璃都不会烧,我真是没用。

文科生,废物!

胤礽忘记自己手绘世界地图,并标注所有自然资源的壮举,摇头晃脑哀叹。

“抄书无聊吧?都让你别来了。”胤禔会错意。

胤礽摇头:“如果窗户换成玻璃就好了。”

胤禔失笑:“你居然想这样铺张奢侈的事。等哥分府有钱了,给你想想办法。”

胤礽愣住。

胤禔上一句话说胤礽铺张奢侈,下一句话却让胤礽等他长大分府。

胤礽攥紧笔杆,撒娇道:“谢谢哥哥。”

胤禔得意挺胸:“小事。”我弟弟被关在宫中一辈子就够惨了,想要几扇玻璃窗户怎么了?

胤礽一边抄书,一边一心二用道:“不过我偷听传教士和卖玻璃的商人说,玻璃在他们那不是多金贵的东西,只是我们做不出来,他们才卖高价诓骗我们。”

胤禔停笔,不敢置信抬头:“还有这事?!”

胤礽点头:“他们那的玻璃,和我们这儿的陶瓷差不多。”

胤礽这么一打比方,胤禔就懂了。

胤禔也一心二用,一边抄书一边眉头紧皱道:“玻璃比陶瓷有用,透明的东西可以用在很多东西上。我们大清自己的工匠要是能做出完全透明的玻璃,八旗将领说不定就能人手一个望远镜了。”

胤禔喜欢行军打仗,胤礽教导胤禔的时候,提及了许多这方面的知识。所以胤禔立刻就想到了这一茬。

胤礽点头道:“听说意大利的玻璃工艺最厉害。他们把最好的玻璃匠人都关在威尼斯的一个小岛上。要是咱们大清有能跨越大洋的海军就好了。”

大清还在关外的时候,工匠都是从中原掳来的。现在去海外掳工匠,大清的军队肯定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蛮子朝廷就是这一点好,就算不要脸,国内的文人们也无法说什么。不像在其他朝代,一个不仁的大帽子就扣上来了。

胤禔叹气:“和全世界比,咱们大清还太弱了。”

胤礽道:“也不是很弱。至少他们的海军会把周围能捏的软柿子都捏了,才会打咱们的主意。嗯,我想他们肯定看着沙俄那边。如果我们在对战沙俄的时候吃了亏,恐怕很快西方的海军就要登门了。”

胤禔叹气:“三藩还未平定,北方沙俄虎视眈眈,蒙古似乎也不太平,台湾还在郑家手中,汗阿玛真没用。”

胤礽顿笔:“大哥,你应该说汗阿玛真不容易。”

胤禔重复:“汗阿玛真没用。”

胤礽:“……我们换个话题吧。”

他真怕这辈子的胤禔被康熙提前圈了。

两小孩一边抄书一边换了比较轻松的话题聊天,之前的话题被人学舌讲给了康熙听。

在场的除了康熙之外,还有咬牙涉足康熙家事的杜立德,以及裕亲王、恭亲王两个康熙的兄弟。

听到前面关于桂花糕和绿豆糕的对话时,常宁嘀咕:“皇上,太子的生活本就自律,这点爱好你都给他剥夺了,有些过了。”

福全使劲点头。

康熙白了兄弟俩一眼。正因为胤礽就这么点爱好,他才想出这个惩罚的办法啊。

大阿哥和太子背着自己搞事,不惩罚不行,惩罚重了他又心疼。

杜立德笑着摇摇头。他以前没怎么注意两个皇子,今日听了皇子相处的日常,真是心都快慈祥得化开了。

作为老人家,这种长相和性格都非常乖巧的小孩子,简直是踩在老人家心尖尖上起舞。

当胤礽说起玻璃的时候,康熙扶额,开始考虑等有钱了要不要给宫里换一下窗户。就算不换宫里,畅春园行宫可以换一下,也便于赏景。免得还需要大阿哥拍胸脯养弟弟。

有我这个阿玛在,还不需要大阿哥在太子面前胡吹。

杜立德再次笑着摇摇头。

玻璃当窗户确实过于奢侈了,不过太子只是感叹一声,就和所有人看到好东西感叹一声好喜欢一样,没必要上纲上线。

倒是大阿哥的话让他很感慨,太子和大阿哥的感情真好啊。皇室中兄弟如此亲密,是幸事。

他们刚为太子和大阿哥感人肺腑的兄弟情微笑时,很快便笑不出来了。

福全:“原来玻璃并不贵??”

常宁:“玻璃和陶瓷一样?!”

杜立德:“意大利……普通人家窗户便是玻璃做的?”

康熙蹭地一下站起来:“汗阿玛真没用?!”

老子现在就要抽死这个小子!

福全和常宁赶紧扑上来,一个拖住康熙一边胳膊:“皇上,算了算了,大阿哥还小,别为他置气。”

他们俩自地震后和孩子们混得熟了,多次调解康熙和两个孩子、特别是和大阿哥之间的矛盾,已经形成条件反射。

杜立德眼皮子抽了抽,从三兄弟的动作中品出许多信息。

康熙怒吼了几句,终于被福全和常宁劝回了椅子上。

他使劲拍着桌案道:“保清他懂什么?!”

福全和常宁异口同声道:“是是是,大阿哥还小,他什么都不懂。”

康熙气不过,又站起来背着手原地转了几圈:“他懂个屁!”

福全和常宁异口同声道:“是是是,大阿哥还小,他懂个屁。”

康熙撒开双手挥舞:“太子都知道朕不容易,他说什么混话!”

福全和常宁点头如捣蒜:“没错,大阿哥就是犯浑了。”

康熙深呼吸。

他迟早会被自家愚蠢的大儿子气死!

杜立德干咳一声:“大阿哥对大清如今的困境了如指掌,皇上教得好。”

康熙:“……”

他乖乖坐回椅子上,平静道:“还行。他还算把朕教的东西学到了些皮毛。”

杜立德又道:“皇上亲政没几年,凡事有轻重缓急,不必焦躁。”

康熙:“朕不急躁。”朕只想揍儿子。

福全见康熙冷静下来,也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还是太子贴心。”

常宁点头。没想到皇兄脾气这么好,若是他儿子这么说,他早就一天给儿子两顿揍了。

他突然想起来康熙对他脾气也这么好,多次说让他去守陵都没能狠下心,突然有点心虚。

杜立德道:“太子和大阿哥如何想出官学的主意,皇上不去问问吗?”

康熙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保成说,晚上单独和朕说。他和朕说了,朕再告诉你们。”

杜立德:“……”他疑惑,自己是不是对这个年轻的皇帝不够了解了。他怎么感觉皇上一提起太子,性格就变化好大。

福全和常宁见杜立德如此惊讶,心里居然有些“我早就知道”的自豪感。

康熙一遇到太子的事,就会变成“玄烨”,这种事他们早就习惯了。

每当康熙变成“玄烨”时,他们的关系也会变好。兄弟三人现在感情亲近许多,全靠太子。

就是康熙喜欢拉着哥哥和弟弟一起学习,让福全和常宁有点头疼。他们一点都不想学习!

太子拉着哥哥弟弟学习的坏毛病,一定是皇上教的!

杜立德道:“但臣想亲耳听太子和大阿哥说说,请皇上给臣一个机会。”

康熙得意道:“以朕对保成的了解,他对你说的理由,和对我说的理由,一定会不同。”

杜立德:“……”在国家大事上也要炫耀太子对自己的信任和亲近,皇上你是不是过了?

康熙一点都没觉得过。

为免杜立德不相信,他特意带杜立德去见胤礽。

胤禔满脸不爽。

如果不是有外臣在,需要给康熙面子,他肯定已经嘀咕出声,“汗阿玛你又给我这么繁重的抄写惩罚,又耽误我罚抄的时间,是不是故意搞我”了。

胤礽听杜立德提问后,斟酌了一下词句,道:“孤与兄长只是想给汗阿玛一个惊喜。汗阿玛曾提过希望八旗子弟能多学些东西,但他们对国子监教导的事并不感兴趣。满人和汉人习俗不同,思想也不一致。或许应该给他们单独设立教导内容。”

胤禔点头:“弟弟说得对!”

胤礽顿了顿,又组织了一会儿语言,继续道:“八旗子弟不如汉家子弟,对中原大地很了解。他们做官时,可能会缺少许多常识。现在大清需要的是立刻可用的人才,品德和才华熏陶要经历好几代人的努力才能做到,所以官学不如功利一些,对大清更有用,也更符合他们的胃口。”

胤禔点头:“弟弟说得对!”

胤礽道:“不过如果是汗阿玛强迫他们入学,他们肯定还是会心生抵触吧。不如让他们以为汗阿玛会强迫他们学他们不想学的东西,如果他们能自己上奏折,就能选择自己想学什么。新的官学是他们自己求着汗阿玛建立起来的,这样他们如果谁说不肯学,在八旗子弟的圈子里肯定抬不起头。”

胤禔点头:“弟弟说得对!”

几位成年人用无语的眼神看着胤禔。

大阿哥,如果你没有想说的话,可以不用勉强自己开口。

杜立德捋着干枯雪白的胡须,道:“是这个理,太子和大阿哥的主意很不错。但这事若先和皇上商量,或许更好一些。”

胤禔终于没说“俺也觉得”了,他道:“要骗过别人,就要先骗过自己人。鄂伦岱他们看着纨绔,实际上都不是傻子。而且我弟弟不都说了吗?我们要给汗阿玛一个惊喜。如果汗阿玛没发现,我们是打算等事情办成之后再告诉汗阿玛。”

胤礽点头道:“汗阿玛节俭,万寿不设宴会。孤和兄长虽已经呈上礼物,但我们一切用度皆是取自宫中,用汗阿玛的东西送给汗阿玛当寿礼……”

胤礽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颊,腼腆道:“汗阿玛面临内忧外患,八旗子弟逐渐糜烂这种事危害国之根本,但紧急性又比不过国中其他大事,孤和兄长便想为汗阿玛分忧。若能成功,我们再告诉汗阿玛,这是我们今年给汗阿玛的寿礼。”

胤禔翻了个白眼:“结果寿礼没送成,还挨了一顿罚。”

康熙:“……这、这样吗?”他有点愧疚了。

福全和常宁面面相觑,也没想到两个孩子此番行为后面还有如此纯孝之心。

杜立德道:“皇上,太子和大阿哥纯孝,虽行事有些鲁莽,惩罚还是没必要了。”

康熙摆手:“罢了,你们怎么不早些说?”

胤禔随意拱了一下手,没好气道:“我想说啊,弟弟说我们让汗阿玛丢了脸,要给汗阿玛台阶下。而且此事需要隐秘行事,若被八旗子弟提前得知了,效果就不好了。我们没法当着众臣的面说出来,就只能领罚了。”

康熙有些紧张:“朕已经把官学之事告诉了大臣们。”

胤礽道:“那些大臣都是汗阿玛的信任的臣子,他们肯定不会外传。”

康熙想了想,的确如此。

胤禔摊手:“他们肯定不会说。强迫家中不服管教的纨绔子弟们进官学,他们心底肯定乐开花,绝对会保守秘密,不让家里的小崽子们提前知道。呵,大人的恶趣味。”

康熙:“……”

他一拳头捶胤禔头顶,让胤禔闭嘴。

事是这个事,但话不能这么说。

杜立德失笑:“大阿哥言之有理。太子和大阿哥聪慧,皇上有福了。”

康熙按着眉头道:“是有福了,还是有的气了?你们俩……唉。以后先和朕商量。”

胤禔道:“和汗阿玛商量了,怎么能叫惊喜?”

康熙又捶了一下大儿子的脑袋:“你这不是惊喜,是惊吓!”

胤禔梗着脖子道:“是惊喜!又不是什么坏事!搞不懂为什么汗阿玛这么生气!”

康熙:“……”

还是让胤禔继续抄《孝经》吧。康熙微笑。

于是为了做戏做全套,胤禔和胤礽还是得继续抄写《孝经》。

康熙带着胤礽和胤禔再次拜祭了仁孝皇后后,带着两个孩子回皇宫。

孝安皇后的梓宫也安放在巩华城殡宫中,康熙人来都来了,居然都“忘”了给孝安皇后也上一炷香。

胤禔没察觉此事。胤礽察觉了。

他在心底叹了一口气,自家阿玛其实真的蛮小心眼。

回到宫中后,康熙和儿子吹灭蜡烛夜谈。

已经入夏,乾清宫冰块足够,睡觉时甚至有些凉飕飕。

康熙盖着被子抱着儿子,揉了揉儿子的光脑门:“官学之事,你和杜立德说的是真的?”

胤礽打着哈欠道:“阿玛,可不可以明天说?儿子困了。”

康熙继续揉:“不行。”

胤礽表情幽怨极了。

我身体不好,都是阿玛不让我好好按时睡觉的错。

“是真的。”胤礽叹气,“不过没说完。”

康熙道:“快说!”

胤礽道:“我和大阿哥就是想给汗阿玛添乱,因为好像会很好玩。”

康熙:“……”

康熙万万没想到,胤礽隐藏的事居然是这个?!说好的纯孝呢!

康熙咬牙切齿:“怎么给我添乱?”

胤礽在康熙怀里捂着嘴缩成一小团,笑着道:“就我和大哥受那么多知识的摧残,我们不高兴。阿玛不是说,要剑指全球,需要很多的人才吗?我和大哥出宫玩耍的时候看鄂伦岱他们天天都在玩。”

康熙无语:“所以你想让他们和你们一起学习?”

胤礽捂着嘴偷笑了几声,就像是偷到油的小老鼠:“嗯。但这也是好事对不对?又不会真的给阿玛添乱,只是给阿玛增加工作量。如果先告诉阿玛,阿玛肯定会说现在很忙,以后再说。”

康熙使劲拍了一下胤礽的屁股。

胤礽:“哎哟!”

康熙捏着胤礽的脸蛋道:“怎么突然这么顽皮?”

胤礽理直气壮道:“凭什么只有我们烦恼,让别人一起烦恼不好吗?反正都要培养人才,我就是看不惯他们一直玩。再说了,我又不是第一次这么顽皮。我背着阿玛做了好多事!”

康熙在黑暗中露出震惊的神色:“真的?朕怎么不知道?”

胤礽道:“阿玛知道啊。我很小的时候就背着阿玛,把阿玛的衣服拆成布条玩。”

康熙:“……”

康熙开始回忆,他怀里乖巧的小太子是不是背着他做过许多小小的坏事。

回忆告诉他,的确如此。

什么扯他的衣服,藏他的书本,在他写的字上悄悄按手印,甚至把他晚上批改折子时果腹的点心挨个咬一口这种事……

他居然都没因为这些事好好地揍过儿子!!!!

小时候偷针,长大了偷牛。

小时候儿子背着我做小小的坏事,长大了儿子背着我要在京城掀起风雨还要我给他收拾烂摊子。

康熙开始头疼。

胤礽打着哈欠,在康熙怀里蹭蹭,闭上眼迷迷糊糊道:“反正有阿玛帮我和大哥收拾善后,对不对?”

康熙咬牙切齿:“不对。”

胤礽:“呼……呼……”金手指发动,小太子已经进入深度睡眠。

康熙挼了两把儿子,发现儿子居然睡着了,只能也气呼呼地睡了。

第二天,康熙认命地开始为儿子善后,让鄂伦岱赶紧滚回家,串联更多的纨绔子弟们来一起申请官学。

“你要是写不出具体的纲领,就去读四书五经吧!”康熙怒斥,“你是佟家长房长子!再这样下去,朕会亲自找先生一对一教你!”

鄂伦岱陪笑道:“皇上,息怒,息怒,臣这就回去好好琢磨琢磨。”

康熙:“滚!”

鄂伦岱当即躺到地上,还真想滚出去。

康熙气得冲出去给了他两脚,让侍卫把他架着丢出乾清宫的大门。

鄂伦岱回到家中后,佟国纲还在当值,没有回家。

佟国纲的侍妾正指挥着下人们做些打扫,又召集了管家们训斥他们一些账务上的事。

法海靠在母亲膝上,认真听着母亲管理家中事务。

侍妾一边训斥下人,一边和法海讲解她为什么要如此做,法海可以从中学到些什么。

鄂伦岱回家时,侍妾神色一僵,赶紧站起来,局促道:“大少爷回来了?奴婢马上让人送热水进大少爷院子。”

已经快十岁的法海已经是思维敏捷的小大人。他听母亲自称“奴婢”,看向鄂伦岱的神情立刻充满敌意。

鄂伦岱冷冷扫了侍妾和法海一眼,没有说话,径直回了自己的院子。

侍妾松了一口气。

法海不满道:“娘,阿玛说了,大哥该叫你庶母!”

侍妾苦笑:“庶就是庶,哪有什么庶母。”

满洲人不重嫡庶,武将家更是如此。

别说满洲武将,前朝汉人的武将也有许多以侍妾、侧室当主母主持家中大小之事。

跟随有名武将随军共同出战,在青史中留名的女性们,更几乎都是妾室。

这有些是因为武将正妻需要在老家侍奉公婆,不能随军;有些是武将的红颜知己们地位较低,无法为正妻……总之他们都不是很在乎。

有些文人家中,若是正妻去世,没有续娶,家中只有妾室,妾室有主人家的首肯,也能处理家中大小事,仿若宗妇。

可能会有人有微词,但只要当家男人愿意,其他人也就在背后嚼舌根,不会当面指出。

古时书本上的规矩写得头头是道,但现实中真的按照规矩做的人可不多,所以守规矩的人才会被人称赞。

若是因为“怀念正妻,不肯续娶”这种事,侧室侍妾管理家务,当家的男人还会被人称一句“深情”。

佟国纲便是如此。

他和正妻感情不错,只有一个侍妾有儿子。正妻去世之后,他不愿意续娶。在大儿子娶媳妇之前,家里大小事务当然交给侍妾。

不然,难道他自己去做?

理是这个理。但佟国纲甩手掌柜当得太过火,家中之事全交给侍妾,包括两个嫡子。

可他忙于政务不是吗?孩子的事不交给后院女人,难道他自己带?而且他又不是没关心鄂伦岱的学习,是鄂伦岱自己不争气。

佟家上下都认为佟国纲没错。

外人听到佟国纲的遭遇都认为鄂伦岱无理取闹。

其他人提起佟国纲家中这个为了嫡子们操劳,还被嫡子无视的侍妾都非常同情。

所有人都不明白,鄂伦岱衣食无忧,他究竟在闹什么。

他也懒得解释,解释也没人理解。

鄂伦岱知道这一切都是佟国纲的错,和侍妾关系不大。没有这个侍妾,还会有其他侍妾。佟国纲仍旧会忽视他和夸岱,仍旧会和其他女人与那个女人的孩子和乐融融,看不到在角落里的他和弟弟。

所以,只要侍妾不在他面前端长辈的架子,鄂伦岱便只是无视她,不会故意针对她。他的性格也让他不会欺负女人。

鄂伦岱回家洗澡换衣服后,就去了夸岱的院子。

夸岱院子里伺候的人不少,但都有些懒散。直到看到鄂伦岱来了,忙打起精神赶紧干活。

鄂伦岱盯了他们一会儿,盯得他们冷汗直冒之后,才去书房找夸岱。

夸岱正拿着一本书愁眉不展。

鄂伦岱拉了张椅子,在夸岱身旁坐下:“看不懂?去找佟国纲,让他教你。”

夸岱赶紧道:“大哥,可别直呼阿玛姓名,他又会揍你。你被皇上责罚,他本来就很生气。”

“哦。”鄂伦岱懒洋洋道,“我问你话呢,怎么不去问佟国纲阿玛。”

听鄂伦岱阴阳怪气,夸岱叹了口气,不再纠结这件事,免得鄂伦岱说出更过分的话。

“哥,我是不是很笨?”夸岱没有回答,他沮丧道,“我只比法海小几月,和他同时启蒙,同一个老师,读同样的书,我学的总是比他慢。”

鄂伦岱道:“你不是笨。他有个饱读诗书的娘给他开小灶。我俩没娘,看不懂的地方找老师和佟国纲问,他们就会说咱们愚钝,不如法海,咱们受不了这口气,干脆不问了。”

鄂伦岱两只脚翘书桌上放着:“佟国纲已经说过了,你有不懂的尽管问他,他不会再拿你和法海比较。”

夸岱苦笑:“话不说出来,我就感觉不到吗?”

鄂伦岱翻白眼。

怎么可能感觉不到?额娘在的时候,每日都会细细告诉佟国纲自己看了什么书,做了什么事。即使很少见面,他们父子感情依旧很好。

没了额娘,他和夸岱与佟国纲的交流就只有每日询问功课。若功课答不上来,那就一点好印象都没有了。

佟国纲被他闹过之后,虽然不再和夸岱说夸岱不如法海的话。但那不满的神情,夸岱又不是眼瞎。

“不想问就算了。皇上要给八旗子弟建个官学,以后咱们去官学。”鄂伦岱道,“那些诗词歌赋经史子集,我们满人本来就不耐烦学,要学就学些有实在用处的。官学里要学的东西很多,你肯定能找到比法海强的。你算术就很强。”

夸岱垂着脑袋道:“算术又没用。”

鄂伦岱道:“当官要计算钱粮户籍,为将要计算粮草兵数,算术怎么不比之乎者也有用?你有什么地方不懂,给我看。”

夸岱忙把书本递给鄂伦岱,告诉鄂伦岱自己读不懂的地方。

鄂伦岱以前的底子还在,夸岱学的东西他学过,稍稍回忆便记了起来。

他脚仍旧翘在桌上一抖一抖,仿佛地痞流氓,口中居然能把圣贤文章解释得头头是道,直白浅显,夸岱一听就全明白了。

不到十岁的孩童眼中闪烁着对兄长的崇拜。他趴在鄂伦岱肩膀上,小声和兄长一问一答,原本木讷早熟的脸庞上多了几分孩童的灵动。

胤礽抛弃既要抄书又要上课的大阿哥,带着只几日不见就黏人得不行的三弟弟,来找鄂伦岱商量下一步的事。

他要给鄂伦岱一个惊喜(吓),没让任何人通知,蹑手蹑脚走进了夸岱的院子里,恰巧看到了这一幕。

看到趴在鄂伦岱身上乖巧无比的孩童,胤礽不由止住了脚步。

雍正朝的事,第一世的胤礽已经死了,并不知晓。

但第二世的胤礽是清史爱好者,鄂伦岱和夸岱之后的遭遇,他当然是知道的。

史书上关于这两兄弟、特别是关于夸岱的记载只有寥寥几笔,但结合第一世他对鄂伦岱、夸岱的了解,他可以从史官的春秋笔法中看出许多隐藏在水面下的东西。

比如孝懿皇后、即现在的佟贵妃康熙二十八年薨逝,佟国纲于康熙二十九年战死;

比如佟国维和鄂伦岱支持八阿哥集团,鄂伦岱跳的最高最欢,却每一件事都戳在康熙怒点上,让康熙对胤禩评价降低;

比如雍正那个小心眼,把所有可能投靠胤禩的人都清理了一遍,却独独对鄂伦岱容忍再三。即使最后忍无可忍杀了鄂伦岱,说了佟国纲坏话,也不祸及鄂伦岱的亲眷。鄂伦岱长子袭爵、官至绥远城建威将军,次子雍正十一年进士、命南书房行走;

比如鄂伦岱对阿尔松阿异于常人的袒护,以及最后几近精神崩溃的故意寻死行为;

还比如,一直都是个小透明的夸岱,在鄂伦岱死后疯了似的针对当时还如日中天的隆科多,不顾家丑不可外扬,将隆科多和李四儿后院之事到处传播,并亲自告诉雍正这两人“致元配若人彘”。

他明明知道宣扬佟家后院之事,对佟家家风是极大的打击,可能让佟家后人都为此难堪,再难与权贵联姻,他还是如此做了。

当雍正终于和隆科多反目后,夸岱作为堂兄弟,亲自审问和追查隆科多的犯罪证据,甚至亲自用隆科多爱妾李四儿的儿子玉柱之命要挟李四儿。

隆科多于雍正六年死于幽所。夸岱在雍正七年,于工部尚书任上病逝。就好像是夸岱硬生生地睁着眼看着隆科多去死后,才笑着松了最后一口气,不再留恋这个人世间似的。

夸岱经历了些什么?做这些疯狂之举时在想些什么?他阖上双眼的时候,眼前浮现的又是什么?

胤礽无从得知,只知道当时的夸岱,恐怕已经半疯了。

“鄂伦岱!我来找你玩啦!”胤礽清了清嗓子,高声叫道。

胤祉也学着太子哥哥高声嚷嚷:“鄂伦岱!我来找你玩啦!”

鄂伦岱身体一颤,差点从椅子上滚下来。

他忙跳起来,丢掉书本就往外跑:“太子殿下?!您怎么来了?”

胤礽道:“我带三弟弟来找你玩,顺便监督你写奏折。汗阿玛说,你如果不早点把这件事做好,就让你们统统学四书五经去。”

胤祉挥舞着另一只没被胤礽牵着的小手手:“读一百遍!背一百遍!抄一百遍!”

鄂伦岱:“……”可怕!难道三阿哥这么小就开始被皇上押着学习了吗!

皇家的学习也太要命了!

“我刚回来,才喘了口气。”鄂伦岱苦笑,“我在给弟弟讲书呢。等我讲完,马上出去找人。”

“什么书?我看看。”胤礽拉着胤祉走进书房,踮起脚拿起书桌上倒扣着的书,“八股?你弟弟要考科举?”

鄂伦岱道:“能考就考呗。夸岱,躲什么,又不是没见过,赶紧请安。”

夸岱先给两位皇子请完安后,哭丧着脸道:“大哥,你还没请安呢!”

鄂伦岱一拍脑袋:“啊,忘了。”

“忘了就算了。”胤礽翻了几页书,“圣贤书该学,但八股文着实没什么意思。汗阿玛也该把传统的科举改一改。罢了,这些事汗阿玛自己操心。”

他把书丢一旁:“听说你算术好?”

夸岱红着脸道:“还、还成。”

“我大哥算术特别不好。”胤礽道,“我考你几道题。你要是答得上,我就举荐你给大哥当伴读。”

鄂伦岱立刻满脸警惕地把夸岱拉到自己身后藏着:“太子殿下,算了算了,伴读又不是什么好差事。皇子出错伴读挨打,你当我不知道吗!”

胤礽龇牙咧嘴,露出小恶魔般的笑容:“这是佟贵妃求的恩典,你进宫和佟贵妃说去。你弟弟肯定是要进宫当伴读的。阿玛准备把亲王郡王的家中适龄孩子全集中起来一起上课,你弟弟要么给宗室子弟当伴读,要么给大哥和三弟当伴读,你自己选。”

鄂伦岱立刻道:“那能不能选太子殿下您啊?”太子聪慧乖巧脾气好,弟弟给太子当伴读,受罚的可能性肯定最小。

夸岱快哭出来了:“大哥!皇上有命,你怎么能讨价还价!太子殿下,请赎罪,我大哥他说话不过脑子,哎哟。”

鄂伦岱敲了一下夸岱的脑袋:“你才不过脑子!”

胤礽笑道:“我不需要伴读。”他要是被废,伴读全都得遭殃,还是不祸害人家了。他这辈子就扒着康熙大腿不放,全让康熙教他,也不需要伴读在一旁打扰父子二人交流感情。

“那好吧,大阿哥也不错。”鄂伦岱叹了口气,“夸岱,你好好表现。”

夸岱露出一个丧丧的表情。

他真的没信心啊啊啊啊啊!但是他又不想让大哥失望呜呜呜。

梁九功从袖子里抽出一张试卷,夸岱趴在书桌上开始做题。胤礽继续和鄂伦岱聊天。

鄂伦岱挠了挠头:“无论是伴读还是奏折,太子殿下遣人来说一声便好,怎么亲自来了?”

胤礽理所当然道:“无论是伴读还是奏折,显然都是我来找你带我与三弟弟出去玩的借口啊。汗阿玛说了,今日我和三弟弟可以去外城玩,但是我们俩必须合写一篇游记给大哥看。”

鄂伦岱:“???”

皇上您放太子和三阿哥去外城玩耍就罢了,写一篇游记给大阿哥看是为什么?!大阿哥又怎么惹着你了?!您这样做是不是太残忍了!!

鄂伦岱深呼吸。天底下的阿玛是不是脑壳都有点贵恙?

(康熙:阿嚏!)

作者有话说:

清朝意大利叫义大利,沙俄叫罗斯,不过为了阅读方便,以后文中称谓大多用现在的译名。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小说的作者是木兰竹,本站提供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54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穿成娇软废物在游戏封神 召唤的邪神是前男友 半妖农女有空间 内科医生她真不是沙雕 作精洗白手册(快穿) 靠崩人设驰骋霸总文学 炮灰真千金她不干了 穿成通房后我跑路了 他在云之南 资质平平只好搞内卷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