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上一章:第60章 (霸王票加更) 下一章:返回列表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慈宁门大开。

胤礽坐在城门正中间,与黑压压的宗妇们对峙。

宗妇们退也不是,进也不是,尽陷入两难了。

她们不开口,胤礽却再次开口。

“你们是不是无召来见,冲击慈宁宫门?你们只需回答,是,还是不是。”

胤礽还未变声的稚嫩童音故作深沉,若是平常,定会让人觉得可爱到发笑。但现在,没人能笑得出来。

宗妇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哪敢回答?

胤礽将横放在腿上的刀丢给曹寅,对着曹寅点点头。

曹寅领着一帮侍卫走到宗妇面前。

为首的宗妇惊恐道:“你要干什么?”

胤礽冷笑:“你是不是无召来见,冲击慈宁宫门?”

那为首的宗妇嘴皮子翕动,不愿回答。

曹寅亮出刀:“皇上钦赐宝刀,给予太子殿下先斩后奏的权力。请回答太子殿下的问题。”

曹寅嘴皮子扯了扯:“你们一群宗妇,见到太子殿下和大阿哥居然不跪,果然是想造反吧?”

曹寅是包衣,且是康熙奶娘的儿子,他只忠于皇帝一人。

平时他包衣的身份被上三旗的旗人们看不起,但现在他包衣的身份却最让人恐惧。

宗妇们都知道,这群皇上的包衣只是皇上的狗,他们不怕得罪任何宗亲勋贵。

胤禔捏紧了弓,不悦道:“你和她们废话什么?她们无召来见,冲击慈宁宫门,见我们不拜,无论哪条都是死罪。全杀了就是。”

胤禔话一出口,宗妇们腿一软,噼里啪啦跪了一片。

不少本来就对此事云里雾里,只是跟着族里亲王、郡王福晋们一起来合群一下的宗妇们,被吓得不断磕头称“冤枉”。

侍卫们受胤礽的命令,挨个询问跪地的宗妇们。

问题只有一个,回答只有“是或者不是”。

当宗妇们回答之后,就有太监和宫女走出来,用绫缎将宗妇的手捆在身前,将人带进慈宁宫后殿大佛堂中看管起来。

因太皇太后信佛,原本用于居住的慈宁宫后殿大堂被安放了一尊大佛像,太皇太后住在偏殿围房中。

现在后殿佛像前放了一个又一个蒲团,宗妇们接连被带到佛像前的蒲团上跪坐着。

面前是宏伟的佛像,墙上描绘着狰狞的罗汉,殿中香烛长燃,烟雾袅袅。宗妇们本就心中有鬼,处于这种环境,一个个吓得面无血色,好像那佛陀菩萨罗汉从雕像、壁画中扑了出来。

太监和宫女只是将宗妇们的手虚虚捆着,没有用力。

她们双手合十,对着佛像口中念念有词,以此排解心中恐惧。

前面进来的宗妇开始念佛,后进来的宗妇一看到这环境、这氛围,本来不害怕的都吓得面容失色,一个个身体抖得跟没毛的鹌鹑一样,也开始哆哆嗦嗦地念佛。

侍卫们先从等级低的宗妇开始问起,最后胤礽面前只剩下了亲王和郡王的福晋。

她们的表情原本很是有恃无恐。当身边的人一个一个被带走,她们终于有些慌张了。

可亲王、郡王福晋们都在一个社交圈子里,谁低头都不能再融于这个群体。她们心慌是心慌,都不敢率先低头。

侍卫们不再抓人。胤礽从曹寅手中接过刀,重新横在腿上。

京中所有亲王和郡王府都有宗妇前来,除了福晋之外,还有老福晋和侧福晋,都是家中主事者。

胤礽先将视线投向康亲王,即原和硕礼亲王代善一脉的宗妇:“康亲王对汗阿玛忠心耿耿,康亲王宗妇居然会逼宫,孤是不信的。孤给你们机会自辩。”

康亲王府的宗妇们神色一变,其他亲王郡王宗妇们用隐晦的视线扫着她们。

胤礽将这些宗妇们的神情一一记下,根据她们的神情反应不同,将她们划分进不同的群体。

康亲王继福晋董鄂氏年纪尚轻,不知该做何反应,只能茫然地看向老福晋科尔沁博尔济吉特氏。

胤礽想起这个人的姓氏之后,用蒙语再次提问。

康亲王老福晋颤颤巍巍磕了个头,道:“臣妇出身科尔沁博尔济吉特。听闻宗族中有人要来慈宁宫,臣妇一担心太皇太后和皇太后是否真的有事,二担心其他人冲撞太皇太后和皇太后,便无召前来。若这些人敢逼迫太皇太后和皇太后,臣妇拼了命也要保护太皇太后和皇太后。”

说完,康亲王老福晋再次磕头。

宗妇中,顺承郡王勒尔锦、多罗平郡王罗科铎的嫡福晋同为科尔沁博尔济吉特氏,她们听懂了康亲王老福晋的话,顿时大惊失色。

庄亲王博果铎的嫡福晋为察哈尔博尔济吉特氏,和科尔沁博尔济吉特氏的关系大概属于山南姓王的和山北姓王的这种。她也能听懂蒙语,脸色也很不好看。

康亲王老福晋搬出这个理由脱罪,如果她们这些姓博尔济吉特的不和她理由一致,岂不是说她们对不起太皇太后和皇太后?

她们在族中的地位全仰仗太皇太后和皇太后。若得罪太皇太后和皇太后,就算家族里的男人夺得了权力,她们的日子能好过吗?

“孤相信康亲王。”胤礽相信康亲王老福晋所说的话。

康亲王一家虽然子嗣英年早逝的多,但基本都是能在战场上拼战功的人物。他家即使有个女儿嫁给了纳兰明珠三儿子,夫妻俩也是游山玩水吟诗作画不问政事。

康亲王一家子是宗亲中难得的忠君爱国还挺有才干的老实人,家里人除了有个叫写宗亲和勋贵黑八卦《啸亭续录》的爱新觉罗·昭梿,没有一个人获罪夺爵。可见其老实程度。

胤礽让太监将康亲王的老福晋和继福晋扶起来,送往太皇太后处。

听到胤礽这个命令后,出身蒙古的宗亲女眷们心中更加动摇。

太子殿下敢把康亲王老福晋和继福晋送往太皇太后处陪伴太皇太后,是不是说明太皇太后和皇太后安然无事,现在皇上的事也是太皇太后和皇太后准许的?

即使嫁为宗亲之妇,蒙古出身的女人们心仍旧难免更向着蒙古一些。

说白了,满清皇室与她们何干?更改剃发令又与蒙古何干?甚至汉人们有了机会,蒙古比汉人与大清更亲近,获得的机会说不定更多。

最近蒙古老来人抱怨说满洲勋贵对他们压制和警惕越来越多。若皇上削弱满洲勋贵,或许对蒙古只好不坏。

胤礽见几张蒙古面孔的宗妇神情动摇,道:“还有人和康亲王老福晋一样,只是因为担心太皇太后和皇太后,才无奈前来的吗?”

两个科尔沁出身的宗妇还未说话,庄亲王嫡福晋察哈尔博尔济吉特氏猛地往前爬几步,磕头道:“臣妇也是因为担心太皇太后和皇太后!臣妇愿对长生天发誓!对皇上绝无二心!”

庄亲王嫡福晋说完之后,立刻发了最狠毒的誓言。

其他宗妇们倒吸一口气,看着庄亲王嫡福晋的眼神十分不对。

你这家伙谄媚得过了吧!你还有亲王福晋的自尊吗!

庄亲王嫡福晋在心中冷笑。

自尊?什么是自尊?庄亲王府现在都还没儿子,庄亲王和所有宗亲、宗妇们都来踩过她一脚,说她母鸡不下蛋,说她善妒,说她是庄亲王一脉的罪人。

可她本就不受宠。庄亲王府中有众多庶福晋和侍妾,不也只给庄亲王生了女儿?她何错之有?!生不出儿子明明是庄亲王博果铎!

博果铎贵为庄亲王,但文不成武不就,一直碌碌无为。

这次他是跳得最欢的人之一,仿佛以为只要能恢复贝勒议政制度,他就能一揽大权似的。

庄亲王嫡福晋却不想如博果铎的意。她在亲王府已经过得很不好,全靠蒙古的娘家为她撑腰才能喘口气。若博果铎得意了,她的日子还能过吗?

她见太子英明,太皇太后和皇太后也安然无事,不如投靠太子和太皇太后,以后的日子会更好过一些。

庄亲王嫡福晋发毒誓之后,也被允许前往太皇太后处。

两个蒙古出身的亲王福晋倒戈太子,剩下的宗妇们心中更加惴惴不安。

这时候,又一个亲王福晋缓慢爬出人群,对太子磕头:“臣妇安亲王继福晋赫舍里氏,只为保护太子殿下而来。”

说完,她从怀里拿出一柄宝石匕首:“此匕首为仁孝皇后所赐。”

宗妇们:“???!!!”

这个才是真正的叛徒!!

胤礽失笑:“姨婆一直不出声,把孤都吓到了。若是姨婆也来逼宫,孤只能抱着皇额娘的牌位哭诉了。快把姨婆扶起来。”

安亲王继福晋被扶起来之后,再次徐徐一拜。

她没有进慈宁宫,而是走到胤礽侧前方的侍卫身旁,手持匕首面对众位宗妇。

宗妇们:“???!!!”

赫舍里氏你想干什么?!你是在威胁我们吗?!

特别是平郡王老福晋佟佳氏,恨得一口银牙都要咬碎了。

胤礽扫了佟佳氏一样,心里“哟”了一声。

这个老福晋佟佳氏是佟国赖一家远亲堂叔佟养性的女儿。她和她的儿子贝勒诺尼,因为虐待诺尼的嫡福晋科尔沁博尔济吉特氏,被其姑姑兼岳母的觉罗氏给告了。

岳乐看不过去诺尼福晋的惨状,将老福晋佟佳氏和贝勒诺尼都关进了宗人府,革了诺尼的贝勒爵位,导致诺尼成了闲散宗室。老福晋佟佳氏一直恨安亲王岳乐入骨。

对了,岳乐死了十年后,诺尼联合当时的佟半朝攻讦岳乐处事不公。

新的安亲王为继福晋赫舍里氏所出,正好康熙逐渐厌恶太子,打压太子在军中势力,于是岳乐被取消谥号,子孙降爵为郡王。

再之后因岳乐的外孙女嫁与八阿哥胤禩为福晋,安郡王一脉见太子不中用了,投往宗亲一脉支持八阿哥,被雍正迁怒,又被揍了一次。

安亲王一脉后人连续挨揍的凄惨事迹暂且不提。只说这虐待儿媳、导致被关进宗人府的佟佳氏,嗯,莫非折磨儿媳、宠妾灭妻、后宅混乱,是佟家的家庭传统?

胤礽心中八卦之时,眼睛一直盯着老福晋佟佳氏看,看得佟佳氏从怒气中回过神,被吓得冷汗涟涟。

她忽然想起,自己身为已故的慈和皇太后远亲,应当该支持皇上的。

但家中男人都站在皇上和太子对立面……老福晋佟佳氏又突然想起,这太子是赫舍里氏所出,和佟佳氏没关系,给太子添些麻烦才好。

会因为虐待出身高贵的儿媳而被关进宗人府,老福晋佟佳氏脑子本就不好。她想得一多,动作就慢了。当她回过神时,蒙古出身的宗妇已经纷纷站队太子这一边,声称自己是担心太皇太后的安全,并非前来逼宫。

她的儿媳妇,平郡王嫡福晋也已经“投诚”。

平郡王嫡福晋“投诚”后傻眼,她起身了,婆婆佟佳氏居然还倔强地跪着。

老福晋佟佳氏见大儿媳居然擅自做决定,脑子一热,对着大儿媳破口大骂。

害得她被关宗人府的三儿媳也是科尔沁博尔济吉特出身,和大儿媳同一族。新仇旧恨一上头,本来就因为年老而变得偏执的佟佳氏完全没了理智,居然要扑上去撕打平郡王嫡福晋。

胤礽立刻用宝刀拍打椅背,警告失去了理智的老福晋佟佳氏。

怒火烧灼了理智的老福晋佟佳氏,转过来就对胤礽一顿骂,说自己是皇太后亲族,胤礽管他就是不孝。

胤礽:“???”

别说你佟养性的女儿只是慈和皇太后远亲,就是佟国纲和佟国维站在自己面前,都不敢指着自己的鼻子骂!你很勇敢啊?

出嫁时带着六十人陪嫁,把皇太极都吓了一跳,连累多个都统被责罚的老福晋佟佳氏确实很勇敢。她居然从地上跳了起来,要追打平郡王嫡福晋。

大阿哥胤禔手中的箭都拉满了,不小心手一抖,一箭戳到了老福晋佟佳氏的腿上。

胤禔:“……”哎呀,糟糕。

他看向胤礽:“手滑。”

胤礽:“……没关系。”

他站起来,走到疼痛后终于恢复理智的老福晋佟佳氏面前,抽出宝刀,划伤了佟佳氏另一条腿。

老福晋佟佳氏惨叫连连,听得其他宗妇肝胆欲裂。

胤礽强忍着不适收回刀:“把她抬去乾清宫,告诉宗亲们,宗妇擅闯慈宁宫,孤好言相劝,她居然敢打骂孤,孤和大阿哥自卫伤其腿。替孤问问宗室大臣们,这个女人该如何处置。”

曹寅领命,让人用床板拼成担架,将老福晋佟佳氏绑上抬走。

胤礽再次坐回椅子上,横扫了一遍宗妇:“继续。”

宗妇们茫然。

继续?继续什么?是认罪还是认死?

还未离开的平郡王福晋立刻跪地磕头,将头磕出了血迹,不断辩称平郡王府绝无二心,老福晋只是老糊涂了。

胤礽没有理睬这个可怜的女人,只继续用平静的目光注视着还跪在地上没有表态的亲王、郡王福晋们。

大阿哥和太子居然当着她们的面伤了人,这群宗妇终于知道害怕了。

她们纷纷认罪,被太监捆住双手送往佛堂。

佛堂中的正在念经的女眷们看到亲王、郡王福晋们居然也被捆进来了,心中侥幸全部消失,一个个都对着佛堂门口磕头认错,希望太子和太皇太后网开一面。

侍卫们和太监们反手将佛堂大门关上,将宗妇们的声音关在了肃穆的大佛堂中。

门扉紧闭,佛堂变得一片昏暗,配以宗妇们的哭喊声,明明她们没什么事,都产生了自己身处地狱的幻觉。

几个年纪大一点的宗妇支撑不住,晕倒在地;较为年轻的宗妇们不敢再对着佛像,找了个角落蜷缩起来,似乎这样会更有安全感。

对宗妇们的处理传到了太皇太后这里。安亲王继福晋赫舍里氏将慈宁门后面发生之事一五一十告诉了太皇太后。

被送到太皇太后身边的宗妇们面色苍白,心道太子真是太狠心。

太皇太后却啐了一口,皱眉道:“太子还是太仁善!这群胆敢直接闯门的人就该直接被打死!特别是那佟佳氏,居然敢辱骂太子!曹寅也是没用!居然还要太子亲自提刀自卫!他就该直接拿着刀把那个女人的脑袋砍下来!”

宗妇们:“……”

好了,她们明白了,太皇太后的确是站在皇上和太子这一边的。她们想要来找太皇太后哭诉,让太皇太后给皇上施压的事,一开始就是个错误。

苏麻喇姑劝慰道:“毕竟是宗妇长辈,太子已经给了她们最大的脸面和宽容。此事传出去,也不会有人说太子不好了。”

“谁敢说哀家的曾孙不好?!”太皇太后怒道,“哀家倒要看看,这次宗妇闯门的事,宗亲要如何自辩!”

太皇太后身边的宗妇们都瑟瑟发抖。

她们以为这件事就结束了,原来这件事才刚开始吗?

慈宁门中,胤礽终于把宗妇之事处理完毕,身体不由瘫软。

这不是吓的,是累的。胤礽每次疯狂转动脑筋的时候,身体就会乏力。

胤禔看出了胤礽的不适,忙丢开弓箭,扶住胤礽:“怎么?见了血吓软了?”

胤礽有气无力道:“没吓软。累。又饿又困又累。一用脑子就这样。”

胤禔想起了胤礽的老毛病,摸摸胤礽的头道:“那就睡一会儿,我保护你。”

胤礽摇头:“还不能睡,谁知道有没有人继续来。”

他打了个哈欠,起身迷迷瞪瞪往慈宁宫中走,被曹寅抱了起来。

曹寅苦笑:“太子殿下还是多给奴才找些事干吧。今日奴才几乎没有用处。”

他作为包衣,就该给主子们干脏活累活。可两次见血,都是太子和大阿哥亲自动手。

虽然太子示意他不准动手,曹寅必须听命令,心里也会很难受。

“你们要是动手,不但她们可能哗乱,你们将来也会被报复。所以只能我和大哥动手。”胤礽趴在曹寅肩膀上,哈欠不断道,“你们别担心,我和大哥会好好向汗阿玛说明的。哈……啊。”

胤禔仰着头看着哈欠连天的胤礽,担忧极了:“别说话了,你还是睡吧。刀给我,我来守着。宗妇们都被收拾了,剩下的人不用给面子。谁敢来我就砍谁。”

“嗯,呼……”胤礽努力撑……撑……撑不住,在曹寅怀里睡成软绵绵的一小团。

曹寅又心疼又想慈祥笑,表情扭曲极了。

其他侍卫们的表情和曹寅一样扭曲。

小太子对他们的维护他们都看在眼中,记在心中。这么善良的孩子的确很难想象他能在残酷的帝位争夺中活下来。但这么善良的孩子,也让人很难不祈祷他长命百岁。

……

乾清宫中,宗室们的逼宫也已经结束,结束过程匪夷所思,令康熙啼笑皆非。

话说安亲王岳乐披甲带刀领着人进来,康熙也披甲带刀摆出了架势。

眼见着双方进入对峙,好像一场兵戈难免。已经五十五岁的安亲王岳乐,居然转身就给身旁几个宗室一个戴甲蛮牛冲撞,几个宗室错不及防被撞倒在地。

安亲王岳乐大呼:“皇上!快抓住他们!”

康熙还没回过神,提前得到另一个嫁给宗亲的赫舍里氏通知,匆匆进宫护驾的常泰已经冲了出去。

岳乐和常泰一老一少互为犄角,打得宗室们抱头鼠窜。

其他侍卫们也终于反应过来,纷纷加入战局。

现在宗室中能打的本就是少数,这少数能打的宗室还在一开始就被岳乐撞倒了。于是只不到两刻钟的时间,乾清宫前的混乱便结束了。

安亲王岳乐伏地大哭,向康熙请罪:“臣劝不住他们,只能想此下策,让他们放松警惕,于御前将他们擒拿。请皇上惩罚臣惊动圣驾之罪!”

被捆起来的宗室们破口大骂,恨不得啃噬岳乐血肉。

康熙挥手,常泰立刻派人把这群宗室们的嘴用破布塞了。

安亲王岳乐又哭诉道:“他们派了宗妇去侵扰慈宁宫安宁。臣的老妻虽怀揣匕首混入其中保护太子,但不知情况如何。请皇上赶紧派人去慈宁宫保护太皇太后和太子安全!”

康熙一拍龙椅,“噌”地站起来,还未说话,梁九功领着几个侍卫太监,抬着一嘴里塞了破布的佟佳氏,在乾清宫门口请求觐见。

康熙赶紧让人进来,询问慈宁宫情况。

当听到大阿哥射杀一个居心不轨的太监,太子坐镇慈宁门冷静拿下所有宗妇时,康熙大声笑着叫好;

当听到平郡王福晋已经认罪服软,老福晋佟佳氏却撕打谩骂平郡王福晋,还试图冲向太子,被太子和大阿哥各伤一腿时,康熙面沉如水。

他上前几步,走到佟佳氏面前,突然抽出腰间长刀,一刀将佟佳氏枭首!

鲜血喷发,乾清宫地面被血染红,正挣扎着的宗室们身体一僵,鸦雀无声。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小说的作者是木兰竹,本站提供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60章 (霸王票加更)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帝宠令 七十年代漂亮女配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 她的小梨涡 穿成通房后我跑路了 总裁诱爱,强抢小妻子 七十年代穿二代 总裁大叔坏坏爱 狂欲总裁 权贵的五指山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