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6w营养液加更)

上一章:第61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康熙这番动作,所有人都没想到。

众所周知,康熙自幼失去怙恃,对母族看得极重。佟养性虽不是康熙母族直系一脉,也受康熙照顾颇多。

老福晋佟佳氏失心疯不止这一次。

老福晋佟佳氏和她的宝贝小儿子诺尼作践嫡妻。那嫡妻其母是诺尼的亲姑母和硕格格觉罗氏,其父是太皇太后的同族科尔沁博尔济吉特氏,两人皆还活着。

佟佳氏的丈夫罗洛浑死的早,府中佟佳氏一手遮天,做事没有分寸,居然在婆婆那拉氏去世之后没有穿丧服。

抓到把柄的觉罗氏立刻以这两人不孝为由,告到执掌宗人府岳乐处。

这些罪够他们喝一壶了,岳乐当时也是上奏希望处死诺尼。

可那时才十几岁的康熙就已经非常袒护佟佳氏。诺尼只是削爵,不孝不慈的佟佳氏直接无罪释放。

连宗亲觉罗氏,和太皇太后母族科尔沁科尔沁博尔济吉特氏联合起来,都拿一个不孝不慈的佟佳氏没办法。自那以后,老福晋佟佳氏更加嚣张跋扈,无人能管。

宗亲和勋贵们经过此事,都明白了康熙对母族有多偏袒。外戚佟佳氏威风无出其右,隐隐有佟半朝之威。

现在,康熙居然亲手把他偏袒过的老福晋佟佳氏的头颅砍了下来?!

被捆住的宗亲,和观望情况姗姗来迟的勋贵都瞠目结舌,呆若木鸡,不知该做何反应。

此刻,一个头铁男孩“啧”了一声,打破了乾清宫的死寂。

因为武力值太差,和宗亲们打了一架后鼻青脸肿的鄂伦岱跪在地上,大声道:“臣佟家宗亲几百上千人,若人人都敢自称皇上长辈,皇上长辈也太多了。”

正在气头上,提着滴血长刀的康熙:“???”

勋贵中的佟国纲和佟国维:“???”

鄂伦岱龇牙咧嘴道:“臣是皇上亲表弟,臣都不敢自诩皇上亲戚飞扬跋扈。”

康熙低头看着自己滴血的大刀。你确定?

佟国纲和佟国维:“……”你确定?

“此等飞扬跋扈的人,无须皇上脏手,下次和臣说一声,臣来动手。”鄂伦岱表情狰狞,“谁敢坏佟家的名声,臣就杀了谁。”

康熙默默抖了抖刀上的血,收刀入鞘:“哦,好。”

鄂伦岱一蹦出来,康熙满肚子气突然没了。

他本来迁怒佟家——康熙知道自己对佟家荣宠太过,以为佟家会投桃报李。哪知道他放过佟佳氏一次,佟佳氏居然敢责骂追打他两个儿子,惹得仁善如胤礽都慌慌张张地砍了她一刀。

佟家对不起朕!

鄂伦岱这几句话一说,康熙就不气了。

也对,佟佳氏族人成百上千,不可能各个都有分寸。他看顾母族直系亲戚就好,其他旁支亲戚本就不该多偏袒。

而且他对佟家的人也不是第一次失望了,实在没必要这样生气。

康熙扫了姗姗来迟、表情阴暗不定的勋贵们,淡淡道:“此事已了。犯事宗亲压入宗人府大牢,其余的爱卿请回,有事明日再议。”

姗姗来迟的勋贵们叩首遵旨,哪还敢多说话?

侍卫们开始打扫乾清殿血迹。鄂伦岱被康熙准假回去养伤。常泰取了衣物暂时住在乾清宫偏殿,留守皇宫。

康熙洗了个澡,换了一身衣服,才去慈宁宫看儿子。

他到了慈宁宫的时候,发现儿子们以大阿哥胤禔为圆心睡成了一团。宝贝儿子胤礽被胤禔抱在怀里,充当胤禔的抱枕。

康熙倒吸一口气,对儿子的担忧之情就像是被扎了孔的水囊,全泄了出来。

太皇太后笑道:“今日大阿哥和太子真是累得狠了。两个孩子都是好样子。”

康熙瞪着一手揽着胤礽,另一手搁在胤祉肚子上,睡得四仰八叉十分嚣张的大阿哥胤禔,咬牙切齿:“是,好样子!”

太皇太后道:“让他们继续睡吧?”

康熙道:“好。”

说完,他就把胤礽从胤禔臂弯里拖了出来。

太皇太后笑容僵硬。

唉,自己这孙儿……怎么说呢?有时候特别幼稚。

康熙这么大的动作,胤礽仍旧昏睡不醒,胤禔被吵醒了。

他睁眼看了康熙一眼,迷迷糊糊翻个身,把抱枕换成了胤祉,继续呼呼大睡。

康熙:“……”他很想把胤禔吵起来。

太皇太后忙揽着:“还是让孩子们继续睡吧。”

康熙冷哼了一声,先把胤礽放回床上,又调整好其他儿子们的睡姿,给他们盖好被子,才和太皇太后去慈宁宫正殿谈事。

太皇太后更加无语。

既然你要让太子继续在这里睡觉,何必把他先从大阿哥怀里拖出来?

幼稚的康熙心里酸溜溜地做了一点无用功之后,怀着满腔的不舒坦,挨个审问宗妇。

宗妇们已经被太皇太后审问了一次,现在居然违背常理地被皇帝亲自审问,一个个吓得几乎晕厥。

康熙让人记住这些宗妇的证词,让宗妇们各自回家,暂时圈禁于各自府邸中,不准出门,等待后续的处理。

康熙又询问妃嫔的情况,安抚自己的小老婆们。

宫中情况还未完全明朗,康熙的小老婆们要在慈宁宫偏殿暂住一晚。

佟贵妃听说康熙亲手把族中长辈砍了,吓得花容失色,几近晕厥。

康熙安抚了佟贵妃,和佟贵妃说了鄂伦岱今日立的功,试图用鄂伦岱来让佟贵妃高兴高兴。

在康熙的眼中,他的母亲是佟国纲和佟国维的姐妹,佟国纲和佟国维的儿子都是康熙的亲表兄弟。

但在佟贵妃眼中不是这样。一个族中的长房二房彼此之间也会相互比较,长房的堂兄总是隔着一层,她一直盼着自己的兄弟上进。

可康熙不明白。

或者康熙作为皇帝,他站得太高看得太远,不会去看别人长房二房的矛盾,也不希望这种矛盾出现在他眼前。

佟贵妃了解康熙,只能勉强笑着说自己被安慰到了。

康熙满意地离开,佟贵妃用被子闷着头,咬着嘴唇不敢哭出声音。

第二日,佟贵妃本就因为繁忙的宫务和自己一直无法怀孕而心力交瘁,失眠一夜后发起了高烧,卧病不起。

康熙匆匆让人收拾好后宫,让人把佟贵妃抬回了承乾宫养病。其他宫妃在慈宁宫多住了几日,才回到自己宫中。

佟贵妃病得不轻,又不敢和康熙说自己生病是因为鄂伦岱争气,她的亲兄弟不争气,便只说自己被仗着自己是外戚就飞扬跋扈,给康熙惹麻烦的佟家亲戚气病了。

佟贵妃说什么康熙就信什么。

他让人将老福晋佟佳氏的名字从觉罗氏和佟佳氏的族谱中都删掉,烧毁尸体后挫骨扬灰;他又下旨削其长子平郡王罗科铎的爵位,将包括罗克铎在内的佟佳氏所生三子全部除宗,平郡王改由罗克铎三叔的长子爱新觉罗·克齐沿袭。

康熙处理完这些事后,前来安慰爱妃。看!我替你出气了!舒坦了吗?

佟贵妃咬着牙勉强微笑:“谢皇上,舒坦了。妾身的病一定很快就能好起来。”

康熙高高兴兴地离开了承乾宫。佟贵妃又闷头哭了一场。

康熙打着气病了佟贵妃的名义责罚老福晋佟佳氏和她所生的孩子,让佟贵妃替太子、大阿哥背了锅,佟国维这一支彻底站在了宗室的对立面不说,佟养性那一支肯定也和佟国维一家有间隙了。

佟国纲和佟国维虽然贵为外戚,看着风光,但两人都未立过实绩的功劳。

佟家硕大的家族,只有佟养性的孙子佟国瑶是个有战功的将才,如今正在平定三藩之乱中。所以佟贵妃这一支,一直和佟养性的子孙们守望相助。

佟养性的子孙们被打压,等于断了佟家在军中的一臂。

佟贵妃哭得停不下来,却不敢继续病着,怕康熙察觉她的真正心思,对她和佟家不满,只能咬牙强迫自己喝药吃东西,尽快好转,心中别提多苦闷。

佟贵妃痛苦的时候,佟国维也非常痛苦。

一个大家族,长房二房总是会互相攀比。《诗经》曰,“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没外侮的时候,佟国维就想着怎么压佟国纲一头,让二房成为佟家的嫡系。

佟国维的文采武功都差佟国纲很远,但因为有一个好女儿,在佟家地位终于隐隐高于了佟国纲;

佟国纲子嗣太少,大儿子是个混账,两个小儿子还未长成;佟国维非常能生,还有一才华横溢武功过人的麒麟子隆科多,后代也比佟国纲强。

佟国维本以为自己当佟家真正老大的事肯定稳了。

哪知道皇帝居然立了襁褓中的元后嫡子为太子,自己女儿至今都没生出孩子;隆科多因为私生活被人弹劾,官职一直起起伏伏,鄂伦岱却因为巴上了太子,被皇帝记上了名,这次居然还立了功。

不仅如此,佟国纲的庶子法海拜了康熙和太子面前的大红人纳兰性德为师,嫡次子夸岱被选做大阿哥伴读。佟国纲一时春风得意,长房似乎又快压过二房了。

佟国维才享受了没几年佟家实权家主的威风,哪能看着佟国纲地位又比他高了?

他一边搜罗偏方进宫,让佟贵妃赶紧怀孩子;一边继续给他的麒麟子隆科多选家世显赫的嫡妻。

原本佟国维看中了仁孝皇后的庶妹,但仁孝皇后庶妹年岁尚小,赫舍里家又过于谨慎,不肯与宫中宠妃兄弟联姻,只能作罢。

之后隆科多闹出“沉迷青楼、不想娶亲”的笑话,让原本有意与隆科多结亲的人家开始观望,佟国维暂时将隆科多的婚事搁置一边。

这时候,佟国维的夫人赫舍里氏想便宜自家人,让隆科多娶自家兄长的女儿。佟国维原本已经意动,但现在他不满足了。

虽然同为赫舍里氏,但自家夫人一族只是索尼远亲,家中没有能干人,怎么能帮衬隆科多?

他挑来选去,与已故的孝安皇后娘家钮钴禄氏勾搭上了。

佟国维本就和钮钴禄氏有联姻。他的一个女儿嫁给了遏必隆的儿子、孝安皇后的异母弟颜珠为妻。

钮钴禄氏的温嫔在宫中不太受宠,正好需要佟贵妃帮衬。于是通过颜珠夫人的说和,钮钴禄氏与佟国维亲上加亲,让家中才九岁的嫡幼女和隆科多订婚。

这位钮钴禄氏的嫡幼女是遏必隆继妻巴雅拉氏的小女儿。满人女子结婚早,虚岁十一二岁便可以结婚。这位嫡幼女在家备嫁一两年就能嫁人,年龄正合适。

隆科多看到鄂伦岱居然逐渐出息,心中也急了。所以他这次表现很老实,甚至连青楼都不去了,不但和钮钴禄家的男人们勾肩搭背套交情,还托人给定亲的小未婚妻送了不少礼物。

钮钴禄家对隆科多非常满意,连温嫔都托佟贵妃给隆科多送了些东西表示友好。

人逢喜事精神爽,佟贵妃见自家弟弟终于振作起来,病立刻好了起来。

佟贵妃病好了起来,康熙的心情自然也好了起来。他听佟贵妃说隆科多成熟了,便提拔隆科多为二等侍卫,让隆科多好好努力,好好向鄂伦岱学习。

佟贵妃和隆科多:“???”

鄂伦岱笑得露出一口大白牙。

好了,佟贵妃又开始心梗了。

更让她心梗的是,康熙见她病好了,又把宫务交给了她,并叮嘱她一定要小心谨慎,最好事事过问,免得被心怀怨愤的宗亲势力钻了空子。

佟贵妃含着人参片,含泪继续当康熙的后宫大管家。

胤礽得知此事后,为佟贵妃掬了几把同情泪。

可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太子,知道佟贵妃很可怜也不可能去和康熙说,让康熙把宫务分给其他嫔妃。

他虽是好心,去向康熙劝说不要让佟贵妃总揽宫务大权,反倒是会让人误以为他对佟贵妃不满了。所以胤礽只能从康熙库房里翻出些珍宝,以庆祝隆科多定亲的名义送给佟贵妃。

“都是汗阿玛的东西!佟贵妃别推辞!”胤礽道,“你替他管家,我帮你搬空他的库房!”

佟贵妃捂着胸口:“好。”

哎哟,小太子怎么能这么温柔贴心?表哥要是有小太子一半温柔贴心,我至于天天蒙着被子哭吗?

佟贵妃摸了好几下胤礽的脑袋,祈祷自己也能生一个和胤礽一样可人疼的好孩子。

男女不论,是孩子就行。她真的太寂寞了。

康熙得知此事之后,把胤礽拎起来教训道:“朕还需要你来帮我讨好贵妃?”

胤礽缩着脖子道:“贵妃忙得人都瘦脱形了,你还不给人家赏赐。坏阿玛,渣男人。”

康熙当即把胤礽按膝盖上揍了一顿屁股。虽然没怎么用力,胤礽还是趴着睡了一晚上。

天气较热,胤礽穿得太少,康熙力气又大,屁股拍肿了很正常。

佟贵妃得知此事之后,被小太子哄好的心情荡然无存。

小太子不过是拿了些东西送给她,皇帝表哥明明说了皇帝的私库就是太子的库房,让太子随意支取,他怎么能揍太子呢?

皇帝表哥这是在表示对我的不满吗?!

佟贵妃第一次在康熙来承乾宫的时候气势汹汹向康熙咆哮。

康熙揉了揉鼻子。嗯,借口有政务要处理,溜了溜了。

佟贵妃捂着肝,气得肝疼。

康熙也不算全是借口,他的政务的确很多。

逼宫的宗亲的事要处理,观望的勋贵的事要处理,之前两道公告天下的圣旨后续影响要处理,三藩之乱前线的事更要紧急处理。

既然京中的宗亲已经几乎全数噤如寒蝉,康熙就能提前解决前线满洲将领避战不前的事了。

翌月,顺承郡王爱新觉罗·勒尔锦上奏折自己弹劾自己,说自己劳师糜饷,坐失事机,请求解除宁南靖寇大将军的职位。

康熙准奏。命河西四汉将之一的宁夏提督赵良栋为云贵总督,率兵进入云南。

赵良栋率兵前往云南不到半月就攻入昆明城下。

固山贝子爱新觉罗·彰泰多次阻拦赵良栋继续进军,说八旗子弟珍贵,不能有过重的伤亡;后又试图让其他军队代替赵良栋。

赵良栋拿出康熙密旨,不听爱新觉罗·彰泰命令,直接率众攻城。

其他汉将在赵良栋拿出圣旨之后,也只听从赵良栋命令;一些八旗将领见状,想起京中异变,忙匆忙跟着一起进攻。

赵良栋一区区汉将,居然夺走了大清军队前线实际的指挥权。让大清宗室们惊惧不已。

更让他们惊惧的是,赵良栋才围了昆明几日,昆明便宣告城破,吴世璠投降并当众自杀。

入城后,吴家在昆明经营多年,坐拥财宝无数。宗室将领要求“大清传统”,进城抢掠。

赵良栋却再次拿出一道圣旨,命全军保持纪律,不准扰民,且将吴家财宝封存,等候论功行赏。

赵良栋本就是将领中难得有纪律的人。就算在汉将中,也只有他的部队从不掠夺。现在他领了前线军队实际控制权,又有康熙的圣旨在手,自然不会任由大清军队乱来。

爱新觉罗·彰泰叹了一口气之后,居然也支持赵良栋,替赵良栋安抚宗室和满洲将领。

昆明城破,百姓本以为自己会被屠戮抢掠,没想到自己担心的事居然没发生。

他们纷纷主动上前送东西劳军,还痛斥吴家在云南的暴行,似乎视大清军队为救星了。

大清军队受宠若惊。

特别是满洲将领,还以为这群人是装作劳军,其实是想暗杀,疑神疑鬼了许久。

赵良栋无语:“现在这天下是大清的,你们是平叛,那么老百姓站在你们这一边不是很正常吗?你们又不是以前入关抢地盘的后金军队。”

满洲将领:“……”

啊,是哦。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小说的作者是木兰竹,本站提供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61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老婆今天又把我忘了 总裁盛宠读心甜妻 我劝魔尊雨露均沾 锦衣杀 高管的古代小厮生活 枕边姝色(重生) 垂耳兔总裁怀了我的崽[女a男o] 邪性总裁宠上天 绝情总裁请放手 总裁诱爱,强抢小妻子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