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上一章:第64章 (7w营养液加更) 下一章:返回列表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胤礽带着大哥和三弟去见了已经能走路的四弟,并冷酷无情拒绝四弟想一起和他们出门玩的请求,勾肩搭背在小胤禛哭唧唧的表情中哈哈大笑而去,来到了御花园堆雪人。

今年北京城正月里的雪几乎没怎么停过,朝廷官员们一边写诗“瑞雪兆丰年”,一边组织人清理积雪,免得造成雪灾。

在皇宫里,不愁吃穿的宫妃皇子公主们,对雪就只有欣赏和玩乐一个印象了。

今年京中形势紧张,康熙在皇宫里过的年。

御花园张灯结彩,用奢侈的绸缎扎了各色绢花。雪积起来之后,各色绢花银装素裹,显得更加娇俏动人。

妃嫔们纷纷来御花园赏花,遇见了就攀谈几句。在这皇宫中目前唯一的大花园中,宫中的女人们在大过年的时候,暂时搁下了宫斗的心思和上下尊卑的观念,一起欣赏起冬日的美景。这和和睦睦的一幕,还真有些姐妹情深的感觉。

可惜康熙看不到这一幕。

他的小老婆们姐妹情深赏着雪,他却要和一众大老爷们继续案牍劳形。

胤礽和胤禔、胤祉窃窃私语,三个皇子说一会儿大笑一会儿,太监们偶尔听到的几句话,都是“汗阿玛大过年还这么累好惨啊哈哈哈哈”,顿时苦笑不已,不知道等会儿和万岁爷回报三位皇子的消息时,该不该把这句话传上去。

他们仨一边堆雪人一边笑话康熙,堆完雪人就让人拿来乐器,说要和雪人们一起合奏。

康熙喜欢自己的皇子们什么都会,“乐”作为君子技艺,自然也是必须学的。

胤禔已经能用古琴弹拨几首简单的曲子,不过他不爱这个;

胤礽其实古琴、钢琴什么的都会,但他故意装作不会;

胤祉将来会成为半个音乐家,但现在他真的什么都不会。

不爱和不会并不能阻止他们突然要玩乐器的热情。

胤礽哄骗胤禔,说武将都需要强大的肺活量,让胤禔学吹唢呐,胤禔一吹就喜欢上了这个大嗓门的乐器;

胤礽自己拿着一把胡琴,脸上戴着从康熙宝库里顺出来的墨镜,拉胡琴的声音堪比锯木头;

胤祉被胤礽分配了一把从太皇太后宝库里顺来的、类似后世吉他的传统蒙古弹拨乐器火不思,让胤祉跟着节奏乱弹。

三人合奏,咿咿呀呀唱的,居然是现在外面特别流行的戏曲《画堂春》的经典唱段。

戏曲《画堂春》,即原型为明珠和觉罗氏可歌可泣伟大爱情的戏曲故事。纳兰性德给这首戏曲写了一首《画堂春》,于是民间便以《画堂春》这个词牌名,为这一出戏曲命名。

现在各大流派的戏曲班子进京,《画堂春》被戏班子改编成了各种不同流派的唱腔,每每有新改编的《画堂春》,戏班子总会客满,明珠宰相之名也传遍了北京城,正向着京外辐射而去。

现在京中男女流行去纳兰明珠府上摸着墙石许愿姻缘,据说比在月老庙的月桂树上系红绳还灵验。

侍卫回家过年前,曹寅嘲笑纳兰性德说,明珠府的外墙石头都快被男男女女们摸秃了。

宫中嫔妃们听过《画堂春》。即使三位皇子跑调跑到科尔沁大草原去了,她们也能听出三位皇子演奏的是哪一折戏的哪一幕,靠着脑补居然听得津津有味。

去年两位怀孕的嫔妃在御花园出了意外,生出的两位皇子们有疾有恙,身为目前宫中唯一怀着孕的嫔妃,觉禅氏一直不敢来御花园来。

可临近孩子出生,她心中越来越恐惧害怕,担心这个孩子生不下来、担心生下来的孩子不健康,实在是闷得不行,今日便小心翼翼来御花园赏赏景散散心。

她还未见过三位皇子。听御花园吵闹,不由自主朝着吵闹处多走了几步,被胤礽一眼瞅到了。

胤礽藏在墨镜里的双眼“蹭”的发亮。

哎哟,这个孕妇不就是小八那个傻孩子的倒霉额娘吗?

觉禅氏,汉姓卫氏,满洲正黄旗包衣内管领阿布鼐之女,本身其实没有什么特殊之处,也不是康熙宠妃。

她本来以子为贵,平平淡淡过一生,却因为胤禩被忽悠着走“宗室议政推举”的路,被康熙斥责为“辛者库贱妇”,后世为其平添了许多花边新闻。

其实辛者库是满文音译,其意为“半个佐领”的意思。

后金时期八旗制度初步形成,投靠努尔哈赤的众多势力,如果带的人多就编入八旗,带的人少归于包衣,包衣中族人较少的组不成一个佐领的,便编成“半个佐领”。

后有人犯罪之后从旗人贬为包衣、辛者库,不代表其全是罪人。

康熙掌权之后,后宫不再轻易进勋贵之女为妃,后面的雍正、乾隆等也有样学样。所以大选逐渐变成了皇帝拉红线的时候,小选成为后宫补充妃嫔的主要途径。

虽然有传教士杜撰康熙各种夜御N女、和宫女们酒池肉林的小道消息,实际上非常反直觉的是,康熙并不好色,修身养性,所以才能生那么多孩子。

康熙自述中有他从不睡无份位的女子的记载,清宫侍寝记录中可以证实这一点。康熙在位时包括嬷嬷在内的宫女子记载是最少的,他身边伺候的人只有太监没有宫女,更不可能有宫女爬床之事。召寝的女子,小选入宫时,就已经从层层包衣女子中筛选而出,成为庶妃。

觉禅氏的父兄先后为正五品内府管领,家世和其他包衣妃嫔并无不同。

甚至后世小说中常因为德妃祖父当过一段时间的御膳房总管,而杜撰的那个在宫中包衣中地位颇高的德妃,其实更接近于觉禅氏。

德妃祖父第一个官职就是御膳房总管,之后很快从军,为皇太极立下汗马功劳,官至正一品内大臣。乌雅氏的确有势力,但势力在军中。观乌雅氏族人可知,他们大多都在军中任职。后来的乌雅氏名臣,也多是以武晋身。

觉禅氏就不同了。内府管领是个什么职位?从点心瓜果蔬菜,到油盐酱醋酒水,再到宫中所用各种器物,全部由这个职位管。甚至宫中花园、房屋、下水道等修缮,也全归觉禅氏的父兄管理。

可见觉禅氏在宫中包衣中势力有多大。

德妃祖父曾经当过的御膳房总管,觉禅氏族人中也有多人担任过。

觉禅氏世代为皇帝内仆,掌管皇帝吃饭穿衣住宿等大小琐事。其女居然被骂为“辛者库贱妇”,真是和“生而克母”一样令人闻者落泪。

不过这也是胤禩自己作的。

以康熙的性子,再怎么厌恶儿子本也不会迁怒妃嫔。但推举胤禩的那些宗亲勋贵搞舆论战的时候,除了骂太子、夸胤禩有多贤能,还把胤禩他娘拿出来说事。

觉禅氏汉姓卫氏,相貌倾国倾城,身有异香,连唾沫都有异香,让康熙欲罢不能,在宫中有盛宠什么的,搞得后世几百年后,还有人对卫氏各种香艳评价。

咳,为了推举皇子拔高母妃很正常,但夸赞古代妇女多是夸德,夸色……支持胤禩那帮人得是有多坑胤禩啊。

康熙听到这些小道消息,可想而知有多愤怒了。

他本就自诩不好女色,不重男女之情,睡宫妃都是恩露均沾,哪个宫妃能生孩子就使劲睡。这卫氏的香艳传闻一出现,岂不是说他是个沉迷女色的昏君了?

所以康熙骂八阿哥胤禩的时候,把良妃一起骂,就很能理解了。

若不是康熙对后宫女子是真的较为温柔,换做其他脾气暴躁一点的帝王,恐怕会直接气得把良妃的牌位给砸了。

事实上觉禅氏入宫六年后方有八阿哥胤禩,之后一直无所出,生完孩子整整十九年没有提份位,全靠八阿哥胤禩自己受宠时拉着觉禅氏的份位往上升,就可以得知这个香艳的宠妃确实不存在。

觉禅氏被他儿子的簇拥者们黑得好惨好惨。在许多文学作品中,她都快成了刷马桶时被康熙看上的奇女子了。

胤礽忍不住为了觉禅氏掬了一把同情泪,停下吹奏,示意大哥和三弟去看大着肚子的觉禅氏。

胤礽:“看!我们新的弟弟妹妹!”

胤禔:“呃,要怎么做?吓她一跳?”

胤祉:“吓唬她!”

胤礽忙把哥哥弟弟拉住,吓出一头冷汗。

吓唬怀孕的妃嫔?吓出好歹来,你们俩还没成年估计就要被圈禁了!

“我们去打个招呼。”胤礽道。

他只是想走近一点看看,那个传说中的良妃卫氏究竟是不是真的很漂亮。他前前世没注意过后宫妃嫔的相貌,没记住良妃卫氏的脸。

于是胤礽拉着哥哥弟弟去找觉禅氏聊天,听觉禅氏自称“觉禅氏”的时候还愣了一下,后来才想起宫廷记载的时候有时候会用汉姓,比如他前前世的太子妃是瓜尔佳氏,记载就为“石氏”。

胤礽抬头看觉禅氏的脸。

嗯,不错,小清秀,比起宜嫔差距有点大。

说起来,德嫔自从有子万事足之后,从和宜嫔同款武将世家娇蛮少女,变成了充满了母性光辉的温柔大姐姐款。气质改变姿色,现在和宜嫔站一起请安时,居然和宜嫔平分秋色了。

如今这个宫中,佟贵妃、宜嫔、德嫔三位嫔妃最受康熙喜爱,可谓是三足鼎立。

咳,这么一想,后宫大管家佟贵妃好可怜啊。

胤礽收起发散的思绪时,胤禔和胤祉你一言我一语,不知道怎么就和晕乎乎的觉禅氏达成了“胎教”的一致意见。

胤礽在满头问号中,开始和哥哥弟弟一起吹拉弹唱,为觉禅氏肚子里的弟弟妹妹做胎教。

“胎教”这个词是胤礽给哥哥、弟弟讲故事时说的,不知道为何他们这时候想了起来。

于是觉禅氏就呆呆傻傻地坐在四面透风的亭子里,听三位皇子魔音灌脑。

其他嫔妃对那一方指指点点,不知道是该羡慕还是该嘲笑。

康熙在得到太监传来的“汗阿玛好可怜哈哈哈哈”的话时,就丢下笔和一众大臣,来御花园逮儿子。

他碰巧撞上了三个儿子吹拉弹唱这一幕。

康熙十分不喜:“那个女人是谁?她居然让保成他们为她弹奏?!”

宫中除了太皇太后和皇太后,谁有那个地位可以做这种事!朕要狠狠罚她!

赵昌无语。

宫中就只有一个正怀着孕的女人,皇上您是一点都不关心啊。

伺候着三位皇子的太监跑来,将情况告知康熙。

这当然不是庶妃觉禅氏胆大包天居然敢让三位皇子为她表演,而是三位皇子拉着觉禅氏不放,非要给觉禅氏胎教。

大阿哥听说这个孩子快要出生了,说要为他鼓鼓劲。

康熙尊贵的脑袋微微一歪,一双原本如鹰般犀利的眼睛中盛满了茫然。

我的大儿子……怕不是有什么大毛病?

你带着两个弟弟给快分娩的嫔妃吹拉弹唱鼓劲,这究竟是个什么道理?你就不怕把嫔妃吓到难产,害你额娘为你的愚蠢又大哭一场吗?

惠嫔,真的好可怜。

康熙深深叹了一口气:“三藩已平,该再大封一次后宫了。惠嫔可为妃。”

作为康熙现在最信任亲近的太监,赵昌一听康熙的话,就揣摩到了康熙的心思。

自古妃嫔以子或宠受封者数不胜数,但像惠嫔这样,因为皇帝同情她为儿子差点哭瞎眼而晋封的……

咳。惠嫔娘娘,真的好可怜。

胤禔肺活量极大,嘟着嘴“嘟嘟嘟”吹得正起劲,后颈被人拎住了。

这个皇宫里会做这种事的,除了额娘就只剩下康熙了。

康熙正在忙于公务,推理可证……

“额娘!你拉我干什么!”胤禔没回头,中气十足地喊道。

康熙黑着脸:“额娘?你看看朕是谁?”

胤禔浑身一僵。

吹拉弹唱戛然而止。

胤礽摘下墨镜:“儿子请汗阿玛安。”

胤祉举着火不思:“儿子,请安!”

耳朵还在嗡嗡嗡的觉禅氏颤颤巍巍盈盈下拜:“妾……”

“好了,大着肚子就不用请安了,回去休息吧。”康熙摆手打断觉禅氏的请安。

在觉禅氏走之前,康熙良心发现,安抚了一句:“辛苦了。孩子们调皮,没有恶意,别放在心上。”

觉禅氏含着泪说不辛苦,飞快地溜了。

她的耳朵啊……被三位皇子围在中间强迫听噪音的时候,她都怀疑肚子里的孩子会提前被可怕的乐声震出来。

康熙挨个训斥儿子们。

听闻御花园之事,姗姗来迟的荣嫔和惠嫔双双跪下,一同领罚。

康熙让人把荣嫔和惠嫔送回去,继续拎着儿子们的耳朵训斥。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要是觉禅氏出什么事,看你们怎么办!

胤禔睁大眼睛:“听音乐还能听出事?!”

康熙气得把胤禔的憨脑壳捶得“咚咚”响:“你们那能叫音乐!朕该再给你们多请几个音乐师傅!”

胤禔继承了康熙的头铁,顶着满头包道:“儿子唢呐吹得可好,不需要师傅。”

康熙气笑了:“哪里好?”

胤禔当即要给康熙吹一首,被康熙没收了唢呐。

皇子就应该去弹弹古琴,吹什么唢呐!

“还有你!”康熙训斥完胤禔之后,转头训斥胤礽。

胤礽把墨镜架回鼻梁上,竖起中指推了推:“汗阿玛,儿子帅气吗?”

康熙:“……”

康熙:“皮鞭来!”

“哇嗷,快跑!”胤禔一手拉着一个弟弟,跑得飞快。

可惜路上有积雪,三个孩子脚一滑,咕噜咕噜全滚进了雪堆里。

特别凑巧的是,三人滚向的方向正好是他们堆的雪人。于是三位皇子全扎进了雪人中。

康熙气不成了。

他拍着大腿,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直呼赶紧拿画笔来,他要把这一幕画下来。

可惜这时候没有照相机没有录像机,让康熙少了许多乐趣。

不过后世故宫博物馆中,一副雪人皇子图还是记录下了这一场冬日趣事,成为康熙虐待孩子的佐证(?)。

三位皇子惹出笑话后没几天,康熙和太皇太后商量,大封后宫嫔妃。

佟贵妃荣升皇贵妃,成为宫中副后。

康熙考虑到为了让胤礽太子之位更加稳固,没打算继续封皇后。至少不能封还活蹦乱跳的皇后。

所以皇贵妃,就是未来康熙后宫中最尊贵的女人了。

除佟皇贵妃之外,康熙还册封惠嫔为惠妃、德嫔为德妃、荣嫔为荣妃、宜嫔为宜妃、宣嫔为宣妃、温嫔为温妃,其余低份位女子诏封不一一列举。

在妃嫔中,宣妃是为了安抚蒙古,温嫔是为了安抚满洲勋贵,其地位不好与其他妃嫔相提并论。其余妃位妃嫔,地位依次为惠妃、德妃、荣妃、宜妃。

康熙和惠妃在一同被大阿哥气时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惠妃荣升妃位第一;

德妃的父兄在平定三藩之乱时立下不小功劳,妃位第二实至名归;

荣妃虽已经不得宠,生的孩子有点小结巴,但康熙还记着宜妃宫人烧御膳房之事,是以宜妃虽然再次复宠,所以位列最末。

宜妃本人并不知道在胤礽第一世中,她的地位仅次于惠妃。现在能被封为妃,她已经很满足了。

可惜宜妃试探康熙,想要回自己的儿子,被康熙再次果断拒绝。

宜妃只能哭着给儿子做了一件小衣服。

哭得更伤心的是安嫔和戴佳式。

戴佳式入宫时虽为包衣,但族内有人立功,自己也颇受康熙宠爱,去年家中被抬入镶黄旗。

她想着等孩子出生,至少也能混个嫔位当当。

可因为七阿哥天生跛脚,她不但失了宠,现在居然仍旧是个庶妃。

还好康熙也不是特别绝情,虽然没有诏封和册封,但她的待遇提升到了贵人,日子也算是不难过了。

戴佳式一边哭,一边给被养在佟皇贵妃处的七阿哥绣玩偶。

安嫔原本位列嫔位宫妃之首,生了皇子居然封妃没有她的;她因为生产时大出血身体弱,六阿哥一直养在佟皇贵妃处,现在根本要不回来。

安嫔也只能哭着给孩子绣小被子,希望哪天皇上能行行好,把她的孩子还回来。

佟皇贵妃没哭。

她看着养在自己宫中的两个孩子,神色木然,仿佛泥塑的菩萨。

佟皇贵妃现在已经有了丰富的养孩子的经验。她的皇帝表哥说,现在她为副后了,以后低位嫔妃的儿子都给她养。这样所有皇子都记她的养育之恩,她膝下也不会寂寞了。

佟皇贵妃:“……嗯,真是谢谢皇上了啊。”

嗯,真是谢谢皇上了啊。

佟皇贵妃摸了摸眼睛。她发现自己虽然心里苦,却连哭都哭不出来了。

如果她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对皇上并无任何男女情爱的理智宫妃,她现在一定会欣喜若狂吧。

可她是真的爱着表哥啊。

一个深爱丈夫的女人,怎么会为了养育丈夫和其他女人的孩子而欣喜呢?

更苦的是,她还只能谢恩,只能笑着谢恩。

她的痛苦,根本不能和任何人说,也不会被任何人理解。

“皇贵妃娘娘,太子来看您了。”宫女道。

佟皇贵妃换上一副慈祥的笑容:“太子怎么来了?来看弟弟?”

胤礽摇头,让人抬上来一堆东西:“皇贵妃辛苦了,我搬汗阿玛的库房珍宝来了。”

胤礽拿出来的,全是漂亮的珠宝首饰。

佟皇贵妃愣了一下。

她抱起胤礽,轻轻揉了揉胤礽的背,哽咽道:“好孩子。”

胤礽僵硬了一下,然后放松身体,趴在佟贵妃肩膀上轻声道:“汗阿玛是个大笨蛋,皇贵妃不要生气,气坏身体无人替。”

佟皇贵妃吸吸鼻子:“好,不生气。”

她早就不生气了。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小说的作者是木兰竹,本站提供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64章 (7w营养液加更)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半妖农女有空间 媚者无疆 冷情总裁爱上我 总裁诱爱,强抢小妻子 星火长明 以你为名的夏天 七零对照组女配真香了 总裁盛宠读心甜妻 他在云之南 三千鸦杀(三千鸦杀原著小说)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