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上一章:第70章 (霸王票加更) 下一章:返回列表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胤礽本来也想骑高头大马。但高头大马不想让胤礽骑它。

皇宫里人见人爱的团宠小太子,被马儿嫌弃了。

嫌弃就嫌弃,胤礽骑了一匹小马驹,照样哒哒哒跑得飞快。

胤禔安慰胤礽:“你比我小两岁,等你长我这么大,肯定也能骑大马。到时候我们兄弟俩再来比赛。”

胤礽道:“好……兔子!”

胤礽说话的时候,胤禔手中弓箭已经离弦,把兔子钉在了地上。

侍卫赶紧跑去把兔子拎了过来。

胤禔嫌弃:“这么小只?皮灰蒙蒙的,难看,回去送给三弟算了。”

福全选的路线,猎物特别多。胤禔很快又射了四只兔子,每只兔子都很难看,胤禔全给弟弟们分了。

胤禔有点生气:“就没有好看一点的兔子吗!”

一箭不发的胤礽道:“反正都会被我们吃掉,好不好看无所谓。”

胤禔道:“我想给你做一顶兔皮帽。”

胤礽道:“等会儿不是有豹子可以猎吗?”

胤禔道:“豹子皮只能做一套衣服。”

胤禔倔脾气上来,胤礽劝都劝不动。他非要去给胤礽猎一只最好看的兔子。

福全赶紧吩咐侍卫去找管理猎场的人,让他们在这边多放些兔子。

皇家猎场的猎物大部分都是开始狩猎的时候从圈养的地方放出来的,不然这帮大老爷们进山翻地三尺也不一定能找到一只兔子。

京郊附近猎场的大型猎物也全是圈养的。只有去到例如木兰猎场这种和许多天然林、天然草原连通的大型猎场,才有可能有野生大型动物误入。

不过许多骑兵气势汹汹地闯进林子里,就算有野生大型动物也会逃得飞快,基本没有危险。

胤禔知道猎场的兔子大部分都是圈养的。他高声嚷嚷,就是让猎场的人多选几只皮毛好看的兔子出来,别老拿不好看的兔子敷衍他。

他嚷嚷完之后,只过了半个时辰,就猎到了好几只一根杂毛都没有的纯色兔子。

给胤礽做完一套帽子手套之后还有剩,胤禔就准备给惠妃也做一点东西。

福全问:“你不自己留?”

胤禔道:“我不怕冷,不用穿毛皮。”

胤礽小声道:“伯伯其实是想问,送给汗阿玛的兔子呢?”

胤禔疑惑:“汗阿玛难道连兔子都打不到?”

福全:“……”这孩子,又开始糟心了。

胤礽道:“打得到。但哥哥第一次来打猎,还是得送点猎物给汗阿玛。”

胤禔看了一眼侍卫马屁股上挂着的众多猎物,道:“嗯,那堆都送给汗阿玛。”

质不行,量来凑。反正汗阿玛也不会在意兔子皮毛的颜色。他根本不用兔子皮。

“行吧。”胤礽对福全像小动物一样拱拱手,“伯伯……”

福全失笑:“我知道,我会帮大阿哥说好话。”

胤礽讨好笑:“谢谢伯伯。”

胤禔见弟弟可爱的模样,也忍不住笑了:“你要不要骑大马?哥带你。”

胤礽道:“等大哥猎到豹子再带我骑。”

福全都说可以猎到豹子,那么这次围场肯定有准备豹子。

胤礽那模糊不清的童年记忆中,似乎有一次和福全一同围猎时,猎到过豹子。

大概又是他闭着眼睛乱射几支箭,然后侍卫们举起豹子“太子威武!太子殿下猎到了豹子!”这种猎法吧。

不知道真英武的大哥,能不能凭自己的功夫猎到豹子。

他们正聊着,密林间传来豹子的咆哮声。

胤禔眼睛一亮,兴奋地策马向前。

侍卫们比胤禔速度更快,挡在了胤禔前面。即使是被圈养后没了野性的豹子,如果小皇子们太过惊慌害怕,也可能会遭遇危险。

胤禔没有冒进。他待侍卫们把豹子围好之后才射出箭矢,每一支箭矢都正中目标。

胤禔“啧”了一声:“还不如人机灵。”

胤禔这句话一说出口,听言的侍卫们忍不住抖了抖。

他们突然想起来,胤禔在宗室逼宫的时候,手头那把弓箭可是收割过人命的。

“还有一只,你来。”胤禔把射箭的好位置让给了胤礽。

胤礽努力拉满小弓箭,五支箭射过去,有三支箭射中了目标。

胤禔高兴极了:“真厉害!等弟弟你再养养身体,肯定比汗阿玛还强!”

胤礽:“……”这、这倒不至于。

前世阿玛夸儿子武力值高的时候老喜欢用大哥当对比物,这一世大哥夸弟弟怎么用阿玛当参照物了?

胤礽射中了猎物,胤禔比自己射中了豹子还高兴。

福全惊诧地发现,胤禔居然这么能说,夸奖胤礽的话连句重复的都没有,真心诚意极了。

谁说大阿哥不会说话来着?那也得看说话的对象是谁。

豹子狩猎完毕,胤禔让人收拾好猎物,带着弟弟去河边先打一顿牙祭。

伺候的人很快取来调料,就地将猎物粗粗腌制,先给一位亲王两位皇子烤只小兔子垫垫肚子。

胤禔诗兴大发,对着胤礽吟了几首不怎么押韵的诗。

胤礽使劲夸赞,把胤禔刚夸赞他的话换了词还了回去,听得胤禔眉开眼笑。

福全坐在一旁,看着两兄弟你夸我我夸你,心里有点酸。

不过他已经习惯了。

他多次带着两位皇子玩耍,对这两兄弟互夸起来就拿别人当布景板的事真的已经习惯了。

所以为什么他们兄弟几人关系没这么好?这一定都是……咳咳。

不知道是不是烤兔子的香味太浓,引了几个人过来。

胤礽扫了一眼,不认识。

那几个人自我介绍,胤礽绞尽脑汁想了想,还是不认识。

这估计就是宗室或者勋贵中某些不重要的人吧。

既然不是什么重要的人,胤礽就懒得把心思分在他们身上,托腮看着火焰上的兔子,全心全意虔诚地等候美味的兔子肉烤熟。

那几个人和裕亲王、太子、大阿哥见过礼之后,听闻大部分猎物都是大阿哥猎到的,表情崇敬极了,直夸大阿哥勇猛。

伸手不打笑脸人,虽然大阿哥不太耐烦自己和太子弟弟一起吃烧烤看风景的时候有人来打扰,但被夸了他还是很高兴,便邀请他们一起来吃兔子。

那几人就开始和大阿哥聊打猎的事。

福全听他们从打猎聊到八旗的武力值,再聊到勇武才是八旗子弟该有的本事,一家里的继承人,还是得选一个身体健康的。

他嘴边浮现讥笑。

看来自己明哲保身老好人的形象很出名,这群人跑来和大阿哥套近乎,都不避开他,料定了他不会去向皇帝告状。

胤礽往大阿哥那边看了一眼,然后继续守着兔子。

还好还好,这群人的挑拨离间很委婉,大哥估计听不懂。听不懂就行,要是听懂了,他怕大哥暴怒之下做出不理智的行为,被这几个当出头鸟的傻子害得受罚。

好不容易和大哥一起开开心心狩个猎,大哥也能从繁重的功课中喘口气。如果因为几个傻子导致功课翻倍,大哥就太倒霉了。

胤礽小鼻子嗅嗅,高声打断那群人越说越嗨的挑拨离间:“大哥,兔子是不是烤好了?”

胤禔道:“我来看看。”

他走到兔子前,装模作样的用铁叉子插了插兔肉,然后看向旁边烤兔子的下人。

下人道:“还要再烤一会儿。”

胤礽装可怜:“我饿了。”

胤禔从怀里掏出一块用帕子包好的绿豆糕:“先吃一块垫垫肚子。”

胤礽犹豫:“我今日的糕点份额已经吃光了。”

“这不是你的份额,是我的。”胤禔道,“快吃。”

胤礽点头:“好。”

看着弟弟美美地吃着最爱的绿豆糕,胤禔脸上浮现开心的笑容。

康熙听御医的话,严格控制胤礽的饮食,不让胤礽多吃糕点,好让胤礽正餐多吃一些。所以胤礽一天只有一块糕点可以吃。

当然,胤礽不能吃糕点,可以吃肉干、奶糊、水果等零食果腹。

康熙不可能亏待胤礽,但胤禔看着胤礽馋糕糕,总觉得康熙在亏待胤礽,所以老会偷偷藏几块胤礽爱吃的糕点在身上,弟弟饿了就投喂弟弟。

后来小胤祉、小胤禛等阿哥饿了之后,也第一时间找大哥,从大哥怀里摸零食来吃。

胤禔成了行走的零食袋子。

康熙知晓这件事之后,思及这有助于儿子们维系兄弟情分,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假装不知道。

胤礽只比胤禔小两岁,但胤禔一向把胤礽当脆弱的奶娃娃对待。

胤礽吃完糕点之后,胤禔便给胤礽擦嘴,又拿来下人们已经温好的牛奶让胤礽润喉。

见胤禔对胤礽如此细心体贴,刚正拐弯抹角说胤礽坏话的人面面相觑。

他们疑惑,大阿哥是没听出他们的挑拨离间;还是听出来了,故意用照顾太子的事来堵他们的嘴?

他们想再次试探一下。

一人开玩笑似的道:“太子殿下,您要保重身体啊,出门在外连水都不能喝,多麻烦。”

胤礽还没开口,胤禔皱眉道:“谁说他不能喝水?能喝牛奶为什么要喝水?”

胤礽舔了舔嘴角的奶胡子,忙道:“大哥,不能这么说,你忘记何不食肉糜的典故了吗?”

胤禔愣了一下,道:“啊对,抱歉,我忘记不是什么家庭都能把牛奶当水喝了。”

某人:“……”

胤禔补充道:“不是我们皇宫奢侈,我们自己有养奶牛,西方培养的那种奶水特别多的奶牛,所以牛奶够喝。”

某人:“……”他并不是想说这个。

他想再接再厉:“我们家也有养牛。只是大多时候我们直接喝冰的,只有体弱的人才会喝温水。”

胤禔道:“那你们家真不讲究。能喝温热的为什么要喝冰的?出门在外的时候没条件就罢了,有条件还是要对自己好一些。”

胤禔揉了揉胤礽的脑袋,揉完之后替胤礽把头发理整齐:“别听他胡说,天气变凉了,喝什么凉水凉牛奶?我们家又不是出不起柴火钱。”

某人:“……”所以为什么大阿哥说的话落脚点总在皇宫很富我们很穷上?我并不是嫉妒你家富裕好吗?!

福全忍不住了,他笑着道:“你们家养孩子养得真糙,我家孩子哪敢给他喝冰的。”

他家那个病恹恹的儿子詹升,在经常和大阿哥、太子一起玩耍之后,身体越来越好。现在他眼巴巴地瞅着康熙教他怎么养儿子,太子怎么过日子他儿子就跟着怎么过日子。

胤禔道:“你该不会从小没有热水热牛奶喝?那你身体可真强壮,是个从军的好苗子。你有没有想去军中效力的想法啊?”

胤礽插嘴道:“他这个年龄,或许应该正在官学中上课吧。”

胤禔来了兴致:“你在大学上学?”

那人头皮发麻,直觉有点不对劲了:“在……”

胤禔立刻冒出一连串提问:“读了什么书啊?上次考试成绩如何?排名如何?你们现在放假了?作业做完了吗?”

那人:“……”心、心梗。

胤禔又对那人身后的人道:“你们呢?考试成绩如何?作业做完了吗?

来挑拨离间的一群愣头青们纷纷呆滞石化。

胤礽道:“大哥,显然他们成绩很差,作业也没有做完,不然现在肯定炫耀了。”

胤禔抱着手臂,皱眉道:“一群学渣?”

福全问道:“大阿哥,什么是学渣?”

胤禔道:“顾名思义,渣就是渣滓。”

福全捻胡须:“懂了。”

你们,一群渣渣。

愣头青们被胤禔万箭穿心,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其实、其实我成绩不算差。”一个人忍不住了,“作业也做了大半。”

“对对对,我能进年纪前百。”

“呵呵,我综合成绩年纪前五十。”

“我前十说话了吗?”

“呸,你倒数第十吧?”

“作业当然早就做完了。我阿玛每天回来检查功课。”

“给我抄!”

“闭嘴!裕亲王、太子和大阿哥在这里,你还敢说抄作业!”

“别说上学了,别说了,啊,要开学了。”

“上学度日如年,假期怎么一眨眼就结束了?”

愣头青们就像是有应激创伤一样,纷纷抱头说起了学校、考试和作业的事。

胤禔和胤礽十分好奇,询问他们上课和考试的细节。

这群愣头青们立刻大吐苦水,说大学有多可怕。

不过说着说着,他们还挺自豪。以前他们什么都不懂,现在他们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当个官绝对不会被底下人糊弄住。

“最近大学里来了个叫陈潢的汉人教我们治水。那堂课真有趣。”

“是啊,把河道做成沙盘,然后学生们分组拿着有限的资源,尽可能延缓河水决堤漫延,真是紧张感拉满。”

“我才知道,原来入海口不是乱疏通的。有些海面比江面高,会海水倒灌。”

“等我有机会去地方上任,先在山上多植树。”

“种果树呗,然后河运卖出去。”……

愣头青们纷纷就授课内容聊了起来。这些教材差不多太子都过目过,大阿哥也学过,自然很容易就加入了他们的话题。

于是他们聊得十分开心。当发现太子几乎无所不知之后,他们还向太子请教问题。

有些愣头青表面上是个纨绔子弟,实际上连狩猎挑拨离间都带着假期作业。他立刻把假期作业拿出来,向太子请教。

没带家庭作业的也加入进来一起讨论作业题,回去之后就能做。

于是一个挑拨离间大会,就这么变成了假期作业辅导大会。

老师:太子胤礽;助教:大阿哥胤禔。

裕亲王福全?他是背景板。

愣头青们纷纷疾呼:“太子殿下,您怎么什么都知道!”

大阿哥胤禔没好气道:“他当然什么都知道。你们根本不知道我汗阿玛的教导有多严苛。我和三弟弟他们在毓庆宫上课,每日天亮就要起床,读六日休一日。他是汗阿玛单独带着教导,汗阿玛起床他就起床,汗阿玛去哪读书他就跟着去,还要去丰泽园种地养蚕……”

胤禔抱怨了一大堆,胤礽弱弱解释:“大哥,其实还好啦,汗阿玛吃得消,我肯定也吃得消。还有,去丰泽园种地养蚕是我的爱好,不是功课。”

“汗阿玛多大的人?你多小的人?他吃得消你就吃得消?”胤禔叉腰,“你累的时候该嚷嚷就得嚷嚷,你什么都不说,汗阿玛就心安理得的压榨你!会哭的孩子才有糕糕吃,懂吗?不要太懂事!”

胤礽垂着头停训。

他知道胤禔都叉腰了,他敢辩驳,胤禔会不高兴。

愣头青们见大阿哥把太子训得抬不起头,幻视了自己在家被大哥、阿玛训斥的情形。

他们纷纷劝说,大阿哥算了算了,太子只是太懂事,不好意思和皇上争执,别气了别气了,兔子好了,我们吃兔子!

于是一群人转战兔子附近,和乐融融吃起了兔子。

吃完兔子之后,他们继续铺开作业本,在太子和大阿哥的教导下做作业。

“我们也可以加入吗?”有个侍卫忍不住了。

胤禔不在乎地摆摆手:“一起吧。”

年轻的侍卫们高兴地加入了太子、大阿哥的作业辅导班。

不知道是哪个混蛋(胤礽:阿嚏!)提出了辅导班的意见,他们这群侍卫在不当值的时候,也得去大学上课。

于是一群年轻小伙子们都围绕在两个小孩子周围,听两个小孩子授课。

梁九功做事非常激灵。他让人拿了一块大木板,上面糊了一层白泥,烘干后让胤礽和胤禔用炭笔在白泥上写字。

胤礽这才意识到,这个时代似乎还没有黑板。

他把这件事记在心上。等围猎结束后,他就给梁九功提议,让梁九功把黑板弄出来,后来黑板的发明人就是梁九功了。

康熙在景山猎场的另一处猎了一只虎,也坐在河边一边烤山羊一边等候儿子那边的消息。

重新获得信任的明珠和索额图陪伴在康熙身边,常宁闷头不语拿刷子给烤羊刷调料。

他的皇帝兄长说要吃亲手烤的羊,结果刷了几下调料就嫌烦,把调料刷子丢给了他。

常宁心里苦,但不敢说。

他以前以为康熙再怎么着也不会杀弟弟,所以随便作死。现在康熙抄了一圈宗室的家,常宁怂了。

不砍脑袋,但是可以圈禁抄家对不对?

“来了。”康熙见一个小太监匆匆跑过来,冷笑道,“朕要看看,他们会背着朕给朕的大阿哥说什么。”

明珠和索额图竖起耳朵偷听,常宁刷调料的手也慢下来。

小太监从头开始述说那群愣头青来之后说的话,康熙的表情越来越难看。

在康熙耳中,这些人不仅是挑拨离间,还是在咒太子体弱,甚至于咒太子早死。

不过很快,康熙的表情难看不起来了。

你们家喝不起牛奶吗?

你们家用不起柴火吗?

哦,抱歉,我不知道你们家这么穷。

不愧是朕的大儿子!把气朕的功力用一半,就足以让其他人哑口无言!

而后,胤禔一连串“学了什么考得如何作业做完了吗”灵魂提问,让索额图和明珠两个猫狗不合的人都忍不住交换了一个“大阿哥真狠”的眼神。

康熙更是笑得直不起腰:“好,好,他们就是功课太少。”

常宁忍不住道:“后来,他们就在太子和大阿哥的教导下,开始假期补课做作业了?!”

小太监点头:“侍卫们也加入了进来。还有许多年轻的勋贵子弟往太子和大阿哥那里跑,估计是听说太子和大阿哥正在讲解作业题。”

康熙笑得喘不过气,康熙的心腹重臣们目瞪口呆。

他们想过无数个此事后续走向,唯独没有想过还能这样!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小说的作者是木兰竹,本站提供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70章 (霸王票加更)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掉马后,我成了顶流 正室 豪门假千金她跑路啦 独占病美人师尊【重生】 满好感度的男朋友突然要分手 雄蜂只会影响我尾针速度 在鬼怪文里当县令的日子 总裁盛宠读心甜妻 虐文使我超强 我,全星际,最A的Omega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