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霸王票加更)

上一章:第71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派人出去打探大阿哥和太子关系的勋贵宗亲们也得到了这个消息。

那群傻小子居然完全忘记了长辈们交给他们的使命,向太子和大阿哥请教作业去了。

这……他们原来这么爱学习的吗?

“可能他们不是爱学习,只是聚众抄作业。”

“那还等什么?!赶紧去逮这群小兔崽子!怎么能抄作业!”

于是一群人乌压压地冲了过去,去逮自家小兔崽子,看他们是认真学习还是在抄作业。

剩下年纪较大的没有孩子上学的勋贵宗亲们十分无语。

你们就只关心抄作业吗?!你们难道不关心太子和大阿哥的关系吗??

他们再无语,太子和大阿哥初次围猎事件,还是在紧张刺激的学习中结束了。

康熙给大阿哥和太子赏赐了许多东西,作为对他们初次挫败勋贵、宗亲阴谋的奖励。

大阿哥这才知道有人要推举他当太子。

胤禔倒吸一口气:“这群人有病吗?”

胤礽点头:“病得不轻。”

胤禔道:“我当太子?!让我在宫里住一辈子?!”

胤礽:“啊……”

胤禔气得脸都青了:“我十五岁就能出宫建府了,你十五岁能干什么?”

胤礽弱弱道:“能……能有一间大一点的房子?”

胤禔翻白眼。

胤礽安慰(?)胤禔道:“哥,其实当太子也没什么不好的。哪天我病得当不了太子了,大哥就当太子好不好?大哥当太子,肯定比汗阿玛疼我。”

“我当不了。”胤禔直白道,“如果汗阿玛不让你当太子,肯定是汗阿玛的错。我会站在你这边。汗阿玛肯定会连我一起揍。”

胤礽愣了愣,他干笑道:“那、那我还是继续当太子吧。大哥不要和汗阿玛对着干。”

胤礽有些头大。以他大哥认死理的性格,这事还真有可能发生。

到时候就是汗阿玛准备废太子,大哥揣着毒药去赌咒,汗阿玛要提着宝剑砍死大哥了。

大哥揽了十四的角色,不一定有十四的好运气。十四是宠妃的小儿子,惠妃能救下大哥的狗命就已经不错了。

胤禔揉了揉胤礽的脑袋:“别想太多。你身体不好就别劳心劳力,有什么事告诉大哥,大哥帮你做,你就动动口。”

胤礽扑在胤禔怀里撒娇:“大哥最好了!”

“当然。”胤禔拍拍胤礽的背,小声抱怨,“汗阿玛既然知道这些事,为什么不动手把这些人处理了?”

胤礽也凑胤禔耳边小声道:“汗阿玛大概是想用那些人磨砺我们。”

胤禔冷笑:“呵。要是我们不堪磨砺,被挑拨成功了呢?我几岁你几岁?我们这种年纪,不正该是被长辈保护的时候?”

胤礽小声为康熙辩解:“阿玛比较着急。他和玛法都是很小的时候便继位了。不过我看阿玛至少能活七十岁,他想太多。”

胤禔又拍了拍胤礽的背,眼中有了些许计较。

他年纪长大之后,能理解一些康熙的做法,也知道康熙是真的疼爱太子弟弟。

但这种疼爱,胤禔仍旧不能理解。

他知道老鹰会把小鹰推下悬崖,就为了让小鹰学会飞翔。但他相信老鹰将小鹰推下悬崖的时候,一定有另一只老鹰在悬崖底部盘旋,如果小鹰飞不起来就把小鹰接住,下次接着训练。

汗阿玛的后手他却没看见。

或许汗阿玛有后手,只是他知道得不够多,所以没发现?

胤禔将疑问记在心中,等待以后解惑。

经过这么多年,兄弟俩已经知道如何说话不会被身边的人听见后报告康熙。

他俩的窃窃私语,康熙并不知道。

康熙只知道两儿子又黏黏糊糊许久,有点吃醋。

不过当儿子们把猎回来的猎物送给他时。他就不吃醋了。

看,小儿子送给我一头豹子,大儿子送给我很多只兔子!

常宁不由吐槽:“皇上,大阿哥猎的豹子可没送给你。”

康熙道:“那是大阿哥懂事,知道太子要送豹子,他就不能送豹子。”

常宁道:“皇上,您确定?”

康熙把常宁打了出去。

常宁摸摸被康熙揍过的脑袋,冷哼一声。

看样子皇上知道在大阿哥心中,他不是第一位。不过大阿哥这么耿直,反倒是让皇上比对其他皇子多上了几分心思。

这难道是贱得慌?

常宁摸摸胡须,讥笑着离开。

皇上也不过如此嘛,连儿子都管不住。

不过康熙倒是冤枉胤禔了。胤禔的确是因为太子送了豹子,他才不送。

胤礽替胤禔澄清了这件事,并告诉康熙,虽然大哥不送康熙整只豹子,但会把豹子肉腌制好了送给康熙。

康熙满意了。大儿子心中果然有我。

然后,胤禔不但送给他豹子肉,还亲自抱过来一坛豹鞭酒:“汗阿玛,政务太忙,也要注意身体。今年宫里居然没有弟弟妹妹出生,您要努力啊。”

胤禔前半句让康熙很感动,后半句……

康熙让人专门制作的用来揍儿子的“能抽疼但不会让儿子受伤”小鞭子,终于派上了用场。

得亏胤礽抱着康熙大腿不放,才让胤禔成功跑到太皇太后宫里求救,否则就算是特制版小鞭子,胤禔都会被康熙抽得下不了床。

后来此事以胤禔被康熙罚了抄一百遍《孝经》作为惩罚结束。

胤礽哭笑不得:“大哥,你为什么要这么刺激汗阿玛?”

胤禔摸了摸脸上被康熙抽出来的红印子:“我不知道汗阿玛会生气啊。我这不是关心他的身体吗?”

胤礽悄悄道:“男人很忌讳别人说自己不行。”

胤禔愣了一下,头发都炸了起来:“什么?!汗阿玛揍我是因为他不行吗?!我还以为他只是太累了,没想到他居然不行了!”

胤礽赶紧捂住胤禔的嘴:“闭嘴啊,你真的想汗阿玛揍死你吗!汗阿玛当然是太累了,没空去后宫转悠!不是不行!但是你送虎鞭酒,就好像汗阿玛不行似的,他才生气!”

胤禔冷静下来:“哦,这样啊。他误会我了。”

胤礽点头:“对对对,汗阿玛误会你了。”

胤禔嚷嚷得太大声,康熙当然很快知道了这件事。

他下巴搁在立在桌上交叉握住的双手,表情深沉无比:“我究竟是造了什么孽,才生出胤禔这个儿子?”

皇帝陛下气得说我了,明珠只能苦笑不敢说话。

“胤禔不像我,也不像惠妃,难道是返祖?”康熙再次道。

明珠更不敢说话了。无论大阿哥像爱新觉罗家哪个祖先,他也不敢说话啊。

康熙叹了口气:“罢了。儿子就是债,生都生出来了,只能将就着养着,又不能丢了。听说有人邀请你加入大阿哥党?”

明珠忐忑道:“确有此事。”皇上问这个,他猜到皇上要做什么了。

康熙果然如明珠所料,道:“那你就加入吧。把他们的消息告诉朕。”

明珠叹气:“是,皇上。”

康熙笑道:“好了,别愁眉苦脸,朕不会害你。朕找了个人帮你。”

明珠拱手:“皇上,何人为臣内应?”

康熙神秘地笑道:“等你去参加他们第一次聚会就知道了。”

明珠忐忑地参加了大阿哥党在京中第一次聚会。

这个聚会在北京外城的一座酒楼中。那酒楼新开不久,名为“四川酒楼”,背后之人是四川会所,卖的全是辛辣食物,什么火锅串串麻辣烫,刚开的时候口碑极差,现在一座难求。

满洲人口味比较重,许多武将不太爱那些精细的食物,很快就成了四川酒楼的常客。

明珠最终还是加入了大阿哥党,没有人怀疑明珠居心叵测,谁让明珠是第一任大阿哥党首领?

明珠这次来参加聚会时仍旧简称自己表面上只会忠于皇上,给他们当皇上身边的暗线。大阿哥党们都说明珠老奸巨猾,这就是安插在皇上和太子身边的一把尖刀。

今天他们吃的是鸳鸯锅。火锅很好吃,但明珠食不知味。

他左瞅瞅右看看,愣是看不出哪个也是皇上的内奸。

直到有个人推门而入:“抱歉,来迟了。”

明珠的筷子落在了桌面上。

索额图扫了明珠一眼:“呵,有我在,他有什么用?他已经因为支持大阿哥被皇上骂过,你们让他加入,难道不担心他暴露你们?”

明珠:“……”

他冷笑讽刺:“哎哟,太子的叔外祖父怎么来我们大阿哥党聚会?你该不是奸细吧?”

索额图回敬道:“要说奸细,你不更像奸细吗?谁不知道你们纳兰家投靠了太子,纳兰性德可是太子身边第一红人。”

两人顿时剑拔弩张。

现场众人立刻拉架。

“明相,索相,大家以后都在同一条船上,消消气消消气。”

“给我一个面子,以前你们俩关系不好是因为政见不合,现在政见一致了,大家和睦相处。”

“明相,坐好,坐好,索相是真心加入我们的。”

“索相别生气,来,吃菜,吃菜,明相表面上不会帮咱们,他是皇上那边的暗线。”

暗线?

索额图看向明珠。

明珠冷笑地与他对视。

两人心中明了。

得了,他们知道皇上的神秘微笑是什么意思了。的确,这个人他们一看就知道绝对不是大阿哥党,绝对是皇上的奸细。

皇上!您居然让我和明珠/索额图共事!您是真的想让我们做正事,还是想看我们俩的乐子啊!

乐子人康熙抹了一把脸,把上弯的嘴角压下去:“朕当然是相信你们啊,爱卿们!”

索额图和明珠心中憋气不已。

作为被康熙带着去擒拿鳌拜的侍卫,他们俩当然是知道年轻的康熙有多么皮。

没想到康熙儿女都一大堆了,性子居然丝毫没有变化?!

索额图和明珠暂时偃旗息鼓之后,勋贵宗室们吃着火锅聊着天,会议气氛重新热络起来。

索额图作为坚定不移的太子党,此次加入大阿哥党,也没有任何人觉得索额图是来当奸细的。

因为他们对索额图非常了解,知道这个人有多自傲自负,是绝对不屑于做这种事。

何况索额图近些年的不好过,他们都看在眼里。

索额图作为太子党第一人,曾经在朝中呼风唤雨,嚣张跋扈不可一世。

但太子之亲近亲外祖一家,多次直言对索额图不喜。太子的亲舅舅常泰更是接替索额图成为康熙身边第一红人。

索额图逐渐低调,闭门不出。就这样康熙还不放过他,居然解除了索额图所有子嗣的职位,让他们去新官学读书。

这索额图能忍?

别说索额图,他们都不能忍。

索额图转而支持大阿哥,这实在是太正常了。

再说了,索额图是庶子,本就和赫舍里家的嫡子们中间隔着一层。他想为自己拼一个前程,多正常?

于是,所有大阿哥党都举酒欢迎索额图弃暗投明。

索额图心中冷笑。弃暗投明?是弃明投暗吧?

一群傻子。

吃完火锅,明珠和索额图抖抖衣服上的火锅气味,在酒楼前互瞪一眼,拂袖离去。

其他大阿哥党们苦笑不已。

“明相和索相真的是因为政见不合才关系不好吗?”

“屁,他们俩还是皇上近卫的时候就天天吵架打架。”

“我们大阿哥党真强大,连明相和索相这俩天生不和的人都能共事。”

“谁让皇上太过分,把我们逼急了呢。”

大阿哥党们纷纷点头赞同。

如果不是皇上把他们逼急了,他们怎么会如此急躁地想对皇上亲手带大的太子动手?

这个皇上太强大,他们不敢动。所以他们绝对不能让一个被皇上亲手带大的孩子成为未来的皇帝。

皇宫中,店小二绘声绘色地给康熙描绘宗室勋贵吃火锅时的情形,康熙一边笑一边挼胤礽的脑袋,把胤礽挼得脑袋都快冒烟了。

胤礽抱住脑袋道:“阿玛,您怎么能让明珠和索额图做内奸的事?他们俩性格不适合啊。”

康熙笑道:“正因为他们性格不适合,所以不会有人猜到他们俩是内奸。而且他们性格太过不合,很适合给彼此打掩护。”

胤礽叹气:“总觉得明珠大人和叔外祖父有些可怜。”

康熙道:“可怜什么?他们说不定乐在其中。你以为他们的本性是现在表现出来的那样吗?”

康熙回忆起他们仨都还年轻时的往事,道:“他们俩其实挺爱玩,也挺爱演。”

“好吧,希望……唔,希望大阿哥党们能安然无恙。”胤礽继续叹气,“还好他们没把大哥也拉进去。”

康熙想了一下大儿子加入大阿哥党的场面,再次笑得喘不过气:“保、保清啊,哈哈哈,不错不错,等他再长大一点,就让他加入。”

胤礽无奈:“阿玛,还是算了吧。以大哥的性子,如果他们吃火锅时谁说我的坏话,他能把沸腾的火锅扣那人头上去。”

康熙继续大笑:“那不是更好吗?”

胤礽抱着头使劲叹气。

为什么他的阿玛会这么皮?把成熟睿智的阿玛还给我!

算了,他还是要这个皮皮阿玛吧。阿玛要变回前世那样,他就太苦了。

大阿哥党之事暂时如此处理。太子还未长大,这群人就会蛰伏不出。待大阿哥出宫建府时,他们才会动作起来。

明珠和索额图施施然加入其中,成了大阿哥党的核心人物,并没有任何人发现他俩有问题。

就是他俩每次会议都会互相讽刺攻讦说对方是奸细,让劝架的人头疼不已。

胤禔终于在抄了第二十遍《孝经》后,被解除了禁足——台湾打下来了,康熙很高兴,胤禔的惩罚自然就免了。

胤礽的第一世,康熙二十一年七月决定攻台,二十二年十一月收复了台湾。

这一世康熙二十年二月正式决定攻台,十二月底收复了台湾,耗费的时间少了许多。这和康熙支持力度更大、也和施琅等人比胤礽第一世年轻了一岁有关。

对于武将而言,身体一年一个状态。何况这一世的施琅有常泰暗中照顾,生活状况好了许多,身体也就更加健康。

台湾一收复,康熙就准备派常泰去台湾担任大清第一任台湾总督,并着手建造大清第一个海军基地。

康熙目前最信任常泰,大清军队走出国门的第一步,自然要交给常泰来做。

但常泰刚接到圣旨,噶布喇却病重了。

康熙亲自带中外名医视疾,并将太子留在国公府中居住。

但噶布喇这次病情来得太过凶猛,中外名医皆摇头,让赫舍里家准备后事。

胤礽将小脸埋在噶布喇枯槁如老树的掌心,哽咽不止。

噶布喇本来应在今年九月病逝。他多熬了三个月,还是没熬过康熙二十年的冬季。

“太子……”今日噶布喇突然有了精神,苍白蜡黄的脸泛起了红晕,口齿也变得清楚了,“保成……”

胤礽抬头,眼睛红肿:“姥爷第一次叫保成的名字。”

噶布喇笑了笑。

同样眼睛红肿的常泰给噶布喇背后垫了软垫,扶噶布喇坐起身。

噶布喇抬起手,轻轻揉了揉胤礽的脑袋:“保成,如果赫舍里家拖累了你,不要保护赫舍里家。”

胤礽吸了吸鼻子:“我不。”

噶布喇笑道:“只要你好,赫舍里家以后出了能人,总能继续辉煌。所以你要看护好你自己,知道吗?”

胤礽不说话。

噶布喇又对常泰和常海道:“这话也是对你们说的。时时刻刻以太子为先,知道吗?若太子的局势不好了,你们就跟着一起请求废太子,千万不要谋求复立太子。”

常泰和常海低声道:“是。”

噶布喇这些话,以前和他们说过,现在只是以遗言的形势再强调一次。

噶布喇又叹息道:“可惜小女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人家。”

胤礽道:“外祖父,交给我,我一定给小姨找一个好人家。”

噶布喇笑道:“好孩子,那就交给你了。这算是我对你的请求吧。”

胤礽再次瘪嘴不语。

噶布喇没有再说话,他只是一次又一次的揉着胤礽毛绒绒的小脑袋。

今日之前,他从未如此放肆过。

噶布喇总是恪守君臣的界限,总是非常恭敬,从未将胤礽当亲外孙一样对待。

但现在,他就像是寻常人家的外祖父,和最疼爱的外孙无比亲昵。

胤礽被噶布喇揉着揉着,眼泪大颗大颗地从眼眶砸落,很快就打湿了整张小脸。

他咬着嘴唇,坚强地不让自己哭出声,只有眼泪怎么都忍不住。

这辈子好不容易有机会亲近的至亲,却很快就要与他分别。胤礽脑子中一阵一阵的天旋地转,连思想和理性都快被眩晕搅碎。

“好孩子,别哭,外祖父只是去见你额娘,把保成是个好孩子的消息告诉你额娘。”噶布喇轻笑道,声音越来越低,“你额娘一定……很想知道你的事,外祖父不能让她……久等……”

噶布喇说完了最后一个字,咽下了最后一口气,手掌轻柔地从胤礽头顶滑落。

胤礽赶紧抓住噶布喇滑落的手掌,双手将噶布喇的手掌放在自己的头顶。

胤礽举着噶布喇的手掌,低着头哽咽得无法出声。

常泰和常海扑通跪下,趴在地上泣不成声。

康熙二十年十二月中旬,领侍卫内大臣公噶布喇病逝。

康熙领太子、大阿哥亲临祭奠,后又命人加祭三次,并下旨令噶布喇长子常泰袭一等公。

之后,康熙命人为其立碑墓道,谥号靖齐。

恭己鲜言曰靖,执心克庄曰齐。

一等公噶布喇虽然一生没有什么成就,康熙为其所定谥号,也算肯定了他的品德。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小说的作者是木兰竹,本站提供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71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爱你是最好的时光 星火长明 梧凰在上 作精在赘婿文爆红了 性别为女去装B[ABO] 重生之贵妇 过电 与木之本君的恋爱日常 绝情总裁请放手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