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上一章:第72章 (霸王票加更) 下一章:返回列表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父丧之后,常泰需要丁忧。

武官的丁忧和文官不同。文官需要辞官回家,扎扎实实守二十七个月的孝才能回朝廷;武官丁忧不去职,只给假一百天,朝廷有事还得随时回来。

建设台湾军事基地需要时间,一百天肯定不够。那边还有施琅守着,常泰守一百天的孝再出发,也不耽误任何事。

常泰在噶布喇坟前结庐而居,为噶布喇守孝;常海留在家中,照顾因噶布喇之死身体越发不好的国公夫人。

康熙微服私访来看常泰,发现常泰桌子上全是书。

“你就在这天天看书?”康熙道,“还全是外文书。”

常泰道:“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多读点书。阿玛看到我在他墓前荒废时光,也不会高兴。”

康熙翻了几页:“英吉利语,法兰西语,德意志语,荷兰语?你真贪心。”

常泰道:“又不难。皇上不也会好几门语言。”

康熙合上书:“是不难。我也该再多学几门语言。”

微服出访,康熙就要入戏当个普通人,能不用皇帝自称就不用。

常泰道:“只是背字典很无聊,看故事就很有趣。”

常泰拿出的故事书,全是那几个国家的史书。

康熙在开始关心海外诸国的时候,自然看过海外几个主要国家的历史书籍。不过他看的都是传教士翻译过的。

现在翻开原文书籍,康熙噗嗤笑道:“怎么和传教士翻译的不一样?”

常泰道:“传教士翻译的书籍对大清太过谄媚,有些失实。。”

康熙叹气:“如果自己不懂英吉利语,只看传教士翻译的书籍,还真以为海外诸国都对大清毕恭毕敬,和附属国差不多,只是隔着太远,没办法来大清朝贡。”

常泰点头。他看其他国家原文书籍后才知道,原来每个国家都以为自己是世界的中心。

康熙毫不脸红地让赵昌把常泰做好笔记的几本书带走,回宫后慢慢看。

他搜刮完常泰的笔记后,道:“我还以为你要沉浸在悲伤中很久都缓不过来。”

常泰道:“阿玛已经病了很长时间,该做的心理准备都做过了,虽然悲伤难免,但不会耽误事。”

康熙抱怨:“保成怎么不学学你。”

常泰无奈:“皇上,太子才多少岁?他不习惯离别多正常。”

“是正常。”康熙泄气,“我只是怕他悲伤过度,坏了身体。”

常泰道:“有皇上陪着,太子殿下不会悲伤过度。”

康熙翻了个白眼:“他现在就像惊弓之鸟,天天盯着我打转,还说不想长大。”

常泰不知道该如何接嘴。

康熙本来就只是找常泰吐槽,发泄情绪。他继续自顾自地说道:“孩子长大了,父亲就会老去;孩子老去了,父亲就会迈入死亡。他太过聪明,过早的了解了这件事,这样不好。”

常泰忍了忍,没忍住,还是接话道:“没什么不好。子欲养而亲不待,太子小小年纪就有这种见识,肯定很孝顺皇上您。”

康熙失笑:“是很孝顺。我的孩子中没有比他更孝顺的了。”

康熙想起大儿子……心塞;至于其他小儿子,暂时还看不出性格来。

“太子以后肯定也会是皇上最孝顺的孩子。”常泰道,“太子极重感情。”

康熙摇头:“这样不好。你知道一句话吗?”

常泰道:“皇上您说。”

康熙叹气:“情深不寿,慧极必伤。”

常泰瞳孔颤抖。这是……诅咒?

康熙道:“你是不是认为这是诅咒?这是我汗阿玛留评价保成的话。”

康熙揉了揉眉头:“我以前不信,现在是越来越信了。你说保成怎么才能别那么聪明,别那么情深?不可能的。他阿玛是我,额娘是仁孝,天生的,唉。所以除了我多护着他,还能怎么办?”

常泰:“……是。”皇上,您这样自夸真的好吗?聪明就罢了,情深?您确定?

可能太子继承了他姐姐的情深吧。

情深不寿,慧极必伤是胤礽曾经忽悠康熙的话。现在这话被康熙用来评价胤礽。

可怜的不知道自己被康熙诅咒了的小胤礽,正坐在墓碑前的台阶上,双手托腮发呆。

外祖父去世后,胤礽现在还没从悲伤中缓过神来。

其实非说对“噶布喇”这个人有多深的感情,倒也不至于。但“外祖父”是象征着疼爱胤礽的一个符号,在胤礽心中,是一颗能照亮他的星星。

当他决定和这个时代的既定历史对抗时,茫茫天地无边无际,就只有他一个人在黑夜中踽踽独行。

这时候,每一个对他抱有纯粹善意的人,都是黑暗天空中熠熠发光的星子。

星子的光芒可能不够照亮前路,也不能温暖在夜里行走的路人,但它至少可以让路人惶恐时孤单时仰头看见,成为路人的心理安慰。

否则伸手皆是黑暗,连眼睛是睁着是闭着都不知道,那人还活着或者还死着,也是不知道了。

胤礽曾经很喜欢一位先哲的话,愿所有年轻人都成为照亮黑暗的烛火,成为自己的光。

当他在梦中见过第二世的父母,决定尝试着在这个时代发光时却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勇敢无畏,他得抬头看到天空中还有星星,才有勇气继续走下去。

现在胤礽的天空中少了一颗星星,他的世界又暗淡了一分。

胤礽抱紧膝盖。

他作为穿越者在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作为太子在这个世界几乎举目皆敌。

就算是现在对他很好的阿玛和兄弟,将来也不一定能抗得过权力的诱惑。

在外祖父和赫舍里家心中,或许家族家人的重要性也很重。但因为他们与自己绑定,所以对自己的真心反而没有什么杂质。

他们都盼着自己好。自己好了,他们才会好。

正如外祖父所说的,只要太子还好好活着,赫舍里家就算现在败落了,将来有了有能耐的子弟又能很快起复。

胤礽擦了擦眼泪。

所以他现在不能继续悲伤下去,要好好地往前走,尽快地往前走,才能庇佑赫舍里家。

可是真的好累啊。

胤礽不认为自己是什么聪明人。他现在拼尽全力绞尽脑汁,将自己记忆中每一个可以改变历史的时间节点拿出来反复琢磨推敲,在不引起康熙和其他人怀疑的前提下,悄悄引导整个大清朝廷的政务走向。

他让康熙对外国感兴趣;

他让台湾马上成为大清海军第一个基地;

他让治理黄河的靳辅、陈潢免去了名声被毁、抱憾而终的下场;

他让索额图和明珠没有在康熙早年就内讧消耗国力,让汉臣们暂时摈弃互相攻讦携手并行;

他还让康熙更改了剃发令,替史可法建了庙,杜绝了好几场未来可能发生的文字狱……他在这么小的年龄,就已经做了这么多的事。

可这些事,在浩瀚的历史面前,都可能只是不值一提的小事。

胤礽在用这些小事不断敲击着历史惯性的车轮,寻找着可能改变历史方向的办法。

然后他发现,要串起这些事,他的智慧谋略都不够,甚至现在能做到的事,随着他年龄增长,将越来越无能为力。

康熙会放心小孩子对他政务指手画脚,但绝对不会听从一个逐渐长大的太子的话。

他无可奈何。

唯一破局的方法,就是以自己为棋子,自己手持利剑踏入棋盘中。

这样的后果,大概就是不但这太子不能继续当下去,可能连得个有温泉的大庄子当圈禁地都难了吧。

咸安宫是你唯一的归宿,请。

胤礽又擦了擦眼泪。

外祖父这颗星星的黯淡,让他想到了太多太多悲观的事,更让他深刻的感受到了自己有多孤独和无助。

其实躺平了就好了,可他都到了这个时代了,不甘心。

以前他还可以对外祖父哭一哭,对将死的外祖父说自己想改变大清,想实现抱负。

现在他连说话的人都没了。他和任何人说这些话,都只会害了别人。

胤礽把脸埋在膝盖上,肩膀微微颤抖,浑身都在颤抖,也不知道是哭的,还是怕的。

这时候,一个人坐在了他身旁,轻轻地叹了口气。

胤礽抬头。

和他一样坐在台阶上的是索额图。

索额图现在老了十岁似的,花白的胡子都打了结,看上去很久没有处理过了。

他是传统的老满洲贵族,所以剃发令改变之后,他仍旧把脑门剃得噌亮。现在噌亮的脑门上全是乱糟糟的短发茬,看上去就像是荒野里的杂草。

索额图的袍子也皱巴巴的,身上没有任何装饰物。他坐在这里的时候,不像个朝中大官,倒像是沿街要饭的老乞丐。

很难想象,索额图会因为噶布喇的去世颓废成这样。

在外面,许多人都说索额图和噶布喇不合。他们都说噶布喇作为嫡长子认为索额图抢了他的风头,索额图作为厉害的庶子看不起无能的嫡子哥哥。

“叔外祖父。”胤礽自己眼泪还挂着,却不忘安慰索额图,“别哭了,外祖父会难过。”

索额图毫无形象的用袖子擦了擦鼻涕和眼泪,哽咽道:“他要难过,就从墓地里钻出来骂我啊。他从小就爱骂我,自己还生着病都要从病床上爬起来骂我,现在怎么不爬起来了?”

胤礽含着泪失笑:“外祖父真的从墓里爬出来,你就该害怕了。”

“我怕什么?我从来没有怕过他!”索额图低吼道,“我那个阿玛,你知道吧?”

胤礽道:“知道,索尼大人。”

索额图道:“我阿玛,他特别看不起我,特别讨厌我!”

胤礽道:“啊?还有这事?”

索额图道:“我是庶子!我娘刚生下我不久就犯错死了。”

胤礽道:“……对不起。”虽然不该他道歉,还是先道歉吧。

索额图擦了擦眼泪,道:“你道什么歉?和你没关系。我亲娘……唉,不提她了。我是被额娘带大的,阿玛特别讨厌我。他每次吼我,额娘就护着我,大哥也护着我,弟弟们也护着我。”

胤礽道:“你们感情真好。”看出来了,索额图护着几个弟弟的时候,就跟护着亲儿子一样。

索额图吸吸鼻子:“阿玛他从来懒得教我,都是大哥教我。阿玛也从来懒得骂我,都是大哥骂我。”

胤礽道:“外祖父还会骂人啊。”

索额图道:“骂啊,还打呢。那么粗的荆条,就往我手掌心上抽。”

胤礽“嘶”地倒吸一口气:“那好疼啊。”

索额图点头:“疼啊。背不出书就骂,写不完字就骂。骂了后,我没哭他先哭,说他身体差,承担不了赫舍里的荣耀,护不住弟弟们,我是老二,我也不学谁学,让弟弟们保护哥哥吗?结果我挨了打,还要哄他不哭。可不可怕?”

胤礽使劲点头:“可怕,可怕极了。”没想到外祖父还做过这样的事。

索额图捡了好几件以前噶布喇教导他的事说,越说越伤心。

他作为有罪的侍妾的孩子,即使在襁褓中就被赫舍里家的主母带在身边,待遇和嫡子没差别,但在索尼眼中,有罪的侍妾之子就是低贱。

索尼倒是不至于折腾他,何况还有索尼的夫人护着,但无视是肯定的。

长兄如父。索尼无视索额图的时候,索额图的教育谁来看着?那自然只有噶布喇这个当大哥的了。

噶布喇精力有限,管不住所有弟弟,就把最聪明的索额图带在身边教导,告诉索额图,自己体弱肯定活不长,以后弟弟们就只能靠索额图照顾,索额图要争气。

索额图在朝堂中的资源,一直是赫舍里家嫡长子的资源。

否则他一个获罪的侍妾的儿子,哪有机会展现自己的才干?他能成为康熙的玩伴,就可见赫舍里家对他的看重。

嫡长子的噶布喇成为完全的隐形人,索额图成为赫舍里家唯一的代言人。

这些都是噶布喇和索尼力争之后,为索额图争取来的。

否则索尼如此厌恶索额图,就算噶布喇病弱,他也会率先照顾其余孩子。

可噶布喇说,家里就索额图最聪明。赫舍里家就只有索额图这一个能人。

“可是我真的聪明吗?”索额图说着说着,又嚎啕大哭,像个没长大的孩子,“大哥病重时又骂我,说我太嚣张,我当时已经听不进去了。我说大哥老在家待着,懂什么朝堂的事。我后悔啊,我为什么当时要顶撞大哥!”

索额图呜呜呜大哭,胤礽哭不下去了。

他站起来给哭得直打嗝的索额图顺背:“叔外祖父别伤心了,你现在不是听了外祖父的话了吗?外祖父肯定很欣慰,一定不生气了。”

索额图大哭:“我希望他生气啊,以后没有他对我生气,我又糊涂了怎么办?”

胤礽安抚道:“别担心别担心,还有常泰舅舅,还有保成我。”

……

大树树干后面,康熙摸了摸自己新剃的板寸小鞭子新发型:“索额图居然是噶布喇带大的?!我居然不知道这件事!你知道吗,常泰?”

常泰道:“知道一些。”

康熙不高兴了:“你知道,我居然不知道?”

常泰无奈:“皇上,谁会把自家怎么教育的事到处说?赫舍里还未分家的时候臣已经知事,当然知道。”

康熙道:“好吧,有道理。但是索额图居然是噶布喇教导出来的?!”

常泰:“……”有那么值得惊讶吗?

康熙道:“噶布喇还打索额图的手心!”

常泰:“……”教导的时候不听话,不打手心打哪里

康熙道:“索额图长大后还搞叛逆,不肯听噶布喇的话!”

康熙清了清嗓子,学舌道:“大哥你老在家待着,懂什么朝堂!”

常泰:“……”皇上您够了。

康熙摸摸下巴:“没想到索额图在噶布喇面前,就像个儿子。”

常泰:“……”皇上您一边偷看一边说叔父坏话,太不符合礼仪了吧?

常泰开始担心,康熙会把乖巧懂礼的太子教坏。

“索额图真没用,一大把年纪了,居然还让这么小的太子安慰他。”康熙又道,“你说他是不是没用?”

常泰:“……”我怎么说?我怎么能说叔父的坏话?叔父都那么伤心了,皇上您能不能别太过分?

常泰斟酌了一会儿词句,道:“至少叔父这么一哭嚎,太子殿下终于不哭了。”

康熙愣住了:“对啊。难道索额图是早就聊到了此事,故意的?”索额图心机果然深沉。

常泰道:“不,以叔父好面子的性格,他在太子面前毫无形象的哭诉,大概是悲伤得失去理智,才会这样做。”

康熙松了口气:“嗯,他现在看来很没脑子,误打误撞。”

常泰:“……”他怀疑皇帝对他叔父的意见很大。

康熙的确对索额图意见很大。即使索额图现在已经改了,他一时半会儿还改变不了对索额图积累的恶感。

索额图哭着倾诉过之后,理智终于回笼,特别不好意思。

他支支吾吾不知道该怎么弥补。道歉?说谢谢?都好丢脸。

最终,索额图只能以自己哭晕了为借口匆匆离开。

离开前,他看到康熙注视他的目光特别奇怪。

康熙道:“索额图,你还是节哀吧。一大把年纪了,别哭出个好歹。我还要带你去边境呢,你这身体还去不去了?我只带明珠去啰?”

“去,当然去!老臣的身体好得很!”索额图被康熙这么一激,雄赳赳气昂昂地走了,就像是一只马上要上斗技场的大公鸡。

康熙对胤礽得意道:“看,这才是安慰他的正确办法。”

胤礽:“……明白了,下次儿子请明珠来安慰叔外祖父。”

常泰:“……”完了。太子已经学坏了。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小说的作者是木兰竹,本站提供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72章 (霸王票加更)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总裁的不伦情人 是兄弟就来砍我 全世界都在等你心动 穿成通房后我跑路了 当剧情降临 星火长明 性别为女去装B[ABO] 作精在赘婿文爆红了 嫁反派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