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上一章:第79章 (霸王票加更) 下一章:返回列表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胤礽醒来之后,对昨晚酒后之事完全失忆。

失忆了没关系,他的老父亲会一五一十的告诉他、嘲笑他。

胤礽两眼无神。好了,酒后的他完全变成了第二世的模样,正常,正常。

一个正常的男大学生是什么玩意儿?如果加上了游戏、二次元等爱好,那么男大学生就约等于沙雕。而男大学生们很少没有这些爱好,胤礽只是云云男大学生大众之一。

甚至别说男大学生,男人至死都是沙雕。虽然偶尔在外的时候人模狗样,一关上门就变成了幼稚的沙雕。

男人至死都是少年(×)。

男人至死都是沙雕(√)。

所以他喝醉了变成了一只可爱的小沙雕,有什么问题吗?一点问题都没有。

他不过是醉酒之后忘记自己是大清太子胤礽,以为自己还是那个和室友们一起醉酒后胡闹的沙雕而已。

胤礽抹了一把脸。我脸皮厚,我一点都没认为自己社死。

康熙戳着呆呆的儿子的脸,笑着道:“你那首歌挺有意思。有几句词很不错,风格也大气,你不是挺会作词吗?”

胤礽板着脸道:“什么词?儿子不记得。”

胤礽不记得?不记得也一点关系也没有。胤礽唱歌的时候,已经有人把词记了下来。

胤礽看着别人记下的歌词,心情苦涩极了。

别卷了别卷了,大清都要被卷烂了。我喝醉后唱出来的歌词你们一字不漏记下来就罢了,还几乎一字不错,有些甚至典故都圈出来注解了,过分了哈。

“儿子不知道。”胤礽茫然地十分真实,“我写的?怎么可能?”

胤礽把纸一丢:“不是我,根本不押韵。”

康熙道:“你把这些句子记下来,按照韵脚整理一下,再添几句,不就有好词了吗?快去快去,朕要成为大清第一词人的阿玛。”

胤礽气沉丹田,奶猫咆哮:“容若!我阿玛要收你当义子!他要当大清第一词人的阿玛!”

纳兰侍卫默默转过身背对着小太子,表示自己不想掺和进这天家父子二人的互相打趣。

康熙一边笑一边使劲捏咆哮小奶猫的脸,捏着捏着感觉不对劲。

胤礽也感觉不对劲,然后他吐出了一颗牙齿。

舌尖顶顶,咦,我的门牙没了一颗!

胤礽说话漏风:“阿玛,您把我牙捏掉了。”

康熙:“……别胡说!御医!御医!”

虽然已经有了一个换牙的大儿子,康熙还是被惊吓到了。

御医诊断后,给胤礽开了个清凉的药包,说太子只是正常换牙,不用担心。但换牙途中可能牙龈会痒,如果牙龈痒就含着,千万不要舔,不要咬硬的东西,牙会长歪。

胤礽张大嘴,看着缺了一颗门牙的自己,有点害羞。

康熙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看到胤礽漏风的门牙就想笑。

胤礽气不打一处。

孩童六七岁开始换牙很正常,胤禔已经门牙都换过一遍了。

但大阿哥那人啊,他几乎从来不会尴尬。当有人想嘲笑他的门牙时,他就用一副“你有病啊”的表情看着对方,看得想要嘲笑他的人反而自己尴尬了。

真所谓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所以他换牙之后,几乎和没换牙一样,几乎没有人意识到这件事。

胤礽就不一样了。

他比胤禔好面子,脸皮也没胤禔厚,而且康熙特别喜欢笑话他,老嘲笑他的豁门牙。

康熙不仅嘲笑他,又召来宫廷画师把他缺门牙的模样画下来,快马加鞭送给太皇太后看,气得胤礽时隔多年又咬了他一口。

当胤礽张嘴的时候,吐出满口血。

血全是自己的。

他又掉了一颗门牙。

康熙笑得直不起腰,差点被东北的冷空气呛得喘不过气。

其他围观的人也忍不住笑了。

经过这段时间的同行,他们发现只要皇帝开始笑话太子,他们就算不小心笑出声,皇帝也不会责怪他们。

太子已经成为全队伍的开心果。枯燥乏味又辛苦的东北之行,全靠着听皇帝和太子逗乐子解闷。

一些勋贵和宗室心中感叹,太子和皇上的关系真是太好了。不过他们并不灰心。太子还小,现在和皇上的亲密做不得数。等太子成婚之后,他们的战争才正式打响。

康熙笑话了胤礽一阵子,见胤礽要生气了,便板着脸下令同行队伍不准提太子换牙之事。

胤礽直翻白眼。

这里会嘲笑我换牙的人只有你吧?阿玛?你就会甩锅!

不过康熙下这道命令,就代表和胤礽“和解”,胤礽原谅了他老喜欢逗儿子的坏阿玛。

经过五六日的行进,康熙等人来到了大清祖陵。

康熙前脚祭拜完祖宗,后脚就带着胤礽去打猎,一副猛男出笼撒欢的模样。

胤礽裹紧了自己的小毛绒披风,特别无奈。

东北虽然天寒地冻,林子里的猎物还挺多的,而且大多是真正的野物,有狼有虎有熊,全都凶性十足。

也只有现在战斗力还未下降的八旗猛男们,才敢去真正的密林狩猎。

康熙也是猛男,他要亲自去猎老虎,说要给儿子做一身完整的虎皮袄子。

胤礽拒绝:“虎虎这么可爱,不要去打虎虎。”

康熙:“说话语气正常点。”

胤礽:“天寒地冻,我只想回去躺在火炕上睡觉。”

康熙不为所动,并且要求胤礽也去猎头老虎。

胤礽:“???”阿玛你看我像是能猎到老虎的人吗?

最终,他们这次围猎真的遇到了两头虎,康熙和胤礽一人猎到一只。

至于胤礽是怎么猎到的……康熙说是自家小太子猎到的那就是自家小太子猎到的,还有假吗?

胤礽叹气。算了,保护动物是两百年后的事了。身在游牧民族建立的封建王朝中,围猎就和搓麻将一样是上层贵族必备的交际,之后许多商谈什么的都会在围猎中进行,就和一边喝酒一边签协议似的。他得早点习惯。

唉,还是不习惯这个时代啊。

胤礽见康熙把他“猎”到的大老虎赏给了驻军的将军,握着弓箭的小手捏紧了一些。

之后,胤礽像是放开了一样,狩猎不再扭扭捏捏,第一次真的猎到了猎物。

胤礽亲自猎到的猎物被康熙收走了,然后康熙从侍卫们猎到的猎物中选了一部分送给众臣,说是太子猎到的。

很快,太子英武之名就传开了。

还有跟随着一起来文臣谄媚夸赞,胤礽堪比苏轼诗句中“亲射虎、看孙郎”的孙郎。

胤礽脸一黑:“生子当如孙仲谋的那位孙郎?合肥孙十万?”

文臣:“……”

康熙本来很高兴,一听胤礽这么说,脸也黑了。

于是那阿谀谄媚的文臣不但没有获得赏赐,还被罚了俸禄。

其他汉臣笑话那位文臣:“看来太子已经熟读史书。”

那位文臣:“……”

满臣也纳闷。太子是不是文思敏捷得过分了些?他们都没愣过神呢。

明珠捋着胡须赞叹:“太子还这么小,就已经将《三国志》读透了?”

索额图不赞同:“太子不小了,读透《三国志》不是很正常吗?”

两个目前处于同一战线、现在明明都在夸太子的人又互怼了起来,一把年纪了还相约去射靶子定胜负。

胤礽挠挠头,和康熙对视一眼。罢了,由他们去吧。让明珠和索额图和好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康熙道:“以后他们俩的画像要是能入阁,我把他俩挂一起。”

胤礽:“……阿玛,我怕那两张画像会晚上打起来。”

康熙:“哈哈哈哈。”

胤礽耸肩。他的阿玛的恶趣味啊。

八旗尚武,又是游猎民族。之前多有太子体弱的传闻,康熙用一场围猎洗刷掉胤礽体弱传闻之后,才带着胤礽去吉林乌喇考察军营情况,了解沙俄动向。

原本历史中,康熙考察完吉林乌喇之后就该返回。但这次康熙却没有返还,而是遣返了部分文臣之后,带着少数武将重臣,朝更北的地方行进。

他们来到了瑷珲城。

瑷珲城最早建于明朝永乐年间,用于防备蒙元残部。现在是黑龙江将军萨布素的驻地。这附近就是清朝流放犯人的地方。

黑龙江将军富察萨布素,属岳克通鄂·富察一支,祖宗世代是岳克通鄂城长。他先祖被努尔哈赤派往吉林驻扎,便在此繁衍生息。

原本历史中大清会在康熙二十二年才设置黑龙江将军,将黑龙江划出吉林,并把老瑷珲城从江左岸搬到江右岸,建瑷珲新城。

胤礽这一世康熙更早的平了三藩收回台湾,又早早意识到沙俄的野心,所以提前做完了这些事。

现在是康熙二十一年。沙俄本该在康熙二十年抢占额尔古纳河流域地区,占了大清的银矿,抢了大清的毛皮粮食武器,还在额尔古纳河修筑城堡。

萨布素兵强马壮,以逸待劳,把沙俄打了回去,银矿没丢。

胤礽喜极而泣:“太好了!萨布素将军好厉害!”

黑面汉子萨布素被胤礽如此直白的夸赞,有些不好意思。

这里太偏僻,他没想到皇帝和太子居然会亲自来瑷珲城视察。朝廷终于意识到了沙俄的狼子野心了吗?

是的,朝廷认识到了,认识得可厉害了。

这次随行康熙的文臣武将大多都会罗斯语,拿着萨布素缴获的沙俄军队资料文件一顿研究,得出了沙俄今年会大举进犯黑龙江下游的结论。

萨布素傻眼。

他作为黑龙江将军都不会罗斯语啊!怎么连小太子都会罗斯语!

“学啊。”胤礽道,“你不会罗斯语,被翻译语言的传教士坑了都不知道。”

萨布素立刻道:“好好好,臣立刻学!”

他内心汗颜。学一门语言很容易吗!

康熙带来的大臣们商议着商议着,有些人就掉队了。

首先是不会罗斯语的掉队;然后不懂罗斯国国情的掉队;再然后不懂黑龙江流域地形的人掉队……层层掉队之后,能围着康熙商量打沙俄的人只剩下小猫三两只,每一只都是目前康熙的心腹孤臣。

索额图和明珠也位列其中。

康熙心里骂了句废物,然后把胤礽拉进了军事会议中,心里倒是轻松不少,不用藏着掖着。

胤礽也不想藏着掖着。沙俄今年就要来大举进攻了,他藏个屁。

在康熙的支持下,胤礽毫不保留地展现出自己对沙俄与黑龙江的了解,提了不少建议。

这些建议都是胤礽从第一世抵御沙俄入侵时的得和失中,所总结的已经被历史验证过的建议,属于已经“盖棺论定”的事。

再加上胤礽在现代社会中学到的一些自然、地理、军事知识,他提出的基本已经不能算建议,而是切实可行的措施。

萨布素作为驻守边防的大将,对太子并不了解。这次见到太子如此厉害,眼睛都亮得快闪光了。

他摩拳擦掌感叹道:“可惜殿下是太子,若殿下是寻常人,臣定会想方设法把殿下留下来帮臣。不,臣一定会把黑龙江将军的职位让给太子殿下,臣来帮太子殿下!”

胤礽眼睛也亮了:“我觉得这个主意好。汗阿玛,您说呢?您看我驻守一段时间的边疆好不好啊?”

“不好!”康熙拧了一下胤礽的耳朵,“你才几岁?就想从军了?想当大将军王也不是这个时候!老实点!”

“哦。”胤礽叹气。

萨布素傻眼。皇上和太子的关系这么亲密吗?

他看向其余大臣。

大臣们都一副习以为常的模样,有的还露出了慈祥的笑容。

萨布素明白了。看来皇上和太子关系确实很亲密,京里来的大臣们都习惯了。

暂时商量出抵抗沙俄入侵的战略后,后勤大队长索额图叹息道:“可惜这里太荒芜,粮食很难种植,后勤是个麻烦。”

胤礽摇头:“那索大人可就说错了。黑龙江不但不荒芜,反而是大清最肥沃的平原。若是开垦出来,这里会成为大清最大的产量地之一。”

索额图立刻拱手道:“请太子明示。”

胤礽没有直接说,而是让人挖了一块黑土进来。

本来他早就想展示黑土的神奇,但东北冬季的土没化冻,他没有办法弄出插一棒子,土里流油的神奇景象。

现在他只能让人把黑土放进温暖的室内,给其他人做展示。

东北黑土地有多肥沃,后世是个经历了九年义务教育的人都知道。但现在的人却不太清楚。因为这些肥沃土地,大部分还是密林、沼泽,人类还未涉足,所以看上去似乎是耕地不足。

但只要肯花费大力气把黑土地整理一下,根本不需要怎么打理,这里的地直接就是熟田。

“虽然这里只能一年一熟,但因为地方广阔平整,耕种效率会高许多。而且粮食口感会更好……呃,这个现在不重要。”胤礽道,“如果耕种玉米等高产作物,产量会更高。”

康熙知农,点头道:“玉米是个好东西。”

他叹了口气:“是块好土地,可惜开荒沼泽太难了。”

“其实……还好。”胤礽犹豫了一下,咬牙道,“如果借助海外的一种机器,就能较高效率的给沼泽抽水整地。”

康熙道:“什么机器?”

胤礽把蒸汽机和内燃机的原理粗略地讲了一遍。

他虽然是文科生,蒸汽机和内燃机的原理就是烧开水,这一点他还是知道的。

至于蒸汽机和内燃机怎么烧开水?对不起,文科生就是废物,请找一个工科生穿越,谢谢。

胤礽记得蒸汽机就是在康熙年间发明,康熙中期国外就有了可以用于工业的蒸汽机。

如今是公元1682年,正好还有十八年,就进入了十八世纪。

著名的第一次工业革命十八世纪,那个英国成为日不落帝国的十八世纪,华夏全面落后世界的十八世纪。

如今康熙朝的君臣终于开眼看世界,但他们对世界的了解仅仅来源于传教士,并没有亲自派人去打探各国消息。

所以,胤礽准备作死利用信息差“欺君”,把将要发生的事变成已经发生,让清朝君臣们以为工业革命已经开始。

胤礽说完蒸汽机和内燃机的粗糙原理之后,康熙略微沉思了一会儿,让人拿了个火炉过来烧开水。

偏厅本就一直备着开水。侍从们提了一壶开水来烧,很快水就咕噜咕噜响了起来,盖子被水蒸气冲得不断开合。

康熙又沉思了一会儿,让人在茶壶盖子上绑了一根细杆子,然后堵住了茶壶的嘴。

茶壶盖子的开合越发频繁。

康熙将一本厚书压在细杆子上。茶壶盖子安静了一会儿,但很快盖子就被冲开,厚重的书本被细杆子撑了起来。

“蒸汽机……内燃机……”康熙脸色越来越黑,“如果加些机巧,岂不就是木车流马?难道这就是已经失传的木车流马的原理?”

胤礽睁大眼。还、还能这么想吗?阿玛您说得好有道理!

他压低声音道:“汗阿玛怎么和皇玛法说了同样的话?”

康熙回了一句:“因为是亲父子。”

胤礽:“哦。”

父子俩看了一会儿茶壶盖子,同时露出忧心忡忡的表情。

其他大臣们也细思恐极,越思冷汗越多。如果海外已经掌握了这等技术……

“我试探过传教士,这些技术还未大规模用于民间,许多人都不知道。他们虽然研究了出来,但只用于宫廷用具,还未运用在轮船车辆上,不过也快了。”胤礽道。

康熙无奈:“这些事你怎么不早和朕说?”

胤礽皱眉歪头:“阿玛又没问过。再说了,皇玛法没和阿玛说过?”

康熙道:“没有。”

胤礽道:“那不该是皇玛法的错吗?负责教导阿玛的是皇玛法,和我有什么关系。”

康熙:“……”虽然儿子说得很有道理,但是想揍儿子怎么办?

其他大臣纷纷垂首装聋子。没听见没听见,我什么都没听见。

为什么小太子会提起先帝,为什么似乎小太子被先帝教导过,皇上还知情,这些我们都没听见,也不会去思索。

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康熙叹息:“只是一日,你皇玛法能教导朕多少?”

胤礽道:“那也怪不了我,我还小,他教了我很多,我一时半会儿也想不起来。提到这件事才想起来。”

康熙敲胤礽的脑袋:“没用的儿子。赶紧多想起来一点。”

胤礽抱着脑袋使劲甩头:“想不起来就是想不起来,阿玛您敲我脑袋我也想不起来。我只是一个小孩子!”

康熙气得哭笑不得,又有点手痒,想揍儿子了。

说起来,他很久没揍儿子了。

“罢了,想不起来就想不起来,知道原理之后,便让工匠们去想。”康熙洒脱道,“西方诸国有工匠,我们大清难道缺工匠?重金之下必有勇夫,谁先把蒸汽机和内燃机用于国计民生,还未可知。”

胤礽道:“若要用蒸汽机和内燃机,煤炭矿和黑油矿就很重要了。”

胤礽没说污染的事。

现在蒸汽机和内燃机都还没造出来,说污染太早了。如果现在说了污染和毒性,他害怕朝中大臣会因噎废食,害怕被“毒死”而拒绝使用蒸汽机和内燃机。

“黑油,就是那种会燃烧的油吗?”索额图捋了捋胡须,“黑油和煤炭都该归于国用。”

康熙道:“那是自然。”

他们再次看着茶壶发呆。

如果这等不需人力的机器做出来,说不准真的能把关外蛮荒之地开发成大清的粮仓。想想那局面,他们就美得慌。

大清龙兴之地,原来真的是一块宝地吗?他们身处宝库而不自知啊。

“蒸汽机和内燃机研究出来之前,这附近的开垦也要持续进行。”康熙道,“能用人力开垦出来的地就先开垦出来,朕会收集玉米等新式良种送于将军,屯田之事将军要上心。”

萨布素跪地道:“臣遵旨!”

此事便暂时如此定了下来,具体的命令,康熙要回宫之后再正式下达。

但他给萨布素的口谕,已经是下定决心要在今年解决沙俄的事。

康熙知道准噶尔虎视眈眈,大清与噶尔丹迟早有一战。

现在既然大清国内无其他战事,那么就要一举把沙俄打退打疼,让他们不敢再犯。否则准噶尔谋反,大清就会多面受敌。

“索额图,明珠,你们二人主办此事。”康熙下命令道。

索额图和明珠接旨。

索额图主调度,全力供给萨布素的军队对沙俄开战;明珠主舆论,将朝中大小反对声音全部压下,调解各方势力支持与沙俄的战争。

康熙离开之前,又听从胤礽的建议,留下纳兰性德、曹寅和鄂伦岱三人,继续探查沙俄的动向。如果有紧急战报,三人都可直接呈报。

“如果有机会,不怕死,你们也可以跟着萨布素去得些战功。”康熙语重心长道,“但若你们想要战功,就不要想着能保住性命了。”

三人跪地接旨,知道这是康熙给他们建功立业的机会,十分激动。

佟家除了鄂伦岱之外的人全部已经早早返回京城——他们不会罗斯语,属于第一批被康熙遣返的。康熙对鄂伦岱寄予厚望。

曹寅是内务府包衣,居然有机会立军功,他激动得不能自已,已经下定了去战场的决定。

纳兰性德也很激动,但纳兰明珠比纳兰性德更激动。

他一边想着儿子终于要建功立业,还是建立军功的机会了;一边又担心儿子的安全,害怕儿子真的马革裹尸,他白发人送黑发人。

想来想去,明珠愁得不行,只好去串门索额图的帐篷倾诉。

索额图更郁闷。他的儿子都是废物,一群小废物,一个能用的都没有。他决定了,回家之后要每天更加严厉的教导儿子,一定要让儿子成才。

然后索额图把明珠轰了出去。他可不认为明珠是忧愁,他觉得明珠就是在炫耀自己有个好儿子。

可恶啊!!为什么明珠的儿子这么好!!我也想要这么好的儿子!!

唯一让索额图欣慰的是,他虽然没有好儿子,但有好侄子。

我侄子常泰已经去当台湾总督了!你儿子还只是个侍卫,哼!

康熙回京之后,立刻召开群臣开会,商量对沙俄用兵之事。

这些事小太子胤礽就不参与了。

他在瑷珲城当了一次谋士就够了,现在他该休息一会儿。

但胤礽休息了,又没完全休息。

他既然已经和康熙说了蒸汽机和内燃机的事,就想再挣扎挣扎,尝试把蒸汽机和内燃机做出来。

胤禔觉得好玩,也跟着一起瞎折腾,其他皇子也纷纷加入。

最后结果……自然是什么都没研究出来。

“唉,只能看工部能不能研究出什么名堂了。”胤礽果断地选择了放弃。

果然,人只要被逼急了,什么都能做得出来,但数理化生不会就是不会。

胤礽放弃之后咸鱼躺平,又开始每日陪哥哥逗弟弟的颓废人生,看得康熙咬牙切齿。

康熙每日忙得脚不沾地,胤礽也每日脚不沾地……玩得脚不沾地,这让康熙心里怎么能平衡?

儿子大了,身体也好了,该读书了。宫里读书儿子会晕倒,那就去宫外读。

于是,康熙提前修缮了畅春园,让胤礽常住畅春园无逸斋读书。

胤礽捂着胸口:“无逸斋?阿玛,无逸什么的过分了吧?”干!又是无逸斋!他讨厌无逸斋!

康熙拍拍胤礽的肩膀:“不过分,我让你大哥三弟陪着你。”

至于可怜的四弟弟。哦,他还没启蒙,仍旧在皇宫里待着。

小胤禛气得又砍坏了德妃两盆盆栽。

我也想出宫!我也想读书!

大阿哥胤禔和三阿哥胤祉用看傻子的眼神,怜爱地看着小胤禛。

不,弟弟,等你开始读书后,你就不想读书了。

珍惜你仅剩不多的悠闲童年吧。你根本不知道哥哥们现在究竟遭遇了什么地狱惨事。

“你终于也要每日早起晚归勤奋读书了啊。”胤禔感慨,“来,让我看看你学的是什么?”

胤禔拿起胤礽的功课,一看脸就黑了:“各朝皇帝奏折?这什么玩意儿?”

胤礽趴在桌子上,两眼无神脸色灰暗:“就是历代帝王奏折啊。汗阿玛不知道从哪搜集的。我不但要看,还要背,还要写读后感,还要结合史书写出自己的解决方案。这谁给阿玛出的馊主意?我要打死他!”

胤禔倒吸一口气:“这也太痛苦了。”

胤礽嘤嘤嘤假哭。不要啊,他不要回到第一世的苦逼学生身涯。阿玛这么早就不爱他了吗?

胤禔拍了拍胤礽的头:“累到了就直说,别给汗阿玛面子。他如果罚你,我和弟弟保护你。”

胤祉使劲点头:“我和大哥保护太子哥哥!”

“谢谢,爱你们。”胤礽抱住胤禔和胤祉,感动极了。

可惜,他也只能感动感动,哪敢让大哥和弟弟真的帮他受过啊。

于是,胤礽终于开始苦逼地上学。

康熙见胤礽进步很大,又增加了些功课。

经书子集还是得继续看,奏章史书也要对应着学,还有什么琴棋书画骑射劈砍都得精通,当然数学天文地理音律等等等等,反正儿子是天才,只要御医说儿子身体没问题,那就全给儿子灌进去。

还好这些大部分事胤礽第一世都学过,捡起来特别快。

但他深得大阿哥的教诲,装作自己只能勉强完成任务的样子,并且绝对不熬夜,永远准时睡觉,并且到了休沐日绝对不加课,一定会带着大哥、三弟去宫里接四弟,然后一起出门听戏。

小胤禛就盼着每隔六天的休沐日,和哥哥们一起出宫玩耍。

康熙哭笑不得。

罢了罢了,他也不想把儿子逼狠了。只要儿子不每天在他面前愉快的叹息“啊,阿玛真忙我真闲”,他就可以放过儿子。

康熙也住进了畅春园——他本就很少在皇宫里办公。妃嫔们没有随驾,只是头一天康熙点了谁的牌子,谁就来畅春园陪康熙住几晚。

康熙已经结束了专宠佟皇贵妃,开始继续恩露均沾。

但佟皇贵妃居然怀孕了。

她怀孕了。

没吃奇奇怪怪的药就怀孕了。

佟皇贵妃摸着肚子喜极而泣,康熙也唏嘘不已。

原来表妹能怀,只是之前缘分没到?有了这个未出生的孩子,康熙对佟皇贵妃的膈应终于暂时消失,对待佟皇贵妃重新温柔起来。

“表妹好好照顾身体。若是儿子,朕定给他封个铁帽子王;若是女儿,朕定让她留在北京城。”康熙承诺道。

佟皇贵妃擦了擦眼泪,使劲点头。

康熙笑了笑,替佟皇贵妃擦拭掉眼角的泪珠:“好了,别哭,哭了伤身。”

佟皇贵妃赶紧露出笑容。不哭不哭,她一定要好好养身体,不患得患失,影响胎儿。

康熙想了想,又道:“你家……你家若又递牌子打扰你,全拒了吧。朕是为了你好。”

佟皇贵妃笑容有些勉强:“嗯,妾知道。”

她知道,但完全不关心家里的事,她不知道做不做得到。

康熙把佟皇贵妃揽进怀里轻轻拍背:“保重身体,佟家没有比你的身体更重要的事。”

佟皇贵妃再次“嗯”了一声,闭上了眼,沉浸在康熙的温柔中。

胤礽得知佟皇贵妃怀孕之后,轻轻叹了口气。

他为佟皇贵妃感到高兴,但同时又很担忧。

佟皇贵妃的身体其实现在已经调理过来了,虽然偶尔会被气病,但谁没被气病过?康熙作为皇帝,每日生气的时间更多。

佟皇贵妃一直没怀孕,可能是因为与康熙近亲结婚的关系。

他们是亲表兄妹。

所以,佟皇贵妃即使怀孕了,要生出一个健康的孩子,概率也比没有血缘的人来的低。

胤礽只能祈祷,佟皇贵妃这一世有个好运气,能生出健康的胎儿,不要因为生产伤了元气,孩子早夭伤了心,然后郁郁而终。

佟皇贵妃怀孕没多久,德妃也怀上了。

德妃身体好,心情也好,怀孕也没什么不良反应,并且已经有了一个宝贝儿子,所以比佟皇贵妃显得轻松多了。

康熙赏赐了德妃许多东西,问德妃要不要暂时把胤禛交给其他人养,免得自己怀孕了照顾不周。

德妃赶紧哭了一场,怎么也不肯把宝贝儿子送走:“妾怎么能因怀了孕,就忽视了四阿哥?四阿哥也是妾身上掉下来的肉啊。”

康熙赶紧收回这句话,让德妃安心,他只是说说而已。

胤礽唏嘘不已。

这一世德妃居然哭着向康熙求着,不要把胤禛送给其他人暂养。

暂养都不行。

他第一世的时候,德妃可是以自己要照顾六阿哥为由,直接把养育身体健康的胤禛的事推掉了。

胤禛前后两世的际遇真的是大不相同了。

好事好事。

胤礽看着才不到四岁的胤禛已经开始和胤祉过招玩摔跤,嘴角微抽。

嗯,好事好事。

这辈子的老四又爱唠叨还能打,真是好事。

胤礽有点可怜以后老四身边的人了。特别是十四阿哥。长兄如父,四阿哥是十四阿哥的胞兄,以后十四阿哥肯定会被德妃交给胤禛管。

想想胤禛现在的武力值,想想胤禛那可怕的唠叨功力。

哦,天啦,十四真的好可怜!

不过现在十四阿哥还没影子,也不知道他将来会不会出生。

胤礽拍了拍胸口,想起未来可能会发生的事,忍不住笑出声。

“小四,德妃有了新的弟弟妹妹,你一定要当一个好哥哥,好好教导弟弟妹妹。”胤礽坏笑。

小胤禛不明白太子哥哥的笑为什么怪怪的,但还是乖乖点头:“好。”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小说的作者是木兰竹,本站提供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79章 (霸王票加更)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你是我的小确幸 踢总裁下床! 撩肾达人/万千荣光 哄好了吗 婚不可欺:总裁强宠替身妻 七十年代漂亮女配 旧欢新宠,总裁,你好棒! 最开始我只想赚钱 霸道总裁求抱抱 萌宝甜妻,冰山总裁宠上天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