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霸王票加更)

上一章:第87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常泰正指导大阿哥用刀的时候,得知自己被大阿哥党弹劾了。

常泰:“……哦。”

胤禔:“……草。”

胤禔甩了甩被常泰用木刀打麻的手,不悦道:“舅舅,这群大阿哥党是真的想推举我当皇帝,还是想整死我?我看他们就是想整死我。“

常泰把胤禔的袖子撸起来,给胤禔倒上药油,使劲一揉搓,胤禔疼得龇牙咧嘴。

“忍着,现在把乌青推散了,明天才不会痛。”常泰把想逃跑的胤禔按住,“他们当然确实没安好心。以前宗室推举的都是小皇子,您比太子年纪还大,不是他们的最终人选。”

胤禔抱怨道:“是啊,好明显。他们就想让我和太子弟弟斗得两败俱伤,然后推举一个蠢弟弟上位。”

常泰道:“长子和嫡子在皇上心中地位与其他皇子地位不一样。如果你们俩争斗出事,对皇上的精神是很大的打击。他们看似给你们设套,实际上要伤害是皇上。皇上太过英明神武,给他们带来的压力很大。”

常泰给胤禔把胳膊上的乌青推散之后,用热水将胤禔胳膊上的推拿药油擦干净,换上了一种清凉的药油,然后把胤禔的胳膊用白色棉布束好。

胤禔露出畅快的神情:“舒服了。推拿的时候是真痛苦,推拿完也是真舒服。”

常泰笑道:“大阿哥非常厉害。施琅说,许多将门子弟都受不了这种苦。”

胤禔挥了挥自己的绑带手臂,道:“将门子弟和我有什么区别?没区别。”

两人正聊着,胤礽带着一众弟弟捧着食盒过来。胤禔立刻藏起疲惫的神情,向着胤礽走去,向胤礽和弟弟们炫耀自己有多厉害。

无论胤禔怎么自夸,胤礽都能找附和的词,把胤禔夸得笑得见眉不见眼。

常泰看到这兄弟友爱的一幕,心里也暖洋洋的。

他最担心的就是太子在宫中太过孤单寂寞压抑。有大阿哥陪着,常泰放心了许多。

胤礽一直给常泰灌输“太子的地位是否稳固只取决于皇帝”的思想,所以常泰看待皇子们的眼神,只是看待自家亲外甥的玩伴。谁对太子好,他就愿意对谁好。

如果皇子们真的愿意把他当做舅舅,虽然这些皇子都比不过他的亲外甥,常泰对待他们肯定也比对待其他陌生小孩好。

“我要学,舅舅,我也要学!”小胤禛跳得老高,缠着常泰不放。

常泰道:“等四阿哥长大了,臣一定教四阿哥。”

小胤禛要和常泰拉钩:“说好了!”

“嗯,说好了。”常泰和小胤禛拉了勾后,一个太监过来寻常泰,说皇帝召他去。

“舅舅不会有事吧?”胤祉担忧道。

这几日常泰陪着皇子们玩耍,教导皇子们习武,已经博得了小皇子们的好感和敬意。现在他们这一声“舅舅”叫的情深意切。

胤礽有些担心。常泰和皇子们关系太近,现在肯定无事,但当皇子长大之后……啊,不要多想。舅舅在台湾那么远的地方呆着,弟弟们还小,分开几日就忘记了。

“在担心舅舅被弹劾的事?”胤禔问道。

胤礽勉强笑了笑,道:“嗯。”其实不是很担心。

胤禔皱眉:“真烦。好想提着鞭子给那群人一人一鞭子。”

胤礽道:“会有机会。”

咳,上辈子他们兄弟们没少鞭挞大臣宗室,不独他一人。阿玛惩罚宗室和大臣的时候,还会让他们执鞭。

常泰走进康熙的书房时,康熙又砸了东西。

看到他进来,康熙不耐烦地挥了一下手,让他别请安。

常泰皱紧眉头,先把地上没坏的东西捡起来放好,然后示意太监们来清扫坏掉的东西,才道:“皇上若是生气,可以去校场发泄。砸东西伤到了自己多不划算。”

他顿了顿,补充道:“砸了东西还得用皇上自己的钱补,没伤到人也不划算。”

康熙气得拍桌子:“朕就说保成那吝啬的性子哪来的,原来是和你学的!”

常泰立刻道:“臣可没有,别冤枉臣。太子殿下偶尔比较吝啬,难道不是总听皇上抱怨国库没钱内库没钱的原因吗?”

康熙生气道:“朕说是你的错就是你的错!”

常泰不肯背锅:“皇上,把责任推给臣子不是明君的行为。”

康熙把一本奏折丢常泰脸上,被常泰敏捷地接住:“看看这奏折,把你说成大清第一奸臣了。你要是不主动承认带坏太子的错误,朕就治你的罪!”

“不,都是皇上的错。太子殿下是皇上亲自养亲自教的,和臣没关系。”常泰一边继续与康熙互怼,一边打开奏折。

看着看着,常泰乐了:“这奏折时编排臣还是编排皇上?他们这笔法,好像臣在畅春园不是教皇子,而是侍寝。”

“去去去,把朕的隔夜饭都恶心出来了。”康熙本来怒火冲冠——必须提一句,康熙如今的头发终于可以做到怒火冲冠了,被常泰这么一说,他突然气不起来了。

康熙也忍不住乐了:“他们还真敢说,朕是不是太仁慈了?”

常泰道:“宗室和满洲勋贵就这么多人,朝中要保证一定数量的满臣,所以皇上上次只诛首恶,家中女眷子嗣都不入罪,当官的继续当官。他们想继续试探皇上的底线吧。”

常泰又看了一眼折子:“不过上折子的人肯定不知道自己被同伙当成了试探皇上底线的棋子。”

弹劾他就弹劾他,说嗨了把皇上的名声带累上,真是愚不可及。

“还有这个。”康熙又递给常泰一个折子。

常泰翻开之后,又乐了:“大清以武治国,从来没有怕过谁。汉臣就罢了,满臣居然说什么穷兵黩武,还说海盗犯边也要对他们仁慈忍让,大清把国门关上,不与他们争抢海路就好。不是看这上折子的是个满洲姓名的大臣,臣还以为是哪个腐儒。”

康熙道:“前明和弱宋党争时不看对错,只论立场。这群人也差不多了。”

常泰开玩笑道:“这看上去是太子党和大阿哥党,实际上是宗室勋贵党和皇上党?说起来,大阿哥现在特别生气,臣真担心大阿哥一个忍不住,朝着那群大阿哥党冲过去。”

康熙一听到大儿子就头疼:“等他议政之后,他那坏脾气……唉,到时候就让他站保成旁边。他要冲动,保成好拉住他。”

康熙又丢给常泰一堆奏折,全是弹劾常泰的。

常泰叹了口气,明白康熙找他来干什么。康熙就是来找苦力的。

他要了笔墨纸砚,把弹劾他的人的名字都列入表格中——表格是胤礽教他用的,他去了台湾之后,假装这是自己发现,递折子告诉康熙,康熙让六部的人也运用起表格。

写完名字、职位之后,常泰又整理出这群人的籍贯、升职简历、师生和姻亲关系。

太监们把常泰制作的表格拆成纸条,康熙和常泰根据他们的个人信息,把纸条重新排列组合订到墙上的黑板上。

黑板和粉笔是胤礽给梁九功启发之后,梁九功搞出的新发明,现在大学和国子监都已经用上了。老师们还无师自通了弹粉笔的绝技。

“几乎所有入关时立过大功劳的勋贵和宗室都参与其中了。”康熙的脸越来越黑,“好啊,好啊,朕这是不是众叛亲离?”

常泰道:“同是一家人,也会有不同的理想和立场。说起来,臣的叔父是不是还在大阿哥党中?”

康熙这才想起来,他派了两奸细去卧底。

他忙把明珠和索额图找来。明珠和索额图十分默契的添油加醋说了那群人有多嚣张,然后开始说自己多忙,没空去开会。

前面半句话是遮掩,后面半句话才是他们真心想说的话。

康熙看着两人都瘦了一圈,眼下也黑了一个度,不由怜悯老臣,给两人准了假。

于是,第二天的朝堂上,康熙把弹劾常泰的人都骂了一顿,杀鸡儆猴解除了明珠和索额图的大半职位,让他们专心处理沙俄犯边的事,戴罪立功。

明珠和索额图老泪纵横,磕头认罪,自陈绝不会辜负皇帝。

这次也跟着上了一次朝的常泰好不容易才忍住嘴角的微抽。他想,他比起叔父和明珠,火候还是差得太远了。

明珠和索额图两个大阿哥党中资历最老的大臣都被削了,其他人自然也不会被康熙放过。

跳得最厉害的大臣被发配宁古塔,剩下的人贬官的贬官,降职的降职。朝中终于老实起来,不再想东想西,专心为抵御沙俄和训练海军的事工作。

常泰彻底上了所有大阿哥党的黑名单,许多人恨他欲死。只要他稍稍露出一丁点破绽,肯定就有无数嗜血的鲨鱼扑上来。

常泰说不害怕是不可能的。但他转念一想,自己作为太子亲舅舅,大约什么都不做都是这么个待遇,就释然了。

这次常泰弹劾时间,让大阿哥党大部分朝堂人脉都暴露出来,康熙把这群人都列入小本本中。

大阿哥党暂时蛰伏。所有官员都铆足了劲赚表现,大清朝廷的效率高了不少。

不知道是不是朝中的局势也能影响到边疆的士气。在康熙十八年深秋之际,三等伯、议政大臣董鄂·费扬古与黑龙江将军、宁古塔将军等攻破雅克萨城,全歼守城俄军。

当沙俄摄政王索菲亚派遣使者要求大清撤围,愿意与大清商谈,重新议定边界时,黑龙江将军萨布素已经带着一群人在雅克萨城重修城池,开始屯田了。

费扬古会罗斯语,他装作自己听不懂,同意沙俄自带翻译。

沙俄使者明明战败了还趾高气昂,传教士的翻译却显得沙俄使者仿佛要俯首称臣似的,听得费扬古嘴角疯狂抽搐,当即递折子快马加鞭送于康熙处。

康熙打开奏折,奏折开头第一句是请安,第二句就是“学罗斯语非常有必要,建议所有驻边将领都学”。

康熙哭笑不得:“这费扬古,他遇到了什么,才会有这样的感慨?”

康熙看完费扬古的折子之后知道了费扬古遭遇了什么,他深呼吸,提笔写下了“准奏”二字。

原本康熙属意派去黑龙江的是另一个董鄂氏,董鄂·彭春。

彭春和费扬古虽同姓董鄂氏,但并不是同一家族。彭春的董鄂氏是大清开国功臣何和礼之后,费扬古的董鄂氏则是顺治朝著名的孝献皇后的那个董鄂氏。

董鄂·费扬古,即是孝献皇后的亲弟弟。

费扬古是一员天生猛将,长得异常魁梧,武力值超强不说,还是一员有远虑的智将和谋将。

因太皇太后和康熙之前迁怒孝献皇后,导致他沉寂了一段时间。但是金子总会发光,费扬古在三藩之乱中就脱颖而出,位列议政大臣之列。

原本费扬古成为议政大臣之后,又会被康熙冷待一段时间,直到远征噶尔丹,才是他真正展露才华的契机。

这一世的康熙因看到“顺治附体”,明白了自家汗阿玛当年的苦衷,对孝献皇后已经没有了恶感,费扬古的仕途好走了许多。

费扬古又是一个才华横溢,文武双全,很擅长抓住机会的人。他早早地学会了几门外语,罗斯语更是特别熟练。

康熙带着胤礽视察瑷珲城时,费扬古顺利留了下来。语言天赋不行、不会罗斯语的彭春提前回了京城。这次带队征伐沙俄的机会,自然也落他手中了。

费扬古比彭春厉害许多,又年轻气盛,根本没考虑过沙俄会不会投降服软,直接一口气把沙俄的据点全推了。

若不是天气逐渐寒冷,他还想再推进几里地,看能不能找到沙俄人聚集的城镇。

就你沙俄懂烧杀抢掠?我大清披上文明人的皮只有几十年,你敢来我们这抢劫,我们就不能去你们那?

来啊,互相伤害啊,看谁抢得多啊。

费扬古看到沙俄摄政王送来的求和书信,分外不喜。

他才刚开始建功立业呢,你怎么能求和?边境是商谈出来的吗?难道不是打出来的吗?停不停战是我们大清说了算,你瞎逼逼什么?给你脸了?

所以,费扬古给康熙的折子,自然也带上了自己主观的感情,痛斥沙俄使者的无礼和担任翻译的传教士的欺瞒,认为应该多给沙俄点颜色瞧瞧。

康熙自然准了。

现在大清边境除了沙俄之外都很安宁,这点军费康熙负担得起。

再说了,就算不打仗将士也得吃饷,不如把八旗军队挨次派到黑龙江练兵去,免得他们成了一群富贵少爷老爷兵。等真的有硬仗要打的时候,他们连刀都提不动了。

八旗军队也很高兴。

有仗打才有战功拿,虽然打仗会死,但他们除了打仗什么都不会。不靠着打仗多赚钱,怎么养得活家里人?

赵良栋和岳乐两个大学教官商议之后,给康熙递折子,请求把学生们拉出去遛遛。

光学不练假把式,这群八旗勋贵子弟是时候上战场了。黑龙江苦寒,正是磨砺身心的好地方。

康熙自然再次准了。

“不知道子清、容若和鄂伦岱什么时候回来。”胤禔道,“夸岱那小子随身携带鄂伦岱的家书,一天看好多遍,看一遍掉一次眼泪,烦死了。”

回到宫中后,胤祉回荣妃身边过年,其他小阿哥也因天气寒冷多待在自家额娘宫里。只有胤禔被惠妃赶出了宫,仍旧在阿哥所居住。

康熙最近频繁召见妃嫔,胤礽嫌他烦,在康熙的默许下也搬进了阿哥所暂住。

胤礽道:“看鄂伦岱的书信,他已经完全乐不思蜀了。没想到鄂伦岱打仗还挺猛。”

胤禔道:“听说他头脑不行,就是猛。”

胤礽道:“头脑不行,肯听话就行。他们仨现在已经单独领了一支骑兵,子清负责管后勤、容若负责当谋士、鄂伦岱领军执行,各司其职配合极好,萨布素和费扬古每次上折子都会夸他们。”

胤禔狠狠地羡慕了:“啊,多好啊,我也想去建功立业。舅舅也回台湾了,难受。正月十五都还没到呢,他跑那么快干什么?”

胤礽腹诽,阿玛天天拿舅舅当情绪垃圾桶,再不跑?再不跑舅舅都快抑郁了。

看看阿玛一天天的和舅舅说些什么?之前还只是说朝堂众臣坏话,舅舅已经习惯了;现在阿玛居然开始抱怨后宫妃嫔了,这些话舅舅能听?

“无聊。”胤禔躺平,“唐师傅也走了。没有唐师傅和我们一起玩游戏,游戏都不好玩了。”

胤礽推了一把霸占他躺椅的胤禔:“你就是馋唐师傅的故事。”

唐甄为了教好杠精大阿哥,说故事的功力突飞猛进,去当个说书人绝对能赚得盆满钵满。

胤礽认为,唐甄之前贫困潦倒是入错了行。

唐甄都这么努力了,换得皇子们叫他一声“师傅”,也是理所当然。

“对,我就是馋唐师傅的故事。”胤禔道,“就没有和唐师傅一样会讲故事又见多识广的人吗?教我们的那些老师傅就只会拿着书本念叨,说什么要把经义吃透,烦,无聊,想换师傅。”

“忍着吧。汗阿玛也还正学着经义。他什么时候不学了,我们什么时候才能不学。”胤礽道,“不说这些烦心事了,悄悄告诉你个好消息。”

胤禔坐起身,手放在耳朵旁:“说。”

胤礽悄声道:“我听太皇太后和汗阿玛说,他们要去五台山。我们俩应该可以随行。”

胤禔眼睛立刻瞪圆了:“真的?!”

胤礽笑嘻嘻道:“真的。以我对汗阿玛的了解,到时候他肯定会微服去山下玩耍。”

胤禔激动地搓手手:“我终于能跟着汗阿玛一同出门了?”

胤礽道:“是的,汗阿玛说,你都快定亲了,该拖出来给群臣看看了,否则娶不到好媳妇。”

胤禔:“……”

胤禔躺了回去:“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不兴奋了。”

胤礽趴在胤禔的肚子上,笑得起不来:“你还害羞了?”

胤禔有气无力道:“不是害羞,是觉得麻烦。”

胤礽好奇:“麻烦什么?娶媳妇是汗阿玛在张罗。”

胤禔叹气:“看看汗阿玛的后宫。女人,麻烦。”

胤礽扶额。汗阿玛的后宫啊,最近好像的确有点过于闹腾了。

佟皇贵妃和德妃怀孕,受宠的嫔妃一下子有两人失去了战斗力。再加上康熙今年回宫住的时间很短,每次回宫嫔妃们都争奇斗艳,火药味浓得让直觉动物胤禔都嗅到了。

康熙自己乐在其中。讨厌麻烦的胤禔在一旁看着,却有些烦闷。

“你只要不在后院里纳太多女人,又对嫡福晋宠一些,就不会有这些麻烦。”胤礽想起胤禔和大福晋的感情,道,“汗阿玛肯定会给你选一个你喜欢的女子,放心放心。”

“盲婚哑嫁的,不是谁都有鄂伦岱那样的好运气。”胤禔想起鄂伦岱,语气有些酸。

康亲王家有子嗣去黑龙江历练。康亲王格格便借着给兄弟送东西的名义,和鄂伦岱频繁通信互赠礼物。

鄂伦岱送给康亲王格格黑龙江的鹅卵石、雅克萨城象征胜利的干花、密林中不知名好吃果子晒成的果脯等不值钱的玩意儿;

康亲王格格送给鄂伦岱不太精致的绣品、看着牙酸的诗词、京中各处非常普通景色的画像……

胤礽、胤禔在康熙的授意下,与黑龙江侍卫三人组也频繁有通信。鄂伦岱这家伙非常不要脸,每次通信都会向两个表侄秀恩爱。

胤禔认为,鄂伦岱纯属有病。

正常人做得出向表侄秀恩爱的事?!

更可恶的是,鄂伦岱还对胤禔说,大阿哥啊,听说您快到定亲的年龄了,我给你沾沾福气,不用谢,这是表叔应该做的。

胤禔:“???”

人干事?!

胤禔现在恨不得自己立刻长大,然后快马加鞭冲到黑龙江,把鄂伦岱狠狠抽一顿!

“让他得意,让他得意!等他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他!”胤禔气得鼻子直喷气。

胤礽很想问自家大哥能怎么收拾表叔。为了不让大哥更生气,他忍了。

胤礽转移话题道:“佟皇贵妃和德妃快生了,小四最近心情有些不好。”

德妃快临产了,精力不济,难免忽视了四阿哥。

以前四阿哥每日和哥哥弟弟玩耍还不觉得,现在独自待在永和宫,就开始不开心了。

“好像有人在小四耳边嚼舌根,说德妃有了新的孩子,就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对小四好。小四是哥哥,必须什么都让着弟弟。”胤礽叹气。

胤禔翻白眼:“啊,这就是传说中的宫斗吗?”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小说的作者是木兰竹,本站提供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87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总裁的专宠床奴 和废柴纲告白以后 男主成了我夫郎(女尊) 锦绣深宫 婚不可欺:总裁强宠替身妻 惹火小娇妻,总裁该投降了 总裁的替身前妻 新婚燕尔 就算是GIN也给我进去吧 总裁老公,太撩人!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