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霸王票加更)

上一章:第92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胤礽和胤禔披戴的甲不是普通将士用的甲。

他们内衬里穿着金丝软甲,外面套着棉甲,外面又套了一个披甲。看上去甲很薄,但一刀砍上来,还是能抵挡一下。

胤礽道:“其实没什么用。”又不是防弹衣。

胤禔道:“往脑袋上砍就没用。”他非常想要一个很炫酷的头盔和面甲。

赵良栋本来对太原总兵的不识相很生气,两皇子一打岔,他忍不住扶额笑。

这两位孩子简直是两个大活宝贝,皇上每日一定会非常开心吧?

刚接到胤礽替别人写的情书的康熙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赵良栋带着两个小兵和一众私兵来到了太原总兵驻扎处。

太原总兵名叫达春,是个镶蓝旗满人。即使赵良栋身份比他高,还带着圣旨,他的神情也很敷衍,甚至都没起身迎接。

“我都说了我不知道。”达春没好气道,“你不信我也没办法。”

赵良栋没说话,把一个本子丢达春面前。

达春翻开,小本子里记载的是他向穆尔赛供奉的东西。

除了金银财宝之外,他还送了好些年纪小的女子给穆尔赛,并注明是上供。

达春叹了口气:“你们连这个都查到了?”

赵良栋平静道:“你还有什么说的吗?”

达春终于站起来,他伸出双手,有气无力道:“你把我绑了吧。哪怕我被杀了,我也不敢说啊。”

赵良栋没动手,他道:“我拿着圣上的旨意,圣上已经在查穆尔赛的事了,你还怕什么?”

达春笑道:“一个穆尔赛算什么?杀了就杀了,但你是要查穆尔赛府中巨额财产的动向,这个我哪敢说。”

达春指了指天上:“谁敢说?”

赵良栋道:“既然你都认为自己难逃一死了,家人估计也是充军流放,还有什么不敢说?”

达春道:“流放还有一条活路,说了之后连流放都没了。再说,我一家人死了就死了,族人还活着。赵大人,你是汉人,你不懂。”

赵良栋道:“汉人满人的朝廷都一样,地方官敛财给朝中的官老爷们用。只是皇上要查,就要给皇上一个准信。皇上愿不愿意罚,是皇上的事。你若不说,去大牢里还是得说。”

达春把腰间的刀接下来,往桌上一拍:“你这个汉人,威胁我?给你脸了?!这大清是满人的天下!”

赵良栋冷冷道:“这大清是皇上的天下。我只是忠于皇上。”

达春拍刀的时候,达春身后的士兵都拔出了一半刀。

赵良栋的私兵全部亮出刀,与达春对峙。

赵良栋挥了挥手,让自己的兵把刀收起来:“你应该不希望把单纯的贪污受贿变成兵营哗变。贪污受贿说的轻了,只是一个免职甚至降级。若是兵营哗变,你连族人都保不住了。”

“哼。”达春也挥了挥手,重新坐了回去。

他坐着,赵良栋站着,倒像是赵良栋是罪人了。

胤禔手指摸索着腰间的刀,看向达春的眼神很不善。

双方对峙着沉默了一会儿,达春跟疯了似的“噗嗤”笑道:“好好好,好你个赵良栋,不愧是在三藩平乱中立了最大功劳,还被降职的人,你脾气够牛,够倔。”

赵良栋懒懒抬眼,没被达春激怒。

他的确被降职。但他当这个大学校长甘之如饴。

而且他主动请罪,给了皇上那么大的面子,以后这功劳迟早会补回来。

就算不补,一个世袭罔替的爵位,也已经够本了。

达春疯笑了许久,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他收起笑容,用手背擦了擦眼角,道:“好,我说,我说,我给你说这些钱这些人上供给谁了,你和皇上说说,看皇上会不会罚,哈哈哈哈。”

他说着说着,又笑了起来。

“你知道是谁吗?你知道这些财宝送给了谁?你知道谁点名要我到处去抓十一二岁的小女孩?”达春拿起小本子,站起来朝着赵良栋走了两步。

赵良栋一动不动,赵弘炜和赵弘熺上前一步,假装护卫赵良栋,实际上挡在了胤礽和胤禔前面。

“山西这个地方,哪有什么水灵灵的小女孩,他们要小女孩,去江南找啊。”达春笑道,“不,他们肯定也让江南去采买小女孩了。这只是摊牌到我们山西的任务。”

“哈哈哈,就和我们给山西摊牌火耗一样,上面也给我们摊牌了很繁重的任务呢。钱,人,物,你根本不知道上面那位胃口有多大。”

“他胃口大也是理所当然,毕竟他要分府了,需要很多人,很多钱,很多东西。”

“去啊,去告诉皇上,是谁收了我上供的东西。”

达春笑道:“去问大阿哥要啊!”

正摸索着腰间的刀的胤禔茫然抬头。

嗯?谁在叫我?

赵良栋神情动摇得厉害:“你……确定?”

达春咧嘴笑得露出两排牙齿:“怎么,怕了?所以我都说让你别查了,乖乖回去回复,说东西都是穆尔赛自己用了吧。”

赵良栋深呼吸了几下,尽可能让自己保持冷静:“大阿哥才多少岁?你确定这些东西是大阿哥要的?而不是谁借着他的名义敛财?”

胤禔合上微张的嘴,在心里使劲点头。

对对对!你他妈谁啊!怎么突然给我扣锅!

见赵良栋气势弱了,达春冷笑:“大阿哥没几年就要出宫建府,身为长子,为了压过太子一头,他现在疯狂敛财难道不是很正常吗?”

赵良栋:“……哦,正常。但口说无凭,你说正常就正常吗?攀咬皇子,你知道这是多大的罪?”

胤禔忍不住了。

胤礽赶紧拉住胤禔,藏在赵弘炜和赵弘熺高大的背影后面,疯狂给胤禔使眼色:大哥算了算了,不要和傻逼一般计较,说好的不暴露身份!

胤禔深呼吸,深呼吸,使劲磨牙,暂时忍了下来。

赵弘炜和赵弘熺知道胤礽和胤禔的身份。他们注意到身后的动静,好不容易才把笑容压了下去,保持着一个略带扭曲的严肃表情。

“证据?”达春打了个哈欠,“上面会留下什么证据?都是口头上说的。你爱信不信吧。”

胤禔忍不住了,即使胤礽拉着他,他都拖着胤礽冒出头道:“那个,我不明白,口头上说说,你就认为你傍上大阿哥了?你这么蠢的吗?就不怕别人是在敲诈你吗?你这个总兵真的能带兵吗?如果你敌人派来个人说‘大阿哥让你退兵’,你是不是直接领着兵马跑了啊?”

赵良栋、赵弘炜、赵弘熺父子三人表情狠狠地扭曲了一下。

胤礽一手拉着胤禔,一手扶额遮眼。唉,大哥的语言艺术还是这么优秀。

达春听得额头青筋暴绽,怒斥道:“你是谁,有你这个小兵说话的地方吗!”

胤禔缩回脑袋,酝酿了一下表情后又探出半个头,道:“你现在已经被解职,是罪人。这里随便哪个人都比你地位高,你这么趾高气昂才奇怪好吧?还有你身后的人也很奇怪。达春已经被圣旨解职了啊,你们还护着他干什么?我这边赵将军带的是家里的家丁,难道你们也是他的家丁?”

达春身后的人面面相觑。他们习惯听达春吩咐,又都是满人,不爽赵良栋一个汉人来指手画脚,所以暂时还没想到这一茬。

胤礽也探出半个脑袋,露出豁了口的牙,笑嘻嘻道:“我们只是带着圣旨来提审达春,和你们有什么关系?换一个总兵,你们不还是在这里吃饷?难道你们对达春忠心到以后不吃饷,也要替达春出头?那等会儿把你们一起押解上京?”

达春身后的士兵们纷纷退后一步,赶紧把刀往身后退。

“不是不是,误会。”

“我们不知道总兵已经被解职了。”

“和我们没关系!”

看着这群满人兵如此怂,胤礽的表情有一瞬的冷漠。

八旗糜烂,战斗力下降,已经从现在就开始了吗?看这帮人的模样,哪个像是经过了正规的军事训练?

藏起冷意,胤礽继续笑道:“赵将军是銮仪使,皇上近臣,还是北京大学校长,管着一批八旗勋贵子弟。你们虽然是八旗兵,难道比八旗上三旗的勋贵地位还高?说不准下个被派到这里来当总兵的就是赵将军的学生。”

满人兵们脸色大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纷纷朝着赵良栋跪下磕头,声称自己只是被达春蒙蔽了,并没有忤逆上官的意思。

达春也表情大变。他看着赵良栋的表情都不对劲了。

胤禔没好气道:“你不会连赵将军在京城里干什么都不清楚吧?你消息这么不灵通的吗?所以说你究竟为何铁了心说这些东西上供给了大阿哥?你真的不是被骗了?你就是被骗了。好惨啊,犯下了可能抄家杀头的罪,原因只是被人用假话敲诈,你死不瞑目啊。”

赵良栋、赵弘炜、赵弘熺父子三人好不容易控制住的表情又开始扭曲。

达春见两个嘴上不长毛的小子三言两语就让自己陷入劣势,那群吃了他那么多粮的兵全部跪地倒戈,也不装了。

他从袖口丢出一个小册子,道:“前来收俸禄的都是宗室子弟和勋贵子弟,还有大阿哥的母族人。朝中九卿六部中也有人伸手要东西要人。他们都说自己为大阿哥做事。你敢告就去告。”

达春冷笑一声:“除了大阿哥,又有谁能指使这些人做事?难道是太子嫁祸?”

胤礽:“?”怎么锅飞到我头上了。

达春话音未落,胤禔不知道什么时候窜到了他面前,一鞭子狠狠抽到了他身上:“闭上你的狗嘴!太子是你能编排的?!”

胤礽赶紧冲出来,抱住胤禔的手:“大哥算了算了,他就是打胡乱说,不是真的想编排太子。大哥你消气,消气。”

为什么大哥身上会有鞭子?!他把鞭子藏哪的啊!!

赵良栋神色大变,回头狠狠瞪了两个儿子一眼。

叫你们保护太子殿下和大阿哥!你们怎么让太子殿下和大阿哥跑到最前面了!你们就是这么保护人的吗!

赵弘炜和赵弘熺赶紧上前护住小太子和大阿哥。他们在心里腹诽,父亲您不也没反应过来?

达春懵头懵脑挨了一鞭子,反应过来之后暴怒:“你敢动用私刑?!”

胤禔仰头,还想再抽。

胤礽一个纵跳挂胤禔背上,制止胤禔越过赵弘炜和赵弘熺,继续抽打达春。

胤禔不能动弹,但能说话:“抽你怎么了?!先污蔑大阿哥,又污蔑太子!爷现在就抽死你!”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小说的作者是木兰竹,本站提供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92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才上心头 饿狼总裁太勇猛 钓系弱美人 七零对照组女配真香了 豪门隐婚:腹黑总裁专宠妻 我送仙君蹲大牢/仙界公务员考核手册 口是心非 和闺蜜一起穿越了[七零] 雄蜂只会影响我尾针速度 萌宝甜妻,冰山总裁宠上天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