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上一章:第93章 (霸王票加更) 下一章:返回列表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达春被赵良栋亲自出手暴力按在地上,捆成了粽子。

因为这家伙试图给抽了他一鞭子的胤禔一刀。

胤禔捡起达春丢地上的账册,咬牙切齿:“名单爷要抄一份!”

胤礽给胤禔捏肩膀捶背:“好好好,我们一起和汗阿玛说,我陪你一起抄。”

胤禔咬牙切齿:“我要按照这个名单,挨个打上门!”

胤礽给胤禔捏肩膀的手一僵,结结巴巴道:“好……好!我陪你挨个打上门!”

胤禔回头白了胤礽一眼:“你就别去了。就你那小身板,汗阿玛的揍你扛不住。”

胤礽哭丧着脸:“大哥啊,你也知道会挨揍,就别去了,等汗阿玛处理好不好?”

胤禔摇头:“不。这些事汗阿玛不知道吗?就算不知道敲诈勒索,也知道大阿哥党的存在吧?他要平衡朝堂党争,安抚朝中宗室和勋贵,儿子的名声算什么?我还是自己为自己讨回公道吧。”

胤礽沉默了一会儿,咬牙道:“我陪你去!反正咱俩现在都还没成婚,还算小皇子,就算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汗阿玛也不会对我们太过分。何况这本来就是他们的错。”

确实,以皇帝的考量,就算是气恨了,也只是不痛不痒的敲打对方一番,不会伤筋动骨。

还不如他和大哥一起打上门,鞭子抽身上可能不算太疼,但丢脸啊。

如果他和大哥堵门抽人,就不信那群人还好意思打着大阿哥的名义敛财。

胤禔再次摇头:“我一个人去。”

胤礽继续给胤禔捏肩膀:“一起去。问一下弟弟,如果他们想去,也带着一起去。免得大阿哥党没了,三阿哥党四阿哥党又来了。说不准小六小七小八还在喝奶,六七八阿哥党都能在朝中集结。”

胤禔被弟弟逗乐了:“是这个理。我俩还在喝奶的时候,大阿哥党和太子党已经斗得不可开交了。”

说的就是你们俩,明珠和索额图!

兄弟俩大声商量,赵弘炜和赵弘熺两兄弟面面相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捂住耳朵。

现在捂住耳朵,是不是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说起来,太子和大阿哥都好难啊。要是自家的兄弟被谁在外面污蔑名声,父亲肯定会让兄弟们齐齐披甲提刀上马,把对方给围了要说法。

大阿哥年纪还这么小,就已经背上了贪财好色的名声,差点激起山西民变,皇上居然毫无办法?

胤礽好不容易把胤禔安抚住之后,泡在澡桶里吐了很久泡泡,沉思了许久。

他们兄弟没有斗争,九龙夺嫡的雏形居然也悄悄开始了,真讽刺。

达春被敲诈勒索,成为中央大员敛财工具的事在大清很常见,甚至在所有封建王朝可能都不罕见。

在这个时代,交通不便交流不畅,连皇权都不下乡,从中央来的人仗着信息差敲诈地方大员屡见不鲜。

别说从中央来的人,就是单纯的骗子,只要胆子够大,都能骗得盆满钵满。

比如地方上曾经有人以他的名义去江南采买小女孩。

稍稍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所有皇子都可能采买小女孩养在府中当乐伎,唯独太子不可能,因为他根本没有养乐伎的地方。

他住在毓庆宫中,伺候他的宫人大多都住在隔着老远的撷芳殿,所有伺候的人都是康熙亲手安排。谁能私自向皇宫送人?

这怕不是“你想养猫?好嘞,我在我家养了一只猫,记在你名下,就当你养的猫了”?

不只是他,其他阿哥也被门客、亲戚、下属借着名敛过财。

最惨的是三阿哥胤祉。借他名义敛财的人甚至不是他的门人。

康熙晚年的“孟光祖诈骗案”,孟光祖假借胤祉门人在各省行骗数年,各省大员纷纷巴结送礼,乖乖被讹诈,连年羹尧都被骗去不少钱财。

孟光祖用的什么借口?他说他为胤祉“放鹰”。放鹰不该是去关外吗?用脚指头都能想到的事,各省官员都不敢置疑,可见这种完全不需要找合理借口的敲诈在大清官场有多常见。

若不是孟光祖飘了,诈骗到直隶去了,被直隶总督上报康熙,他说不定能骗一辈子。

大哥这辈子遭遇的事其实已经不算离奇。

胤礽闭上眼,又有些难受了。

第一世,同样是被人假借名义行骗,去江南采买小女孩成了他荒淫无度的罪证,老三的事却被康熙亲自叮嘱澄清。

康熙不是对儿子不宽容,不慈爱。

“喂,你还要洗多久!说好的帮我抄账本呢!”

胤禔唰地拉开帘子,大大咧咧朝着泡澡的胤礽走来,脑子里完全不顾及弟弟可怜的隐私。

胤礽已经习惯了:“来了来了。”

他当着胤禔的面从浴桶里跳出来,还指挥胤禔帮他擦背穿衣服。

胤禔抱怨:“这么大的人了,没人伺候连衣服都穿不好吗?”

胤礽不要脸道:“有哥哥在,我就要当个衣来张手的小废物。”

“是是是,你是爷的小废物弟弟。”胤禔帮胤礽把腰带系紧,还伸手拍了拍胤礽的小肚肚,“怎么有腹肌了还是有鼓鼓的小肚肚?”

胤礽吸气挺胸:“没有了。”

胤禔哈哈大笑。

胤礽也忍不住不好意思地笑了。

赵良栋很担心胤禔被污蔑后的情绪。他背着手来晃悠了几圈,见两个小皇子已经嘻嘻哈哈抄账本了,松了一口气。

小孩子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之后应该不会惹皇上生气。赵良栋在心里叹气。

在京城待久了之后,赵良栋的性子已经被磨掉了许多,也知道了朝中一些弯弯道道和皇上的无奈。

连被逼宫都没有大开杀戒,顶多抄家流放,皇上大概率是不会因为大阿哥名声受辱而牵连太多人。

大阿哥很委屈,但因为委屈惹皇上生气,就太冤了。

康熙如赵良栋所料的十分为难。

得到达春和穆尔赛的供词后,他把自己关在书房许久。

听到大阿哥和太子回来时,康熙居然有一种不知道如何面对儿子的沮丧和尴尬。

若他是寻常王爷,现在已经领着包衣家丁挨个打上门给儿子出气了。现在他贵为一国皇帝,居然想不出解决此事的办法。

康熙很想不管不顾的把这些人都下狱。可这些人都下狱了,朝堂就空了一半。

满族人才本就有限,能做事的人少之又少。不像汉臣,免职了一个,立刻就能找到新的官员替补。

若这些人下狱,康熙短时间内根本找不到合适的满族人接替他们的位置。

那就让大阿哥委屈?

别说大阿哥受不受得了,他这个当阿玛都气得睡不着觉。

胤礽见到康熙,看到康熙那青黑的眼袋时,就知道了康熙心中的痛苦和挣扎。

他满腔的话,在看到康熙愧疚的神情时,有些说不出来了。

不过这件事和他暂时没关系,他不能代替任何人做决定。是否让康熙为难,能做决定的只有大阿哥。

胤禔是断然咽不下这口气的。

他道:“汗阿玛不用为难,儿子知道汗阿玛不可能把那群人砍了,儿子自己找上门去给他们两鞭子,就当出气了。”

康熙被胤禔的话噎住了,他居然很没面子地用眼神向胤礽求助。

胤礽看着为难的老父亲,和神情越来越沮丧、越来越失望的大哥,按了按眉角,道:“汗阿玛,儿子明白您的为难。”

胤礽顿了顿,将康熙的担忧说了出来。

在胤礽看来,现在的大清,和后世的某国很像。八旗制度,就像是一个变种的种姓制度。

现在朝中九卿六部都分满汉两套班底,科举考试分满汉两榜,军政要地的一把手必须是满人……满人人口基数在那里,从满人中甄选人才,肯定不如直接从全国甄选人才来的容易。

隔壁某国为什么老掉飞机?因为他们飞行员必须是高种姓的人。高种姓的人就那么点,要从中甄选出优秀的飞行员很难。他们已经尽全力了。

现在康熙也面临这个困境。

胤礽把后世某国的事改头换面,仗着康熙对西方国家不算特别了解,只知道一些大国的事,移花接木到某个不知名小国上。

“党争、假借皇子名义敛财差点激起民变、试图挑起皇子间斗争威胁皇位……这每一条拿出来都够他们抄家灭族。汗阿玛若办,就必须狠办,否则朝中纲常就会败坏,帝王的威信就会降低;但办了,又从哪找人补上位置?”

胤礽叹了口气,又捏了捏眉间。

胤禔已经明白了,他瓮声瓮气道:“所以唯一的处理办法就是假装没查出来,只以单纯的贪污处理?”

胤礽点头:“但这样做……不过是自欺欺人。”

胤禔冷笑:“骗得了不知情的人,能骗得了知情人吗?现在不处理,他们就明白汗阿玛的底线是什么。之后他们的行事就更加肆无忌惮了。”

胤礽道:“不仅如此。敛财也就罢了,这种不顾皇子的意愿而结成的皇子党羽,说难听点,陈桥兵变,黄袍加身,我们也没有办法阻止。”

康熙猛地一拍桌子,从椅子上“噌”的站起来。

胤禔赶紧挡在胤礽前面:“汗阿玛,你别吓唬弟弟。”

康熙沉着脸道:“过来,说清楚。”

胤礽拍了拍胤禔的肩膀,示意他放心,抬腿绕开胤禔,走到康熙面前。

高大的康熙的影子笼罩着胤礽,胤礽小小的一团完全被蒙上了一层阴影。

“现在他们已经聚集起大阿哥党,不管大哥自己是否愿意,他们已经能利用大阿哥的名义敛财揽权。或许领头的几个人知道这个大阿哥党中根本没有大阿哥参与,但这重要吗?不重要。当他们犯事之后,从上到下所有人都说这是大阿哥指使他们做的事,大哥声嘶力竭说自己没有做过,有意义吗?”

胤礽抬起头,一字一顿道:“没意义。”

康熙眼眸微垂,静静地看着太子。

“现在大哥还小,他们只是敛财揽权。之后呢?皇子结党,目的无非就是夺嫡争位。若有一天,大阿哥党以大阿哥的名义起兵,太子党以太子的名义逼宫,三阿哥党以三阿哥的名义散发三阿哥才是天命所归的言论……”

“还有那些还刚会说话、走路,甚至还在襁褓中的小阿哥们,他们也能被众臣联名推举,说是皇位无二人选。”

“到了那个时候,皇子的意愿重要吗?皇子说我没想过夺嫡,没想过争位,没想过逼宫起兵妖言惑众叛乱……”

胤礽跪伏在地上,脑袋紧紧贴着地面:“汗阿玛,即使您相信我们,想要保住我们,也顶多只能把我们圈禁起来,好吃好喝的供着我们了。那时候儿子要一个带温泉、能跑马的大庄子。”

胤禔向前迈了一步,走到胤礽身边跪下:“汗阿玛,儿子不要大庄子,给儿子一艘船,把儿子放逐到海外吧。儿子带着钱在海外招募一支军队,说不准还能打下一个岛当土霸王。到时候汗阿玛就把太子弟弟也放逐到海外,我去接太子弟弟一起玩。”

“圈个屁!”康熙伸脚轻轻挑起胤礽,抬脚把胤礽踹得从跪着变成一屁股坐在地上。

“放逐个屁!”康熙给了胤禔不轻不重的一脚,踹得胤禔捂着肩膀直哎哟。

康熙气得坐回椅子上使劲拍桌子:“玩个屁!别老想着带你太子弟弟跑去海外!海外有什么好!”

胤禔揉着肩膀老老实实道:“真就挺好。要不汗阿玛试试现在就把儿子流放海外。”

康熙一巴掌把桌子都拍裂了:“想都别想!”

胤禔嘟囔:“小气。”

胤礽揉了揉屁股,爬起来腆着脸笑道:“汗阿玛,别气,别气,儿子只是说说可能性,这不是还没发生呢?真到了那天,儿子只要能有一个带温泉能跑马能种地的大庄子,其实也挺开心。”

康熙看着胤礽给自己吹手揉手臂,极尽狗腿做派,还给胤禔使眼色,让胤禔也来给他捶腿,不由扶额,不知道该做出什么表情。

“好了好了,朕知道了。”康熙挥手像赶苍蝇一样把胤礽和胤禔赶走,道,“现在不严惩,将来他们可能真的会做出这种事。”

胤礽提醒他之后,康熙真的怕了。

他顺着胤礽的话想下去,这些事真的可能发生。

让康熙更害怕的是,到了那个时候,他又能真的相信儿子们的清白吗?

三人成虎事多有,他现在不相信,但史书记载,帝王年老时总会多疑,未来的他,会不会不信任太子、伤害太子?

康熙不敢赌。

胤禔道:“弟弟最先说的也有道理。咱们大清缺人,现在把人砍光了,找不出人补他们的缺。那汗阿玛就适当的降职罚俸吧,儿子亲自挨个去找他们说说理。我想那群大阿哥党被大阿哥亲自抽一顿,大概也不想以我的名义结党了。”

胤礽敲边鼓:“儿子认为大哥这个主意挺好。他们熟知朝堂上的规矩和汗阿玛的底线,这时候就要引入他们预料不到的因素,打乱他们的计划。”

胤礽牵起胤禔的手,和胤禔同时仰头露出一个单纯可爱的表情:“我和大哥还是孩子,脾气上来了,做什么都可能。”

胤禔可爱狞笑:“没错,我还是个孩子,汗阿玛。”

康熙差点被胤禔可爱吐了。

他胃里胃酸翻腾,居然比吃坏了肚子还难受。

“好好好,就依你们。”康熙摆手,让胤禔赶紧滚,但把胤礽留了下来。

胤禔担忧地看了胤礽一眼。

胤礽回以让胤禔放心的眼神。

待胤禔离开之后,康熙把胤礽拎腿上狠狠揍了一顿屁股。

胤礽鬼哭狼嚎:“阿玛您揍我干什么!儿子这么大了!您还揍儿子的屁股,儿子不要脸吗!”

“你不是小孩子吗?小孩子要什么脸?”康熙揍完儿子,嫌弃道,“刚逼迫阿玛的时候不是很勇敢吗?现在怎么嚎得这么厉害?”

胤礽趴在康熙腿上直抽泣:“我才没有逼迫阿玛!没有!是阿玛自己蠢,没想到这件事有多严重!还怪我!我要向太皇太后告状!”

康熙冷笑:“你去啊,你现在就去。”

胤礽干嚎:“儿子屁股消肿了就去!”

康熙呵呵:“等你屁股消肿了,朕再揍你一次。”

胤礽气得要咬康熙的手,被康熙按住。

“你是怎么想到那些说辞的?”康熙揍胤礽是被胤礽真切地吓到,恼羞成怒了。

被儿子逼迫实在是太恼火,康熙必须小惩大诫,不准胤礽下次再犯。

“下次要说这些话,私下悄悄和我说。”康熙道,“不要当着其他人的面,特别是你大哥的面。”

胤礽抱怨:“您不早说。”

康熙举起了大巴掌。

胤礽立刻双手合十狗腿作揖:“儿子听令!绝对没有下次!儿子这次也是第一次啊,没有经验,忽视了阿玛的心情……”

胤礽小嘴叭叭叭说了一大堆讨饶的话,说得口干舌燥舔嘴唇后,康熙才饶过可怜的小太子。

康熙叫来御医给胤礽看屁股。

御医看着胤礽红肿的小屁股,深深叹了一口气。

这红肿,如果他脚程慢一点,都已经消肿了。太子殿下受的伤真是太严重了。

御医象征性地给胤礽的小屁股上抹了一层药膏,让胤礽的小屁股看着好像真的伤的有点严重,把康熙都看愧疚了。

他揉了揉胤礽的脑袋,提前告诉胤礽一个好消息:“你不是想要温泉庄子吗?朕在小汤山修了一座庄子,名义上是朕的小行宫,送给你随便霍霍。”

胤礽开心道:“谢谢阿玛。”

他开心,又不是很开心。因为他知道,这温泉庄子也就是养在别人家、名义上是自己的猫。

他只能跟着康熙去小汤山的时候,看望一下那只“猫”。

不过既然是自己的庄子,他可以命人去里面种东西,运进宫享用。逢年过节的时候,他也能送自己庄子里的年货,而不是可怜的从宫里拿东西,假装是自己的礼物了。

“丰泽园也赐给你。”康熙道,“你怎么就爱种东西?”

胤礽道:“民以食为天啊,太子亲自耕织,是汗阿玛教得好。”

康熙无奈:“行吧。还有,你的东宫我也已经重新规划好了。乾西五所的头三所给你改了座东宫,你喜欢草木,那里东临御花园,便于你遛弯。”

“四所五所还是大阿哥和三阿哥的住所,其他阿哥住乾东五所,离你也近。等大阿哥和三阿哥出宫建府之后,年纪最大的阿哥就搬过来和你同住,你好教导他们。”

“英华殿那里原本是前明太妃礼佛的地方,现在还荒着。太皇太后说她就在慈宁宫礼佛,让我把英华殿拆了,给你建一座东宫花园和伺候你的宫人的住处……”

康熙絮絮叨叨,无论是神情还是自称,都像是寻常人家的父亲。

胤礽眨了眨眼睛,不知道怎么居然看不清自家阿玛的脸了。

康熙愣住,他把儿子抱怀里,失笑道:“你怎么还哭了?不过是一个东宫而已,你还能被感动哭?”

胤礽死死搂住康熙的脖子,脸埋在康熙颈窝处,咬着嘴唇无声呜咽。

康熙手忙脚乱:“真哭了?怎么哭了?好了好了,别哭别哭,委屈你了,现在才把东宫规划好。阿玛这不是想给你最好的东西吗?你看看你要求那么高,要宽敞,要花园,要和兄弟们玩,还要和阿玛、乌库妈妈离得近,我就没养过像你这么烦人的孩子。”

胤礽哽咽道:“阿玛就养过我一个孩子。”

康熙叹气:“这倒是。不哭了不哭了,我要是再告诉你,你舅舅偷偷跑去当海盗,给你抓了一群制造玻璃的工匠送进京城,作为送给你建宫立府的礼物。你阿玛我都没用上玻璃窗子,现在那群工匠已经在给你的东宫制作明亮的玻璃窗子了,你还不……”

胤礽抬起头,哭得像只小花猫一样的脸上,嘴张得大得可以塞进一整只鸡蛋。

康熙被胤礽的表情逗笑了:“玻璃窗子,你最想要的玻璃窗子,开心不开心?”

胤礽一瘪嘴,终于忍不住,“哇”地一声哭出来:“喜……欢……”

康熙把嚎哭的胤礽按进怀里,大笑道:“喜欢就好,哈哈哈,别哭了别哭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欺负你呢。”

胤礽一边点头,一边用康熙的衣服擦眼泪。

但他无论怎么擦,眼泪都越来越多,根本止不住。

他有一座宽敞的东宫;

东宫会安装明亮的玻璃窗;

东宫临着御花园,还会再建造一座东宫花园;

东宫挨着皇子所,他仍旧可以和兄弟们玩耍;

这是做梦吗?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小说的作者是木兰竹,本站提供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93章 (霸王票加更)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真千金靠写灵异文暴富 锦衣杀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绿茶被迫说真话后爆红了 狂欲总裁 哄好了吗 当剧情降临 退婚后!玄学大佬靠算命轰动世界 嘘,我其实知道他是谁 梧凰在上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