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上一章:第95章 (霸王票加更) 下一章:返回列表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鄂伦岱回京之后,和以往的好友们纷纷打了招呼。

鄂伦岱不少好友都在胤禔即将打上门的家族中,他们居然全都乐呵呵地提着武器加入了胤禔的队伍。

这些人有不少已经从黑龙江轮换回来,受过磨砺,立过军功。看着他们的脸,原本的富贵习气已经被风霜和战火洗涤。

但他们往鄂伦岱身后一站,那摩拳擦掌的模样,还是曾经的不正经侍卫。

“太子,大阿哥,我带路!”

“我不敢打长辈,但我可以帮你们开门,嘿嘿嘿。”

“天啦,居然有这么兴奋的事吗?加我一个加我一个!”

“我做梦都想着这一天!”

“君命在身,臣不得不遵从。搞快点!”

胤礽倒吸一口气。天啦,带孝子的行为还能出现人传人吗?

第一次遇到这么多不正经的人,四阿哥和五阿哥的眼睛都瞪圆了。

小胤祺条件反射往小胤禛身后躲,小胤禛摸了摸自己腰间的宝石小匕首,勇敢地挺起了胸脯,然后带着小胤祺躲在了胤礽的身后。

鄂伦岱的不正经朋友们悄悄打量新来的两位小阿哥,都露出了慈祥的笑容。

哎,就算有新的小阿哥,也很喜欢很尊重太子殿下。

哪个正常人会不喜欢太子殿下?

人凑齐了,胤礽拉住想不管不顾就直接去砸门的一众莽汉,给他们发了一份行动计划表。

胤礽道:“你们能不动手就不动手,拦住人,让大哥动手,不要牵连无辜。”

鄂伦岱遗憾道:“就大阿哥那点力气,打不伤人啊。”

胤禔拍桌子:“你要不要试试?现在爷就抽你一顿!”

胤礽拉住胤禔,道:“抽不抽得伤是一回事,关键是要当着众人的面抽人。我们的目的是造成大哥抽了这群人的事实,让他们丢脸,以后不要打着大哥的旗号胡作非为。”

胤禔道:“好,我会记得往脸上抽。”

鄂伦岱对胤禔竖起大拇指:“需要表叔抱着你吗?你身高还不够。”

胤禔磨牙:“你要不要现在试试?”

“好了好了,别起内讧啊。”胤礽再次按住两人,继续道,“他们可能闭门不出,我们不好砸门。所以为了达到目的……”

胤礽让梁九功拿出一箱子大喇叭出来。

这些大喇叭虽然没有电子元件,但也比直接喊效果好。

大喇叭都是梁九功做的。胤礽想起来,梁九功居然是个手工帝。

梁九功擅长做葫芦,他做的葫芦可以卖到千金的高价,连康熙都爱不释手。靠着卖葫芦,他就能在京中过富豪的生活。后世有人张冠李戴,把梁九功做葫芦的本事按在了魏珠身上。

梁九功贪腐被抓的时候,知情人都知道这只是一个抓他的借口。因为以梁九功赚钱的本事,根本不需要贪腐。

以后可以进一步挖掘梁九功这方面的能力。胤礽深深地看了梁九功一眼。

俊俏小太监梁九功立刻问道:“太子爷有什么吩咐?”

胤礽道:“喇叭好用,以后我会放店里卖,给你技术分成。”

梁九功立刻道:“太子爷,不需要……”

胤礽打断道:“需要。以后我会帮你多攒钱。”

胤禔接嘴道:“弟弟的意思是,他保你荣华富贵,你不要在外面搂钱,玷污他的名声。”

梁九功立刻跪地道:“奴才绝对不会!”

“好了好了,起来吧。”胤礽道,“以后用得着你的时候多得是,说不定还有给你青史留名的机会。”

胤禔道:“跟着咱们,肯定有这个机会。”

梁九功麻利地爬起来,笑道:“奴才就依仗太子爷和大阿哥了。”

大阿哥身边的贴身太监酸了。明明他才是大阿哥的人,但大阿哥更喜欢梁九功。他必须向梁九功学习!

胤礽和梁九功说了几句话之后,介绍起喇叭的用处,给众人一人分了一支大喇叭。

鄂伦岱爱不释手:“太子,这个可以送给我吗?”

“你们都可以把喇叭拿回去玩,不过不要扰民,被揍了可别怪我。”胤礽道,“特别是你,鄂伦岱。你阿玛都说等你媳妇娶进门,就让你媳妇管家了,别再气他。”

鄂伦岱露出了一个“臣什么都没听见”的表情。

与佟国纲和好是不可能的,永远不可能,除非他们俩谁先进了坟墓,另一个人才会在墓碑前与其和解。

胤礽抓了抓头发:“好了,把喇叭收起来吧,咱们出发。”

“是!”一群经历了战场洗礼,仍旧浑身不正经气质的勋贵子弟笑嘻嘻道。

太子和大阿哥骑上高头大马,带着人浩浩荡荡出了宫,在名单上离宫城最近的一户宗室府邸门口停下。

那家宗室不知道为何太子和大阿哥会驾临他们府邸,赶紧打开中门来迎接。

众人下马,鄂伦岱喊道:“列队!”

勋贵子弟们立刻排成三列,三个小阿哥一人领一列,齐齐举起大喇叭。

“打着大阿哥的旗号敛财,谁给你们的胆子!”

“接受制裁吧!”

胤礽笑容微僵。

他承认,他写台词的时候带了些恶趣味。但他没想到,台词被大喇叭是喊出来的时候,居然会让他尴尬得脚趾都抠紧了。

咳,下次不这么做了。

胤禔没感到尴尬,他雄赳赳气昂昂走上前:“安巴是谁?”

小皇子和侍卫的大嗓门给震傻的人:“我就是……”

胤禔手臂抡圆了一挥,一鞭子“啪”地一下狠狠抽在了安巴的身上。

他这鞭子甩得又狠又准,两鞭子下去,正好在安巴脸上甩了一个“×”。

安巴疼得满地打滚,家丁们立刻想冲上来。

胤礽“唰”地抽出鞭子,朝地上一甩,在地上抽出一道白痕:“你们家利用孤的大哥敛财的事,孤的大哥抽主事的人一顿就算了结了。若你们谁敢越过这道白痕,孤和大哥就视你们没有悔过的意思,要真心与我们为敌。”

胤礽微笑着扫了停下脚步的众人一眼:“跨过这条线试试?”

众人面面相觑,直到一位老者颤颤悠悠走出来。

胤礽对后面招了招手,胤祉走上前,展开一张纸,拿起大喇叭对着纸上的字念。

胤祉念的是安巴以为大阿哥凑集建府资金的名义,向山西巡抚穆尔赛索贿的账本。

那老者脸色一白,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胤礽微笑:“这是安巴一人所为,你们会把敛来的钱财还回来,对吧?”

胤禔冷笑:“不还我就继续抽,抽到还为止。”

胤祉板着脸:“还钱!”

老者颤抖道:“没、没钱……”

胤礽微笑:“没钱就写欠条。”

胤禔冷笑:“爷之后会派人催债。”

胤祉板着脸:“写欠条!”

梁九功带着一众太监立刻把笔墨纸砚和按手印的朱砂拿出来。

老者哭泣:“太子殿下,大阿哥,三阿哥,您这是要逼死我啊!”

胤礽微笑:“真的吗?我不信。”

胤禔冷笑:“去死啊!赶紧的!”

胤祉板着脸:“说到做到。”

小胤禛不满了。怎么都是哥哥们在说话,没有他的份。

他立刻跑出来,拿着大喇叭吼道:“你们不是敛财给大哥送礼呢?礼物在哪?让你们把礼物送出来,还逼死你了?你要承认你们就是假借大哥的名义抢钱吗?这可是流放抄家的大罪!抄家和还钱二选一,你们现在不拿钱出来,那我就自己去你家把钱抄出来!”

小胤祺鼓足勇气:“对……对!抄家!”

鄂伦岱带领侍卫们呐喊:“抄家!抄家!抄家!”

老者惊愕道:“我、我可是你们的长辈,你们怎么敢……哎哟!”

胤禔和胤礽同时一鞭子抽老者身上。

“屁!爷还活着的长辈只有汗阿玛、太皇太后和皇太后,谁敢称爷的长辈?要不要去汗阿玛那里说说理?”胤禔不耐烦道,“赶紧的,还钱,没钱我就继续抽了。”

说完,胤禔再次一鞭子朝着安巴抽过去,把安巴抽得满地打滚,不断求饶。

胤礽笑着伸出三根手指:“孤倒数三声,倒数结束你还不做决定,那么孤就视你们铁了心要和我们不死不休了。三、二……”

“我还!”老者咬牙道,“来人啊,开库房!”

“四弟五弟,跟着鄂伦岱去点钱,哥哥考考你们的算术。”胤礽笑道。

小胤禛和小胤祺立刻欢快道:“好!”

梁九功带人搬来椅子桌子,三位皇子坐在府邸大门口,悠悠哉哉喝茶等弟弟们数钱。

这附近住的人基本都是宗室,很快就有人出门看热闹。

康亲王府也得知了这个消息。

康亲王杰书按着胸口,哭丧着脸道:“我这个、我这个女婿简直……”

杰书的庶长子尼塔哈道:“皇上下了命令,鄂伦岱也没办法。只是得罪人……唉,妹妹以后会很辛苦了。”

康亲王继福晋董鄂氏也长吁短叹,拉着淑谨的手,眼眶都红了。

淑谨却笑着摇摇头:“这样很好啊。我在家中从未受过委屈。本以为嫁人之后,必须得压抑着性子,忍不少委屈。现在看来,我就算在外行走时一点委屈都不肯受,鄂伦岱也不会有意见。”

董鄂氏惊愕了一会儿,然后忍不住捏着帕子掩嘴失笑:“说得有道理!有个疼你的嚣张的丈夫,说不准是件好事。”

淑谨点头:“不过我还是得稍稍收着些性子。以鄂伦岱的性子,谁家女眷给我委屈,他可能第二日就会去揍对方丈夫或者兄弟一顿。”

董鄂氏笑得合不拢嘴:“像是鄂伦岱会做的事。罢了罢了,确实也不错。鄂伦岱身为皇帝表弟,他只站在皇帝这一边,也是好事。”

董鄂氏说完这句话,忍不住叹了一口气:“皇上给我们指这门婚事,大概也是提醒咱们,也要只站在皇上这边。”

淑谨拍了拍继母的手背,道:“皇上英明神武,又正值春秋鼎盛。反对皇上的人不过螳臂当车,我们本就不该与他们为伍。太子殿下为皇上亲自养大,储君之位怎可能轻易改变?即使改变了,皇宫里的皇子们也不一定会为那群人所用。”

董鄂氏笑着又叹了口气:“是这个理。咱们还是跟着皇上走吧。”

康亲王府有人哀愁有人叹息时,佟府已经吵了起来。

小胤禛和小胤祺清点完财物之后,梁九功派人把财物运回了宫中,继续去往下一站钮钴禄府——温妃那个不成器的胞弟法喀也在名单中。

这法喀本应该和胤礽有姻亲关系,他的继妻是仁孝皇后的妹妹。

不过现在法喀的夫人还没去世,仁孝皇后的妹妹的丈夫也没去世,目前他与胤礽没关系。

以后也不会有关系。

胤礽知道这个人有多么坑,绝对不会让自家姨母嫁给他。

法喀为遏必隆侧福晋之子,两个胞姐分别是孝安皇后和温妃,即胤礽第一世的孝昭皇后和温僖贵妃。

因有两个好姐姐,他虽是侧福晋之子,也继承了遏必隆的一等公爵位,原配为觉罗氏,继室为仁孝皇后之妹,可谓风光无两。

但他却在康熙二十五年被削爵去职,由阿灵阿继承一等公爵位,然后从此碌碌无为,闲散度日。

史书上没有记载他削爵取职的原因,但雍正骂阿灵阿的话中可以窥见这家伙做了什么事。

在温僖贵妃的葬礼上,阿灵阿因法喀逼迫弟媳和法喀打了起来,被康熙训斥。之后法喀再无起复,阿灵阿则青云直上。所以这事八成是真的。

所以温僖贵妃在世的时候,只认阿灵阿这个弟弟。十阿哥也与阿灵阿亲近,无视法喀这个舅舅。

胤禔和胤礽要找法喀麻烦的时候,胤礽提前给温妃打了一声招呼。

这个与世无争的女人难得脸色大变,咬牙切齿道:“麻烦太子和大阿哥把他往死里揍,我和姐姐不认这个弟弟!”

胤礽挺可怜温妃。

因有一个拎不清的姐姐,温妃在宫中本就艰难。现在又有一个不成器的弟弟给她拖后腿,她的日子也太难了。

出了法喀这事,温妃多年在宫中安安分分,艰难地给康熙刷起来的些许好感,估计又要清零。

康熙回来就把法喀爵位和职位都全撸了,让才十三岁的阿灵阿继承了遏必隆一等公的爵位。

现在大阿哥和太子带着一众皇子打上门来,阿灵阿的脸都白了。

佟国维知道这件事之后,脸也白了。

隆科多刚把钮钴禄氏娶进门,鄂伦岱居然去砸钮钴禄氏的门?他还想借钮钴禄氏的威风呢!怎么能得罪钮钴禄家!

佟国纲虽然厌恶儿子,但这时候却站在儿子这边:“皇上的命令,让你或者隆科多去,你们也得去。要不你们去找皇上抗议?”

佟国维冷笑:“我可是听宫里的人说,鄂伦岱是自己求着去的!”

佟国纲懒懒抬眼:“哦?你听谁说的?你怎么能窥探宫闱,那是死罪,可别再说这种话了,大哥我害怕。”

佟国维:“……”

话不投机半句多,佟国纲拂袖而去。他才不惯着这个越来越嚣张的弟弟。

佟国纲一直看不上佟国维老想顺着女人裙带往上爬。他家鄂伦岱再没用,至少没有利用女人。

佟国维就仗着宫中有皇贵妃娘娘,见皇贵妃娘娘没生出皇子,还想再送一个女儿去,那个女儿今年都十五岁了,佟国维都没有给其订婚的意思。

他家说着千好万好的隆科多现在也碌碌无为,不如鄂伦岱已经去边疆拼杀立功,只知道攀着钮钴禄家。

他们的父亲好歹也是从死人堆里拼杀出的战功,自身又是皇上母族,哪需要去哄着钮钴禄氏,一点自尊都没有?

看看鄂伦岱,媳妇是康亲王府的和硕格格,也与对方平等相处,你侬我侬,这才像是正常夫妻。

更气人的是,鄂伦岱作为堂兄,于情于理应该先成婚。佟国维却以隆科多先定亲为由,非让隆科多在鄂伦岱前面完了婚。

佟国纲连亲生儿子都能“请诛”,亲生弟弟得罪了他,他自然也不会给佟国维面子。

我佟国纲的儿子只有我能向皇上请诛,其他人谁不给我儿子面子,就甭怪我佟国纲也不给他面子!

佟国纲讽刺了佟国维一番之后,乔装打扮去看热闹了。

他早就看不惯那些装模作样的宗室勋贵,现在……嘿嘿,大阿哥鞭子抽得真准,太子的鞭子也抽得好威风,打起来打起来!

来到钮钴禄府之后,胤礽把阿灵阿拉到一边:“没你的事,你就在一旁看着。我们对事不对人,看在温妃的面子上,抽法喀两鞭子就算完事。你们家欠大哥的钱,温妃已经打了欠条,之后慢慢补。抽法喀一顿,也是温妃的意思。”

阿灵阿苦笑拱手:“是,太子殿下。”

罢了,法喀也是该抽。

胤禔抽了法喀一顿之后,不满道:“你对他态度那么好干什么?”

胤礽道:“温妃是个好人,要给温妃一点面子。”给未来可能会出生的老十一个面子。

胤禔呵呵:“钮钴禄家可没有给爷面子。”

胤礽对阿灵阿道:“你以后会给我们面子,对不对?”

阿灵阿汗如雨下:“当然……不,不是,不敢……也不是……”

阿灵阿语无伦次,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胤礽见曾经的政敌被自己逗得面无血色语无伦次,开心地拍了拍阿灵阿的肩膀,扭头对胤禔道:“走,大哥,下一个地方。”

离开前,他压低声音道:“看在温妃的面子上,孤给你一个消息。佟国维家风不正,你要多与你妹子通信,护好她。”

阿灵阿瞪着眼目送胤礽离开,身体微微颤抖。

法喀从地上爬起来,对阿灵阿道:“太子骂你了?太子真不是人,我……”

“滚!”阿灵阿虽然只有十三岁,却身强体壮,居然一脚把被酒色掏空了身体的法喀踹老远,“把他扶回去,不准他出门。”

阿灵阿甩手回到府中。

他汗如雨下,把后背衣服都浸湿了。

阿灵阿曾经收到一个匿名送来的书信,书信中说佟国维家风不正,让他三思。

因不知道寄信者是谁,他那时候又年纪较小,妹妹的婚姻为长辈决定,他无权干涉,只能将此事记在心中。

太子居然说出了和纸条上同样的话,难道那纸条是……

等等,听闻隆科多曾有意与常泰的庶出妹妹结亲,后因已逝的赫舍里老国公想多留女儿几年而作罢。

难道,其实赫舍里家拒绝与佟家结亲的原因是……难道这纸条其实是赫舍里家悄悄送来的?

阿灵阿闭上眼,收在袖子里的双手微微颤抖。

“太子殿下如传闻中那样,是个善良到有点傻的人。”阿灵阿笑道。他的笑声很古怪,就像是从喉咙里硬挤出来,“提醒我,可对他和赫舍里家一点好处都没有。如果我将此事传到皇上耳中,皇上要怎么看待这个阻拦母族与勋贵联姻的儿子?”

阿灵阿深呼吸了好几次,进书房给亲妹妹写信。

他信写到一半,前面的字的墨色晕开。

阿灵阿先擦了一下纸张,后来意识到什么,抬手抹了一下眼睛,然后把纸团成一团,狠狠丢到了地上。

若不是阿玛站错了队,若不是前面的哥哥都没有用,他才十一岁的妹妹怎么会草草嫁人联姻?

“隆科多,你最好老实点。”阿灵阿咬牙切齿道。

……

因为要清点财物,胤礽和胤禔的行进速度很慢。第一日只上了五家的门。

第二日,他们再次出发,所到之处有人直接把财物抬了出来,背着荆条请罪;也有人闭门装死,丝毫不给他们面子。

不给面子的那几家人,胤礽就让人在他们门前喊,“你有本事借大阿哥的名义骗钱,你有本事开门啊!”,“开门别怂,谁怂谁是王八蛋!”,“再不开门,就在你们门上写怂字了!”。

然后,侍卫们提着大桶墨汁,拿着大扫帚在对方大门上写字催债。

负荆请罪的人拍了拍胸口。还好他当机立断,否则更丢人。

明珠和索额图对大阿哥党冷笑:“嫌弃丢人?让你们夺嫡,不是让你们借着大阿哥的名义去敛财提前暴露!现在皇上只让小皇子们去胡闹,是为了保住你们!只是丢脸一点,总比丢脑袋好!叩谢皇恩吧!”

大阿哥党们:“……”仔细想想,好像的确如此。

“但大阿哥这样……这样无礼,我们怎么能继续支持他!”

“太侮辱人了!我没法再支持他争夺皇位!”

“还是另选一个皇子支持吧。大阿哥这种脾气和得罪人的本事,绝对不可能赢过太子。”

“必须换一个人!”

于是,大阿哥还没出宫建府,大阿哥党就宣布解散。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小说的作者是木兰竹,本站提供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95章 (霸王票加更)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男主成了我夫郎(女尊) 嫁三叔 粉黛 最开始我只想赚钱 勾瘾 是兄弟就来砍我 摸鱼不成只好拯救世界了[穿书] 通房娇宠 高管的古代小厮生活 穿成通房后我跑路了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