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霸王票加更)

上一章:第98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佟皇贵妃喃喃道:“病了啊。”

小佟氏拘谨地坐在绣凳上,惶恐不安的点了点头:“是的。”

佟皇贵妃喃喃道:“额娘……伤得重吗?”

小佟氏拧紧了衣角:“伤、病得不重,养养就好了。”

佟皇贵妃敛眉顺目:“那就好……我小时候回家时,偶尔会看到额娘身上有淤青。”

小佟氏咬紧了嘴唇。

佟皇贵妃道:“额娘说,身为女人,嫁为人妇之后若不能伺候好家里的爷们,被打很正常。就算娘家兄弟来也没用。阿玛是武将,喝醉酒了,赌输钱了,心情不愉快了,行为总是很粗暴。”

小佟氏脸色越发苍白。

佟皇贵妃嗤笑一声后,道:“待我成了表哥的女人之后,额娘开心地对我说,阿玛对她越来越温柔了。自那以后,我再没听额娘说阿玛打过她。”

小佟氏抿着嘴,抬头看向佟皇贵妃。

佟皇贵妃也扬起脸,打量这位庶出的妹妹:“以皇上的规矩,本宫一日不死,你一日就不能进宫。”

小佟氏狠狠喘了几口气,哑声道:“待我快三十时,阿玛大概就会把我嫁给别人做继妻。只是那时候,阿玛大概已经养大了新的妹妹。”

佟皇贵妃笑道:“你还真敢说。佟家一定要有一位女儿在宫中,对吗?”

小佟氏道:“这是阿玛的意思。为了佟家的门楣,佟家女儿进宫是必须为家族做的贡献。不过正如皇贵妃娘娘所说,以皇上的规矩,皇贵妃娘娘活着的时候,不用担心佟家会有其他女儿进宫。”

佟皇贵妃问道:“你想进宫吗?”

小佟氏不说话。

她要怎么说?她若是说想,那就是盼着佟皇贵妃去死。

可她说不想,佟皇贵妃一听就知道是假的。

去给人当继妻,哪有进宫好?便是无子无宠,皇上看在佟家的面子上,她也会过得不错。佟家用得上她,也会对她的生母好。

她的生母说,赫舍里夫人如今受阿玛尊重,就是因为有佟皇贵妃在。只要她能入宫,生母在家里待遇就会跟着提升。

嫁给别人都不行。佟家的女人,只能进宫成为妃嫔,才能改变自己和生母的命运。

最终,小佟氏只道:“进宫后就算不得宠,只要我老老实实,遵守宫规,皇上总不会向阿玛对待母亲那样对待我。”

小佟氏比佟皇贵妃更年轻的脸上,浮现浅浅的笑容:“皇贵妃娘娘,您一直在宫中无忧无虑的长大,才会想着什么爱与不爱。我只求有一小块安全的容身之处。”

小佟氏双手交叉,轻轻握住双臂,仿佛在雪地中抱臂取暖。

“若皇贵妃娘娘铁了心忤逆阿玛,要将我嫁出去,请给我选一个羸弱的文臣好吗?哪怕他早死也没关系。妹妹真的好怕。虽然嫁给其他人,就护不住母亲了。但我还是想活下去。”

佟皇贵妃手撑着床,艰难地坐起来。

她直直地看着自己这个没有存在感的庶出妹妹,没想到小佟氏会说出这种话。

佟皇贵妃看了小佟氏一会儿,撑着身体的手臂无力软下,身体重重跌回床榻。

她喘着气道:“阿玛虽然粗暴,但出手有分寸,不会虐待人。”

小佟氏轻笑道:“对夫人肯定不会。夫人有儿子,有你这个皇贵妃。她又是赫舍里氏旁支,只要太子还在,阿玛总会顾忌着赫舍里的面子。但我的母亲只是一个侍妾。侍妾和家仆没区别。”

佟皇贵妃闭上眼,道:“我知道了。你走吧。”

小佟氏起身,跪在地上磕头道:“皇贵妃娘娘对我说这么多话,我已经明白自己肯定不可能入宫。就算佟家还有女子能入宫,也绝对不是我。只请皇贵妃娘娘垂怜。”

佟皇贵妃淡淡道:“我没有折辱自己妹妹的爱好,你走吧。”

小佟氏狠狠磕了两个头,将头磕出了血印子:“谢谢娘娘。”

小佟氏离开后,佟皇贵妃愣愣地望着床铺帷帐,久久不说话。

连她身边的太监径直离开,她也没说话。

御书房中,康熙一手拿着书卷,听太监一字一句描述佟皇贵妃房中发生的事,神情淡淡。

胤礽抬头看了康熙一眼,又飞快低头,看着脚尖沉思。

“朕见佟国维和夫人生了好几个孩子,还以为他们伉俪情深。他们的嫡子不帮着亲生母亲?”康熙道。

鄂伦岱道:“啊,皇上您问臣啊?”

康熙黑线:“不然呢?朕问保成?”

胤礽再次抬头,道:“儿子帮着母亲,会被认为不孝吧。他们顶多跪在地上,一起挨揍。”

鄂伦岱道:“对对对,就是这样。”

康熙道:“那么隆科多他们一起挨揍了吗?”

鄂伦岱道:“这个臣就不知道了。我家和佟国维家早就分家,不住一块儿,不了解他们家的私事。不过佟国维没闹出过人命,应该只是脾气暴躁了一点,不是特别过分。”

胤礽再次低下头看脚尖。

康熙将书中书卷起来,轻轻敲了敲胤礽的脑袋:“想说什么就说。”

胤礽挠了挠头,道:“民间家中父亲轻视和侮辱母亲,但重视儿子时,大概率儿子也会和父亲一样,视母亲为仆人。”

康熙将手中的书轻轻丢在桌上:“鄂伦岱,你要是敢对康亲王家的和硕格格不好,朕就让康亲王打上你家门。”

鄂伦岱立刻道:“我家哪怕是佟国纲那种人,也没有打女人的爱好。多弱的人,才会在女人身上找存在感?要打架,去战场打啊,那才是纯爷们。去不了战场,也该找男人打架。”

康熙和胤礽对视一眼,都一头黑线。

鄂伦岱的话永远都奇奇怪怪。

“你别老盯着你阿玛,多盯着点佟国维。他做出什么不好的事,就上折子弹劾,知道了吗?”康熙没好气道。

鄂伦岱叹气:“那还不如让佟国纲看着他弟弟。我看不住,我看他就眼睛疼。”

“滚!”康熙随手抄起一支笔砸向鄂伦岱。

鄂伦岱捡起笔,放回书桌后才告退,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

康熙皱着眉头,很想踹他屁股一脚。

鄂伦岱离开之后,胤礽叹气:“儿子和大哥打的赌输了,得给大哥想一个新游戏了。”

康熙捏了一下胤礽的脸:“你就在叹气这个?”

胤礽道:“不然呢?佟家的事阿玛操心就够了,和我关系不大。”

康熙撸袖子,作势要揍胤礽。

父子俩在御书房上蹿下跳,围着书桌和柱子绕圈子,最后胤礽爬到了屋梁上,给康熙做鬼脸。

康熙叉着腰:“下来!”

胤礽道:“我不!”

康熙冷笑捏拳头:“不下来?不下来等会儿你下来的时候,就等着挨揍。”

胤礽道:“反正现在下来也要挨揍!”

康熙道:“不下来,东宫不给你自己布置。”

胤礽乖乖顺着柱子滑下来,被康熙一顿捏脸搓脑袋,就像是一个泥人一样被揉扁搓圆。

欺负够儿子后,康熙叫来一桌水果糕点,和胤礽一边吃一边叹气:“听到佟国维的事,我想到了以后我的女儿……唉。”

臣子后院家事康熙管不住也没精力管,但想到自家女儿,康熙就忍不住有些黯然。

胤礽眉头跳了跳。

他有好几个姐妹嫁给蒙古后芳华早逝。但与其他帝王不同的是,康熙派人细细查了女儿的死因,若公主早逝有额驸的原因,时隔几年十几年,康熙也会为女儿报仇。

后世总说康熙是个中央空调,对后宫女人都很体贴。哪怕骂了老八他娘,良妃死后哀荣没少一分。

取消妃嫔殉葬,让有儿子的妃嫔出宫与儿子同住,都是康熙暖心的体现。

康熙对自己的女人好,对女儿也有着几分真切的怜惜和爱护。在这个时代,康熙作为帝王能做到这些,已经算是好人。

“大清的公主抚蒙古之后都有自己的公主府,只要她自己立得起来,就不会被额驸欺负。”胤礽道,“若阿玛担心,可以加重她们的功课。”

康熙失笑:“好,我给她们加重功课,就说是你提议的。”

胤礽拍着胸脯道:“让姐姐妹妹们对于繁重功课的愤怒,尽管朝着儿子来!”

康熙笑着又揉搓了一下胤礽的脑袋,叹气道:“外戚外戚,沾了个外字,果然都是外人,都有着自己的小心思。”

胤礽道:“阿玛,别说是外戚,亲戚之间为了利益争夺打破头的也不是没有啊。”

康熙开玩笑道:“那你呢?会不会为了皇位和阿玛打起来?”

胤礽嫌弃:“阿玛,您真的觉得皇位很好吗?”

康熙反问:“不好吗?”

胤礽道:“阿玛,您认为以后带兵去海外征战打下一块地,每日只管享乐不管治理爽快,还是坐在龙椅上殚精竭虑爽快?儿子自懂事起,就没见过阿玛哪天没有为国事皱过眉头。”

胤礽伸出食指挤压眉端:“就这样,阿玛年纪轻轻,就已经有川字纹了。当皇帝,有什么好?”

康熙一时间居然不知道如何反驳儿子。

胤礽道:“阿玛要努力锻炼身体,争取长命百岁,这样儿子就能多出去浪。最好阿玛活到孙子也已经成年的时候,这样,阿玛把皇位传给儿子之后,儿子当一年皇帝就能把皇位传给阿玛的孙子。”

康熙:“……”

康熙手痒,想揍儿子。

胤礽见康熙这次是真的想揍他,跳起来窜出了御书房的门,双腿跟踩着风火轮似的,人很快就跑没了影。

康熙捏着拳头,咬牙切齿。

儿子太聪明也不好。太聪明就想耍滑头了,连皇位都嫌麻烦。

胤礽打赌打输,去内务府借了一群人,给大阿哥做《三国杀》卡牌。

当《三国杀》做好之后,他们一群皇子打牌打得如痴如醉,连学业都差点荒废,被康熙好一顿揍。

康熙气得肝疼,把他们的卡牌没收,只准休沐的时候玩。

胤礽无事可做,只能恢复在御花园中遛弯,顺便绕到东宫施工现场看自己的新房子。

这期间,他遇到了病体渐渐痊愈的佟皇贵妃。

佟皇贵妃比以前更加端庄成熟。康熙和太皇太后都说,皇贵妃经历了磨难之后,终于从小女孩长成了成熟的女人。

胤礽抬头看着佟皇贵妃一言一行皆符合皇贵妃贵气和规范的模样,看着佟皇贵妃无神的眼睛,却觉得,眼前的佟皇贵妃好像一个空壳子。

佟皇贵妃的身体好了,但佟皇贵妃的灵魂好像已经死了。

现在面前的女人,只是一具行尸走肉。

胤礽想,佟皇贵妃现在憋着一口气不肯死,大概是因为知道了佟国维盼着她去死,所以怎么也不肯闭上眼睛。

她现在就像是带有执念的鬼。

胤礽很想劝佟皇贵妃,即使父亲是个畜生,即使没有孩子,人也可以为自己活。

但他没有立场去劝佟皇贵妃。

他的劝说,对于这个时代的女人而言,也不会有任何用处。

连现代社会那些“扶弟魔”女人受了高等教育都很难改变,佟皇贵妃只是一个可怜可悲的古代女人,她无法挣脱身上的枷锁。

现在佟皇贵妃只是用“活下去”这件事,来对自己父亲无言的抗争,已经够不容易。

让佟皇贵妃“死掉”的,除了佟国维之外,还有康熙。

当佟国维的言行破除掉康熙对于母族的滤镜之后,康熙对佟皇贵妃的感情也淡了。

看到佟皇贵妃,康熙就想起佟国维那可憎的脸,无法再像以前那样亲近佟皇贵妃。

不过他还是给了佟皇贵妃一如既往的尊重,只是不再让佟皇贵妃继续抚育其他皇子,也很少去佟皇贵妃宫中留宿。

胤礽看不过去,在康熙耳边嘀咕了几句。

康熙与太皇太后商议之后,把原本养在太皇太后身边的恭亲王常宁之女,送到了佟皇贵妃宫中,正式收其为养女,记在佟皇贵妃名下。

康熙之前子嗣稀少,以为自己很难有健康的女儿,便将恭亲王常宁的庶女养在太皇太后身边,准备收为养女,用于抚蒙古。

之后康熙有了自己的亲生女儿,也没有把这位小格格送回恭亲王府,而是让她和公主们一同上课。

现在,恭亲王小格格正式改换玉碟,成为佟皇贵妃的女儿。因比她年幼的皇女都已经册封,康熙也提前封这位养女为和硕纯禧公主。

佟皇贵妃得到康熙的旨意之后呆愣了许久,眼中终于又有了一点点光。

她抱着十一岁的小女孩道:“额娘以后会保护好你。”

纯禧听到佟皇贵妃自称的“额娘”后,眼眸微微闪了闪,一头扎进佟皇贵妃怀里。

她自幼入宫。恭亲王的庶福晋没有资格入宫,所以她从未见过额娘。

这是第一次有人抱着她,说“额娘会保护你”。

额娘……纯禧在心中念了许久,才怯生生念出声:“额、额娘。”

“嗯。”佟皇贵妃失声痛哭。

胤礽在承乾宫门口悄悄探头,然后拉住想要探出半个身子偷看的胤禔的手臂,把看热闹的大哥拖走。

“让皇贵妃和纯禧单独处一会儿,大哥,你别去破坏气氛。”胤礽道,“三弟!把大哥拽好!”

胤祉抱着胤禔另一只手,道:“好嘞太子哥哥!”

胤禔嘟嘟囔囔满口抱怨地被两个弟弟拖离了承乾宫。

康熙远远看着这一幕,问道:“他们仨在干什么?”

赵昌道:“太子殿下和三阿哥大概是不想让大阿哥去打扰皇贵妃娘娘?”

康熙黑线:“为什么大阿哥要去打扰佟皇贵妃?!”

赵昌特别可怜地看着康熙。奴才怎么知道?除了太子殿下,谁能搞得清楚大阿哥心里在想什么?

康熙问完之后,也发现这个问题除了太子之外没人能回答。

甚至就算是太子,也不是时时刻刻都能猜到自家大儿子在想什么。

康熙无能狂怒:“大阿哥就是闲得慌!该给他找些事做!”

康熙琢磨了一下,带着大阿哥、太子、三阿哥去长城古北口外围猎,去见见最近有些不老实的蒙古人,顺便考察一下蒙古的年轻子弟。

被佟国维的事郁闷到之后,康熙很担心自己女儿未来的婚姻状况,想让儿子们提前混入蒙古年轻贵族子弟,以后好给公主们选个好人品的额驸。

三阿哥胤祉得知这次他也能和哥哥们一起出行后,欢快得像一只小母鸡,围绕着胤禔和胤礽“哥哥哥哥”个不停,晃得胤禔和胤礽眼睛都花了。

胤禔把小母鸡胤祉拽到了校场,考校胤祉的武艺:“别到时候给我和你太子哥哥丢脸!”

胤祉信心十足:“才不会!我很厉害。”

于是他和胤禔比起射箭来,让胤礽当裁判。

小胤禛和小胤祺双手托着下巴,坐在校场旁乖乖看着,两张小脸酸极了。

小胤禛嘟着嘴:“好想快点长大,我以后一定比大哥和三哥厉害!”

小胤祺点头:“四哥以后一定很厉害!”

小胤禛道:“你也要努力!大哥和三哥有两个人,我们也要两个人联合起来,才能打败他们!”

小胤祺眉头拧做一团,结结巴巴道:“我、我努力。”呜呜呜,我没有信心。

一旁的胤礽深深看了自家两个小弟弟一眼。

哦豁,现在皇子就开始拉帮结派了,希望阿玛能顶住。

说起来,等他们围猎回来,六弟七弟八弟应该也会说话、会爬动,进入人生中最乖巧好玩的阶段,可以充当大型智能玩具了吧?

胤礽捏了捏自己抽条之后已经不肉的精致小下巴,明亮的双目露出不怀好意的光芒。

康熙二十二年阴历六月末,康熙带太子、大阿哥、三阿哥出长城古北口。

从此以后,每年秋季,康熙都会带着皇子来木兰围场狩猎,以联络和震慑蒙古贵族。

这次出巡,康熙带上了因为“大阿哥党利用大阿哥敛财事件”被免职的索额图和明珠,却没有带上他信任重用的佟家两兄弟。

更让朝臣们惊讶的是,在前往木兰围猎的前几日,康熙以一个类似“左脚先进门”的理由斥责了佟国维。

康熙骂佟国维老眼昏花,应该把位置腾出来给年轻人坐,撸掉了佟国维所有实权职位,让他提前回家养老。

佟国维被康熙罚了之后,完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罚。

他没做错什么事啊?

被佟国维带累没去成木兰围场,正一肚子气的鄂伦岱阴阳怪气告诉佟国维,他被皇上斥责的原因是佟皇贵妃还没死,他就想送新的女儿进宫,明摆着咒佟皇贵妃去死,惹恼了皇上。

佟国维冷笑:“皇上怜爱孝安皇后,让温妃常住宫中为孝安皇后侍疾,已有先例。我不过是让皇贵妃的妹妹多入宫陪伴皇贵妃,不可能犯忌讳!”

鄂伦岱咧嘴露出牙花子:“哦,那可能是我搞错了吧,叔你再接再厉。”

他背着手,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去找康亲王的未来大小舅子们联络感情了。

待中秋之后,他就要把媳妇娶进门。现在他想媳妇想得慌,希望大小舅子们能给个面子,让他再和淑谨见几面。

佟国维拂袖离去,找佟国纲告状。

佟国纲懒洋洋地看了佟国维一眼,在躺椅上摊开衣衫,挠了挠肚皮,仿若一个街边地痞懒汉。

佟国维说得口干舌燥,佟国纲把肚皮抠了个舒服,一句话都没回。

佟国维再次气得拂袖而去,心中终于有些慌了。

他忙把赫舍里氏放出来,让赫舍里氏去找佟皇贵妃。

赫舍里氏进宫之后没见到佟皇贵妃,只见到了佟皇贵妃新收的养女纯禧公主。

“外祖母,喝茶。”纯禧公主笑容甜美极了。

……

“我们不在宫里,皇贵妃会不会又被佟国维欺负?”胤禔在马背上扬了扬马鞭,“皇贵妃怎样我无所谓,我就看不惯佟国维嚣张跋扈到宫里人身上。”

胤祉使劲点头:“宫里人,不能给外人欺负!”

胤礽笑道:“别担心,皇贵妃身边有纯禧在,纯禧会护好皇贵妃。”

胤禔疑惑:“纯禧很厉害?”

胤礽道:“纯禧是公主里功课最好的一个。她的才华不亚于我们。”

胤禔皱起脸:“呵,爷不信!”

胤礽道:“待回宫之后,你可以与她比一比。咱们的姐妹,厉害的可多了。好好培养她们,蒙古根本无足畏惧。”

胤祉想起自己的胞姐,道:“荣宪姐姐也很厉害。”

胤礽道:“西方有女王公,蒙古也有女人掌权的先例在。咱们的姐妹,以后不一定不能成为蒙古实际的女王。”

胤禔展颜笑道:“那挺好。”

胤祉使劲点头。

在围猎路上也得处理公务,所以坐马车的康熙问道:“他们仨在干什么?”

为康熙赶马车的曹寅探头进来:“太子和大阿哥、三阿哥在说如何让公主们成为实际上的蒙古王。”

康熙:“……”

他开始担心此次木兰之行了。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小说的作者是木兰竹,本站提供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98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我的白莲人设不能掉(穿书) 钓系弱美人 如意春 带着地球电影穿星际后我封神了 江南恨 总裁大人轻一点 总裁的女人谁敢动 总裁追妻超嚣张 绿茶被迫说真话后爆红了 她的小梨涡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