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上一章:第104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康熙让太监给三位皇子拿了三个垫子跪着。

老父亲很生气,必须让儿子罚跪。

于是,胤礽老老实实跪坐着,胤禔老老实实盘坐着,胤祉一屁股坐在蒲团上呆呆东张西望,气得老父亲肝疼。

康熙拍桌子:“都跪好了!”

胤礽保持跪坐姿势装傻。

胤禔疑惑:“为什么?我们又没做错事。”

只有老实小孩胤祉被吓了一跳,乖乖跪好。

胤礽劝说道:“汗阿玛,您快看吧,这么厚一本呢,再不看天都黑了,别管我们。”

康熙:“?”

他低头看着儿子递上来的挺厚一本“计划书”,揉了揉太阳穴,眼不见心不烦,不理睬儿子们了。

胤礽两眼放空发呆;胤禔开始抠腿;胤祉看两个哥哥都没把汗阿玛当一回事,小短腿悄悄移动,变回了坐在蒲团上的姿势。

一众伺候的太监努力忍笑。

半晌,胤礽感觉腿跪坐麻了,大声喊道:“汗阿玛,儿子想上厕所。”

胤禔立刻道:“我也想我也想。”

胤祉不管康熙看不看得到,使劲点头。

康熙一只手拿着胤礽给的计划书,一只手像挥动苍蝇一样挥了挥:“去。”

三位皇子立刻从蒲团上跳起来,勾肩搭背上厕所。

上完厕所后,胤礽指挥哥哥弟弟搬来零食和椅子,往康熙身旁一坐,一边吃东西一边探头问:“汗阿玛,就没有想问儿子的问题吗?”

康熙看着嚣张至极的三个儿子,深呼吸了几下。

他不断告诫自己,别生气,别生气,气坏身体无人替,你儿子都是你自己宠坏的,亲生的!

“写的不错。”康熙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进入帝王模式思考,“但你虽然列举了很多条,来说服朕,出使的危险性很低,但只要有一点危险,你身为皇太子,就不应该去。”

胤礽道:“汗阿玛,不是身为皇太子不能去,而是身为唯一的皇位继承人不能去。”

太监们开始发抖。太子殿下您说什么啊!

康熙白了胤礽一眼:“你知道,还任性什么?”

胤礽道:“可汗阿玛,儿子虽然是太子,但并不是唯一的皇位继承人啊。用一个极低的危险性,培养出更优秀的皇位继承人,汗阿玛作为皇帝,应该摈弃个人感情,做出更符合皇上的决断。”

康熙:“?”

胤禔扶额。太子弟弟真敢说啊。

胤祉傻眼。他觉得自己是不是现在就跑去找太皇太后求救比较好。

康熙拍桌子:“胤礽!”

胤礽给康熙揉手:“汗阿玛,别这么大声的叫儿子名字。唉,一直没人叫儿子这个名字,儿子听着好陌生啊。大哥,以后你叫我胤礽好不好?”

胤禔道:“不,我叫你保成。”保成保清一听就是兄弟!

胤礽道:“哦,行吧。汗阿玛,不生气不生气。儿子这不是以一个太子的身份来建议嘛。”

康熙使劲按着胤礽的脑袋:“朕看你是想挨揍!”

胤礽顶着康熙施加的压力使劲摇头:“不想挨揍不想挨揍。儿子是很认真的在思索这件事。趁着有汗阿玛的保护,儿子应该多在外走走。对执政者而言,读万卷书真的不如行万里路。”

胤礽努力抬头,努力睁大水汪汪的大眼睛,力图向康熙表现自己的诚意。

被儿子仰头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康熙呼吸一滞,语气不由放软:“太危险了。”

胤礽仰头道:“不危险。儿子有大清海军保护,以大清皇太子身份出使,怎么会危险?儿子要趁着有汗阿玛保护,跑遍全世界。从别人那里搜集来的资料,没有亲眼看见的真实和震撼。”

胤禔看着胤礽的表情,若有所思地眨了眨眼,也仰头努力瞪着眼睛:“对对对,汗阿玛,弟弟以后当了皇帝,就哪里都去不了了。趁着汗阿玛还活着,赶紧让弟弟出去玩!”

胤礽:“……”大哥你可闭嘴。

康熙:“……”熟悉的心梗。

胤祉:“……”即使我还小,我也知道大哥这话有问题。

康熙用手遮住胤禔的脸,不想看到胤禔那令人火大的古怪瞪眼表情。

胤禔明明年纪也不大,康熙却一点都不认为这个大儿子能和“可爱”二字沾上边。胤禔强行装可爱,只会让康熙反胃。

康熙瞪了胤礽一眼:“你内心真实的想法是,有阿玛护着你,你就可以随心所欲做想做的事?”

胤礽乖巧道:“也不是随心所欲啊。皇子增长见识很重要。隔壁罗斯国的皇帝都隐姓埋名去西方了。儿子还只是出使。”

康熙重视沙俄之后,就在沙俄首都派入了探子。

沙俄的贵族非常贪婪,沙俄的皇帝又还只是一个不重要的“傀儡”,几个瓷瓶子,就让他们轻松吐露这个沙俄傀儡小皇帝的动向。

康熙听到沙俄皇帝居然偷偷跑出去留学,顿时警觉。

小小年纪就有这个魄力,这位沙俄小皇帝回国之后,一定会成为大清的心腹大患。

康熙得知这个消息的那个瞬间,有派人暗杀沙俄小皇帝的念头。但他思考了实际情况之后,遗憾的发现自己做不到。

沙俄小皇帝隐姓埋名之后,就像是水滴融入了大海,大清不可能找得到他。

正因为有沙俄小皇帝的先例,康熙才没有立刻拒绝胤礽的请求。

康熙心里很动摇。他也认为太子增长见识很重要。待太子长大了,他肯定是会让太子独自去南方,帮他巡视领土。

现在海外如此重要,太子去亲眼看看海外,对太子将来好处很大。

但康熙舍不得啊。

太子巡视大清国土,无论到哪,驿站快马加鞭,他和太子隔一两日就能通信。

若去了海外,他十天半个月都等不到太子一封信。

即使大清海军强盛,其他国家只要不想和大清宣战,就不会袭击有大清皇太子的船只。但假如太子水土不服呢?

太子还那么小,他怎么放心让太子出国门?

康熙道:“保成,你还小。你真的想去,也该等及冠之后。”

胤礽想。等他及冠之后,在历史中,就是他与康熙的关系逐渐恶劣的时候。他不确定康熙还会不会溺爱他,让他单独去军队中。

不合常理的事,还是在及冠之前做完更好。

胤礽道:“汗阿玛,皇太子出国,不找一个好时机,可能会引发其他国家的担忧。现在是法国皇帝亲笔写信邀请咱们,儿子前往西方,才名正言顺啊。”

康熙叹气。道理是这个道理,但是他真的担心啊。

“有我跟着太子弟弟,汗阿玛怕什么?”胤禔不耐烦了。汗阿玛怎么婆婆妈妈,连额娘都没这么婆婆妈妈。

康熙白了胤禔一眼:“有你在,更怕。”

胤禔拍着胸脯,道:“那从现在开始,别怕!”

康熙:“?”

他发现,他仍旧搞不懂大儿子的脑回路。

胤礽道:“儿子和大哥一起出游,彼此照应,汗阿玛真的可以放心。和法国第一次合作的事,昭示着大清正式走上世界舞台。说实话,这件事交给其他人,儿子不放心。”

康熙皱眉:“交给常泰你也不放心?”

胤礽点头:“其实汗阿玛也不放心吧?若不是皇帝不可能离开大清国土,汗阿玛都想亲自去了。”

康熙被胤礽说中了心思。

他揉了揉胤礽的头发:“这么沉重的责任,你还小,阿玛不忍心。”

胤礽道:“儿子还有大哥呢。打虎亲兄弟,有大哥在,儿子一点都不怕。”

胤禔再次拍响自己的胸脯:“交给爷!”

康熙捶了胤禔脑袋一下:“在阿玛面前自称爷?”

胤禔:“……交给儿子。这不是顺口吗?汗阿玛别小气。”

康熙深呼吸。罢了罢了,这个儿子已经这样了,改不了了,你要习惯。你看惠妃现在已经很淡然了。

上次朕和惠妃说起大阿哥的事时,惠妃嘴边的微笑幅度一动不动,眼神也平静无波,已经真的很淡然了呢。

康熙道:“要出使,也是荷兰战争成功之后再出使,朕再考虑一下。”

胤礽见好就收,狗腿子般给康熙捏了捏手臂:“好,儿子就不打扰汗阿玛了。汗阿玛,要不要一起去太皇太后那里请安?”

胤禔吸溜了一下口水:“科尔沁送来了许多小羊羔,太皇太后说今晚杀几只小羊羔做刷锅子!”

康熙无奈:“现在秋老虎的余味还没过去,你们吃热火锅?”

胤禔道:“汗阿玛不想吃?”

康熙捏了捏胤禔的脸:“去,怎么不去?”

胤禔不耐烦地打走康熙的手:“汗阿玛捏弟弟去。”

被胤禔嫌弃的康熙,还真去捏了捏胤礽的脸。

胤礽习惯性的乖巧笑。

康熙又准备去捏胤祉的脸,胤祉立刻躲到胤礽身后,探出半边小脑袋,警惕地盯着康熙。

康熙:“……除了保成,都嫌弃朕。”

胤礽立刻道:“汗阿玛多想了,哥哥弟弟只是不喜欢被人捏脸。”

胤禔:“汗阿玛不自己反省一下吗?”

胤祉点头,不知道附和谁的观点。

康熙:“……”

胤礽赶紧道:“大哥三弟快跑!”

说完,胤礽抱住康熙的腰。

胤禔捞起胤祉就跑,一边跑一边大喊:“汗阿玛!儿子在太皇太后宫里等你!”

康熙气乐了:“你们三个……保成!放手!成何体统!”

胤礽见哥哥弟弟跑远了之后,才松开手装傻笑。

康熙看着胤礽的傻笑,无奈极了:“你啊,大阿哥和三阿哥越来越不怕朕,都是你的错。”

胤礽笑嘻嘻主动握住康熙的手甩了甩:“大哥和三弟不怕汗阿玛,不是很好吗?咱们是一家人。无论别人怎么揣度皇室,我们也只是普通的大家庭,普通的亲人啊。”

康熙道:“那你怎么现在开始叫我汗阿玛,不像以前那样私下叫我阿玛了?”

胤礽道:“我长大了,还是合群一点好,否则弹劾的人要烦死我。不过写信的时候,我叫汗阿玛爹如何?嘻嘻。”

康熙无奈:“随你。”

他知道现在太子一言一行都被朝臣看着,一点点风吹草动就有无数人弹劾,称呼的事也是。

这些弹劾康熙都直接丢进废纸篓里,“留中不发”,但他的宝贝儿子一如既往的宁愿委屈自己,也不想他这个当阿玛的烦恼。

在外面,皇太子的礼仪永远周正完美。只有和自己单独相处的时候,胤礽才会露出被他溺爱的宝贝儿子的“霸道”和“失礼”的一面。

没有其他儿子在,康熙说起了心里话:“你真的想出国?”

胤礽道:“是啊。趁着汗阿玛当儿子的靠山,儿子想多做些喜欢做的事。世界这么大,儿子想去看看。”

康熙叹气:“是啊,你肯定想,谁不想。如果你皇玛法还活着,朕也想。”

胤礽道:“皇玛法一直念着让大清走上世界舞台的事。汗阿玛要不要去拜祭皇玛法,顺带抱怨一下?嗯,汗阿玛这么辛苦,都是皇玛法的错。要是皇玛法没有得天花,以汗阿玛的年龄,正是在海外大展拳脚的时候。”

胤礽没牵着康熙的手握紧小拳头,使劲挥舞了两下:“以汗阿玛的武力,肯定比大哥和我厉害。汗阿玛这么强大,就算御驾亲征也不能去前线当真正的大将军,好可惜。”

康熙再次叹气:“是啊,没有用武之地。”

胤礽笑道:“我替汗阿玛实现梦想!无论是到处走到处看,还是当大将军,嘻嘻。”

康熙好笑道:“你啊。”

胤礽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汗阿玛想做而不能做的事都交给我!”

康熙的大手握紧了胤礽的小手,语气无奈又宠溺极了:“朕就是太宠你了。行吧,你好好锻炼,别到时候晕船。游泳也得学。还有医术,自己也要懂一些。求人不如求己……”

康熙絮絮叨叨,如胤禔所说那样,比宫里有孩子的嫔妃还婆婆妈妈。

胤礽自己都没想到,康熙居然这么容易就答应了他的要求。

回想自己和康熙的话,胤礽猜测,是那句“我替汗阿玛实现梦想”打动了康熙。

康熙的本性就很不安分,头铁又莽撞,还热爱新事物。

如果胤礽杜撰出的那种顺治存在并活着,康熙肯定也如隔壁的彼得大帝一样,包袱款款隐姓埋名跑去周游世界。

但康熙现在是皇帝,他什么都做不了。

就像以前康熙把自己想象中的太子生活都给予胤礽,不管胤礽需不需要一样。现在康熙也把自己周游世界的梦想交给了自己养大的小太子。

后世说,养孩子就像是养小号,就像是养重生二周目一样,自己想做的却没做到的事,都想让孩子实现。

康熙目前也是如此。

胤礽捧着心口,心里暖洋洋。

现在的父亲、兄弟,都是他梦寐以求的珍宝。所以无论如何殚精竭虑,他也要保护住现状,维系住他们的感情。

不是不加思考凭着性子的相处,才叫真挚的感情。感情需要经营,需要小心翼翼地呵护。

康熙身为帝王、又早早父母双亡,他不懂;兄弟们还小,也不懂。

胤礽懂得这个道理。所以他会承担起这个责任,并且乐在其中。

常泰很快得知了如果他们这场战争能胜利,太子和大阿哥要与大清海军一起出访法国,与法国皇帝签订协议。

常泰先想着太危险,想让康熙三思。

但他开始写折子的时候,突然觉得这样挺好。

太子外甥一直跟着皇帝过,内心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一日松口气的时间都没有。

出访海外时,太子外甥就自由了。他可以尽情地宠着太子外甥,太子外甥想做什么,只要不影响身体健康,统统没问题。

常泰想着和太子一起放松生活的日子,脸上不由浮现温柔的笑容。

他研墨提笔,重新写折子。

常泰在折子里先提了对太子出远门的担忧,然后写相信皇上的判断,认可皇上想磨砺皇太子的思想,并用身家性命担保,一定会保护好太子,让皇上放心。

康熙将自己的想法透露给重臣之后,哪怕是站在太子对立面的重臣都强烈反对。

站在太子对立面的重臣一是认为海外都是弹丸之地,大清不该让太子出使,降低大清的地位;二是担心太子出使成功,让其地位更稳固。

康熙下定主意之后,无论谁反对都没用。

撤三藩、收台湾、建海军等事,朝中赞同康熙者都寥寥无几,康熙仍旧咬牙做了。

现在也如此。

他只是偶尔有些高处不胜寒的寂寞罢了。

当常泰的折子到来的时候,康熙才展颜笑了。

比起那些空洞地附和康熙,根本不理解康熙为何要这样做的声音,常泰的折子写到了康熙的心坎上。

常泰把康熙担心的事都写了出来,疾病、劳累、海盗,一条一条都是现实中可能会发生的事。

康熙看得出来,常泰是真心诚意担心太子,并且考虑到了一切可能性。

但常泰却支持自己。

猛兽长到一定年龄,就一定会被驱逐去自己狩猎。

现在世界舞台风起云涌,大清的太子必须提前感受暴风雨的恐怖,做好带领这个国家在风暴中前进的心理准备。

所以,趁着皇帝还年轻,还强大,还能控制住国内的局面,太子赶紧去闯荡吧。

就像是幼兽蔫哒哒地空着肚子回来,父母能将足以饱腹的食物丢给幼兽,让幼兽有下一次出外狩猎的体力。

康熙合上折子,闭上双眼。

他想象,如果顺治还活着,他能不能也和太子一样,随心所欲做自己想做的事?

或许会更困难一些。因为顺治儿子太少。

胤礽提出这个请求,有一点非常残酷的是,即使康熙失去了两个儿子,还有好几个儿子,他们爱新觉罗家的皇位不会动摇。

康熙轻轻叹了一口气。

他问道:“太子呢?”

赵昌从黑暗中走出来,道:“太子殿下正在把小皇子们集中在一起,观看小皇子们布库。”

康熙的感伤情绪消退,猛地抬头,不敢置信道:“小皇子?布库?”

赵昌垂首道:“太子殿下将六皇子、七皇子、八皇子放在铺了厚毯子的地上,让他们布库,谁赢了谁有糕点吃。”

康熙深呼吸,深呼吸,再次问道:“布库?”

赵昌点头:“是的。”

康熙揉了揉太阳穴,起身道:“带朕去看看。”

慈宁宫中,惠妃和荣妃带着抚养的小皇子向太皇太后请安,撞上了来找五阿哥玩的其他皇子。

六阿哥、七阿哥、八阿哥都已经能走路了,但八阿哥年幼,六阿哥和七阿哥身体弱,没有和其他皇子一起玩过。

今日既然撞上了,胤礽就愉快地邀请弟弟们一起玩。

玩着玩着,不知怎么着,就变成玩布库了。

布库即满语的摔跤。胤禔先和胤礽摔,一人胜利一局,第三局两人一同摔到了线外;胤祉对上了胤禛和胤祺两个弟弟,虽然力气很大,两个弟弟还是险胜。

剩下的,就是三个没学过布库的弟弟们混战。

胤礽叫好:“加油!对!小八拽他裤子!”

胤禔鼓掌:“小七咬他们!使劲咬!”

胤祉急得跳脚:“小六!别怂啊!扑上去!大不了同归于尽!”

小胤禛说了一大堆话,语速太快,没人听清楚他在说什么。

小胤祺攥紧了小拳头,小脸涨得通红,激动得一句话都说不出。

康熙站在窗外,压低声音对太皇太后和皇太后道:“皇玛嬷、皇额娘,您俩就这么看着?!”

太皇太后笑道:“小皇子们玩得这么开心,不好吗?”

康熙背着手,使劲翻白眼。

谁说他溺爱孩子?!看看太皇太后!!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小说的作者是木兰竹,本站提供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104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资质平平只好搞内卷 穿成通房后我跑路了 余生请多指教(余生,请多指教原著小说) 火暴总裁娇柔妻 雄蜂只会影响我尾针速度 虐文使我超强 总裁秘书 拯救美强惨前夫(快穿GB) 又是母慈子孝的一天呢! 仙法是word文档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