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上一章:第106章 (霸王票加更) 下一章:返回列表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康熙就算真的想“报复”胤禔,也不可能给胤禔指一个丑陋的媳妇。

不过他还是以婚姻为要挟,使唤胤禔做了许多事。

胤禔在胤礽劝说下乖巧了一阵子,当了一段时间的真·孝顺儿子。

康熙乐得忍不住在惠妃那里连续睡了好几天,把胤禔脸都吓白了。

胤禔拉着胤礽问道:“保成,我额娘年纪大了,再生孩子会不会有事?”

年纪稍长之后,因为“太子弟弟”四个字太黏糊,叫“弟弟”的时候总有几个傻弟弟同时抬头,胤禔越来越习惯叫胤礽的乳名。

至于他为什么不叫“二弟”,胤禔总觉得二弟和三弟四弟五弟六弟七弟八弟混在一起,不够特殊。

胤礽道:“惠妃娘娘的年纪不算大……”

胤禔道:“三十好几了!”

胤礽本想说三十好几不算大,但他突然想起现在是古代。就古代这个生产环境,三十多岁还真的算高龄产妇。

胤礽挠挠头:“那有什么办法?总不能让汗阿玛不去惠妃娘娘宫里吧?”

古代能起作用的避孕手段,都必须男人来用。那什么避子汤基本就是堕胎药,哪能给惠妃喝?

胤禔忧愁极了。

这家伙,居然直接跑去找惠妃,让惠妃装病,别和康熙睡觉。

惠妃眼前一黑,差点晕倒。

好歹她了解儿子,虽然经常气她,但对她也是真孝顺,便耐着性子问胤禔为什么管起父母房中事。

当惠妃听胤禔说担心她生孩子发生危险,愣了许久。

“额娘?”胤禔已经长大了,不能再依偎在惠妃怀里,只仰头看着惠妃。

惠妃摘下指套,轻轻抚摸着胤禔的头发,仍旧娇美的脸上表情复杂:“额娘已经生不出孩子了。”

胤禔:“啊?”

惠妃仿佛陷入回忆,轻轻道:“额娘年轻的时候生孩子伤了身体,现在已经生不了了。”

胤禔想起胤礽的科普道:“女子太过年轻生孩子,确实很伤害身体。额娘辛苦了。”

惠妃脸上表情有点扭曲。

她真是做梦也想不到,儿子会和她讨论生孩子的话题。

惠妃本想斥责儿子,身为男人,不该过问这些事。但她斥责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生孩子真的很痛苦,没有哪个女人指望男人会体谅这件事。甚至连女人自己都认为孕育生命的过程是“肮脏”,而不是“神圣”。她们被逼着或者自愿地生孩子,却避免提起生孩子的过程。

现在儿子却说额娘辛苦了;说心疼额娘的身体;说额娘现在想办法别生了,健康最重要。

惠妃嘴唇翕动了一会儿,十分没规矩地伸手,将已经长大的孩子揽进怀里:“谢谢大阿哥。”

胤禔身体一僵,本想挣脱,却感受到惠妃声音中的委屈和颤抖。

他犹豫了一下,像对待弟弟们一样,伸手轻轻环住惠妃的背:“额娘,以后儿子护着你,额娘只要安心养身体,什么都不用操心,也不用去做什么争宠的事。儿子会自己立功,赚个亲王当当。”

惠妃闭上眼安静了一会儿,将儿子推开。她睁开的眼睛,明亮得就像是被泪水洗过一样。

“你不让皇上生气,额娘就松口气,可不指望你立什么大功劳。”惠妃轻轻替胤禔整理了衣衫,又帮胤禔理了理头发,“额娘的愿望,也只有你健康平安就好。”

胤禔挥了挥手臂:“儿子比老虎还壮,额娘不用担心儿子!”

惠妃轻笑着点点头,转移话题:“皇上要给你选福晋了,你可有什么要求?”

胤禔道:“长得好看,身体健康,脾气温柔,家里没有糟心亲戚。”

惠妃笑骂道:“你要求可真多。”

胤禔摸了摸鼻子:“儿子这要求还算多?平常人娶妻也会有这些要求吧?难道我身为皇子还不行了?”

惠妃叹气:“皇子的福晋,以家世优先。”

胤禔翻白眼:“儿子上次说要去草原联姻,被汗阿玛揍得可惨。现在这不也是联姻吗?”

惠妃轻轻敲了一下儿子的额头:“可不能再说这话。再被你汗阿玛听到,额娘护不住你。”

胤禔叹气:“好啦,不说。额娘尽力。反正要家里不要太复杂的。我讨厌麻烦。”

惠妃点头:“额娘尽力。”

胤禔知道惠妃不能再生孩子之后,松了一口气。

他对胤礽道:“额娘身体没问题了,我有点担心我的福晋。额娘就是年轻时候生孩子生太多伤害了身体,我福晋不会也这样吧?”

胤礽被胤禔的提问震撼了。

他是新时代青年,关心女性是理应之事。他大哥可是封建男人啊!

大哥,大清好男人!

胤礽道:“别担心,到时候你做点措施,再避开福晋容易怀孕的那段时间同房,将概率降低到最低就好。就算不小心怀上了,肯定也能保证身体养好了再怀下一个。”

胤禔点头:“好歹是我妻子,我可不想因为生孩子把女人的命生没了。”

胤礽扑上去:“大哥,你是大清绝世好男人!”

胤禔一头雾水地把胤礽接住:“在乎妻子的命就算绝世好男人?这绝世好男人的评价标准也太低了。”

胤礽仰头道:“不不不,在这个时代,在乎妻子的命已经是绝世好男人!”

胤禔无奈:“什么这个时代?说得好像你不是这个时代的人似的。怎么?你还是古人?”

胤礽严肃道:“我是未来人!”

胤禔翻白眼,道:“哦。那么未来人弟弟,你知道你大哥未来的福晋是谁吗?”

胤礽还真知道。但这辈子却不确定。

胤禔的福晋伊尔根觉罗氏微妙契合胤礽对康熙所说的,选太子妃时希望的家世。

伊尔根觉罗氏是满洲大族,人丁兴旺。但胤禔福晋那一支伊尔根觉罗氏当官者稀少,最厉害的人也就是胤禔的岳父科尔坤,坐到了吏部尚书的位置。

家世算比较悠久和显赫、近亲家族中很少人入仕不会裹挟皇子、福晋父兄有能耐且家庭和睦,伊尔根觉罗氏确实是个当福晋的好人选。

后来胤禔的岳父科尔坤被免官,纯粹是受了胤禔的连累——康熙要处理以明珠为首的大阿哥党,大阿哥的岳父自然不可能再坐在尚书的位置上。

不过这一世,因为山西穆尔赛贪腐案提前爆发,现在还任左都御史的科尔坤因为跟着同僚说穆尔赛老实,被康熙连降三级。

现在科尔坤重新向上爬,还没当成尚书,不知道符不符合康熙心目中的大福晋岳家家族选择范围。

对于科尔坤偏袒穆尔赛的事,倒不是科尔坤真的支持穆尔赛、或者是穆尔赛同党。若是如此,胤礽第一世穆尔赛贪腐案爆发的时候,科尔坤不会先降职,然后很快改任吏部尚书。

科尔坤只是站在满臣同僚这一边,在汉臣御史的弹劾中,偏袒一个满臣而已。

朝堂上的满汉之争和党派之争一样,无关对错,只看立场。科尔坤胆敢支持汉臣非派系斗争、单纯因贪腐弹劾满臣,他就会被满臣同僚放弃。

这是为官的智慧,胤礽对科尔坤并没有什么恶感。这个时代的大臣,科尔坤还算比较好的。

胤禔道:“怎么?未来人弟弟?哑巴了?说好的你是未来人呢?”

胤礽站直身体,神秘兮兮道:“预言说出来就不准了。”

胤禔不上胤礽的当:“你不说出来,别人怎么知道你知道预言。”

胤礽道:“等预言成真的时候我告诉你!”

胤禔摊手:“行,等你娶亲的时候,我也说我早就预言到了你太子妃是谁,咱俩以后都是厉害的预言兄弟。”

胤礽腹诽。离你娶亲还有几年,说不准到时候科尔坤重新爬回了尚书的位置,你媳妇还是伊尔根觉罗氏!

小心我现在就找人去未来大嫂那里说你坏话,挑拨你们夫妻之间的关系,哼!

“哑口无言了吧?”胤禔拍了拍胤礽的肩膀,“你这点小聪明,骗骗汗阿玛还行,怎么骗得到你大哥我?”

胤礽哼哼了两声,抱着手臂道:“汗阿玛本来心血来潮,想让我一起帮你相看媳妇。弟弟本来还说帮你选一个特别好看的。现在看来,唉,当弟弟的怎么能帮哥哥相看呢?我还是不去了,让汗阿玛自己看吧?”

胤禔立刻捧住胤礽的双手:“哥哥错了。弟弟赶紧去,一定要去,哥哥信不过汗阿玛的眼光!”

胤礽冷哼:“汗阿玛宠着的妃嫔,可都挺好看。”

胤禔紧紧握住胤礽的双手,诚恳道:“选自己的媳妇和选儿子的媳妇不一样!我额娘天天念叨,大阿哥啊,虽然你说要个长得好看的,但福晋的长相还是该周正福气更好!周正福气不就是大脸盘厚嘴唇吗!给她当媳妇她要吗!”

“惠妃娶不了媳妇,啊,大哥你说的是妻子还是儿媳妇,我混乱了。”胤礽把手抽回来,抱头晃了晃脑袋,“我还是说服汗阿玛,带你一起去偷看吧。”

胤禔给了胤礽一个熊抱,差点把胤礽抱得骨头错位:“就交给你了弟弟!”

“松手松手!我的骨头都在嘎吱响了!”

……

在胤礽的敲边鼓下,康熙同意让胤禔躲在屏风后面,偷看被太皇太后叫进宫里来玩耍的小女孩们。

相看媳妇自然要找个狗头军师,胤礽也被他拉着一同偷窥。

胤禔振振有词:“你还能顺便给你自己找媳妇!”

胤礽白眼:“我还小,不需要。”

胤禔道:“你就比我小两岁。这些人和你也算同龄。别说话!她们来了!”

胤禔蹲在地上,掏出望远镜。

胤礽不知道为什么胤禔要蹲在地上,他也拿出了望远镜。

同样在屏风后面坐着的康熙露出疲惫的微笑。

他小声对惠妃道:“你儿子怎么看上去这么猥琐?”

惠妃陪着笑,腹诽,不,这是你儿子。

胤禔激动地拉了拉胤礽的衣摆:“来了来了!快蹲下!”

“蹲下干什么?你当时蹲草丛吗?我们这是屏风。”胤礽满口抱怨,还是老老实实陪胤禔蹲着。

一群最低八九岁,最高十三四岁的小姑娘娉娉婷婷走进慈宁宫,陪太皇太后赏菊花。

在慈宁宫前的空地里,摆满了菊花盆栽,还用木架搭建了各种造型。

除了菊花之外,宫人们还在慈宁宫前搭建了彩棚,以免这些小姑娘被太阳晒着。

小姑娘们踩着花盆底、捏着手帕、头上簪着步摇,一步一步走得比胤禔和胤礽扎梅花桩还稳。

胤禔惊奇:“她们头上的珠子居然都不怎么晃!要是我戴这个,肯定已经把脸抽出好几条红痕了。”

胤礽道:“贵女训练礼仪的时候,走路戴着步摇,步摇不能有明显晃动,这是标准。等等,你为什么要戴步摇?”

胤禔道:“这不是重点!你不觉得她们这样就像是假人吗?”

胤礽道:“这挺重点,大哥为什么你会想自己戴步摇啊!”

胤禔和胤礽小声嘀咕开了,听得康熙一头雾水。

他深呼吸道:“你儿子……”

惠妃温柔地看着康熙。我儿子怎么了?皇上您说啊。

康熙叹了一口气:“这孩子一定像他皇玛法。”

惠妃笑容微僵。这话她怎么接?

康熙又道:“大阿哥像他皇玛法,太子像谁?”

惠妃微笑:“当然是像皇上。”

这下轮到康熙笑容微僵了。他总不能说不像吧?

康熙只好瞪了蹲着的小太子一眼,心想明天一定要好好让胤礽学礼仪。

胤禔满心欢喜要来选媳妇,现在热情冷却了大半。

小姑娘们大多一团孩气。她们穿着宽大的衣服,头发用头油擦得噌亮,脸上扑着厚厚的粉,嘴唇画得只剩下红殷殷一小点,步伐和手臂甩动的幅度几乎一直一样,脸上端庄的表情看上去僵硬地就像是木偶娃娃。

胤禔放下望远镜,神情灰暗:“我必须从她们中选一个?”

胤礽也很无语。

这些小姑娘若卸了妆,肯定都挺好看。但她们现在来见太皇太后,必须往庄重的方向打扮,言行举止也必须谨慎小心,这不都变木偶了?

胤礽实话实说道:“她们在宫外的时候,肯定都挺鲜活好看。”

胤禔沉默了一会儿,道:“就像是枝头上盛开的花,和采摘后放入花瓶里的花的区别吗?”

胤礽大惊。他的大哥居然开始文艺起来了!天啦!你还是不是我的大哥!

“没错。”胤礽欣慰道,“大哥放心,她嫁给你之后肯定不是现在看到的这样。”

胤禔已经失去了信心:“说不定比这样更木头。皇子福晋的压力可大了,这群人哪个像能承担得起压力的?我一只手能打十个!”

胤礽叹息。好了,他的好大哥又恢复本性了。

皇子福晋的确压力大,但那不是一拳打十个那种压力啊!

康熙听得头都疼了:“有那么丑?”

胤禔道:“这不是丑不丑的问题,是根本看不出她们长什么模样的问题。”

康熙好奇了。

于是在大儿子和宝贝儿子的怂恿下,这个大清的最高统治者,居然接过儿子的望远镜,也蹲在了屏风后面偷窥小姑娘。

惠妃的眼睛瞪得眼角都扯疼了,身体因为过于惊讶微微颤抖,涂了口脂的嘴唇都掉了色。

皇上!您在干什么啊皇上!您怎么能做这种事!!

惠妃这时候非常想念仁孝皇后。

仁孝皇后还在的时候,会用带着冒着黑气的微笑,掐着皇上的手道,“皇上,注意规矩”。

仁孝皇后崩逝后,皇上完全放飞了啊!

惠妃心里委屈极了。皇上,您还问大阿哥像谁?您说大阿哥像谁?您看看您现在的模样!您说说大阿哥像谁!

惠妃捧心,心绞痛。

康熙看到了那群小姑娘后,乐了:“确实看不出长相。怎么化妆化成这模样?”

胤礽道:“老人家喜欢成熟端庄的小女孩,她们自然把自己往成熟了化妆。”

胤禔沉着脸道:“是往丑了装扮吧?我的确听说外面有些老人家不爱看小姑娘打扮得花枝招展,但这也太过了。”

康熙道:“交给阿玛!”

他站起来,找来赵昌嘀咕了几句。

赵昌给了他的主子爷一个一言难尽的眼神,但还是乖乖执行主子爷的命令。

作为一个忠仆,无论皇上的命令有多么让人想喊“皇上您三思啊”,也得老老实实执行。

赵昌将康熙的话递给太皇太后时,太皇太后差点把手上的佛珠扯断。

她咬牙切齿道:“皇上又……唉,他多大的人了,怎么还这么顽皮?他就不能给大阿哥和太子做个好榜样吗?”

赵昌无辜道:“那、那奴才这么回复皇上?”

太皇太后冷静下来,对赵昌摆摆手:“罢了,以大阿哥的性子,看不上自己的福晋,将来肯定不安宁。哀家想想法子。”

太皇太后思索了一会儿,叫来大宫女嘀咕了几声。

大宫女从库房捧来珍珠粉羊脂膏和各色胭脂、眉笔、口脂,放在了小姑娘们的面前。

太皇太后慈祥笑道:“蒙古进贡来许多打扮的东西,哀家老了,就算想要老来俏一把,也用不上这等鲜艳的东西。哀家就喜欢看小姑娘漂漂亮亮,你们试试,若适合,就带回去。”

大宫女对皇太后耳语了几番,皇太后也从库房里拿来一些珠宝装饰。

皇太后微笑道:“你们赶紧打扮打扮,若好看,我和太皇太后就再赏给你们些东西。”

在太皇太后和皇太后的鼓励下,这群小姑娘们从呆坐着赏看不出什么名堂的菊花,变成了交流打扮和化妆经验。

宫女和嬷嬷们端来清水、胰子、软帕和护肤的精油。

小姑娘们将脸上的铅粉洗净,拿着太皇太后赏赐的护肤品、化妆品和首饰叽叽喳喳围做一团,你给我试一下,我给你试一下,脸上端庄到僵硬的笑容终于变得活泼。

蹲在地上的康熙对同样蹲着的两个儿子挤眉弄眼:“如何,现在能看清了吧?”

胤禔和胤礽同时对康熙竖起大拇指。强,还是汗阿玛强!

赵昌已经重新拿来了新的望远镜。父子三人也不怕腿麻,蹲在地上继续偷窥小姑娘。

惠妃端坐在椅子上,嘴角微笑就像是画上去的一样,双眼已经失去了光彩。

豆蔻年华的小姑娘们,素颜就是最好的打扮。

胤禔猛地拉了胤礽的衣袖,差点把胤礽拉倒:“哎呀我的额娘啊!这姑娘贼好看!”

胤禔的额娘惠妃:“……”微笑,微笑。

胤礽晃悠了两下,靠在康熙身上才没摔倒:“大哥,你的语气被谁带成了这样?口音怪怪的。”

胤禔道:“鄂伦岱?容若?子清?他们现在说话都这股口音。”

胤礽:“……艹。”这三人去东北打了沙俄鬼子之后,怎么都变东北口音了?

鄂伦岱就算了。一口大渣子味道的纳兰容若和曹子清……天啦,胤礽扶额。

胤禔着急道:“你管我什么口音!快帮我看看,那个姑娘是不是贼好看!”

贼好看……

胤礽拿起望远镜:“哪个姑娘?”

胤禔道:“那个穿着翠色衣服、衣服上有淡黄色小花、头戴红珊瑚珠子、笑得贼甜的姑娘!菊花大架子下面正中间的那个!”

笑容贼甜……

胤礽仔细搜索:“哦哦哦,确实笑得好看。”

其实论外貌,那个翠色衣衫的小姑娘并不能说是这群姑娘中最好看的一个。

翠色衣衫姑娘看上去年岁尚小,比起周围已经十三四岁已经略微长开的姑娘们,只能说可爱,算不上漂亮。

但她的笑容实在是太甜了,让胤礽看到都惊了一下。

有的人的笑容就是特别好看,感染力特别强。这个翠色衣衫姑娘便是如此。

那个翠色衣衫的小女孩,长得特别招人疼。她脸上的两个酒窝窝,就好像是装了蜜糖似的,笑得老父亲(?)的心都快化了。

看到她甜美的笑容,胤礽的心里仿佛也甜滋滋的,和喝了蜜似的。

不过胤礽这心情并非是对待“女性”。他的人格来自于第二世,看到这么年幼的小姑娘,只会有养女儿的感觉。若要谈恋爱,女方至少得十八岁往上,否则他绝对不会起男女之情的念头。

胤礽放下望远镜,瞅了一眼自家大哥。

自家大哥现在笑得好傻,傻得让人不忍直视。

胤礽又看向康熙,康熙也在笑,笑得很慈祥:“这小孩长得很有福气。”

胤礽不懂康熙的福气评价是什么,但她也得到康熙认可了吧。

“那就她了?”胤礽道,“我看也觉得很适合大哥。”

盲婚哑嫁,若有一方稍稍动了一点感情,哪怕是见色起意,也会让婚姻生活好过一些。

康熙立刻遣人去问。

太监回报,那人姓伊尔根觉罗氏,父亲名为科尔坤。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小说的作者是木兰竹,本站提供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106章 (霸王票加更)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口是心非 女总裁的特种保安 反派们的团宠小师妹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 才上心头 和废柴纲告白以后 总裁的女人谁敢动 全能福气包:带着显微镜穿越乱世 我,全星际,最A的Omega 靠崩人设驰骋霸总文学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