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霸王票加更)

上一章:第109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太子?”小胤礽惊讶极了。

太子平静的脸庞浮现微笑:“你叫我太子,我叫你保成?”

小胤礽尴尬笑。自己和自己面对面说话,感觉怪怪的。

太子席地而坐:“坐吧,我只是第一世的执念,马上快要消散,想和你聊聊。”

小胤礽乖巧跪坐。

太子无奈笑:“你和我……性格真不一样,就像是不同的人。”

小胤礽干笑:“每个人在人生不同阶段性格都完全不同,何况转世?”

太子沉默了一会儿,幽幽道:“的确。”

两人相对无言。

半晌,小胤礽主动开口问道:“那个,太子,您想和我聊什么?”

太子无语,他无语的模样特别像康熙:“你对自己用敬语,不尴尬吗?”

小胤礽再次干笑:“是、是有点。”

“别紧张。我不过是第一世残存的执念,有什么紧张?”太子单手托腮。

小胤礽小声问道:“你是因为见到了岳父才被激活吗?那个,我感受到了你对太子妃的愧疚和对那段婚姻的不甘。放心!有我在,什么悲剧都能扭转成喜剧!”

小胤礽掰着手指头,数着自己已经扭转了多少悲剧。

太子想要的父爱,太子想要的兄弟情,太子想要的既不揽权又完美的太子,还有索额图、常泰,所有太子第一世的不甘,小胤礽都会帮其抹平。

太子妃也一样。

太子静静地托腮看着小胤礽手舞足蹈。

待小胤礽炫耀完之后,太子才收起笑容,平静道:“那你岂不是很可怜?”

小胤礽呆滞:“啊?”

太子道:“转世之后,就是不同的人。你这一世只为重复我的过往,抹平我的不甘,你岂不是可怜?”

“说白了,我的不甘和你有什么关系?我错过的伤害的人,和你又有什么关系?凭什么你要用你的一辈子来抚平别人的伤口。”

“你的性格和我不同,喜欢的人和我不同。石氏是最完美的太子妃,所以你绝对不可能和她交心。”

“我相信你,你会用一辈子对她好,容忍她的一切,让她成为最幸福的女人。”

“可凭什么?”

太子淡淡道:“造成我和她悲剧的是皇家。只要我被废,我们就注定是悲剧。而我注定被废。和我没关系,和她也没关系。”

小胤礽攥紧膝盖上的布料。

他知道太子说得对。

这辈子他可能不会被废,是因为他的人格和记忆都是第二世,他虽然废物,但也算个心智成熟的成年人。

若一个真正的孩子处于这种境地,除了被废,没有其他未来。

太子走向毁灭;太子妃想活着,想保护家人,她只能和太子渐行渐远。

谁都没错,错的是这个世界。

如此中二病爆发的一句话,居然是太子和太子妃的写实。

“你……不是我。”太子道,“这个世界也不是我的世界。已经发生的事不能改变,你已经让我看到了另一种可能性。”

太子低头:“谢谢。”

小胤礽小声道:“但你也是我,你是第一世的我,你的遗憾也是我的遗憾。”

太子摇摇头:“可你也该为自己活。你的父亲、兄弟、舅舅……所有身边的人,都是第一世记忆中的人。你被这一切束缚,说是生活,却像是赎罪。”

赎罪……

小胤礽仰起头。

是吗?原来如此。是这样啊。

他心中萦绕着的淡淡灰暗情绪,原来是这样。

小胤礽苏醒第一世记忆之后,总会忍不住自问,千错万错,难道自己没错吗?被逼疯了也好,养成那样的性格并非自愿也好,他终归做错了许多事,害死了许多人。

所以,他就像是一个提线木偶,已经固定好的剧本中演出。说是在改变,也是在重复。

有时候,小胤礽会想,他真的活着吗?

太子站起来,抱住和他一样年纪的另一个世界的小太子:“所以,够了。至少你的枕边人,陪你走一生的人,选一个第一世不认识的吧。”

“何况,石氏那性格要强极了。你若娶她,她这辈子还是完美的太子妃。她累,你也累。”太子勾起嘴角,“她上辈子说过,不愿意再入皇室。你帮她选一个合适的适合她的、家世不那么复杂的男子,我知道你做得到。”

太子说起记忆碎片中没有的、第一世关于石氏的印象。

石氏是一个类似于《红楼梦》中王熙凤的能干女子。

当太子和康熙的关系生出裂痕的时候,她更是拼了命的当这个完美的太子妃,满足康熙对太子妃所有的要求,导致她累得没有时间和太子交心,也导致她累到生不出孩子。

石氏为了做完美的太子妃,完美的儿媳妇,没有余力再做胤礽的妻子。

可这不是她的错。

是她没用的丈夫的错,是康熙这个多疑的帝王的错,是封建时代对于太子妃的束缚的错。

以石氏的性格,入宫后会再次按照康熙的要求,事事以完美太子妃优先,压抑、劳累、痛苦,即使有丈夫宽慰也不得解脱。

“保成,为自己而活,也放过石氏吧。”太子拍了拍第三世、或者说第二世的自己的背,“我所有的知识和能力都会完全融入你的身体。你……保重。”

小胤礽看着怀中消散的光点,问道:“石文炳找借口带着女儿进京,将女儿托付给康亲王杰书教养,就是奔着太子妃之位来的吧。”

石文炳妻子为曾经的铁帽子礼亲王世系继承者,贝勒常阿岱之女。后常阿岱因罪削爵,铁帽子到了堂弟杰书头上,并从礼亲王改称康亲王。

常阿岱英年早逝。康亲王府代替了常阿岱,成为了石氏的外祖父家,照看接下几年需要相看亲事的石氏。

太子微笑:“嗯。”

小胤礽道:“现在的石氏肯定也想成为太子妃。你怕我满足她的愿望。”

太子微笑:“为了赎罪完全不顾自己,那太可怜了。何况她的愿意,不是她自己的意愿。人生在局中,自己无法跳出来。”

即便是后世,也有女子被家庭教育束缚,一辈子都不会为了自己而活。要改变她们,首先需要一个没有任何人逼迫她们的环境。皇宫显然那不适合。

小胤礽看着光点消失,在再次晕厥之前,才喃喃道:“我可怜吗?”

好像有一点啊。

原来他即使理智上知道自己变成那样情有可原,但也深深唾弃着堕落颓废和疯狂后的自己,并且想要重新来过,想要……赎罪。

冷漠猜忌的父亲,彼此仇视的兄弟,被他连累而死的太子党众人……他一直没有与自己和解。

“保成!保成!”

“弟弟!!!”

“呜呜呜哥哥!!!”

胤礽还没睁开眼睛,先抬手捂住耳朵。

吵、吵死啦!

“御医!”

“都让开,让开,别闹了,外面待着。汗阿玛,我带弟弟们出去,等会儿再来。”

“好。出去和太皇太后说,太子已经醒了,让太皇太后别担心。”

“是,汗阿玛。”

胤礽眼睛紧闭,双手死死捂住耳朵。

“醒了就睁开眼睛。”康熙磨牙,“保成!你差点吓死朕!”

胤礽睁开眼睛,讪讪道:“又不是儿子愿意这样。我怎么了?”

御医冷汗涟涟。他完全检查不出太子为什么晕倒。

康熙瞪了御医一眼,让中外名医再次会诊。

这次中外名医都诊断不出来胤礽晕倒的原因,只看出胤礽晕倒的时候在脑袋上磕了一个肿包。

胤礽:“……”

康熙:“……”

康熙泄气:“先把……先把太子头上的肿包治好吧。”

胤礽默默拉起被子遮住脸。

康熙被胤礽逗笑了,笑出声的时候,心中郁气也一扫而空。

太子还是这么活泼,还知道害羞,身体应该没事了吧。

中外名医查不出原因,康熙大概已经知道太子晕倒的原因了。

他数了数日子,这段时间大清第一次参与世界战争,他忙得脚不沾地,胤礽也给他当帮手忙得脚不沾地,一直没有离宫。

胤礽在宫里待太久就会被诅咒侵蚀。以前胤礽每隔几日就会出宫玩耍,会去丰泽园种地,这段时间他们父子俩都忙得忽略了这件事。

“再过几日,就带你泡温泉去。咱们去温泉行宫过冬。”康熙点了点胤礽头上的小肿包,“免得你再次晕倒,满头肿包。”

胤礽讪讪道:“倒也不会满头肿包。”

康熙失笑。笑着笑着,他叹了口气:“你这诅咒,究竟什么时候能好。”

胤礽道:“那儿子怎么知道?不过也没什么大不了,就是偶尔吓汗阿玛一跳。”

康熙气得吹胡子瞪眼:“吓我一跳叫没事!”

胤礽道:“汗阿玛习惯了不就没事了?”

康熙气得捏胤礽的脸,胤礽连连求饶。

太皇太后冲进来,拎着拐杖把康熙揍走:“太子才刚醒!你干什么!”

康熙被太皇太后赶去继续处理政务。石文炳还被他晾在乾清宫。

太皇太后让胤禔带着小阿哥和公主们离开,胤禔走之前,给了胤礽一个担忧的眼神。

胤礽对胤禔眨眨眼,示意自己无事。

胤禔对胤礽点点头,才带着弟弟们离开。

太皇太后坐在床头,抹着眼泪道:“又是诅咒?”

胤礽蠕动蠕动,把脑袋蠕动到太皇太后膝盖上后,才道:“保成不孝,让乌库妈妈担心了。乌库妈妈放心,曾孙儿无事,只是太忙了,这段时间忘记出宫。”

太皇太后轻轻抚摸着胤礽的额头,道:“我不该同意皇上让你当太子。”

胤礽笑道:“保成是嫡子,若需要一个太子,保成让给其他兄弟,像什么话?乌库妈妈,保成真的无事,您看,现在保成除了头上有个小包,一点事都没有。”

太皇太后心疼地抚摸着胤礽头上的小肿包:“得找个人随时跟着你,你晕倒的时候好接着你。就算晕倒无事,摔坏了怎么办?”

胤礽轻轻点头:“对对对,这件事很重要。”

其实不是特别重要。他这次晕倒是意外。以前晕倒都是自己找个地方睡觉,不是摔倒。

不过这次一摔,他因诅咒而晕倒的事,大概更真实了。

胤礽和太皇太后说了一会儿话之后,肚子开始咕咕直叫。

太皇太后抹着眼泪,被胤礽的肚子叫乐了。

胤礽立刻从床上翻起来吃饭。看他风卷残云的吃相,哪像个病人?

但太皇太后还是拘着胤礽吃完饭就洗漱睡觉。她守在胤礽床头,还给胤礽念经。

胤礽:“……”乌库妈妈您别念了!

胤礽明明不想睡觉,被太皇太后这一念,很快就睡着了。

太皇太后又心疼地抹了抹眼泪。

康熙办完事之后,见胤礽已经睡了,也心疼地叹了几声气:“朕将来得给他选个知冷暖的人。”

太皇太后点头:“以保成这性子,肯定万事都顺着太子妃,不会让太子妃受委屈。若太子妃性子太强,保成……唉。”

关上门后,太子万事顺着太子妃,自己不叫苦,他们也不知道太子苦。

太皇太后擦拭了一下眼泪:“那石文炳来,是不是想着太子妃的位置?”

康熙坐到床头,亲自给太皇太后奉茶,待太皇太后喝完茶之后,才道:“他代表汉军旗的意思。”

太皇太后叹气:“汉军旗吗?”

以前大清需要联合蒙古的力量,大清的后宫便都是蒙古女人;

现在大清需要满汉融合,但满汉不通婚,太子妃的位置给汉军旗确实最好,其他皇子的侧福晋肯定也会多是汉军旗的人。

汉军旗并非汉人,但沾了个汉字,汉人心里会舒服些。

石文炳并非来“逼宫”。他只是作为安插在汉军旗中的“钉子”,作为瓜尔佳氏而非石氏,来向康熙报告这件事。

若康熙有意从汉军旗中选太子妃,本身其实是满军旗编入汉军旗的石氏身份地位最为合适;若康熙无意,石文炳也尽到了上报的职责。

石文炳处事一直坦荡,康熙就喜欢他这一点。

若只从理性上出发,康熙认为石文炳之女作为太子妃很合适。

石文炳这样清醒理智的人,教养出来的女儿绝对同样清醒理智,能成为太子的贤内助;太子妃为汉军旗,普通百姓可不懂汉军旗的弯弯道道,彰显满汉一家亲,还能巩固汉军旗军权。

太皇太后皱着眉,轻轻抚摸胤礽熟睡的眉眼:“保成这太子的位置难道还需要别人支持?皇上支持就够了。何况他为大清已经立下了许多功劳,这些功劳封一个铁帽子亲王绰绰有余,哪还需要别人帮衬?”

康熙点头:“皇玛嬷说的是。”

康熙在太子晕倒前,他还有着看看石氏女儿如何,再做打算的想法。

富察氏也好,石氏也好,又不是说现在就定下来。他会多选一些太子妃候选人,好好为太子相看。

但太子晕倒,石氏就被他排斥出了太子妃候选名单。

原因无他。

晦气!

你石文炳一来,我的宝贝儿子就晕倒,这不是晦气是什么?!

康熙迁怒起人来,可一点道理都不讲。

五阿哥出生时御膳房失火,他都能因为不吉利迁怒五阿哥,把五阿哥丢给皇太后养。迁怒石文炳要什么道理?

说不定,就是上天用太子晕倒的事提醒他,石文炳要让自己女儿当太子妃这件事,很不好!

胤礽醒来之后,也知道了石文炳非常直白地告知康熙,汉军旗想要一个出身汉军旗的太子妃的事。

胤礽眨了眨眼,道:“汗阿玛,汉军旗当自己是汉人,不如把汉军旗废了吧。”

康熙本想说胤礽胡闹,但他一思索,有道理!

以前为什么有满汉蒙八旗?因为后金就那么点人,所以把人全部编入了八旗中。

现在大清治下这么多人,还编什么八旗?

汉军旗中许多人都是前明降将。满人回归满军旗,汉人不射旗,再废满汉不通婚,说不定,废汉军旗,比废包衣还容易些。

毕竟下五旗包衣原则上属于王府家奴,废除下五旗包衣,就等于废除王府蓄奴,王府的人肯定不舒服。

“不过拒绝了汉军旗的要求,应该安抚一下,给石氏指门朝中满族勋贵的好亲事,可以彰显汗阿玛对石家的肯定和鼓励。”胤礽道,“纳兰家的容德就不错。”

康熙疑惑:“为何是纳兰容德?”

胤礽道:“容若说,耿聚忠看上了容德。耿聚忠的妻子是安亲王的女儿,明珠不太想让自家儿子和宗亲走得太近。石氏虽也是宗室之女,但她外祖父一家已经去世,康亲王只是她的叔外祖父。”

胤礽一手握拳,敲在手心:“和索额图与我的关系一样。”

康熙冷哼:“康亲王比起安亲王,更受朕的信赖,他是打这个主意吧。”

胤礽道:“不是他打这个主意,是儿子我打的这个主意。”

康熙揉了揉胤礽的脑袋:“石文炳忠于朕,杰书忠于朕,石氏嫁给纳兰家的二儿子,的确很合适。明珠那个老狐狸,有两个儿子绑在朕这条船上,应该不会再左右摇摆。”

胤礽点头:“正是这个道理。”

给石氏选纳兰揆叙,不只是这个原因。

纳兰揆叙也是难得的不纳妾的人,他有一点感情洁癖。

但他的妻子耿氏嫁给他后,虽然两人身体都很健康,一直生不出孩子。所以耿氏十分痛苦,逼着纳兰揆叙纳妾无果,最后郁郁而终。

纳兰揆叙后来过继了弟弟的儿子作为嗣子。

难得深情,却反倒是伤了两个人的心。

后世研究,有的人就是天生基因不合,双方结合生不出孩子,换了个人就有孩子。

这个世界对无子的女性太过苛刻,趁着纳兰揆叙和耿氏还没相遇,胤礽给他们拆了。

以耿家那一连串的子嗣,耿氏身体又健康,换个人肯定能生出孩子;石氏嫁给纳兰家第二子,不是当家主妇,纳兰家人口又简单,她不会那么累,将来子嗣应该也不难。

在封建社会,夫妻幸福,居然是首先看有没有子嗣。很悲哀,但时代特色,没办法。

“这个媒,做得。”康熙使劲挼胤礽的脑袋。

胤礽无语:“汗阿玛,你能不能别一边说话,一边揉我的头?头发都全被揉乱了。”

康熙加重了揉胤礽头发的力度。

胤礽气得对老父亲报以嫩拳,被老父亲一只手就拽住了。

“休息吧,别和朕皮。晕了之后又开始发烧,真麻烦。”康熙道,“三日后咱们就离京。去了温泉行宫,你的病应该就好了。”

胤礽点头。

其实他的病可能没那么快好。

这次胤礽生病,是因为第一世的灵魂碎片真正融入了他的身体。

融入之后,第一世的知识和能力会彻底与这个灵魂融合,但是记忆没有完全融合。特别是黑暗的记忆和感情,已经完全淡化了。

换句话说,第一世的执念,消失了。

而第一世执念的消失,并不是因为康熙、兄弟、太子妃,或者是其他什么人,而只是他想见转世后的自己一面,告诉转世后的自己,别太累。

你已经做得够多了,你可以为自己多考虑,不要再为第一世赎罪了。

只有自己才最了解自己,只有自己才最心疼自己,只有自己才能开导自己。

这是自己与自己的和解,自己同自己的羁绊。

胤礽摸摸鼻子,躺回床上。

咳,听上去蛮中二的。

他刚闭上眼,就被高亢的声音吵醒。

“弟弟!!!!!我跟你说个事!!!!!”

胤礽拉起被子,遮住脑袋:“闭嘴,不想听。”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小说的作者是木兰竹,本站提供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109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旧欢新宠,总裁,你好棒! 退下,让朕来 楚后 七零红火小日子 女总裁的特种保安 总裁老公太粗鲁 嫁三叔 满好感度的男朋友突然要分手 女总裁的铁血兵王 老婆今天又把我忘了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