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上一章:第122章 (17w营养液加更) 下一章:返回列表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一场谈话,前明逃民本以为是刀悬在脑袋上的杀头预演,结果一群人围着胤礽叽里呱啦的说个不停,完全忘记了上下尊卑。

有年纪大的人握着胤礽的手上下使劲摇晃,那看胤礽的眼神,不像是看太子,倒像是看自家溺爱的孙子了。

胤礽身后的臣子侍卫们不由交换了一个无奈的眼色,连鄂伦岱和噶礼这两个不对付的人都不由相对叹气。

太子决定前来和前明逃民谈话时,一张小脸满是忐忑不安,总认为自己做不好。

他在剩下的臣子侍卫中扒拉了许久,带足了他认为有用的人,才鼓足勇气过来。

在这位仁善的小太子眼中,与老百姓谈话,比和柬埔寨国王、前广南国世子要紧张许多。

这群人也鼓足了劲,打足了腹稿,要让太子殿下知道自己的本事。

可现在?

太子殿下在这一群口音古怪的逃民中如鱼得水,哪还有需要他们的地方?

这太子真是神了。从运筹帷幄,到安抚众民,《三国志》中的诸葛武侯恐怕也不过如此吧?

胤礽到没认为自己在安抚民众,他就是简简单单的拉个家常唠个嗑。

这拉个家常唠个嗑谁不会啊?

这个时代的人还真不会。

别说以胤礽的身份,黎民百姓说话时他“嗯”一声,对方都要激动许久。便是没有这一层身份,一个俊俏的小郎君认真地注视着你的眼睛,倾听着你的苦恼,温言细语的安慰,还能提出有用的意见……若胤礽不是太子,这里的人大概就要疯狂为胤礽说亲了。

一场谈话茶水废了不少,点心吃了不少,待结束之后,这群人都自称大清巨港人,再不提什么逃民遗民。

胤礽见有效果,便多组织了几次谈话。

他分门别类,和地方豪强谈话,也和流落在此的读书人谈话;和商贾豪富谈话,也和种地的老农捕鱼的老渔民谈话……他甚至还找来了当地的土著和留在此处的欧罗巴人。

胤礽因为有记忆挂,语言天赋极强。

下南洋的人多是两广百姓,他早早就学了两广一些通用的方言;来到此处之后,他又学了一些当地的土话。

最初他还只是多倾听,很快他就能和人聊得很开心。

胤礽拿了一个小板子,用木炭笔和这些人一边聊一边写写画画,教他们一些东西。

每过几日,胤礽就在当地有了“神子”“圣子”的绰号。

胤礽不忘为康熙宣传,总说自己一身本事都是康熙教的。于是康熙在当地就变成了圣人。

以前顺治背锅,现在康熙背锅,胤礽用得很熟练。

连大清使臣们都信了。

太子是皇上教的,那么皇上肯定也这么厉害吧?

“肯定个屁。”胤禔没好气道,“你怎么老给他脸上贴金?”

胤礽无奈道:“请称呼那个他为咱们尊敬的皇父。太子的声望怎么能比皇上的声望强?大哥你还用问我?”

“哦。”胤禔翻白眼,“嘶,轻点。”

胤礽没好气道:“重点你才知道疼。我都说让你悠着点,你怎么又和人打架,还亲自上?虽然大哥厉害,但咱们年纪小啊,你看,手臂被划拉了这么大一条口子,我……”

见胤礽一边给自己换药,一边又唠叨开了,胤禔再次翻白眼。

就是不小心被刀锋擦了一条口子而已,他都道歉了,弟弟怎么还在啰嗦?

胤禔带着侍卫去当地官员府邸接收荷兰的殖民地,荷兰人不愿意乖乖把地交出来。

就算本土被打了又如何?只要上面的调令没下来,这地方仍旧是荷兰的。

胤禔是个暴脾气,对方也是个暴脾气,两人抽出刀开始比划,争吵声越来越大。

纳兰性德和曹寅连忙拉架,还是迟了一步,胤禔一刀砍掉了对方的胳膊,自己胳膊上也被划了一条口子。

胤礽气得把纳兰性德和曹寅痛骂了一顿,其他侍卫也挨个受罚。

他让这群人拉住大哥,结果这群人就看热闹,等火烧起来之后才开始降火。

这群人就是灭了广南阮氏收了柬埔寨当小弟之后飘了!

胤礽能罚其他侍卫,不好罚胤禔,只能唠叨了。

胤禔最怕胤礽的唠叨。如果胤礽再掉两滴眼泪,他能当场给胤礽跪下。

这个他从小溺爱大的弟弟眉头皱一下,他都难受极了。哪能让弟弟心疼自己?

翻了白眼之后,胤禔老老实实痛痛快快道歉,并说自己绝对不会鲁莽了。

胤禔道:“其实我当时也不算鲁莽。我就是看他是主事的人,又很松懈,如果要尽快占领这里,最好擒贼擒王。”

胤禔不是脾气上来就会和人拼大刀的人。

他看出接待他们的大部分荷兰人都有退意,只有这个为首的人是“大荷兰忠臣”。正好对方脾气暴躁,又看不起他这个小少年,他便激起对方脾气,装作虚张声势,一刀结果了他。

待砍死了这个人,大清可以名正言顺以对方居然胆敢对直亲王动刀,被直亲王自卫砍死为由,光明正大地对此地荷兰驻守军队宣战,驱逐荷兰的势力。

没了这位“大荷兰忠臣”,其他荷兰官员见大势已去,都会缴械投降灰溜溜离开,他们还缴获了不少武器,可谓大丰收。

胤禔一向胆大心细,在大事上有充足的理由才会“鲁莽”。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对方反应挺快,居然死前还击,伤到了自己。

胤禔挨刀的时候就知道要糟糕。

如果他无伤,回去弟弟也就是唠叨几句,他混过去就行了;现在他受伤了,估计就没完没了了。

果然,他第一次看到胤礽暴怒。

就,咳咳,有点可怕。

所以他只能给了侍卫们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

虽然这件事是他的命令,但属下就该为上司背黑锅对吧?你们去受罚吧。

纳兰性德和曹寅可没认为自己受罚有什么不对,他们俩都十分后悔自责,怎么一个不留神,大阿哥就蹿出去了呢?

他们想拉架,但双方都已经把刀挥舞起来了。他们投鼠忌器,根本不敢掺和进战局,生怕伤到大阿哥。

纳兰性德咬牙道:“早知道,我就该先一刀砍死那个荷兰人。”

曹寅点头:“想拉住大阿哥是不可能的。只能先制住大阿哥的对手了。”

其他一同被罚关小黑屋的侍卫们也纷纷点头。

于是从此以后,大阿哥再出门和人吵架,侍卫们会如恶犬出笼一样,大阿哥嗓门刚提起来,他们就冲了出去,把对方拳打脚踢揍趴下,然后回头看着大阿哥。

胤禔:“?”

胤礽:“?”

还好,现在胤礽并不知道以后会有多么令他心梗的事。

他见胤禔手臂上的口子迅速结疤,很快好转,松了一口气。

这个时候没有抗生素,虽然他带了许多广谱抗菌的草药,但还是担心胤禔得破伤风。

“太好了。”胤礽看着胤禔手臂上的疤,长吁短叹,把胤禔都叹得不好意思了。

就这点伤,哪值得弟弟如此重视?

他在胤礽给他上好祛疤的草药,把手臂重新包上:“还祛疤,至于吗?”

胤礽道:“至于,非常至于。等回京之后,皇父看到你的伤疤,肯定会气得惩罚你。”

胤禔无语:“我立了这么大的功,还受伤了,他还惩罚我?这个皇父我不想要了。”

胤礽比胤禔更无语:“皇父那是关心你。还有,就算在外面,大哥你嘴上也不要不把门啊。注意些。”

胤禔道:“你好意思说我?你悄悄散发出去的书本,那才是要命的东西吧?”

胤礽揉了揉鼻子:“你怎么知道是我散发的?”

胤禔道:“除了你,还有谁有这个本事?你是太子啊,宣扬些不要帝王的言论真的好吗?你取的名字也很不走心,叫什么毛邓三……哪个大学问家会取这个名字?”

胤礽眼睛看天,还吹起了口哨。

胤禔无奈:“我看了那些书,有点道理,我都快被说服了。你说吧,你想做什么?有什么我可以帮你的地方?推翻皇父不可能,这个不想了。”

胤礽哭笑不得:“大哥,你想太多。我只是单纯想把这些思想散播出去。于公来说,就算这里驻扎着大清的海军,也是一块远离大陆的飞地。我不想让其他人在这里称王称霸,消耗大清的势力。”

胤禔点头:“略有道理,于私呢?”

胤礽道:“大清估计持续个两百年就该灭亡了。”

胤禔翻白眼。他以前只悄悄对康熙翻白眼。出来一趟,他对胤礽翻白眼的次数越来越多了。

“成了成了,我知道你不仅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还能算尽天下五百年。但两百年后的事和我们什么关系?”胤禔道,“就算你当了皇帝,两百年后坐在皇位上的人,说不定是从宗室过继的子弟,和你、和我,关系都不大。你替他们谋划什么?”

胤礽挠了挠头,道:“大哥,你知道吗,现在各地都在反对帝制。”

胤禔道:“哦。反对就反对呗,关我们大清什么事?”

胤礽道:“我的意思是,现在反对帝制的条件还不成熟。但依照发展规律,在咱们大清灭亡的时候,可能就没有下一个朝代,而是直接没有皇帝了。”

胤禔点头:“有道理。然后?”

胤礽气得按住胤禔的肩膀使劲晃悠:“你听到我这么惊世骇俗的话,你就没有大一点的反应吗!你能不能给我的离经叛道一点面子!”

胤禔仍由胤礽晃来晃去,拉长声音说:“啊,太子弟弟,你居然有这么离经叛道惊世骇俗的想法!太可怕了!嗯,然后?”

胤礽气得趴在凉席上,躺成一个大字。

他被胤禔发现私底下做的动作之后,下定了多少决心鼓起了多少勇气,才告诉大哥这件事。

大哥的反应怎么就这!

“快说,然后呢。”胤禔戳了戳躺成大字型的胤礽。

胤礽闷声道:“改朝换代也分几个层次。在如今世界大殖民的时代,清朝灭亡,可能面临的不是内忧,而是外患。若是清朝的覆灭伴随着华夏的覆灭,那么我们就会被钉在耻辱柱上,比弱宋更是罪人。”

蒙元接受了华夏的文明,所以是华夏的一份子。大家说起弱宋,也就是嘲笑弱宋弱鸡。

但外来殖民者是真的会让华夏灭种。

胤禔盘起腿,双手放在腿上,道:“这和你现在做的事有什么关系?”

胤礽道:“如果我能继位,我也会把火种传下去,告诉后代子孙,如果看情况不对,赶紧自请退位,支持共和。靠着我们从现在开始在海外积攒的财富,咱们的后人不能一直当皇帝,但爱新觉罗家一直当个富人问题不大。”

胤禔无奈:“我都说了,你能不能别老惦记着两百年后的事?你的小脑袋瓜子想着现在就成,顶多想想今后几十年。等咱俩死了,后人的事让他们后人自己琢磨。”

胤礽自顾自的说道:“但如果后人不甘心,那就让我散播在海外的火种烧回中原,倒逼退位。我希望在华夏因为内乱而让外地入侵前,这些言论能催生天降猛人,把华夏从衰落重新带回辉煌。”

这些思想都是经过无数次的教训才摩挲总结出来。

现在他提前总结出来,希望后世的猛人们少走点弯路,能直接高歌猛进,早点建立新中国。

胤礽不希望因为现在大清逐渐强盛,而让未来中国的体制变成君主立宪。

未来的中国不需要帝王,不需要贵族。

哪怕未来也有隐藏的贵族,但隐藏就等于见不得台面。他希望以后“贵族”是骂人的话,是一些人心里就算说认为自己是贵族也不敢承认。

历史已经证明,即使他的祖国有诸多不好,诸多黑暗,但放眼全世界,难道还有比这里更好的地方吗?

我们只是希望她能消除历史遗留的顽疾,希望她能变得更好,所以才会在遇到黑暗的时候义愤填膺。

只有……绝不会辜负中国。

“这些书,我还会散播到更多的地方去。”胤礽道,“既然我看到了,想到了,我就应该为两百年后那个大变革时代,做出我的一份贡献。”

胤礽想起第一世的执念,感叹他是在赎罪。

他想明白了,他确实是在赎罪。

但这不仅是他对第一世辜负的、伤害的、错过的人赎罪,他突然奋起,除了穿越者想要挥斥方遒的豪气之外,他自己不愿意承认的是,他是想赎罪。

为大清赎罪。

为爱新觉罗赎罪。

为那些不平等条约赎罪。

华夏之后百年灾难,和自己这个古人没关系吗?他是大清太子,他是爱新觉罗,怎么会没有关系?!

大清明明可以在康熙朝的时候进行蜕变,却因为九龙夺嫡,硬生生由盛转衰。

老四和老十三两人相互扶持,都能把岌岌可危的大清扶正,让乾隆能够大展拳脚,成就他的“十全武功”。

如果他们兄弟同心,肯定能比老四和老十三两人做得更好吧?

当胤礽这一世出生,回忆起前尘往事时,他曾经有一个极端的想法,那就是他如果现在自杀,或许大清的未来都会比历史中好。

没有了太子,没有了两立两废,康熙到中年的时候再选一个他看得上的皇子当太子,即使也会有皇位争夺,但康熙晚年没有所有心气,或许有精力再为国家做些事。

康熙的确不够资格当一个千古一帝,但康熙在历代封建皇帝中,的确能算上一个心中有百姓的好皇帝。

他本来可以做得更好。

如果没有太子的拖累,他肯定能做得更好。

胤礽如此想着。

或许后世对他有许多同情,但胤礽始终认为,自己的错误和罪过更大。

许多人都说,大清衰败从乾隆起。

胤礽认为,大清衰败从九龙夺嫡起,从他这个无能的废太子起。

“弟弟,我一直很不能理解,你哪来那么多责任感。”胤禔盘着腿歪着头,叹气道,“我知道每个朝代都有圣人般的皇帝,我们皇父能算半个。但你这已经不能算圣人了,你这是……”

胤禔想了半天,想不出能形容弟弟的词。

“我感觉,你活着就不是为了自己。”胤禔道,“你这样,哥哥我很难受。”

胤礽爬起来,和胤禔一样盘腿坐着,道:“不,我是为了自己。大哥,人活着除了为了锦衣玉食权力地位,还可以为了梦想理想,为了心中的那口气。”

胤礽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目光熠熠生辉。

胤禔看着胤礽的双眼,好似看到了胤礽眼中有小火苗在燃烧。

他释然,无奈苦笑:“行吧。你这个叫什么来着?理想主义者?我弟弟,现在的大清太子,未来的大清皇帝,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哇,我的长生天啊,虽然我不信什么长生天,还是想喊一句我的长生天。”

胤礽瘪嘴:“理想主义者怎么了?”

胤禔道:“没什么。既然你这样做是为了自己,做完之后你自己会感到满足和开心,那就做吧。反正都是两百年后的事。我帮你瞒着其他人。”

这些书要动摇爱新觉罗的皇位,也是在大清风雨飘摇时动摇爱新觉罗的皇位。

反正都要当末代皇帝了,被人砍头推翻,还不如体面一点。

到时候爱新觉罗的人拿出祖训,说“这皇帝老子不干了”,不比被人拖下皇位来得畅快?

胤禔坏笑道:“你就只准备了汉字版本吗?多准备一些。咱们一路走一路传播,好东西要全世界一起共享。”

胤礽道:“你以为我不想吗?但这些书我只敢自己写,到了这里之后才敢让人偷偷印刷。你让我一个人翻译?饶了我吧。”

胤禔道:“现在荷兰已经逃跑,西班牙和佛郎机也来示好,柔佛直接送土地,我没有仗打,我来帮你。”

他们离开南洋之后,就要开始赶路了,中途没必要多停留。

只有南洋,是目前大清应该掌握在手中的地方。因此胤礽和胤禔会在这里多停留一会儿,直到康熙派人来接收这些地方。

他们可以在康熙的人到来前,做许多事。

“再多拉几个人上贼船。”胤禔转动了一下脖子,狞笑道,“只要他们接了咱们的活,就别想告密,告密也是个死。”

康熙或许会对他们不满,但康熙不会杀儿子,只会把“带坏”儿子的人都杀了。

胤礽犹豫道:“这样不好吧?”

胤禔笑道:“有什么不好?对满人而言,如果未来还有新的朝代,大概率会清算前朝,压制满族。那不如谁都别坐皇帝的位置,大家一起平等相处。你尽管看着,他们决定会支持你。”

胤礽还是不信。

直到鄂伦岱和噶礼最先加入,纳兰性德开始奋笔疾书,曹寅看着书废寝忘食时,他懵了。

除了曹寅之外,你们都是勋贵啊!你们怎么能这样!这些书都是革你们的命!

“一两百年后的事和我们有什么关系?”鄂伦岱兴奋的表情好像在叫嚣着“打起来打起来”,“咱们大清强盛的时候,老百姓绝不会想反。只有等大清快没了,中原又进入乱世了,才会有人反。那不如,嘿嘿嘿。”

噶礼道:“大清之外很乱,这些书籍一定能给他们带来很多麻烦。”

纳兰性德叹气:“这就是顾炎武先生的思想吗?真是太……希望这些思想能在海外留下来。”

曹寅道:“这些书在大清肯定是禁书,在海外就多印点,就算是皇上也会支持。”

所有人看向曹寅。

曹寅疑惑:“怎么了?”

噶礼道:“我和子清的想法一致。只要这些书籍不在大清传播,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胤礽瞠目结舌。

我好端端的向世界传播火种,怎么到了你们口中,就变成大清扰乱西方的舆论战了?

虽然可能真的有用,但这不是我的主要目的啊!

胤禔拍了拍胤礽的肩膀,道:“这不是挺好吗?”

胤礽嘴角抽搐:“嗯,挺好。”

原来他还可以用“打舆论战”的方式把这些书拿出来啊。他怎么没想到呢?

这下好了,他把《资本论》和辩证唯物主义也拿出来好了。

正好天主教想要染指大清,禁止大清教徒祭祖祭孔,还要让大清准许他们那套礼仪。

他把辩证唯物主义丢进欧罗巴大地,一定会让许多人被烧死吧。

胤礽背手望天。

“大哥,我真是一个罪孽深重的男人。”

“弟弟,你现在还算不上一个男人吧?”

胤礽捏紧拳头,追着嘲笑他的胤禔揍。

被改造成皇子暂时住所的荷兰总督府中充满着欢声笑语。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小说的作者是木兰竹,本站提供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122章 (17w营养液加更)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清]成为皇上白月光后 重生之贵妇 总裁大人轻一点 总裁追妻超嚣张 晴天遇暴雨 嘘,我其实知道他是谁 一胎二宝:总裁的天价宝贝 雄蜂只会影响我尾针速度 我的幼驯染不可能是首领宰 天灾种田记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