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上一章:第124章 (18w营养液加更) 下一章:返回列表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胤礽严肃:“大哥,坐。”

胤禔局促不安:“弟,哥知道错了。”

胤礽敲板子:“不,你不知道。还有你们!”

胤禔身后的侍卫和将领们:“……”

别看胤礽身量比起这一圈彪悍成年人来说算小的,但他小小身体中爆发的气势,真是让人心惊胆战。

这群王爷大臣乖乖把手放在膝盖上,听胤礽讲课。

胤礽现在要给他们灌输的,是经济学和社会学。

这群家伙以为扩土就是好事,根本不明白,打下来的领土不是大清的领土,能治理的领土才是大清的领土。

为什么历代较弱的中原王朝会主动放弃一些边角土地?因为他们根本无法治理。

如果不能治理还要勉强治理,只能白白耗费人力物力,最后拖垮整个朝廷。

不是哪个时代哪个国家都有魄力和实力将所有国土的边角都纳入管辖,并且还妄想扶贫扶智。

以大清目前的力量,接壤的土地还好说,孤悬海外的藩属非常难管理。

以胤礽的计划,本来是等兄弟们长大后,再徐徐图之。

因为宗室虽然容易反噬朝廷,但也是这个朝代的天然同盟。他们在没有希望当皇帝的前提下,是最不可能背叛朝廷的一群人。

胤礽拍着黑板:“知道了吗!这些土地要等咱们兄弟长大了,我求阿玛分给你们!给你们当封国!那时候才有可能把藩属治理起来!”

侍卫和将领们:“……”太子殿下!这些话您不要和咱们说啊!!!

胤禔却兴趣淡淡:“啊,要土地我可以帮你打,治理就算了。我不耐烦那些庶务。”

胤礽气得发动弹指神通,一个炭笔只冲胤禔脑门而去:“大哥你闭嘴!你是皇子,是直亲王,是咱们所有兄弟的大哥!好好治理海外封国,给咱们以后的弟弟们树立一个榜样!”

胤禔摸了摸脑门:“我帮弟弟们打封国,治理就算了。唉,别啰嗦了,你知道我干不来。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的意思是,现在我们勉强打下来领土,也只是白白耗费资源,得不到实际好处。这就是史书中的好大喜功吧。明白了,以后不打了。”

胤礽松了口气:“锡兰就罢了,好歹也在南洋上,皇父勉强还能管得了,其他的地方别打了。没好处的事咱们不干,知道吗?”

胤禔举起双手:“明白了明白了,没好处的事我绝对不干。”

……

小胤禛道:“那么三哥,大哥消停了吗?”

胤祉板着脸道:“太子哥哥的书信上说,没有。大哥跑去当海盗抢劫海盗去了。”

其他小阿哥们瞠目结舌。

小胤祺结结巴巴道:“那、那个是不是有一点点的,不符合体统?”

六七八阿哥纷纷点头。

不合体统,不合体统。

小胤禛长叹道:“好帅啊!大哥是我辈楷模!”

胤祉点了点四弟弟的小脑袋:“收着点吧。你想成为大哥第二,但三哥我可不是太子哥哥,能从盛怒的汗阿玛那里把你救下来。”

小胤禛抱着脑袋,笑嘻嘻道:“明白明白,我肯定等太子哥哥回来了再大展拳脚。反正我还小,太子哥哥回来的时候,我才刚刚能做事。”

胤祉道:“我倒是刚刚能做事,你还差得远,再等两年吧。”

“哼。”小胤禛不满嘟嘴。

康熙在窗口偷听了一会儿,叹着气离开,没去打扰儿子们聊天。

自从太子离开之后,小阿哥们对他也不那么亲密了,总一副很怕他的模样。连以前会用脑袋撞他的三阿哥,都变得毕恭毕敬。

如果现在他进去,这些小阿哥们立刻就会噤若寒蝉,不敢再说话。所以他现在很少去打扰儿子们。

去了心塞。

康熙心中酸涩。

以前他嫌弃老大老戳他肺管子,嫌弃老大不尊重他这个皇帝。

现在小儿子们倒是对他很敬畏,他又不满意了。

唉,还是太子好啊。保成又会撒娇,又会在人前给他这个皇帝面子。

“保清他去当海盗,也比他给朕找麻烦好。”康熙想起大阿哥,就是一阵头疼,“罢了,咱们大清本来就是掠夺起家,无所谓了。”

此刻,很要面子的康熙已经破罐子破摔了。

只要胤禔不给他再增加额外的工作量,一切都好。

他中原大地都还没治理明白,要迅速把南洋吃下,太难了。

康熙未来肯定是会吞并南洋,但不是现在。

他哪有那么多可用的官吏啊?!

康熙深深叹了口气。难,太难了。太子在的时候,他还能捏捏太子,让太子帮他出谋划策。他们相当于两个皇帝一起工作。

现在就剩他一个,连商量的人都没有。

其余大臣倒是多,可统统不符合他心意啊。

“不知道保成什么时候回来。”康熙今天再次想儿子了。

……

他思念的儿子,现在正在假装商人卖东西。

胤禔今年十二岁,正是精力充沛到猫嫌狗厌的中二病时期。

他将精力发泄在了海盗上后,胤礽便只能给他收拾烂摊子,把缴获的物资贩卖,修缮船只补充军火,再给船上众人发发福利。

已经追上大部队的陈廷敬等人,看到船上那些好东西,都纷纷扶额。

陈廷敬虚弱道:“这些东西,臣可以不要吗?”

胤礽拍着陈廷敬的胳膊道:“直亲王给大家发东西,不拿白不拿,陈师傅您不拿,直亲王反倒是会生气。放心,这些是海盗攻击我们的缴获物换来的钱,绝对干净。”

陈廷敬嘴角微抽。

这不是干不干净的问题,而是直亲王“钓鱼”黑吃黑,太子伪装去销赃,有损大清颜面的问题。

胤礽道:“只要不被人发现,就不会有损大清颜面!最重要的是,不能让大哥再去抢别人地盘了!”

陈廷敬想了想南洋那几块地,很无奈的屈服了。

是的,只是打海盗而已,比攻打外国强多了。

“其实就算发现了也没什么。太子和直亲王出使期间,顺带剿灭海盗,保护其他商队,这不正是扬我大清国威吗?”一位汉臣道。

陈廷敬:“……”

坏了,自己的同僚们看到了好处,已经倾向太子和直亲王的胡来了。

“唉,不要为了微末利益耽误大事。”陈廷敬只好道。

胤礽笑道:“没问题,陈师傅放心,我们的速度不但不会减慢,还会加快。”

为什么胤礽会这么说?这当然是因为,来往商队还真的把大清当做保护神了。

商船船长前来拜见胤礽,请求大清护卫船队庇佑,愿意拿出货物分成。

胤礽欣然接受,并让他们引路。

大清护卫团都是按照前人的海图,走最稳妥的路线。但商人们逐利,手中握有更安全、更快速的航线。

有商人在前面开路,大清护卫团航行速度自然飞速加快。

再加上商人有固定补给点,大清护卫团也不用去大港口补给,浪费时间。

没几日,寻求大清护卫团保护的商船就增加到了几乎和大清护卫团出巡船只持平的地步。胤礽靠着收保护费,就能赚平目前出使的耗费。

如果再加上打击海盗和抢劫之前南洋殖民政府财产倒卖的钱,这次大清出使还倒赚了一小笔钱。

现在苏伊士运河还未投入使用,亚洲去往欧洲的船只,需要穿越赤道,绕过非洲好望角。

非洲现在已经被殖民瓜分完毕,所以沿岸补给港口配置很完善。但就是针对敌对国的时候会多收一部分费用,并且小小为难一下。

但大清虽然属于法国同盟,却在欧洲地位超然,走到哪都被当地殖民领导人厚待。

即使大清在南洋夺回了荷兰在明末趁乱占领的前明藩属,也没有降低其他国家对大清的评价。或者说,对大清评价更高了。

东方神秘古国在国门未被打破之前,在西方一直都有魅力加成。即使他们没有参与国际争夺,但在相处时,大清自带高人一等的气场。

这气场并非是仰着头不屑看人这种低等做法,而是他就站在那里,便自带三分高贵。

西方为了让自己显得高贵,总结了一连串折腾人的礼仪,把自己弄得人不人鬼不鬼。

或许在胤礽第二世的那个时代,许多人已经认可了西方甚至日本那一套所谓礼仪。但在这个时代,所有西方礼仪在大清面前都仿佛沐猴而冠。论礼仪,经过历史沉淀的东方士族就是一颦一笑中都带着些文化人的味道。

便是被汉族士族在礼仪上瞧不起的满洲勋贵和武人将领,此刻和这些人一比,也有云泥之别。

只能说,这就是文明古国的底蕴。

这一路走来,大清使臣团已经知道了四大文明古国的概念,并了解了其他三大文明古国的现状。

除了大清,除了华夏,其他文明古国的根都没了。别说文化,连文字都没人用、祖宗都没人祭奠了。

这是真的亡国灭种。

如陈廷敬这般主动卸掉自己在朝中高管职位,跟随大清皇太子出使的大臣,本就是大清睁眼看世界的那群人。

他们实实在在亲眼看到了自己想看的、不想看的东西。

看到了这个世界已经被一群他们看不上的人瓜分完毕,而以前在故纸堆中曾经和华夏并肩的那些国家,差不多全没了。

即使还有存在,文化传统文字甚至在那里居住的人,都不是同一批人。

举目望去,他们居然感到了一丝孤独。

作为唯一的文明古国,大清确实很孤独。

这种孤独感,让这一船满汉、甚至其他民族的人的心却更近了。

因为他们四处张望之后发现,与大清之外的这群人相比,大清什么民族隔阂就算打出了狗脑子,那也是一家人。

这些心态变化,让这一船人成为民族融合、甚至取缔民族的簇拥者,这是后话。

现在,他们只是很孤独,在感慨。

他们甚至做出了许多诗歌。

别忘记了,大清的使臣中,文臣们都是能作诗词歌赋的。何况,这里面还有一个纳兰性德。

独一无二的经历催生出的感慨,会酝酿出最好的诗歌。在这次出巡中,需要后世人全文背诵并默写的诗歌高达两位数。

而此次出巡,也完成了纳兰性德从婉约派到豪放派的转变。

在后世,纳兰性德只在词作上的名声,可以碰瓷苏东坡,是大清婉约词和豪放词双高峰。

外国人看到一群大清人站在船头港口,背着书吟诗作赋,长吁短叹,虽然他们不是很明白,也完全听不懂,但就感觉连大气都不敢出。

只有直亲王在打哈欠:“一个好望角而已,他们还要停留多久?”

胤礽安抚:“等等,再等等。让他们多孕育一下感情,多给后世高考学子增加些功课。”

胤禔无语。他弟弟又在说听不懂的话了。

大清的船队绕过好望角,再次穿过赤道之时,大清驻扎在欧洲的海军前来迎接了。

大清的海军龙旗飞扬,先放了礼炮之后,常泰才登船求见。

胤礽还在装样子,胤禔已经扯着嗓子冲上去:“舅舅!我好想你!”

常泰严肃表情破功,无奈接住冲上来的大阿哥,接受了胤禔的熊抱:“大阿哥……直亲王的战果臣在欧洲都有所耳闻,直亲王真是太厉害了。”

胤禔笑道:“一般一般,我还被弟弟埋怨呢。”

常泰被胤禔松开之后,才重新向胤礽和胤禔请安。

一行人看到这一幕都十分无语。他们都不知道常泰到底是谁的亲舅舅了。

不过常泰是元后仁孝皇后的亲弟弟,说是所有皇子的“亲”舅舅,倒也不算错。

相比胤禔的激动,胤礽就很矜持了。

他在船上草草设宴款待了前来迎接的将领,又犒赏了海军普通士兵之后,才关上舱门,和常泰拥抱了一下。

“舅舅啊,你知道大哥有多麻烦吗!”胤礽往常泰怀里一扑,小太子的架子就垮了,“我好想把大哥扔去喂鱼!”

胤禔大大咧咧坐在椅子上剔牙。他刚刚肉吃得太急,卡牙缝里了:“恕我直言,你扔不动我。”

常泰见太子和大阿哥的关系还是如此亲近,欣慰笑了笑,道:“我得到的消息不详细,太子和直亲王可要好好和臣说说。”

胤禔道:“我不耐烦说,让弟弟说。”

然后,胤礽根本没有抢到说话的机会,全让胤禔一个人说了。

之后打海盗的时候还好,没什么可说的,打广南的事,胤禔的抱怨可太多。

“舅舅,你根本不知道,柬埔寨和安南的军队有多么没用!我让他们进军,他们几乎没有一次按时到达。就算到了,也军容不整,根本没办法作战。”

“那大阿哥是怎么赢的?”

“哦,因为广南国也差不多。他们两方阵前对战,先花时间重整队列,然后休息,然后稀稀拉拉派人开始打。怪不得安南和广南能打十年,他们真是旗鼓相当啊。”

“……辛苦大阿哥了。”

胤禔仰头长叹,一边叹气一边剔牙:“就这种乌合之众,怎么把明军拖住的?”

常泰道:“明军补给线有压力。他们又化整为零,时刻骚扰。打败他们容易,想要打下安南、治理安南,非常难。”

胤礽使劲点头,终于找到了插话的地方:“没错没错,所以大哥,你不要老想打仗,有些仗打了没好处就不要打。”

“知道了知道了,哥我后来不都去打海盗吗?打海盗有钱。”胤禔龇牙,“舅舅也经常找海盗练兵吧?”

常泰很耿直道:“找海盗练兵,确实一举两得。”

海盗可是很富的。

胤礽扶额:“你们也别老找海盗麻烦。那些大海盗基本都有皇室支持,看上去是海盗,其实是海军。”

常泰:“都差不多。”

胤禔:“那不是更好吗?”

胤礽无语。他有些担心,在外面野惯了的舅舅,和一直都很野但没机会的大哥合流之后,他究竟止不止得住他们。

还好常泰比胤禔靠谱多了,没有继续搞胤礽的心态,很快说起了正事。

正事,自然是战后谈判的事。

常泰在荷兰驻兵的这段时间,把周围国家势力划分和矛盾划分都了解了一遍,此次便是提前呈给胤礽,以备谈判时用。

胤禔剔完牙,伸头过来看常泰整理的资料。

这一看,他脑袋就大了:“喂喂喂,不会吧?说好的英法百年死仇,结果他们的皇室就没断过联姻?”

胤礽道:“不只是英法,整个欧洲的皇室都有联姻。”

胤禔疑惑:“那他们打什么?民众和士兵死伤无数的时候,皇室和贵族仍旧亲密来往,互相联姻,这不是闹着玩吗?”

这就仿佛是大清和南明打仗的时候,爱新觉罗和朱家的人却在一起奏乐一起跳舞,还互相嫁娶。

下面的人会认真打仗才奇怪呢!

胤礽一边翻看资料一边道:“欧洲自有欧洲的国情,大哥习惯就好。”

胤禔翻白眼:“不习惯,我一辈子都不可能习惯。要让下面的士兵拼命,那么上面的人肯定也得做点什么,不然谁为你卖命?这事情爆出来,不是会打击军心吗?搞不懂。”

说完,胤禔在旁边找了个椅子睡觉,不搀和胤礽的谈判计划制定了。

胤礽恨铁不成钢的瞪了胤禔一眼。

他还指望大哥帮他分担一半谈判任务呢。结果遇到需要脑子的事,大哥就宕机了。

明明大哥有脑子啊,打仗的时候就非常有脑子,为什么不用!

常泰失笑。

许久不见,大阿哥还是性情中人,一点未变。

“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常泰问道。

胤礽道:“有。懒猪大哥!起来!不准睡!让舅舅帮咱们想想办法散播小册子!”

胤禔半睁着眼睛道:“你就知道使唤我。等一会儿,我吃饱了犯困,等我睡醒再说。”

说完,他又睡了。

胤礽气得跳脚,却又不忍心把睡着的胤禔吵醒,只能自己哼哼唧唧地一边抱怨一边工作。

常泰再次失笑,好不容易才忍住,没有笑出声。

每次看到太子和大阿哥相处,他就不由自主感到开心快乐。

有大阿哥陪着,太子外甥就算遇到再多困难,心里也不会太过辛苦吧。

希望其他的阿哥们和大阿哥一样,都能和太子外甥相处融洽。

很快,常泰就笑不出来了。

他反复询问:“真的要散播这些小册子?”

这些小册子上的言论很有问题啊!比反清复明还有问题!

胤禔打着哈欠道:“当然。这是扰乱他们的思想,给他们造成内乱。特别是现在天主教徒和清教徒打得不可开交,是分化他们的好时机。”

常泰陷入沉思。

西方以宗教治国,常泰了解了许多宗教的内容。

法国路易十四是虔诚的天主教徒,但荷兰和一些国家则更崇尚清教。

虽然都信一个神灵,对教义理解不同,他们居然也能掀起战争,让常泰很是震撼。

如今欧洲上层贵族以天主教势力最大,但中下层贵族和大部分富可敌国的商人则以清教徒为主,他们的争斗已经初见端倪。

如果再加上这本小册子……

常泰看向胤禔。

胤禔露齿一笑。

常泰明白为什么大阿哥会支持太子这么离谱又阴险的计划了。

直亲王殿下的脸上已经写满了“打起来打起来”,一点都不掩饰。

“好,臣会差人印刷和散布,绝对不会让人联想到大清身上。”常泰道。

胤禔点头:“还有一件事,弟弟所说的科学家和大工匠,你搜罗的如何了?”

常泰露出笑容:“已经绑回来许多人,直亲王放心。”

绑?即使是直亲王,都傻眼了。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小说的作者是木兰竹,本站提供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124章 (18w营养液加更)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婚婚欲宠 总裁爱丑女 一胎二宝:总裁的天价宝贝 高管的古代小厮生活 天价宠妻:总裁夫人休想逃 刀剑攻略Ⅱ 又是母慈子孝的一天呢! 被赶出豪门后我去种地了 事业当先,男主靠边[快穿] 我被重生女配拒婚了[六零]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