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上一章:第125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胤礽给常泰交代了许多任务,其中之一就是邀请科学家前往大清,组建大清科学院。

现在大清的西方科学全掌握在传教士手中。胤礽希望有一些更专业、更单纯的科学研究工作者,帮助大清完成基础科学的奠基。

虽然这个时代的西方人基本全信教,但单纯信教和宗教人士是两回事。

正好大清满族勋贵因为康熙试图让大清走向汉化的事人心惶惶。

对于大清满族勋贵而言,学什么都可以,不能学汉族。比如大学堂的建立,满族勋贵就跳着脚举着双手支持。

待这些科学家们进入大清之后,康熙只要打着“包容万象,以西学平衡汉学”的幌子,就能得到满族勋贵支持。

胤礽虽然是个文科生,这个时代的科学家还是记得一两个。

牛顿你总认识吧!

但很可惜,这个时代能在科学上搞出名堂的人,大多是富贵人家,有些甚至是贵族,比如牛顿,不可能万里迢迢背井离乡。

学阀和其他行业的门阀一样,顶尖的那群人都是资源拥有者。即便是他们没有成名的时候,本身也属于“贵族”。大清顶多邀请他们来访问。

但建立大清的科学体系,也不需要这些顶尖的科学家。

胤礽想要挖墙脚的人,是被历史埋没的人才。

这些人,可能是大学阀的助手、学生、反对者,甚至可能是这些大学阀的仆人——在许多历史文献中都可以看到,很多科学家较为自闭,研究助手和手稿整理都由身边仆人负责。

这些“仆人”即使本事虽然达不到顶尖科学家的程度,成为优秀科研工作者绰绰有余。

而西方虽然明面上已经加速进入资本主义,实际上还有奴隶制残余。常泰想要得到这些优秀的仆人,只需要付出很廉价的价格。

胤礽并不记得太多这个时代的优秀人才名字,但他有小学、初中、高中数学,物理和化学在初中也是必修课。用金手指翻一翻“记忆殿堂”,他就能把课本复制出来。

用金手指翻找和复制记忆,默写这些中高考生耳熟能详的定理公理的时候,胤礽没晕多久。

看着记载着在这个时代顶尖学问的小本本,胤礽突然很想家,忍不住哭了一场。

在离开家之后,他才切身体会到家有多好。

只有他那个家,会不顾孩子们的不理解,把这些即使在现代社会也属于“上层人”知识的学问强塞进孩子们的脑袋里。

无论这些孩子是不是高考后就将这些知识抛之脑后,但学问使人明理,之后只要脑子不抽,至少不会被化和还原反应骗到,跪在骗子面前喊天师。

擦干眼泪之后,胤礽将小本本交给了常泰。

常泰拿着这个小本本去搜寻人才,只要那些人才的言论和研究和这个小本本一致,就是他们要找的人才。

这个小本本就是真实、真理,是已经被后世论定的知识。

无论名声或出身,只要他的思想与这个小本本中的记载一致,他就是这个时代的“科学家”。

虽然远离语言不通的家乡,会让很多人犹豫。但胤礽相信,大清只要采取金钱攻势,总会有人愿意搏一搏未来。

可惜,胤礽料错了一件事,那就是大清入关,还没到一代人呢。

马上民族是怎么搜罗人才?那当然是直接抢了就跑。

赫舍里家族虽然是满洲难得的诗书之家,但常泰毕竟在军中混太久,难免沾染上了一些时代和民族特色。

于是胤礽预想中的邀请人才,被常泰玩成了……绑架人才。

常泰一手大刀火铳,一手丝绸瓷器,已经搜罗了近百人。财大气粗的常泰,把这些人的近亲都绑了来,准备一起运往大清。

现在这群人在荷兰庄园里,被大清士兵严密控制,但好吃好喝地供着,开始学习常泰给的小本本。

常泰道:“许多人看到太子殿下给的书籍之后就不闹着想走了。他们非常想见到太子殿下。”

胤礽的脑袋已经宕机了。

他真蠢,真的。

他居然忘记了,常泰舅舅也是大清满族勋贵啊。大清皇太子要人,他就去绑人,这不是很正常吗?这很符合大清勋贵的野蛮属性啊!

这时候的满洲人还是“嗷嗷嗷”蛮夷呢!

满洲勋贵对汉族那些大儒们也就是表面恭敬一下,砍头坐牢流放从来没手软,你还指望大清的常国舅能对西方科学家们好?

在常国舅眼中,这些大概就等同于“很厉害的工匠”吧?!

胤礽更忽视的是,这个时代的西方对平民也非常不好,甚至比大清更差。

他们不止搞黑奴贸易,自身的平民也是奴隶。西方的封建残余本身就是农奴制,即使是拥有自由身的小富阶层,也能随意被上层作弄变成奴隶仆人。

这些科学家们的学徒和助理,身份或许和奴隶仆人差不多,是可以随意送人的。

尊重知识并不存在,他们尊重的是那些有权有势的知识分子。

比如牛顿。

胤礽叹了口气,道:“这样啊……这样了也没办法,到时候他们和我一起回大清吧。”

真是一群可怜人。

胤禔露出了无语的神情。

胤礽不断给胤禔灌输,西方现在逐渐比大清强盛,全靠这些科研工作者。所以他以为这些科研工作者会和大清的大儒们一样硬气。

哪知道,他们比大清的穷酸书生还惨,居然可以被任意赠送买卖?

“这些能行吗?”胤禔道,“要不我们去绑架几个更有名的人。我看那个叫牛顿的名气很大,绑回去肯定很有用。”

胤禔摩拳擦掌。只要把人套麻袋装着带走,等上了船,到了大清,他就不信人能跑掉。

胤礽赶紧阻止胤禔的摩拳擦掌。牛顿是整个英国科研工作者中最有权势的人,也是英国科研工作者们的精神领袖。他可不希望大清和英国开战的理由是大清的直亲王绑架了英国的牛顿教授。

这件事如果被记载在历史书中,大清的形象更黑了!

“那牛顿也不过如此。”常泰道,“他研究的知识,太子已经论证了。若论世界第一科学家,当属太子殿下。”

胤礽:“……”

胤禔摸了摸下巴:“说的也是。怪不得你要找那些教授的助手和家仆,你是让他们协助你研究?”

胤礽:“……”

我不是我没有别胡说,我就只能背个公式定理,我甚至连论证过程都记不清楚!你们这是让我死!

胤礽板着脸道:“不准胡说。这些知识也不准说是我写的!明白吗!”

常泰:“明白。太子没有精力研究这些。”

胤禔:“明白。你要在皇父那里装笨,好让皇父不忌惮你。”

常泰看向胤禔。

胤禔对着常泰耸肩摊手。

常泰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了。我会严格保守秘密。这些知识,我会说都是太子与西方顶尖学者交流后翻译记录下来的东西。”

胤禔补充:“对西方人,就说这是我们东方古代学者们记载的东西。什么墨子啊都能拿出来说一说。”

胤礽:“……嗯。”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汗阿玛又背锅了,但他们理解了就好。

只要不让他研究数理化生,什么都好。

他光是从记忆殿堂里翻找公式定理,都写得想以头抢地。让他研究?他宁愿回第一世重生,去和那个连十六岁的他都猜忌并记仇了一辈子的混蛋阿玛死磕!

没有什么比数理化生更可怕!没有!

胤礽摸了一把脸,干笑道:“你们理解就好。”

常泰非常体贴地转移话题:“这些人大多都是担任助手,并未有自己的著作发布,只有一个人例外。他在欧罗巴有一定名气,曾经效力于汉诺威公爵。”

常泰学胤礽,也随时准备着小册子。他介绍的时候,将那个人的资料递给了胤礽。

胤礽翻开资料,戈特弗里德·威廉·莱布尼茨?名字好长,没印象。

律师?这应该是中产阶级吧?中产阶级怎么也能被送人?

胤礽疑惑:“他是犯什么罪了吗?”

常泰摇头:“他被小汉诺威公爵厌恶。”

胤礽更加疑惑。

常泰本不想和胤礽说这些肮脏的事,但他想到之后胤礽会和欧罗巴那群混乱的贵族们交流,先早早告诉胤礽,或许更好一些。

于是,常泰给胤礽和胤禔说了一个关于母亲出轨被儿子撞见的狗血故事。

胤禔大为吃惊,胤礽很淡定。

西欧贵族就这样,夫妻双方都很会玩。有时候他们各玩各的,有时候他们双标的一边自己玩一边弄死对方的情人。

莱布尼茨属于被汉诺威公爵夫妻双方都很信任和喜欢的人,本不该遭遇如此厄运。

这并不是说莱布尼茨是公爵夫妻双方的情人,只是他是一个很优秀的人,较受公爵的信任,又深受公爵夫人的仰慕而已。

这种事很常见。夫妻双方如果不在乎对方的私生活,就会把自己的情人或者情人的妻子/丈夫当人才推荐给对方。

但汉诺威公爵不在乎,汉诺威公爵的儿子却是一个双标的人。

小汉诺威公爵自己有情人,却很厌恶女性出轨。当他看到自己母亲索菲在书信中对莱布尼茨溢于言表的仰慕之后,对莱布尼茨极其厌恶。

老汉诺威公爵已经年老多病,汉诺威领地的事由小汉诺威公爵一手掌握。于是在常泰露出搜罗数学和几何人才的兴趣时,小汉诺威公爵就慷慨地将自己的家臣送给了常泰。

他将莱布尼茨送给常泰时,还附赠了母亲给莱布尼茨的信件,希望常泰能帮他解决这个麻烦。

显然,小汉诺威公爵已经视大清的常国舅为至交好友,才会这么做。

胤禔:“我大为震撼!”

胤礽翻看信件,说了句公道话:“从信件上,看不出莱布尼茨是公爵夫人的情人。若是情人,公爵夫人的书信中的仰慕不会这么浓烈。”

直亲王化身懂亲王,摸着下巴点头:“我懂,我懂,要没得手才会告白。不过看着母亲对一个他看不上的人告白,他很难受吧?”

胤礽:“……这不是看不看得上的问题。不过毕竟只是家臣,就算小汉诺威公爵愿意让家臣跟我们走,莱布尼茨也可以拒绝吧?”

常泰道:“莱布尼茨知道自己被小公爵抛弃之后,很绝望很难过,说如果不是他的心血还未完成,就会自杀坠落地狱。现在他跟着我们回了庄园,埋头完成他的著作中。”

常泰想了一会儿,才记起莱布尼茨那篇心血著作的古怪名字:“叫什么《一种求极大极小和切线的新方法,它也适用于分式和无理量,以及这种新方法的奇妙类型的计算》。好像是这个名字。”

胤禔:“啊,这什么鬼名字?绕口令?”

胤礽也茫然。这个名字也太长太含糊了吧?

“我去看看他。”胤礽道。

既然这个人公开发表过数学著作,并且小有名气,大概比那些没有名气的人更厉害一些。

而且,胤礽不希望自己搜罗人才的事让人才自杀。若他不愿意,胤礽会送他离开,并给他介绍其他工作。

其他人,如果希望留下来,他也不会强迫其离开故土,造成人伦惨剧。

常泰知道胤礽很善良。不过他不认为这些人见到胤礽后还会离开。

给谁办事不是办事?这位可是大清皇太子!这是你们一辈子都求不来的际遇!

能被随意赠送和买卖的人的身份,可想而知有多低。从平民甚至家仆,一跃成为东方神秘古国皇太子的“家臣”,大清人嫉妒得吐血了好吗?

到达荷兰之后,胤礽下榻常泰给他准备的可以跑马打猎的大庄园。

其他国家的使臣都在港口迎接胤礽。这些使臣多是皇室子弟,或者是第二长官。除了国家首脑没来,欧洲诸国给大清帝国的面子给足了。就算是他们自己的国王出使,都没有这种待遇。

胤礽和胤禔的风采,也让他们为之心折。只匆匆见一面,他们就愿意和这位小太子和小亲王结成私下的亲密友人。

但胤禔总觉得这群人看自己弟弟的眼神很猥琐。这大概是他这一路上听常泰说欧洲上层贵族的混乱生活,听出心理阴影了吧。

长途跋涉,胤礽微笑着拒绝了所有邀请,说要先在庄园休养一阵子,再正式拜访。

他们都忐忑不安地回到各自国家,猜测大清皇太子会第一个拜访谁。

太阳王路易十四:除了我!还能有谁!

所有人都没想到,胤礽匆匆洗澡换衣服之后,连补觉都未来得及,首先去见了一个被“君主”抛弃的家臣。

而胤禔则带着一群数学很好的使臣,去找常泰“绑”来的其余人才的麻烦,考验他们是否有真才实学。

胤礽拜访莱布尼茨之前,大清士兵已经通知了莱布尼茨。

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都关臭了的莱布尼茨被强迫洗澡理发换上丝绸衣服,忐忑不安地等待贵人的来临。

莱布尼茨对东方古国很好奇。他还生活得意的时候,曾多次和去过东方的传教士来往。

当自己被赠送给大清将领的时候,莱布尼茨曾经一度绝望。但现在,大清皇太子居然要召见他,他又燃起了希望。

虽然那个文明古国非常非常遥远,他更希望效力于自己的故乡。但若他已经被故乡的公爵抛弃,那么换一个地方,说不定也能做出一番事业,最后衣锦还乡。

他的家人也被小汉诺顿公爵送来时,若不是还有未完成的手稿支撑着他,他真的想违背教义,堕入地狱。

但家人们想要活下去的目光,又让他忍不住生出由死向生的念头。

“我、我……”莱布尼茨见到那个一身杏黄的尊贵少年时,不知道该怎么行礼。

他站起来,手脚局促不安,后来终于想起了面对国王的礼节,扑通一声跪下。

“起来吧,聊一聊你的手稿。”胤礽没有阻止莱布尼茨行礼。

莱布尼茨如果要去大清,必须得习惯大清的礼节;这个时代的平民见到贵族也是会磕头,据说汉诺顿公爵和公爵夫人曾经许诺会给莱布尼茨一个男爵贵族,可从未正式授爵,所以莱布尼茨应该很习惯平民对贵族的礼仪。

莱布尼茨见这位大清皇太子居然能说一口流利的德语,惊讶极了。

他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的行为对一位大帝国第一皇位继承人而言有多么失礼。

若是遇到严苛的国王,他现在就该被砍头了。

莱布尼茨正想再次跪地磕头道歉,却发现大清皇太子正微笑着看着他,眼神中充满着温柔的笑意。

不,不只是温柔的笑意。这种目光,他在友人的目光中看到过。

即使自己朝着这位皇太子跪拜,但皇太子看着自己的目光却仿佛在看一位平等的友人,并无不屑和高傲。

莱布尼茨虽然还未被授爵,但跟随汉诺威公爵时,他总以男爵自处。但那些真正的贵族见到他的时候,即使被他身后的汉诺威公爵威慑,仍旧会不自觉的露出对他的不屑。

这就是贵族和平民的身份差距。

“太子殿下……”莱布尼茨双手颤颤巍巍地奉上自己的手稿。

他的手稿很潦草,不知道大清皇太子能否看懂。他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给大清皇太子解释清楚自己的理论。

因为这是一个非常非常新的东西。他自己的论文都写得很含糊。

梁九功接过莱布尼茨的手稿之后,先嗅了嗅,然后双手触摸了一遍,等了一会儿,没有不良反应之后,才将手稿递给胤礽。

胤礽摊开手稿看了一会儿。手写体的德文让他看得十分头疼,但一些图形唤起了他的记忆。

几何……数字……虽然他大学很幸运的避开了高等数学,但高中数学课本上也有简单的关于这些知识的论述。

极限、导数、积分,虽然高中数学课本不会直接列出“微积分”的名字,但实际上高考最后几道大题,都离不开微积分。

文科高考的分数差距基本都是靠数学来拉,所以胤礽曾经刷过不少和微积分相关的题。提前学习了微积分之后,这些大题会容易许多。

胤礽不确定道:“你……您写的论文,难道是关于微积分?”

莱布尼茨重复道:“微积分?”

胤礽不知道怎么描述微积分的具体定义,只能说一些微积分具体的运用。

他让梁九功拿来纸笔,在纸上一边画函数象限,一边给莱布尼茨解释。

软软的细小的毛笔在胤礽手中,能画出比羽毛笔、炭笔更完美的图形,让莱布尼茨十分惊奇。

当胤礽画出函数图的时候,莱布尼茨更加惊奇并激动了。

“是这个!就是这个!”莱布尼茨像是疯了一样,从自己带来的箱子里找了许久,找出几张手稿,“这个,这个符号和我想的一模一样!”

胤礽惊讶地看向莱布尼茨。

莱布尼茨激动道:“已经有人研究出来了吗?是牛顿教授吗?”

牛顿教授?胤礽疑惑。

然后,他突然记起自己被迫提前学习微积分基础运用的时候,家庭教师为了激发他的兴趣,讲过的一段微积分发现公案。

牛顿和一个名字太长太复杂记不住的数学家同一时代发现了微积分,但因为牛顿名气更大,而另一个人有可能看过牛顿写给朋友的书信,所以被英国学术界认为是剽窃者。

英国数学家支持牛顿,大陆数学家支持名字太长太复杂记不住的数学家,导致英国和欧洲大陆数学界长达百余年的交流中断。

难道是你!名字太长太复杂记不住的数学家!

作者有话说:

注:《一种求极大极小和切线的新方法,它也适用于分式和无理量,以及这种新方法的奇妙类型的计算》——莱布尼茨,微积分发现者之一,1684年十月发表。

-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小说的作者是木兰竹,本站提供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125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天灾种田记 向死而生 关于我抽到六眼技能并成为5t5女儿这件事 锦瑶 当剧情降临 我在生存游戏里搞基建 丞相今天呕血了吗 新婚燕尔 哄好了吗 女寝大逃亡[无限]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