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19w营养液加更)

上一章:第131章 (霸王票加更) 下一章:返回列表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后世西方高福利社会中,据说严格按照八小时工作制,而且天寒地冻的时候绝不开工。

但那和现在没关系。

和奴隶也没有关系。

在大清,劳役也苦,但好歹也要管口饭吃,否则就等着造反,所以人力是有成本的。大清治河时的耗费,除了给官员们层层克扣的大头,其余耗费最多的就是人工钱。

在这里,人力没有成本,死亡也无人在意。

所以当大清给了荷兰图纸之后,荷兰人的圣诞假期新年假期还在继续,那一片划给大清的土地已经开工。

这个时代苦的地方苦的人太多了,胤礽不是救世主,他冷眼看着,虚伪叹气,然后让大清的使臣轮流去工地当监工。

“这些奴隶都是他们殖民地区的原住民。即使像元蒙或者满清这样的王朝,打下了地盘也会治理。他们和我们东方不一样。”胤礽毫不客气自黑,“若是换了他们进入我们的土地,我们所有人都会变成这样。”

看着大清使臣茫然的模样,胤礽把美洲和非洲原住民的情况告诉了他们。

你以为你在当地位高权重,想帮他们控制底下的人当走狗,他们就会给你好处了吗?那些部落国王、酋长、大祭司也同样连猪狗都不如。

胤礽淡淡道:“当商路打开之后,肯定会有人为了利益内外勾结。孤话先扔这了,谁勾结外面,危害大清的利益,我就把他一家人全送到西方来。”

“流放宁古塔?”胤礽微笑着摇摇头,“这种人连砍头都不配。”

“好好看着他们,好好把他们的惨状传向国内,好好让所有人都知道,现在大清面对着什么样的敌人。”

胤礽这次毫不客气的自黑,无论汉臣还是满臣都没有反驳的意思。

待胤礽离开之后,鄂伦岱挠了挠脸颊,小声对身边的勋贵侍卫同伴道:“太子板起脸来,比大阿哥可怕多了。我看太子的气势,和皇上差不离。”

噶礼正好听到这句话,没好气道:“太子这是可怕的问题吗?”

他仰头叹气:“难道你不觉得,当太子板起脸的时候,你立刻就会心生自责心生愧疚吗?臣等多无能,才会让太子失去笑容?”

鄂伦岱:“???”

其他侍卫:“???”

这个董鄂·噶礼是不是哪里有点问题?

他绝对是脑子有问题!

鄂伦岱思考,要不要悄悄和常泰、大阿哥打小报告,让他们防着点这个脑子有问题的人,不要让他接近太子殿下。

他的太子表侄那么好的人,可不能被一个脑子有病的人吓到。

大清使臣挨个“监工”。有些大臣心存善念的大臣看不下去了。

大约是整个炎黄血脉都有问题,都会把别的国家、别的种族的人也当人看。

他们知道在国外不能擅自行动,便在行动前先请示胤礽,能不能给这些奴隶多提供一点饭食,让奴隶们轮班干活,有一点休息的时间。

胤礽冷漠道:“你们只能和荷兰人商量。但轮班休息就会多加一倍奴隶,荷兰人大概会狮子大开口,问大清要钱。你们给了钱,那些奴隶照旧会死。”

看着大清使臣局促不安的模样,胤礽道:“如果觉得无法忍受,就再多看看,把这些人的凄惨模样记在心中。”

大清使臣只能告退。

胤礽仰头看着天空,目光有些空洞呆滞。

胤禔拿着毛绒披风,把胤礽整个人罩住。

“啊,大哥你干什么?”胤礽吓了一跳。

胤禔道:“你想救他们就救,买下些奴隶花不了多少钱。”

胤礽嘴唇动了动,然后一头撞在胤禔肋骨上。

胤禔捂着肋骨倒退两步:“哎哟,你以为你还是小孩子吗?你这个铁头功,哥我已经受不住了!”

胤礽终于噗嗤笑出声。他摸了摸自己的额头,道:“我的额头还是没有你的骨头硬,可能起肿包了。”

胤禔揉着肋骨龇牙咧嘴:“我要是能把你额头撞出鼓包,我的骨头已经断了。”

胤礽的笑声更大了。

笑了半晌,胤礽平静下来,道:“不用买,我只是有点感慨。”

一点属于人类本能的虚伪怜悯。

大清中苦难的人那么多,他都救不了。同情别人什么的,只是本能而已。他没打算做什么,也不能在出使的时候,显得与这群西方贵族太格格不入。

现在他的心情,大概就和一个普通人看到了一出悲剧后心情不好一样吧。

“留一部分人在这里,我们去拜访神圣罗马帝国吧。我听舅舅说,他们的选帝侯们正在维也纳开会。”胤礽道,“他们很希望和大清做生意,我们得去签订几个平等通商条约。”

胤禔道:“这天寒地冻的,不是说好欧洲的贵族要在天气转暖之前一直窝在家里猫冬吗?怎么又开始开会了?”

胤礽道:“大概是有大钱赚,他们就不愿意猫冬了吧。”

大清使团已经传出了快要返航的消息。那群等着大清主动拜访的国家,只好主动递出橄榄枝。

胤禔很不满:“那他们应该来拜访我们,而不是我们去维也纳。”

胤礽道:“他们是邀请我们去神圣罗马帝国的实际首都维也纳做客,礼节上还是尽到了。作为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既然邀请我了,我去主动见见他也行。”

实际上的神圣罗马帝国已经名存实亡。神圣罗马帝国的帝位归属由其治下诸侯国继承人“七大选帝侯”中选择,军事实力并不强的奥地利大公国哈布斯堡王朝靠着贿赂次次当选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就可以看出神圣罗马帝国这个招牌已经无人在意了。

不过选帝侯们还是会每年聚在一起吃个饭,聊个天,联络一下感情。他们算是天然同盟。

虽然在这次法荷战争中,他们已经分成两个阵营。但战争已经结束了,该修复的关系还是得修复。

“舅舅的好友汉诺威小公爵的父亲也是选帝侯之一。”胤礽道,“舅舅已经先过去帮我们买庄园了。”

大清皇太子出使可不能寄居,常泰财大气粗,大清使团出使到哪,他就把庄园买到哪。等大清使团离开了,庄园也可以继续经营下去。

胤禔道:“那个莱布尼茨的原东家?他不会想把莱布尼茨要回去吧?”

胤礽摇头:“不会。一个家臣而已,如果能讨好大清,他可以赠送更多。”

没有背景势力的家臣,和家仆也差不多了。

汉诺威公爵夫人索菲虽然倾慕莱布尼茨,但她很冷静理智,不会为了一个未得手的男人,和大清使团出现什么摩擦。

何况,这个男人是她儿子送出去的。她不会打儿子的脸。

胤禔道:“那他就是想借儿子和常泰的关系,与我们拉拉关系,和我们做生意?”

胤礽道:“应该如此。我们此次前往维也纳,要注意一点瑞士。瑞士国王特别厌恶路易十四,连带着可能会迁怒我们。”

胤禔讥笑:“好啊,我就等着他迁怒我们。我看他有没有这个胆子在刚刚战败的时候招惹大清。”

此次瑞士作为战败国,也赔给了大清不少钱和粮食。胤禔不介意当众和那个瑞士国王打起来,好敲诈对方更多的钱和粮食。

胤礽无奈。他让胤禔注意,就是让胤禔别提着刀冲上去吼瑞士国王“你瞅啥”啊。

……

留下部分使臣,胤礽带着大部分侍卫,在大清海军的护送下前往了维也纳。

大清海军打陆仗也不弱,没把八旗的骑射本事丢掉,他们还有新武器。

常泰在欧洲常驻时,也把戴梓带来了欧洲。

戴梓来到欧洲之后,除了把写康熙朝的讽谏诗变成写欧洲的讽谏诗之外,疯狂地学习数学、武力、化学知识,吸取欧洲火器灵感。

大清海军又很有钱,现在海军们都鸟枪换炮,各个拿着最先进的燧发火铳。

胤礽对戴梓印象很深刻。他知道康熙非常讨厌写酸诗的戴梓,在他制造出子母炮没有利用价值之后,就借着南怀仁的诬告将其流放。所以早早让常泰将其要到了台湾。

康熙原本对戴梓非常好。戴梓以布衣入征,康熙破格提拔他为翰林院侍讲,又让其与高士奇一同当值南书房。

但戴梓是个如蒲松林般的文人。比起蒲松林屡试不第,在康熙对他非常好的前提下,他写一些揭露康熙盛世就是人吃人的旧社会的诗句,难免让康熙厌恶至极。

戴梓有功无过,为官清廉,写的酸诗也上升不到文字狱的范畴,正好南怀仁诬告,康熙就借这个机会把戴梓流放了。

这一出一个还未昏庸的皇帝轻信传教士流放有功之臣的“乌龙”,背后不过是帝王心术罢了。

胤礽早早把戴梓“赶走”,康熙每次见到戴梓制造出了什么新的武器,还会念叨戴梓不识好歹,可见康熙虽然能忍,但那小心眼和记仇也挺严重。

胤礽这次出访,接见了戴梓。

胤礽没给戴梓面子,劈头劈脸把戴梓骂了一顿,告诉他为什么康熙讨厌他。

“皇父破格提拔你,你好歹给他一点面子。就算要忧国忧民,也写的委婉一点,写大臣不思皇恩对不起皇帝不行吗?”胤礽骂道,“舅舅救得了你一次,救不了你一世。你再口无遮拦给舅舅惹祸,你就滚回家写你的忧国忧民文章去吧!”

胤礽就是吓唬吓唬戴梓。他才舍不得戴梓。

胤礽知道戴梓不禁吓,就是脑子轴,不给他说明白了,他自己回不过神。

而其他人又不好意思告诉戴梓,你这么倒霉是因为那位大度的皇帝其实并不是很大度,他讨厌你老说他坏话的原因。

胤礽作为太子,就没这顾忌了。

这话就算被康熙听见了,康熙也只会点头,说还是儿子体贴他,骂得好。

戴梓在三藩之乱时自荐入康亲王杰书军中立功,之后又辛苦制作火器,明显是一个很想光宗耀祖、只是嘴硬的别扭文人。

胤礽直白地敲打他之后,他就老实了。

阿谀奉承他做不来,写欧洲的讽刺诗讽刺文章还不行吗?

正好他跟着常泰来欧洲之后,就认为大清其实真的算盛世了,至少还没到人吃人的地步。

这世界,就要比烂才有幸福感。

想起戴梓,胤礽从马车里探头问道:“大哥呢?还和戴梓混在一起?”

曹寅道:“是的。直亲王和戴大人一路上聊到现在。”

胤礽扶额。

自家大哥说很喜欢火器,要和戴梓商讨火器灵感。

他们还拉了一群刚到手的外国科研人才,一起演算什么他看不懂的算式,说要制造出比燧发火铳更好的火铳。

胤礽见胤禔难得这么好学,没有阻拦。

但随着时间一天一天过去,胤礽心中越来越慌张,他总觉得,喜欢抬杠惹皇帝老爹生气的大哥和喜欢写酸诗讽刺皇帝老爹的戴梓聚在一起,会发生不得了的奇妙反应。

希望他这只是错觉。

去维也纳要穿过法国国土。胤礽中途拜访了巴黎,看了正在修建的凡尔赛宫后,才继续旅途。

欧洲国家众多,国土面积不大。

没几日,胤礽就来到了维也纳。

常泰和小汉诺威公爵骑在马上,老早就在维也纳城门外等着大清使团。

常泰下跪请安的时候,小汉诺威公爵也鞠躬行礼,特别有礼貌。

胤礽打量小汉诺威公爵。

这位小汉诺威公爵,后世有一个更响亮的“名字”——乔治一世。

没错,他就是将来会开辟英国黄金时期汉诺威王朝的乔治一世。

后世对这个乔治一世有诸多恶评,他虐待妻子,和子孙不睦,民望极低,还有野史说他死于便秘拉屎用力过度脑溢血。

嗯,一个有味道很痛苦的死法。

在荧幕形象中,乔治一世也差不多是一个怪模怪样的疯子形象。

乔治一世的父母是近亲结婚,他若长得奇形怪状也正常。

不过现在出现在他面前的小汉诺威公爵,一点都看不出后世所传的暴戾疯王模样。

他是一个很英俊、笑容很可爱的美青年,身材算不上多挺拔,但一看就是上过战场的结实体格,怪不得和常泰能成为朋友。

人或多或少都有些颜控。

胤礽看到美青年乔治,笑容真挚许多:“舅舅说他交了一个好看的好朋友,我特意把我朋友中长得最好看的人带了出来。还好我把他们带了出来,否则就被你比下去了。”

曹寅和纳兰性德微笑。

他们已经习惯了。

欧洲人特别看脸,对美丽有一种病态的追求。他们两人的脸有时候比身份还好用。

乔治打量了曹寅和纳兰性德之后,道:“我还是认为常泰最好看。”

胤礽笑容僵硬。

胤禔表情古怪。

常泰对他们摊了摊手:“我是他的朋友,他若说我长得难看,大概我会和他绝交。”

胤礽和胤禔松了一口气。

还好还好,他们之间是纯纯的友谊。

不怪他们突然紧张,实在是这群西欧贵族的私生活太过混乱,双性恋比比皆是。

乔治并不知道这两位小家伙正在想什么。他很好奇这两个远赴他国的小皇子。他这个年龄的时候,还只是在家里接受教育。大清皇子真是太厉害了。

乔治今年只有二十五岁,正是风华正茂的时候。他举手投足之间显露出来的都是自信,很快就和胤禔打成一片,各论各的辈分,开始称兄道弟。

胤礽则获得了汉诺威公爵和索菲夫人的好感。

即使索菲夫人损失了一个她仰慕的人,但看到胤礽,她就认为值得了。

她接到了莱布尼茨写的信,莱布尼茨在信中盛赞胤礽的智慧,很愿意跟随胤礽回大清开辟新的科学领土。

她是一个聪慧且具有好奇心的女人。与胤礽聊了一会儿数学之后,她便深深喜欢上了胤礽,很想给胤礽送女人。

胤礽再次以自己年幼和皇室血脉纯净为由,拒绝了索菲夫人的好意。

他都快麻木了。每次与这些西欧贵族聊天,他们总会想塞女人给他。当看到他身后两位美男子之后,他们甚至试图给胤礽塞男人?

胤礽:???

他身后的侍卫都亮刀了!

当他的侍卫亮刀之后,这群人不但没有生气,还非常高兴。因为无论是什么教派,信仰上帝的人都认为同性恋该被烧死。

大清人对送皇子美男子这么抵触,大家都是同道中人!

胤礽:???

他心中都忍不住冒粗口了。

你们认为同性恋该下地狱,还赠送男性贵族美少年,公开豢养情夫?这是什么脑回路啊!

这一次出使,胤礽真是积攒了满肚子的嘈,准备回京后好好给皇帝老爹吐一吐。

胤礽和胤禔各自发挥特长,胤礽在选帝侯中如鱼得水,胤禔在选帝侯继承人和军队高官中称兄道弟拉帮结派,神圣罗马帝国之旅圆满结束。

连厌恶法国的瑞士国王都拉着胤礽的手泪眼汪汪让胤礽去瑞士玩。

胤礽身后的侍卫再次想亮刀。

他们认为这群人实在是太危险了,看着自家太子的视线太过炙热,让他们心中警铃大作。

“真是疲惫啊。”结束所有条约签订后,胤禔瘫在床上一动不动。

胤礽没好气地戳了戳胤禔的背:“你不是天天出去玩吗?疲惫什么?”

胤禔有气无力道:“出去玩不疲惫,调解他们家庭夫妻矛盾实在是太累了。”

胤礽满头问号:“什么?调解什么矛盾?”

胤禔坐起来,盘着腿弓着背道:“就是家庭夫妻矛盾啊。”

胤礽摆了摆手,让胤禔安静。他深呼吸了几下,问道:“你调解什么了?”

胤禔举例子:“比如舅舅的好友乔治,他求娶英国安妮郡主未成,被父亲塞了一个叔叔的私生女当妻子,心里特别不平衡。”

胤礽做出可达鸭歪头姿势,在记忆力搜索了许久,找到了这件事。

乔治一世的原配是亲堂妹,婚姻为其父加强领地统治而强塞给他的政治联姻。

乔治一世曾经有机会逃过这次政治联姻。他远赴英国,希望获得安妮郡主的好感。可惜安妮郡主的父兄不同意。

“如果是婚生女就罢了,私生女……他感到自己被侮辱了。”胤禔耸肩,“他妻子却很喜欢他,希望他解散情妇,和她一生一世一双人的过日子。他们俩轮流来找我吐苦水,我好难啊。”

胤礽又挥了挥手:“等等,为什么他们要来找你吐苦水?”

这哪里不对吧?!

胤禔茫然摊手:“我也不知道。总之他们就是找我吐苦水。”

胤礽见胤禔说不清,就去问一直随身保护胤禔的常泰。

他跟着一群国王,安全不用担心。胤禔要陪着年轻的继承人们外出打猎游玩,胤礽让常泰紧紧跟着胤禔,一是保护,二也是看住胤禔,别让胤禔又乱来。

常泰没有告诉胤礽,胤禔去给年轻的小夫妇们充当心理咨询师的事,估计认为这些事不算乱来。

听到胤礽询问后,常泰道:“大阿哥其实没说什么。”

他重复了几句胤禔的心理治疗话语。

“啊?都这样了你还忍耐?你是不是人?”

“你们不是能离婚吗?我们大清都有和离。一般这个时候,我们只劝离。”

“休了她!”

“这种男人要来干什么?踹了他!”

“包子配狗,天长地久。”

“不离婚别找我说话。”……

胤礽无语:“就这?”

常泰点头:“我也不明白,为什么那群人更加爱和大阿哥聊感情生活了。”

胤礽感到一阵头疼。

他想,这次真的不能怪大哥。大哥真的也完全没想到吧。

“那个小汉诺威公爵,就是乔治和他妻子,他们不会真的想离婚吧?”胤礽扶额,“这种政治联姻,要是被大哥说离了,我怕汉诺威公爵可能会气死。”

常泰道:“应该不会。乔治要坐稳汉诺威选帝侯继承人的位置,需要叔叔的支持。他叔叔很宠爱这个私生女。”

胤礽道:“那他们怎么还老去打扰我哥?不是不离婚吗?”

常泰道:“我问过乔治。乔治说,所有人都告诉他不能离婚,只有大阿哥支持他离婚,即使他不能离婚,看到有人站在他这一边,也非常开心。”

胤礽扶着额头:“……那,乔治的妻子呢?”

常泰道:“她也是这个意思。所有人都说她这个私生女配不上选帝侯继承人,只有大阿哥支持她踹掉乔治寻找幸福。”

胤礽:“……这样都行?他们不知道大哥对其他人也这么说?这么敷衍的话他们都信?”

常泰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胤礽揉着太阳穴,靠在椅子上,两眼无神道:“舅舅,我想安静一会儿。”

常泰道:“不用太担心,大阿哥没做什么。”

胤礽苦笑。

是啊,大哥主观上没做什么,但这个蝴蝶翅膀你知道会有多么可怕吗?

你知道乔治会成为乔治一世吗?你知道乔治和这位妻子的婚姻和孩子将在世界历史中有多大作用吗?

他们孩子未来的婚姻和血缘,就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索啊!

等等,这和我们大清什么关系?

胤礽突然坐直。

他揉了揉脸,深深舒了一口气,道:“是我魔怔了。没错,大哥确实没做什么。乔治是你的朋友,如果他能逃脱这段婚姻……”

胤礽想起乔治可怜的被囚禁终老的妻子。

乔治自己有情妇,却不允许妻子有情夫,不像其他贵族那样各玩各的,各不干涉。

他谋杀了妻子的情夫,休弃了妻子,还将前妻囚禁。如果他们离婚,这位可怜的女人,或许未来不会这么凄惨。

常泰沉默。

胤礽笑道:“舅舅,你没有阻止大哥,该不会是想让大哥给这对夫妻做心理工作,让他们真的离婚吧?”

常泰很老实地点头:“我有这个想法。以他的性格,过于厌恶这场婚姻,或许会做出伤害妻子的事。那时,他与孩子大概也会水火不容吧。”

胤礽问道:“大哥知道舅舅的想法吗?”

常泰再次点头:“大阿哥知道,但……唉,大阿哥说,没救了,等死吧。”

常泰无奈耸肩。

胤礽大笑。

……

待胤禔和胤礽离开维也纳的时候,乔治和妻子也没离婚。不过乔治的妻子看着乔治的眼神中没了幽怨和渴求。

难道大哥的心理治疗真的有用?胤礽不确定了。

他们这次离开维也纳,是得到了新继任的英国国王詹姆斯二世的隆重邀请。

与胤礽知道的历史一样,今年二月,英国国王查理二世病逝,詹姆斯二世继位。

英国皇位斗争暂时告一段落,社会稳定,他们终于能进入英国。

这也是他们出使欧洲的最后一站。

詹姆斯二世根本没想到自己能如此顺利地登基。登基之后,他第一件事就是给忘年交胤禔写信,邀请胤禔来英国游玩。

对詹姆斯二世而言,虽然和胤禔结交没多久,但他失意的时候,只有胤禔是不因为利益而支持、安慰他的朋友。

友情厚重不在于时间,而在于交心。

胤禔就是詹姆斯二世的知己。

现在他翻身当国王了,自然第一时间想到了这位知己好友。

胤礽都慕了。

他八面玲珑在西欧贵族中游走,虽然获得了不错的评价,但哪像大哥,直接和人成为知己了?

对了,大哥在维也纳还结识了一堆知己。

这就真是天赋啊!

詹姆斯二世的知己胤禔却没有把詹姆斯二世当知己,他高兴地晃动着胤礽的肩膀,问胤礽能不能利用詹姆斯二世牟取些好处。

友谊不就是拿来利用的吗!

胤礽被胤禔晃得头昏脑涨。

他们为了尽快前往英国,走水路进入波罗的海之后,直接前往英国。

船本就晃得厉害,胤禔还晃,胤礽差点晕船。

他把胤禔踹开之后,道:“就是签个通商条约和互不干涉条约而已,顶多去英国皇家科学院找找人才。你和詹姆斯二世交好,问他要一些皇家科学院的学徒,他肯定会放行。”

胤禔把自己胸脯拍得啪嗒响:“交给我!”

拍完胸脯后,胤禔得意道:“你说我眼光怎么这么好?随随便便认识个老头,居然成了国王?”

胤礽本想说,这是意外。但他突然想到,把胤禔当做心理咨询师的乔治,之后也会成为英国国王。

他不确定了。

不会他哥真的和英国国王有不解之缘吧?

这一定不是真的。

“只是碰巧。”胤礽道,“别想太多。”

胤禔笑道:“碰巧也值了。我回去和弟弟们吹吹,他们肯定羡慕我。”

胤礽也忍不住笑了:“那肯定。光是我们出使遇到的这么多事,立下的这么多的功劳,弟弟们就一定羡慕极了。”

这辈子他大哥早早立下灭国战功,又在出使时与西欧各国贵族继承人成为朋友,将来在弟弟们中的声望肯定是独一份的。

胤禔道:“那是自然。年长还是好啊,我们俩把事干完了,他们想立功都找不到地方立。”

想到这个,胤禔就忍不住大笑了好多声。

康熙每次夸赞儿子,都喜欢拿他比较。

他那些弟弟刚拿稳弓刚骑上马,康熙就要夸弟弟“和老大差不多”“比老大强”。

胤禔虽然不至于记恨弟弟,但对康熙一直不满。

接下来,他立下这么大的功劳,看康熙还好不好意思说,“你们和老大差不多”。

呵呵。

胤礽听到胤禔的抱怨,不断点头。

他这辈子的皇帝老爹虽然已经优秀许多,但对儿子的教育还是一如既往的糟糕。

这样让儿子内部作比较,不是伤害兄弟之间的感情吗?汗阿玛真不会教孩子。

“如果汗阿玛还睁眼说瞎话怎么办?”胤礽问道。

胤禔道:“那我就直白地问他,汗阿玛,您睁眼说瞎话,这可不是给弟弟们树立好榜样。”

胤礽:“……还是罢了,小心挨揍。”

胤禔耸肩。

兄弟俩在船上笑着闹着,终于登陆了大不列颠岛。

亲自来迎接的詹姆斯二世虽然头发已经斑白,但志得意满,意气奋发,现在是一个很威严的国王。

詹姆斯二世先和胤礽互相行礼,然后和胤禔来了一个军人间的熊抱,仍旧和胤禔一副哥俩好的模样。

其他大臣看到这一幕,笑容陶醉极了,好像看到了什么令他们十分幸福的事似的。

胤礽记下这诡异的一幕,在宴会时悄悄打听。

他还没打听到,胤禔先打听到了。

胤禔道:“我在花园里救了一位爬到树上救小猫下不来的女士,女士抱怨说,国会的人为了利益,背叛了圣公会。”

胤礽:“啊?什么女士?”

这什么烂俗言情小说动漫情节?!

胤禔无奈:“你这什么眼神?别搞得我跟勾引路上姑娘似的。那女士年纪大肯定比我额娘大。我看她满脸忧郁,想起了我额娘。”

胤礽道:“其实惠妃在面对你之外的人时候都不满脸忧郁……这不是重点,你继续,什么利益?”

胤禔道:“詹姆斯和大清大皇子是至交好友,有大清大皇子牵线,他们一定能在和大清的贸易中获得很大利益。他们甚至做梦,能支持我取代你登上大清皇帝的位置,嘿嘿,真是有意思。”

胤礽瞪圆眼睛:“连这话她都对你说?她是谁?”

胤禔道:“她说她是詹姆斯二世的女儿,叫安妮。我和詹姆斯是兄弟,只好和她各论各的,叫她安妮姐姐。安妮姐姐说,让我一定要护好你。她的家庭已经因为皇位四分五裂,她看我俩关系很好,希望我俩别因为皇位决裂。”

胤礽:“……”

胤礽:“谁?她叫什么?你叫她什么?”

胤禔道:“安妮姐姐。怎么了?你也觉得我们各论各的辈分很奇怪?其实我想叫她安妮姑姑,但有点对不起詹姆斯兄弟。”

胤礽:“啊这……”

胤禔挠了挠头:“她那个绝望和痛苦的眼神真的太像额娘了,我忍不住对她有些亲近。是不是这样不太好?”

胤礽:“惠妃在见到你之外的人眼神真的不绝望和痛苦……这不是重点,重点是……”

重点是这个安妮,她未来也是英国国王啊!!!

胤礽真是服气了。

他相信,自家大哥或许真的和大英帝国的国王们有一些不可言说的缘分了!

除了威廉三世和玛丽夫人没和大哥成为朋友,大哥这都交了几个英国国王朋友了?!

难道以后英国会成为大清友邦?

这什么讽刺小说啊!“宁与友邦”的友邦还真的成为友邦了?

那以后美国独立战争的时候,大清要不要参战帮助英国啊?

光荣革命的时候,大清又帮谁啊?

胤礽现在双手都在抖。

他发现,因为胤禔无意的举措,将为大清之后的外交政策造成巨大影响。

胤禔疑惑:“弟弟,你脸皮怎么抖得这么厉害?为什么你的眼神也和额娘、安妮姐姐一样绝望了?”

胤礽深呼吸,深呼吸。

他能说什么?他能怎么说?他什么都说不了啊!

胤礽抱着脑袋:“别理我,我安静一会儿,我想想,我想想,一定有办法。”

胤禔着急了:“我做错了什么吗?弟弟,你别吓我啊。”

胤礽抱着脑袋:“没有没有,大哥你没做错什么,你做得很好。没事,没事,放心。”

他决定了,现在就和欧洲各皇室签订新的条约!一个真正的互不干涉内政条约!

以后你们欧洲的大战,我们大清都不参加,我们只做生意!

无论你们谁当国王谁当执政,都和我们大清没关系!

胤礽口吐半截灵魂。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小说的作者是木兰竹,本站提供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131章 (霸王票加更)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性别为女去装B[ABO] 权贵的五指山 我劝魔尊雨露均沾 她的小梨涡 反派女配你支棱起来![快穿]/恶毒女配你支棱起来 天灾种田记 总裁的美丽娇妻 总裁的不伦情人 丞相今天呕血了吗 锦瑶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