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21w营养液加更)

上一章:第133章 (20w营养液加更) 下一章:返回列表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康熙很想揍儿子,但现场有很多人,所以他只能顺着胤礽递过来的梯子下了。

康熙狠狠拍了拍大儿子的肩膀,咬牙切齿道:“长大了,也长壮了。”

胤禔面无表情地挨着老父亲故意用了很大力的拍击,等康熙一转身,他就揉着肩膀龇牙咧嘴,向其他人传达康熙对他下了毒手的讯息。

胤禔龇牙咧嘴的时候,从人群中发现了几个小萝卜头。

“你们躲在那里干什么?”胤禔没好气道,“我就走了不到三年,你们便不认识我了?过来!”

小萝卜头们看向康熙。

康熙转身瞪了胤禔一眼:“先上车!”

胤禔看着康熙的御驾面露难色。

他可不想和康熙坐一辆车,被康熙训一路。

虽然该训还是会训,晚一点也是个心理安慰。

于是胤禔找了一个“上下尊卑有别,儿子不能和汗阿玛坐一辆车,让太子弟弟坐就成了”的借口,然后没听康熙回答,径直钻进了弟弟们的车里。

本来想说“我们父子俩不用在乎这些上下尊卑,你太子弟弟也不会介意”,来展示自己慈父一面的康熙手抬到一半,大儿子已经溜走了。

他把手放下来,咬牙切齿道:“保成,大阿哥怎么越来越欠揍?”

胤礽赶紧为哥哥正名:“没有没有,汗阿玛,大哥以前就这样,他没改变。”

康熙:“真的?”

胤礽点头:“汗阿玛仔细回忆一下,大哥真的没有变得更欠揍。”

康熙努力回忆了一下。

在见到大儿子本人,思念儿子的滤镜消失之后,康熙终于记起了大儿子从小到大把他气得半死的辉煌过往。

最终,他只能干巴巴道:“是,他真是一点改变都没有。”

感叹完之后,康熙狠狠磨了一下牙:“都出门两三年了,他怎么一点改变都没有!朕听他立下大功劳,还以为他变成熟了呢!”

胤礽陪笑道:“汗阿玛,这里太阳大,咱们先上车,您肯定也热了。这两三年的事,儿子和你慢慢说。儿子和大哥遇到了好多有趣的事,信纸上写的不到十一。”

康熙深深舒了一口气,看着自己的乖儿子,点了点头:“好。”

胤礽这个年龄的少年,一年一个样,营养好的话,一个月裤子就能短一截。他这礼服虽然在船上改了改,仔细看看,居然仍旧看得出不合身的地方。

明明离宫之前,康熙已经考虑到这件事,让人给他准备了大几号的礼服。但孩子的变化,还是远远超出老父亲的想象。

康熙打量着儿子,心里充满没能亲眼看着儿子长大的惆怅。

到了车上后,两人同时摘下礼帽,松开衣服,然后开始擦汗。

康熙道:“这天确实特别热。”

胤礽道:“是啊是啊。”

父子俩相视一笑,两年多没有见面的疏离感一扫而空。

胤礽熟练地从车里的柜子中掏出被冰镇过的凉茶吨吨吨,康熙靠在车座的椅背上,拿着扇子轻轻扇风。

车里放着许多冰块,非常凉爽。

“别贪凉,小心喝坏肚子。”康熙像以前那样不痛不痒的训斥。

胤礽擦了擦嘴:“都回来了,喝坏肚子找御医。哎呀,可热坏儿子了。”

康熙失笑:“快三年,你怎么就只长个子,行为举止一点都没有成熟?”

胤礽道:“那哪能啊,儿子肯定行为举止成熟了许多,但那是在外人面前。在阿玛面前还装着,多累。”

康熙用扇子轻轻敲胤礽汗津津的头:“在朕面前也装一装,让朕看看成熟的太子模样。”

胤礽又摸出一个果子,一边啃一边道:“不要。我就算七老八十了,您不还是我阿玛?我照旧这样。”

康熙无奈:“七老八十……你怕是要在太庙里向朕撒娇了。别边吃边说话,吃完再说。怎么饿成这样?”

胤礽道:“饿倒不饿,只是航行时有新鲜的水果吃就很不容易了,总不能挑味道。好久没吃到这么好吃的果子了。”

说完,胤礽便一边继续啃果子,一边向康熙抱怨旅途中的不便,丝毫没把康熙的训斥放在心上。

康熙也没有再训斥他,安静地听着胤礽抱怨。

大清出使团此番去欧洲是沿着大陆线航行,条件比跨洋航行好许多,有充足的淡水和新鲜食物补给。

但这个时代的旅途,总归是非常辛苦的。

狭小的船舱、颠簸的船身、枯燥乏味的生活,海员的苦,胤礽切身体会到了。

若是要去新大陆,跨越太平洋去美洲新大陆,对船员的意志考验就更严苛了。

胤礽把自己在旅途上的困难用讲述笑话段子的语气告诉康熙,康熙嘴边浮现微笑,眼中隐藏着浓浓的心疼。

同意太子带领大清使团出使欧罗巴之后,他每一日夜深人静的时候都会思考,这个决定是不是错误。

西方再重要,有太子重要吗?

康熙认为自己的孩子一定要能吃苦,才能守住这庞大的家业。但当太子真的小小年纪就吃了这么多苦头时,他却不断后悔。

现在太子已经回到他身边。太子这一次出使任务完成得异常圆满,比他想象中的还要优秀。但听到太子在途中吃过的苦头时,康熙仍旧止不住的心疼。

即便是把孩子派到北方去打沙俄、打准噶尔,他也不会如此心疼。因为孩子不会一离开就是两三年,而且孩子总还是在大清的领土上,他想让孩子回来,随时都可以让孩子快马加鞭赶回来。

可太子离开了大清的国土,踏出了大清的国界,走向了他的权力达不到的地方。

即使有大清海军保护,但太子和大阿哥在这次出使中,也要忍耐许多事,做出许多他们在国内根本不可能做的委屈行为。

他家的大阿哥是小小年龄就能带着一帮走路都走不稳的小阿哥打上大臣们的混世魔王,到了大清之外,他居然还会向其他王公贵族挂着虚伪笑容做应酬的事。

康熙的心脏都被揪紧了。

“大阿哥……”康熙小口深呼吸了一下,道,“大哥也是不容易。”

胤礽面无表情道:“我更不容易。大哥就像是出笼的野狼,那脚丫子撒得可欢了。大哥就没觉得自己不容易。”

康熙满腔心疼被胤礽这句话给说没了。

他按住额头,道:“他又做什么了?”

胤礽想了想,把胤禔这一路的大功劳如实报告给了康熙。

这些大功劳,他的信中全都写着。但这些书信不仅要给其他大臣看,以后可能还会留在史书中,甚至原件都会留存下来,被后世考古学家们观赏,所以胤礽用了春秋笔法。

而且,大哥确实浪过头。胤礽担心告诉康熙实话,康熙会勒令大哥返航。

他现在不告诉康熙,船队里的其他使臣也会告诉康熙,他不如先照实说了,还能及时劝劝康熙,免得康熙从大臣那里得知真相脑溢血。

于是康熙听到了和信中有(大)些(不)相同的直亲王灭国记。

康熙手中的扇子落在了座椅上。

胤礽赶紧擦干净手,捡起扇子给康熙扇风:“阿玛,深呼吸,深呼吸。”

康熙回过神,眼珠子动了动,转向狗腿打扇子的胤礽:“你倒是替他瞒得紧?”

“我这不是怕阿玛生气,把大哥叫回去吗?虽然大哥稍稍有点过分,但对付西方人,还真得是他这副性子才成。”胤礽讨好笑,“您看,结果不是很好吗?”

康熙幽幽叹了一口气:“结果……是不错。”

只从结果看,直亲王这次出使也完全挑不出错误。只是过程……

康熙想想,就感到太阳穴突突突疼。

这个大阿哥啊!

“辛苦你了。”康熙已经可以想象,自家乖儿子不顾形象抱着大阿哥嚎啕大哭的模样了。

胤礽苦笑:“还好还好,大哥后面就老实了。”

胤礽挑了胤禔和多个王公贵族成为好友,其中一人误打误撞成为英国国王的事迹。

康熙的脸皮使劲抖动,神色变幻了许久,不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表情。

他早就得知胤禔和英国国王交好,却没想到这交情居然是一起喝酒打猎骂人中发展起来的。

胤禔小小年纪,居然每日酗酒!成何体统!

而且他也不知道,英国国王的处境居然这么危险。

胤禔和刚即位就肉眼可见或许马上就会被逼退位的英国国王有深刻友谊,不是一件好事啊!

胤礽道:“阿玛别担心,虽然英国国王处境危险,但大哥和英国所有派系领导人的关系都很好,换个国王,说不定也是大哥的朋友。”

胤礽在心里补充,除了威廉三世夫妇,接下来的英国国王都是大哥的朋友。

康熙按住了胤礽扇扇子的手:“让朕静静。”

胤礽乖乖缩在一旁,摸出柜子里的肉干窸窸窣窣的啃。

康熙白了胤礽一眼。

他很想训斥,胤礽一上车嘴就没停过,哪还像个太子?

但看着儿子鼓鼓的腮帮子,他训斥的话没能说出口。

他闭上双眼,在胤礽窸窸窣窣吃东西的声音中冷静冷静。

嗯,冷静,冷静。大阿哥此番立了大功,不能打儿子。

在另一辆车上,直亲王胤禔比胤礽可豪放多了。

他当即丢下礼帽,撤掉衣服,袒露着上半身,使劲擦完汗后,就保持着光膀子躺在了椅子一侧。

可怜的小阿哥们,被大哥挤到了另一侧。

“大大大大哥,你衣服穿上。”比起其他被胤禔吓作一团的弟弟们,以前经常抱着胤禔大腿和胤禔打架的胤祉胆气更足一些。

“哎哟,三阿哥终于肯屈尊降贵和我这个大阿哥说话了。”胤禔拍了拍自己的腹肌,“怎么,不装哑巴了?”

胤祉苦笑:“哪能啊,大哥您说什么?”

胤禔道:“刚你和一群弟弟跟着一群大臣行礼后就往后躲,我给你递了好几次眼色你都装没看见。没良心的,亏你太子哥哥隔三差五就念着你,给你准备了一大堆东西。我看还是把东西扔了吧,给路边的乞丐,也不给你们几个小白眼狼。”

胤祉一听太子哥哥念着他,立刻不怕了。

他摸到胤禔身边,把光膀子大哥挤开:“真的真的?太子哥哥一直念着我,给我带了很多好东西?有什么好东西?”

胤禔想起那一堆书本,咧嘴不怀好意地笑道:“回去你就知道了。不装不熟了?”

胤祉赶紧道:“我怕太子哥哥和大哥和我不熟。”

胤禔道:“哦。”

他拍了拍胤祉的肩膀,皱眉:“都汗湿了,你穿着干什么?脱了。”

胤祉道:“可这样不合礼仪。”

胤禔道:“下车再穿上不就得了。在车里,你要符合什么礼仪?你信不信前面汗阿玛的车里,汗阿玛也已经把衣服脱了。”

胤祉瞠目结舌:“真的?”

胤禔道:“真的。汗阿玛私下的性子比我还不羁。”

胤祉和一群小阿哥满脸不信。

汗阿玛难道还能和大哥一样,把上衣全脱了不成?

小阿哥们性格都挺活泼,有人带头了,他们也确实热得慌,便都把帽子摘下来,将衣服撒开。

胤禔见他们衣服全都汗湿了,伸头问太监要了水和帕子,亲自给他们擦身体,又在他们身后放了一条毛巾隔汗。

在胤禔伺候这群祖宗弟弟的时候,祖宗弟弟们才想起来,在太子哥哥和大哥还在宫里的时候,他们一起玩耍,换衣服擦汗这点小事都是两个哥哥做,因为下人们没有这么细致。

后来哥哥们做得多了,下人们也学了去,他们的生活才越来越好。

胤礽和胤禔离开宫里时,这群孩子还小。时隔两年多的时间,许多事他们都记不清了,直到同样的事再次发生。

小胤禛嘴一瘪,平时在宫里被德妃宠得如同混世魔王的他,第一个哭出来:“呜呜呜,大哥,胤禛好想你和太子哥哥。没有你和太子哥哥,我这两年都没出过宫。”

小胤祺也吸了吸鼻子:“我想太子哥哥。太子哥哥和大哥离开之后,额娘都对我不亲了。”

其实宜妃对胤祺不再那么亲近,不是因为太子和大阿哥的离开,而是有了新的儿子。

九阿哥胤禟年纪小,又被宜妃自己抚养,宜妃当然在胤禟身上倾注的心血更多一些。

但小胤祺现在还不明白这个道理。他在太皇太后和皇太后身边长大,也没人敢去他耳边嚼舌根子,所以他只以为是没有太子哥哥和大哥带着他经常去宜妃宫中,额娘才对他不亲近了。

其他小阿哥也瘪嘴,想起了太子哥哥和大哥离宫之后,自己在宫中待遇变化。

小孩子虽然可能不记事,但他们记得感情和感觉。

以前胤礽和胤禔经常来找他们,下人们都对他们更尽心。

胤祚还好,亲生额娘是个娘家有本事的嫔;胤祐和胤禩的亲生额娘都是庶妃,就算有养母护着,下人们肯定也没有有太子和大阿哥盯着的时候尽心。

特别是胤祐。胤禩的额娘觉禅氏世代在宫中为仆,人脉深厚,下人们不敢得罪他。但胤祐身有残疾,还有他可能会被皇帝过继的传闻,下人们对他总会多几分漫不经心。

胤祉想要学着太子哥哥和大哥保护好弟弟们,却发现有心无力。

他只是一个非嫡非长的小阿哥,即使额娘是妃,也不敢在宫中太过放肆。他放话让下人们好好对待弟弟,那些偷奸耍滑的下人们也嘴上应着,心里没当回事。

因为就算是作为养母的荣妃、惠妃,都没办法惩治那些下人。这些下人没有苛待小阿哥,他们能做的都做了,只是不贴心。

就像是胤礽当初遭遇的那样,渴了自己不说便没人添水,饿了自己不说便没人喂食,身上哪里不舒服了自己不说便没人知道……小阿哥们年纪小,很多事他们自己不知道该怎么说,总是要有些贴心的人仔细观察着,才能伺候好。

不过下人们不贴心,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也就是偶尔不舒服,所以小阿哥们都没在意。

但现在突然想起来,他们却委屈了。

三个小阿哥都哭了起来,向大哥告状。

胤禔被弟弟们哭得头昏脑涨。

他揉着太阳穴,道:“别哭了……算了,哭吧,在我这哭了就算了,别在你们太子哥哥面前哭。以他的性格,要是看见弟弟们哭了,他能把你们住的地方给掀了。他刚回宫就闹出这么大的事,朝臣又要给他找麻烦。”

胤祉被弟弟们哭得鼻子也酸了。他吸了吸鼻子,道:“太子哥哥出使立下这么大功劳,还有人给太子哥哥找麻烦吗?”

胤禔道:“他越厉害,给他找麻烦的人越多。你上学好几年,应该也读过不少史书了。你看哪个想要当权的臣子,希望有一个强势英明的皇位继承人?你再想想咱们大清的历史,哪个皇帝被推举上位的时候……哼。”

别说顺治和康熙两个没长大的孩子,即便是皇太极,当时也是有资格继承大位的人中势力最弱的一方,所以他继位之后,“四大贝勒并肩而坐,处理军政大事”。

胤祉不敢哭了:“谁找太子哥哥麻烦,我要揍他!”

胤禔没好气道:“得了,你连欺负弟弟们的人都不敢揍,还敢揍大臣。”

胤祉立刻蔫了。

胤禔看着那几个还在哭的弟弟:“哭够了吗?再哭,前面的汗阿玛估计会知道了。”

小阿哥们被吓得被噎住,哭声戛然而止。

胤禔满意地递给他们帕子,让他们自己擦脸。汗阿玛虽然百般无用,用来吓弟弟是真好用。

“我还能在宫里待一两年,你们太子哥哥会一直待在宫里,有什么不高兴的事就找你们太子哥哥。”胤禔道,“你们自己也要硬气起来。否则我要是出宫建府了,太子独木难支,他倒是能保护你们,谁来保护他?”

胤禔恨铁不成钢地瞪了胤祉和胤禛一眼:“你们俩以前怎么说来着?要代替我保护太子,比我更能保护太子。现在你们俩怂成什么样了?”

胤祉和小胤禛垂下脑袋,不敢说话。

“其他小阿哥为了不给额娘惹事就罢了,你们仨就算在宫里横着走,谁敢惹你们?”胤禔伸出手指头,挨个戳三阿哥、四阿哥和五阿哥的额头,“特别是你,小五,你额娘是宜妃,养育你的是太皇太后和太后。只凭身份,就算大哥我都不如你。你这个比泥还软的性子,究竟是怎么回事?”

小胤祺傻傻道:“是吗?是这样吗?我很厉害吗?”

胤禔皱眉道:“当然!”

小胤祺抱着脑袋道:“可是,可是下人们都说我的处境很不好,要老实。”

胤禔道:“谁说的?打死!”

胤祉拉着胤禔的手臂道:“大哥,算了算了,宫里的下人不能随便打死,要挨汗阿玛板子。”

“哼。”胤禔冷哼一声,道,“小五,你也已经开始读书了,你自己想,是不是这个理?”

小胤祺抱着脑袋,冥思苦想。

他额娘是宜妃,除了佟皇贵妃之外份位最高的嫔妃;

养育他的是皇太后,连汗阿玛都要给三分面子;

太皇太后也经常照顾他,他在太皇太后面前是除了太子哥哥之外最说得上话的皇子……

“咦!我好像真的很了不起!”小胤祺放下手臂,惊讶道,“我真的不用怕什么!”

胤禔鼻子喷气道:“对吧?谁给你和你的哥哥弟弟气受,你和皇太后、太皇太后说一声,比找汗阿玛管用。”

他想起康熙,道:“这种事找汗阿玛其实没多大用,他只会说你们太娇惯。”

胤祉又瘪嘴了:“汗阿玛就是这么说的。”

显然,他为弟弟们的事找过汗阿玛了,康熙的确没当一回事。

后宫的事,康熙都不怎么管。小皇子的事,他顶多管管教育,生活,那不是妃嫔们管吗?

胤祉又怕说多了,连累弟弟们的养母,不敢多说,只能忍着。

胤祉抱住胤禔的手臂,把脑门贴在胤禔的光膀子上:“太好了,大哥和太子哥哥都回来了。”

胤禔本来想嫌弃地把胤祉推开,他感到手臂上的水渍之后,身体僵硬了一下,皱紧的眉眼变得温柔。

“嗯,我们回来了。”胤禔揉了揉胤祉的脑袋,“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胤祉轻轻摇了摇脑袋:“没有,我没有做好,让弟弟们受委屈了。”

弟弟们七嘴八舌说没有,说三哥哥很好。

胤禔失笑:“如果没有保成在,只留下我,我也不敢像以前那样处事嚣张。你做得已经很好了。现在我们回来了,你继续当你的弟弟,烦心事交给哥哥们来做。”

胤祉在胤禔手臂上狠狠蹭了蹭,抬起头道:“我也想保护哥哥,保护弟弟。我要长大!”

“嗯嗯嗯。”胤禔敷衍道,“再长两年吧。你才九岁。”

胤祉道:“十岁了!太子哥哥这么大的时候,已经在帮汗阿玛做事了!”

虚岁的确十岁,但胤禔出使两年,习惯计算周岁了。

他没好气道:“你以为你太子哥哥愿意吗?还不是汗阿玛压榨人。好了,都收拾一下,我给你们讲国外的事。再哭我不说了。”

“说说说。”

“大哥快说!”

“不哭了不哭了,嗝。”

“要听国外的故事!”

“国外是不是很好玩?”

“我也想出国。”……

小阿哥们七嘴八舌,果然不哭了。

胤禔笑了笑,从他们刚离开京城说起。

小阿哥们在车厢中哭作一团,声音那么大,当然立刻就被侍从听到并告诉康熙了。

康熙本来感慨兄弟连心,就算小阿哥们年纪小,也想念哥哥们。

胤礽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让侍卫仔细听小阿哥们说什么。

恰巧,康熙也想听听他的心塞大儿子能说什么令他心塞的话。

于是,现在的后果是胤礽叉着腰怒视康熙,康熙眼神躲躲闪闪问胤礽要不要吃果子。

肉干也行。

身为皇帝兼父亲,被太子兼儿子这样瞪着,康熙感到脸面无光。

康熙试图找借口:“他们真是太娇惯了,这点事都要告状。”

胤礽使劲叉了两下腰,生气道:“阿!玛!这不是小事!也不是娇惯!我走之前,下人们一个个尽心尽力。我走之后,他们居然敢欺负小皇子。这是娇惯的问题吗?这是不把皇子们放在眼中的问题!就算有惠妃和荣妃看着,他们都能偷奸耍滑!”

康熙眼神漂移:“是有点不好。”

胤礽放下叉腰的手,道:“儿子知道汗阿玛日理万机,没空管理宫中的小事。宫中下人们没有做坏事,只是不贴心,这种事连惠妃和荣妃都管不了。等回宫之后,儿子好好收拾收拾他们身边人,汗阿玛别阻拦儿子就行。”

“朕怎么会阻拦你?”康熙见儿子不气了,赶紧道,“照顾弟弟本来就是你这个当哥哥的责任。你好好敲打敲打他们身边人,也要教他们自己怎么管理身边人。老想依赖别人怎么行?”

胤礽无奈:“弟弟们还这么小,又不是儿子我有皇玛法每日念叨着,他们就只是普普通通的孩子,现在还没有那个可以管理好下人的心智呢。便是我,当年也没比他们好到那去。”

康熙想起胤礽最初那一月一换的伺候的人,叹了口气:“也是。”

他心里有点委屈。

康熙自认自己是个好阿玛,现在大儿子和宝贝儿子离开两年半,小儿子们居然纷纷向哥哥们哭诉生活艰辛,让他感到了一阵挫败。

胤礽见康熙有反省,心里轻松不少。

如果是第一世的康熙,估计已经恼羞成怒。这一世的阿玛,和两年多以前一样没有变化,还是那个对儿子纵容心软的好阿玛。

“大哥是个好哥哥,对吧,阿玛?”胤礽笑嘻嘻地贴上康熙,靠着康熙道,“虽然大哥说话太直,但他的心真的很好。”

“是是是。”康熙无奈,“你们都是好哥哥,就朕是坏阿玛。”

胤礽哈哈大笑,被康熙捏住鼻子。

胤礽和康熙笑闹一会儿,哄得康熙重新开心之后,才转移话题:“我们这是去哪?”

康熙无语地弹了一下胤礽的额头:“刚朕说的话,你就只顾着吃果子,一个字没听见吗?我们去曹府。”

胤礽愣了一下,道:“去曹家吗?子清家啊。”

康熙眉眼间浮现一丝悲伤:“嗯,子清家。那孩子,唉。”

胤礽道:“阿玛,以后让子清负责大清公司江南一片的海外买卖,再在南京建个海军基地,让子清跟着去练兵,他的一身才华还是能尽力施展,阿玛不用叹气。”

康熙道:“朕也是如此想。你吃了那么多苦,为大清签订了这么多通商条约,必须找个信任的人管着,子清很合适。”

胤礽笑道:“子清一定能做好。说来,子清和容若此次前往欧罗巴,比儿子还受欢迎。欧罗巴对美貌有一种病态的执著。”

胤礽选了些欧罗巴对美貌的执著告诉康熙。

什么放血、服毒、故意染病让自己显得更白瘦美,那敷铅粉都是小意思了,听得康熙脸比敷了铅粉还白。

康熙又听到西欧贵族为了血脉延续,多近亲结婚,孩子十几个甚至几十个的死,脸更白了。

康熙喃喃道:“还是立法禁止表亲结亲吧。”

胤礽道:“民间不将表亲当做近亲的事已经延续几千年,贸然立法民间也不会遵守。不如传些小道消息,说表亲结婚很难生出孩子,他们自己就会照做了。”

对于民间,小道消息比官方明令禁止更容易,特别是在子嗣这种大事上。

康熙点头:“依你的话。”

胤礽又道:“关于皇家科学院的事,阿玛做好准备了吗?推广科学,肯定会引起传统社会的撕裂。”

康熙眉眼间出现一丝疲惫,但他的双眸中的光芒是坚定的:“勋贵和宗室都竭力赞同朕建立皇家科学院,好与汉学分庭抗争。”

他和胤礽的计谋已经得逞。

康熙这两年做出了越发倚重汉学和汉臣的事。为了和汉学、汉臣抗争,现在还未定下是哪个皇子党的X皇子党领头人索额图、明珠共同上奏,要兴科学。

他们俩说,这不是西学,是自然科学,是他们满洲人从关外自然界中带来的学问。

汉臣们能说什么?只能说啊对对对,你们满人开心就好。

于是大清皇家自然科学院就这么挂牌成立了,已经搜罗了一批民间人才。

胤礽觉得自己耳朵出问题了:“等等,皇子党领头人谁和谁?”

康熙道:“索额图和明珠。”

胤礽问道:“是儿子认识的索额图和明珠?”

康熙失笑:“别怀疑了,就是那个索额图和明珠。怎么,很惊讶?”

胤礽苦笑:“能不惊讶吗?索额图和明珠怎么卧底卧到了一把手的地步……啊,我的意思是,让他们当奸细,他们怎么当上了领头人了?”

康熙耸肩:“大概那群人太没用了吧。索额图和明珠确实厉害,朕现在越来越倚重他们。”

胤礽瞠目结舌。

这卧底卧到老大的位置,叔外祖父和明相真是……

牛!

“还有那个什么……未定皇子党的名字也太奇怪了。”胤礽道,“这也太不正式了吧?还不如叫反太子党。”

康熙道:“他们是要从龙之功,而不是单纯把你拉下来。现在是反太子党,后来他们有了各自支持的皇子,可能会分列。所以先不定名字,等选中了朕哪个小傻子皇子,就直接改名。”

康熙讽刺地笑了笑:“很有意思。”

胤礽扶额。这是有意思的问题吗?他觉得很搞笑啊。

这群X皇子党,怎么看怎么不正经喂!你们究竟有没有认认真真想参与夺嫡啊?

不要因为现在弟弟们年纪都太小,你们就消极怠工啊!

“他们……他们除了说要建立自然科学院,还说了什么吗?”胤礽叹气道,“我回来了,他们总要做点什么事吧?他们不做点什么,儿子心慌。”

康熙哈哈大笑。

他挼了挼儿子的脑袋,挼舒坦了之后,才道:“当然会做。接下来,他们试图再挑拨直亲王一次。”

胤礽无奈:“他们又要撩拨大哥?还没受够教训?”

康熙笑道:“还是孩子的大阿哥,和立下了赫赫军功的直亲王是两回事。至少在他们心中是两回事。他们认为,现在直亲王已经有了和你争夺皇位的机会。”

胤礽张嘴,闭嘴,张嘴,闭嘴,然后闭上眼道:“啊,他们说是就是吧。但他们没考虑大哥是否愿意吗?”

康熙道:“第一,他们认为直亲王出使之后,看到那么多国王,又立下战功,可能自己也有了野心;第二……”

康熙冷笑:“他们要推举直亲王,和直亲王本身有什么关系?”

胤礽睁开眼睛,沧桑道:“关系大着呢。现在大哥有了军功护体,他是真的可能在朝堂上大打出手。”

直亲王胤禔:我要揍这个大臣,汗阿玛你看灭这个国的功劳够不够?不够我再灭一个!

康熙闭上眼。别想了别想了,已经开始心慌气短头疼了!

康熙结结巴巴道:“不、不至于。”

胤礽可怜兮兮道:“阿玛,不要自欺欺人了。您想想大哥以前做的事,他已经打上门过一次。您认为他现在的性子,会容忍吗?”

康熙:“……”

他仔细想了想……不,他不仔细想,也认为大儿子不会容忍。

康熙道:“那……也只能让他们自求多福。”

不然还能怎么办?他也管不住大阿哥啊!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小说的作者是木兰竹,本站提供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133章 (20w营养液加更)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 暴君的笼中雀 女寝大逃亡[无限] 穿回现代给古人直播 作精在赘婿文爆红了 带着地球电影穿星际后我封神了 全世界都在等你心动 总裁别在折磨我 九十年代家属院 总裁误宠替身甜妻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