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霸王票加更)

上一章:第134章 (21w营养液加更) 下一章:返回列表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皇帝的御驾停留在了曹府。

胤礽下车时看了曹府摆设一眼。虽然他没来过曹府,但也知道曹府不可能将建筑和装饰逾越到这种程度。

康熙南巡不像乾隆那样扰民,一路走一路玩,给民众带来了巨大负担。但南巡对于接驾的大臣本身,还是造成了巨大负担。

“怎么了?”康熙道,“嫌弃曹家不如行宫好?南巡不能扰民,将就着住吧。”

胤礽无语:“汗阿玛,儿子是这种人吗?儿子是想,让大臣接驾,是不是该给大臣一道旨意,让他们不用重修院落。否则这还不是扰民吗?大臣也是民啊。”

康熙愣了一下,道:“重修一下院落,应该花不了多少钱吧?他在外面修宅子又不像宫内,还会被层层盘剥。”

康熙已经接受了无官不贪的现状,知道江宁织造有多捞钱。曹家在江南捞的钱,难道还不够修个院子?

胤礽道:“到时候问问就知道了。”

他看了一眼跟上来的大臣,示意康熙现在不是说话的好地方。

康熙皱了一下眉头。时隔两年,他有些不习惯被儿子反驳。

不过当他看着胤礽乱飘的小眼神,心中那点不习惯,被熟悉的情景驱散。

“好。”康熙捏了捏胤礽的脸,“眼神别乱飘了,等会儿朕让那些大臣住外面,给你时间玩耍。”

胤礽立刻眉开眼笑:“谢谢汗阿玛,汗阿玛最好了!”

康熙笑骂道:“就只有让你玩的时候,你会说朕是最好的汗阿玛。走了。”

他拍了一下胤礽的背。

胤礽“哎哟”一声:“汗阿玛,轻点轻点,儿子的小身板可经不住您这样拍。您想测试力气,冲着大哥去,大哥身子骨结实。”

胤禔凑上来:“对对对。”

“对个……”康熙把脏字咽下去,狠狠拍了胤禔一下,“滚一边去。”

胤禔凑上来道:“汗阿玛在哪,儿子就在哪,能滚哪去?汗阿玛,儿子给你打伞。”

胤礽抢过太监手中的大扇子:“儿子给汗阿玛打扇子。”

“成了,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康熙笑着骂了两个儿子一句,带着两个儿子往里走。

曹玺已经死了两年,曹府的孝已经撤了下来,但仍旧穿得很素净。

前来迎接圣驾的除了康熙的乳娘孙夫人,还有曹寅的弟弟曹荃。

胤礽看着一身清高气的曹荃愣了愣,才发现曹寅很少在他面前提起过弟弟。

曹寅看到弟弟很开心,眼神中尽是宠溺。曹荃看着曹寅也满是眷念之情,仿佛看着的不是哥哥而是父亲。

不过想着曹玺事务繁忙,曹寅这个哥哥说不准真的是长兄如父了。

到了曹府之后,康熙要去办理政务,两个儿子都躲懒,说旅途劳累要休息,把中年老父亲一个人丢去见使臣,他们带着弟弟在后院玩耍。

胤礽和胤禔带着小皇子们换了一身宽松舒适的衣服。胤礽很快就把小皇子们逗笑,一个个扑在他怀里“太子哥哥”长“太子哥哥”短的叫个不停。

叫着叫着,小阿哥们又哭了起来,让胤礽好一顿哄。

胤禔已经在马车上哄过一次弟弟,不耐烦再哄一次,便跑去打扰曹寅和曹荃兄弟交流感情。

曹寅很无奈,又不能把直亲王赶走。

“你弟?怎么没听你说过?上大学了吗?成绩如何?什么官职?”胤禔一拍脑袋,“我都忘了你还在守孝,现在肯定没官职。”

曹荃老老实实道:“上过大学,没有官职。”

胤禔道:“以前也没有?子清你不厚道啊,跟本王说一声,本王还能不帮你给你弟弟找个好官职?”

曹寅苦笑:“大阿哥啊,您看我家和皇上的关系,若是我弟弟想要出仕,皇上能少他一个官职吗?”

胤禔疑惑:“那为什么?”

曹寅道:“他性子跟着干娘学,只爱些书画,不喜欢仕途。”

胤禔关注点很奇怪:“干娘?你干娘是谁啊?”

胤礽拖着挂了一身的弟弟,步履蹒跚地走过来为曹寅解围:“大哥,这里是大清,不是欧罗巴,别张口就问别人女眷的事。”

胤禔点头:“哦,对。子清,你干娘是谁啊?”

胤礽:“……大哥!”

胤禔道:“子清又不是别人,问一下怎么了?我就是好奇,曹家怎么还能由着一个不认识的女人把孩子教坏?太神奇了。”

被教坏的曹荃:“……”有、有点生气。

胤礽劝说道:“这哪是教坏?大家族中有了继承家业的孩子,次子就能做自己喜欢的事,当一个富贵闲人,不是很正常吗?”

曹荃小幅度点头。是的是的,太子殿下说得没错。

胤禔道:“就像是你继承家业,我可以在外面开疆扩土吃香喝辣?也对。”

胤礽脸都黑了:“大哥,你能不能别戳我痛处?我生气了。”

胤禔道:“这不是你自己说的。但我还是很好奇子清干娘是谁。”

胤礽:“……”

他将身上弟弟一个一个的摘下来,准备上演揍哥大戏。

曹寅赶紧拦住胤礽,苦笑道:“我干娘是前民遗民顾氏之女。”

胤禔:“……”

胤禔讪讪道:“我就是好奇,以为孙嬷嬷的孩子被谁故意教坏了。没想到……咳,就当我什么都没说。你们什么都没听到!知道吗!”

小阿哥们仰头。大哥,你说什么?你认为我们会听吗?

胤礽安慰道:“曹家的事,汗阿玛肯定知道得一清二楚,子清,你不用紧张。”

他看向曹荃,想起了曹家这桩事。

《红楼梦》出现之后,红学养活了许多人。大部分民间红学家都不看历史,认为历史是人编造的,而我根据野史甚至野史都没有的蛛丝马迹编造的才是真事。

比如说《红楼梦》的作者不是曹雪芹,是他胤礽。

咳,孤还真是谢谢你们了呢。

他没活到曹雪芹的时候,没有亲眼看到《红楼梦》是不是曹雪芹写的,但反正肯定不是他写的。

因红学盛行,曹家的人也被扒烂了。

比如曹寅在族谱记载就是孙氏之子,但因为他和一位前明遗民顾氏写信,称其为舅舅,便有人说他是不能记载在族谱上的外室顾氏女所生,夺了弟弟曹荃的家产。

这当然是子虚乌有。

康熙对曹家的信任和亲近全来自于奶嬷嬷孙氏,曹玺敢来这一出鸠占鹊巢,曹家全体都得完蛋。

曹玺在南京当官,孙氏带着曹寅留在北京;之后曹寅去了南京,孙氏也一直跟在曹寅身边,随曹寅多次接驾;曹荃则一直留守北京曹家宅院。

若曹寅不是孙氏的儿子,那只有孙氏深爱顾氏女,才有这个可能吧。

古时舅舅可能是干亲的舅舅,可能是妻舅,也可能是父亲原配或者妾室的兄弟——古代书上的礼教写得很严格,现实中没那么严格。

现在听曹寅老实坦白,至少这辈子曹寅确实有个顾氏女当干娘。

说是干娘也不准确,她可能算曹玺红颜知己,但也是孙氏的至交好友,还是曹寅曹荃两兄弟的启蒙师傅,是个多才多艺的才女。

孙氏作为奶嬷嬷,没空教导自己的孩子,又不放心曹玺和曹玺身边的女人,孩子都丢给了顾氏女教养。特别是曹荃,受顾氏女影响颇深。

既然是前明遗民的女儿,自然天然带了一些出世气度。顾氏女也确实带发修行过一段时间,现在已经去世。

曹寅知道不说清楚,这个永远读不懂气氛也从不体谅太子之外任何人心情的直亲王,只要好奇心起来了,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便老老实实说了。

这也不是什么不能说的事。

若是朋友,互相八卦一下也正常。比如纳兰性德就知道这些事,还假托他的名义和干娘、舅舅讨教过诗词学问。

“这样啊。”胤禔失去了兴趣。

胤礽则生出了兴趣:“你弟弟是花朝节出生?”

曹寅:“……太子殿下,您想说什么?”

胤礽笑道:“没什么没什么。”

哈哈哈花朝节出生,不喜仕途经济,能做诗词,擅长画梅花和怪石,你们曹家人怎么这么逗。

对了这个曹荃还号筠石,“筠”就是竹子的意思。

曹雪芹,你是个什么孝顺好孙子啊哈哈哈哈,两个爷爷就是你的性转白月光吗?

可把我肚子都笑疼了。

胤礽自己跟发癫似的大笑,把一群人吓得不行。

胤禔抓住胤礽的肩膀使劲晃:“弟弟,你怎么了弟弟!你是不是被什么魇着了!!哪来的大胆狂徒,胆敢害我弟弟!!!”

“够了够了,大哥,再晃我要吐了。”胤礽差点被胤禔晃岔气。

胤禔担心道:“你真的没事?”

胤礽没好气道:“你再晃我就有事了。对了,子清,你弟弟不擅长仕途经济,之后勉强为官大概也难受。我有个苦差事给你弟弟做。”

曹荃:“……”太子殿下您都说了我不擅长仕途经济,怎么还给我苦差事?

曹寅却来了精神,兴奋道:“太子殿下请吩咐,卯君刀山火海都会为太子殿下完成!”

曹荃字子猷,和苏辙的字同音,曹寅便以苏轼为弟弟苏辙所写的“东坡持是寿卯君”,一直称呼曹荃为卯君,可见他对这个弟弟有多宠溺喜爱。

他本打算家业有自己撑着,曹荃爱写诗写诗,爱作画作画,担任个侍卫或者宫廷画师的闲职,有他这个哥哥护着,曹荃可以做任何他想做的事。

但太子发话,曹寅可就不惯着弟弟了。

太子除非必要,不会强迫别人做不喜欢的做的事。所以太子既然知道自家弟弟不喜欢也不擅长仕途经济,就不会给曹荃不擅长的事。

曹寅虽说希望曹荃做自己喜欢的事,但若曹荃真的不上进,待曹荃年纪大了,曹寅还是会有些头疼。若是太子殿下介绍的差事,绝对会适合曹荃。

看着哥哥疯狂使眼色,自家又是包衣,曹荃只能跪地磕头,连委屈都不敢有:“奴才一定认真做事。”

胤礽道:“起来吧,这件事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你肯定做得好。就是会吃苦头,甚至会丧命。”

曹寅眼皮子跳了一下。丧命?他有点担心了。

胤礽没有绕弯子,直说道:“此次我们出访,在海外西方掀起了东方热潮。但这种东方热潮很快就会退去。虽然大清商品到达欧罗巴之后,他们会再次向往大清,但这不是我希望的向往。”

胤礽问曹寅道:“子清,你说,我想让他们羡慕大清什么?”

曹寅在脑海里过了一边胤礽在欧罗巴做过的事,想起太子说要建立的博物馆,不确定道:“是文化和思想吗?”

胤礽笑道:“没错。你应该看到了,现在欧罗巴的艺术飞速发展,我要在他们的艺术中早早打下来自大清的烙印。文化交融,是比单纯的商业交流更重要的事。我相信以我们炎黄华夏的文化,一定能让他们心折。”

“你也看到了,汗阿玛已经与欧罗巴各国签署了永久中立条约。只要他们不动手,我们就不会向他们宣战。但战争不是只有明刀明枪的厮杀这一种。”

“我现在教你们另外一种战争。”

胤礽最后这句话,掷地有声。

……

在墙角处,康熙找回了失去了近三年的乐趣。

嗯,偷窥、偷听儿子说话的乐趣。

太监和大臣们也只能把自己丢失了近三年的技能找回来,跟着康熙躲墙角。

康熙压低声音道:“明珠,你说这另一种战争是指什么?”

明珠不敢说话。

康熙自己回答道:“就是你们满臣最怕的汉化吧。”

明珠真不敢说话。

康熙道:“但朕不怕。因为无论满汉都是朕的子民,朕是大清的皇帝,是华夏基业的继承人。无论满汉蒙,亦或是其他民族,朕都需要包容,这才能让大清成为世界巅峰的最伟大帝国。”

明珠终于能说话了:“皇上圣明!”

康熙叹气:“但大清之外那么广袤的国土,那么多的国家,那些和大清子民完全不同的人和文化……”

最能揣度圣意的明珠道:“不见血的战争也是战争。”

康熙勾唇,露出一个附和帝王霸气的微笑。

另一边,胤礽已经把需要曹荃所做的事说完。

他要让曹荃带领一群文人前往欧罗巴,开启“民间文化交流”,给欧罗巴的上层人士讲解和推销华夏文化。

绘画、书法、音乐……甚至还有在这个时代有些上不了台面的戏曲。

大清的武将们已经展现出自己的肌肉,接下来,该轮到大清的文人们了。

除了展现大清的文化,他们自己也要去吸收外国的先进艺术经验,创造出更伟大的独属于大清的艺术。

什么是大清的艺术?满人没有特色,但大清这个大一统的、包容万象、处于世界大融合时期的大一统王朝有。

胤礽知道全面汉化不可能,就算是康熙,也不能接受全面汉化。

那么就让大清的一部分文化变成与传统汉学不同、甚至被传统汉学厌恶抵制的模样,这样才能让满臣宗室放松警惕。

而胤礽本来就没打算全盘照搬陈旧的腐朽的“汉学儒学”。传统的汉学去其糟粕,取其精华,再融合全世界优秀文化经验,他想再造一个符合这个时代的新大清文化。

“这件事很重要。”胤礽对曹荃道,“现在不动刀枪了,该战斗的就是笔了。不是让你去做什么人情客往,只是让你向全世界展现绘画的魅力,你肯定能做到。”

曹荃脑子有点懵,居然忘记立刻答应。

胤礽也没有催促,并做手势制止其他人催促。他静静地等待曹荃自己想明白。

曹荃想明白了。

他脸色越来越红,好像是喝醉了似的。

曹荃结结巴巴道:“我、奴才能行吗?奴才、奴才只是一个普通的画匠,应该还有更好的人……”

胤礽摇头:“其他人不是曹家人。”

曹荃:“……”

曹寅不好意思的揉了揉鼻子。虽然当包衣很难受,但被皇上和太子信任的时候是真的舒坦。

曹荃深呼吸了几下,跪下磕头道:“奴才将尽全力完成这个任务!”

胤礽笑着把曹荃扶起来:“别太紧张,就当是公费旅游吧。”

胤禔抠鼻子:“公费旅游?”

胤礽一边解释什么是公费旅游,一边把手帕怼胤禔脸上。

他怒吼道:“大哥!不要学西方人的卫生习惯!你给我尽早改回来!”

胤禔一边用手帕掏鼻孔,一边道:“在改了在改了。”

看着胤禔一脸很爽地掏鼻孔,小阿哥们的手不由自主的往脸上移动。

胤礽赶紧挡在胤禔面前,展开双臂和鸡妈妈似的:“不要学他!这是非常不文雅美观的行为!被汗阿玛看到了,你们都得被打手心。”

已经和胤礽恢复亲近的胤祉,坏笑着抱住胤礽的腰:“那大哥会不会被汗阿玛打手心?”

胤禔擦完鼻子,道:“不会。他又没看见。”

“朕看见了。”康熙非常及时地沉着脸背着双手,迈着六亲不认的八字步伐,从墙脚走出。

胤禔不但没有被吓到,反而抱怨道:“汗阿玛,您怎么还这样?总是躲一旁偷听,然后突然冒出来吓儿子一跳。儿子这脆弱的小心肝要是被汗阿玛吓停了怎么办?”

胤禔一边说,还一边做西子捧心状。

康熙眼皮子直跳,抬腿一脚踹胤禔屁股上:“给朕抄《礼记》去!”

胤禔继续作西子捧心心碎状:“不会吧不会吧?儿子刚立了这么大的功劳回来,汗阿玛就要罚儿子?”

康熙板着脸道:“朕赏罚分明,你该得的赏不会少,该罚的也必须罚!成何体统!”

胤禔还想说什么,胤礽给胤禔使眼色打手势。

胤礽:大哥,先忍着!拖到回宫!

胤禔乖乖认罚。

康熙瞪了一眼做小动作的胤礽。

胤礽仰起小脸乖巧一笑,康熙差点没控制住嘴角上翘的幅度。

康熙在袖子里掐了一下手心,才维持住板着脸的表情。他对曹荃道:“太子吩咐的事很重要,你好好准备。”

他嫌弃地打量了曹荃一番:“子清!好好训练你弟弟!西方比我们这脏乱许多,朕怕他活不到回来的时候!”

众人:“……”

皇上您说话……

算了,皇上想怎么说话就怎么说话。

曹寅立刻拉着曹荃跪地领旨:“奴才一定好好训练弟弟!”

康熙微微颔首,为自己今日关心近臣的行为十分满意。

在场只有胤礽敢说实话:“汗阿玛,您真是大哥的亲阿玛。”

康熙疑惑:“朕难道不是?你这什么怪话。”

胤禔也疑惑:“难道我不是?原来如此!我是过继的!”

胤礽:“……不,大哥你真的是。你和汗阿玛几乎一个模子印出来的,怎么会不是?”

胤禔看了一眼康熙的脸,使劲摇头:“我长得像额娘。你肯定也长得像皇额娘。”

胤礽:“……不不不不,我也是和汗阿玛一个模子印出来的。我长得和汗阿玛可像了,对不对,汗阿玛?”

康熙先黑着脸点了点头,然后把胤礽拉到了身后:“子清,拉住太子,不准太子乱动。”

曹寅苦笑着按住胤礽的肩膀:“太子殿下,得罪了。”

胤礽:“?”

胤礽:“!!!”

胤礽大喊:“汗阿玛!!!您消消气!!!大哥不是故意的!!!弟弟们快跑!!!别被误伤了!!!”

伟大的大清皇帝抽出了他的小皮鞭;精悍的大清直亲王开始上蹿下跳;其他侍卫们在胤礽大喊后立刻护住小皇子们,并捂住了小皇子们的眼睛。

康熙怒吼:“胤禔!给朕站住!”

胤禔把下摆塞进裤腰带里:“儿子又不傻。”

康熙怒吼:“你以为你逃得掉吗!”

胤禔开始爬树:“能逃一会儿是一会儿。话说汗阿玛你为什么生气?我又没做什么?汗阿玛您怎么喜怒无常来着?是不是肝火太旺……”

胤礽高声道:“大哥!你少说两句吧!”

他给了曹寅一个眼色,轻踹曹寅一脚。

曹寅捂着被胤礽踢的地方,夸张地倒地,还在地上滚了两圈,演得特别逼真。

“汗阿玛!算了算了,大哥还要出席庆功仪式呢。要是您打伤了他,他出席不了庆功仪式,肯定会引起许多无端猜测。”胤礽一个滑铲,跪着抱住康熙的双腿,“咱们罚他跪祠堂抄书好不好?”

康熙丢掉了小皮鞭,气得冷哼了一声:“今日你就在树上睡觉,不准下来,不准吃饭!保成!”

胤礽抱着康熙的双腿道:“在在在,儿子在。”

康熙动了动腿,到底没舍得踢宝贝儿子:“起来!像什么样子!成何体统!”

胤礽见警报解除,站起来拍打着衣服上的泥土印子,笑道:“当父亲的教训大儿子,小儿子为大哥求情,就这么简单的事,没什么不成体统。汗阿玛别气了。”

胤禔坐在树枝上点头:“对对对,汗阿玛别生气,再说儿子真不知道哪里又惹汗阿玛生气了,儿子很冤枉啊。”

康熙冷笑:“那你就好好想,给朕写一份罪己书交上来!写不好,你的大将军王没了!”

胤禔急了。他从树枝上跳下来,康熙被吓得心口狂跳。

康熙怒斥道:“这么高的地方,你怎么能直接跳下来?摔了怎么办!”

胤禔挠头:“哪里高了?好吧,儿子会注意。啊,汗阿玛啊,要不您还是抽我一顿吧,这个威风的大将军王可一定要给我。”

康熙冷哼:“晚了。”

胤禔求饶:“汗阿玛……”

康熙冷哼:“晚了!”

胤礽松了一口气,退后几步让这幼稚的父子二人继续吵架。

他走到弟弟们面前,挨个揉了揉一脸惊恐的弟弟们的头发:“没事了没事了,不用怕。”

胤祉再次抱住胤礽的腰,小脸在胤礽身上使劲蹭了蹭:“太子哥哥好厉害。”

胤礽苦笑:“难道不是大哥好厉害吗?”

就算他也不敢老撩拨汗阿玛的怒气啊!

不过对大哥来说,他根本不认为自己在撩拨汗阿玛的怒气。

胤礽看出来,他的亲大哥真的很懵很委屈,很想骂汗阿玛“您发什么神经”。

还好大哥没骂出来,否则他就只能给圈禁的大哥送饭了。

刚结束出使欧罗巴、有灭国之功的大阿哥为何刚回来就被削爵圈禁?这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请让我们走进大清皇室相亲相爱一家人频道。

老标题党了。

“太子哥哥和大哥都厉害,还是太子哥哥最厉害。”其他小阿哥也围上来,胤禛仗着自己个头大,把其他弟弟都挤开,也抱住了胤礽的腰,占据了胤礽另一边身侧,“太子哥哥太子哥哥,以后我惹汗阿玛生气,太子哥哥也会保护我对不对!”

胤礽认真道:“虽然太子哥哥一定会保护你们,但是你们千万别学大哥惹汗阿玛生气!汗阿玛这么好的阿玛,你们怎么能惹汗阿玛生气?大家要当乖孩子。”

小阿哥们嘻嘻哈哈说“好”,看得胤礽满头雾水,特别心累。

不对啊,你们之前不是表现得很怕汗阿玛,怎么现在一个个都跃跃欲试?我离开的这近三年,汗阿玛是不是教育出了问题。

在康熙和胤禔和好会后,虽然长大了但仍旧可以和康熙抵足而眠的太子扒拉了一下康熙的被窝,好奇地问出这个问题。

康熙无语:“你认为是朕教坏了他们?!”

胤礽道:“不然呢?我和大哥都离开快三年了。”

康熙被胤礽的话噎住了。这话他还真没法说理去。

康熙认真道:“你们回来之前他们在朕面前都非常乖。朕看就是学好一辈子,学坏一刻钟,他们看见保清这么坏,也跟着学坏了。”

胤礽不相信:“怎么可能大哥刚回来,就能带坏弟弟们?阿玛你应该反省一下。”

康熙气得抄起竹夫人砸向胤礽。

胤礽拿起竹夫人和康熙对打:“汗阿玛,竹夫人这么硬,打坏了儿子,还不是您心疼。嘿嘿,你打不到。”

康熙丢下竹夫人:“幼稚!”

胤礽抱着冰冰凉凉的竹夫人躺回了床上:“是的,没错,就是儿子,阿玛继续夸。”

康熙都被胤礽气笑了:“你在你弟弟们面前怎么不露出这副无赖模样?”

胤礽笑道:“我这个当哥哥的还是需要一点点颜面嘛。阿玛知道我本性如何就成。”

康熙道:“就朕知道?你大哥不知道?”

胤礽的语调立刻降了一个八度:“我在大哥面前敢当无赖吗?大哥怕不是会兴奋地大喊,加我一个!”

康熙哈哈大笑,连烛火都被康熙笑得摇曳了几下。

可惜这样温馨的父子抵足而眠就只持续了一日,第二日父子俩就因为天气太热各睡各的。

“这鬼天气。”康熙穿着撒开的大褂子,坐在树荫下使劲扇扇子。

胤礽点燃驱赶蚊虫的熏香,道:“是啊是啊。”

小阿哥们在树丛中探头探脑,表情惊恐。

胤禔站在他们身后护着弟弟们,他翻白眼道:“是吧?大哥我说得对吧?你们汗阿玛也是不在乎那些礼仪的人。他只会用那些繁复的礼仪折腾我们。”

胤祉短短几日,就找回了有太子哥哥和大哥在身边的状态。

他老气横秋道:“大哥,您住嘴吧。之前的惩罚您还没完成呢。再惹恼汗阿玛一次,太子哥哥都不知道该怎么救你了。”

胤禔先敲了一下胤祉的脑袋,然后为难道:“你以为我不想啊?可我就管不住我这张嘴啊。”

胤祉抱着脑袋道:“大哥真是直肠子。”

胤禔点头:“没错。仔细想想,这应该是汗阿玛的错,他干嘛给我封个直亲王?”

胤禛虽然年纪不大,思维很灵活:“可是哥哥,难道不是你太直肠子,汗阿玛才给大哥封直亲王吗?你这是倒果为因。”

胤禔道:“哎哟,你还学会倒果为因了?你还会什么?说给哥听听。”

胤禛做鬼脸:“我会的可多了,但是不想说给大哥听!”

胤禛说完就跑,跑之前还不知道从哪团了一团枯草,“啪嗒”一下砸胤禔身上。

胤禔挑眉:“两年多没见,胤禛你皮痒了?”

胤礽回头看了一眼追着胤禛揍的胤禔,对康熙道:“我去看看弟弟们。”

康熙摆摆手:“去去去,别打扰朕钓鱼。”

胤礽把熏香往康熙那里放的更近了些,叮嘱太监好好为康熙驱赶蚊子,才随手抓起草帽戴头上,跑去拯救联合起来反抗大魔王的弟弟们,并把弟弟们往远离康熙的地方驱赶。

康熙正在钓鱼,这群小家伙扯着嗓子乱嚎,把鱼全赶跑了。

康熙回头看了一眼被小阿哥们扯来扯去推来推去,一脸好脾气……不,完全是没脾气的太子儿子,无奈道:“他出使他国的时候不是挺硬气挺霸道吗?朕还以为他脾气改了。”

陪着康熙钓鱼的常泰道:“太子的脾气在欧罗巴的时候也没改。皇上,能不能别钓鱼?咱们去打猎吧?臣实在是吃鱼吃腻了。”

康熙也是个关不住的人。

他说要南巡接儿子,接到儿子就住在南京不走了,完全忘记皇宫里还有太皇太后望眼欲穿。

常泰亲自护送大清使团带回来的重要物品和重要人才回到南京,被康熙“扣”下陪他避暑。

常泰无奈极了。南京不算避暑的好地方吧?

“正因为你吃腻了,朕才想看你吃鱼。”康熙理所当然道。

常泰无语:“皇上,欺负臣好玩吗?有趣吗?”

康熙道:“你难得回来一次,不欺负够本怎么行?”

常泰严肃道:“那就算皇上下旨,臣也抗旨不遵,坚决不吃鱼。真的吃恶心了。臣要吃肉。”

康熙大笑:“有那么痛苦吗?你说我罚大阿哥只准吃鱼,他是不是也会这么暴躁?”

常泰道:“大阿哥还好。他们没有直接跨越海域赶路,沿着海岸线航行,沿路有足够的补给。臣去了一趟新大陆,所以……”

康熙打断道:“你去了新大陆?那不是很危险吗?”

康熙已经把世界地图记载了脑海中,无论从哪边去新大陆,都要跨越海洋,途中根本没有补给的地方。

在海上航行几个月,这是人能忍受的事?!

常泰笑道:“谢谢皇上关心。没有那么严重,臣有详细的海图,途中有补给的岛屿。臣坐蒸汽船去的,路上没耗费多少时间。臣就是想去新大陆看看,还没去过呢。新大陆那块地确实很大很平坦,是很好的土地。”

常泰虽然只粗粗在新大陆的港口停留了一会儿,很快就沿着胤礽给的海图,从北边海峡直达倭国、回到台湾。但见到的事,已经足以让他惊讶。

他真的很不能理解,新大陆那么大一块平坦肥沃的土地,为什么会那么混乱荒芜呢?你们都霸占了这块土地了,能不能好好种地?

不种地,放牧也行啊。

只是这时候的新大陆农场主大概因为新大陆很混乱,再加上土地多了不稀奇,所以管理都特别粗放。

直到工业革命之后,他们才会好好打理土地。

常泰感慨:“皇上,要是那片地是咱们的就好了。”

康熙点头:“朕是不是不该签署中立协议?”

常泰道:“如果他们乱起来,我们就可以有办法拿他们的地了。他们没乱起来,我们就算攻占了,也要面对连绵不断的袭击,损失不是现在的大清能接受的。”

康熙道:“你既然这么说了,是不是已经发现了他们可能乱起来的契机?”

常泰露出自信的微笑:“是。”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小说的作者是木兰竹,本站提供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134章 (21w营养液加更)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婚婚欲宠 总裁不要弄疼我 我的幼驯染不可能是首领宰 七十年代穿二代 七零年代漂亮亲妈 省吃俭用当顶流 校霸的高岭之花[穿书] 向死而生 警校垫底的我攻略了警校组第一 我全家都带金手指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