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霸王票加更)

上一章:第140章 (霸王票加更) 下一章:返回列表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这时候,蛮夷朝廷的好处就出来了。

要是在前明或者弱宋,文官们不管有理没理都会争执一番,什么跪地嚎哭撞柱子摔帽子都会来一套。

但满人皇帝是真的会眼睛都不眨一下地把汉臣们全部杀光。

所以他们只是唯唯诺诺胀红了脸,一句话都不敢说。

胤礽看到这一幕,心中不知道是庆幸还是烦躁。

胤礽闭上眼,忍无可忍地站出来道:“没有人说几句吗?你们的骨气呢?”

大臣和康熙都惊愕地看着胤礽。

胤禔手扶了一下腰封,走到胤礽面前。虽然不知道弟弟要说什么,他先支持一个。

胤礽扫视朝堂中的大臣:“直亲王还未说为什么骂你们,你们什么都不问,真假都不知,就先怂了吗?”

“虽然和罗斯国商谈的事,孤与大哥与你们意见相悖。但朝堂上各有各的主见,你们有合理的意见就提出来。道理都是越辩越明。”

“消息掌握得不够就去打探更多消息,知识存储量不足就更加努力学习。学海无涯,当官不是学海的顶点,而是起点。”

“国与国的交锋是大事,大清利益分毫必争,皇父需要所有大臣一同出谋划策,请诸位大人收起文武和满汉的党争思想,不要发现事情不如自己的意之后,就闭上眼睛不干事。”

“睁开你们的眼睛!好好看懂这件事背后的博弈,为皇父查缺补漏!”

胤礽非常不客气也非常不规矩地在朝堂上训斥了群臣一顿。

一些满臣眼睛一亮。

太子居然在皇帝面前训斥群臣,皇上总该生气了吧?

皇上,太子居然在朝堂上训斥朝臣,这是把自己当做皇帝啊!

康熙看出了那些满臣兴奋的神情,他很失望。

之前朝臣们吵得翻天覆地,当他们发现太子和直亲王同时拒绝和谈,明白拒绝和谈是皇帝的意思之后,就一言不发了。

就像是太子所说的那样,事情的发展和自己想象中的不一样,那他们就放弃思考,按照皇帝的要求做事就罢了。

这样好吗?

好,很好,皇帝大权独揽难道不好?

但这个大清,是皇帝一个人的事吗?!朕给了你们高官厚禄,就是让你们当一个唯唯诺诺的小吏吗??

这些话他不能说,太子和直亲王敢说。

但太子挑明之后,这些人并未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脑子反倒是继续拐到党争上,想要给太子上眼药了。

“太子想说的话,就是朕想说的话。”康熙对胤礽招了招手,“太子,到朕身边来。”

胤禔赶紧推了胤礽一把。

胤礽无奈地瞪了胤禔一眼。我又不是不会走路,你推什么推?

胤礽在朝臣们惊骇的眼神中,迈上高高的台阶,走到了宽大的龙椅旁,垂手侍立。

康熙道:“朕居然让太子看到这样的朝堂,朕将传给太子的朝堂居然是这样,朕非常难受。你们明白吗?”

朝臣们更加惊骇,一些大臣身体开始微微颤抖。

皇上这话什么意思?难道他要为了太子杀人了吗?就像是洪武皇帝一样?

康熙却没有进一步处罚他们,只是让胤礽帮他念出胤禔呈上来的折子。

胤禔的折子中,详细的阐述了罗斯国现在的困境和欧洲的战事。

一些大臣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一些大臣却眼露迷茫。

黑海是什么?克里米亚是哪里?奥斯曼帝国又是哪来的?他们怎么还结成什么神圣联盟,有很多国家都在打仗吗?

康熙坐在高高的龙椅上,将大臣们的神色尽收眼底,心中更加失望。

或许是失望多了,他愤怒的心冷静下来,偏头对胤礽道:“你刚刚太冲动了,好好看看朕怎么做。”

胤礽:“是皇父。”

康熙点点了头,开始点名。

他从神色最为动摇的臣子开始点起,询问他们一些在胤礽听来很是智障的问题,比如直亲王折子里那些国家和地名的位置。

被康熙叫出来的大臣从支支吾吾到瘫倒在地,朝堂鸦雀无声。

胤礽俯视着这荒诞的一幕,突然想起两本小说,《官场现形记》和《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

这两本小说写的是晚清的事,但晚清和现在所谓的大清盛世又有什么区别?

在象征着最高权力机构的朝堂上,一群大臣为罗斯国的事吵了半天,连罗斯国周围有什么国家都不知道。

正如大哥所说的一样,治水的人不懂河道,屯田的人不懂农桑,他们脑子空空,却能在朝堂上高谈阔论,国家政策还就这么制定出来了。

胤礽认为,康熙应该摘了这些人的顶戴花翎。但康熙没有这么做。

康熙点名,只是敲打他们。

或许他们未来会降职,但不是现在,也不是因为这个理由。

因为能力不行而丢官,大清的官场没有这个规矩。

对士大夫阶层,就算是蒙元和满清,也是很宽厚。虽然这群人认为还不够就是了。

现在那些人的瘫软,只是知道自己不会再被康熙重用,甚至可能会降职的痛苦。

他们已经很痛苦了。胤礽却认为,这简直和没有处罚一样。

康熙点完了朝堂中所有够资格参加这次小朝会的大臣的名,大臣们跪趴了至少三分之一,其中有满有汉,汉人更多一些。

满人重武重财,他们看到常泰的海军在外面疯狂立功疯狂敛财,都想分一杯羹,自然就会对大清之外的国家多了解一些。

再加上海外的事,大学里会教。他们的儿子学了海外的知识,当老子的当然不能落在儿子后面。

有些满臣晚上还抱着世界地图睡觉做梦,梦到自己能不能在这块地上瓜分些什么。

满人刚入关,还没有完全磨掉自己的匪气,变成纯粹的废物。

汉臣中有睁眼看世界的人,也有死读书的腐朽儒士。他们认为读懂古书,就能知天地,而不会看天地。

独我中国,四方皆蛮夷。蛮夷的地方有什么好看的?

他们甚至认为,只有华夏这块地方是完整的地,其他国家都是西瓜旁边的小芝麻。

有这样的认知,他们又怎么会屈尊降贵去了解外国的事。

甚至现在他们的后悔,也只是没有看准康熙喜欢什么,站错了队而已。

康熙就像是后世小学里的老师一样,记得朝堂上每一个大臣的名字。

胤礽记忆力很好。康熙只点了一遍,他便记下了这些大臣的名字和样貌。

父子俩的脸色是如出一辙的难看。

还好跪了一半的人后,剩下的人不再无知。

而这些人,大多跟随胤礽出使过。

康熙将什么都不知道的人全部遣散,带着剩下的人重新开会,商量罗斯国的事。

这次开会,大家都能坐着了。

大臣们都是虚虚地在凳子上坐了半个屁股,胤禔大咧咧地靠在椅子上,还招呼太监给他拿了一个软垫子。

康熙瞪了胤禔一眼,懒得理睬这个没正形的儿子,和大臣们讨论起来。

胤礽坐在胤禔旁边。

胤禔把自己的软垫塞胤礽背后,自己重新要了一个软垫。

康熙揉了揉额角的青筋,又瞪了胤禔一眼,然后自己也在椅子后面塞了一个护腰软垫。

大臣们:“……”

皇上和直亲王真的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亲父子,还好太子不像他们。

康熙已经确定了“拖字法”的基调,接下来就要看怎么拖。

陈廷敬自出使安南之后,自请再次出使。

康熙同意后想了想,把明珠和性德也一同派了出去。

明珠嘴皮子利落,很懂人心;纳兰性德则作为护卫,且有出使外国的经验。

明珠很激动。他这次可是第一次和儿子一起出任务呢!

明珠上奏:“做生意的事,或许我们应该再找些商人同行。”

康熙看向胤礽,胤礽道:“大清皇家公司的皇商们可以试试手。”

大清皇家公司的人基本都是包衣和太监,胤礽早早培训他们的商业知识,是骡子是马,这次正好拉出去遛遛。

康熙想了想,道:“常泰也和你们一起去。”

常泰不仅打仗,也管着海军的生意。

胤礽心道,汗阿玛还是那个毛病,信任谁就把人往死里用。现在他舅舅已经变成汗阿玛手中一块砖,不但哪里需要哪里搬,还能挥出去当武器。真好用。

索额图道:“罗斯国已经不足为惧,皇上,咱们是不是该做好远征准噶尔的准备了?”

虽说明珠在民间的称呼是明相,但传统的丞相的职责,其实是索额图在做,明珠很像是管人事的。

每次有大战,索额图就负责后勤统筹调配。

他的职责,就和西汉时的萧何一样,是康熙的大管家。

索额图其实一直在工作上对康熙很不满。

作为掌管后勤统筹调配的人,最讨厌就是突发情况。

后勤统筹调配不需要时间吗?!

但康熙年轻时是个铁头莽汉,战争总是说打就打,根本不给索额图反应的机会。

原本历史中,别说三藩和台湾,就是之后第一次征伐准噶尔,康熙也是一气之下就去了,结果造成军队合围太慢等一系列调配问题。

不过索额图还是勉勉强强撑住了,如果不是福全脑抽放走了噶尔丹,第一次征伐准噶尔就已经成功。

当然,福全估计不是脑抽,而是和平定三藩之乱时一样,被领兵的将领勋贵胁迫,不能一杆子把噶尔丹打死,否则八旗军队去哪吃饷?

这群八旗将领不肯进军重庆,逼得当时的宁南靖寇大将军、顺承郡王勒尔锦具疏自劾,请解大将军任,也能逼迫福全“脑抽”。

康熙还没能完全掌控八旗军队,八旗军队名义上还是各旗主的“私兵”,就是这么无奈。

现在索额图敏锐地看到,罗斯国已经不是威胁,那么康熙肯定会趁着罗斯国自顾不暇,赶紧把准噶尔收拾了。

所以他提前把这件事提出来,提醒康熙多给他一点时间调配后勤。

康熙沉思了一会儿,问道:“直亲王,你认为什么时候攻打准噶尔最好?”

众臣听到康熙直接问直亲王,知道康熙是想抬一抬直亲王在朝中的地位了。

胤禔收起懒洋洋的表情,在众臣面前给了康熙面子,恭敬道:“臣认为,至少等一年。”

康熙问道:“为何?”

胤禔道:“臣请皇父一观地图。”

康熙已经让太监把大地图拿来,挂在墙上。

胤禔站起来,用玉如意指着地图道:“有大清的军火支持,奥斯曼应该能至少拖住罗斯国一年。这一年,无论谁胜谁负,罗斯国远征的装备和粮草就消耗得差不多了,正是最疲惫的时候。”

他又在准噶尔旁边划拉了一圈:“蒙古人不老实,尤其是漠西蒙古。他们在对战准噶尔时并未尽全力,似乎希望准噶尔和大清两败俱伤。臣听闻噶尔丹想要一统蒙古,重建蒙元。若没有罗斯国怂恿和支持,噶尔丹应该会更希望和这些蒙古人打一打。”

蒙古想要驱虎吞狼,那么大清也可以赶着准噶尔这头饿狼去收拾周围那些不老实的蒙古部落。

胤禔在地图上点了点:“臣认为,东北停火之后,萨布素将军足以威慑罗斯国人。大清新军可在此驻扎,抵御准噶尔进入大清,逼迫准噶尔向东面,向蒙古扩张。”

大清新军,即是北京大学里的那群勋贵子弟学生们带的兵。

他们出外磨砺自己,自然要分拨士兵给他们。

康熙仿汉武帝羽林军旧制,以这些勋贵子弟为将领,建立了一支不属于八旗、只听从于皇帝的新军队,暂时没有给他们正式编制,只称“新军”。

康熙对外称,这支“新军”是为了培养将领,所以不入八旗编制。

既然要培养将领,除了海军自给自足之外,这支新军的装备就是最好的。

而且他们不但会打仗,还会建城、屯田,可谓是一支放到哪都能驻扎的灵活军队。

“董鄂·费扬古是一员猛将,皇父可以给予他更多的信任。”胤礽开口道,“让费扬古带领新军去这里,说不准他一个不留神就把噶尔丹灭了,就不用我们远征了。”

康熙失笑:“那朕得叮嘱他一下,让他不要贪功冒进。还是要小心谨慎一些。就这么做吧,让费扬古带新军到□□会河驻扎。”

□□会河。胤礽眼眸闪了闪。

在他第一世的历史中,清军军队在□□会河大败,噶尔丹几乎快要凿穿整个蒙古,直接威胁大清中枢,清朝大将阿尔尼所带两万军队几乎全军覆没。

阿尔尼倒是自己逃了出来,还谎报损失,被康熙揭穿,之后才有康熙领着十万军队亲征的事。

现在在东北边境杀疯了的猛将费扬古,带着大清目前装备最精良的新军去了□□会河,他倒要看看,噶尔丹还有没有胆量来撩大清。

胤礽想了想,脑海里又冒出一个主意:“皇父,臣有个建议。给奥斯曼卖旧军火而已,不需要去那么多人。陈大人或许更应该出使罗斯国。”

陈廷敬看向胤礽。

胤礽继续道:“签订停战协议什么的,大清不需要。但罗斯国扰边这么久,大清总该派出使臣斥责他们。如果他们不给赔偿不道歉,我们大清就要联合奥斯曼,从东北攻入罗斯国中。这是出使目的之一。”

胤礽竖起第二根手指:“出使目的之二是找到索菲亚执政,告诉她,如果她愿意同意大清条件,大清支持她废掉现在的两个小皇帝,成为罗斯国真正的女王。”

康熙问道:“怎么支持?”

胤礽道:“当然是皇父给罗斯国一道旨意,说国无二主,何况三主。大清只承认罗斯国的索菲亚女王,愿意和索菲亚女王行友邦之好,与罗斯国建立通商口岸互通有无。”

康熙道:“只一道旨意。”

胤礽严肃道:“大清作为天朝上国,承认索菲亚女王的合法性,就是帮了索菲亚女王大忙了。”

康熙拍掌大笑:“陈廷敬,你若能说动索菲亚篡位,朕给这一份旨意又如何?”

陈廷敬问道:“太子殿下,为何要索菲亚继位?罗斯国的小国王铲除已经年长的索菲亚,或许罗斯国国内局势会更加混乱。”

跟着胤礽出使他国,了解他国历史之后,陈廷敬不会看不起外国的这些女王。所以他认为,应该帮助小国王铲除年长的索菲亚,而不是让已经成年的索菲亚继位。

胤礽道:“索菲亚是执政而不是国王,就说明她并不能掌控罗斯国,贵族们宁可双王共立,也不肯让索菲亚继位。如果她要篡位,罗斯国国内局势定会混乱一阵子。”

“再者……”胤礽脸上浮现古怪的笑容,“那彼得一世啊,可是个人才。他的才华和胆量可能比孤还强一些。若他执政,或许能和路易十四一争高下。”

胤禔道:“和路易十四一争高下?那岂不是也能和皇父一争高下了?哦,皇父,儿子是在夸你。”

康熙揉着太阳穴道:“闭嘴吧你,没人把你当哑巴。”

陈廷敬疑惑:“他真的这么厉害?”

胤礽撒谎道:“孤和西方诸国国王聊天时,他们提到过,彼得一世虽然看上去只是一个傀儡皇帝,但其实已经私下和他们有多次书信往来,并向他们购买了大量军火,恐怕私下养着一支私军。”

康熙道:“罗斯国内部的奸细说,罗斯国内大部分贵族都支持彼得一世亲政,彼得一世已经获得了相当的权柄,这次远征克里米亚,夺取黑海出海口的策略,就有他的一部分功劳。这个人如果能除掉最好,除不掉,也要为他的亲政制造些障碍。”

康熙自己就是少年天子,可不会轻视另一个少年天子。

陈廷敬不假思索道:“臣愿意出使罗斯国!”

胤礽道:“罗斯国苦寒,陈大人明年开春之后再出发,争取秋日便返回。孤会命令大清皇家科学院给陈大人准备御寒的物资和急救的药物。”

比如暖宝宝。

现在的科学院应用科学和理论科学不分家,以应用科学为主。数学的蓬勃发展,就是为了计算弹道。御寒也是科学家们研究的重点方向。

康熙道:“陈廷敬出使的事,你多操心一下。大阿哥,你暂时放下天津港建设工作,和费扬古一起去□□会河,朕命你为费扬古副将。”

胤禔跪地道:“臣领旨!”

大臣们看到这一幕,心中了悟。显然,康熙准备把新军交给这位大将军王儿子,现在已经在做铺垫了。

京中人尽皆知,大阿哥是铁杆太子党。

大阿哥掌握兵权之后,太子的地位就更稳固了。

胤禔领了口谕后,站起来道:“汗阿玛,天津港还是需要监工。臣看小四干得挺好,让他代替臣去吧。”

康熙无奈:“四阿哥还不到九岁!”

胤禔道:“九岁够了。臣和太子弟弟九岁的时候不也在山西抓过大贪官了?我们还进了兵营,解决了兵营哗变呢。只是去当监工,又没有什么危险,汗阿玛可以放心让四弟去。”

康熙心道,朕当时放心让你去,是因为太子看着你啊!

康熙看向胤礽,想让胤礽否决胤禔的建议。

胤礽沉思了一会儿,道:“让四弟去也行,不过需要多加几个人,四弟只是辅助。臣向皇父借几个人。”

康熙叹气:“说吧说吧,你们两个不省心的儿子,要带着四阿哥也不省心了。你们怎么不说把三阿哥也带去?”

胤礽道:“臣这段时间可能没精力处理科学院的事,三弟要替臣督建科学院。臣向皇父求两个人,一人名为许三礼,一人名为施世纶。”

康熙道:“顺天府府尹许三礼?这个人确实很有能力,也很廉洁。朕让他迁御史,陪四阿哥去一趟。那施世纶是谁?和施琅有关系?”

康熙脑海里灵光一闪:“你说是泰州知州施世纶?他的政绩考核确实不错。”

胤礽道:“施世纶也是个很廉洁、很有能耐的人。”

康熙笑道:“你看人准。他若真这么厉害,待他干好这个差事,朕就把他调到京城来。”

胤礽木着脸道:“不,皇父你绝对不会把他调到京城。”

康熙疑惑:“为何?”

胤礽叹气:“施世纶幼年得病,所以奇丑无比。”

康熙:“……”

知父莫如子,资深颜控康熙立刻道:“若他真有本事,将来朕许他一个封疆大吏。”

其他大臣的脸都在微微抽搐。

太子亲口举荐,皇帝亲口许诺,将来可能会给一个年轻人封疆大吏的殊荣,可为何他们羡慕嫉妒不起来呢?

他们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自己的脸。

嗯,还好我长相周正。

施世纶,惨。

定下这两个名为帮手,实际上为主导官员的人后,胤礽便可以放心把四弟弟派出去了。

许三礼和施世纶都是后世有名的清廉能吏,施世纶更在后世有“施青天”之称。希望四弟弟能学习他们的长处,以后也能当个“雍青天”什么的,将来说不定还会有《雍亲王断案》之类的戏曲现世,给哥哥们长长脸。

直亲王为副将,太子推举能吏,让大臣们再次看到了康熙对这两个儿子的看重。

至少现在,康熙不但没有忌惮儿子,还有意识的给儿子更多的权力。

事情决定之后,准备就要做起来了。

首先,费扬古在得到调令之后,先没有拔营,而是趁着天寒地冻大雪封山偷偷溜出去,给了罗斯国一个狠的。

现在八旗糜烂已经初见端倪,费扬古居然敢带着军队突袭,可见大清这支新军的装备和素质,都不是大清其他军队能比的。

罗斯国得知大清不但不接受谈判,还直接打了过来,气得跳脚,却又无可奈何。

现在罗斯国上层与大清议和的声音占主流。他们在大清边境吃了太多亏,白白耗费了许多人力物力,不如转向欧洲,和奥斯曼争夺土地。

罗斯国和大清边境的那些港口也不是不冻港,离欧洲又很远,还是黑海的港口更吸引人。

费扬古耀武扬威,故作疑阵之后,便开始退兵,将东北边防交给黑龙江将军萨布素。

费扬古道:“老萨啊,你再坚持一会儿,等罗斯国退兵之后,皇上肯定会召你入京,重用你!”

萨布素苦笑:“京城水深,卑职有些担心。”

费扬古道:“你怕什么?那些已经回大学的人都是你的战友,你多多拜访他们,他们会护着你。可惜常国公估计那时候已经不在京中了,否则你去拜访常国公,他定能给你更多的建议。”

萨布素道:“将军和常国公很熟?”

费扬古道:“我和他熟,他和我不熟、”

萨布素:“……”他怀疑费扬古在消遣他。

费扬古笑道:“他是皇上信任的小舅子,是太子的舅舅,你和他交好总没错。即使他是皇上的孤臣,几乎不和其他人交往过密,但若你向他讨教京中生存之道,他一定会告诉你。”

费扬古叹气道:“其实京中最适合成为护身符的人是太子。但一般人,谁能接触到太子呢?我啊,运气特别好,被太子看重,太子给皇上说了几句好话,皇上立刻就重用我了。一般人没有我这么好的运气。你肯定没有。”

萨布素:“……”他怀疑费扬古明面上在提点他,实际上在炫耀。

费扬古的确有炫耀的心思。

他道:“不止太子看重我的才华,大阿哥,直亲王,知道吧?那个小小年纪就灭了一国的狠人,他也向我请教过兵法。你说我算不算直亲王在带兵上的半个师傅?哈哈哈,怪不得这次皇上让我带新军,让直亲王当副将。皇上想让我再多教教直亲王呢。”

萨布素:“……”他已经确定,费扬古就是想在离开之前对他多吹嘘一下。估计是他离开这里之后,就没人听他吹嘘了。

不过费扬古确实很厉害,萨布素很佩服他。

萨布素见过小太子,没见过直亲王。

他听到直亲王灭国的传闻之后,还以为是皇上给直亲王贴金。现在听费扬古之言,难道直亲王还真的是一个天才战将?

萨布素问道:“直亲王真的那么厉害?”

费扬古笑道:“直亲王厉害不厉害我不清楚,但咱们必须说他很厉害。”

显然,费扬古对直亲王的灭国之功也是不信的。但这不耽误他帮直亲王到处宣扬这个灭国之功。

得到费扬古提点之后,萨布素立刻道:“直亲王的确很厉害。”

费扬古点了点头。

他心想,直亲王厉害不厉害,等他见到直亲王就知道了。

费扬古这种天才将领,对同样的天才将领会有惺惺相惜的直觉。

就像是他一眼看到常泰,就想和常泰成为朋友一样——大家都是皇后他弟,虽然孝献皇后这个皇后尴尬了些,但他认为,和常泰还是能成为朋友。

可惜常泰要当孤臣,他又在边疆,和常泰交流不多。

现在另一个“天才将领”要在他手下当副将了,他可兴奋极了。希望直亲王吹出来的本事中有三分真的,这样他装起来也自然些。

京城中,胤礽把胤禔和胤禛都接回了阿哥所,自己也搬去了阿哥所,让康熙一个人住东煌宫。

在哥哥弟弟们离开之前,胤礽有许多话要叮嘱他们。

后来见到胤祉一脸委屈,胤礽把胤祉也接来,四人同住。

小胤禛听到自己要出京之后,先高兴地翻了个几个跟头。

而后他知道就他一人出京,没有哥哥陪着他的时候,小胤禛的眼泪花子立刻冒了出来。

在太子哥哥面前,小胤禛可不在乎什么脸面。他拱到胤礽怀里道:“哥哥,我害怕!我不要一个人去!至少让三哥陪我去啊!”

胤礽道:“你三哥要督办科学院,没办法陪你去,你只能自己去。要不,我和汗阿玛说,你害怕了,不去?”

小胤禛瘪嘴:“那多没面子。我要去,但是我害怕!”

见弟弟开始耍赖,胤礽道:“你真的害怕的话,要不要让你舅舅陪你去?”

小胤禛疑惑:“舅舅?常泰舅舅?”

胤礽道:“不是常泰舅舅,是德妃的亲弟弟,他现在在新军中。”

小胤禛想了想,从脑海的角落里挖出这个亲舅舅的信息,道:“那个舅舅,他厉不厉害?”

胤礽道:“你舅舅在三藩之乱和东北边疆都立过功,保护你绰绰有余。”

小胤禛道:“听上去比常泰舅舅差远了。我要让常泰舅舅陪我!”

胤禔没好气道:“想都别想。常泰舅舅要去奥斯曼,联合奥斯曼打罗斯国。”

小胤禛叹气:“好吧,常泰舅舅太厉害,有大事要做。那么就让那个不是很厉害的舅舅保护我。”

胤礽哭笑不得:“什么不是很厉害的舅舅,你当着你舅舅的面可别这么说。”

胤禔道:“大人都很好面子,即使是事实,你说出来,你亲舅舅可能都会恨上常泰舅舅。”

小胤禛立刻叉腰:“谁敢欺负常泰舅舅!胤禛揍他!”

“好好好,小胤禛最喜欢常泰舅舅了。但是不要学大哥的口癖,动不动就揍人。”胤礽抱起小胤禛掂了掂,“你这次出京一定要听话。陪同你一起出京的许三礼和施世纶都是很厉害的人,你要多多向他们学习……”

胤礽像鸡妈妈一样,事无巨细地叮嘱小胤禛。

他其实本不太同意让这么小的四弟弟出京,不过胤禔都提出这个建议了,四弟有这个机会历练一下也好。

胤禛此次去,只是当一个吉祥物。主要做事的人是许三礼和施世纶。有能给四弟提前攒功劳的机会,他当然要支持弟弟。

这几日除了叮嘱胤禛,胤礽也要唠叨胤禔。

胤禔之前打仗只是在船上,还未打过陆仗。陆仗比水仗的厮杀更加激烈,胤礽很担心胤禔会脑子一热,冲上前线受伤。

现在没有抗生素,一个破伤风可能就会死人。

胤礽抱着脑袋。我这个破脑袋啊,怎么连抗菌药物都记不住?

他隐约知道有在这个时代技术下能做到的广谱抗菌药物,可是他完全记不起来啊。

文科生,废物!

胤禔被胤礽唠叨得都成了死鱼眼了。

这个太子弟弟什么都好,就是唠叨这一点好令人头疼。

不过这是太子弟弟对他的爱,他再痛苦也只能应着。

还好,胤禔很快找到了转移胤礽注意力的办法。

他悄声对胤礽道:“小三好像很难过。连四弟弟都有事干,他没有,他一定难受极了。”

胤礽道:“他怎么没有?大清皇家科学院这么重要的事。”

胤禔道:“咱们知道,但朝臣不知道,小三也不一定知道啊。”

胤礽想了想,好像的确是这样。

于是胤礽放弃了唠叨胤禔,改给胤祉做心理辅导,告诉胤祉现在他做的事有多伟大、多有用。

胤礽严肃道:“大清皇家科学院几乎囊括了大清以后方方面面的变化,科技是第一生产力,也是第一国力。现在大清人不重视这个,咱们必须重视,你必须重视。我将大清皇家科学院交到你手上,就是把大清甚至整个华夏的未来交到你手上,明白吗?”

“正因为他们不重视,这个重担的分量才更压人。你能不能扛得住寂寞,扛得住别人的冷眼蜚语,担负起大清和整个华夏的未来?”

胤祉眼睛越来越亮。

原来哥哥给了我这么重要的任务吗!哥哥信任我!

“胤祉,能!”

胤祉握紧了小拳头,心中积累多日的郁闷被斗志燃尽,双眸腾起熊熊火焰。

燃起来了!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小说的作者是木兰竹,本站提供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140章 (霸王票加更)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上瘾 在狗血豪门当帮佣是什么体验 首辅今天忏悔了吗/权臣今天忏悔了吗 嘘,我其实知道他是谁 省吃俭用当顶流 钓系弱美人 穿成男主糟糠妻后我跑路了 女寝大逃亡[无限] 好女难嫁 六零大院小夫妻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