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23w营养液加更)

上一章:第141章 (霸王票加更) 下一章:返回列表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胤礽真没忽悠胤祉。

建立华夏第一座科学院的事,确实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名也在千秋。

现在出风头算什么?以后要进入教科书,被亿万人一边熟背一边痛骂,才是人生巅峰。

他家三弟弟历史中有这个才华,就该让他教科书和高考答卷留名。

胤祉挺起小胸脯,连饭都多吃了一碗。

荣妃和荣宪公主松了一口气。

她们都认为胤祉现在干的活就挺好,不出京也不得罪人,但胤祉整个人都蔫了,她们怎么也劝不过来,还差点被胤祉那一套逻辑给洗脑。

还是太子厉害,一下子就把三阿哥说服了。

把哥哥弟弟们安排明白之后,一众人并没有立刻投入紧张刺激的童工工作。

封建时代的皇帝就和后世某些国家的总统一样,只要军队没有打到都城来,那么该休假的时候都是得休假的,内忧外患也不会阻止皇帝冬泡汤池夏避暑的脚步。

何况现在比起三藩之乱时,已经算得上天下太平了。康熙在三藩之乱的时候都不爱在宫里待着,现在自然更不会在北京宫里吹寒风。

小汤山的行宫和庄子已经在康熙的授意下,比历史中提前几十年建好。康熙带着嫔妃孩子,包袱款款去小汤山过冬了。

太皇太后身体勉强好了一些。温泉对她的身体有益,康熙也将太皇太后和皇太后带上了。

阿哥中,去年出生的十一阿哥胤禌、今年年初出生的十二阿哥胤裪、刚刚出生的十三阿哥胤祥没能同行,他们的额娘宜妃、庶妃万琉哈氏、庶妃章佳氏为了看护孩子,也没有同行。

贵人乌拉那拉氏去年生了一个小公主,现在大清宫里已经较为重视公主,她也没有同行。

不过康熙本也没打算点她的名同行。

以前康熙不会想这么多,只要妃嫔出了月子,他想带走就带走。但胤礽离宫这两年多时间,宫里死了一个阿哥一个公主。在胤礽的劝说下,康熙便让皇子的生母留了下来。

胤礽听到宫里又有孩子早夭时,脑袋都大了。

第一世的时候,这个时间段的太子已经不在乎还有哪些弟弟妹妹出生,他一门心思和大阿哥斗争中。

第二世的时候,胤礽虽然研究清史,但也不会特意记弟弟们的出生年月日,只记得他们出生的顺序。

何况经过他的蝴蝶,宫里皇子公主们的出生年月日已经有了很大改变,比如六阿哥胤祚成了安嫔的孩子。记不记也没差别了。

可自己怎么一出宫,宫里的历史惯性又拐回来了?

除了佟皇贵妃的女儿算是人祸,宫里已经好几年没有孩子早夭。

太子刚走,宫里接连死了一个皇子一个公主,让人又想起太子和诅咒的事。

死了阿哥的郭常在和死了公主的温妃哭得眼睛都红了,直呼自己怎么这么命苦。其他怀孕的嫔妃也日日盼着太子早日归来。

胤礽很无语。他并不是故意选这个时间段出国啊。

不过历史中郭常在和温妃是不是也死了孩子?这应该不是他的问题吧?只是凑巧啊!

可这事凑得这么巧,胤礽也百口莫辩了。

现在他很想回去踢脑子不清醒的两三岁的自己屁股一脚。让你说什么诅咒!看!玩脱了吧!明明只要搬出顺治来,就可以顺利解决的事,你脑子发育得多不完全,才会想出这个馊主意!

等等,我当时的脑子的确没有发育完全啊。

连猫猫狗狗都有孩童六岁的智商,他那时候才两三岁,智商只有半猫半狗,就算开了记忆外挂,也只是透支智商,聪明一阵子糊涂一整天。

那没事了,非战之过,非战之过。

大白话的意思就是,不是我的错,是世界的错。

既然这个汗阿玛后宫“保护神童子”的帽子已经去不掉了,那就享受吧。

至少,所有妃嫔都愿意让自己的孩子和自己贴贴,他就能带好所有弟弟妹妹,共建和谐皇宫大家庭。这是好事。

因宫里在胤礽出国之后就死了两个孩子的威力,妃嫔们虽不敢主动去蹭太子的福气,但都叮嘱自己的小公主小阿哥们亲近太子。

虽然康熙已经重新让公主和皇子一起上课,但也不能让公主和皇子平时一起玩耍。德妃所出的小公主也离不开德妃的身,便罢了。

胤礽离宫之后才出生的九阿哥胤禟、十阿哥胤俄都被各自额娘叮嘱,趁着一同去温泉行宫的机会,一定要打入皇子核心圈,争取与太子形影不离。

温妃在宫里本是一个不爱争的人。但女儿的死让温妃大受打击,让她生出了争一争的心思。

温妃因女儿的死抑郁成疾,现在正在养病。

胤俄第一次离开额娘身边,独自出行,十分忐忑。

温妃给虚岁四岁的孩子整理了一下衣衫,道:“不用怕,太子哥哥会保护你。太子哥哥去哪你就去哪,懂吗?你的年纪最小,你做什么哥哥们都无法和你争。”

胤俄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太子哥哥会喜欢我吗?”

温妃苍白的脸上浮现微笑:“会。太子哥哥最喜欢好孩子了。只要胤俄喜欢太子哥哥,太子哥哥就一定会喜欢你。”

胤俄虽然对那个哥哥很陌生,但他很听额娘的话,便点了点头道:“胤俄一定跟紧太子哥哥。”

温妃揉了揉胤俄的小揪揪,轻言细语叮嘱胤俄,教导胤俄如何利用年龄优势卖惨,赢得太子的垂青。

温妃教导胤俄的时候,宜妃也在教导胤禟。

胤禟吵吵闹闹说不想去,他还小,不想离开宜妃身边,被宜妃揍了手板心。

宜妃的力道很轻,胤禟没哭,她先哭了。

她的命为什么这么苦啊。

宜妃生五阿哥的时候,恰巧遇上宫中大火,被剥夺了皇子的抚养权。

五阿哥被皇太后教导得话都不会说,她也不敢时常去看望五阿哥。还好太子心疼弟弟,每日教五阿哥说话,带着五阿哥和其他阿哥们玩耍,让皇上重新重视这个孩子,她也能有机会和五阿哥多相处。

宜妃怀上九阿哥的时候,以为自己时来运转,哪知道太子居然离开大清了!

她知道太子吸引诅咒、护佑阿哥们的本事,一直惴惴不安。

直到她的姐姐郭常在死了一个阿哥、温妃死了一个女儿,宫里知道宫中诅咒实情、正怀孕或者在太子离开之后才生孩子的妃嫔们都慌了。

养在身边的孩子总是比没养在身边的孩子更亲近一些。宜妃一想到九阿哥会早夭,就忍不住夜夜垂泪。

只有太子身边才安全,只能让孩子去太子身边,让太子保护九阿哥。

“额娘,别哭了,我去,我去不就成了。”胤禟虽然年纪小,口齿已经非常清晰。

宜妃擦了擦眼泪,道:“你让五阿哥多帮帮你,带着你亲近太子。太子很喜欢五阿哥,五阿哥说话就是太子教的。你也趁此机会好好和五阿哥多亲近亲近,你们是同母兄弟,理应比常人更亲近。”

胤禟疑惑:“同母?五哥也是额娘生的?”

宜妃点头。

以前胤禟还小,她没有告诉胤禟这件事。现在胤禟要独自出门了,宜妃便顾不上揭开伤疤的痛,把如何丢掉五阿哥抚养权的事告诉了胤禟。

她也告诉了太子如何照顾五阿哥,让皇上重新重视五阿哥的事。

宜妃到底还是记着五阿哥的。只是因为接连生育,这两年她精力不济,再加上没有太子帮着团结兄弟,她见着五阿哥的时间少了,才和五阿哥逐渐生疏。

现在太子回宫,九阿哥也逐渐长大,她也该修复母子感情、兄弟感情了。

胤禟点头:“好,只要跟着太子哥哥,就有机会和五哥一起玩,也有机会被汗阿玛夸奖,胤禟记住了。”

宜妃道:“你年纪小,其他哥哥们应该不会和你争太子。你可以和十阿哥联合起来,让太子照顾你们。你们俩年纪小,又没有额娘在身边,太子一定会亲自带着你们。”

“阿哥中,德妃所出的四阿哥是个不要脸的,可能会仗着自己受宠和你争太子。他是个小霸王性格,你不要和他争执,要多示弱……”

宜妃谆谆教导,胤禟不住点头。

这是他第一次接触到宫斗,可新鲜了。

……

去温泉庄子的路上,胤礽得知康熙把才三岁的胤禟和胤俄也带上,温妃和宜妃还没跟来时,不由无语。

胤礽道:“汗阿玛,弟弟这么小,车马劳顿,你忍心?”

康熙叹气:“京城太冷,朕正是不忍心,才让他们跟来。来温泉行宫,不容易感染风寒。”

胤礽道:“好吧。那两个弟弟跟我住,我来照顾?”

康熙道:“你会带什么孩子?德妃和荣妃会带着他们。”

佟皇贵妃留在京中处理后宫事务,宣妃是个不管事的,到了行宫之后,后宫众人由德妃和荣妃一起管理,孩子们自然也一起带。

胤礽摇头:“荣妃带着三个孩子,小六正有些风寒;德妃带着两个孩子,丫丫才三岁。她们哪有那么多精力,管得住两个不熟悉的小阿哥?儿子和大哥一起住,正好一人看住一个孩子。”

康熙犹豫。

胤礽劝说道:“三……四岁的孩子正是顽皮得猫嫌狗厌的时候,听闻九弟和十弟也有些小霸王性格,荣妃和德妃不一定能狠下心肠管理他们。我和大哥可不会手软,该揍就会揍,”

康熙想起九阿哥和十阿哥的性子,点了点头,道:“好吧,你想要多少人手,直接差使,不用问朕。”

胤礽道:“还是得知会汗阿玛一声,儿子看人没有汗阿玛看得准。何况小九小十是汗阿玛亲儿子,教养他们的事,汗阿玛也得关心才是。”

康熙轻轻敲了一下胤礽的脑袋:“好吧,你尽给朕揽事。朕和你一起住,让老大也过来,就说是朕亲自带着这两个孩子。你不准和别人说是你带孩子,对老大也不能说。”

胤礽明白康熙是想保护他。

孩童很容易生病,就算照顾再周全也可能早夭。康熙担心九阿哥和十阿哥生病,外面人会传太子的风言风语。

但康熙虽然担心,并未阻止胤礽照顾弟弟的举动。

经过这些年的观察,康熙认为太子就该和其他兄弟们亲密,最好其他兄弟们都由太子一手带大,这样才能树立太子的威信,未来不会出现皇子阋墙的事。

九阿哥和十阿哥还未接触过太子,康熙要趁着他们还小,早早让他们与太子亲近。

何况太子教的皇子都十分出色,越和太子亲近的皇子越早慧,就像是太子点拨了他们的智慧一样。

身为父亲,康熙还是希望自己的儿子就算不是各个都很厉害,至少也不能成常宁那种混混。

听说常宁干活还不如三阿哥胤祉,真是白长了这么多年岁数。

废物弟弟!

当皇宫一行人来到了温泉行宫,九阿哥胤禟和十阿哥胤俄已经在旅途中建立了初步联盟。

众人一下马车,他们俩就盯准了那个身着龙服的哥哥,扑上去抱住大腿:“太子哥哥!”

身着亲王服饰的胤禔:“???”哪来的两个小傻子?

小胤祺跑过来,把小胤禟从胤禔腿上扒拉了下来:“那个不是太子哥哥,是大哥。”

小胤禟和小胤俄傻眼。

咦,难道除了太子哥哥,还有其他能穿龙纹衣服的哥哥?

胤禔指着一个穿着云纹白袍的人道:“那个才是太子。弟弟,快来看小傻子弟弟,连哥哥都能认错。我和你差距这么大,他们怎么能认错?”

胤礽道:“可能因为你穿的衣服吧。他们还小,只会以衣服识人。”

胤禔道:“太子常服挺好看,你怎么总不爱穿?”

胤礽叹气:“大哥啊,你要是穿了十几年的杏黄色衣服,到能自己选衣服的时候,也会不爱穿。”

“的确……等等,”胤禔给了他太子弟弟一拳头,“你唬谁呢?你从小就不爱穿杏黄色的衣服,什么时候穿了十几年?”

胤礽道:“你非要我说杏黄色太土,不喜欢吗?你看汗阿玛也不爱穿明黄色。”

康熙的常服有白的黑的红的,黄色龙袍的确不常穿。

康熙刚走过来,就听见胤礽居然胆敢用他来做比较,忍不住给了儿子脑门一个弹指:“朕没有不爱穿明黄色。朕每日都会穿着明黄色龙袍接见大臣处理政务,在后宫才会换下衣服。”

胤礽摸了摸脑门,道:“所以汗阿玛就是穿腻了,不爱穿呗。来,认准太子哥哥这张脸,以后别抱错人。”

他把傻眼了的两个弟弟抱起来:“哎哟,好重。大哥帮我。”

“你嫌弃重,别一次性抱两个啊。”胤禔抱走了稍胖的胤俄,道,“我们带?”

胤礽点头:“知我者,哥哥也。”

胤禔叹气:“我一个堂堂大将军王,居然帮你带孩子。你叫什么?”

胤俄战战兢兢道:“胤、胤俄。”

胤禔皱眉:“怎么是个和小三一样的结巴。”

胤祉不高兴道:“我、我已经不结巴了!”

胤禔道:“你现在就在结巴。胤俄,你怎么还发抖了?哥有这么可怕?”

胤俄使劲摇头:“不可怕不可怕!”

他眼睛已经含着泪了。

小胤禟死死地抱住胤礽的脖子不撒手,一脸惊恐地看向胤禔。

显然,他也很害怕胤禔,担心胤礽会把他递给胤禔。

胤禔感到了不对劲。

他看向胤祺:“你知道他们为什么怕我吗?”

小胤祺赶紧道:“不知道不知道。”

胤禔道:“不知道的话你只会回答一次。回答两遍,你肯定知道,在心虚。”

小胤祺:“……”

胤礽笑着打圆场:“先收拾一下,去温泉中泡着纾解一下旅途劳累,再慢慢说。咱们以后相处的时间很长,不差这一会儿。”

胤禔冷哼了一声,对要哭不哭的小胤俄露出一个恶劣的笑容。

小胤俄立刻开始掉眼泪。

“好了好了,别逗哭弟弟。逗哭了,等会儿还得我俩哄。”胤礽对小胤禟说,“小九,先下来自己走一回儿好吗?太子哥哥让五哥牵着你走。小十哭了哥哥要抱一抱小十。”

九阿哥胤禟吸吸鼻子,使劲点了点头,乖乖从胤礽怀里下来。

胤礽道:“小五,宜妃没来,小九是你胞弟,你要担负好哥哥的重任,保护好弟弟。你能做到吗?”

小胤祺立刻挺起胸脯:“能!”

“好,哥哥相信你。”

胤礽郑重地把小胤禟交到小胤祺手中。

小胤祺牵好小胤禟的手,道:“九弟放心,哥哥可厉害了!”

小胤禟环视了一圈周围的哥哥。

大哥不说了,他怕。

太子哥哥也不说了。

三哥和四哥看上去都很壮实,五哥却有些瘦弱。

小胤禟瘪嘴。他就没发现五哥那里厉害了。

“来,太子哥哥抱抱。”胤礽抱起小胤俄,拍了拍小胤俄的屁股,“不哭不哭,是不是有人和你说大哥杀了很多人,还会吃小孩子?”

小胤俄瞪大了眼睛:“太子哥哥怎么知道?”

胤禔:“???”

啊?杀人就罢了,吃小孩怎么回事?谁敢传爷的坏话?看爷不砍死他!

胤礽失笑:“民间吓唬孩子,总会用历史有名的将领,所以猛将们又有小儿止啼的名声。大哥这么厉害,如此年轻就有灭国之功,自然也会被安上小儿止啼的名声,这是名将逃不过的宿命,哈哈哈。”

一直旁观的康熙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这倒是。”

胤禔摸了摸鼻子:“汗阿玛,该不会是您用儿子吓唬弟弟们吧?”

康熙立刻板着脸道:“怎么可能!胡说什么!”

胤禔:“呵。”

康熙作势要摸腰间的小鞭子。

胤禔立刻道:“哎呀,旅途好累啊,我要换衣服泡澡,弟弟们,快走!”

胤禔赶着一群弟弟,撒着脚丫子逃走。

那模样,和小时候没两样。就是围绕在他身边的小阿哥们更多了。

康熙无奈道:“都成大将军王了,他怎么不能成熟点?”

胤礽笑道:“大哥在外人面前很成熟,只是爱和汗阿玛闹。”

康熙板着脸道:“这话说你,朕信。大阿哥在外人面前很成熟?你自己信吗?”

胤礽笑得不行:“信,儿子怎么不信。儿子带小十换衣服去了。”

康熙挥手:“去吧去吧,朕还要处理政务,你自己带着弟弟们玩,别来烦我。”

胤礽道:“好嘞。”

他拍了拍小胤俄的后脑勺:“走,哥哥带你去泡温泉。大哥是个很好的人,他从来不吃小孩,也不打小孩,不用怕他。那是宫里娘娘们骗你的。”

小胤俄抽泣:“真、真的?可汗阿玛也这么说。汗阿玛说,胤俄不听话,大哥,回来,抢走胤俄所有玩具。”

胤礽笑容一僵。

他立刻转身:“汗、阿、玛!”

康熙已经迈动着大长腿迅速离开,身后的袍子卷起层层明黄色波浪。

嗯,今日他还是穿着龙袍。

胤礽磨牙:“这个汗阿玛,还嫌弃大哥不成熟。”

汗阿玛,您成熟吗?!

帮胤俄换完衣服,安排内侍整理好他们睡的宫殿之后,胤礽一边泡温泉,一边把这件事告诉胤禔。

胤禔道:“我就说,肯定是汗阿玛。除了汗阿玛,谁会无聊得拿我开刷?”

除非是惠妃,否则宫里嫔妃谁会和孩子说大阿哥的坏话?这不是找削吗?

康熙虽然自己嫌弃大阿哥,但若听到惠妃之外的嫔妃们说大阿哥的坏话,肯定会发怒。

“唉,这说明汗阿玛想你。爱之深,责之切啊。”胤礽笑道,“为了扭转在弟弟们心中的印象,大哥你要不要说说咱们出使的事?”

胤禔听到能吹牛,立刻道:“那当然。”

胤礽道:“大哥你慢慢说,好像汗阿玛在找我,我先离开一会儿。”

胤禔无奈:“说好的一起带孩子,你先偷溜了。去吧,弟弟们我看着。汗阿玛也是,你不在的时候,他不也把政务处理得井井有条吗?怎么现在你回来,他就一副离不开人的模样?”

胤礽心道,大概是因为他这个过目不忘的特助秘书实在是太好用了吧。

现在康熙还年富力壮,不担心太子揽权。

如今胤礽给康熙找了做都做不完的事,康熙勉强支撑了两三年,等胤礽一回来,就立刻忘记对胤礽“回来就给你休长假”的承诺,拉着胤礽一起工作。

胤礽是个很负责任的性子。这大清的马车是因为他才往不同的轨道狂奔,康熙不忌惮他,他就愿意帮康熙更好地一同驾驶这辆马车。

他很了解康熙。一旦康熙露出忌惮他的苗头,他就立刻装病,不会让父子俩决裂。所以现在多做点事也没关系。

太监的确是来找胤礽。

不过事情不急,胤礽慢吞吞换好衣服,擦干头发,才去书房。

康熙前面跪了一片官员,看上去已经发了一次火。

胤礽到了之后,太监们才敢打扫屋内的杯具残骸,给康熙重新换上温热的茶水。

胤礽等太监们把书房收拾完之后,才从书房门口走进来,给康熙捏肩膀:“汗阿玛,谁惹你生气你让大哥去揍谁,可别把自己气坏了。”

康熙本来怒火焚心,被胤礽这一句话逗乐了:“你把你大哥当什么了?狗腿子打手吗?”

胤礽道:“大哥本来就想揍人,您一直压着他,不让他揍。这次有人惹您生气了,大哥终于有机会揍人,他一定非常高兴。

康熙无语:“你就纵着他吧。就算是亲王,他也不该随意鞭挞朝臣。”

胤礽道:“不随意不就成了?有罪之臣,又不到罪罚的程度,就让大哥帮汗阿玛鞭挞。”

康熙居然快被胤礽说服了。

他想了想,点头道:“好,下次让他来。”

说完,他又恶狠狠瞪了下面的官员一眼。

胤礽这才去打量跪着的官员,惊讶地发现曹寅也跪在其中。

曹寅算武官,夺情只有一年。虽然那一年已经在海外度过,康熙还是准了曹寅半年假期,让他好好为父亲尽哀思。

曹寅怎么进京了?

曹寅微微抬起头,然后又立刻低下头。

胤礽看着曹寅脸上并无担忧害怕神色,心里松了一口气。看来康熙生气和曹寅无关。

康熙也看到了曹寅的小动作,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对曹寅更满意了。

他知道,曹寅这个动作,是让太子安心,别担心他。这说明曹寅是真心待太子。

康熙就喜欢这种有着真心的臣子,所以他才对曹家爱不释手。

“给曹寅赐座。”康熙道,“你们继续跪着。”

曹寅谢过康熙,乖乖坐在凳子上,听康熙继续骂人。

在康熙骂人中,胤礽得知了现在的情况。

浙江民变。

嗯。

呃。

哈?!

这种事前世没有发生过啊!

在康熙一朝,的确出现多次民变。但在征伐噶尔丹之前,民变只发生在最贫苦的山西和陕西。

三征噶尔丹所耗甚巨,为了维持巨额兵费,朝廷加重了对地方摊牌。再加上出征时的劳役,大清各地都有此起彼伏的民变。

之后康熙便“无为而治”,压抑住自己所有的野心,只战战兢兢让这个庞大的帝国休养生息,从进取派变成了保守派。

所以说三征噶尔丹,完全耗尽了康熙的野心和心血,让他早期许多比较激进的改革都停滞了。

比如年轻时候的康熙,曾经派传教士去西方招揽人才,并编纂西学书籍,甚至有建立科学院的想法。

但后来他打消了这个主意,并且对引进西学也持以消极态度。

因为新的学问的引入,一定会引起朝堂动荡。他认为这个国家经历了多次兵灾,至少在他这一世只能学习文景,将大清的辉煌托付给大清的“武帝”。

乾隆:没错,大清的汉武帝正是在下!

胤礽跑偏的思想回笼,道:“浙江没遭灾没遇祸,前阵子阿玛还减免了税收,怎么民变了?这些民,是真正的民吗?”

骂了许久词都没重复的康熙的声音戛然而止。

他深呼吸了几下,接过胤礽递来的茶水一口饮下:“保成,为何这么说?”

胤礽道:“老百姓很坚韧。刚经历过三藩和台湾的兵灾,现在正是休养生息的时候,只要不被逼急了,就不会反。”

胤礽斟酌了一下语言,继续分析:“儿子知道即使汗阿玛减免了赋税,但地方官肯定也层层加派,收取额外的税费供自己享用和贿赂上官。浙江若能休养生息,定能很快富裕,所以他们搜刮起来也不会留手,知道不会激起民变。”

康熙眼皮子跳了跳,狠狠一拍桌子:“真是无官不贪吗!”

胤礽帮康熙揉了揉手,道:“贪得过了就该抓就抓,该杀就杀。他们自己也知道一身财富都是用脑袋提前兑付。儿子的意思是,江南那群官员都是老官油子,灾年激起民变就罢了,他们有借口脱罪。在风调雨顺的时候激起民变,这不是和自己的脑袋过不去?”

“在不该激起民变的时候,在不该激起民变的地方,这民变就有些意思了。”胤礽道,“咱们取消了剃头令,追封了朱家王,连在逃的朱三太子都封了王,同意他回国享富贵。这次民变也应该不是反清复明。”

康熙顺着胤礽的思路陷入沉思:“这次民变的原因是百姓阻止开海,说海外涌入的棉布冲击了他们乃以为生的土布生计。难道不是真的民变?”

胤礽笑了:“原来如此。”

康熙道:“你知道什么了?”

胤礽道:“若儿子不是在出海的时候调查过沿海民间的情况,还真会被他们骗过去。”

胤礽清了清嗓子,给康熙讲了一节经济课。

为何大清在鸦片战争前总能保持对外的顺差?除了禁海令之外,最重要的是,海外的商品在大清并不畅销。

之前说过了,海外现在的商品多以毛呢布匹为主,其他东西都不是大项。

而中国几千年自给自足男耕女织的小农经济,让普通老百姓几乎不可能去买海外的布;富裕的家庭又习惯穿丝绸,看不上海外的布。

他们没有能在大清卖的商品,大清的丝绸、瓷器和茶叶又在西方是畅销品。只要是平等的贸易,现在大清铁定贸易顺差。

这就是胤礽敢和西方诸国签署多个平等通商协议的原因。

胤礽道:“所以西方的商品进入大清,不可能影响百姓生计。他们现在卖的毛呢和棉布,还没到跨海而来还比我们棉布便宜的时候。”

现在还没开始工业革命呢。跨越一个大洋的布能便宜过本土的布?你糊弄谁呢。

听完胤礽说完商品的运费成本等经济学概念之后,康熙的脸更黑了。

他现在正沉迷西方的自然科学,还没开始啃海外的政治和经济书籍。

康熙也隐约有点瞧不起西方的思想,认为还是东方更厉害一些。

现在他决定,今晚就开始看西方政治经济书籍。

现在是大航海商贸时代,皇帝还是得懂一些经商的事。至少大清皇家公司不能亏本了。

康熙骂人的时候,下面的官员没瘫。

当胤礽抽丝剥茧说出大清和海外贸易的实质时,下面官员终于瘫了。

在这个时代,就算激起民变,也不足以让官员丢脑袋,如果官员镇压有功,朝中还有人,甚至连乌纱帽都不会丢。

但若是制造民变,这罪名就不一样了。

谋反!

就算上面有人,这也是诛满门的罪,谁也救不了!

见传闻中仁孝善良到有些软弱的太子,居然轻描淡写把民变往谋反上引,他们惊骇不已。

这不是他们知道的太子!

太子怎么这么恶毒!

曹寅这个角度正好看到对方的表情,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究竟是谁说太子善良到蠢?

你以为咱们出使时这一路的灭国之功都只是大阿哥的问题吗?

首先安南是太子让打的,大阿哥只是领兵;之后几次大阿哥乱折腾,也是太子收拾善后,才把单纯的武力冲突,变成了实质的占领。

之后太子出使的时候,也展现出他铁血凌厉的一面,否则那些西方诸国难道只是因为太子善良,才和大清缔结如此友善的通商条约吗?

不要听传闻,看现实、看结果啊!

蠢货。

康熙道:“看来是有人不满通海,想要谋反?”

康熙和胤礽一唱一和,也不说民变了。

胤礽笑道:“这挺正常。当初前明禁海令背后的推手,就是两广和福建把持着出海贸易的地方豪强。”

康熙想了想那段历史,从顺治教给他的政治思维,联系主力禁海的官员的出身和家族,冷哼道:“原来如此。看来朕需要南巡到更远的地方了。”

胤礽轻松道:“明年再说吧。先把这个年过了再说。施世纶不是要进京吗?他对当地很了解,到时候问问他。”

康熙满脸地拒绝:“施世纶啊……”

据说那个施世纶长得奇丑无比,连自家保成这种不爱评价人外貌的好孩子也提前给他做心理准备。

康熙真不想看到一个丑陋的人在自己面前晃啊。

胤礽哭笑不得。自家汗阿玛这颜控有那么严重吗?

不过这件事可容不得汗阿玛任性。

“好吧,等施世纶来了再说。”康熙不愧是合格的帝王,立刻就克服了心里的膈应,“这些人下狱。曹寅,你立刻回南京,帮朕监视浙江。”

曹寅领命。

那些大臣们刚想喊“冤枉”,就被太监塞了嘴拖走。

太监不屑。他们做这些事已经很熟练了。

“汗阿玛,事情解决,走,咱们先去吃烤全羊,烤全羊应该已经熟透了,再不去,大哥可不会给咱们留。吃完烤全羊,咱们去泡温泉。”胤礽笑眯眯道,“等子清查明白了,咱们再见招拆招。”

康熙无奈:“就知道吃。还不快走!保清那小子,哼!”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小说的作者是木兰竹,本站提供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141章 (霸王票加更)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向死而生 大国制造1980 美色撩人 刀剑攻略Ⅱ 饿狼总裁太勇猛 重生后嫁给三叔 [清]成为皇上白月光后 省吃俭用当顶流 撩肾达人/万千荣光 美女总裁爱上小保安:绝世高手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