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霸王票加更)

上一章:第142章 (23w营养液加更) 下一章:返回列表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胤礽本只是随口猜测,诈一下那群官员。

他一开口,那些跪着的官员就瑟瑟发抖,仿佛他是什么恶魔。

胤礽就明白,自己猜对了。

胤礽心中难免涌出悲哀。

他铆足了劲想拉着大清这一架腐朽的马车跌跌撞撞往正确的方向跑,车上却有许多因此获利的人不断给他拖后腿找麻烦,甚至可能还想杀了他。

有时候胤礽想,要不算了。他这一世只要没有九龙夺嫡,保一个封建王朝的盛世轻轻松松。

就算乾隆前期,大清也能算盛世。他难道还能比小四家的小四做得差?

可大约穿越者都是有着一股子挥斥方遒的傲气,他不甘心。

而且他闭上眼,总会梦到那个风雨飘摇满目疮痍的年代。

胤礽没经历过那个年代,但从影视剧中看到了太多太多。

满清是罪人,爱新觉罗是罪人,大清立国就有罪。

胤礽身为大清的太子,想改变那个“提起大清就恶心”的主流看法,理所当然吧?

他闭着眼泡着温泉,让思绪放空了一会儿,恢复了惯常的笑容,掬起温泉水,泼了康熙一头。

正在生闷气的康熙:“……”

这个太子是不是想谋逆!

胤禔眼睛一亮,既然太子弟弟都领头冲锋了,那我……

“汗阿玛,看招!”胤禔双掌狠狠击穿水面,温泉水溅了康熙和康熙身边的太子一头,“啊,抱歉,弟弟,误伤,误伤。”

胤礽抹了一把脸:“没事。”

康熙抹了一把脸:“逆、子!”

胤禔高喊:“弟弟,过来!”

胤礽趁着康熙还在积攒怒气,溜到胤禔身边:“汗阿玛,看招!”

太子和直亲王联手谋逆,以彼此为犄角,对康熙展开水战。

康熙被泼了两三次之后,先出手把得意忘形的直亲王按在了水里,然后扣住想要逃跑的太子的脖子,拿了一个大桶,直接浇了胤礽一整桶水。

胤禔分外不解:“汗阿玛,儿子都是上过战场的大将军王了,为何还打不过你?”

汗阿玛的力气为何那么大!

胤礽也疯狂点头:“汗阿玛的速度也太快了,以一敌二还能把我们按着揍,奇怪!”

康熙冷笑:“你们都才十几岁的小屁孩,怎么可能打得过朕?”

胤禔道:“我不信。一定是水里限制住了我的发挥!汗阿玛,我要和你比比!”

康熙没好气道:“太子不准插手。朕和大阿哥比划比划。”

和太子比武艺,太子受伤康熙会心疼;和太子比弓箭和射击……谁会和太子比这个!

对大阿哥?

哼,康熙想揍大阿哥很久了。

于是两人从温泉池子里爬起来,不顾头发还湿着,找地方开始摔跤。

温泉池子很大,小阿哥们都在温泉池子里同泡。

只是康熙进入之后,这群小阿哥们就挤在远离温泉池子的另一侧,就像是一群报团取暖的小鸭子。

他们用十分羡慕和敬佩地眼神看着两个哥哥挨着康熙泡温泉,但要让自己过去,他们是万万不敢的。

当太子向康熙泼水的时候,小阿哥们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当大哥也加入战局之后,小阿哥们已经开始瑟瑟发抖。

当太子和大哥勇敢无畏地冲上去,小阿哥们握紧了拳头,居然觉得有点热血沸腾。

可惜,大哥二哥的谋逆造反很快就被伟大的大清皇帝镇压,大哥还呛了好几口的水。

小阿哥们心生悲哀。

这就是强大的汗阿玛啊!大哥和二哥这么厉害了,仍旧不是汗阿玛一合之力!

不过大哥显然并不想认输。

小阿哥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连串小阿哥挨个爬上岸,换好衣服,去看胤禔和汗阿玛摔跤。

他们刚开始捏紧了小拳头,后来捂住了眼睛,后来用手臂把耳朵也捂了起来。

呜呜呜,大哥被揍得好惨。

胤礽已经把御医叫到旁边备好了。

康熙揍完胤禔之后,御医就帮胤禔上药揉乌青。

胤禔嘴里还在那里骂骂咧咧,康熙郁气一扫而空。

“你还差得远。”康熙冷哼,“怎么,保成,你也想和汗阿玛练练?”

胤礽笑道:“来。虽然儿子打不过汗阿玛,但是想让汗阿玛看看儿子的进步。”

康熙道:“拿木枪来。”

三十多岁正值壮年的男人和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少年摔跤,这没法摔。

不过拿着武器,就可以尽力缩小差距了。

胤礽的身手好歹磨砺了几十年,这辈子又融入了更多的训练,即使圈禁中有荒废,经验上并不输给康熙。

他输的,也就是身体差距了。

木枪比试,就是看时间内谁在对方身上打的墨团最多。如果打到了致命处,就会加分。

这个比试规则和后世的击剑运动类似。

康熙早就知道胤礽是个中好手,他集中精神,不敢轻敌。

只是和汗阿玛比试,胤礽没有用“子弹时间”,只是纯粹比拼技巧。

他们父子二人看着体型差距极大,长枪居然打了个有来有回,难分难解。

小阿哥们看着校场上康熙和胤礽如狂风骤雨般的攻击,眼睛都花了。

好、好、好快!

胤禔一边龇牙咧嘴上药,一边大吼:“弟弟雄起!揍倒汗阿玛!”

小阿哥们惊恐地看着胤禔。

特别是对胤禔不了解的小阿哥们,简直嘴张得下巴都要掉地上了。

大哥是不是太勇了些!

胤祉忍不住了,也双手做喇叭状大喊:“太子哥哥!”

他不敢为胤礽叫好,只能喊一声“太子哥哥”来抒发自己心中的激动。

小胤禛也鼓起勇气:“太子哥哥,快快!下面!攻击汗阿玛下盘!”

小胤祺惊恐地看着自己几个哥哥,考虑要不要跟着吼一声,不然不合群啊。

康熙冷笑:“看来朕的儿子们都很想赢过朕。”

胤礽笑道:“小孩子总想赢过大人,汗阿玛,得罪了!”

康熙侧身躲过胤礽的袭击:“你还嫩着!”

两人长枪相交,胤礽眉头一皱,长枪脱手飞出。

康熙淡定收枪:“朕赢了。”

胤礽不满了:“汗阿玛,说好的比拼技巧,用蛮力违规了吧?”

康熙挑眉:“朕什么时候说比拼技巧?就算比拼技巧,力量也是技巧的一部分。”

胤礽气鼓鼓甩了甩手:“不公平。”

康熙教训:“输不起。”

父子俩互瞪。

小阿哥们都是满脸遗憾,心里也在嘀咕,汗阿玛这才是输不起。

胤禔冷哼:“等着,不就是力气,以后儿子的力气肯定比汗阿玛大。”

康熙没好气道:“你可以再等二十年,力气一定比朕大。”

胤禔气得跳脚:“只需要两三年!我就能赢汗阿玛!不要侮辱人!”

康熙召来御医给胤礽看手:“朕这不是侮辱,是实话实说。怎么样?汗阿玛厉害吧?”

小阿哥们纷纷点头:“汗阿玛太厉害了。”

但是哥哥们也很厉害。

康熙得意极了。

胤礽和胤禔还嫩着呢,哼。要是朕领军出国,一个小小的灭国之功,不也是垂手可得?

康熙发泄了心中郁气之后,冷静了不少。

他一边召施世纶迅速赶来,一边派心腹去江南查探,但表面上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只处理其他政务。

浙江民变这么大的事,朝中重臣本来以为康熙会很快召见他们商量决策,哪知道康熙居然只是把人关起来。

康熙对身边人的掌控已经非常严,书房之事没人知道,他们并不知晓胤礽只凭借对经济学的浅薄理解,就能推断出千里外的事。

……

施世纶很快赶来。

他到书房的时候,康熙正看着一本经济学著作,头疼不已。

胤礽在一旁偷着乐,心里爽快极了。

国外现在那些经济学著作有正确也有错误,胤礽想等康熙有了一点经济学基础之后再看,才有判断力。

现在他给康熙看的经济学书籍……嗯,高考考过政治的人,都知道每学期的政治书是有副标题的,比如政治与哲学,政治与法律,政治与国际关系,政治与思想道德,以及,政治与经济。

国家是真的很想把什么都塞进你们的脑子里.jpg。

胤礽发动金手指,从脑海“图书馆”中把中学经济学拷贝了出来。

他把这些内容翻译成英文,假装是从国外得到的书籍。

翻译这些,他吃了很多苦。现在,终于轮到汗阿玛吃苦了哈哈哈。

施世纶来了后,康熙放下书本,一抬头,瞳孔就疯狂颤抖。

施世纶知道自己的相貌有多丑陋,所以把头垂得更低了一些。

康熙冷静下来,道:“抬头。”

施世纶胆战心惊抬头。

康熙缓缓呼吸了几下。嗯,心跳正常了。

没关系,朕什么大世面没见过?不过是长得丑而已。

康熙先给施世纶赐座,然后问道:“你离开时,你的百姓拦道嚎哭,不愿你在异地为官?”

施世纶拱手道:“百姓厚爱,臣万死不能报。”

康熙点点头。这意思就是真的了。

其实康熙老说大清无官不贪,但其实清官也不是找不到。

只要当清官就能平步青云,还是有很多人能控制住自己的贪欲。

但能干的清官不好找。被树作典型的清官,同时也是能吏。

施世纶据说官风不错,更难得的是,他很能干。

康熙遗憾极了。为何这家伙长得如此丑陋呢?哪怕正常一点点,他都能让施世纶入中央朝堂。

可惜了,只能让他出任地方大员了。

“看看这个。”康熙让太监把曹寅的折子给施世纶看。

施世纶先露出震惊的神色,然后双眉紧皱:“皇上,江南与浙江比邻,臣并未听说洋布侵占市场之事,倒是听许多洋商说过布匹不好买,亏损极大。”

大清灭南明之后,将南直隶划为江南省,康熙的下江南,并不是普遍意义的“江南”,指的就是江南省。

江南和浙江比邻,长江三角洲同气连枝,市场彼此相连,贸易极其发达。

作为泰州知府,施世纶的能耐不止在断案上,他在经济方面同样很有建树,也颇通商贾之事。所以他说得很肯定。

康熙看了胤礽一眼,胤礽对他得意地眨了眨眼睛。

康熙隐藏住嘴角的笑意,道:“那你认为这事背后隐藏着什么事?”

施世纶犹豫了一下,道:“这……这要臣实地去审问之后才知道。皇上可要臣立刻前去?”

施世纶并不知道自己将被调往何处,以为这是康熙要给他摊牌的活。

康熙摇头:“朕已经派曹寅去了。朕只是想听听你的看法。”

施世纶继续犹豫。

半晌,他站起来道:“臣猜测,这民变背后,恐怕存着的是海禁之心。”

康熙叹了一口气,然后在施世纶惊讶的神情中,卷起手中书本,伸手给了坐在旁边的小太子脑壳一下。

“安南之战,大清出使官员都说灭国之功你居功首位,有运筹于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的张子房之相,朕还以为是他们奉承你。哪知道,你在京中足不出户,居然就能猜到远在浙江的民变真相。朕真是小瞧你了。”

康熙脸上神情自豪极了。

施世纶看着太子的眼神震惊极了。

太子已经猜到了?

呃,施世纶收回震惊的眼神。太子猜到不是很正常吗?我震惊什么。

施世纶接触过太子,也知道安南国的真相。太子虽然把功劳全推给了直亲王,但台湾海军谁不知道,从设伏到出战,再到五日破国的赌约,太子哪是运筹帷幄,简直像直接预言了似的。

就是留侯和武侯在世,也不过如此了吧。

所以一个自以为是的小小民变阴谋,太子一眼就看穿了不是很正常吗?

他的两个弟弟跟着太子几年,简直崇拜太子崇拜得快疯了。

康熙道:“你也这么说,那朕的心就定了。这事你不用管,先在这里住一会儿,给朕的孩子们上上课,讲讲你为政过程中的事。待元宵之后,你与四阿哥一起去南京接替直亲王的事。”

施世纶道:“臣遵旨!”

去南京?直亲王?

直亲王不是在督建海军基地吗?皇上让他一个文臣去督建海军基地?

呃,好吧,我也不是真正的文臣。我跟着父亲攻打过台湾,其实也算武将。

等等,四阿哥?

施世纶惊讶道:“四、四阿哥?”

康熙见施世纶反应过来,笑话道:“有什么惊讶?太子和直亲王在四阿哥这个年龄,都敢跟着赵良栋去处理哗变的军营了。”

施世纶:“……是。”

呃,皇上每个皇子都这么优秀,八九岁就开始做事?

先不说自己八九岁能不能帮父亲做事,八九岁的孩子就开始帮着家里干活,这父亲是不是太严格了一点。

施世纶没被皇家阿哥们的才华震惊到,被康熙压榨小孩子的无耻行径惊讶到了。

施世纶离开之后,康熙对胤礽笑道:“看久了也不是很难看。当个封疆大吏绰绰有余。”

胤礽无奈道:“汗阿玛,你这样和直说你仍旧喜欢长相端正的官员有区别吗?”

康熙哈哈大笑。

胤礽叹气。

康熙拍着胤礽的肩膀,说正事:“朕知道,即使民变是假的,你仍旧惦记着江南的事。等入春之后,朕先遣你去一趟江南。待朕的事做完,来江南和你汇合。”

第一世中,胤礽再长几岁,也会被康熙派去江南收复江南文人,他并不惊讶康熙的安排。

不过,胤礽提议:“汗阿玛,儿子去江南,能不能微服私访去?汗阿玛帮儿子瞒一下。”

康熙道:“还想当个微服私访的青天大老爷?好,朕依你。还有什么?”

胤礽道:“汗阿玛南巡的时候,要求沿路接驾官员不可以接驾的名义建行宫、扩官宅。”

康熙疑惑:“不建行宫就罢了,不扩官宅是个什么道理?”

胤礽解释:“第一,贪官会以接驾为由摊派,清官会加重负担;第二,接驾的事,官员可向国库借银。这负担不也是国库的。”

康熙虽然被说服了,但也道:“有借有还,他们借了国库的银子,总还是要还回来。”

胤礽摇头:“现在都是借,哪有还的?他们都仗着汗阿玛仁慈,法不责众,只借不还。但如此下去,或许是汗阿玛,或许是汗阿玛的继承者,总会为了国库向借银的官员开刀。能接驾的臣子都是汗阿玛的心腹重臣,若是因为借银的事被抄家,那就太冤了。”

康熙哭笑不得:“你这话,倒像是朕为了试探臣子的真心,故意敞开国库让他们借银似的。”

胤礽道:“汗阿玛只是仁慈。只是汗阿玛低估了大臣们的贪婪。”

康熙叹气:“或许吧。朕本来对他们还存着几分期待,但是看到浙江民变,朕知道,这期待……唉。”

康熙也已经初步发现,那些借国库银子的人有些过了。

只是他开了这个口,不好意思关掉这个口子。

本来康熙开国库借银的口子,是想减轻官员和宗室的压力,让他们不贪污。但康熙发现,那些人借银子归借银子,但也一点都不耽误他们贪污。

他想起自己将来还有那么多用钱的地方,决定就算丢点面子,也要把国库借银给制止了。

只是找什么借口呢?

康熙头疼。

胤礽走到康熙身后,帮康熙按摩太阳穴:“汗阿玛不用忧虑。他们借就借吧,现在不收手,等四弟弟长大了,会挨个找上他们的门。”

康熙愣了一下,然后捧腹大笑。

四阿哥小小年龄就开始抄小吏们的家,待再大一些,说不准真会打上那些大臣宗室的门。

“为了不让胤禛有太多恶名,还是朕这个当汗阿玛的多担待吧,哈哈哈。”康熙笑得喘不过气。

他的儿子怎么都这么逗?一点都不像他。

……

胤礽将要下江南的事,康熙和胤礽没有告诉任何人。

其实胤礽本想和胤禔说一声,但想起胤禔的脾气,若知道自己微服私访,他估计会抗康熙的旨意不遵,放弃去蒙古建功立业,非要给自己当保镖,胤礽便连胤禔也瞒着了。

虽然瞒着所有人,胤礽也开始寻找能和他一同去江南的人。

要去江南,一定要找江南不熟悉的人同行。曹寅和纳兰性德这两个一直跟着他的人脸的辨识度实在是太高,只能算了。

胤礽想起鄂伦岱,但鄂伦岱的脾气……

胤礽挠了挠头,冥思苦想,最终还是决定把赵家兄弟和施家兄弟都带上。

这四个人现在正在大学学习,学完之后,康熙有意给他们单独领兵。

胤礽只能耽误他们一下,让他们四个人给自己当侍卫。

他们共事过几年,彼此已经比较默契。

梁九功就不能出去了,太监很容易被发现。伺候的人不用带,他自己能照顾好自己。

保镖选好了,文臣选谁?

胤礽叹气。他发现和自己配合默契的文臣,基本都有重要的事要做。

没办法,康熙疯狂缺人才,特别是文臣人才。

胤礽想,到时候让康熙随便给他派几个汉家包衣好了。

名单的事暂时就这么确定,胤礽静下心来陪弟弟们玩。

等正月过后,兄弟们又要各奔东西,他要抓紧所有和弟弟们相处的时间,特别是和年纪小的弟弟培养感情。

九阿哥胤禟和十阿哥胤俄与他一起住。

原本,他们各睡一张床;后来他们太爱听胤礽的故事,就和胤礽挤一个被窝。

胤礽也不嫌弃被窝里多了两个暖烘烘的弟弟,愿意和他们一起睡。

胤禔本想拿走一个弟弟当抱枕,但胤禔睡姿有点霸道,弟弟们都不乐意和他睡。

胤礽嘲笑胤禔:“大哥啊,你这样的睡相,以后娶了福晋怎么办?”

胤禔道:“分房睡。”

胤礽:“……那还是算了。”

胤禔疑惑:“这有什么算了不算了?做完正事之后就分房各睡各的,谁不是这样?额娘和汗阿玛就是这样。”

胤礽:“……你还知道这个啊。”

胤禔得意道:“我偷看过!”

胤礽赶紧捂住胤禔的嘴:“可闭嘴吧,别教坏弟弟们。”

胤礽怒了。伺候汗阿玛和惠妃的人这么松散吗?居然还能被大哥瞅准机会偷看?

两个弟弟嘴张成O字状,显然听懂了。

胤礽更怒了。我的弟弟这么小,怎么能听懂?他们才三岁而已!

胤礽忍不住敲打了两个弟弟身边的人,居然揪出几个在九阿哥和十阿哥年纪这么小的时候,就教导他们黄段子的内侍和嬷嬷。

胤礽脸都黑了。

这群人什么毛病啊!要把我的弟弟们从小培养成小色痞吗?!谁在主使?!

康熙一怒,宫中流血漂橹。

太子一怒,康熙、直亲王都怒了,连太皇太后都气得要从病床上爬起来杀人了。

康熙完全没想到,居然还能发生这种事。

如果不是胤礽和小胤禟、小胤俄一起睡,他完全没想到,居然私底下还发生了这些事。

皇子身边的人都是康熙亲自制定,不过妃嫔也会把信任的人安插到皇子的身边,这一点是两边都默契的事。

宜妃和温妃最近一年不是死孩子就是生孩子,对皇子的照顾稍稍有了一丁点疏忽,就被人乘虚而入。

太皇太后气得直拍腿:“若不是太子宠着弟弟们,事无巨细地照顾弟弟,谁能发现居然还能发生这种事?”

皇子还这么小,就有人给皇子灌输声色之事,长大了还了得?

太皇太后不由阴谋论,这些宫人究竟要干什么!难道是为了诬陷太子吗!

养废皇子,最大的受益者就是太子。他们是不是为了给太子泼污水?

还好发现这件事的人是太子。

康熙脸色青黑。

他开始怀疑,自己早夭的儿子和女儿究竟是天灾、诅咒,还是人祸。

是不是在他看不到的地方,有人对自己的子嗣下手?

太子在宫中的时候总能护得住弟弟,是不是因为太子对弟弟特别关心,奴仆们不敢动手的缘故?

胤礽自己也在思考这个问题。

什么诅咒什么运势都是子虚乌有的事,这一点胤礽自己最清楚。

他这个蝴蝶翅膀,能保住六弟,或许除了六弟换了一个额娘之外,也有他在宫里的时候,几乎日日都要去看望六弟,让伺候六弟的人更加尽心的缘故。

宫中内侍都是人,是人就有想偷懒的时候。不受宠的皇子可能待遇还不如得宠的奴仆。

虽然第一世的德妃受宠,但那时候德妃还在“争宠”,在不断怀孩子生孩子死孩子,在六阿哥身上投入的精力不会太多,给了其他人可趁之机。

也可能,这根本不是什么可趁之机,就是很单纯的内侍们偶尔偷了懒,没有及时给孩子盖被子或者增加炭火,就让皇子去世了。

就像是佟皇贵妃的小公主一样。

小孩子真的是太脆弱了。

胤礽安抚着两个不知所措的弟弟:“放心,哥哥会保护你们。”

小胤禟和小胤俄抱着胤礽瑟瑟发抖。

他们现在才知道,原来那些事是不对的。

别说古时候,就算是现代,三岁之前的孩子也就是疯玩,一般的家长们很少给他们讲道理教知识,孩子只要健康就行。

这时候更是这样。

小孩子本就很难养活,谁还絮絮叨叨给他们讲道理,拘着他们不开心?

除了胤礽这个怪胎哥哥。

所以小胤禟和小胤俄没有之前哥哥们的待遇,在刚会崩单字的时候,就有胤礽悉心教导。之后成长道路上,一步也不落下。

“没关系,哥哥慢慢教你们。”胤礽看着两个知道错了,但不知道哪里错了的弟弟,叹气之余又咬牙切齿。

无论是谁,无论是什么原因,把手伸到这么小的弟弟身上的人,都得死。

胤礽这时候已经完全习惯封建统治者生杀予夺了。

只要有心审问,康熙就很容易审问出来原因。

最后得出的结论,让康熙非常惊愕。

教坏两个小皇子的人,和朝堂以及其他妃嫔都没关系,他们只是宫中包衣派系单纯争宠而已。

如清穿文一样,清朝有许多只在宫里当职的包衣世家。

再次提醒,乌雅氏不是。乌雅氏除了德妃的祖父当了很短时间的御膳房总管,就一直从军了,就算被贬也是武官。

觉禅氏是。

不过觉禅氏是管瓜果和点心的,这件事和他无关。胤礽替懵懂无知的八弟弟松了一口气。

康熙不睡无份位的妃嫔,他睡的女人一开始就是庶妃。即使他晚年睡的所谓“低等汉妃”,其实根本不是汉妃,人家一开始就是汉军旗官宦之女,非论地位,比包衣还高一些。

他身边没有伺候的宫女,所以胤禔和胤礽身边也没有宫女。

不过随着康熙年纪的增长,对孩子放松了不少。

所以几个比较小的阿哥,身边是可以有小宫女伺候的。

宫里的包衣世家们看准了这件事。前面的阿哥们因为有太子盯着,他们不敢插手,但胤禟和胤俄两人出生的时候,太子不在宫中,他们就想把自家女儿安排在阿哥身边了。

阿哥身边教导人事的宫女虽然都是皇帝直接指派,但教导人事之后,阿哥身边也可以有暖房的丫头。

如果运气好了生了孩子,侧室当不了,当个有名分的侍妾也不错。

即便是名分捞不着,只要有孩子,他们就能飞黄腾达。

这件事对宫里包衣世界显然诱惑非常大。

于是,他们从阿哥年幼的时候,就向阿哥们灌输美色的思想。

这很隐晦。他们大多时候只说哪个小女孩漂亮,或者从教导小阿哥们男女有别上,隐晦地往这方面引。

小阿哥们不知对错。而妃嫔们在询问时,也只以为奴仆们仅仅教导了男女之别,还会奖赏奴仆们做得细致。

毕竟妃嫔们怎么会细细询问小阿哥们关于声色之事知道多少呢?

胤礽和小九、小十一起玩耍,才会碰巧发现这些事。

康熙很迷茫。

佟皇贵妃的公主早夭的时候,他就迷茫过一次了。

如果是朝堂阴谋或者宫廷斗争让他的孩子去世,他会生气,但不会迷茫。因为宫廷就是这么危险的地方。

但他两次查出来的阴谋,一次是奴仆疏忽,一次是奴仆争宠。

这些小事,却能影响他的孩子成长甚至生命。

不止如此。

当年他家小太子连走路都摇摇晃晃时,汗阿玛附体解决的天花在宫中蔓延之事,也没有谁故意想要害他的皇子,只是因为贪婪,奴仆们把本该销毁的宫中物品带回家使用。

只是小事。

全都是小事。

他的子嗣却差点全坏在小事上。

若不是太子对弟弟们过分的疼爱,他的孩子们不知道会死多少,会被在他看不到的地方被教坏多少。

“汗阿玛……”胤礽轻轻给康熙捶背。

康熙喘了口气,道:“朕好累。”

胤礽:“嗯。”

康熙要处理大清国内外的大事,还要对后宫事无巨细的照看,那就太累了。

可无论是前朝还是后宫,他只要稍稍一错开眼睛,就会有出乎他意料的事发生。

这不是后宫有没有皇后的问题。

他虽然不再宠爱佟皇贵妃,但佟皇贵妃手中权柄不弱于皇后,还有惠妃和荣妃协助。

而这次两个被教坏的孩子,他们各自的额娘也是一宫之主,被悉心照看着。

可他们还是差点着了道。

若不是太子,若不是太子……

康熙伸手抓紧太子的手腕:“如果朕没有你为朕查缺补漏,朕估计会焦头烂额。以往那些皇帝是怎么做到完美?”

胤礽老老实实回答:“可汗阿玛,以往没有皇帝做到完美啊。”

康熙惊愕。

胤礽道:“汗阿玛,你想想历史中那些英明神武的皇帝,哪个后宫和子嗣如意了。”

胤礽开始从秦始皇数。

秦皇汉武,唐宗宋祖……咳,宋祖就罢了。

总之,就算是文景帝等大部分太子顺利继位的王朝,他们也有后宫争斗、外戚争斗、继位后的手足相残。

康熙越听脸越黑。

他还真没找到一个前朝后宫都万事如意的皇帝。

康熙叹气:“为什么?”

胤礽差点脱口而出“定体问”。

家天下,继承人已经确定,一群人想要从龙之功,一群人想要干脆让这些龙成为吉祥物,潜龙们自己也想争一争。

所有皇子出生后都是靶子。就算后宫只有一位皇子,也会有外面的人想要影响这位唯一的太子,搅得后宫不安宁。

但这些话,胤礽是不能给康熙说的。

他说了,康熙也会白他一眼,不会理解他。

胤礽道:“可能,这世界上就是不能事事如意吧?”

康熙霸气道:“朕就是要事事如意!”

胤礽:“哦。汗阿玛努力。”

康熙站起来,拍着胤礽的肩膀道:“我们一起努力,你给朕查缺补漏。父子同心,其利断金!你的弟弟们还是全交给你!”

胤礽冷漠脸。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小说的作者是木兰竹,本站提供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142章 (23w营养液加更)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独占病美人师尊【重生】 穿成反派的童年阴影 六零大院小夫妻 半妖农女有空间 总裁老公,太撩人! 总裁的专宠床奴 双胞胎大战总裁爹地 校霸的高岭之花[穿书] 绿茶被迫说真话后爆红了 老婆今天又把我忘了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