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上一章:第144章 (霸王票加更) 下一章:返回列表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66yq.cc ,为防止/游/览/器/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康熙是一个纲常独断的帝王。

继位之后,他除鳌拜、平三藩、复台湾,稳固了统治;

取消剃头令,表彰前明忠臣,缓和了民族矛盾;派太子出使欧罗巴、灭广南国、收回旧港、控制马六甲海峡,扩大了大清在世界的影响力;

建立北京大学,广收世界先进人才筹办大清科学院,奠定了大清科技发展基础……

就算现在康熙现在驾崩,不说千古一帝,至少也是个能在历史中排名前十的英明皇帝。

今年康熙才三十三岁,继位不到二十六年,正值春秋鼎盛,就已经获得了比寻常帝王一辈子还要高的功绩。

他本身就是一个锐意进取且有些头铁的人,即使现在内忧外患不断,大体上他还是正踌躇满志之时,所以处事手段也就更加激进和独断了。

康熙知道胤礽的忧虑。

八旗和包衣的问题很大,必须解决,但因为问题太大了,早两年和晚两年解决没区别。

如今浙江谋逆,北方噶尔丹和罗斯国虎视眈眈,先平定这些眼前的忧患,待外部稳定之后再处理八旗和包衣,才最为稳妥。

治大国如烹小鲜,帝王每一个激进的举动,给老百姓都可能带来极大的灾难。

比如现在若是包衣出现混乱,罗斯国可能会再度犯边,噶尔丹会趁虚而入,那些南方士族们也可能蠢蠢欲动。

虽然以现在康熙对朝堂的威慑度,以新军和海军的威力,最终混乱一定会平定,大清的国力可能也不会耗费到难以接受的程度,但胤礽向来着眼的不是大清的国力,而是百姓。

台湾之事,迁海令比屠城更伤民,几乎让富庶的福建广东变成一片死地;

三藩之乱,三藩屠一次抢一次,八旗兵又来屠一次抢一次,百姓流连失所,痛苦堪比大清入关。

大清入关之后,已经在自己的国土上兴起两次大兵灾。现在刚刚开始休养生息,百姓刚刚有了生活的希望,一场战争,就会毁掉所有。

胤礽很讨厌小四家的小四。他不是鄙视小四家的小四的能耐,而是那位“十全皇帝”的“十全武功”背后是多少百姓的森森白骨。

兴,百姓苦。

亡,百姓苦。

但康熙不这么认为。

他是纯粹的封建帝王思维,着眼的是整个大清的统治。只要能稳固大清的统治,增强大清的国力,巩固他身为皇帝的权力,一些代价是可以牺牲的。

切开伤口,挖去死肉,会流许多血。这些都是可以接受的代价。

既然他已经看到了弊端,铲除弊端的代价是他能忍受的,他就要立刻做,不拖沓。

内忧外患算什么?罗斯国已经没有力气再针对大清,噶尔丹跳梁小丑不足为惧,谋逆民变什么的不是年年都有吗?这些根本就不是问题。

有钱有粮能镇压住包衣的混乱,这事就可以做了。

至于百姓,他有钱,可以减免赋税,让他们之后再休养生息。

于是,思想最为激进的穿越者胤礽行为反而保守;思想较为保守的本土皇帝康熙却是个激进派。

两人虽然在生活上和好,在朝堂中仍旧针锋相对,看得大臣们有点懵。

康熙要做两件事。

第一件事,废除满汉不通婚。

无论什么民族什么出身都是大清人。自秦一统之后再无六国。既然已经成为大清的子民,就不该有认为隔阂。

顺治都曾迎娶汉人妃子,现在满汉之间也有联姻前先入汉军旗甚至包衣,都只是一纸空谈,早该废除。

第二件事,便是废除包衣制度。

包衣成为大清试验新民族的试验田,他们是满人,但不入旗,一众待遇如民。

包衣八旗军队重编,按照前朝设置成中央和地方军,拱卫京师。

之前小选变成全民族小选,满汉皆可以小选,只以品行选拔伺候人选。

朝堂哗然,很快分成两派。

全部汉臣和小部分包衣同意包衣出奴籍为民,以后不蓄奴,全部改为签订用工契约。

全部满臣和大部分包衣反对贸然取消包衣制度,有的人说违背祖训,有的人说这是削弱满人执政的根基。

朝堂中吵吵闹闹正常,不正常的是,小小年纪就已经参政的皇太子胤礽,这次居然不站在康熙这一边,正式上了反对的折子。

朝臣们吓坏了。

老谋深算的朝臣们怀疑,这父子二人是不是玩什么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要搞什么阴谋诡计清理朝堂?

只有少数和胤礽一同出使过的大臣,看出了胤礽是在认真反对。

他们很快得知了胤礽所上折子的内容。

胤礽不反对撤包衣,但反对现在撤包衣。因为撤包衣是一件很繁琐的事。

包衣八旗军队重组,重组的编制是什么?各个军官怎么安排?由谁领队?

包衣八旗内有许多官职,这些官员和小吏们要怎么安排?

现在王公贵族,特别是宗室,都领导着几支包衣,那些包衣不仅是他们的家丁,更重要的是要供奉这些主人家,是这些主人家的主要经济来源。

比如留在京中、不肯遣散到地方的郑家人上次又请求多拨给他们一些包衣牛录,他们养不起一大家子人,生活过得极其拮据。

当皇子分府之后,康熙也会分给他们一些包衣家族,相当于分给他们庄园田产。

如果废除包衣,勋贵和宗室的包衣供奉制度要怎么更改?

就算是小选,以前只是包衣家族送人,小选非常简单。如果要变成全国任何民族都能送人参加小选,这制度也需要完善。

一项大政策不是拍拍脑袋就能马上做决定,需要谋定后动,做足准备,否则一定会引起混乱。

胤礽建议,康熙先和朝臣们商量出一个切实可行的替代目前包衣制度的政策,然后慢慢改革。

康熙拒绝。

康熙认为,先把包衣出为民,再慢慢改革现有制度。制度可以先不变,去掉“包衣”的名称,只是一道旨意的问题。

当皇帝一意孤行,就算所有大臣反对都没用。

就像是当年撤三藩一样。

何况,现在朝中还有一半的人支持康熙。

于是,康熙出了正月就下旨,所有包衣出为民,为不入旗的满人。

这个重磅消息,满汉不通婚被废除的事都没人关注了。

不过康熙也接受了胤礽徐徐图之的建议,只废包衣,暂时不废除包衣八旗制度,也不动包衣官职,以给包衣八旗制度改头换面的时间。

康熙下旨,让满汉群臣全部都忙起来,赶紧给他制定一个完善的包衣八旗替换制度。

满汉群臣:“?”

皇上您就只负责添乱是吗?您就不能听听太子的建议吗?

咱们知道你废除包衣的心意已定,我们阻止不了,但至少您能不能晚几年?

索额图顺着胸口,感到了熟悉的心梗。

他们的皇上就是这样的皇帝,脑袋一拍就是一出事,丝毫不顾及做成这些事需要多少精力和财力。

康熙:我只负责发号施令,执行命令不是你们大臣的事吗?

索额图和明珠召开了某阿哥党会议,会议上群情激奋。

“这哪是废包衣!他就是想对八旗动手!”

“我们八旗本就是人上人,他该不会把我们变成和南蛮子一样吧?”

“我们这么辛辛苦苦抬了旗,怎么能撤八旗?”

明珠懒洋洋道:“满汉蒙八旗不是还没废吗?你们急什么。先解决眼前的事。谁能让皇上收回旨意?”

索额图冷哼:“你纳兰明珠都做不到,还有谁能做到?”

明珠眯着眼:“你索额图做得到?”

眼见某太子党的两位领导人又要吵起来,某阿哥党三号人物佟国维赶紧打圆场:“皇上做的事,连太子都无法阻止,更别说其他人了,两位大人消消气。”

索额图和明珠同时阴恻恻看了佟国维一眼,冷哼一声,消了气。

他们俩的脸上都带着厌恶和鄙夷,让佟国维感慨,索额图和明珠真是恨透了对方。

两个恨透了对方的人居然能为反对太子走到一起,可见太子有多不得人心。

佟国维想起朝堂上越来越成熟的太子的姿仪,忍不住磨了磨牙齿。

佟皇贵妃现在已经完全不听他的话,他只能找阿哥投靠,把佟家的女儿孙女送给投靠的阿哥,才能让佟家更进一步。

他想佟家是皇上母族,皇上肯定会给其他阿哥选择佟家的福晋或者侧福晋,以抬高母族的身份。所以他不急,只需要先在这里潜伏,看看哪个阿哥最受大臣爱戴,再做打算。

……

康熙:“你们商量出什么了?”

索额图道:“那群废物能商量出什么?他们说着说着就变成怎么在重编包衣之后,夺取更多的利益。”

明珠道:“包衣官员重编,中间肯定有许多可以操作的地方。他们在商量怎么收受贿赂。”

康熙冷冷道:“果然是一群废物。保成,朕就说,根本不需要担心这群人。”

胤礽无话可说。

他做足了许多准备,都准备在八旗逼宫的时候亲自上战场了,结果这群人聚在一起,就商量怎么收包衣官员的钱?

我以为你们是一群王者,结果你们连青铜都不是,根本没打算打排位?

胤礽叹气:“儿子果然还有很多不足。”

至少在对这群废物大臣的人心把控上,我居然比汗阿玛还多疑。

因为我根本没想到,他们能废物自私短视到这个程度!

他们不知道废包衣之后就是满汉蒙八旗了吗?他们知道。但他们没有一个人想当出头鸟触康熙霉头。

比起未来不知道几年后的事,他们更看重眼前废包衣中可以给他们带来的利益。

康熙嘴角上翘,隐藏不住的得意:“好好学,你还差得远。”

胤礽道:“是。所以儿子马上准备下江南。废包衣的麻烦事,汗阿玛自己努力,别想让儿子帮忙。汗阿玛已经是完美的汗阿玛了,不需要儿子……哎哟。”

康熙卷起书本,砸胤礽肩膀上:“说好的上阵父子兵,别想跑。”

胤礽委屈:“根本没有说好。”

康熙道:“朕下旨,太子协办。好了,现在说好了。”

胤礽:“……”好吧,你是皇帝,你了不起。

看到康熙和胤礽的“吵闹”,索额图和明珠都露出了慈祥的微笑。

特别是明珠,他现在的心情愉快极了。

想起当初反对太子的时候,他日日夜夜都愁眉不展,家里气氛一日比一日低落,连老妻的身体都因为担心他和容若而变差了。

现在,容若的身体越来越好,地位越来越高,他二儿子都要娶媳妇了,老妻的身体也因为心情好而好了起来,一家人和乐融融。

这不比什么荣华富贵都强?

再说了,他就算支持大阿哥成功了,荣华富贵也不一定比现在强。

现在他仍旧稳稳和索额图这只老狗在朝堂中平分秋色,但容若可比索额图家的小崽子强多了。

你说常泰?

常泰又不是索额图的儿子。

康熙和胤礽吵了一会儿,喝茶偃旗息鼓,继续说正事:“那个佟国维又做什么蠢事了吗?”

佟国维是康熙的表叔,也是康熙的岳父,明珠不敢说话,只有索额图能说。

索额图鄙夷道:“他似乎在纠集人弹劾鄂伦岱。”

康熙疑惑:“包衣的事,和鄂伦岱什么关系?”

鄂伦岱回来之后,先和自家夫人温存了一会儿,然后就去新军了。

索额图道:“佟国维说,鄂伦岱是铁杆太子党,打击鄂伦岱,就是斩断太子左臂右膀。”

康熙没生气。对于佟国维这个蠢货,他已经不会生气了,只感到好笑。

“左臂右膀?曹寅他估计看不起,另一个左臂右膀怕不是明珠你家的容若?”康熙笑道,“他有没有说对容若如何啊?”

明珠冷哼:“他不敢。他敢针对容若,别说臣,文臣们会撕了他。”

康熙笑着摇摇头:“所以他就去针对鄂伦岱?他是想借你们的手,公报私仇吧。”

胤礽疑惑:“汗阿玛,鄂伦岱和佟国维有什么仇?他好像和佟国维不是很熟。”

和鄂伦岱有仇的不是佟国纲吗?

现在鄂伦岱出息了,这父子俩居然还是势同水火。

佟国纲每日的生活就是吃饭睡觉上朝玩耍骂鄂伦岱,恨不得把鄂伦岱钉不孝顺的耻辱柱上。

不过佟国纲对媳妇觉罗氏非常好。觉罗氏一进门就当了家,家中所有事都由觉罗氏做主,佟国纲常常在外夸觉罗氏孝顺周到,自家儿子不配。

鄂伦岱隔三差五就要上折子弹劾他爹无能没用尸位素餐赶紧免职,别给老佟家丢人现眼。

他们俩都没怎么针对过佟国维。

虽然胤礽认为佟国纲好歹有一股勇劲,若再年轻一点,说不准也能在战场上冲杀,现在干活也不出错。

佟国维则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纯粹废物。

他都怀疑佟国维的儿子中,隆科多和庆元怎么变得能干的。佟国维是真的纯粹的废物啊。

可能是自学成才吧。

康熙道:“鄂伦岱是佟家大房的希望,和他自然有仇了。你不是给公主们制作了许多宅斗游戏吗?你不懂?”

胤礽叹气:“我只是没把一朝重臣和后院宅斗联系起来。”

康熙再次失笑,笑容冷飕飕的:“一般人也不会把当朝重臣和后院宅斗联系起来。他如果当个女人,一定能在后院厮杀出一席之地。”

明珠和索额图差点憋不住笑。皇上这评价可真损。

胤礽却认真道:“他比不上优秀的女人。优秀的女人都是教导儿子上进,可不是儿子不上进就去宅斗,干掉别人家儿子。”

康熙点头:“他适合当妾室,不适合当正房夫人。”

明珠和索额图:“……”笑,笑不出来了。

行,您是皇上,您什么都敢说。

就算那是皇上您表叔和岳父,您说他适合当小妾,那他肯定就只适合当个小妾。

写《起居录》的官员双手微微颤抖。

这话他要记载吗?真的能记载吗?不能吧?

还有,原来反太子党的两大巨头,居然都是皇上派进去的奸细?真是震惊我全家。

“徐元梦,你抖什么抖?”康熙看到拿着手捧纸笔微微颤抖的徐元梦。

徐元梦苦笑道:“臣……唉,臣是不是知道得太多了?”

康熙放声大笑:“怎么办,把你灭口了吧?”

徐元梦继续苦笑。

胤礽看着坏心眼的康熙叹了一口气,安抚徐元梦道:“汗阿玛是信任徐大人。徐大人要跟随孤出京,这些事迟早要知道。”

徐元梦收起苦笑,道:“是,皇上,太子,可这事现在能写入《起居录》吗?会被人发现。”

康熙道:“不写。等朕百年后,太子,你记得让人补上。”

胤礽没好气道:“汗阿玛,估计你百年后,儿子也百年后了,儿子会记得告诉您的孙子,把今日之事补上。”

康熙气得揉搓胤礽的头:“别胡说,你肯定比朕活得长。”

胤礽的发髻被康熙揉得乱糟糟,一点都没有尊贵小太子样。

徐元梦很想劝阻康熙,要注意礼仪,注意太子的形象,但他想起和太子一同出使时,太子对他的教导,乖乖闭上了嘴。

太子说,在小事上不要和皇上对着干,皇上如果斥责你,先道歉再找借口。如果让皇上丢了面子,皇上就会让你丢了脑袋。

哪怕最后皇上后悔,给了你厚葬和追赠。人死了就死了,还波及父老妻儿,不划算。

太子是最了解皇上的人,徐元梦被提点之后,倨傲收敛了许多。

再加上他确实才华横溢,是满人中难得的文才,现在颇受皇上信重,已经成为皇子师中的一员。

徐元梦以为给皇子授课,也能顺带成为太子师。

他已经迫不及待想给太子上课,让优秀的太子成为他的学生。

结果他只能给小皇子们上课。太子每日陪同皇上,皇上学什么他学什么。其他人不敢称皇上师,自然也不敢称太子师。

不过太子见到教其他皇子读书的大臣,都会恭恭敬敬叫“师傅”。徐元梦心里更酸了。

听说太子幼年时候是有太子师傅的,比如李光地和陈廷敬这两个汉臣。

我怎么就没赶上时候呢?

“太子,你看徐元梦如何?像不像账房师傅?”康熙突然道。

徐元梦:“?”他哪里得罪皇上了吗?

胤礽笑道:“徐大人可装不了账房师傅。徐大人要不要装一装落魄文人?”

康熙道:“徐元梦是落魄文人,你是谁?小书童?”

胤礽道:“儿子这一身富贵气,可当不了小书童。落魄文人沦落到给商贾子弟当师傅,是不是很凄惨?”

康熙道:“然后他带着小弟子游学?”

胤礽道:“江南风流。落魄文人给商贾子弟当了师傅之后,终于手头宽松了一些,所以四处拜访江南名士,想要打出些名声,再求得个一官半职多正常?”

康熙叹气:“只是徐元梦这张脸,或许会被江南文人认出来。”

胤礽眨了眨眼:“肯定认不出来。徐大人,身为满人,您太文弱了。接下来半月时间,您跟着宫中的武学师傅练练武如何?”

徐元梦:“?”我怎么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

但再听不懂,皇帝和太子都发话了,徐元梦虽然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也知道骑射被满人看得很重,忙跪下同意。

康熙道:“朕把你派往奥斯曼,你明日就出发。”

徐元梦再次满头雾水。

我是习武,还是去奥斯曼?皇上您究竟要说什么。

索额图和明珠却听懂了。

他们两看着徐元梦的眼神夹杂着羡慕嫉妒。唉,和太子一同出游出使都挺有意思,为什么轮不到我们?

皇上一定是嫌弃自己太老。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小说的作者是木兰竹,本站提供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66yq.cc
上一章:第144章 (霸王票加更)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郡主和离之后 九十年代家属院 总裁诱爱,强抢小妻子 锦绣深宫 媚者无疆 总裁别在折磨我 饿狼总裁太勇猛 [清]成为皇上白月光后 重回九零拆迁前 锦瑶

2022 ©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www.66yq.cc Powered by 言情小说网